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刀剑黏巴达 >> 第二十五章 因为我们双方已没有转圈余地

第二十五章 因为我们双方已没有转圈余地

时间:2014/3/11 14:34:11  点击:2837 次
  师怀玉道:“不错,是有些无聊,因为我们双方已没有转圈余地,只有拼搏,但我要问你,你们系按怎非攻击我们不可?”

  尹九郎,不就是因为你们的大船挟破了我的货船?难道你没听人说!王八好当气难受了。我青衣社不在水上拼,就在岸上找这面子!“师怀玉瞄着尹九郎缓缓的在摇头,道:“尹九郎,你在骗人,绝不会因为船碰船的事,事后我们研究过。”

  那是你们在找碴,故意碰撞,你们以旧的破船故意撞上我第一船团的大船,反咬我们一口撞了你们的船。

  更放出空气说我老龙帮以大欺小,欺侮青衣社在河面的小船,尹大少。我们曾愿意赔你们,可是你们拒绝,你们出兵,我们以为你们必然另有阴谋!“尹九郎只是冷笑!

  他当然不会把他阿公的计谋说出来!

  他只好冷冷的笑着。

  师怀玉又逼问:“尹大少,你说,你们有啥米见不得人的阴谋?”

  尹九郎道:“你就去胡思乱想瞎猜一通吧!”

  师怀玉咬咬牙咯咯响,道:“我不要瞎猜,我要你说出来!”

  尹九郎道:“滚,别打扰我同我的朋友呷饭!”

  师怀玉咬牙,道:“尹大少,你会说的,当我们将你撂倒在南城门外的树林中时候,我有办法叫你吐出你们的阴谋!”

  珊瑚一直在听着!

  她也慢慢的呷着,非常的淑女。

  珊瑚当然也很想宰羊青衣社系按怎要袭取老龙帮,尹九郎的答案让她也觉得很勉强,但她再仔细一想,便也释然了。

  因为江湖风浪便由小而大,别以为撞船只小有一件,有时候往往一句话便会惹上杀身之祸。

  国与国之间,也许为了某一件不大礼貌的代志,便会兵刃相见,战争连年,而青衣社也许就是为了争回面子吧!

  珊瑚呷着,她还看向忿怒的想呷郎的石大昌。

  石大昌以含着阴毒邪恶的眼神在盯着她看!

  石大昌身上湿了一大片,是尹九郎用石大昌的大碗酒浇湿的!

  当然,这非常不给石大昌面子,石大昌乃“胶州八怪‘之首,他是咽不下这口气的,如果不是师怀玉拦住,他早就冲杀过来了。

  他鼻子抽动粗胡碴子好像也在动。那一双眼珠子比豹目还阴毒的对着珊瑚直盯——紧紧的盯着瞧。

  珊瑚当然看到了,只不过她并不放在心上。如果她也像敌人一样的回敬过去,她觉得太失身份了!

  她乃勿回岛上的公主,武林盟主“银雷”卫浪云的掌上明珠,她是不屑于对那般粗人瞄眼的!

  两个桌上仍然是各自的动筷呷喝,附近也有不少客人在谈笑风生,就好像“永安客栈”真的永远平安太平一样。

  谁会想到,就要有一场血搏了?

  当然,别的客人是想不到的!

  尹九郎和珊瑚依然谈笑风生,那模样果然泰山崩于前也不皱眉头的气度。

  其实,他二人心中明白,待会就有一场车拼免不了的,搏杀总是残忍的,可是有啥米比搏杀更能爽快的解决问题?

  二人的心中都有这种想法,而珊瑚更对于尹九郎的卫护她,而感到尹九郎不愧是青衣社的少主,有气魄。

  只不过想到搏杀,两人顿觉吃得相当乏味。

  虽然乏味,却仍然表现出愉快的模样。

  另一个大圆桌面上,九个怒汉猛吃猛喝,表现的乃是狂妄与粗暴,便放下大碗也砸得桌面“叭叭”响,宛如似要啃吃人肉的群狼。

  师怀玉没说话,他不时的看向尹九郎,就好像怕尹九郎绕跑似的!他也明白尹九郎不会溜,因为青衣社丢不起这个人!

  师怀玉还莫宰羊,老龙帮帮主“独眼龙”邱百万的二儿子邱玉,重伤在珊瑚手中,杀珊瑚与杀尹九郎,在邱百万的心中是一样的重要。

  但师怀玉却呆呆的搞不清楚状况。

  他自上一回与青衣社火拼之后,立刻过赴胶州请人马去支援去了。

  师怀玉已认定了尹九郎,他只一心要把尹九郎杀掉,便是一件大收获了。

  mpanel(1);

  对于“胶州八怪”几人而言,此地通州城不宜在城中杀人,此地驻守着官兵,只一出了城,他们相信一定可以干掉这一对男女!

