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刀剑黏巴达 >> 第二十六章 如今她换成野味上桌子了

第二十六章 如今她换成野味上桌子了

时间:2014/3/11 14:35:45  点击:2769 次
  珊瑚又叫了莱,而且把凉的早就撤回去了!

  海味凉了不好吃,如今她换成野味上桌子了,她吃的很少。却“阿姥”(称讲)

  不已。

  于是,脚步声自店外传来,只见师怀玉同石大昌二人急匆匆的奔到珊瑚桌前。

  那石大昌忿怒的叱道:“他妈的,怕死不是?”

  珊瑚只淡淡的道:“江湖行没有怕死的人!”

  石大昌吼道:“二更天也过了,你们不去南城外,却叫老子们喝凉风呐!”

  珊瑚道:“这是啥米话?”

  “神钓”师怀玉吼道:“不是说你们马上要去吗?”

  珊瑚道:“马上是多久?”

  怔了一下,师怀玉道:“马上当然是很快了!”

  珊瑚道:“很快又是多久?”

  石大昌被尹九郎砸得肩头湿,如今湿衣也干了,这时戟指珊瑚,叱道:“臭丫头,老子掀了你的桌!”

  珊瑚瞄眼,道:“你很没有风度哦!”

  石大昌吼道:“等一等老子还想宰了你!”

  珊瑚道:“那不是在这里!”

  师怀玉怒道:“人呢?尹九郎那小子呢?”

  他抬头往门口看,又道:“难道又进茅坑拉去了?”

  珊瑚一笑,道:“不错,他是又去茅坑了,他拉肚子!”

  师怀玉闻言忽然大笑,道:“哈!真是老天有眼,拉死那个小王八蛋!”

  他追问一句,道:“说,你们打算啥米时候去赴约?”

  珊瑚面皮一紧,叱道:“你忝为老龙须二当家,江湖规矩也不懂?”

  师怀玉怒道:“你说啥米?”

  珊瑚道:“你约人家搏斗,为什么不定个时间?这二更天,三更天或四更天,你总得有个定数吧,怎么的,就现么一句说搏斗,就叫人去了?”

  师林玉怒道:“不就是大伙吃过了去比斗吗?”

  珊瑚讪笑,道:“我们还未吃完!”

  师怀玉怒急反笑,道:“娘的,你们打算吃到天亮?”

  珊瑚道:“那可不一定!”

  石大昌吼道:“你们在此吃到天亮,老子们柳林喝凉风,我哭,倒不如在此地杀吧!”师怀玉有所顾忌,老龙帮各码头有买卖,如果惹上官兵,老龙帮就很歹看面。

  他瞪眼的问珊瑚,道:“此刻什么时辰?”

  珊瑚道:“你说呢?”

  “三更快到了!”

  珊瑚道:“是快到三更天了,这店里就要打烊了!”

  师怀玉道:“丫头,老夫定下时间,三更天我们在柳树林中等候,按怎?”

  珊瑚道:“这才对,有了时辰,我们准时赴约,老实说,谁怕谁?”

  于是师怀玉拉着石大昌又匆匆的出门而去了!

  他老兄怕石大昌此刻出手,因为此刻只有他两人、而面前这姑娘一定不好惹,若非身俱一流功夫,她不会如此大方又大胆的坐在那里稳得很。

  珊瑚看着师怀玉二人走出去,她不再呷了!

  她叫伙计去叫尹九郎,尹九郎睡了一个多时辰,应该是精神焕发了!

  如果有人以为珊瑚在替尹九郎设想,那根本就是呆于。

  珊瑚在计算路程,因为富陵岗距此通州城七十里,快马加鞭一个来回就是一百四十里,再快的马程也得花上两个多到三个时辰。

  她在拖延时间,就是希望富陵岗的“蝎子”,有人能尽快的赶来!

  她并非指望“蝎子”组合的人支援她,而是她的极重要的代志交待。

  她叫此间掌柜前去富陵岗的时候,师怀玉人尚未来到“永安客栈”。

  蝎子组合的人,都很容易“抓狂!”

  常常莫名其妙,只为一点烧款代志就不顾一切跟人大车拼。

  富陵岗的“蝎子”大当家皮太康,正遇上了麻烦。

  皮太康有个毛病,就是嗜赌。

  现在,他就在“迎月”因赌几乎出不了门。

  mpanel(1);

  这一桌是推小牌九,皮太康做庄,此刻,进来一位右眼带着眼罩的中年人。往天门一站。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独眼太岁”许彪。

  他受了“两楼苍龙”尹在山一番教训后,使刻意在赌技上下功夫,所谓“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段日子确实让他摸到不少窍门。

