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王伏虎 >> 第十八章 安天下

第十八章 安天下

时间:2014/3/11 17:44:38  点击:2744 次
这是最后一篇
  天亮不久,王野便整装步出大门。

  他一催功,便冲天飞去。

  不久,他已进入京城。

  他稍询问,立即知道宫门所在。他便掠向朝阳门。

  不久,他一掠落朝阳门前,立见一名侍卫握剑喝道:“站住!”

  王野一止步,便含笑道:“我叫王野!来自长沙!”

  “啊!定邦王!”

  “叭”一声,侍卫已趴跪叩头道:“王爷恕罪!”

  “免礼!你很负责!”

  “谢谢王爷不罪之恩!”

  侍卫立即叩头起身。

  王野含笑递出一封信及二份降书道:“蛮国已经在昨天投降,请把降书及我的函送入宫。”“什……什么?蛮国已降?”

  “是的,快送入宫让皇上安心吧!”

  “是,谢谢王爷!”说着,他已上前接物。

  他一转身,便匆匆掠去。

  却见他又掠来原地行礼道:“禀王爷!您不入宫?”

  “我不配!快入宫吧!”

  “是!”侍卫便匆匆离去。

  王野了却心事,便掠向西山。

  不久,他已到洪叶庄前。

  立见一位下人启门道:“您是?”

  王野含笑道:“我来自南宫世家!”

  “啊!请进!”

  “免!此地还好吧?”

  “一切安好!”

  “丐帮弟子按月送来你们之工资及此地之支出吧?”

  “是的!”

  “收下吧!请大家喝茶!”王野便送出一个红包。

  “谢谢公子!敢问您贵姓呀?”

  “我叫王野!”

  刷一声,他已冲天飞去。

  “什……什么?定邦王!”

  门房险些昏倒啦!他不由自责方才之失礼。

  立见二女上前问道:“怎么回事?”

  “定邦王爷方才来过,我竟没向他请安!”

  “当真?”

  门房便略道经过。二女不由连叫可惜。

  不久,门房打开红包,立见内有一张一千两银票,三人不由惊喜的啊叫失声,因为,此一千两已足抵他们十年的工资呀!他们深信定邦王名不虚传。

  他们忍不住向王爷掠去之方向深深一揖。

  且说那名侍卫一入宫,便乐得春风满面。

  沿途之中,不少人纷纷瞪他。

  因为,整个皇宫正陷入低气压呀!

  他却不在意的一笑!他忍不住连连掠去。

  终于,他来到殿前,他立被挡住。

  “禀统领!急事!”

  “天大的事也不准提!”

  “这……可是……”

  “退下!”

  “这……可是……这个……”他便亮出二份降书及函。

  统领瞪道:“汝想越级报告什么?”

  “不!统领明察!”

  “退下!否则……”说着他已按上剑柄。

  侍卫忙放下降书及函,匆匆离去。

  统领哼道:“焚!”

  “是!”

  一名侍卫便上前捡起它们匆匆离去。

  途中,他忍不住望向信封。

  他立即啊声止步。

  因为,信封正中央写着“皇上圣鉴”

  左下角则写着“长沙王野”四字。

  他立即止步翻开降书。

  他立即瞧见一份蚯蚓文字。他为之一怔。

  他打开另一份,立见蛮国降书。他不由瞧得大喜。

  他立即掠返统领面前。

  统领乍见他持纸而返,便不悦的一瞪。

  他直接展开降书。统领当场瞧得脸色苍白。

  他为之心跳气促。他的额头立冒冷汗。

  他知道自己及所有亲人已自鬼门关前匆匆走过一回,他不由暗责自己的心乱及疏忽。他立即接过他们。他匆匆一瞧,立知定邦王送来降书。

  他便掏出二张银票递给侍卫道:“方才那人是谁?”

  “张贵!”

  “连召他来此!汝与他各收下一张银票吧!”

