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刀剑黏巴达 >> 第二十九章 大船在移动着

第二十九章 大船在移动着

时间:2014/3/11 16:20:10  点击:3115 次
  大船在移动着!

  这是一大批大船在移动着,因为河面上老龙帮的人马在集结,老龙帮早已打听到了!

  他们发觉青衣杜的人马在移动,他们便警觉了!

  自从两个月前,一场搏斗之后,老龙帮一直提高警觉,那邱百万心中明白,青衣社末讨得便宜,双方的仇恨是不会就此罢休,还有得车拼。

  老龙帮帮主“独眼龙”邱百万从洞庭湖回来之后,发觉他的后生邱玉被人“去势”,心中那份恼恨直想杀人,后又有人向他报告,那个伤了他后生的查某与尹九郎在—起,他更把这股子恨也记在青衣杜的头上了。

  就在邱百万策划着如何打击青衣社的时候,又有报告传来,当时他正与刚请回不久的“洞庭三侠”商议着。

  那报告是说发现了尹九郎与那查某的踪迹,就在老通城“如归客栈”,于是,刚搬请来的“五毒婆子”林小小立刻挺身而出,要邀斗珊瑚,却又被珊瑚识破她的毒计,瞒面豆花,邱百万火大了!

  他在火头上,偏是洞庭三侠之一的“浪里蚊”段长根又单独出阵,也遭受砍伤,从水中绕跑!

  邱百万被这一连串的失败,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偏就远去胶州搬请救兵的二当家“神钓”师怀玉也回来了!

  那师怀玉搬来了“胶州八怪”,却也伤了一半人,衰透了。

  邱百万几乎气结,当他听了师怀玉的报告后,他不但气结,世快要昏倒。

  于是,他决定把力量集中,他从河面上把老龙帮大小船只全部集中起来。

  老龙帮在黄河与近处江面上一共有三个船家、每一大船队有船十二艘,每一艘为一个船团,四艘船里面就有一个大把头。

  那个自水中最后逃掉的大掌舵海英,便是一个船团的头头。

  邱百万的船队在河面上,但老龙帮的总舵却又在熊耳山下的黄河崖附近!

  老龙帮的总舵一共有五座大庄院,正中间的那座三层楼上,竖了一根旗斗,如果有人爬上旗斗,就能看到五里远处的滚滚黄河,当然,也可以看到河岸边的老龙帮大船!

  此刻,邱百万正站在旗斗上遥望着河面,—艘艘大船正在柒结着,往岸边靠。

  邱百万纵横河面三十年,他从未想到过有那么一天,会有人敢找他的麻烦。

  青衣社如今就在找他的麻烦!

  江面、河上,邱面万放弃了不少买卖,他必须把人力集中、兵力组合,准备同青衣社车拼了!

  暂时的不做买卖,这对邱百万而言,一天就损失银子上千,那么多的弟兄,单只每日张口吃饭,也不是个小数目,一应开销加上去,对邱百万而言,有够心痛,但他却又不得不全力对付青衣社。

  他已经渐渐的明白,青衣社的尹在山诚心刨他老龙帮的根,拔他者龙帮的旗了。

  就算他此刻向青衣社求和,只怕青衣社开出的条件,一定叫他难以接受。

  更重要的是面子的问题——老龙帮乃江湖大帮派,黑白两道少有人敢同老龙帮作对,如今叫邱百万向青衣社乞和,还不如乾脆杀了他算了。

  老龙帮的二少邱玉,自从被珊瑚“去势”之后,的确安静了一些日子,如今伤好了,也就开始“秋”(思春)了!

  有人说:“狗改不了吃屎”,这话还真有点道理。

  邱玉的“命根子”被切了,虽不能“人道”,但心里却是痒痒的。

  脑子里也就老是想着那回事,想久了,就让他想到一个夭寿步数(不过也很有用就是了)——用嘴巴。

  侍候老夫人的小玉,正在房中换衣服,身上只穿了一件肚兜!就在这时候,邱玉由两个婢女扶着闯了进来,一瞧见小玉这样子,就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急得小玉粉脸儿直发烧,连耳根子都涨红了。

  忙的拉过一条花巾,将身体包了起来。

  他霍地走了过去,扶着小玉的香肩,在她耳边低声的道:“小玉,让本少爷来侍候你好吗?”

  这下可把小玉羞得又急又慌,六神无主。

  只听得邱玉对两个婢女道:“你们还不照已往的老规矩去做,站在这儿等什么?”

  小玉听得心里一跳,猜不透二少主的老规矩系什么?她曾有过耳闻,二少主跟这些婢女很乱来。

  她看见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肩膀,心里便荡了一荡,急忙又把头低了下去。

  邱玉看她脸上的表情,便知道她对自己有几分好感,把她的螓首抬起,唔!好一个水当当的查某,比百花还要美,还要香。

  可不是:花能解语偏多事,石不能语最可人呀!

  他陶醉了,醉得灵魂儿飞上了天,连浑身骨头都熔化了。

  mpanel(1);

  他香吻她的粉脸,吻着她火红的双唇,温柔的道:“小玉,不要歹势了,来,让少爷看看你美丽的胴体。”

  小玉不住捏弄着衣角,轻扭着细腰儿不要,邱玉看她羞急得那付样子,比月里嫦娥还好看,心里就愈来愈痒。

  这块肥肉很早就想吃,只因为老妈看得紧,而且他一向在外面风流,所以才留置到现在。

  现在因为他“去势”,母亲防范之心也松怠下来了,原因是邱百万没有女儿,夫人便把这贴身婢女视为已出。

  邱玉轻轻搂着小玉的柳腰往上一提,小玉包身体的花巾,便滑下了地。

  邱玉看得眼睛都快凸出来了!

  不老实的手,已经开始在小玉身上游移。

  小玉连眼皮都不敢睁开来了,两手紧紧圈住胸部,不让他乱摸,谁知邱玉才一缩手,便探进她的酥胸去了,紧紧握着那只不大不小的乳房一阵搓搓捏弄。

  这一来,小玉更加着急了,她不是怕,而是被他捏得有点儿酸痛。

  急忙伸手去阻止,却忘记了肚兜还没系好,这一来,反而整个身子都被脱光了。

  却看得站在两旁的婢女吃吃浪笑。

  邱玉心里更加一乐,连声哈哈大笑,她将细腰一抱,送到床上。

  这两个美艳婢女,很识时务的把自己的衣服剥光,枭枭娜娜,抖动着身上的乳波臀浪,笑嘻嘻的,一个替二少宽衣解带,一个替小玉脱衣服。

  很快,这间房里的几个人儿,已经全脱得赤精光溜,四大皆空,一丝不挂了。

  这时,室内的灯光照得屋子里春色撩人,白雪般的肌肤透着一层红光。

  邱玉的双手已经没有空了,结结实实的填满着像玉一样的滑、像粉—般的嫩的乳房,他发出几声惊奇的叹息!

  不知是为自己呢,抑或是为小玉可惜?出落得似天仙化人的美人儿,如鸡蛋剥了壳一样的晶莹如玉、柔若无骨,可就只能用眼睛吃冰淇淋,无福消受。

  小玉羞得不敢抬头,双手把眼睛捂得紧紧的,只觉得他的手有一股热流在身上走动,而那种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酵痒,也是她从来没有过的。

  渐渐的,她被摸弄得遍体酥麻,手足无力,小肚子里一丝欲火不住在燃烧、扩大。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刹那间,烧遍了全身。

  嗯!她烦燥,她渴望,身子颤抖、眉头紧锁,那味儿可不好受啊!

  像倒翻了五味瓶一样,甜、酸、苦、辣、咸,全有了。

  邱玉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这显然是精神受了特别的刺激,不自然的伸出舌头在她身上舔啊舔的。

  一会,又咬紧那粒紫葡萄,猛吮狂吸起来,一面将她的两条粉腿分开,用力在那高高突起的“爱神之丘”上按去,研磨,再研磨!

  同时,还挑逗着那粒“玛瑙坠子”呢!