  他原本赌技就很高杆,这一深人研讨,赌持就更上一层楼了。

  他站在天门,看了两副牌后,即押出三千两。

  小牌扫是一翻两瞪眼赌法,硬碰硬的比点子。

  皮太康拿了一付天门,但天门却是地杠,正好大一级他赢了三干两,而另外两家也各赢了一千两。

  光是大天门,皮太康就赔出五干两,吃顺门二千两,赔尾门一千五百两,这一条牌皮太康净输四千五百两。

  第二条推出来时,许彪却改押顺门,他将天门连本带利六千两移过去,又外加四干两。

  皮太康把骰子抓在手中晃动了一下,掷出去之后,才开口道:“就是面前银子,顺吃顺赔,跟骰子走。”

  许彪想减少点注,最后还是算了。

  他伸离开银票时,骷子也停了,是两个三点,六顺。

  他下注是一万两,另外两人加起来是一千两,依照赌场规矩,谁注大谁抓牌,这副牌应该是他抓。

  可是,他却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仍由坐在上家的一个高瘦老人拿牌。

  两张牌一掀,居然是板凳对,庄家拿一副四六对,又是差一级。

  庄家一数面前银票,赔完顺门还有剩,天门和尾门,他却又能吃了。

  皮太康仍是一脸笑容看着,看看许彪,道:“阁下请固定一位位置,坐下来赌好不好?”

  许彪摇摇头,道:“不好,我这个人赌牌九有个习惯要就是做庄,要就是找活门捡便宜。”

  皮太康笑笑,道:“行!阁下既然有兴趣,我不推了,庄家由你做。”

  许彪道:“老兄输了那么多银子,难道不想捞本?”皮太康笑道:“我选活门,一样可以捞本。”

  他说完,人已站了起来。

  许彪也笑道:“既然如此,等赢了请你吃红。”

  他说着,人却坐了下去。

  皮太康人虽然还是在笑,但目中却闪一丝诡异之色,不过一闪即逝,许彪好像没有注意到。

  许彪开始洗牌了,三十二张天九牌,在楠木桌上轻轻拨动了几下,就已将牌九理好。

  皮太康脸上的笑容开始溶解了,知道人家有两把刷子,但他依然“吃了秤砣铁了心”,道:“阁下骰子赌注有没有限制?”

  许彪道:“这要看下注情形,吃酒量身家,吃得下,自然不受限制,吃不下,我也不敢打肿脸充胖子,万一输了拿不出银子,那可会闹出人命的。”

  他说着掏出一叠银票,在桌面上摆开来数,竟多达十万两。再加上面前原有的,已经超出十万大关了。

  腰缠这个数目的客人,迎月楼不是没有过,但那也只是少数几人而已!

  因此。把现场的一些赌徒看直了眼。

  许彪却毫不介意的推出一条牌,道:“第一副牌,各位少押一点。先试试手风顺不顺再下重注。”

  皮太康道:“机会是均等,没什么好试的!”

  他一出手,就在顺门押了二万两。

  其他几个人以为许彪是只肥羊,见皮太康押二万两,也都三五千两的下注。

  许彪骰子打出去是个六点,他抓最后一副牌,连看都没有看,就翻了过来。

  却是个和牌配么六,只有一点。

  下注的人看庄家的点子,一个个都在偷笑。

  可是,他们只笑了一半,那凝结在脸上的笑容,竟比哭还难看。

  因为顺门是杂五配铜锤,也是一点,天上是板凳配短七,又是一点,尾门是牛头配四六,还是一点。

  四家都是一点,庄家的一点最大,通吃,净赢三万多两银子。

  会形成这样一种牌局,除了庄家之外,下注的人都傻了眼。

  第二条又出来,皮太康看看牌和骰子,证明没有动过手脚,他改在天门押了三万两银票。

  其余的赌徒也都加注,下三千的加到五千两,下五千的加到八千两。

  赌钱这玩意儿,赌徒都有这么不信邪的牛脾气,越吃越火,越火下得越多。

  许彪掷出骰子,是个十点。

  他依然抓最后一副牌,但这一次他没有翻过来,右手拇指在牌面上轻轻摸了一下,就放在面前不动了。

  天门牌翻开了,是和地配杂七,跟庄家上一副牌点子一样,一点。

  顺门先翻出一张人牌,用力摸了一下,第二张翻开来却是丁三,却是俗称公猴子,也是一点。

  尾门也不怎么样,杂七配板凳,是个最小的一点。

  许彪翻开牌,是地牌配弯九,也是一点。

  又是四个一点。

  又是庄家点子最大。

  也又是一个通吃的局面。

  但这一条,许彪却吃进了六万八千两银子。

  许彪推出两条牌,却配出八副一点。

  这种点数出得虽然有些不合常理,但下注的赌并不外行,他们深信许彪绝对没有赌假,而是硬碰硬的,只是他的手法太高明了。

  这一来,就不得不信邪了,许彪推出第三条牌,赌注就急剧下降,整个桌面还不到五千两银子。

  这一把,庄家居然拿了一副瘪十,通赔。

  打老虎。虽然赌注增加了不少,但也不超过二万点,结果又是一次通赔。

  换人做庄,许彪押了两把,就悄悄离开了迎月楼。

  皮太康跟了出来,忽然道:“喂!我能不能请你喝杯酒?”

