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刀剑黏巴达 >> 第十七章 因为刀身上含有剧毒

第十七章 因为刀身上含有剧毒

时间:2014/3/11 14:07:41  点击:2763 次
  尹九郎看着珊瑚正嘟起巧嘴,很不愉快,他便笑问道:珊瑚姑娘,我有几个疑问,想向你请教!珊瑚睨眼斜笑着,道:你学得文皱皱的了,尹九郎,我知道你想问啥米?你宰羊?我当然宰羊,你想宰羊那黄柬中系啥米?他也想宰羊我为什么会骂那人老王八蛋,是吗?尹九郎笑笑,道:你愿意告诉我吗!

  珊瑚道:那请柬之中,乃是向敌人约斗的事,只不过如果不明白的人,一旦撕开来,便会有一种无色无味的剧毒,随着这人的呼吸而令这人立刻自鼻孔钻入心肺,这人便永远也不能赴约了!她发现尹九郎面现惊讶,便淡淡的又道:如果这人接柬之后,在门外或野外,那毒气就会被风吹散,所以这人又在柬上涂了同样的剧毒,好像好像叫她在拍着的自己的头,沉思着,道:老甲鱼说……的什么呀,我怎么会…忘了……原来又是老甲鱼告诉她的!

  老甲鱼传授她罗汉十八跌功夫,当然也告诉她不少江湖上的魑魅伎俩!

  珊瑚突然笑道:我记起来了,那种剧毒叫做五阴断脉夺魂毒!她着著尹九郎,发觉尹九郎听得很仔细,便又一笑,道:如果伸手去取黄纸袋中的书柬,这人便也准嗝屁了,他会立刻发觉取柬的手变得乌黑往上臂游走,越过曲池再过肩井,转气海之后,便舌断肺裂而亡,这个人便永远也不会去赴啥米约了!尹九郎听得心头火起,他冷沉的一掌拍在桌子上,道:可恶,啥米款的家伙,敢用这种卑下手段坑人,我尹九郎饶不了他!珊瑚淡淡的道:是个毒婆子!尹九郎吃惊的道:是个老太婆!

  不错,而且年纪很大的老太婆!尹九郎道:原来你已经知道施毒的人系啥郎!珊瑚道:只是听说,却并未见过!尹九郎道:珊瑚姑娘,我以为你也不必去赴这种阴险人的约了!我不怕她!小心上当,当防着她一计不成,再生二计的毒心呐!淡然一笑,珊瑚道:要我着道,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代志,嘿……她冷笑,但尹九郎却觉得她冷笑也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珊瑚站起来,笑对尹九郎道:尹九郎,你是不是也喜欢看姑娘洗澡呀?尹九郎大吃一惊,道:小生怕怕!珊瑚道:如此说来,你还真的好人呐!尹九郎道:非礼勿视,尹九郎不是俗仔!珊瑚道:老龙帮邱百万的儿子邱玉,他就喜欢看姑娘洗澡,然后邱玉又用迷魂香把姑娘抱向黄河岸,你以为邱玉想干啥米?尹九郎叱道:真可恶,不是东西!珊瑚道:我在问你,邱玉想干啥米?

  尹九郎道:总不是好代志。他顿了一下,又道:那位姑娘一定就是你不错,是我,我又是个不喜欢上当的人,他当然歹呷困了。你杀了邱玉?他罪不该死,我只想惩治他一番,可是他跳到黄河里去了!老龙帮的人物都俱有一身绝佳的水性,只不过,邱玉一身罪孽,便是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珊瑚笑的捉谑,道:老龙帮人的水性又怎样,别忘了我家住在海岛上,大海比这黄河又自不知大了多少倍,尹九郎呀,你见过有多大的浪?尹九郎道:黄河大浪三丈高,已不多见了。

  瞄了一眼,珊瑚道:我见过的大浪涌起似座山一般高,能把船送上天,忽后沉入山谷般浪下面。尹九郎的舌头也伸出来了。

  珊瑚却又道:你想想,那么大的海浪我都不怕,这小小的黄河那够看?尹九郎道:你追入河水里?我要教训邱玉呀!你在水中按怎了!我只把他惹祸的东西去了!

  你…你这比杀了邱玉还令他痛苦?如果他不痛苦,我就不用下水了!

  尹九郎忽然哈哈笑了!

  珊瑚道:你在嘲笑我?尹九郎道:我笑那邱玉,应该去当和尚了,哈!

  他笑着,又道:杀得好,太好了!珊瑚道:尹九郎,我要洗澡了!尹九郎笑道:你很爱洗澡了!珊瑚道:我在岛上常洗澡,习惯了!尹九郎道:我去叫他们送水来,珊瑚姑娘,你只管安心的洗,再也不会有人敢来偷窥你了。

  珊瑚道:不怕死的欢迎来参观。她的似乎连尹九郎也包括在内了!