  “是!”侍卫便匆匆掠去。

  统领一整衣冠,便大步入殿。

  此时,文武百官皆惶然下跪不语。

  皇上则寒容坐在龙案。

  统领一到殿前,立即下跪喝道:“皇上恕罪!长沙定邦王恭送南蛮国降书两份及信一封,恭请圣阅!”这串话立似午后焦雷震撼众人。

  皇上更是不敢相信的一怔!

  不久,他一吸气,便定神道:“呈!”内侍便快步行去。

  不久,他已自统领手中接过降书及函。

  他快步上前,便跪在龙案后。

  皇上立即拿起它们。

  他顺手一拆,立见以汉文写妥之蛮国降书。

  他不由一阵惊喜!他再展一纸,立见蚯蚓文。

  他立即道:“交由曹卿翻译!”

  “遵旨!”内侍一接过它,便送到礼部尚书面前。

  曹尚书一展开它,立即大喜。

  他便逐字翻译及念出。皇上便瞧着汉文降书听着。

  他终于泛出笑容啦!

  曹尚书一译妥,便喝道:“恭贺皇上!”

  文武百官立即喝道:“恭贺皇上!”

  “平身!”

  “谢皇上!”文武百官立即起身。

  八名老吏因为久跪,不由再度仆跪落地。

  他们不由慌忙爬起。

  皇上一瞥他们,便拆阅王野之信,立见:“皇上圣鉴!小王百拜!

  小王惊闻南蛮将犯之讯息后,在紧急呈奏之余,即率少林、武当、丐帮、青城及点苍志士出关。小王自苍龙关开始退敌,承皇上洪福,势如破竹直捣蛮国,终获蛮王率诸吏伏跪呈上降书。查镇南关庄元帅怠忽职守,致险造成吾朝西南江山失守及危及吾朝,宜从严惩处,以儆效尤!小王王野百拜”皇上不由瞧得点头。

  皇上立即喝道:“交由徐侍郎宣!”

  “遵旨!”内侍立即捧信来到兵部徐侍郎前。

  徐侍郎向皇上一拜,便捧信朗读。

  他一念毕,立即趴跪请罪。

  皇上喝道:“即刻派员赴镇南关斩帅!”

  “遵旨!”

  “撤销两关之调令!”

  “遵旨!”

  “阵亡将士按律抚恤!”

  “遵旨!”

  “下去吧!”

  “遵旨!”徐侍郎呈上函,立即离殿。

  皇上道:“宣定邦王。”内侍便张口欲喊。

  统领不敢隐瞒道:“禀皇上,降书由值班士卫转交?”

  张贵不敢隐瞒的详奏经过。

  皇上沉声道:“定邦王以不配为由拒入宫?”

  “是的!”皇上没来由的心中一疼!

  他不由忖道:“难道王述已泄露朕与他之渊源,王野因而自称不配?不!他若介意,不会平蛮!”皇上立即道:“赏张贵三千两黄金,连升三级!”

  “遵旨!”张贵欣然叩头道:“叩谢皇恩!”

  “平身!退!”

  “遵旨!”张贵便欣然离去。

  皇上道:“赏统领黄金一千两!”

  “遵旨!”统领喜道:“叩谢皇恩!”

  “平身!退!”

  “遵旨!”统领便叩谢离去。

  皇上道:“曹卿速领旨召定邦王入宫。”

  “遵旨!”

  “退朝!”

  “万岁!万岁!万万岁!”

  鞭炮声连天!欢呼声雷动!

  定邦庙前人潮滚滚!

  无数的人一批批涌来向王野申贺致敬!

  因为,王野一入宫,谭文已令各衙公告王野降蛮之喜讯,城民及游客亢奋的前来申贺致敬着。长沙城内之炮竹为之供不应求。

  一车车的炮竹不停的在王府前燃放着。

  欢呼声亦一阵阵的响起。众人亢奋的喊着!

  整个长沙城为之沸腾!王述一家三口更是笑眯了眼!