  许彪回答得很干脆:“走!”

  酒菜摆上,皮太康跟许彪干了三杯,才长长吐出一口气,大拇指一挑,道:

  “好,好高朗的手法。”

  尹九郎边走边伸懒腰,看到珊瑚眼珠子都快扭伤了。

  “你……还在呷?”

  “我呷的很过瘾!”

  “啥米时候了?”

  “快三更天了!”

  尹九郎大叫一声,道:“快走,去赴约!”

  珊瑚笑笑,道:“你有必胜把握?”

  尹九郎道:“啥米叫把握?只一动上刀,那便只有个人的造化了。”

  珊瑚道:“造化往往弄人!”

  尹九郎道:“珊瑚姑娘,如果你不想去,我更高兴,我去了!”

  尹九即转身要去,珊瑚却笑笑,道:“我怎么会不去?尹九郎,我们还要一起去我住的勿问岛呐!”

  她与尹九郎齐肩往客栈外走。

  那伙计可急了,他跟在后面低声而又恭敬的道:“小姐,半夜了呀!”

  珊瑚回过头笑了笑,道:“我宰羊!”

  伙计又道:“小姐的安全!”

  珊瑚一笑,道:“免担心!”

  伙计急了,又道:“小姐一走,我怎好向掌柜交待呀!”

  尹九郎回头叱道:“只不过一顿酒菜,你怕我们跑了?白吃你们的?大烂了吧!”

  伙计忙摇手,道:“不是,不是,公子千万别误会,只因为小姐她……”

  珊瑚道:“掌柜的回来,你就说我去南城外的柳林,跟人车拼了!”

  伙计大着胆子,道:“小姐,他们九个人、一个比一个凶,一个比一个厉害,小姐千金之躯,别去卡好。”

  珊瑚道:“他会保护我呀!”

  她指指尹九郎,二人已下了台阶。

  那伙计道:“小姐,你等一等,我把咱们客栈里的人马叫齐了,一齐前去干!”

  珊瑚吃吃的叱道:“去干?去送死?”

  伙计道:“为小姐而死,大伙无怨言呐!”

  珊瑚道:“算了,我还想回来吃喝呢!人都死了要按怎,客栈中还住有别的客人!

  那伙计一元捶捶的呆脸。

  尹九郎与珊瑚却十分轻松的,往南城外走去。

  上弦月好像在笑了!

  上弦月只有那么一条细细的柳眉也似的,横挂在繁星成堆的天空上,看上去就好像星群快要把它掩没了似的!

  夜空虽然少明月,但天空却很晴朗,地面上的人儿还是看得很清楚——清楚的一只野猪闪过,也逃不过尹九郎的眼睛!

  尹九郎睡了一觉,他的精神好极了。

  初时他睡下着,但他数绵羊,他数到七百只以后,便沉沉的困觉。

  如今他有了精神,手上的刀也好像活的一样,耀眼金光明又亮!

  珊瑚边走边对尹九郎道:“你曾同师怀主车拼过?”

  “不错!”

  “他的武功你一定很熟了?”

  “他用的是一根铜竿,只不过他那竿上的倒钩,十分难躲,入肉一定便会被钩得皮破血流!”

  “你一定吃了下少苦头!”

  “是的,我被他钩了十一处伤,皮肉很痛之外,还差一点被另一人一刀砍杀,只不过……哩………”

  “你也伤了姓师的!”

  “当然,我在他身上杀了七刀,只不过这家伙很会用他的钩竿,使得他逃过我几次致命的杀招!”

  珊瑚一笑,道:“我以为他的钩竿不只是那些倒钩,竿中隐藏有更厉害的东东!”

  “你系按怎宰羊的?”

  “听传言,江湖上会用钩竿的人不多,钓竿戮杀着,那是看每个人的习惯。尹九郎,如今再遇上,你可得多加注意了!”

  尹九郎道:“我们前一回,杀得很惨烈,姓师的仍然嗲是一根钩竿很普通!”

  珊瑚道:“但愿是我想太多!”

  前面一片灰苍苍的柳树林了,隐隐然,只见林子边上站着一排人影。

  尹九郎已看见师怀玉站在这些人的正前方,那一根铜钩竿闪闪发着光!

  珊瑚与尹九郎二人就快要走到柳林前了,便在这时候,忽见师怀玉身后两条人影闪掠,“胶州八怪”中的“花狼”朱白与“粉面虎”方来二人已站在珊瑚身边。

  两个人眼睛也直了,大笑着,那个朱白尚自以右手拭着嘴巴舌头,模样儿就好像要把珊瑚活活吞了。

  “粉面虎”方来更笑道:“值得,值得,哈……”

  珊瑚道:“啥代志值得呀?”

