您的位置:首页 >> 青龙夺刀 >> 第一章 青龙夺刀

第一章 青龙夺刀

时间:2014/3/13 20:05:37  点击:2518 次
这是第一篇

  这是一个比以往任何深夜都来得漆黑的夜晚。

  天上的月亮有如明灯一样,映照著一艘正在航行中的船,船首站立著一个身形健硕,英气不凡的青年。那人背带著一把宝剑,正在深思著,脸色深沉得比这个黑夜还来得黑,似睡非睡的双眼,有著一股慑人的杀气。

  此时忽然从船内传出一把娇滴滴的声音,悠悠道:「大哥,似乎还有两个时辰才到岸,何不趁此刻休息一会,如果没有精神的话,怎去对付那班正在等著我们的敌人?」

  青龙微笑道:「此时暂不要大哥我出手,你们三个已足够应付了,你还是小睡片刻吧,没有精神的会是你呀!」青龙对这个小妹总是温柔的、体贴的,这可能是从小就没有了妹妹的他,想要对这个义妹尽些兄长的责任。

  他们一行四人,远道由扶桑而来,并且各人都操得一口流利的汉语,衣著服饰也和汉人无异,若不留意他们的行为举止,根本很难分辨出他们原来竟不是汉人。

  时间很快地流逝,船亦已接近岸边,青龙在交待了船家之後,他们四人不待船支靠岸,人已纵身跃起,夜色中只见四条黑影瞬间到达岸上,就有如鬼魅一般,著地却没有丝毫声音,似乎这四人均是武林高手。

  青龙沉声道:「四妹,你就留下来应付这班人,你轻功最快,待会来陈家庄会合我们吧!」

  未待四妹回答,青龙连同其馀两人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纵然他们的行踪已被武林中的四大派人士所知道,但又有谁会算到埋伏在草丛的他们连一声、一个动作都来不及反应之下已溜走了三个。

  留下的这个朱雀,身形娇婉,在月色中隐约可见到一个美人的胚子,若不是一身夜行服,也不知道此人原来是懂武功的。这时草丛中一人现身道:「你这个扶桑人,刚才听那人叫你做四妹,究竟是……」

  话还未说完,那人脸上一热,早已被掴了两记耳光,只听得朱雀徐徐道:「四妹这个名字,不是你能够提起的。」

  此时另一人也现身道:「我们喜欢怎样叫便怎样叫,你又奈何得了?我们华山、泰山、昆仑、峨嵋四派人士合共数十人,凭你们四人想到陈家庄夺刀?而且现在只得你一个女流之辈……」

  朱雀厉声道:「那又怎样?」

  那人狞笑道:「若你好好的服侍我们……嘿嘿,或者能放你一马。」说罢,已见有十多条人影扑出,把朱雀一人包围起来。

  受到这番侮辱,脸上早已变色的朱雀,此刻按奈不住,怒喝道:「你们全部都要死!」这时各人均手持兵刃,「呼呼」的迎上前来,顿时刀光剑影纵横交错,却丝毫伤不到朱雀半分,众人不禁心寒。

  大约闪避了数招之後,朱雀突然纵身跃起,这一跃,人已冲上九霄,并立时使出其生平绝学「朱雀罗刹」。这一招,只见她展现出极其华丽的舞姿,发放数十枚暗器朝各方人马射去。这种暗器外形绘似孔雀的头部,长度约有半支手掌,每当触碰到异物,会在顷刻间弹出三片利刃,如是者在人体内发挥出甚具杀伤力的功效,称为孔雀镖。

  而「朱雀罗刹」,其特别之处,不在於击中各人身上要害,就连未曾现身的,亦好像早已在她的掌握之内。朱雀俏然落地,刚才的人没有一个是站著的,整个丛林中只听见众人痛苦的呻吟声,然後一个一个慢慢地变得鸦雀无声。

  此时还有三数个未现身,侥幸没有中招的人,早已吓得不附体,落荒而逃。朱雀心中暗道:「若不是大哥吩咐我要留下活口,要你们传达我们的恐怖之处,你们几个也休想可以活命,哼!」想罢,又再一次消失於草丛之中,闪身而去。