  此时,只有一位中年人在酒楼凭窗品酒,他便是程建,他欣慰的正在欣赏这一幕欢腾胜况。他欣慰自己立此大功!

  不久,王野一射近长沙,立见硝烟漫空。

  他由欢呼声知道怎么回事啦!

  他便直接掠落大门前。现场之人不由一阵惊喜!

  欢声再度雷动!鞭炮声再度大作!

  王野便欣然接受着英雄式欢呼!

  午前时分,他方始劝退大家。

  他一入厅,立见五妻及辛月皆已泪流满面。

  他的子女更一起前来行礼。

  他忍不住哈哈一笑,他已经满足啦!

  不久,他便陪亲人共膳。膳后,他便详述经过。

  翌日上午,他应邀到学院讲学,立见外面到堂内皆人山人海,于是,他便决定道:“走!到王府四周集合!”“是!”人群立即涌向王府。

  不久,王府周遭的八条街以及所有的店内和屋内皆已经站满人,王野便直接掠上王府的屋顶。他立即宏声道:“远方的人听见否?”

  众人立即挥手喊道:“听见。”

  “好!七天前,有一位名叫程建的老侠士在路上见我,谁认识程建?”立见不少人纷纷出声。远方的程建喜道:“好娃儿!吾可以漂白啦!”

  王野又道:“这位老侠士在这些年来一直暗中助我,他却一直不愿露面,这才是真正的大侠士,对不对!”“对!”

  “谢谢!”一顿,王野又道:“程老侠士以耐心及毅力深入南蛮国冒险探知有六百余名中原恶人在南蛮国操练蛮军。”立即有不少人大声责骂着。更有人问道:“禀王爷!他们是谁?”

  “为首的人叫九官鸟!”

  “啊,该死的畜生!”

  “王爷已消灭他们吧?”

  王野却答道:“没有!”

  众人不由一怔!

  王野道:“他们被蛮军以长枪射死!”

  “死得好”

  “大快人心!”

  “太好啦!”

  “蛮军怎会杀死他们呢?”

  王野道:“我在苍龙关杀蛮军时,他们两度掷枪欲射杀我,却反而射杀蛮军,蛮军因而射杀他们。”“死得好!”

  “报应!”

  王野道:“我获悉程老侠士指点之后,便呈奏大内,并且邀少林、武当及丐帮派驻群英堡之人先出发。”王野便详述每场战役。终于他说到蛮王率诸吏跪呈降书。

  不少人便先行欢呼,众人便跟着欢呼!

  良久之后,王野道:“我方才已把降书送入皇宫,此事将由朝廷出面善后,请大家安心工作!”“是!”

  王野道:“请大家效法程老侠士多注意可疑的人事物,并且随时报告,我一定会重赏!请解散!”欢呼声再扬!不久,居然有人连喊“王爷万岁!”

  不少人居然跟着大喊着。

  王野忙道:“谢谢!停!停!”众人方知失口的住口。

  不久,众人已欣然离去。

  王野便含笑入厅。

  不久,王述夫妇便含笑前来申贺。

  王野便迎他们入座。

  王述问道:“王爷可否详述入宫之景?”

  “我没有入宫。”他便详述经过。

  王述问道:“王爷为何以不配为由拒入宫?”

  王野含笑道:“我非皇族!又非官吏,怎配为王爷呢?”

  “客气矣!王爷以除恶行善获封王呀!”

  “全靠金银而矣!不配矣!”

  “客气矣!王爷此次降蛮,已配受封为王矣!”

  “不敢当!”

  王述道:“以吾对皇上之了解,皇上可能在近期内召王爷入宫,请王爷勿再拒绝,另先备妥面圣之说词!”王野绉眉道:“皇上会召见我!”

  “是的!”

  “好!我会妥作准备!”

  “若无意外!王爷可在明天下午受召!”

  “好!老爷子要不要返宫?”

  “心领!吾已喜欢目前之生活!”

  “好!”