  方来道:“当然是爷们苦笑等了你们两个时辰呀!我可爱的小心肝,只一见到你,那么久的焦急等待,那么多的一肚皮火躁,全都飞的莫宰羊到啥米所在了。”

  他的话十分露骨,声音也毫不忌讳的粗声叫,显然一块天鹅肉掉进癞蛤蟆的口中了。尹九郎冷冷的道:“可恶!”

  方来郎拔刀在手,却已见师怀玉等大步迎上来!

  师怀玉嘿嘿冷笑,道:“还以为怕了,跷头!”

  尹九郎道:“青衣社只有断头鬼,青衣社没有怕死的人!”

  师怀玉又是一声冷笑,道:“好,尹大少,今夜就叫你做断头鬼!”

  尹九郎道:“谁做断头鬼,现在言之过早!”

  “胶州八怪”“坐山虎”石大昌扛着他那把厚背砍刀,嘿然一声道:“奶奶的,你今年才多大年纪,老子扛刀走道的时候,怕是你还在你妈肚子里吃羊水吧!”

  尹九郎冷笑一声,道:“刀刃上见真章,凭的是实力而实力并非是年纪,主要的看谁在搏杀之后仍然能挺立的站在这里。”

  石大昌咬咬牙,道:“娘的,嘴皮上的功夫很精彩嘛!”

  尹九郎毫不相让的道:“刀上的功一级棒!”

  珊瑚已笑笑道:“尹九郎,你已有大将之风了。”

  尹九郎不开门,他注意面前这些人!

  师怀玉已沉声道:“丫头,那是你说的,在爷们眼中,这小子只不过是个刁顽不灵的俗仔!”

  尹九郎毛了心!

  是的,双方见面先斗嘴,目的就是先挑起杀意好动手。

  尹九郎冷冷的道:“姓师的,话不投机半句多,尹九郎不是来同你们耍嘴皮子的,你们是一齐上呢?抑或是来一个车轮大战?”

  他冷视着“胶州八怪”几人,又道:“本少主照单接收一定令各位满意!”

  师怀玉道:“嘴皮子道的好听,挨了刀就不知是啥米款的狗熊样!”

  他已抖开了他的钓竿,沉声又说:“上一次未分出胜负,小子,就让我们继续下去吧!”尹九郎道:“你最好找个帮手”

  他瞄眼弄嘲冷笑,又道:“远从胶州搬来的大批人马,若不在此时派上用场,你一定会想要撞墙的!”

  他的活出口,“呼”的一声,拔身而上,双手抱刀,出手就是真猛,刀刃成层带着一片极光,直把尹九郎卷在他的一片光焰中,半隐半现。

  珊瑚闪掠在一边,她还真替尹九郎捏把冷汗。

  就在一阵叮当声中,有一声沉闷的咒骂:“操你娘!”

  两个人影合又分开来,尹九郎的衣袂被切去一块,便左袖也破裂半尺长!

  石大昌的胸前,有鲜血往外渗透,刀口子不大、但也叫他痛得吱吱乱叫,吸了几口大气。

  于是,“疯豹”冷大海抖起手上打将鞭,硬往尹九郎的头上敲来!

  与冷大海同时出手的,乃是“刀疤”仇一虎。

  姓仇的长把砍刀拦腰扫,两个人一左一右的,便把尹九郎围堵住,就是大车拼!

  一时间,尹九郎好像只有力求自保了!

  就在这时候,那“花狼”朱白与“粉面虎”方来二人渐渐的移向珊瑚!

  当然,珊瑚早就注意这二个“猪哥”了。

  她甚至对此二人还有些骂烂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因为朱白与方来二人根本就没有把他二人的眼光离开过珊瑚的身子。

  眼睛看着,心里当然也会想着,而且又是想入非非,想得心痒痒的。

  果然,当尹九郎被别人堵上了,狂杀的时候,他二人便也到了珊瑚面前。

  “哟!一个站着太无聊了嘛!我兄弟二人来侍候你玩一番如何?”方来说着还想伸手来。

  珊瑚怒眼瞪过去。

  朱白接道:“此地玩得不痛快,柳林深处你就会明白,我兄弟二人是多么的有能耐呀!”

  珊瑚此刻为尹九郎而担心,她当然不要尹九郎在这些人的手中,她要尹九郎同她一齐回勿回岛。

  因为勿回岛上潜伏着一个人,这个人一定是青衣社的人,只不过这人很会掩饰自已,只有尹九郎前去,她才有机会把那个人揪出来,如果尹九郎死在这些人的手中,她这么多天的心血,根本就白玩了。

  然而,两头色狼又紧盯着她不放松,这令珊瑚很瘪心,也决心对这两个人下手!

  她要杀人之前,并不是怒发冲冠的样子。

  她笑笑,道:“二位这是想找我打架了!”她笑得很好看,边又道:“按怎个打法呀?”

