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笑问侠缘 >> 第十七章  奸 细

第十七章  奸 细

时间:2014/3/11 18:45:03  点击:2604 次
  众人一路上有说有笑,不一会儿,便登上了清虚蜂顶,但见不远处有几个造型雅致的小房子,想来便是飞云蒲。

  灵吟风朗声道:“师父!弟子回来了!”

  随即一个雄浑的声音说道:“嗯!风儿,小芸,你们这次还带回了三位客人?”

  张舒恒吃了一惊:“剑圣前辈这么大老远就听见我们的脚步声了!”

  林秋竹却想道:

  “剑仙,剑魔,剑圣,江湖齐名,萧大哥是一个潇洒脱俗的豪杰,爹爹虽然性格怪僻,却也是一个彬彬君子,不知这剑圣是个什么样的人?”不仅好奇心起,拉了张舒恒的衣袖快走几步,与灵吟风并驾齐驱,朝飞云蒲走去。

  忽见眼前人彰一晃,众人面前已多了个年纪五十余岁的男子。他穿着甚为朴素,一件浅灰色的长袍,洗得干干净净,淡淡的眉毛下一对明亮的眼睛溢满笑容,让人觉得十分亲切和蔼。

  “师父!”灵吟风和叶小芸齐声叫道。

  剑圣司马无忧点点头,笑道:“好!好!你们还不介绍这些小朋友们与为师知道?”

  林秋竹见了司马无忧,心道:

  “嘿!这个剑圣看起来倒像个慈祥的隔壁老伯伯,哪能里有半分威摄武林的气派?”便笑道:

  “晚辈林秋竹,拜见司马前辈!”

  司马无忧点点:“你是林兄的女儿吧?他近年身子可好?”

  林秋竹答道:“谢前辈关心,家父身子安好。”

  司马无忧笑笑,又看了看张舒恒,双眉一轩,道:“这位少侠是……”

  张舒恒连忙作辑:“在下张舒恒,前辈你好!”

  司马无忧道:“方才我听得你呼吸,脚步之声,显然是怀有上乘内功,而且内力甚纯,颇有火候,却想不到你竟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嗯!他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啊!”说完,目光一转,落到了王静娴身上,不由:“咦”了一声,道:

  “你可是括苍弟子?”

  王静娴脸色苍白,道:“晚辈正是括苍派第九代弟子王静娴。”

  剑圣忙道:“令师可好!”

  王静娴眼眶一红,不由得落下泪来。灵吟风轻轻地叹了口气,向司马无忧道:

  “萧前辈已经……已经不幸身故了……”

  司马无忧吃了一惊,一连退了好几步,颤声道:

  “你说……连弟他……他……”

  王静娴惨然道:

  “回前辈,括苍派满门上下,除了弟子一人,皆尽……于四日之前遭人毒手,无一……

  无一生还……”

  司马无忧面色惨白,喃喃地道:“连弟……连弟……”

  王静娴从怀中掏出书信来,道:“家师临终前,特命晚辈将这封信交与前辈。”

  司马无忧接过了信,道:“风儿,快招呼几位进屋。”

  灵吟风应了一声,带三人进了飞云蒲,这飞云蒲内摆设很是清雅,墙上还挂着一副对联,上联为:“瘦竹几杆清味永”,下联是:“寒梅半阁素风存”笔迹刚劲有力,龙姿凤体,林秋竹暗自赞叹“好联!好字!不知是谁写的?”

  灵吟风请众人坐了下来,又命小童奉上几壶上好的茶叶,过了良久,司马无忧才从屋外走了进来,面上表情甚为凝重,几分忧伤,又夹着几分严肃。

  “师父!”灵吟风,叶小芸站了起来,道:“怎么了!”

  张舒恒,林秋竹,王静娴也站了起来,等候司马无忧回话。

  司马无忧叹了口气,对王静娴道:

  “娴儿,你师父前些日子是不是出过一次远门?他告诉你们他去了哪儿么?”

  王静娴答道:“-个月前,家师的确出过一次远门,不过他只是说有要事要办,却没告诉我们去了何处。”

  司马无忧点点头,道:“这就是了,唉!连弟啊,你只身犯险,为什么样不来找我呢?”

  王静娴问道:“前辈莫非已经知道家师去了何处?”

  司马无忧道:“他去了魔教总坛……天山!”

  “什么?”三人一齐惊呼,司马无忧接着说道:

  “他这次秘探魔教,确实得到了一份机密,可也因此而招来杀身之祸!”