  “啊!”小玉从内心里叫了出来,那声音还带点颤抖。

  “啊……少爷……二少爷……”

  她喉咙里像有东西堵住,再也无法说下去,只好一咬牙,紧闭住那张小嘴。

  那两个婢女,在一旁看得撇嘴娇笑,小玉姐可真是漂亮透顶的人儿,只可惜现在才落入少爷的虎口,那简直是活受罪,比上刀山下油锅还难受哩!

  她们是过来人,有过那种受煎熬的临床经验。

  小玉把牙咬得格格的响,那样儿分明是无法忍耐了,她偷榆的从指缝里看了看,接触到的却使她失望极了,就如跌进一座万丈深谷。

  热度骤然降到零点以下。

  她轻轻地叹了一声!

  就在她迷迷糊糊的时候,邱玉好像爬上床来了,睡在她腿弯里,一头倒在她的粉腿上。

  小玉一侧身,两腿一缩,便把邱玉的脑袋瓜一挟!

  哈哈,这样子才合他的胃口哩!

  邱玉把她双腿一扳,跟着就响起几声“喷喷!”

  吻!吻!吻!吻得小玉的欲火马上又燃烧起来了。

  他那根文长又尖的舌头,跟蛇一样灵活,泼刺刺的,顺着裂开的壁缝,钻入“玫瑰花园”,一直舐住那朵花蕊上,像一根针似的刺着。

  啊!急麻,急痒,浑身上下虫行蚁咬似的好不难受,滚热沸腾的血,全都集结在心头,更使人窒息,连一丝丝气都透不过来。

  小玉的灵魂出了窍,飘飘荡荡,不知怎生才好,她想挣扎躲闪,却被邱玉抱得紧紧的,扳着不放。

  她紧握两只拳头,冒着一头汗珠儿。

  偷眼看看两个婢女,居然伏在邱玉的小肚子上,咬着那个“瓶塞”,跟着乐队吹“洋箫”一个样儿,“吱哩呱啦!”的奏着。

  不知经历了多久,小玉达到了好几次高潮,好不容易等二少爷收兵,但好像已经历了妤几个世纪。

  初经人事,却连男人身上一点味儿都没尝到,最后,他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这一边有近百灰衣汉子,往老龙帮总舵奔来。

  这些人是从船上下来的人,也是一个船队调派下来的人马。站在施旗斗上的邱百万点点头,缓缓的下来,他神情非常严肃,面上是一片杀气!

  从三楼走下一楼,大厅上,他对坐着的十几正在商议的人点点头,道:“大概是二大队的人马来了!”

  一边的“神钓”师怀玉道:“帮主,有两个大队抽调来的人马,应该可以确保总舵的安全了。”

  邱百万道:“我们再商量!”

  他走近一张大圆桌中央站定,他招手,道:“各位,我们来研究一下!”

  这是作战策划,也是大规模的搏斗,绝非三两人的决斗,每个人当然不会摸鱼!

  闻得邱百万的话,坐在几张桌上喝茶的人,便一齐往邱百万的圆桌上围过来了。

  仔细看这些人,水陆黑自两道的都有,还冀热闹滚滚。

  站在邱百万右手的,乃是“洞庭三侠”,依序是“铁胆”祝怀恩,“金刀”齐升与“浪里蚊”段长根,其中段长根身上扎着伤处,布巾仍然裹在他的伤处。

  邱百万左边的乃是“五毒婆子”林小小,“胶州八怪”老大“坐山虎”石大昌,“疯豹”冷大海二人,其余的几人有的还躺在床上哀哀叫。

  站在下方的几人,除了二当家师怀五之外,便是三个长相吓人的大汉。

  这三人也正是老龙帮的三个大船队的队首——那一只眼睛特别大,另一只眼又细小的毛面汉子,正是“恶鲨”海里蹦,细如竹竿却额上青筋根根可数的怒汉,正是“黄蜂”池浩,另一人粗壮得肌肉快要把他的皮撑破的怒汉,正是“虎头鲨”宇文长风。

  除了这三人之外,老龙帮总护法“大刀”包文定也站在邱百万对面。

  一时间,老龙帮总舵好像是人文荟萃,八方风雨会在这黄河崖下了!

  “独眼龙”邱百万先是看看每个围上来的人。他心中有着自满的感觉,但也有着悲哀的样子,那种复杂的意念,令他鼻孔中发出一声冷哼,道:“老龙帮真乃流年不利,最近这一阵子更见霉运当头,噩运罩顶,我老龙帮是招谁惹谁了,偏就青衣社找上门耍赖。”没有人说话,全都一脸结屎样。

  邱百万先就冲着“洞庭三侠”抱拳,道:“祝兄,齐兄,段兄,今日三位是拔刀相助,大战之前我邱百万断不言谢,咱们之间的交情,已经表明了重如山,深如海了!”

  他又对“五毒婆子”抱拳,道:“林大姐面前,我只有说一句,实在承你的情了!”

  “五毒婆子”林小小,道:“咱们之间,客气就是罗嗦,废话免多讲。”

  邱百万又对“胶州八怪”二人抱拳,道:“请得八位前来,先伤了四位,邱某心中实在过意不去!”

  那石大昌沉声道:“邱帮主不用担心,我兄弟既然来了,这八条命就交在邱帮主手上了,你就看着办吧!”

  邱百万真感动,道:“有够令人情爽。”

  其实这只是一种场面话,因为命只有一条,命也是自己的,真要到了生死之际,谁不为自己打算?

  只不过,石大昌几人同师怀玉有过交情,而且交情也还不错,右大昌这几句话,只是在为师怀玉脸上贴金,因为他八人是师怀玉特意请来的。

  石大昌的话,果然令师怀玉大为开怀——面子都大了两倍。

  邱百万重重的点着头,道:“各位,我们先将形势加以分析研究,昨日探子回报,青衣社的人马已经开动了,朝黄河崖方向奔来了,若是算算日子,这个月底前后就会到了!”

  师怀玉道:“七月初一,鬼门关开门了,娘的,他们不会选这一天吧?”

  段长根冷冷道:“七月初一,五鬼闹房,是个凶煞日,不是出兵的黄道吉日—

  —哼……除非……”

  邱百万道:“不论怎么讲,我们是要加强防守,有机会就拼。”

  便在这时,只见一个大掌舵走了进来!

  那人也是一身灰衫,对着大厅一声报,道:“禀帮主,第一船队抽回一百名人马,正在大门外听候调派!”

  邱百万便对“虎头鲨”宇文长风,道:“长风,那是你的属下,你去按照事先设计的,把他们安置好!”

  宇文长风施礼退出大厅,他穿厅走廊的直到总舵大门前。

  果然,百名带刀灰衣汉子们见了宇文长风之后,齐声来个:“队首好!”

  宇文长风挺着胸脯直点头,道:“大家都好!”

  他环视这百名自船上抽调回总舵的弟兄,又道:“各位,咱们这是保卫战,保得住,大家都有好处,便也是愉快的吃着咱们水上饭,保不住,往后大家都别混,我问你们,敌人来了要怎么办?”

  “杀!”

  这一声杀,想必是三进大院的邱百万也听见了!

  宇文长风就是要在此时提高士气!

  他见众兄弟这一声喊,心花怒放的又道:“他娘的,青衣社的人也是一个鼻子一双眼,两只耳朵一个洞,他们敢杀到咱们老龙帮总舵来,根本就等于把咱们当成他们的后生在欺负,你们谁愿意咽下这口鸟气呀!”

  “杀!”

  又是齐喊如雷!

  字文长风心中更乐,他的提高士气的方法,就是嫌粗了些。却也用对了目标—

  —至少这些他的手下对他还是挺拥护的!

  于是,他指一指不远处的一道山坡,阻隔着好像一道堤防,道:“你们是从山坡那面的河边走来的!”

  他又看看两边,道:“半山坡有树林子,咱们今天开始就埋伏在大路两边的林子里,娘的皮,青衣社的人不来那就算了,如果他们胆敢来,咱们三方面围起来痛宰他娘的王八蛋们!”

  这百名灰衣汉子又是一声“杀!”

  宇文长风道:“好了,大伙快去找地方埋伏,吃的喝的自有总舵的人送过去!”

