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刀剑黏巴达 >> 第二十章 我们要愿听少主指挥

第二十章 我们要愿听少主指挥

时间:2014/3/11 14:20:15  点击:3250 次
  “喂,各位施主,你们干什么?”

  这是刚开了门自小客房走出来的悟心说的话!

  那悟禅又准备动手了,他身上带着戒刀,有够准,二人正迎上冲往后殿的佟大雄!

  双方这一厢上面,佟大雄挥刀便杀,口中驾道:“操你亲娘,淫和尚,先吃老佟这一家伙!”

  “咻!”

  “当……”

  悟心手上的刀也迎上了,双方相磋发出冷焰流窜,火花进溅!

  佟大雄怪叫一声,道:“操,原来这是个和尚,莫非少林寺逃走的野和尚……”

  那时候和尚舞刀,人们都会以为这个和尚来自高山少杯寺!

  佟大雄挥刀怒杀两个少年和尚,双方对砍七八招,佟大雄已哇哇怪叫,道:

  “秃子,秃子。这两个和尚玩真的,我老佟分你一个了!”

  殿上正砸得起劲的魏勇闻声,立刻转往后殿。正遇上一个少年和尚往佟大雄的身后闪,想是要挟杀佟大雄丁!

  “担山秃子”魏勇厉笑如枭,道:“王八蛋,吃你魏爷一扁担!”

  “呼!”

  “叭!”

  “啊!”

  他是扁担出才出声,一扁担打得少年和尚左肩一塌,吱吱乱叫。

  “悟禅!挺着!”

  原来是悟禅受了伤。便在这时候,小客房中又冲出一个和尚来,他手中也提着一把戒刀!

  “住手!住手!”

  那悟心与悟禅已往这和尚身边闪退,佟大雄与魏勇二人直逼过去!

  那和尚正是悟净,他急忙摇手,道:“二位施主,千万暂忍一时之气,有啥米,明说,一定是有误会发生,常言道得好,鼓不打不响,话不说不明,二位有什么不明白之处,可以说出来……”

  使在这时候,那田壮已扭着火工中年和尚从暗角处走来,倒是令三个少年和尚张大了嘴巴!

  那火工和尚只是老龙帮庙里打杂的和尚,平日本用念经,只在灶上掌灶做斋菜饭而已。

  他指着悟净,对田庄,道:“施主你问他们,我只是个火工,我不是主持呀!”

  悟净已对田壮道:“阿弥陀佛,施主,他没有骗你,贫僧乃是老龙庙主持!”

  他走上前一大步,左手倒提着戒刀,右手看上去是空的,佟大雄就以为他的右手是空的!

  只不过当悟净忽然抖着他的右袖时候,便有一片薄雾也似的粉状物飞飘过来,那佟大雄首当冲,魏勇也吸了不少,田壮眼明手快,把手上抓的火工和尚椎在身前,他自己反弹到转有的大殿上!

  田壮大叫:“小心毒药!”

  便在他的叫喊声里,殿后面的客房前面,已传出两声“呼嗵”,想是佟大雄与魏二人的倒地摆平声。是的,三个少年和尚已踩着佟大雄与魏勇的身子往前面追过来了!

  三个人中,有一个还发出桀桀怪叫声:“只有一个了,他要衰尾了!”

  “快迫!”

  三个人转入正殿,却发现殿门前站着四个人——不,是五个人,田壮也站在那里……

  这时候,反倒是三个和尚瘪着脸!

  “你们……”

  “嘿……淫僧!田大爷在此等候了!”

  田壮指着悟净,对桂连良,道:“老大,这淫僧身上带有着毒药,小心被他撂倒了!”

  桂连良惊异的道:“快去看佟大雄与秃子二人怎样了,这淫僧由我来收拾!”

  那悟净已上前一步,道:“各位,只一进了老龙庙使一阵砸,贫僧等连解说的机会也没有,贫僧出此下策,只能自堡,井未有伤人之心,你们究竟是为了……啥米……”

  突然间,一声断喝发自桂连良后!

  尹九郎出面了,灯火之下,他指着自己,叱道:“淫僧,可还识得被你们抛入黄河的人吗?”