  朱白吃吃笑道:“只要你喜欢,文打武打我都干!”

  珊瑚道:“啥米叫文打为什么又叫武打?”

  方来已笑接道:“文打就是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掌,双方不许让,武打当然是动力子了。”

  珊瑚道:“文的武的,我都不想,那怎么办?”

  方来哈哈笑道:“那还有另一种战争!”

  朱白已接道:“那是男女战争,找个所在,咱们剥光了衣裳,打那原始之战,你一定愿意吧?哈……”

  他笑得好自在。也很自信,只不过他突然觉得眼前一团影子,便闻得“叭”的一声脆响!

  “啊!”

  “噗!”

  朱白张口吐出一口血水,便在这血水里还有颗牙齿也掉在地上了!

  他挨的一掌真不轻,半边脸都肿了!

  他暴闪中,大骂:“操你亲娘,抽冷子打人呀!”

  珊瑚仍然在笑,她根本就不想打屁了。

  她决定如果再出手,她就要动刀!

  朱白揉着面颊,“咔”的一声。他的袖中尖刀弹在手上,他怒骂:“操,不动家伙,你他娘的,以为爷们是怜香惜玉的人!”

  方来的鬼头刀反手自背上拔在手上。他迎着珊瑚猛一抡,刀声发出“咻”的,现了道寒光。

  他已沉声,道:“这鬼丫头,倒是偷袭能手,我说老朱,咱二人左右挟杀,你看到了吧?这丫头的身手有一套!”

  朱白狠狠的道:“我不要她活了,娘的皮,查某不温柔,这种查某我不喜欢!”

  方来厉吼一声,道:“男人发贱才喜欢被女人修理,杀!”

  “杀!”

  两个人自两个方向兜上珊瑚,刀声中。只见珊瑚并未闪躲,她只是上身扭,便也扭得敌人的刀刀落空!

  就在一阵摇闪中,她忽然右手横扫如电!

  看上去,就如同极电在闪,便闻得两声尖吼,又叫驾起来,道:“你妈的!”

  方来抖着右手肘,他的刀便也交在左手上,鲜血往地上滴着,连成一堆哩!

  那朱白更惨,他的音颊上拔了一刀,不太亮的月光下,隐隐然可见他的森森牙齿,往外闪着白光!

  朱白想骂,又骂不出声,他急急的以布巾捂住了伤口,往后退。

  于是,“胶州八怪”中的“邪和尚”丘大山与“酒怪”宋天来便立刻掠到方来身边,道:“按怎了?”

  原本是他们几人正自注视着尹九郎那一边,突闻得有凄厉的叫喊声,他二人一齐挨过来了!

  这真是大出人意料之外的代志!

  原以为由方来与朱百二人对付查某,一定是可以手到擒来的,岂料才交上手,两个人全都挂了彩。

  那“邪和尚”丘大山一顿手卜浑铁杖,大吼,道:“那里来的臭丫头,胶州八怪也是你伤得!你他娘的!今夜就陪着那小子一齐嗝屁这野柳林子吧!”

  这丘大山一轮猛攻,身高六尺余,膀粗腰又圆,那四十八斤重的生死杖,他就像舞着一根竹棒一样,那么轻松!

  姓丘的双手举仗一轮的狂打——还真的有章法!

  有章法,就是不给敌人有空隙可乘!

  珊瑚的轻功一流的,但是无法近身,她很明白,但这种大力士型的人物,只能智取,不可以力敌。

  如果拿刀去碰仗,只怕刀也会被砸飞掉!

  珊瑚的身法似蝴蝶,她闪掠在一团杖影之外,已气得丘大山哇哇长叫!便在这时候,“酒怪”宋天来突然卷地而至,他只一近珊瑚,便抖手十一刀迎了卜去!

  珊瑚只是在闪掠,她还要注意尹九郎,宋天来的刀芒已近身,她才发觉这你偷袭的非常专门,也是她飞身下落的必经之地。

  刀已近身,先机丧失,珊瑚又见头上铁杖压下,她银牙一咬。便只有卖个险招了!

  只见她右手尖刀沾上敌人的刀,猛猛往上推去,她的身子却已自宋天来的胯下溜向敌人身后!

  而她身后发出“咚”的一声响,珊瑚已见丘大山的铁杖,把地面上砸了坑!

  回刀,旋杀,也真的不巧,正遇卜宋天来的刀也回杀而来,那宋天来还厉叫:

  “我看你往那里逃!”

  “当!”

  “啊!”

  “杀!”

  这一连来的声音传来,只见珊瑚抖着右腕直推,她的刀被铁杖打落,在草丛中了!

  她发出一声惊呼,吓了她好大一跳。

  那~声厉吼。便是宋天来往珊瑚追杀时,发出来的狂野吼叱。

  于是,另一边的搏杀中,传来尹九郎的叫道:“珊瑚,珊瑚!