  于是,这百名灰衣汉子们提着刀往山坡那面走去了。

  还真有不少人边走边骂!

  当然,他们骂的是青衣社,把青衣杜的十七、八代祖宗都骂一遍了。

  就在这批人走后不久,又见百名灰衣大汉往黄河崖这面整队走来。这些人只一到了老龙帮总舵大门外,立刻又有人奔向三进院的大厅中。

  “禀帮主,第二大队的人马来了!”

  邱百万立刻对“恶鳖”海里蹦道:“海老弟,你的人马该扎何地,你已经知道了,去分派吧!”

  海里蹦起身便往门外走!

  他来到大门外,看到了自己船队的兄弟。

  当然,他刚才也听到第一船队那种喊杀声那是第一船队要在总舵先声夺人的露露脸!

  他站在台阶上瞄眼的道:“我只对你们说一句话,只有一句——怕死的滚回船上去!”

  “杀!”

  回应的是更大声的一声吼,这声音比刚才第一船队的声音更响亮!

  海里蹦就觉得这一声叫,比刚才第一船的声音还要高吭好几倍,心头真爽。

  总不能只叫一声吧!

  诲里蹦心中在想,第一船队叫一两声,咱们第二船队那得多叫一声!

  于是,他老兄装糊涂的道:“你们叫的啥?”

  他还侧过耳朵装做没听清的样子!

  “杀!”

  这一声更高吭,也更加响亮!

  “啥?”他还装糊涂。

  “杀!”

  这一回海里蹦咯哈大笑。

  他也满足了,因为他的人马不但叫的声音大,而且还多叫了一声。

  海里蹦笑道:“对,只有杀,别无二话,你们仔细听着。咱们二队人配合着总舵人马保卫着总舵的安全,我们分两边埋伏在附近的林子里,敌人只要一来,咱们先给他个迎头痛击,我便再老实的告诉你们,守得住有饭呷,守不住就喝风,去吧!”

  这百名灰衣大汉十分有秩序的,往围墙外的两边分散开来,刹时走得一个不剩!

  海里蹦又到大厅开军事会议了,他的心情很愉快,至少刚才的吼声压过第一船队。

  只不过当他刚又坐下不久,又人来报!

  “禀帮主,第三船队也调出一百名人马来了!”

  那“黄蜂”池浩马上站起来,道:“帮主,属下去分派我的人马!”

  邱百万呵呵笑着,道:“速去速回!”

  池浩大步走到大门口,他看到刚自船上奔来的百名兄弟,他没有先开口,却冷冷的看着天空!

  谁也莫知道,他要干什么!

  突然间,他大吼道:“青衣社已经骑在咱们头上撒来尿水了,你们知不知道?”

  不料他的人投有反应!

  池浩又吼道:“青衣社就要割了咱们的人头。拿回去当他娘的尿壶了!”

  真怪,他的人就是没反应!

  池浩气急了,他狂叫:“操,你们都是哑巴呀!”

  他骂着,低头看去,他发觉他的人在打哆嗦!

  这样子还真叫他呆了眼:“你们是怎么了?”

  突然,他的人齐声狂叫:“杀!”

  这一声宛如旱天霹雷,震耳欲聋,比之刚才那几声加起来还大的多。

  于是,池浩这才满意了,他也明白了,因为他的人马在他的“精神训话”中气的个个打哆嗦。

  人在气极了的时候,自自然然的就会哆嗦起来,等到气结稍缓,便也抓狂似的乱叫。

  池浩立刻又道:“兄弟们,我们为什么不跳在青衣社的头上撒尿,你们等着吧!

  等着狠宰他娘的一群狗操的!”

  “杀光青衣社呀!”

  百名灰衣人振臂高呼起来了!

  池浩顿觉面子十足的道:“咱们这百名兄弟进入总舵,必要时支援各处,且记,拿起家伙要卖命干!”

  于是,这百名灰衣人鱼贯的往大门走去!

  就一般防御战而言,老龙帮的这一防御安排,应该说是十分周全的了——水面与陆上相支援,陆上有情况,立刻船上也知道,老龙帮三大船队的人全都齐了,单只三个大队每一队就有四个大掌舵,三四一十二个似海英这般的高手,十二名大掌舵全留在大船上,大船上不能少了人,只不过大船上其他的人便分出三分之二上了岸。

  此刻——天色已暗了,黄河岸下的浪涛拍岸声,却更显得可怖了。

  白天还不太震耳,夜里听了,耳朵都快长茧了。

  下弦月就像水查某的眯眯眼似的,侧挂在天空,不亮吧,可也比个星儿又亮多了,只不过大地却显得阴沉沉的,有些吓人!

  那些躲在林中的老龙帮的灰衣人,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埋伏在大道两边,真够周全的,因为不时的会传一声斑鸠叫声,发出“咕”的一声响!

  于是附近也相同的传来一声“咕”!

  这是信号,告诉埋伏的人,—切平常。

  平常就是平安,就快七月初一鬼门关大开了,厉鬼出柙,谁遇上也拍心坎惊惊!

  有了这一声“咕”,便告诉对方:“兔惊!”

  他们不是怕青衣社的人前来,而是怕鬼,如果青衣社的人马杀到,大伙一齐干,谁怕谁?

  鬼就不同了,鬼是不怕刀的,鬼是专门在夜半没人的时候出来掐人脖子的,这就够吓人,看看这些埋伏的人,用衣衫包着头,就那么滚在草地林内睡得呼叱呼叱的。

  他们当然不怕鬼,只有几个守夜的乾瞪眼。

  人多阳气盛,鬼是要躲着的,人少就不一样了,几个值夜的不时的“咕”,那么一声算是壮壮胆子了!

  这一夜还真的很邪门,夜里不停的刮大风,从山坡崖上压下来。一股一股的怪风,还带着点沙石,令人不易把一双眼睛往空中看!

  河面上,老龙帮的大帆船巳落帆,一捆捆的捆扎在大桅杆下,约有一人那么高,看上去卷起来的帆,还左右的随着船的摆动而摆动着。

  船上的人早已睡昏,只有靠岸边的三条船上分别有个汉子在守卫着,很单调,也很无聊。

  有条船上的汉子在高声叫:“喂,老兄,啥时辰了?”

  邻船上传来一声,低低的:“三更天快过去了!”

  那人又道:“都三更天了,我们这是在做什么?干耗着呀?”

  “除了耗又能怎样?”

  “干呀!拉着人马去攻傲龙岗去,娘的,等着挨打确实不是味道!”

  邻船传来冷冷的,道:“老帮主不是没想过,只因为咱们的武力在水面,青衣社的人在陆地,舍已之短去凑敌之长,准定吃大亏!”

  他直起身来,往岸上看去,灰苍苍中,好像看到了什么?

  他沉声道:“什么人?”

  灰暗中,没有反应。却引得邻船那人问道:“你看到毛神?七月初一呀!”

  “去你娘的,天不亮说些人笃烂的话!”

  邻船那人反而笑道:“有什么好笃烂的,俗仔。”

  “咦!”

  这人又是一声叫。

  “你真的看到毛神了啊?”

  “我看不是毛神,一定是人!”

  “是人也一定是自己的人,你知道前面一里地处的山坡,两边林子里埋伏着咱们的弟兄!”

  “可是,那……哟……是人,是人呐!”

  “在那儿?有多少?”

  “快看,那条小道附近!”

  “快,叫大伙儿起来!”

  “起来啦!敌人出现了,娘的皮,青衣社的人来了,快起来!他娘的!”

  就在这么一阵大叫,船上的人全都是裤子提着刀,气咻咻的站在舱外。

  有个大掌舵厉声吼,道:“看清楚了?三天你们就昨破胆似的,日子过得心惊肉跳!”

  但有个身上带伤的大汗匆忙的跃到岸上,这位仁兄,唔,敢情正是大掌舵海英。

  他的大船完了,他的家完了,他的脾气可大了,他本应在自己的另一条船上养伤的,他不干,他一心要报仇,他心痛他的那些银子!

  此刻,他拎着刀,站在岸上,他看到了!