  他此言一出,三个少年和尚这才认出是尹九郎来了!

  他三人做梦也想不到尹九郎竟然还活着!

  太出乎他们意料之外了,三个人一元捶捶!

  mpanel(1);

  那悟净抖手就是两嘴巴打在悟心与悟掸二人的脸,叱吼道:“就这么一点小事,你们也办砸锅,却惹来这场祸事,肉呆!”

  这话出口,无异是巳承认他们的行为了!

  尹九耶出面,他们想白贼都不行!

  悟净忽的奸邪笑了……

  “你还笑得出来?”

  悟净收住了笑,道:“如果想救那姑娘,你们最好先退出老龙庙!”

  尹九郎怔怔的道:“你们把珊瑚怎样了!”

  桂连良蠕嘿冷笑,道:“少主,别听这淫僧的话,他想藉机会逃走,咱们不要上当!”

  忽闻得悟心,道:“这小于怎么还能活!”

  那悟禅也接口,道:“便是石头也会被摔成粉呀!”

  就在这时候,灰暗中站的成万里突然一声冷笑,紧接着弓声响起,立刻就闻得“哎呀”一声,悟净的有眉窝上着了一箭!

  双方相距很近,一声大吼:“杀!”

  他带着箭直往尹九郎身上擅去一他姜拿九郎垫背了,因为他以为尹九郎虽然还活着,必须身受重伤,此刻尹九郎一身骨头疼得难受,但他本人也带着箭伤,而尹九郎乃有名的,“快活刀”,刀法自成一振,就算悟净不受伤,若想伤得尹九郎也很拼哪。

  桂连良想不到悟净会在此时冲过来,而且是冲向尹九郎,他大急之下横身横戟,大砍刀也自李怀德的手中横劈过来,长枪与砍刀还是来挡住悟净的不要命一冲!

  “杀!”悟净发出这一吼声。

  “当!”

  “呛!”

  “噗嗤!”

  这几声几乎是连贯在一起的,也几乎令人分不清是怎么发出来的,但见悟净直不愣的紧贴在尹九郎的身子上,他不动,目瞅也不转!

  双目看着前面,好像一个吃惊的囝仔一样。

  尹九郎也不动,但尹九郎的面皮是冷傲的,他的嘴皮在抽搐着,也是咬牙的样子。

  桂连良与李怀德同样吃一惊,成方里也张大了嘴。

  鲜血在尹九郎与悟净二人之间的身子往下滴——谁也莫宰羊那是谁流出来的!

  但当人们的服睛望向二人腰身地方的时候,才发现悟净的那把戒刀却握在尹九郎的手上,戒刀有一尺长,已捅放悟净的肚皮里。

  尹九郎不拔出刀,他还往悟挣的肚里搅动的!

  “呼嗵!”

  悟净倒在地上了!

  “师兄!”

  悟净只吐出二个字:“跷头。”

  两个少年和尚拔身就往后殿逃,尹九郎露了一手“快活刀法”中一式“粘巴达”,他闪过敌人捅来的一刀,很快的抓住敌人左腕,夺刀反扑,一气成呵,真的是干净俐落,名实相符的“快活刀”!

  桂连良知道尹九郎没有带刀,他以为他们七人对付几个和尚应属烧孰代志,岂料事出突然,差一点害了少主尹九郎!

  尹九郎当然投有刀,他的刀早被悟心搜走了。

  珊瑚的刀也被搜去了,悟心当然不会把尹九郎的刀,连同尹九郎一并投入黄河,他们原是很小心的做这件事!

  这款害人代志,做的时候一定会细心的进行,总以为天衣无鞋,其实天衣是不缝的!

  有人说,天衣天衣,天衣就是天理,天衣无缝,天理何存?也因此,便有人说江湖无秘密,这就是说骗已骗人却骗不了天的道理!

  悟净翘了,悟心与悟禅二人匆忙的往后殿遗,他二人踩过佟大雄与魏勇二人,又奔入那间小客房中。

  小客房中立刻响起“咔”的一声,那悟心已当先挤往暗道口,这时候桂连良急了,他抖手自小客房外掷出他的“长枪”。

  “噌”的声起处,使闻得“啊”的一声!