  不久,王述夫妻已离去。

  王野便入内挑妥一套蓝绸衣裤。他便服丹行功着。

  翌日午后时分,谭文果真携一文匆匆前来道:“禀王爷!急文!”

  果见皇上召他入宫。

  于是,他冲天飞去。

  不久,他已掠落朝阳门前。

  立见张贵率一名侍卫及六名军士下跪道:“恭迎王爷!”

  “免礼!我奉旨入宫!”

  “请!”

  张贵便陪王也步入宫门。

  不久,他已邀王野上轿。

  他便配剑护轿入宫。

  立见一名侍卫抄近路先去报讯。

  不到半个时辰,张贵乍见殿前已列队站妥文武百官,皇上更亲立于前方,他立即吩咐轿夫停轿。王野乍见那么多人,立即心中有数。

  张贵便低声道:“禀王爷,皇上率文武百官出迎!”

  “谢谢!”王野便注视那位一身黄袍戴王冠的中年人行去,他刚走六步,倏见对方之右耳根有一粒硃砂痣。

  他不由忖道:“这么巧?他也有此痣,”他便定神行去。

  不久,他已趴跪道:“小王王野惶恐之至!”皇上哈哈一笑,便大步行来。

  他一上前,便扶起王野。

  “定邦王果真名不虚传!”

  “不敢当!”

  “满朝文武百官竟比不上定邦王!”

  “不敢当!小王惶恐之至!”

  “哈哈!入殿吧!”

  说着,他已牵王野行去。

  文武百官立即跪迎。

  皇上道:“平身!退!”

  “遵旨!”皇上便牵王野沿金阶而上。

  王野一儿即瞧见比行馆更豪华之宫殿。

  不久,两人一入御书房,皇上便吩咐他入座。

  内侍立即呈上蔘茗。

  皇上含笑道:“品茗吧!”

  “遵旨!”二人便各自品茗。

  良久之后,皇上道:“定邦王怎会如此快入宫?”

  “小王谙绝顶轻功!”

  “很好!详奏降蛮经过!”

  “遵旨!”王野便由接获消息说起。

  半个时辰之后,他方始叙述完毕。

  皇上讶道:“定邦王只身灭蛮军?”

  “是的!小王为避免志士及官军再伤,便只身出征。”

  “真不可思议!”

  “小王之武功尚不弱!”

  “很好!共消灭蛮军多少?”

  “逾十二万人!”皇上不由啊叫一声!皇上为之神色大变!

  不久,皇上问道:“花多少时间?”

  “不到一日!”

  “什么?一日间灭敌逾十二万人!”

  “是的!”

  “这是什么功夫?”

  “掌功!小王一掌可劈死二百余人!”

  “当真?”

  “是的!”皇上为之变色!

  不久,皇上问道:“蛮国只献降书?”

  “另献黄金及物品逾三千车!”

  皇上点头道:“定邦王收下吧!”

  “这……请皇上以黄金厚恤阵亡之官军。”

  “收下吧,朕已另有安排!”

  “遵旨!谢谢皇上!”

  “客气矣!若无定邦王及时降蛮,西南江山必失,朕原本已谕二大边关赴黄河欲退蛮,朝库省下大批支出矣!”王野会意的点头。

  不久,皇上道:“朕由此役发现官吏之迂败,官军之松散,朕有心整军,定邦王可否提供卓见?”“不敢当!整军须有强将及时间!”

  “朕明白!强将难求呀!”

  “皇上只要诏告天下,必有英才投效!”

  皇上摇头道:“定邦王为朕举才吧,”

  “这……”

  “朕决定全部撤换兵部二十八名官吏及各边关正副元帅共六员,定邦王就为朕保荐三十四员吧!”“这……惶恐之至!”

  皇上道:“朕知道有一批志士在王府效劳,择优保荐吧!”

  “这……遵旨!”

  “很好!人员一择妥,便率他们入宫,他们须先见习一段时期!”

  “遵旨!”

  “很好!”皇上松口气,便又品茗。

  不久,皇上问道:“王述仍在长沙?”