  梅英举刀一声吼,道:“兄弟们,果然敌人来了,你们还他娘的等着干什么,杀!”

  “杀”声来自几艘靠岸的大船上,那些已经憋了几天的老龙帮汉子们,这几天都穿着衣衫睡大觉,怕的就是事起突然来不及穿衣。

  他们也都是抱着家伙睡觉,如今“杀”声传来,一个个便往岸上奔来,灰暗的天空更昏了,那一群群,一批批的黑衣人,宛似席地卷来的片片乌云般冲过来!

  黑暗中有人高声吼骂:“奶奶的,老龙帮有防,咱们尚未占住位置,这些龟鳖虾蟹们已经发觉了!”

  这人是个黑大汉,“一条鞭”洪丹就是他!

  洪丹乃是“白马堡”大总管,他抖着乌皮鞭在空中抽得“吧吧”响,跟在他身后的乃是白马堡两位武师。

  白马堡有五位护堡武师,踉在白玉堂那面的有三位,五个人的武功均属一流高手。

  白玉堂的任务,原本是阻断从船上去支援老龙帮总舵的援兵。

  白玉堂也当面对蓝凤拍胸脯,老龙帮船上的人想去支援他们的总舵,那得踩着白马堡兄弟们的尸体过去!

  他这是率领着一百二十名白马堡兄弟,三更过后从荒林中经河岸边潜移,目的当然是把人马布置在河岸边老龙帮总舵的通道上,却不料尚未布置完成,就先被人发现,确实有够想不到的。

  既然被发现,白玉堂立刻高声大吼:“白马堡兄弟们,痛宰啊!”

  “杀!”

  双方立刻就在黄河岸边的这片半高不低的山坡下,打拼成一片了。老龙帮的三大船家队队首,“虎头鲨”宇文长风,“恶鲨”海里蹦与“黄蜂”池浩三人,因为要增强者龙帮总舵的力量,如今均留在黄河崖下的总舵。

  这几天,他们一直就暂住在总舵!

  那邱百万相信,青衣社的人马是不会!也不敢攻击他的大船,因为想在水面上撂倒他,那是天大的笑话!

  他以为,旱鸭子怎敢同海龙斗?

  他只以为,三大船队有十二名大掌舵,个个武功一级棒,应该是有力量守住他们的大船,甚至必要时可以结合起来支援总舵。

  这些原本就已经搞定了的。

  只不过,两方面全都呆了,老龙帮的人也意外,怎么青衣社的人马来攻大船了?

  老龙帮大船上的灰衣汉子们,一窝蜂的往岸上扑去,喊杀声中,那海英对附近的一个大掌舵,道:“李兄,我们堵杀那个使长鞭的!”

  姓李的大掌舵,道:“老海,你伤未好,那家伙由我对付!”

  海英粗声道:“老子等得发火了,快吐血,他们抄光了我十多年积蓄的家当,那是要了老子半条命,我今天不狠宰几个,这心头之恨如何消得了?”

  他挥舞着刀,直往敌人中使长鞭的大汉扑杀过去!

  那姓李的大掌舵,眼看着海英冲上去!

  也许这二人平日里交情不错,姓李的立刻与海英二人并肩奔杀过去!

  那使鞭的正是白马堡大总管洪丹,双方只一接上手,白马堡的人便勇猛的怪叫着,往船上奔下来的灰衣汉子们杀去,他却发现两个怒汉往这边奔杀过来!

  乌皮长鞭抖在空中,发出“咻”声不绝,洪丹狂吼如虎,道:“死吧!儿!”

  “叭”声中,直打得海英的上衣裂开一道口子,带着碎肉鲜血飞溅!

  真悍,海英竟哼也没哼一声,他双手抱刀直往洪丹的怀中撞去,二十七刀抖闪中,海英发出厉吼狂叫!

  洪丹发觉这大个子好像不要命一样,长鞭只收回一半,但觉肩头左上臂有着裂帛也似的声音。

  他知道自己挨刀了,而且还不轻,如果挨得轻,他会立刻觉得痛,只闻声音不觉痛,那是肉也翻卷,而且还卷的发声。

  洪丹身后的两个护堡武师,便立刻往那斜着杀来的姓李的大掌舵戮去!

  姓李的也够狠,一把砍刀迎着两把刀,便在斜坡下面狂杀起来。

  双方的人马,杀红了眼,谁也不会想到这世界多美好,多么值得留恋,如果这时候有人对他们说,别杀了,命是你自己的,也是你父母夜夜做人给你的,这个人一定会挨刀——都抓狂了。

  谁说不是?那海英虽然挨了一鞭,鲜血直流,他也在洪丹的肩上开了口,而且只赚不赔,他还死死的缠着洪舟不放手!

  这时候洪丹也豁出去!

  他不退闪了,他原是不宜近搏的,因为他用的是乌皮长鞭,只不过在海英的一路追杀中,他带伤也往梅英冲上去,两个人一起冲,样子有够可怖的。

  只见海英的刀反杀如电。那模样就是要开洪丹的膛了!

  洪丹冲的身法快,也是出乎海英意料之外!

  两个人一缠在一起,便见海英的刀在二人之间,吃力的移动着!

  那洪丹次龇牙咧嘴的的把长鞭卷在海英的脖子上,他用尽力气的绞缠着。

  对于二人中间的那把刀,洪丹想也不去想,他只是把全身力量用在两手腕上!

  他也觉得左臂好像没有力气的样子,鲜血在流着,须发在抖着,牙齿在咬着,二人面对面的直瞪眼,只不过海英的眼珠子快要憋出眼眶外了!

  于是,当海英的舌头也伸出口外的时候,洪丹对着海英有气无力的笑了起来。

  这时候的笑,当然很难看!

  “咔!”

  海英脖子发出来的这声“咔”,令洪丹听起来好愉快,洪丹以为那比歌女的歌声还悦耳,还动听,他以为这是他一生中听到最美妙的声音。

  于是,他松手了!

  洪丹松开缠在梅英脖子上的乌皮长鞭,但他却也用跌跌撞撞的左手,抓牢卡在肚皮上的那把刀。

  他的肚皮上,宽宽的牛皮带已断了,裤腰上面带着牛皮挂子全碎了,敌人的刀已连着他的衣衫卡在他的肚皮肉里,洪丹明白,如果不是紧紧的贴住敌人,他的肠子早就出来见人了。

  “大总管受重伤了,快……”

  有个黑衣人前来扶洪丹,却被洪丹怒骂,道:“去你娘的。这是什么时候,还有闲人教人呐,去杀!”

  那黑衣人怔了一下,旋即挥刀又杀过去!

  两个护堡武师缠着姓李的狂杀,当海英倒下去的时候,姓李的大叫:“老海…

  …呀!”

  “啊!”

  姓李的不该在此刻分心,他一人对付两个武功高的武师,那已经是很吃力了,却因海英倒地而分神!

  杀他的人够狠,从后脑一刀劈成两半。

  两个武师劈倒姓李的以后,立刻往路中央杀过去,因为他们发现有三个武功了得的大汉,正围着堡主白玉堂在狠干着!这是三个杀一个,白玉堂只有招架之功。

  两个武师大声吼:“杀!”

  其中一人更骂道:“操!三杀一呀!”

  这二人一经扑过去,立刻间形势逆转。白玉堂吱吱乱叫,他拔身而起,“云龙十八式”身在空中一个大弯旋,豹尾鞭怒打如电,便闻得一人发出“噢”的一声,直往外倒去,只一倒地,全身只颤了一颤,便再也不动了!

  一个人的头颅碎了,当然只好乖乖摆平了。

  白玉堂火大了,只因为他一鞭打死打伤老龙帮六七个汉子,立刻引来三个大掌舵向他围杀过来!

  三个大掌舵搏斗白玉堂一人,一时间白玉堂被这三个大掌舵杀得只能守不能攻了。

  如今两个护堡武师杀到,他立刻施展绝学,抖鞭就打死一个敌人。

  白玉堂好像虎入羊群,只见他对准灰衣汉子们出手就是砸脑袋,打得十几个灰衣人的头变成了烂西瓜。

  双方就在这斜坡上,杀得天地昏地暗,日月暗无光。

  于是,又有两个大掌舵往白玉堂杀来了!