  那边厢,青龙、白虎及玄武三人亦已到达陈家庄。陈家庄内早就有四派人仕守候,警戒及防守得竟像在打仗一样,不为什堋,只为月前陈家主人收到一封密函,信中道明来意,要夺取陈家历代所保存的青龙偃月刀。这把刀,正是数百年前关云长手中所持的神器,传闻中这把曾过五关斩六将的大刀确是一把旷世宝刀,当年关羽败走麦城,遭到孙权下令斩杀之後,此刀便辗转落入陈家之手,已历数代。陈氏为大富人家,今次为了保刀,特邀四大派出手相助。若说四大派此刻为了正义而战,倒不如说为了陈家所提供的一万两黄金作酬金还来得妥当。

  究竟谁人值一万两黄金?密函中提到一个人的名字:佐藤三郎。

  陈家庄内众人早已瞧见青龙他们三人,此刻大门居然是开著的,灯光盛照,看得到站立在青龙左右的二人,左边的白虎是一个全身披上一副以白钢片制成的战甲的肥胖男子,容貌丑陋,白钢片的重量加上他本身的重量,很难想像得到这个人还能活动自如。至於右边那个玄武,左耳上穿戴了两个大耳环,瘦弱的身体加上脸带倦容的相貌,简直和白虎的外表相映成趣。

  此时庄内一人上前叩首道:「在下华山派弟子张忠,今日汝等三人到来夺刀,想必要先过我们这一关,请接招!」不待三人回应,瞬即「呼」的一声双掌迎出,可是竟扑了个空。

  三人早已闪在张忠的背後,完全没有去理会他的攻击。此刻只听到青龙缓缓地道:「二弟,这就交给你了。」和朱雀的情况一样,三人像是心灵相通的不多说话,玄武已随青龙进入内堂。一干人等见状立刻上前阻止,那知白虎竟已迎向众人身後,各打上一拳,数人来不及躲避,被轰出十数外,其馀人遂包围著白虎,个个亮出兵刃准备杀敌。

  白虎从容不迫,使出了所学的「横冈七十二列阵」功夫,这是一种古相扑格斗法,要有白虎这种肥胖躯体加以配合,非一般人可以练成,威力奇猛无匹。只见白虎奋力痛击敌人,从远处望去,像是一个大人和一群小孩子在玩耍,在这个游戏中,那个大人正把一个接一个的小孩击倒,溅起的血花形成一幅悲壮的图画。

  青龙和玄武二人进入陈家庄的内堂後,见到那有一人在守候著。此人面目无光,白眉白须,看上去少说也年过六十,正是陈家庄的主人陈进元,望著他们二人徐徐而入,即开口道:「馈下是佐藤三郎的什堋人?」

  青龙瞪一瞪陈进元,冷声道:「正是在下。」

  陈进元大笑道:「我与佐藤三郎有一面之缘,恐怕今生今世也忘不了他的容貌、他的眼神、他的武功,还有我那两个儿子,我的左臂……你竟说你是他?乳臭未乾的小子,怎会有五十多岁?」

  青龙冷冷的道:「当年你有份参与伏杀先父,我只不过沿用父亲的名子为他报仇,有何不可?」

  陈进元呆了一呆道:「佐藤三郎死了?廿年前各大门派为了驱逐你们这些扶桑人,费了多少力气也未能成功将他杀死,他是怎堋死的?」

  青龙大怒道:「你还在装蒜?那时我还是小孩,只知道我父亲在中原失去消息,从此音讯全无,若不是你们所杀难度他归隐乎?姑勿论是否你所杀,你有份参与,今日就应该死!」

  陈进元面无惧色,站立在二人之前,从容道:「我今天已预了要死,我已活到六十多岁,死有何惧?只不过,你的目的是为了夺刀,刀已藏在隐蔽之处,你要找上也非得三数日时间,到时有官兵来的话,恐怕你武功再高,也敌不过数千人吧?」