  小心哟!啊……“

  尹九郎有能力自保,他一直在敌人的挟杀中自保,他并下求功,因为一边还有个对他虎视眈眈的“神钩”师怀玉。

  但当他听到珊瑚那一声“啊!”,他惊愣住了。

  尹九郎以为珊瑚发生问题了!

  如果珊瑚有了不幸,他就无法前往勿回岛,他不要珊瑚有问题,他不顾一切的想冲出重围。

  他却被“疯豹”冷大海一鞭打在背上,他吐了一口血,那石大昌随后的一剑却在他的头皮上方削过!

  便也削落他一撮头发——他的头巾也不见了!

  珊瑚知道尹九郎是听了她的叫声,才中了敌人的兵刃,她急忙高声道:“尹九郎,别为我操心!你自己小心了,我安啦!”

  尹九郎果然放心了!

  只不过他已经没有刚才那般身手T!

  刚才他是矫健的,他有自保的能力,如果他不急功,他可以支持下去!

  但他现在,却莫同款了!

  他挨的一鞭真重——打得他口吐鲜血,几乎摆平!

  于是,一旁的“神钩”师怀玉兴奋的笑了!

  他笑着,抚髯,道:“石老大,再加把劲,这小子已是快要不行了,哈……”

  石大昌只是哼声似虎的抱刀狂杀,那“疯豹”冷大海又是一抡狂打,他也发出厉声如枭!

  当然,师怀玉准备在尹九郎将死未死的时候,一定要尹九郎讲出他阿公的阴谋。

  看吧!师怀玉的面上一片愉悦之色,他的钩竿也在慢慢的收着——看样子,就用下到他再出手了!

  另一面,珊瑚若是不取敌人的性命,就算是“胶州八怪”一齐上,也将是莫她的法度啦!

  她现在就穿梭在铁仗与尖刀之间,却是“邪和尚”已开始娃娃狂叫着:“你娘的,像个泥鳅!”

  “酒怪”宋天来已嘿嘿然的道:“老庄,老丘,你横起仗来阻她闪,我她娘的,给她来个拦腰抱,着她如何闪躲得了?”

  丘大山道:“我这么说定了,你看好时机抱人啦!”

  于是,好一阵仗风呼啸、果然逼得珊瑚往一边闪。

  便在这时候。那“酒怪”宋天来忽然拔身而起,他双手自两边合力猛一抱,他还大声的叫:“我看你还能逃得了?”

  他果然要捉住了!

  只不过——咦……珊瑚却开心了的笑了!

  “酒怪”宋天来并未抱住珊瑚,他抱着的是一个中年矮胖子,这人满面绕腮短须,那一张厚唇微微翘,还真有够厚的。

  他搂着大肚皮双手可没有停,只见他被宋天来抱得双脚离开地面,但他的左手握紧宋天来握刀右腕,右手揪住姓宋的头巾连头发,猛力往后拉,拉得宋天来头一仰!

  “他娘的,系啥米郎?”

  这人撞进来宋天来的怀中,嘿嘿冷笑道:“老子是谁?你马上就宰羊了!”

  这矮胖子的手腕真有力,硬生生将来天来握刀的右手反往宋天来的脖子上扭,眼看着宋天来不松掉手上的刀,他将会被自己的刀抹到自己的脖子上了。

  于是,宋天来便松掉了刀,却也被这矮胖子抖手赏了个五百,又被他大肚皮猛一撞!

  胖子怒叱:“去你妈的!”

  宋天来被他连带顶的,正在一棵树身上,撞得柳树也晃个没完。

  这只是那么刹那间的事,然而却也叫“邪和尚”丘大山怔了一下。

  等到庄大山醒过来会过意的时候,他大吼着,举杖便对这矮胖子打去,他还怒骂:“哪里蹦出你混球,来搅茅坑找”屎“

  不是?“

  只不过他十几杖连着打,那矮胖子只是冷冷的不开口。

  珊瑚开口了:“皮叔呀!算了一算你也该来了!”

  珊瑚叫这人皮叔,那只有一个人配她如此叫,这个人便是富陵岗的“蝎子”大当家皮太康!

  皮太康每年少说也会去勿回岛三两次,珊瑚当然认得皮大康。

  那皮太康闪掠在丘大山的杖影里,他嘿然笑道:“我的小公主呀!你是怎么碰上这几个俗仔屁?一边歇着,边看皮叔收拾他们!”

  他说至此。忽然撮唇尖吭的一声哨音,只见黑暗中闪出四条人影来!

  这些人全是黑皮衣,背后有蝎子标记,只不过这四个人的背上却又以银缀头制绘着蝎子图案。

  在富陵岗的“蝎子”组合里,如果背上绘制的蝎子图案用银缀头,这就表示来人乃“大把头”身份。

  “大把头”在蝎子组合中的地位,等于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身份!