  白玉堂嘿嘿冷笑中,手中豹尾鞭舞—套怪招,反而逼得两个大掌舵左闪右掠。

  这时候——远处有了喊杀声!

  就在这黄河岸边狂杀中,老龙帮的后山断崖上,四更天刚到,便见一颗颗大石头往老龙帮总舵的七进大院中飞落着。

  石头落在屋顶上,发出的声音是“咚咚”声,初时还以为天上落下冰雹了,但天上有星儿,怎么会落冰雹?太离谱了吧!

  有人奔出屋外看,立刻发现大石头从天而降!

  于是老龙帮的总舵,那栋三层高楼上,老龙帮帮主“独眼龙”邱百万一怒而登上了那个旗斗观看。

  他在这四更天还把两把怪刀带在身边,只见他抬头看着后面断崖上,不由得“哇哇”怪叫,遭:“快去,快去一批人呐!后山上有人往大院抛石头,快点!”

  只不过他再回看向河岸,只见黑影幢幢,闪掠追逐,隐隐然传来喊杀之声,不由得匆匆又下了旗斗。

  这时候只闻得呼啸之声不绝于耳,大石砸上屋面,碎裂声,不断传来,有些奔到大院的人挨了石头,当场头破血流的倒在地上,真是衰了八代。

  老龙帮总管包文定提刀奔向邱百万,道:“帮主,我们不能在这里挨打,我们冲出去杀呀!”

  匆忙中,“洞庭三侠”相继的从回廊奔来,那祝怀恩与齐升两人手提兵刃,满面忿怒之色,后面,段长根走来,道:“这人太可恶了,从崖上抛石头,这是砸人老窝的行为,不可原谅!”

  齐升对邱百万道:“邱帮主,我三人绕小道往后崖上去,那些抛石头的人就由我们去收拾他,真是有够烂的。”

  邱百万道:“这儿沿着后院墙,往右方有条小径,平日很少有人上去,只因为断崖很陡,一旦失足就会掉下来,三位仁兄如果上后崖,千万多加小心了!”

  他这是等于答应“洞庭三侠”的话!

  那齐升一紧腰带,反手拔出一把利刀,沉声对段长根与祝怀恩道:“我料定上面只是几个使坏的家伙在作怪,走,咱们上去干掉他们!”

  他当先往后院奔去,头上的飞石不断,使屋子里的人也无法再躲的往外奔跑!

  老龙帮总舵的房子,大部份已被石头砸得面目全非了,那石头仍然一阵阵的往屋上飞落着。

  从高处看下来,灰沉沉、黑甸甸的老龙帮总舵,只见入影移动的宛如幽灵一般!

  这些移动的黑影绕回廊走低檐,穿堂过道的往大厅外面奔跑,那些埋伏在老龙帮总舵边,林子里的灰衣汉子们,早被这种尖叫喊喝之声惊动了,他们也想不到敌人会跑到总舵后面,数十丈高的断崖上抛石头砸人,太不可思议了嘛!

  在山崖上,只能抛石砸人,却不能攻击进击,这是谁都知道的,只不过河岸边那面的喊杀之声,却也叫人想不通,这是什么战术?难道岸边的敌人就不怕老龙帮杀出来的人挟杀?

  这就是青衣社大当家蓝凤的高明之处!

  蓝凤要敌人难以料到,她就是要邱百万也糊涂!

  似这种江湖争霸,谁糊涂谁就衰尾。

  谁能操纵战局,谁就能战胜对方!

  青衣社的蓝凤在一开始,就在掌握契机,因为她设计的攻击路线,以辅助攻击为主攻击的机动手段!

  此刻,不论是河岸或山崖上,青衣社的攻击,都确实有够赞,很能达到效果。

  “洞庭三侠”齐升与段长根,祝怀恩三人如飞渡关山一般,直往“黄河崖”上攀去。

  就在他们三人刚自从一株老松根下冒出个头,便被站在崖边沿上拍手哈哈笑的白布衣发现了,他不再笑了,瞄准准备动手。

  白布衣乃是“黑虎寨”两大杀手之一,也是“黑虎寨”二当家,就是他带人回寨取来那十几具“弹石弓”。

  那孙和尚,也在开心的笑,他还未发现有人会自断崖下面跃上来!

  那白布衣见有人自崖下爬上来,反手自腰间摘下他的一对短戟,对准齐升就刺了过去!

  白布衣口中厉骂:“老子捅死你这俗仔屁!”

  双戟交引捅出,他的吼声惊动了附近的三寨主李大江,抡着大铁锥也奔上来了。

  李大江也叫骂:“这个王八蛋,竟然从断崖上爬上来,老子李大江侍候你上路了!”

  李大江正与段长根遭遇上,两个人便在断崖边上,车拼起来!

  正自哈哈大笑的孙和尚,闻得有人爬上断崖,一顿手中的大刀厉吼道:“谁敢惹我,孙大老爷来也!”

  他力气大,力道足,一柄长大刀舞得虎虎生风,对准刚跃上来的祝怀恩,就是一路狂杀。

  那祝怀恩三人乃是洞庭有名人物,三人的武功在江湖水路,是轰动武林,惊动万教,只不过遇上“黑虎寨”的三个当家的,一时间也施展不开的感觉。

  武功上,双方相差无几,双方的感受都会有压力。

  那祝怀思边打边看,他的心中也凉了半截。

  他发现断崖上站的人,足有近百人,每七八个凑一堆,也不知从什么所在弄来的“弹石弓”,一张张的拉开来,石头兜在弓头上的牛皮袋里,只一松开弦,便见袋中石头飞向半空中射向远方。

  那老龙帮总舵就在断崖下,不足十丈远处,这些石头没有一颗落空的。

  更令“洞庭三侠”齐吃惊的,乃是他们搏斗中的敌人,那种动上家伙不要命的架式,实在大出意料。

  那些往老龙帮总舵里弹射石头的人,根本不管上来的三个人,他们只管射着石头。有人还冒出一句皮话:“真好玩!”

  下边的人挨石头,砸死砸伤不少人,他老兄还叫着“真好玩”,确实有够毒的。

  那孙和尚发现只上来三个人,他老兄放心不少,立刻狂叫,道:“老白老李,咱们加把力加把劲,他奶奶的不就是这三个找死的吗?咱们比赛看看,谁先故倒他们,娘的,我出一百两银子!”

  那白布衣很爽的粗笑,道:“老大,这就说定了,你的一百两银子我已闻到味道了,哈……”

  他说着,双戟猛一紧,直往齐升的怀中撞过去!

  立刻,闻得一连声的金铁撞击与刀刃入肉发出的“噗叱”与“噌”声,不绝于耳!

  那齐升本不与白布衣舍命相搏,却是形势不对,气势上他发觉他们三人很孤单。

  双方搏杀不能在气势上稍有低落,齐升犯了兵家大忌,他的气势就没有白布衣的高。

  只不过到了玩命的时刻,齐升只好豁出去,卯上了。

  他在无法闪躲的时候,敌人的短戟又能锁挡与捅刺挑扎,他便一咬牙,一狠心,不去阻挡敌人的双戟,他的刀直往敌人的身上狂杀了十七刀,刀刀见血,但他却被两支短戟顶住胸腹往前推。

  白布衣的短戟不拔出来!白布衣拼命推动双戟,而双戟尖已从齐升的后背露出来了,他还是出刃不已!

  于是,齐升生生被推到了崖边,那白布衣暴抬一足,直踢得齐升的身子往空中飞去,只见白布衣口中厉吼:“杀!”

  他抖着双短戟在空中扬动着,也扬动着从齐升肚子里钩出的血肉模糊的两条肠脏!

  他闻得往断崖下落去的齐升,最后—声厉叫:“啊!”

  白布衣也笑,只不过他笑了半声,便往地上歪去。

  附近的黑虎寨人马立刻奔上来,有人大叫:“二当家重伤了,快!”

  孙和尚也闻声了,他厉叫:“老白呀!你已赚进一百两银子了,你他娘可得挺着,只有活着才有机会花银子,你可别翘毛!”