  “是的!他们经营‘永春堂’造福不少人。”

  “他们未住入王府?”

  “是的,他们住‘永春堂’!”

  “他们平日常入王府吧!”

  “他们每隔二、三日便入王府共膳一次。”

  “唔!聊些什么?”

  “天南地北话题甚广!”

  “他们接见孩童否?”

  “经常接近!他们一直炼少阳丹加强孩子们之功力,而且经常为他们把脉,关心体质,小王受惠良多!”皇上稍忖,问道:“据闻定邦王原住福州九龙村?”

  “是的!”王野便主动道出身世。

  皇上问道:“定邦王怨父亲否?”

  “不怨!他们至少已养育小王十年!”

  “他们别无子女?”

  “是的!”

  皇上吁口气道:“定邦王立此大功,朕如何赐赏?”

  “不敢,皇上已赐赏蛮国贡品矣!”

  “九牛一毛矣!说吧!”

  “请皇上恢复科试,汰换劣吏!”

  “朕早有此意!此不列入赐赏范围!”

  “这……请皇上整治河川!”

  “已持续进行中!不算!”

  “这……小王的确已满足!”

  “赐金乎?”

  “不敢!朝廷即将整军,势必要支出不少!”

  “哈哈!若人人皆如此为朝廷设想,该有多好!”

  王野一时无言以对!

  皇上道:“朕赐金三千万两吧!”

  “啊!太……太多矣!”

  “哈哈!小事!来人呀!”

  内侍立即入内行礼道:“恭聆圣谕!”

  “备金三千万两!”

  “遵旨!!”

  内侍李即行礼离去。

  皇上便招呼王野品蔘。

  他已确定王述未泄出王野身世,不由大喜,他望着爱子一表人材又文武财力皆全,他不由龙心大慰。不久,内侍已呈上红包。

  王野便下跪接下红包。

  皇上含笑扶起他道:“速办新吏之事!”

  “遵旨!”王野便叩谢离去。

  他一出殿,便直接冲天飞去。

  统领及侍卫们不由瞧得变色。

  不久,王野已入少林会见一晴大师。

  他一道出择人入仕,一晴大师便欣然同意。

  王野便申谢飞掠而去。

  不久,他已入武当山会见剑羽道长。

  二人互商不久,剑羽道长也允此事。

  于是,王野又飞入丐帮。

  他一提此事,洪帮主便欣然同意。

  于是,他欣然返回王府。

  他便直接去向王述请教着。

  王述含笑道:“吾朝中兴有望矣!”

  “请老爷子提供各官名称,以便安排人员。”

  “好!”王述便详列出兵部各级官吏职称及任务。

  他更列出边关正副元帅之职务。他更提出他的购想。

  王野便欣然道谢着。他便入巡抚府与谭文研究着。

  谭文便欣然提供意见。

  谭文更推荐南宫祖掌兵部。

  王野为之大喜!他申过谢,立即离去。

  他便直接进入南宫世家与南宫祖会商着。

  南宫祖不由大喜!他便请出施梅请示着!

  施梅立即欣然同意!

  于是,王野率南宫祖入群英堡。

  他便召集众人道出此事。

  他更道出此事已获三位掌门人同意。

  他便请众人先行表明意愿。

  不久,已有近二百人愿意入仕。

  于是,王野及南宫祖与他们座谈着。

  午前时分,他们已排妥三十三人。

  于是,王野吩咐他们明日上午率亲人一起启程。

  他便请他们在下午各填一份身世资料。

  他便欣然返府用膳歇息。

  未中时分,他已收齐三十四份资料。

  他又填妥名册,便携它们腾空飞去。

  不久,他已直接飞入宫中。

  他一到殿前,统领便恭迎他入殿。

  不久,皇上已在御书房召见他。

  王野便道出择才经过及呈上名册资料。

  皇上愉快的道:“朕喜甚!很好!”

  “启奏皇上!他们将在明日上午携眷启程入宫!”