  青龙怔了一怔,问道:「你想来个交易?」

  陈进元答道:「正是,我的命可以给你,刀亦可以给你,但我的後人可死不得,而且这事和他们无关,请你网开一面,如何?」

  从没说过半句话的玄武,此时以其极为微弱的声音道:「大哥,若然留下活口,将来只会带来麻烦,所谓斩草除根,请三思。」声音太小,只有青龙听得到。

  青龙完全没有思考,随口答道:「三弟,凭我们现在的武功,难度还怕他们报仇不成?而且我不想杀害无辜,就按他的遗愿去做吧。姓陈的,说出刀的所在之处!」

  陈进元知道此人做事虽然心狠手辣,但仍不失光明磊落,这一点在收到密函道明来意一点中可以证实,於是便答道:「多谢!刀就放在内室墙上的暗格处,现在你可以出招了。」

  青龙冷笑道:「凭你的武功,还未够资格要我出手,就让我这个三弟和你玩几招吧。」说後已随即飞身进入内室。

  陈进元暗笑道:「待我把你伏杀在机关内,到时看看谁有资格。」

  陈进元不敢怠慢,提起身旁的兵刃,立时使出看家本「陈氏追枪」,虽然只有一支右手,但运用起来绝不比双手的逊色。一个箭步,枪已到达玄武的身前,眼见将要命中,却不知怎的被对方轻盈的躯体避过,陈进元急忙把枪回刺,并且踢出右脚,这一脚速度不猛,又被玄武乖巧的闪开,如此这般打了数个回合,陈进元不觉大惊,因为对方还未出招,似乎正在玩弄他。

  就在这时,玄武迅步而至,右脚竟踏在陈进元的左膝之上,陈进元冷不防有此一著,慌忙提枪向著玄武刺出,玄武顺势一个空翻,人已到达陈进元身後,等到他有进一步的反应时,玄武使出的「玄冰指」已点在他背上。

  陈进元心知不妙,不单止背後开始变得冰冷,整个人也开始化起来,提不起劲,他大叫道:「好邪门的武功!」

  玄武没有回答,静静地走向陈进元刚才坐过的椅上,懒洋洋地躺下,像在欣赏对方痛苦的表情,慢慢的冷死,他脸上虽没有丝毫笑意,但整个内堂好像能听到他那邪恶的笑声。

  大门之处,只剩下一个肥大躯体的血人站立著,身上的血有的是自己的,更多的是别人的。此时朱雀亦已赶至,见到白虎这个血人,也心生一股寒意。白虎见到她,便笑道:「四妹,我应该叫做赤虎,而不是白虎。」

  朱雀看见白虎脸上一副得意的神色,便无奈道:「杀了这堋多人,你总不能一笑置之吧!若今天不是为了大哥,我想我不会踏足中原。」朱雀自己也杀惯了人,但见白虎自得意,总觉不是味儿。

  ***在陈进元的内室,青龙正搜索著墙上每一处地方,果然如陈进元所言,有一道墙明显是空心的,青龙找到暗格的机关後,暗门打开了,一片怠光影射在他的脸上,这是刀上发出的怠光,比世上任何的怠色来得明亮、光洁。

  青龙不禁嗟然,忖道:「这确是真正的宝刀,经过数百年的流逝,刀上的龙印仍然慑人心神,果真保养得如新的一样。」

  正当要用手提起之№,就在青龙的背後那墙上发出几道暗器,暗器来自四方八面,仿佛猜测得到敌人无论闪至那一方、那一处都无法避开。

  此时的青龙,根本没有想过要闪避,只是不慌不忙提起一口真气,虽说是不慌不忙,其实就在这短短顷刻间把内劲运至全身。来自各方的暗器,只听见「叮当」之声落地不绝,原来青龙已练成一身刀枪不入的武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还要这口宝刀有什堋用?只因为了向武林人士提供一个讯息:只是要他想要的东西,世上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

  青龙提著刀,猛地发劲向刀柄空手一劈,长刀变成了短刀,而切口可怕得像用刀破开一样地平坦。普通人要双手提著这把重七十六斤的宝刀,练武的人要双手用它,而青龙只用单手就可把刀使得挥洒自如。

  青龙自叹道:「刀呀刀,你也为找到新主人而高兴吧!一把宝刀放在这数百年不用,只有傻人才做得出这样的事,实在太难为了你。」

  此时青龙暗暗自喜,却不知这把刀其实极具灵性,穷凶极恶的人绝对使用不得,否则反会被刀所伤。现在他能使用此刀,大抵上没有任何人知道在青龙的体内,藏著了一股正义之心,就连他本人亦不自知。

  第二日,陈家庄及四大派合共百馀人遇害的消息早已不迳而走,各门派纷纷严阵以待,等候谁将会是下一个被攻击的目标。

  至此,武林又变成多事之秋矣!
 

 
分享到:
这是第一篇
清朝皇宫的寡妇们为何容易得肝病
宫女揭秘一个不为人知的画家慈禧
敢于喝厕水的服务员野田圣子1
溥仪及其弟妹,前排左起:韫娱、韫娴、溥任、韫馨、韫欢,后排左起:韫龢、溥杰、韫颖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3
揭秘中国皇帝最成功的一段跨国恋
弟子规
为什么说中国人的生育力改写了历史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