  “胶州八怪”之一的“花狼”朱白,自从进店以后,早就盯上了珊瑚,他惊为仙女下凡,眼珠子看得快掉出来了。

  他是个动心眼的色狼,他与“粉面虎”方来经常联手采花,这种事,他二人下知干过多少回了。

  “花狼”吃着酒,他看着珊瑚,也偶尔瞄向“粉面虎”方来,他便也发觉方来也在瞟着珊瑚。

  两个人同样的毛病,两个人的心中所想、便也是一样的那回事。

  有时候方来看向朱白,两个相视而露出一个只有两个人明白的会心一笑。

  当然,由于各怀心事、各怀鬼胎。大圆桌上的九个凶汉便也觉得这顿酒席吃得一肚皮疙瘩。

  如果想化掉疙瘩,最好的办法便是尽早解决。尽早的了事。

  “永安客栈”外面,已是万家灯火,街上的行人也稀少了,可是客栈里面却更热闹滚滚了。

  当然,最热闹的不是几处酒赌坊,只不过这对于“老龙帮”

  二当家“神钩”师怀玉而言,早就没有这“粗雅”与嗜好——他只在心中盘算着,如何收拾尹九郎!

  杀一个像尹九郎这种人物,师怀玉还是不敢磬菜的!

  现在,大圆桌上的怒汉们已吃掉四坛花雕,牛肉大饼也塞进肚皮,十道菜盘盘底朝天,只吃得每个人双手捧着肚皮打嗝。

  师怀玉推桌而起,对一旁侍候的小二,道:“房间弄好了?”

  那伙计忙应道:“房间现成的!”

  师怀玉道:“马匹上好料,爷们要出城办件事,待会就回来!”

  伙计早就宰羊要玩命了,只不过他们装傻不多话。

  点着头,伙计道:“各位爷们请便,一切都会叫爷们满意!”

  师怀玉提着铜钓竿走到尹九郎身前,沉声道:“尹大少,走吧,南城外的柳树林,爷们送你回老家了!”

  尹九郎忿怒的欲站起来,却被珊瑚伸手按住。

  珊瑚笑笑,道:“急什么呀?”

  尹九郎道:“珊瑚姑娘,我去,你别去!”

  珊瑚一笑,道:“哟,怎么可以,祸是由我惹出来的呀……”

  尹九郎:“别忘了,我有保护你的义务!”

  珊瑚心中很感动!

  不论尹九郎这话是否出自内心,珊瑚一样感激。

  一般女的都差不多,男的三两句好言相送,女的便觉得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了。

  珊瑚自不会如此,但她总是个姑娘,这种感激之心还是会有的。

  她笑呵呵的道:“尹九郎,赴约是要去的,只不过叫他们先去等着,我们稍停再赶,难道怕咱们跑掉不成?”

  尹九郎楞然的道:“你一定要同我去?”

  珊瑚道:“不是一定要去,而是要你陪我一同前去!”

  尹九郎转头对师怀玉,道:“你都听到了,姓师的,你们先去,我们呷完了自然会去!”“神钓”师怀玉沉声道:“夸张,真能呷!”

  便在这时候,从大圆桌那面走过来两个面带奸笑的大汉,这二人的长相不难看,面皮白得像是有人在他们的脸上扑了一层粉。

  这两人正是“胶州八怪”中的“花狼”朱白与‘粉面虎“方来。

  这二人分左右站在珊瑚身边,两个人不开口,两个人邪恶的笑。

  珊瑚也抽翘嘴角笑了。

  她看着二人,笑道:“你二位如果在查某堆里,一定叫人以为你们也是查某!”

  “粉面虎”方来露齿一笑,道:“我们不像查某,我们喜欢查某,哈……”

  声音有些尖尖的,听起来像老查某!

  珊瑚笑笑,道:“你们知道吗?如果我是查某,就会把你们看成查某,因为你们看起来不男不女的,唉!你们宰羊啥米叫不男不女吗?”

  “花狼”面色很歹看道:“小,你骂人不带脏字!”

  他顿了一下,又道:“你说说,啥米叫不男不女?”

  珊瑚道:“不男不女,当然是不像男也不像女,说他橡查埔嘛,可又有查某味,说是像查某嘛,可又一副查埔样,如此的一评价,这种人就不是人!”

  朱白与方来闻言,先是双目欲喷火,旋即二人拍肩哈哈狂笑起来。

  珊瑚淡淡的道:“要是我,就笑不出来!”

  朱白道:“系按怎?”

  珊瑚道:“被人骂做不是人,还笑得出来?真是怪事,有够贱!”

  “哈……”

  两个人——朱白与方来二人捧腹大笑起来。

  那朱白几乎笑出眼泪,道:“过瘾,真过瘾,如果小娘子再出粉拳打我两下,我他娘的会乐死!”

  方来已翘起屁股,道“小娘子,你踢我几脚也可以,好爽呐……哈……”

  真是怪,“胶州八怪”各有破病了!