  “又是魔教做的!”张舒恒愤愤地道。

  司马无忧摇了摇手中的信道:

  “连弟获得的机密,就是纪颜与魔教相互勾结的罪证!”

  “纪颜!是他!”叶小芸叫了起来,张舒恒虽然不知纪颜是何许人也,但从大家的表情来着,定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

  灵吟风见张舒恒,王静娴疑惑不解的样子,便道:

  “纪颜就是八大高手之一,与方若飞大侠相齐名的‘伏魔尊者’,林姑娘想必是知道的。”林秋竹点点头。

  张舒恒、王静娴则是吃了一惊,二人对望一眼,均想道:

  “魔教当真了不得,竟然连八大高手都能笼络得到。”

  林秋竹则撇撇嘴,道:“什么‘伏魔尊者’本身就是一个邪魔歪道,当真是大言不惭!”

  司马无忧沈默了一会儿,说道:

  “有纪颜做内应,魔教就更加如虎添翼了,怪不得他们对中原武林的动向一清二楚!我早就怀疑有情报流失,原来,是纪颜干的好事!”他沉吟片刻,道:

  “风儿,依你之见,魔教的下一步棋会怎么走?”

  灵吟风答道:

  “弟子认为,魔教的正面攻击时间会有所提前。如今,中原武林还没有完全进入戒备状态,正是他们下手的好机会,何况纪颜的身份已经是暴露。魔教得知消息之后,必定会将时攻日期提前,赶在我们出发之前动手,意欲攻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司马无忧点点头“好!风儿,言之有理,那末我们该怎么办呢?”

  林秋竹眼珠一转,答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灵吟风冲她点点头,微微一笑,道:

  “林姑娘之计,正合我意,将纪颜叛变之事公诸于世,会打草惊蛇。依我之见,我们可以兵分三路行事,一方面先将纪颜稳住,暗中监视他的动静,不让他再将中原武林的任何动向透露给魔教,此谓之‘明修栈道’。另一方面再将萧老前辈讬付的证据交于武林盟主,共商歼灭魔教之大计,不过,这件事只能单独与张前辈商议。并暗中向各大门派发出正义帖。

  让大家做好准备。可随时出击。此谓之‘暗渡陈仓’另外,再派一组人马留守中原,一来可以随时接应,二是可以同时向其余高手及武林同道发出信号。争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做好一切准备。林姑娘,你意下如何!”灵吟风说完自然地将目光落在林秋竹身上。

  林秋竹笑道:“灵大哥此计甚妙,小妹拜服,又岂敢置喙?’灵吟风笑笑,转身去对司马无忧道:

  “师父!人员如何分配,还请您老人家定夺。”

  司马无忧沉思片刻道:

  “风儿,你与小芸前去将证据交配武林盟主。张少侠,林姑娘与娴儿留守中原,以我的名义交消息通知给附近各个门派,至于纪颜那边,就由我负责与其周旋!”

  ※※※

  灵吟风忽道:“弟子斗敢请师父允许弟子前往武夷山一会纪颜!”

  司马无忧双眉一皱“什么?风儿,你要去对付纪颜?我不答应,这实在太危险了,还是为师去。”

  灵吟风坚定地道:“不!师父!弟子心意已决,请师父让弟子去吧!”

  司马无忧深知徒儿足智多谋,心思细密,一向不出差错,想了想,道:

  “风儿,你可有十足的把握?”

  灵吟风点点头:“弟子自会小心谨慎,请师父放心。”

  司马无忧道:“那么小芸和你一起去,万事小心!”

  灵吟风自幼由他抚养,如今已有十五年头了,他了解徒儿就像了解自己一样。灵吟风聪明机智,从来不意气用事,既然他已有十足的把握,就算有天大的困难,也一样能够顺利解决。所以司马无忧才放心地让灵吟风前去播阳湖对付纪颜。

  “张少侠,这是老夫的‘梅花令’,见令如见人,江湖中凡是识得老夫的人,都认得这‘梅花令’你拿着它去通知中原各帮会门派,提醒他们做好迎战魔教的准备!”

  “是!”三人齐声答道。

  司马无忧又对灵吟风和叶小芸道:“你们也去准备一下。明日出发吧!”

  “是!师父!”二人领命而去。

  当夜,张舒恒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索性跳下床来,独自一人到屋外散步。

  月色如水,轻纱般的月光将清虚峰照的满地铺银,张舒恒静静地在丛林中漫步,忽然。

  眼前白影一闪,张舒恒警觉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朝那白影奔去。

  “舒恒!”那人叫道。

  “灵大哥!”张舒恒松了口气,道:“灵大哥怎么还没睡啊?”