  “很好!朕会妥加安置!”

  “谢谢皇上!”

  皇上又道:“朕知长沙学院文风大盛,定邦王先择优推荐二十人入宫,朕要及早整顿朝政!”“遵旨!他们之官职是?”

  “侍郎以下!日后至少可任知府!”

  “遵旨!”

  “朕盼定邦王常入宫!”

  “遵旨!”不久,王野已行礼离去。

  他一出殿,便冲天飞去。

  他一返长沙,便会见谭文。

  谭文一听皇上要破格录用二十人,不由大喜!他立即赶办此事。

  日落之前,他已率二十人入王府。

  双方皆是熟人,王野不由嘉勉一番。

  他便吩咐他们携眷明早一并启程入宫。

  不久,那二十人已申谢离去。

  谭文又叙不久,亦欣然离去。

  翌日上午,车队一到,南宫祖率文武诸吏入王府,王野愉快的赠每人一个三万两红包。他道句“一路顺风”便率众人出王府。立见家眷们一起申谢着。

  王野含笑道:“一路顺风!我会入宫看看你们!”

  “谢谢王爷!”

  众人便欣然上车。不久,车队已平稳的驰去。

  施梅便入王府道:“明早将有五百名南宫世家弟子率亲人入京,他们将在京城经商支援祖儿!”“太好啦!”

  “此地之人则负责调教下一代弟子!”

  “很好!请娘多费心银庄!”

  “没问题!”

  “谢谢娘!”

  这天上午,大批骑军护送车队进入长沙城,另有大批健马尾随于后,此景象立即惊动全城之人。因为,没人见过这种高头大马呀!

  众人一探听,立知是蛮国军士骑用之战马。

  此讯立即轰动全城。

  此时上名武将已在王府前下马。

  王野正在府中调教子女练掌,他乍闻讯,立即出来。

  “参见王爷!”

  “免礼!你来自镇南关?”

  “是的!未将奉旨送蛮国贡品及战马来此!”

  “辛苦矣!”

  “理该效劳!”王野便率他入群英堡。

  他已事先安排妥此事,所以,群豪开始忙碌着。

  首先,战马送入堡内外。黄金送入银庄。

  兽皮及各种物品则送入各店面。

  骑军及车夫们则被邀入各客栈先行歇息。

  王野再度展现高度的组织力量。

  当天晚上,他在群英堡宴请骑军及车夫们。

  席间,他赠每人一个三百两红包。

  他更赠武将一个三千两红包。

  众人为之大爽!人人纷纷畅饮!

  这一餐,这批人全部醉倒啦!

  翌日上午,他们欣然结队离去。

  接下来,便是热闹的采购行动。

  物以稀为贵,不到半天,蛮国物品已被买光。

  战马更已售出三千余匹。

  翌日起,马商一批批的涌入。

  不到半个月,八万余匹战马已被买光。

  有趣的是,居然有不少人欲买蛮国黄金,而且主动开价以二锭换一锭,施梅立即同意。不出半天,三百余万两金子已被买光。

  买主可真行,他们经过转售之下,居然各捞一票哩!

  这批礼品便为王野赚入近九百万两黄金。

  他便赏介入此事的所有人员。他果真是“他吃肉,大家喝汤”。

  这天晚上,王述一家三口又入王府用过膳之后,王述在品茗时含笑问道:“王爷可否述述面圣之交谈内容?”“好呀!皇上多次问起老爷子哩!”他便先述这一段。

  王述三人听得心中有数啦!他们便含笑听王野叙述其他的内容。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欣然离去。

  他们一返永春堂,便决定不提王野之身世。

  因为,他们不愿打破现况!

  因为,皇上赏王野三千万两黄金,已经足矣!