  只见悟掸已被长枪穿过后心,慢慢的把整个身子往地上滑去,那模样还真吓人。

  悟禅的口在滥血,他只叫得一声:“二……师兄……”便头一歪不动了!

  暗门仍然在缓缓的阖上,“双拐”司马洪立刻奔上前去,把个身子顶着暗门,他也用他的拐撑在暗门中央。

  于是,尹九郎当先奔入暗道,桂连良自悟禅身上拔出长枪,便自后面冲进去!

  桂连良冲进暗上的时候。他还回头叫喊:“快快救治秃子与佟老二!”

  那田壮抓住火工和尚不放手,他吼叫如雷,道:“他们中的系啥米毒?快说!

  再不说老子一掌毙了你!”

  那中年和尚立刻跪地,道:“各位好汉爷,我不说你们怎么会宰羊,这老龙帮原是我师父主持的,这几年香火不太好,人也少来了,不料有一年,这三个恶人来到此,他们根本不是出家人,他们害死我师父,之后,他们三人变成老龙庙的主持。”

  他们做的事真缺德,有时候他们还会出门去打劫,若是有姑娘来上香,这个姑娘就遭殃,老通城有几件采花案子,全是他们合手干的,各位爷,你们若是不相信,我师父就埋在庸后林子里!

  他往庙后指,真是话卡多猫仔毛。

  田壮叱道:“我问你,我们兄弟倒在地,怎么救治呀?”

  中年和尚道:“他们中子迷魂散,用冰水一泼,就会醒过来了!”

  田壮用力一摔,把这中年和尚摔得滚出三丈外,他厉吼:“还不快去弄凉水!”

  中年和尚忙进入灶房中,刹时端出一盆凉水走出来,那田壮可急了,他抢过凉水对准摆平的佟大雄与魏勇二人浇下去!

  “哗哩哗啦”响起,佟大雄一挺身子坐起来。

  他瞪着大眼,直叫喊:“下雨啦?”

  魏勇也自地上爬起来,道:“没死!”

  两个人摇摇头,立刻找到自己的家伙!

  田壮指着客房的门,道:“还有一个逃进暗室了!”

  他又逼问那中年和尚,道:“里面还有逃走的出路?”

  中年和尚道:“那儿原是老龙庙修炼的所在,只因为来了这三个自称坐巫门神坛的的家伙之后,那地下室已成了他们三人玩乐之地!”

  田壮叱遭:“老子是问你下面可有逃走的路?”

  “有!”

  “在那儿?”

  中年和尚指向庙后,道:“就在林子外面一块巨石边,不注意是不会发觉的!”

  田壮闻言,立刻对佟大雄道:“快,别叫他—绕跑!”

  佟大雄吼道:“奶奶的,非把他砍成了十七,八块不可。”

  他扛着刀便往庙后跑,魏勇紧跟上。

  田壮忽然一掌拍在中年和尚的脑袋上,他根本不打算叫这和尚活下去!

  他还准备放火烧庙,田壮乃“大开碑手”掌上功夫可以碎碑,那中年和尚翻着自眼嗝屁!

  田壮打死了中年和尚。立刻也往庙后追去。

  “神箭”成万里与“双拐”司马洪二人紧紧的守住暗道出口,那成万里嘿嘿笑,道:“且等老大他们走出来,咱们一把火烧了这个庙!”

  司马洪道:“正是我心里想的呀!哈……”

  他收起了双拐,打开了这遭暗门,低头往地道中看,只因为地遭中灯光不够亮,他只看到拐角处!

  尹九郎追赶悟心,他可急坏了,因为万一悟心以珊瑚为人质威胁,就很不好玩了。

  他不想给那悟心有此机会,他猛追……

  他身子还受伤着,但他早已忘了痛苦!

  他只想到珊瑚,珊瑚不能有事,他还等着同她一起去勿回岛呢!

  桂连良就在尹九郎的身后,他叫道:“快追!”