  白布衣抛下手中双戟,他吃吃笑着道:“老大,白布衣不是他娘的……啊……

  我不是个短命的呀!嘿……”

  他老兄此刻还笑得出来,确实有够勇的。

  孙和尚忿怒的对准使铁胆的祝怀恩,就是十八刀狂杀,那祝怀恩也发觉情势上有些不对了。

  他在敌人一轮狂杀中,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

  祝怀恩绝对想不到,齐升会同敌人拼个两败俱伤,他以为齐升有够笨的,再是同邱百万交情不错,也不值得把老命送在这里!

  只不过这只是祝怀恩的念头,他明白,如果想在此时脱身,恐怕也很难。

  逃回崖下去?这张老脸不好看,杀向崖后面,怕是地形不熟,会更惨哦!

  他以为“洞庭三侠”之名声,今天要送人了。

  与李大江杀得血肉难分的段长根,身上的伤还未好,如今又遇上这么一十不要命的狠角色,他便也有与祝怀恩同样的想法!

  想法相同,段长根边杀边对附近狂搏的祝怀恩高声道:“祝兄,我洞庭三侠已翘其一,我二人也都为老友流了血,拚了命,讲义气,也对得起邱帮主了!”

  那浴血拼命的祝怀恩回声气瘪的道:“段兄的意思……莫非……”

  段长根道:“撤,回南方去!”

  祝怀恩道:“不是骑虎难下?”

  段长根沉声道:“笑话,我哥们如果撤,凭他们还拦得了?”

  祝怀恩道:“也罢,算是对不起邱老帮主了!”

  他的话说完,抖手铁胆十七次猛砸,看样子还真把孙和尚逼退五丈外!

  那面,段长根已厉吼一声:“走!”

  只见他拔身弹起四丈余高,笔直的往崖上跃去。

  于此同时,祝怀恩也腾身而上,随着段长根追去!

  与段长根搏杀的李大江带着钢锥就要追,却被孙和尚叫住:“别追了,老李!”

  李大江抬头看着疾去的段长根,道:“放虎归山呐?老大!”

  孙和尚嘿嘿笑道:“你怎不听他们说,他们不是老龙帮的人,他们是从南方请来助拳的,放虎归山也是归南方的山,如果咱们穷追不放,倒显得我们小气,赶尽杀绝就有够太那个吧!”

  他又嘿嘿笑道:“我都装作退闪让道,何必拚个你死我活?”

  便在这时候,老龙帮两边林子里,有了喊杀声,点点影子在移,像幽灵般的移动,仔细看,便发现那是在追逐狂奔。

  孙和尚怪声吼叫:“射石头呀!你们这些俗仔!”

  有个汉子应声道:“寨主爷,所有的石头都射完了,附近的小石头一个也没有了!”

  孙和尚屈指头算一算,不由得开心笑道:“有够爽,上千个石头用完了,大概老龙帮的房子差不多没有一间完整的了!”

  他走近重伤的白布衣,道:“老二,你怎么样了?”

  白布衣喘着大气,道:“老大……别管我……跳下崖去!”

  孙和尚叱道:“放屁,你他娘的,这是什么话?叫我别管你,你叫我孙和尚当个不仁不义的俗仔呐!”

  他一声厉吼,又道:“过来四个活的,你们是死人呐!”

  附近立刻奔过来几个黑衣大汉!

  孙和尚吩咐,道:“马上抬着你们二当家下山去!找个地方细心的治二当家的伤,若有差错,老子砍了你们!”

  四个大汉立刻抱起一身是血的白布衣,小心翼翼的往后崖而去。

  孙和尚对李大江道:“老李,咱们这就冲下去,杀他个鸡仔鸭仔死得没半只。”

  李大江道:“你是老大说了算!”

  孙和尚道:“反正这儿没有石头了,杀吧!”

  李大江振臂高呼,道:“兄弟们,杀进老龙帮,金银财宝是咱们的了!”

  “杀!”

  有了拿金银财宝做诱惑,黑虎寨的人马精神大了!

  那黑虎寨在十几年前,与八宝寨是一样的开山立寨干的是拦路买卖,自从投入青衣社后,算是“走入正途”,为青衣社干活儿了!

  这些人虽然为青衣社干活儿,一旦闻得金银财宝,免不了一颗心乒乒乓乓的跳个不停,爱得要死。

  于是,孙和尚领着他的人马,斜刺里由崖左面的小路杀下山了!

  老龙帮的布置应该是严的,只不过蓝凤的攻击计划都是十分灵活的,如今这已是正面干上了。

  所谓正面干上,乃是蓝凤率领的青衣社,从大道上奔杀到老龙帮的总舵。

  蓝凤是直接杀过来的!

  她不用什么偷袭,因为河岸边与断崖上,已经告诉老龙帮,青衣社的人已杀到了。

  蓝凤当然不会再率人从林子里偷袭过来!

  邱百万埋伏在两边林子里的人马,几乎一点作用也没有用,真是衰透了。

  就在蓝凤的人马已快到老龙帮大门前的场子上的时候,也正是邱百万与他的人从总舵往外奔出之时!

  这时候附近林子里的人,也匆忙的与邱百万在门口会合了。

  邱百万在大门外发觉杀过来的青衣社人马,宛如浪涛一般涌过来,他忿怒得全身颤抖不已,他那独目发出厉烈的冷芒,双手端着大关刀直逼过去!

  迎面,蓝凤已站在邱百万面前,冷冷瞄着。

  蓝凤双手分别平伸,青衣社的人马立刻成排的站在她的身后面!

  邱百万的人马早已挤在大门前,双方相隔五六步,双方的人马忽然沉寂下来。

  这时候只有粗气声与兵刃碰撞——没有一人稍动一下!

  邱面万发现蓝凤站在那里,他端刀奔上前去,吼声如虎,道:“你这个毒如蛇蝎的查某,为什么带领人马来犯我老龙帮?只为那碰船的一件小事?”

  蓝凤冷然,道:“那不是小事,人在江湖,面子第一,青衣社不容别人欺到头上!”

  邱百万道:“谁欺谁呀?那明明是你们的船撞上我的船,怎说是我们欺你?”

  蓝凤讪笑,道:“天下还有人傻到以小欺大的?”

  她弄嘲的瞪视着邱百万,又道:“我们的船小,你们的船大,河面上行船总得有个规定,谁该让谁不是凭你们一句话就完事,如今事情发生了,双方已经兵刃相见过一次了,姓邱的,河是大家的河,想独霸,那得有本事哩!”

  邱百万几乎气结,他重重的一顿手上的大关刀,道:“青衣社又有啥本事?若是想交战,明着来好了,为什么在后山断崖抛石头,这是卑劣的手段,难道不怕江湖上耻笑你们?”

  蓝凤冷冷道:“双方翻了脸,那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但求获胜,姓邱的,如今场面已摆在眼前,你还有何话说?”

  邱百万忿怒的道:“你想怎样?”

  蓝凤道:“血洗老龙帮,如此而已!”

  邱百万忽的仰天大笑,道:“你只不过一个查某,竟然口出狂言,要血洗我老龙帮,你以为我老龙帮是一群乌合之众,酒囊饭袋?你错了!”

  蓝凤瞄眼,道:“交手之后,便明白了!”

  邱百万立刻高声,道:“老龙帮的兄弟们,今夜是大家生死存亡的时候了,要生存,大家只有拚了,爱拼才会赢!”

  “杀!”

  老龙帮众立刻响应!

  便在这时,匆忙的自邱百万身后奔出两个少年家!

  这二人到了邱百万身边,其中一人道:“爹,常言道:父忧子担承,爹的年事已高,这杀敌之事,由我兄弟替你老担当了!”

  邱百万带着既忧且怒的眼神,看着两个后生邱金与邱豹,他重重的道:“此战攸关老龙帮生死存亡,我父子没有谁能置身事外!”

  他此话甫落,那邱豹舞着砍刀直奔蓝凤杀去,他厉吼:“杀!”

  他的人有够勇的,只不过他快要挨到蓝凤身前的时候,忽然迎面闪出一个巨汉!