  朱白与方来的毛病就是如此,别人以为贱,他们都快笑歪嘴了。

  石大昌已沉声道:“别逗了,咱们南城外的柳树下等着宰活人去!”

  方来低头对珊瑚道:“小娘子,你可要来呀!嗯!”

  朱白也道:“你若不来,我会再回来找你!”

  珊瑚也火了,她真想立刻出手教训这两人,只不过她觉得等一等再给他门哭给个。

  那“神钓”师怀玉最后一个走出客栈,他在忿然离开的时候,还冷沉的对尹九郎道:“尹大少,爷们这就在南城外等你,你若怕死,就快溜吧!”

  尹九郎瞄眼弄笑道:“少说这款废话,你们在柳林下先设计设计,本少主一并接住了。”

  师怀玉鼻孔中发出一声,沉闷的“哼”声,拨转头便大步走出“永安客栈”。

  他当然去追“胶州八怪”了!

  珊瑚见师怀玉走出客栈,她立刻向尹九郎道:“尹九郎,你肯听我的话吗?”

  尹九郎:“我一直听你的话!”

  珊瑚道:“那么,你快去房中困觉!”

  尹九郎怔了一下,道:“这时候要我去困觉,你有没有搞错啊,我能困得着?”

  珊瑚道:“困不着你就数羊呐!”

  尹九郎道:“噢,你叫我去睡大觉,你想一人去赴约?充英雄啊你?”

  摇摇头,珊瑚道:“我不会一个人前去,我不想要你失面子,尹九郎,我仍然在这儿呷着!”

  “你还有味口?”

  “我的胃口好得很!”

  “我莫宰羊你在搞啥米飞机?”

  “听我的话去睡觉,而且一定要睡着!”

  她对一旁侍候的伙计又道:“带尹少主去客房!”

  那伙计早对珊瑚当成了公主一般恭敬,闻言立刻对尹九郎道:“少主爷,你请!”

  尹九郎无奈的站起身来,道:“珊瑚你可不能骗我,我会伤心的!”

  珊瑚笑道:“我怎么会叫你伤心?我还要带你同我一起去勿回岛呐!”

  只有最后一句话,令尹九郎欢喜,是的,他跟定珊瑚的目的,就是要同她一起去勿回岛!

  他点点头,对珊瑚道:“是的,我们还要同去勿回岛。你当然不会把我一个留下来,我们说定了!”

  珊瑚道:“我就是为了能平安带你去勿回岛上观光一番,所以我才叫你去困觉!”

  尹九郎愉快的道:“好,我去睡了,说实在的,我们走了这几天,卡实也是有些累了!”

  他跟着伙计的后面走了!

  他还回过头来,对珊瑚一笑!

  珊瑚见尹九郎很听话的去客房中睡觉,便又叫伙计端上一盘热菜,她很清闲的边呷边喝。

  她吃的不多,好像只是在品尝一下,即停箸不再吃了。

  有个专门站在她身边侍候的伙计,对于珊瑚的动作也搞不清楚,不知她葫芦里卖的啥米药!

  桌面上,又端上一道热炒莱,珊瑚仍然只尝了一口,便不再呷了。

  时间好像很慢,但却也觉得很快!

  有的人急于赶办好某一件代志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过的太慢了,尤其是等着有人送银子,就觉着时间过的好像乌龟在爬的慢。

  如果有人借了别人的银子,等着每月要摊还,这个人一定觉得时间真快,转眼之间又要还人家银子!

  这种矛盾的心理,每个人都会有。此刻,珊瑚也觉着时间过得太慢了。但她又觉得太快了,因为,这时候自客栈外进来一个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仍是“神钓”师怀玉。

  师怀玉大步奔至珊瑚桌前,沉声道:“真有够逊的,他竟然跷头了。”

  珊瑚道:“你说谁跷头了?”师怀玉道:“尹九郎那小子!”

  “他没有溜呀!”“他在那里?”“方便去了!”

  师怀玉骂道:“吃的多拉的多,屁股门爱罗嗦,娘的,你们吃的的真不少!”

  珊瑚道:“又不是花你的银子!无聊!”

  师怀玉道:“老子们柳林之中等了快一个时辰不见人,真离谱,你们却在此吃流水席呀?”

  珊瑚道:“怎么,不可以?”

  师怀玉道:“当然,那是你们的事,只不过能叫我们久等了,这算哈”

  珊瑚道:“我们不是说好了,等我们吃完了,第一件要办的事就是南城外柳林的约会,去,去,我们马上来!”

  师怀玉道:“好,老子再等些时候,娘的皮,这可能就是阎王叫你三更死,二更前来再撵回去!”

  他嘟哝着又大步出门而去!珊瑚吃吃笑起来。

  一旁的伙计看的傻呆眼,就是一点也想不通,系安怎公主要来这一手!——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