  尹九郎当然急,他奔走的十分快,就在一个急转弯处,他突然怔住了!

  他发现有一间十分诱人的雅室,室门大开,但室中没有看到逃进来的少年和尚,而在一张大床上……

  尹九郎几乎要叫出来了,因为床上躺着一个衣衫大半已裸的查某——那当然是珊瑚!

  珊瑚仍然被捆绑在大床上,正直直的望向室外。

  尹九郎的反应卡实有够快,他立刻转身挡住在门口,厉吼如虎的对追来的桂连良道:“去!追上那可恶的淫僧!杀了他!”

  桂连良也发觉地道的另一端好像有风吹进来,想是那可恶的和尚自另一出口逃了,便立刻挺着手中长枪直追过去,他边追边吼:“站住!站住!”

  桂连良直追到甬道口,他才发觉这儿乃是庙后林边,抬头一看,只见庙影在月光之下倒射下来!

  便在桂连良正在四下观望中,斜刺里发出“呼”的一声响,有个人已吼道:

  “我看你往那儿逃!”

  声音是“担山秃子”魏勇发出来的,他的扁担也随声打向桂连良。

  桂连良忙往地上矮半截,他闪过魏勇的扁担便吼叱道:“是我,秃子你有够烂!”

  魏勇吃一惊,道:“老大,怎么是你?”

  桂连良也发觉得佟大雄也追来了,他立刻对这二人,道:“快,我们分头去找那个逃走的淫僧!”

  三个人扇形般的往坡下追去,只不过三人追到山坡下,仍然未追上逃走的悟心和尚。

  桂连良道:“倒便宜了这俗仔!”

  佟大雄道:“可惜宰羊的太晚了,如果早知这儿有个出口,他就没命可绕跑了。”

  三人边说边走,往老龙庙回来,时间已是快四更天了!

  地室中,尹九郎一手捂着自己的双目,他不敢仔细的往大床上看。

  “尹九郎,把眼睛闭起来!不许偷看!”

  “我非礼勿视,珊瑚!”

  他顿了一下,又道:“你还好吧?”

  他的意思是问珊瑚,是否被淫惜玷污了?

  珊瑚道:“再晚来我就完了!”

  尹九郎心中一宽,道:“他们诙杀!”

  珊瑚道:“尹九郎,你竟然还活着,太好了!”

  她的意思是可以带尹九郎回勿回岛了!

  她叹了一口气,“尹九郎,你闭上眼睛,快把我的身上绳子解下来呀?”

  尹九郎这才一步一步小心的走近床边……

  他不但闭上眼,而且还扭头朝另一个方向,只不过他还是伸手在珊瑚身上摸着,他总得碰几下珊瑚的身子,因为他要替珊瑚解开绳于。

  尹九郎卡实有够紧张的。

  慢慢的,尹九郎把珊瑚的身上绳子解开了,珊瑚突然双手紧紧抱着尹九郎。

  也因为上半身裸露,一对玉乳在尹九郎前胸磨擦着,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也令尹九郎感觉心痒痒的。

  珊瑚不停的摸着尹九郎,她不但抚摸尹九郎的面颊,也摸着尹九郎的胸前,甚至摸到尹九郎的肚子下面。

  她也露出一副很愉快的样子,似乎令她有一种特殊的意味与乐趣。

  尹九郎不是柳卞惠,即使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再生,遭遇到这种“空袭”,也不可能“不乱”了。

  所谓“技之以桃,报之以李”,于是,笋九郎也不老实子。

  尹九郎不由得以手去摸者珊瑚的秀发。

  珊瑚仰着脸,把樱桃似的栅唇翘得高高的,吸劫的瑶鼻几乎碰上了尹九郎的下巴,眼眸更是微闭着。

  这还不明白吗?