  这巨汉只一错身,便抓住邱豹的右臂,他立刻将邱豹连人带刀举过头,“呼”

  的一声抛出五丈外!

  邱豹被摔得几乎岔气,于是,邱百万火大了!

  他振臂大声疾呼:“杀!”

  “杀!”

  蓝凤不叫,她只将左臂—挥,青衣社近二百名汉子,齐声高喊:“杀!”于是,双方的人马相对打成一片了!

  那邱百万见蓝凤身边巨汉摔了自己的小儿子,立刻挺刀奔杀过去,蓝凤已迎着邱百万,道:“姓邱的,我马上证明我的话,你也会知道,同青衣社作对是多么的愚昧无知!”

  邱百万横杀暴斩,大关刀发出强烈的流电激闪,蓝凤却就是不出刀!

  她号称“无影刀”,根本就让你看不到她的出手。

  邱百万砍杀得宛如发了疯似的,虎须倒竖,独目几乎瞥出眼眶外,而蓝凤在闪躲也不反击!

  她为什么不反击?

  她一直闪掠在片片刀丛里,那身法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蓝凤似乎早就看透了邱百万的刀法,刀劈之势未到,她已闪向另一个所在。

  邱百万刀刀落空,还以为蓝凤不敢同他硬干,他的胆气在上升了!

  青衣社四大护法早就认准自己对付的对象!

  老龙帮中最惹眼的四人,他们早已搞清楚!

  老龙帮的副帮主“神钓”师怀玉没有被发现,甚至他邀来的“胶州八怪”也不见了。

  这些凶恶的人物去那里了?

  青衣社的二当家“黑鹰”黄涛,就是要找师怀玉车拚的!

  黄涛早就认定了,因为上一次拚斗,是由少主尹九郎同师怀玉战斗的,双方都挂了彩。

  尹九郎受伤,黄涛的心里很过意不去,战师怀玉,那是他的份内事,却被少主先出手,这一回他在暗中找姓师的,只不过姓师的不在。

  师怀玉守在另一个方向,那个地方对老龙帮总舵很重要,如果失据,老龙帮总舵便很容易就完蛋大吉。

  那就是老龙帮的西边坡道林边,也是个死角所在,就是蓝凤要马回子带他的人去攻击那个地方,只不过那个所在已有了戒备!

  师怀玉率领的人马与“胶州八怪”就扼守在那里!

  马回子的人马,早就在那儿同师怀玉的人干上了!

  那儿的杀声不断传来,搏杀得同正面的差不多惨烈!

  青衣社的二当家“黑鹰”黄涛不见师怀玉,便指着老龙帮的三个船队首,对四大护法,道:“去,他们是你四人的了!”

  对面奔过来的老龙帮三个船队首,尚有一个老龙帮总护法包文定,果然也是四个不要命的角色,这些人只一动上刀,简直就像抓狂了。

  八个人立刻捉对厮杀起来!

  “黑鹰”黄涛不接杀,他去寻找师怀玉,非干掉他不可。

  他还真的找到了,就在老龙帮的西边斜坡上的林子边,那儿一片刀光剑影中,人肉纷飞,鲜血飞溅中,有个半百老者手拿钓竿,神出鬼没的左打右钩,还真伤了不少人。

  更令黄涛惊怒交加的,是阵中几个恶煞,有三个逼杀得马回子身上冒血,哇哇大叫。

  看这里的情况,好像马回子吃了大亏,只因为“胶州八怪”太凶残了,凶残得压过马回子的气焰。

  于是,黄涛暴吼如雷,道:“天彪,黄涛来啦!”

  天彪就是马天彪,是马回子的名字,闻得黄涛杀来,他冒着血还大笑,道:

  “真有够见笑,老龙帮请来这些恶客,杀得马大爷子手脚也伸展不开了,操他娘!”

  黄涛大叫:“天彪,稳住杀!”

  他说着,长身奔到师怀玉面前,冷哼一声,道:“姓师的,你还识得黄大爷吗?”

  正在左杀右钩的师怀玉,已知道青衣社二当家杀来了!

  但他有“胶州八怪”助阵,老神在在的道:“来得好,姓黄的老匹夫,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了!”

  黄涛大骂:“放你娘的拐弯屁,你看刀吧!”

  燕尾长刀斜劈如电,“当”的一声,被鱼竿挡住,师怀玉的钓钩已钩住黄涛的背后,“嘶”声甫起,已经钩破了黄涛背上的衣衫!

  黄涛觉得背后好像被钩得皮肉一痛,他不用多说,燕尾刀忽然卖个破绽,等到师怀玉的钓钩又闪过来的时候,他立刻往敌人的钓线上猛力缠绕,便在这一阵缠绕中,右手用力下压,燕尾刀直往师怀玉的怀中压去!

  师怀玉如果不松手,他就得挨刀!

  师怀玉就是不松手,他的铜竿往上迎,只不过黄涛不是普通人物,他见敌人横竿迎上来,他再加上十成力道,当刀与竿相碰的刹那间,燕尾刀顺着鱼竿滑向敌人的右手背上!

  “啊!”

  师怀玉的右手背上挨了一刀,手都快断了。

  师怀玉闪躲着敌人不断的刀劈——他危险了,因为黄涛不打算叫师怀玉活下去了!

  师怀玉抖着鲜血,以左手阻止刀势,倏见一条人影飞掠过来,这人只一出现,厚背砍刀已迎着燕刀拚上了。

  这人来得突然,这人的武功也厉害,黄涛几招以后,不得不放弃杀死师怀玉的念头,他要全力对付这人!

  这人,当然是“胶州八怪”的“坐山虎”石大昌!

  “胶州八怪”虽然有一半受了伤,但养息这几天,又可以动刀了!

  他们八人全来了!

  其中三人——冷大海,仇一虎,毛向南,正围紧了马回子狂砍怒杀,杀得马回于一身是血——马回子简直是用血在洗澡(浴血)般的打架。

  黄涛的到来,只是稍稍减轻兄弟们的死伤,因为师怀玉不能为所欲为的纵横在敌阵中伤人了。

  马回子的人马也凶悍,不少人头破血流的就是死不闪躲,他们的弯刀也不住的切过敌人的肚皮,双方的死伤已是难以估计。

  只不过马回子眼看着要被冷大海三人围在一道大石边上了,如果马回子不能掠出三人的包围,大约不出三五招,他就会被三人活括捶死在石边。

  这大概就是天意吧!

  天意不叫马回子死,马回子就算想为青衣社流下最后一滴血也不能,因为——

  从山坡上抓狂也似的奔杀过来一批人!

  是的,“黑虎寨”的人马从断崖上冲杀下来了!

  孙和尚的人在断崖上抛掷石头,他们的任务完成了!

  只要把老龙帮的总舵砸灶,他就达成蓝凤交付他的任务。

  孙和尚的人马杀到斜坡上,那孙和尚一眼便看到马回子被三个猛汉堵在一颗大石边,好像胖狼咬一只老牛似的,有够瘪惨。

  孙和尚和三寨主李大江二人大吼二声:“杀!”

  杀什么人!是敌是友?

  只不过这吼声吓人,冷大海回头一看,好大的—把大刀照着他的头上砍了下来!

  冷大海错身一闪,钢鞭暴打,回敬一招,孙和尚一声怪笑,竖起大刀忽然拦腰一砍,冷大海一鞭打空,他忙着横闪!

  冷大海闪的真不是地方,他闪到刚赶到的李大海身边,他还未曾清楚呐。

  冷不防,李大江先出手后出声!

  “咚!”

  “砸死你个俗仔屁!”

  “啊!”

  李大江的钢锥狠狠的敲在冷大海的头顶盖上,便也打得冷大海半个脑袋不见了。

  那血与脑浆棍合在一起,激起了淡虹色的脑花,溅了李大江一身!

  仇—虎舞着长刀大骂:“操你老娘!吃老子一刀!”

  李大江冷哂,道:“你奶奶的!差多哩!”

  两个人立刻拼在一旁。

  马回子喘过气来了!

  围杀他的人只剩一个“缺嘴”毛向南!