  灵吟风笑道:“你不也没睡么?”

  张舒恒道:“我睡不着。”

  灵吟风抬头望了望玉轮般的明月,道:“好美的月色啊!舒恒,你说是不是?”

  张舒恒沈默不语,良久,他才道:“灵大哥,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这个……这个……”

  “有什么事就说吧!”灵吟风道。

  张舒恒道:“我……想和灵大哥结义金兰,不知道灵大哥愿意不愿意呢!”

  灵吟风笑道:“这等好事啊。当然愿意了,吟风求之不得啊!”

  张舒恒心中一宽道:“多谢灵大哥!”又道:

  “我是庚辰年六月十二生的,灵大哥呢?”

  灵吟风听他自报了时辰八字,忽然双眉一轩,重复道:“六月十二?”

  张舒恒点点头,灵吟风嘻喀一笑:“看来我这个哥哥是做定了,说来也巧,我只比你早一天。”张舒恒睁大了眼睛,“那可真是巧了!”二人当即对月信誓。搓土为香,义结金兰,灵吟风比张舒恒大一天,便做了哥哥。

  张舒恒心中欢喜,笑道:“灵大哥,我还有两位结义兄弟呢,不知你见过他们没有?”

  灵吟风摇摇头“没有啊!”

  张舒恒脸上一红“我真笨,问这等蠢话,灵大哥连他们的名字都不晓得,又怎么知道见过见过他呢!”顿了顿,道:

  “我的这两个结义兄弟,一个叫做萧逸俊,另一个叫做沈剑华。”

  “萧逸俊!‘剑仙’萧逸俊!他是你的结义哥哥?”灵吟风诧道。

  张舒恒点点头,道:“是啊!萧大哥是一个好人,帮了我好大的忙呢。我和秋竹的‘游龙飞凤’剑法就是他教的呢!至于沈弟,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说来我们还真有缘呢?他也只比我小一天,灵大哥若是认识他,一定会和他成为好朋友的!”说到这儿,忽然笑了笑道:

  “萧大哥,沈弟是我的结义兄弟,灵大哥也是我的结义哥哥,嗯!那么你们三个也算是结义兄弟了!萧大哥比灵大哥大上好几岁,我又比沈弟大一天,所以,灵大哥就是灵二哥了!

  嗯,灵大……二哥,往后要是见到萧大哥,沈……四弟,直接叫他们‘大哥,小弟!就行了!’”他也不管灵吟风是否听懂,只是自顾自地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的“兄弟论”。未了还回上一句“你说是不是啊,灵二哥?”

  灵吟风被张舒恒那长长一串的“兄弟关系”搞得昏头转向,不过他为人爽朗,也不以为意,当下微微一笑道:

  “对!对!言之有理!”

  张舒恒见灵吟风潇洒倜傥,一表人材。对他甚为喜欢,如今又与他义结金兰,更是开心之极,便口若悬河地向他讲述起一路的见闻来。灵吟风见他兴致甚高,也就陪着他说笑。

  二人聊了许久。张舒恒忽然望了望天,道:

  “啊,哟!都快天亮了!这……”灵吟风笑道:

  “反正都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不如索性说到天亮!明个师父问起,咱们就说,咱们……

  这个‘对月长谈’这个‘话逢知已一夜少!’不足为奇嘛!”二人一齐哈哈大笑。

  第二日上午,众人得知灵、张二人昨晚彻夜末眠,又结拜了兄弟,都惊讶之极。

  司马无忧则道:“唉!明知今日明有事要做,却不好好休息,胡闹!胡闹之极!”

  二人相视一笑,齐声道:“是!弟子知错啦!”

  司马无忧又好气又好笑,“唉!这么大人了,还淘气!”

  众人皆尽欢笑起来。

  司马无忧道:“好吧!,大家也是时候分头行动了,万事小心!”

  “是!”五人齐声回答。

  张舒恒道:“二哥!一路小心!”

  灵吟风拍拍他的肩膀,道:“嗯!你也要保重啊!”

  张舒恒点点头,目送灵吟风的身影消失在茫茫丛林之中——

 
 

 
分享到:
弟子规
火柴大王刘鸿生的冒险创业故事1
中国史上唯一能让皇帝自愿当奴隶传奇美女
三字经-孟母三迁
中国历史上的十个无名英雄
狼和狐狸3
中国什么时候结束兄妹通婚的恶俗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