  尹九郎当然明白,他把摸珊瑚秀发的手掌稍稍推了一下,便把自己那厚实的大嘴唇印了上去。

  轻柔的吻着,低低的哼着,两条丁香鱼也并始连结在一起,便身子也轻轻的扭着。珊瑚的手一反,自尹九郎的胁下穿过去,紧抱着尹九郎。

  尹九郎的手已进入玉女峰,而且,双手托起她的圣母峰,不但摸,且小心翼翼的抚摸,并低头去吻了一下。

  继之,他把珊瑚的奶头含在嘴里,就像婴儿似的吸,术时还轻轻咬着鸡头内。

  珊瑚闭上双目享受,因为尹九郎吸得真好,而且另一手还握着珊瑚的另一个奶头穗子,搓得她娇嗤嘘嘘,珊瑚的双手,紧紧抱着尹九郎的头,就好傈这—松手,尹九郎就会在她身边消失。

  在迷药催动下的珊瑚,完全失去了理智,她冲动,唯有如此才能发骰、她更期盼九郎能进一步。

  但是,珊瑚又怎会想到,尹九郎的另一面呢?

  尹九郎是要藉珊瑚之力进入勿回岛,因为,根据信鸽受伤珊瑚追踪的情形研判,他父亲很可能就在勿回岛,他要排除一切,进入勿回岛与父亲见上一面。

  所以,当尹九郎吻着珊瑚酥胸的时候,他正处于天下交战,他这样做,那是欺骗一个女孩的感情,是否值得原谅。

  因此,他心中带羞愧的惶恐!

  当然,珊瑚永远也不知道尹九郎的心事,何况又是在迷药的催情下。

  尹九郎不是鲁男子,他一样充满欲念,他之所以能克制,是被理智填满了,但他也是正常的查埔仔。

  就在这种天人交战下,尹九郎用理智克服了欲念,急急推开了珊瑚,吼道:

  “赶紧去用冷水冲一下。”

  珊瑚猛的一怔,急忙把衣衫穿好,又匆匆找来清水在往脸泼,她边泼边娇喘着,那艳红似桃的面孔,也渐渐的白晰了。

  她很感激尹九郎,在她出现女人原始淫荡时,保持了她的纯洁与真美的一面。

  珊瑚心澄如明镜般的清醒了,开始找她的兵刃,尹九郎也找到了自己的尖刀。

  两人互视的一笑,这一笑尽在不言中,也为二人的情感而迈前了一大步。

  两个人同时看到那座欢喜佛,尹九郎叱道:“可恶,没见笑!”

  他出刀,立刻将那尊佛家劈得片片碎!

  珊瑚道:“快。去杀了他们!我饶不了他们三人,你把这东西劈碎有什么用!”

  尹九郎道:“已死两个,另一个也逃不掉,我们来了帮手,想是已干掉最后一个了!”

  珊瑚咬牙,道:“死的太快,反倒便宜他们了,我正要以我们岛上的例律,先挖出他们的双目,再掏出他们的心肝——早死,算他们运气好了!”

  两个人缓缓的走出地道,直到小客房,才发觉司马洪几人正在地道口紧紧的把守着!

  尹九郎道:“去追杀那个逃走的人,回来没有?”

  司马洪道:“想是快回来了!”

  不旋踵间,“长恨枪”桂连良骂不绝口的走回来子,跟在他身后面的正是佟大雄与魏勇二人!

  于是,“伏牛七煞”的人全到齐了。

  灯光下,珊瑚依然明显照人,却也引得“担山秃子”魏勇大叫一惊。

  佟大雄也吃惊的叫起来:“哇呀!怎么会是你?”

  他戟指珊瑚,目瞪口呆的又叫道:“你……你怎么同少主成了好册友,我们曾经一心想杀你!”

  珊瑚也淡淡的道:“原来是你们呀!这世界也未免太小了!”

  佟大雄这才一笑。道:“各位,这就是扛湖,江湖上投有永远的敌人,扛湖上也投有永远的朋友,各位前不久我们才动过手,幸好投把我们杀死杀伤在山谷中,今日……唔,这才几天,我们又变成朋友了!”

  尹九郎道:“你同他们车拼过?”

  珊瑚道:“他们七个杀我一人!”

  桂连良的很瘪!

  是的,这还是二十多天以前的事,当时琚瑚就是骑着马屁股上烙印着青衣社标记,而被“状牛七煞”认出来,以为珊瑚是傲龙岗青衣社的查某,这才双方一言不合的在山谷中干起来,只不过当七人田着珊瑚发疯般的狂转时候,卫成文来了!