  毛向南如今已腹背受敌,他的双刀只挡住孙和尚的大刀几下子猛砍,后面,马回子已掠到他身侧,好厉害的一刀,马回子的弯刀像极了天际闪电,“咻”的一声,切过毛向南的肚皮。

  但闻“哗”的一声,好一滩肠脏流了一地!

  毛向南就没有开口叫一声,张口吐出一股鲜血,喷得马回子没头没脸。

  “刀痕”仇一虎的长刀,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了——那当然不是被什么东西吸住,而是被李大江双臂用力以锥压住了!

  便在这时候,那孙和尚摇着大光头,到了仇一虎面前,池老兄把刀在仇一虎面前晃了一下,仇一虎的头朝后闪,而孙和尚就是要他的头后仰。

  孙和尚的刀,反手一切。

  “噌!”好大的一颗头,被他自脖子喉结处一刀切落在地!

  这儿的战局,完全一边倒了。

  “胶州八怪”嗝屁三个了,另外四个人因受过伤,只能在敌阵中冲杀,却也被他们杀死杀伤不少马回子的人马。

  只不过孙和尚的人马已经冲到,使老龙帮的人马全部变成苦脸一张了!

  这只是照上面刹时而已!

  那与“黑鹰”黄祷杀得难解难分的“坐山虎”石大昌,就在仇一虎附近,当仇一虎被孙和尚一刀切掉人头的刹那间。

  石大昌厉吼:“一虎……”

  他狂杀一刀,逼退黄涛的燕尾刀,人已腾空扑向孙和尚!

  他舍黄涛而杀向孙和尚,完全是一个“义”字!

  别以为黑道人物没有气魄,其实黑道也最讲气魄,“胶州八怪”几人之间的交情,已超越了亲兄弟,就好像“伏牛七煞”一样,其中一个倒下去,所有的人都落盲目屎。

  石大昌这一声叫,混战中的“酒怪”宋天来,“花狼”朱白,“粉面虎”方来,“邪和尚”丘大山四个立刻杀出一条血路,往石大昌这面集中了!

  那丘大山更高声大叫:“操他先人呐,仇一虎翘蛋,毛向南,冷大海也都嗝屁,咱们还活他娘的啥劲!”

  朱白更带伤狂叫:“胶州八怪不能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却愿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咱们拼了!”

  在石大昌的带领下,五个恶煞向孙和尚直杀过去!

  马天彪与李大江当然不能站在旁边纳凉。

  马回子的人马已与孙和尚的人马会合了!

  双方的人马士气大振,杀得老龙帮的人马往附近扩散开来,仔细看,形势上已成三个在追杀一个老龙帮的人,那师怀玉也难撑大局——根本就救不了了。

  黄涛卸尾追杀过来,正遇上石大昌五人与孙和尚,马回子,李大江等杀在一起,黄涛抡动燕尾长刀,劈头便砍,他厉声大吼:“翘吧!俗仔屁!”

  那受过伤的朱白抖着刀反劈过来,却被黄涛一刀砍在他的右臂上,发出“咔”

  的一声响!

  “唔……啊!”

  朱白的右臂断在地上,兀自还微微的跳动几下,那鲜血流的就像他身上开了个血泉。

  朱白叫着,痛的不辨方向,直往人堆里撞去!

  他真不幸,因为有四个正追杀的青衣社汉子,见是敌人——刚才朱白杀了几个马回子的人,他们此刻翻身了,见朱白抖着血淋淋的断臂哀哀叫,真是大好机会,四把弯刀一齐出,几乎是将他乱刀砍死在地上。

  黄涛根本不废话,他对准石大昌就是十几刀送上去!

  石大昌回身便杀,他也眼看着朱白死在乱刀下,他却也无能为力出手去救。

  于是,石大昌又与黄涛二人干上了!

  马回子弯刀直逼宋天来,两个人只杀了三五回合,宋天来一头往马回子的怀中撞去,他想同马回子来个同归于尽。

  只不过他撞错对象了,真够衰尾。

  马回子从小就在大西北的草原上讨生活,草原的儿郎擅长摔跤,草原的儿郎也擅长马上功夫。

  宋天来一头撞向马回子的时候,只斗得马回子一声怪笑,他上身不动下身动,双足并起撞向右闪过来的宋天来的上身,于是,马回子又以快得难以看见的手法,左手在宋天来的左眉处,来一个“顺水推舟”!

  这是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只见宋天来身子不停直往树上撞去!

  “轰!”

  宋天来双手抱住大树,全身骨节快要散了,他刚自起身,后面一刀砍来!

  宋天来大叫一声“噢!”,他抱住大树萎坐在一滩鲜血里了——他只剩一只眼睛回头瞄,他也骂了最后一句话:“夭……寿的!”

  马回子杀了宋天来,回身直扑方来!

  方来正与李大江贴身肉搏,二人正在刀砍锥,锥压刀,相互之间用力顶向对方,谁也不作稍让的时候,马回子的弯刀犹似两极流电,那么一现而切过方来的肩背,便也杀得方来旋身厉嗥:“啊!”

  他的鬼头刀落在地上了,李大江一看是大好机会,尖锥在方来的腰眼上猛一捅,那方来吸了一口大气,翻着白眼被摆平在地上。

  “邪和尚”丘大山神来一杖,打得李大江口吐鲜血,直往一颗树上撞去!

  李大江被捶得快瘫了,他坐在树下直不起身!

  便在这时候,黄涛与石大昌已杀到难分难解,那石大昌杀的心中寒寒的,因为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兄弟们战死在敌人的无情杀法中,而毫无办法!

  他也知道,他自己也陷入苦战了!

  他当然也大感后悔,只凭师怀玉一句话,“胶州八怪”便把生命抛在老龙帮总舵,想一想有够呆!

  但他此刻只能如此想,却就是无法摆脱黄涛的狂杀!

  就在这时候,孙和尚厉吼如狮,摇着光头便一刀劈向丘大山!

  “唔……噢!”

  丘大山被马回子缠着难以脱身,当孙和尚发觉李大江伤得直不起身时,他毛了心!

  他出刀对着丘大山劈去,杀得丘大山几乎被劈成两个半人似的,只叫了那么一声就翘毛了!

  丘大山的狂嗥引得石大昌发疯也似的历吼大骂,道:“娘的皮!咱们一齐上路吧!”

  他吼叫着,厚背砍刀双手一抱,吱吱乱叫的往黄涛撞了过去——真的抓狂了。

  黄涛挥动燕尾刀,施了一招“怒劈华山”,立刻,便闻得“当”的一声,紧接着“噌”一声!

  “唔!”

  “呐!”

  黄涛的大腿上裂开一道血口子,裤眼刹时红了一大片,当然是鲜血染的!

  那石大昌的双肩在冒血,他的厚背砍刀几乎被燕尾刀砍落在地上,也不知他那里来的一股狠劲,却仍然抱刀旋身往黄涛撞来!

  石大昌凶性大发了,反正活不下去了。

  只不过在他身子抖起的刹那间,斜刺里一把大刀平削如电,狠狠的切过石大昌的右胁下,便也切得石大昌瞪着一双怒目跌坐在地上,没气了。

  附近跑来一个黑衣汉子,手起刀落把石大昌的人头切落在草丛中了!

  这黑衣人正是擅长摔角的马回子,那个砍死石大昌的人乃是孙和尚。

  黄涛对孙和尚与马回子三人,道:“去,收拾老龙帮的师怀玉去!他的人我交给你们二位了!”

  马天彪笑嘻嘻的,道:“二当家你歇着,咱们的人马正在追杀老龙帮的一群杂碎,那师怀玉绕不跑的!”

  孙和尚道:“回子,咱们去收拾师怀玉,娘的,你看看,河岸那面起火了!”——

 

 
分享到:
小刺猬4
风流女皇武则天长寿秘笈 养面首采阳补阴
赵宋兴 受周禅 十八传 南北混75
卖火柴的小女孩
不爱江山爱美女:盘点中国著名的花痴皇帝
自愿陪心爱男人赴刑场的京城第一名妓
8.父母代为相亲的,没感觉
唯一让曹操伤感落泪的女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