  日子平静的又过一年余,这天上午,王野率妻小陪辛月南下,沿途之中,他一直受人恭迎恭送着。他们一入南宁城,更受人夹道欢迎。他们一入擎天庄,便到后院祭拜姜钧。

  然后,他们与丐帮弟子欢膳着。

  当天晚上,他们便住在擎天庄。

  经由四妻之催,王野便与蒙天娇快活着。

  蒙天娇终于了却心愿啦!她放纵的迎合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歇息。

  翌日上午,他们便由众人恭送离去。

  他们便由广东进入福建地区。

  这天上午,他们终于进入九龙村,闻讯而来的村民分纷纷热情恭迎,人人以王野之成就为荣。王野便欣然招呼着。

  良久之后,他们受邀进入一座学塾,立见夫子及孩童列队恭迎,王野便含笑勉励着夫子及孩童。不久,他被邀入厅,立见壁上之大匾详刻王野事迹。

  王野为之大喜,不久,他以指在匾上刻下“王野”二字。

  他便赏学塾三万两加菜金。然后,他买妥祭品,便行向海边。

  村民们纷纷随行。他们设妥祭品,便下跪祭拜着。

  可真邪门,原本平静的海面居然一下子便颳风掀浪,不少村民附和的说王野之双亲已成为水神。王野便含笑率众焚化纸钱。

  然后,他赠金十万两助村民再买新船。

  村民不由大喜!接着,他率亲人来到昔日住过之洞口。

  白萍萍不由一阵脸红。因为,她住过此地,又在此地使过性子。

  桃李双娇想起往事,不由微笑。

  午前时分,他们便受邀分别入十二户民宅共膳着。

  膳后,王野了却心事的挥手道别。

  不久,他们已由亲人恭送离去。

  他们便直接北上。

  这一天,他们一到西湖梅庄,立见程建含笑启门,桃李双娇乍见到他,立即行礼道:“参见老前辈!”“呵呵!免礼!”

  王野便向子女道:“叩见曾爷爷。”

  “是!”群童便上前叩头着。

  “呵呵!很好!乖!”王野便吩咐子女起身。

  “呵呵!请!请!”众人便含笑跟入。

  “坐吧!”

  王野道:“先拜拜吧!”

  “行!难得汝有这份心意!”

  众人便行向后院。

  不久,王野已率妻小在程玲坟前叩拜着。

  王野一起身,便道:“若非她之助,我无法贯通玄关,便没有如今之成就,孩子们!记住这位玲姨!”“是!”南宫桂五女便又牵子女上前叩拜。

  不久,程建率他们入厅就座道:“孩子们多站站!”

  “是!”

  程建含笑道:“去过九龙村啦!”

  王野含笑道:“是的,”

  程建正色向辛月道:“烦汝率孩子们出去逛一阵子!”

  辛月会意的含笑牵孙子女离去。

  程建正色道:“吾在半年前潜入皇宫三天三夜。”

  王野怔道:“爷爷为何如此冒险?”

  “为了汝之身世?”

  “我的身世?为什么?”

  程建含笑道:“皇上之右耳垂也有一粒硃砂痣吧?”

  “是的!”

  “汝如何与王述见面的?”

  王野便据实以告。

  程建问道:“王述为何向汝要血?”

  “他为治宿疾!”

  “呵呵!推托之辞也,他以汝血证明他与汝有血源关系!”

  王野颤声道:“当真!”

  “呵呵!很简单!汝向王述之女要一滴血,汝再挤一滴血!吾相信汝与她之血必然可以溶合!”“什……什么?她是家母!”

  程建正色道:“吾可以道出内情,汝却不宜追问,否则,后果之严重,足以毁灭汝目前所有之一切!”“这……当真?”

  程建望向五女道:“汝五人能保密否?”

  五女一致点头道:“能!”

  程建便上前低声道:“吾入宫之第二夜,便发现皇上之右耳根也有一粒硃砂痣,吾遂擒内侍入后殿逼问。”说着,他便住口不语。

  陶翠忍不住这:“问出内情否?”

  “他只招出线索!”