  卫成文乃是珊瑚的大哥,他带着珊瑚住深山中绕跑!

  这件事“伏牛七煞”是不会忘记的!

  搏杀了一夜,东方巳见鱼肚白,佟大雄凡人就要放火烧了这座藏污纳垢的老龙庙,只不过尹九郎说的对,人混帐,神色也莫法度,老龙庙不是那三个淫僧的庙,也许不久就会再来几位有道高僧卓锡在此,也说不定。

  “伏牛七煞”虽然同意不烧庙,却也不放过在庙中大肆搜刮一番——他们的船上还未办妥一应吃的用的,如今抓到机会在就要同老龙帮大干一场的前夕,先弄些抬回大船上,应该是可以谅解的。

  尹九郎就役再拦“伏牛七煞”,任他们七人一阵搜索,还真的人人扛了一袋子,往黄河岸边的清水崖奔去!

  尹九郎与珊瑚二人原本是要回老通城的如归客栈,好生的大睡一日,但因为尹九郎怕那个逃走的和尚向老龙帮通风报信,便以为先上桂连良的大船上,歌几个时辰,再与珊瑚设法回勿回岛,这样卡妥当。

  不料,那逃走的和尚还真的去了老龙帮通风报信了。

  只不过那和尚对老龙用说的线索,并非是在老通城内,而是在清水断崖下的黄河岸。

  尹九郎与琚瑚二人在“伏牛七煞”的护从之下,顺着山道来到了清水断崖,还好,那根绳子仍然拴在一根老树身上,直垂到悬崖下方。

  天色已经大亮。河面上一片安静不见一艘船,如果有船,那便是清水崖下面石岸边夹住的那艘船!

  当然,那是青衣社的几条船中的一艘,如今却因为桂连良几人不会行驶,而搁在了石岸边,真是逊呆子。

  此刻,“伏牛七煞”与尹九郎,卫珊瑚全都上了船。

  尹九郎吩咐:“快弄些吃的!”

  动手的乃是田壮,他煮了一大锅面糊团,却把鸡蛋也搅在面糊团里,盐巴放了半斤多,另外便是卤肉一大盘。

  面糊团咸的难下咽,却也赖吃喝光了,每个人又吃了半斤多卤肉,这些全是从老龙庙扛回来的。

  双桅船不能动,便是尹九郎也莫法度!

  珊瑚有法度,因为她生活在海岛上,这种代志她常遇上,见得了,早就宰羊法度。

  她对桂连良几人,笑道:“弄上六根长竹篙在两边撑,重的东西堆放在船尾来,让船头那面轻些,只要用力撑,这船——定又回到河心!”

  桂连良发觉船上只有两棍竹篙可撑船,他抬头看,清水断崖附近的坡上一片竹林,便立刻叫佟大雄与黑炮二人再往山崖上爬去一只因为二人都是用刀的!

  佟大雄与李怀德二人又攀上断崖,商个人找到竹林手,立刻砍倒四支巨竹抛到清水断崖卞。在李怀德抓牢绳子往下滑的时候,远处一条三桅大船,正朝这里驰来……

  李怀德大叫:“有船来了!”

  他手指通往黄河方向,引得下面的人全抬头看。

  尹九郎也看到了,他不由得吃惊的道:“糟,那是老龙帮的大船。”

  他说得不错,那正是被龙帮的船,而且是为了他们快速的追米!

  桂连良道:“少主,咱们不用急于把船驰往河中心了,咱们都是外行人,老龙帮的人精于水面!”

  尹九郎点点头,道:“你说的对,咱们不能以已之短去对付敌人之长,那是找死!”

  佟大雄已奔到船边。他闻言厉吼,道:“对,咱们就在这儿等那些龟儿子们来赴死吧!”

  珊瑚突然一笑,道:“你们别反我忘了,有我在,老龙帮只能靠边站。”

  尹九郎道:“你一个人怎能对付他们?”

  珊瑚道:“我来当指挥,咱们就在这河面上同老龙帮的人大车拼!”