  这四个人的掠到。确实令拚斗的人大吃一惊。

  “神钩”师怀玉就心中杂念——怎么会冒出这批青仔丛?

  珊瑚又笑笑,道:“皮叔呀!你还带人马来了,你一人来就够了嘛!”

  就在她的嗲声中,皮太康已怒叱,道:“去!”

  真听话!

  丘大山果然戒杖往后暴跌出去,滚在一片草丛中,半天也爬下起来。

  珊瑚已发觉,尹九郎快撑不下去了。

  尹九郎在浴血力拼,那师怀玉又将他们的铜钩竿抖开来,他不说话。只暗自出手,但闻呛的一声响。一条闪亮的蚕丝细绳。直往尹九郎身上绕去!

  师怀玉一向只要尹九郎的命,如果尹九郎能死,今夜的战果就是丰硕的!

  “噌!”

  “啊!”

  师怀玉的钓钧,果然缠在尹九郎的身上,他用力回收。点点碎肉被他钩向半空中,尹九郎惨叫不已。

  珊瑚指着尹九郎对皮太康道:“快救下那少年家,他不能死!”

  皮太康指着尹九郎,对四个扑来的黑衣大汉吩咐:“杀!”

  四个黑皮衣怒汉一句话也不说,四把砍刀之外,另一手举着盾牌,齐声大吼:

  “杀!”

  师怀玉的那一绕,想绕上尹九郎脖子上的,只不过尹丸郎也很注意师怀玉,他躲过致命的一绕!

  四个“蝎子”一组合把头出手有够惊郎,如果“胶州八怪”是不要命的凶人,那么,富陵岗来的四位把头,更是不要命中的不要命!

  动上家伙,只宰羊往敌人的身上下刀,管不了敌人的反应了!

  这种杀法,真吓人,师怀玉几人立刻往外闪了。

  师怀玉几人闪得快,尹九郎顿觉压力大减。便也觉得周身像是要脱了骨节。岔了气似的摇摇晃晃快摆平了。

  珊瑚腾空一个漂亮身法。“呼”的一声,落在尹九郎身边。

  她伸手扶住尹九郎摇晃的身子,道:“累坏了吧!尹九郎。

  你身上的血……哟,伤了好几处,不轻呀!“只要尹九郎不死,就好了!

  珊瑚对于尹九郎受点伤,并不觉着啥米,甚至如果青衣社真的有奸细在勿回岛上,也许有一天她还会杀了尹九郎!

  她相信那只浑叫不会无缘无故的,从勿回岛上天粉的,那一定是有人暗中施放的,那么这个人是谁?

  珊瑚只一想到了这件事。她的心中就不舒服!

  她现在就想到了过件事,便也对于尹九郎的伤势,只那么淡淡的间了一句。

  尹九郎喘着气,汗水和着血水,道:“珊瑚姑娘,我尹九郎还挺得住,我还死不了的!”

  珊瑚道:“总得快医治吧!”

  尹九郎道:“我在担心你的安危,珊瑚姑娘,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我听到你的喊叫,我……”

  珊瑚道:“他们力气大,弄落我的刀。呶,我又捡拾回来了。

  倒是你,搏杀中。不能有二心,那是很危险的!“就是因为珊瑚尖叫一声,尹九郎才会失神,挨了一记,否则,尹九郎不会逊到这种地步的。

  皮太康挺着大肚皮,他冷冷的站在师怀玉几人面前。

  他嘿然的仔细看,那一双狮目闪烁如电,四位“‘蝎子”大把头分别卓立在他的两边。

  “嗯‘老龙帮’加上‘胶州八怪’,竟跑到‘蝎子’地面上撒野,拿我皮太康当甩不是?”师怀玉抱拳,道:“原来是蝎子组合大当家来了,只因事有凑巧,在通州城遇上老龙帮的大仇家。

  来不及投帖拜见,希望……“

  另一边,“胶州八怪”的石大昌嘿嘿冷笑,道:“蝎子组合多年前就与勿回岛沆瀣一气,吃定江湖四十年。也该是改朝换代,让让贤了,怎么的?还以为自己很红啊?”

  皮太康冷哼,道:“跳梁小丑,胆敢口出狂言,就凭你这句话,就该割舌!”

  石大昌也哼了一声,道:“那得劳驾你皮大当家费费手脚了!”

  皮太康怒道:“这些年勿回岛与蝎子以及花子帮甚少在江湖上干涉别的门派会之事,无非是求个太平,整个武林为生存仁义。可他娘的好,上面不想管。底下就造皮,有道是——老虎不发威,被看成病猫。

  一窝一窝牛鬼蛇神全都出笼,竟然连勿回岛的大千金公主,我皮某人的侄女也遭了你们这些狗杂碎欺负!