  一顿,程建又道:“吾潜入御医殿询问一名老御医洪丁之后,吾终于逼问出这段宫廷秘辛。”他便道出皇上昔年坠马负伤入御医殿疗养,终于与王玉蝉生情结缘,导致生下王野之事一顿,他又低声道出王野被侍卫夫妇送出宫之内情。陶翠脱口道:“不公平!”

  程建冷哼一声,便瞪她一眼。

  陶翠忙道:“对不起:我会守密。”

  程建道:“令堂肯咽下这口气,汝可别胡说!”

  王野点头道是。

  程建道:“汝此次降蒙,已足够二位皇后受的啦!汝如今之成就不亚于内宫太子,汝别再计较此事!”“是!”

  程建道:“至于汝认不认令堂,定由令堂决定!”

  “是!”

  程建道:“吾之心愿已了,请吧!”

  王野道:“爷爷到长沙享福吧!”

  “好吧!不过,吾日后若作古,汝须葬吾于原址。”

  “是!”

  于是,程建入内取出行李。

  五女亦出去召回子女及辛月。

  不久,他们已欣然搭车离去。

  这天上午,他们一入长沙,便受到人山人海之恭迎。

  王野便沿途挥手致意着。

  好不容易返回王府,他们立即携行李入房。

  立见谭文匆匆入王府道:“禀王爷!皇上在‘永春堂’!”

  “啊!多久啦?”

  “已逾十日!”王野便匆匆离去。

  不久,他一入‘永春堂’立见王述父女在诊治病患,皇上果真一身便服的在桌后品茗,王野便快步入内。立见皇上含笑摇头示意王野别行礼。

  候诊之病患纷纷向王野行礼.王野便询问他们的病情。

  王述指向一位中年人道:“赏他半碗血吧!”

  王野立取碗破指挤入半碗血。

  王述含笑向中年人道:“汝因少年时淤伤未化,又长年劳碌,肝、肾皆创,汝喝下这半碗血,必会甚疼及吐血,休慌!”“是!”中年人便饮下那碗血。

  他刚抹净嘴角,立即绉眉。

  不久,他已捂胸抱腹。

  接着,她疼得弓身跪地,冷汗更是沿额滴个不停。

  只见他呃哇数声,终于张口吐物。

  王述便取巾顺手一接,立见巾上有一团婴拳大小的黑血团。

  中年人却喔了一声,立即起身。

  王述含笑道:“轻松不少了吧?”

  “是的!谢谢夫子!”

  “该谢谢王爷!”

  “是!”叭一声,中年人便下跪叩谢。

  王野含笑扶起他道:“多保重!别急着赚钱!”

  “是!”

  王述开妥药方道:“一帖即愈!”

  “谢谢夫子!”

  王述便邀皇上及王野入内。

  不久,皇上一入座,便问道:“定邦王之血怎能治疾?”

  王野便道出吃过雪蛟胆及双眼之事。

  皇上不由听得啧啧称奇。

  不久,皇上含笑道:“朕此次出巡,甚表满意,尤其山海关及玉门关之战力及军纪,更使朕龙心大喜!”王野含笑道:“可喜可贺。”

  “朕想过一事,若由定邦王治朝,吾朝必可屹立千秋万世也!”

  王野忙下跪道:“不敢!”

  “哈哈,此乃实情也!”

  王野抬头道:“小王即使是太子,也不敢作此妄想!”皇上怔了一下,不由哈哈一笑。王述为之神色一变,王野把这一切全瞧在眼中,他不由忖道:“罢了!保持现状吧!”他便道:“恭请皇上圣驾王府!”

  “哈哈!好!”二人便含笑行去。

  现场只留下王述独自沉思着。

  --全书完--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古代中国太监不为人知的血泪史5
阿哈尔捷金马(汗血宝马)照片2
北元魏 分东西 宇文周 与高齐70
东汉明帝马皇后的为妻之道
揭秘中国为何会用“黄色”指代色情
了不起的兔子1
倭寇秘史中国将军差点统一日本
很爱说大话的狮子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