  尹九郎道:“行吗?”

  珊瑚道:“一试便知!”

  尹九郎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不能试,必须有把握才行!”

  珊瑚道:“你们只要听我的指挥,这一仗就有把握打败他们!”

  尹九郎道:“好,咱们都听你的了尸桂连良道:”少主,岸上千较有把握呀!

  “

  尹九郎道:“听她的!”

  桂连良不再多言,他吼叫:“兄弟们,一切都听这位水姑娘的了!”

  “伏牛七煞”个个都直了眼!

  他们再也想不到大粉会由这查某仔指挥。

  就在大伙呆脸中,珊瑚指着田壮,道:“你过来!”

  田壮走到船尾道:“叫我干啥?”

  珊瑚指着船尾中央的船把手,道:“你操舵!”

  田壮粗声道:“啥米舵?”

  “就是操纵船方向的舵!”

  “我不会呀!”

  “没有人自娘胎出来就会的,一切要学!”

  “你教我?”

  “不惜,我叫你怎么转,你便怎么转动,一共分成左三段,右三段,不能错…

  …”

  田壮道:“好,我便照你的话掌舵了!”

  珊瑚看看远方驰来的三桅大船,立刻叫大伙把船头上的重东西往船尾搬,只不过船头仍然夹在岩缝里不能动弹。

  尹九郎可急了,他看着老龙帮的大船,揪着苦脸。

  珊瑚却不懂不忙的吩咐桂连良,道:“四个人分两边,用力撑船住河中心,另两个人去船,用力抵住推,应该可以把船推进河中心了。”

  桂连良立刻把六个人分派好,他本人与成万里去推船头。

  魏勇,司马洪在船左边,用竹篙顿住河岸往河中撑,那李怀德与佟大雄二人在船的右方撑竹篙。“伏牛七煞”都用上劲了!

  一声吼叫,好像采自远方:“快!”

  珊瑚也叫道:“用力,用力!你们没吃饭,你们是懒虫不是,你们是一堆狗屎呀!猪……”

  她骂得“伏牛七煞。一个个例子都毛火了。

  “伏牛七煞”这—气,不由得齐声猛一喊:“起!”

  他们几乎把船头扛起一尺高,“呼嗵”一声便推入水中了,船还似箭一般往河移去!

  岸边的佟大雄与成万里,立刻拔身跃上船,那桂连良气忿不已的走向珊瑚,叱道:“喂,我们也算你的救命恩人吧!你刚才骂我们是猪,狗屎,你这是藉机骂我们,你这也叫指挥太烂了吧!”

  瑭瑚瞄眼笑道:“我如果不那样骂吼,你们就没有火气,便也用不出力气了,你懂啥米?这叫激将法,我不会真心骂你们的!”

  桂连良怔了半响,突然大笑,道:“激将法,哈哈哈!他娘的真高招,服气!

  服气!”

  珊瑚却冷冷的道:“如果是我就不会笑了!”

  一边的田壮,道:“系按怎?”

  珊瑚道:“敌人敢找上来,船上一定有厉害人物,生死眼前,怎能笑得出来?”

  田壮道:“不就是车拼搏命吗?谁怕谁?”

  是的,动上刀子就看个人的造化了,怕,就别在江湖上闯了,回家喝稀饭吧!

  珊瑚对尹九郎笑笑,道:“尹九郎,你还是回船舱躺着吧!你不是一身不舒服吗?”

  尹九郎指着风一般驰来的大船,吼道:“开啥米玩笑,老龙的人马就要到了,我还能躺得舒服?我如果躺下去,恐怕就起不来啦!”

  眨眨眼睛,珊瑚道:“说得也是,换是我也躺不安,不如你指挥作战,我来管行船,你看好不好?”

  尹九郎也笑了,他笑着对“伏牛七煞”道:“她说出我心里的话了,哈……”

  桂连良道:“我们要愿听少主指挥,这个查某骂人卡实也太毒了。”

  他者兄尚未忘掉珊瑚骂他们几个是狗屎!

  尹九郎对珊瑚笑道:“就这么说定了,我来指挥杀敌,你就专门行船了!”