  可好,皮太康今夜就拿这件事,重整昔日雄风。也叫你们这些王八蛋宰羊,你们只不过是一批无三小路用的俗仔屁!“

  师怀玉忙道:“皮大当家的,我老龙帮并未打算同蝎子组合为敌呀!”

  皮太康道:“已经动上手了!”

  师怀玉道:“那是误会!”

  皮太康道:“啥米误会,老夫若晚来一步,我的侄女已遭毒手,这叫误会?”

  石大昌忿怒的吼道:“师兄,别和这种目中无人的家伙放低姿态,不就是玩命吗?谁怕谁?”

  师怀玉心中大急,他明白,蝎子组合与花子帮勿回岛,三方面就好像油炸的麻花一样,组结成一股,得罪了蝎子,那比得罪青衣社更可怖!

  他还从胶州把胶州八怪搬请去老龙帮,目的就是对付青衣社、如今没想到又得罪个更可怕的蝎子组合,真是太逊了。

  师怀玉无奈何的对石大昌,道:“石老弟,忍一时气,保百年之身,我们的目的不是这里,老龙帮正等着各位老弟的大力鼎助,又何必在此多树敌人!”

  石大昌抽动鼻子,咬得牙齿咯咯响道:“突如其来的对我兄弟们下手,这算那门子英雄,师兄,这口气叫人难咽!”

  师怀玉急得周身冒汗,皮太康已嘿嘿冷笑,道:“简单的很,你们”胶州八怪“一齐出手,我的属下四位大把头接着,要他们二对一,老夫一边不出手,娘的皮,这一战至死为止,谁挨刀算他娘的学艺不精,自认衰尾!”

  石大昌冷笑,道:“好像吃定爷们了!”

  一边的“缺嘴”毛向南双刀一摆,口齿不清的哇哇大叫,道:“我操他亲妈妈!

  这是咱们八人当鸟甩不是?是勿回岛又怎么样?财大气粗势大压人,那是多年以前代志,如今江湖一把刀,看谁耍得开,老大,咱八兄弟可是被人吓长大的,你不要去丢脸哦!”

  也许是酒喝多了,八个人都在冒火了!

  虽然皮太康几人出手就把他们击退,那总是抽冷子不算数,大伙照上面再出手,便一定不一样。

  石大昌就认为皮太康是偷袭!

  皮太康要他的四个大把头一人对付两人,如果自已没有担当,“胶州八怪”以后就别在江湖上混了。

  石大昌仰天长笑一声,道:“兄弟们,人挣一口气,佛要一炉香,休忘了王八好当,气难受,咱们就把这八条贱命交付上天吧!”

  师怀玉急道:“石老弟,这是无谓的拼命呀!我们都应三思而后谋动!”

  石大昌几人已再次聚合一起,连受伤的两人也操刀并立过来。

  就要玩命了,那点伤根本就是烧款代志。

  石大昌沉声对师怀玉道:“师兄,你的奔波,为的是老龙帮生死攸关。我兄弟却是挣的一口气,此战之后。我兄弟若幸存,一定再去老龙帮相助,邱帮主面前,你老兄替我八兄弟担待了!”

  师怀玉还能再讲啥米?

  他瘪样的对石大昌道:“这是搞啥米嘛?明明一场必胜的战果,却因为……”

  石大昌戟指庄太康,叱道:“就是因为姓皮的霸道,我们的胜利成了泡影,这种代志就难以令人忍受,师兄,你先走一步如何?”

  师怀玉道:“不,如果师怀玉就此离去,岂不被天下人耻笑?”

  皮太康已哈哈大笑,道:“娘的老皮,说来说去,都成了不怕死的英雄人物了,也好,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开打吧!俗仔屁”

  珊瑚却在这时笑笑,道:“皮叔,如果他们也算英雄,那么谁又是狗熊?”

  皮太康道:“没有人会说自己是狗熊,只有在搏杀之后,才宰羊谁是英雄。谁又是狗熊,哈……”

  他这是嘲笑!

  “胶州八怪”移动了!

  便在移动中,他们人已在调整着阵容!

  只见每两人一组,缓缓的迎向四个分开站立的“蝎子”大把头。

  双方都是威风凛凛,霸气凌人。

  双方也都装得有够勇健——

 
 

 
分享到:
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
千年荡妇潘金莲为什么讨男人喜欢
桃园结义真相 关羽长刘备两岁
吴刚伐桂
韩愈
中国历史上最妖艳的一个女人
16 闻雷泣墓    王裒,  魏晋时期营陵(今山东昌乐东南)人,博学多能。父亲王仪被司马昭杀害,他隐居以教书为业,终身不面向西坐,表示永不作晋臣。其母在世时怕雷,死后埋葬在山林中。每当风雨天气,听到雷声,他就跑到母亲坟前,跪拜安慰母亲说:“裒儿在这里,母亲不要害怕。”他教书时,每当读到《蓼莪》篇,就常常泪流满面,思念父母。
盘古开天辟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