  珊瑚站在田壮身边,她看着前方用手指,道:“船偏西一半,稳住!”

  田壮照办,而且双桅船往西稍偏。

  珊瑚立刻对田壮,道:“船交由我来操作,你一人专管去拉帆!”

  田壮跑到前桅下面,道:“拉了?”

  珊瑚道:“拉上一半广田壮立刻照办,把帆往上升了一半!

  于是,帆立刻吃风往东稍偏,这就看出珊瑚真不是盖的。

  有道是“船追船难上难,船碰船一眨眼”!

  如今在这条通往老黄河的河面上,两艘满帆的船,正迹面相驰着,双方的速度都快,真的是一眨眼之间便已看见对方船上的人马了!

  从双桅船上看向老龙帮的三桅大船,那船头却雕着一条丈长的大龙头,张口龇牙,宛似要吞噬人的凶猛可怕又霸道。

  老龙帮就霸道在水面三十年了!

  站在者龙头上的,是个光头和尚,那人,不错,正是从老龙庙里逃跑的少年和尚悟心!

  只见他站在船头上,指着此船在叽哇乱叫,看了刺目。

  珊瑚一眼便看到了,当然,尹九郎也看到了悟心。

  他忿怒的一声沉叱:“成万里何在?”

  成万里乃是“伏牛七煞”老五,江湖上的“神箭”就是这位老兄。

  成万里闻言,立刻应道:“成万里在此。少主你吩咐!”

  他的回应还真像那一回事,听得另外几人都想发笑,“担山秃子”就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不偷笑不已。

  尹九郎指着快要到的敌船,沉声道:“久闻你箭无虚发,那么今天你在少主面前露上一手,如果真的将那和尚射中,立刻赏银一百两!”

  成方里抬头着,他吃吃笑道:“少主,那个少年的光俗仔稳死的了!”

  突然,珊瑚接上一句,道:“如能一箭穿心。我再加你一百两银子!”

  成万里双目厉睁,立刻捻弓搭箭指向来船!

  此刻,已闻得那悟心的话声传来,道:海爷,就是他们,不错啦!正是他们…

  …“

  三棺大船上一个猛汉,敢情正是老龙帮船团之一的大掌舵海英!

  那海英曾在邱玉受重伤之后,他率众找上珊瑚,却被珊瑚一番戏弄大败而回。

  如今他的大船驰来了,当然他的大船上也有吏厉害的人物一齐来了!

  眼看着就要碰上了!

  空中忽然一声“咻”!

  立刻随着这声“咻”,对面三桅大船上有了反应,反应的是一声惨叫!

  “啊!”

  哎声划破沉寂的河面,便见站在三桅船头上的惜心,双手抓着胸前的利箭,直往河中落去,显然是一箭穿胸,因为他的身躯落入河中之后,河面上一条血带飘向下游,再也来看到悟心的人了!

  珊瑚真是愉快,她笑笑,道:“成方里,你已赚了二百两银子了!”

  成万里却向尹九郎道:“少主,屑下幸不辱命!”

  尹九郎也很爽,道:“除了三百两银子,也记你大功一件!”

  便在这时候,珊瑚忽然把船拨转,就在敌船将碰上的时候,地已把快船往左边转了个弯,然后又把船用力九十度大转弯,那船头便对准敌船船腰用力撞过去!

  “嘭!”

  两只船撞在一起了,只不过吃专的是三桅大船,船身中央被撞了个裂口半丈深!

  于是,尹九郎厉吼一声,道:“杀!”

  珊瑚也大声叫田壮:“快落帆!”

  田壮立刻用尖刀削断帆绳一他已没机会去解绳索,削断比较快。

  “哗啦”声起处,大帆便落了下来,再看对方大船,果也急急的落下帆!——

  
 

 
分享到: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3
让女人感到羞臊的八句历史名言
慈禧罕见老照片2
揭秘康熙跟苏茉儿到底是不是情人关系
木兰辞3
金缕衣 杜秋娘4
八仙都爱打麻将,何况凡夫俗子们
皇帝崇祯临死前的疯狂举动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