  只不过尹九郎并不打算偷窥,他的目的只在能跟随珊瑚去勿回岛。

  又是那中年女人来了,上一次她就是专门为珊瑚捧着洗澡水的。

  上一次她也很火,因为珊瑚在半夜四更正好困的时侯又要洗澡,她以为珊瑚在起笑。

  那中年女人把一应洗澡的全都摆弄好,她苦笑,道:姑娘,你不会再到半夜又要洗澡吧?珊瑚道:说不一定。她心中明白,这中年妇人一定心里很不爽。

  才会冒出这么一句。

  笑了一笑,珊瑚又道:你在这儿一个月能够花多少两银子呀?她上一回去得匆匆,未曾给这女人留下小费。

  那中年妇人道:一个月二两八钱银子,姑娘,我已经觉得不错了。珊瑚道:才二两八钱银子呀!你等着!她站在门口,大声叫那刚转入隔壁房中的尹九郎:尹九郎,你过来一下!隔壁房的门响了,尹九郎伸出头来问:你不是洗澡吗?叫我干啥米?珊瑚道:我还未曾脱衣衫,你先过来呀!尹九郎走到珊瑚房门口,道:啥米代志?珊瑚指着房中正在将热水中洒桂花露的中年妇人,道:你给她十两银子。尹九郎眨了眨眼,道:系按怎?珊瑚道:是我要给她的,我身上没有,你拿十两银子先送给她!尹九郎只得摸出两锭银子,对那惊讶的中年女人,道:拿去吧!给你了。

  中年妇人眨着眼睛,道:我…我不敢收你少主的银子!尹九郎道:不是我给你的,是这位珊瑚姑娘的意思,你收起来,快去谢谢姑娘!中年妇人不敢收银子,却对珊瑚行了个弯腰低头礼,道:谢谢姑娘!珊瑚嘻嘻一笑,对尹九郎道:心疼吗?这系啥米话!

  那就好,你记住,我会还你的!为你花银子,我的荣幸!珊瑚又笑了是的,这年头有许多男人为女人花银子是十分大方的,为自己花银子却又小气进顶,小心,这种男人可正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呐。尹九郎将银子塞入那中年妇人手上,道:收着。中年妇人吃惊的道:少主,我……她当然不敢收下尹九郎给的银子,关掌柜也不敢向尹丸郎伸手要银子,她更不敢!

  她后退着,又道:我…怎敢花少主银子…尹九郎淡淡的道:你如果要了我给你的银子,就是帮了我的忙了,卡紧啦!说完,尹九郎侧面对珊瑚笑。

  珊瑚不说话,她只眨眼!

  她根本莫宰羊,有些地方赚银子也有一定的苗头,这就是江湖眼尹九郎乃青衣社少主,如归客栈巴结还来不及,岂有伸手向尹九郎要银子的。

  那中年妇人半吃惊的道:莫非少主开玩笑?尹九郎道:收下银子你就好生的侍候我这位贵客,不得有所疏忽!中年妇人收下银子,她还四下里看一下,当然怕关掌柜或伙计偷偷的发现。

  她连声的道:应该的,少主。砰!的一声,珊瑚笑着关上门,她还故意大声的道:尹九郎,我要洗澡了!尹九郎心中窃笑,那有姑娘家洗澡大声吼叫,何况这儿又是客栈,有够八珍。

  尹九郎不发声的一笑,道:珊瑚姑娘,门窗关牢,小心着凉!卫珊瑚令尹九郎也吃惊,他以为珊瑚三八阿花!

  其实珊瑚并非三八,只因为她心中并未将尹九郎列入名门正派的门下人!

  mpanel(1);

  她以为,一个正大光明的门派,就不应该让人潜伏在勿回岛上,很明显,尹九郎一定同老龙帮的邱玉是同款,有机会还不偷窥女人洗澡?

  只不过,她却也想错了,因为尹九郎还真是君子也!

  尹九郎回到隔壁客房中,他掩上了门,却不时的露个门缝看着隔壁,他担心刚才珊瑚的话声会引起别的客人注意,他虽然不偷看,却也得防着别人偷窥!

  珊瑚洗了个痛快的澡,高兴又舒服,在房中唱着歌,尹九郎很想走过去同她聊几句,但他觉得应该叫珊瑚多休息,他只是静静的在房中休息着。

  突然,一阵急骤的脚步声传来,便闻得一个伙计边走边道:来子了,来了,姑娘快开门呀!这是叫珊瑚开门的,尹九郎当先开门,道:伙计,啥米代志?

  他不想叫伙计打扰珊瑚!

  那伙计指着客栈大门方向,道:那个囝仔又来了,少主爷!尹九郎道:别吵姑娘,让我去。便在这时候,珊瑚笑着拉开门了,她笑得真好看,她身上飘出来的桂花香味更迷人。

  尹九郎不由得想伸过鼻子,在她的身上闻一阵子!

  珊瑚伸出头来,道:伙计,找我吗?伙计先是看看尹九郎,只见尹九郎笑笑,道:没事没事,那个送信柬的囝仔又来了,你只管在房中歇息着,由我去会会那人。

  珊瑚一笑,道:尹九郎,你想英雄救美呀?尹九郎有些赧然的笑笑,道:同我尹九郎在一起的人,是不容许别人欺负的,尤其你是一位我最尊重的姑娘,当然更不容他人乱来。珊瑚道:尹九郎,如果那人是我心中想的老婆子,她一定杀不了我!尹九郎道:如果我挡不下来,死也甘愿。珊瑚心中窃笑少来这一套,我还要诱你去勿回岛上呢!

  尹九郎的心中也在冷笑狗屁,我会为你赴死?我只不过是讨好你的,叫你带我去勿回岛罢了!

  两个人就好像同一陷入迷魂阵似的,彼此之间装糊涂,却又不知道原来彼此想着同样目的一件事。

  珊瑚不能说没有感动!

  她深深的看了尹九郎一眼,带着有感情的道:尹九郎,你说的可是真心话?

  可要我发誓?那可不敢,只不过你如此的表现,实在叫我受宠若惊,我怎么报答你呢?尹九郎心中在想你只要带我去勿回岛上,你就是帮了我大忙了!

  他脸上却是正经的道:你渡过重洋来到中土,还能怎么报答我?如果……

  珊瑚道:如果你能跟我去,到我住的岛上,我一定叫你吃海中最好的海味。

  尹九郎再一次道:我一定去,珊瑚,我决定去,我要看看海上是否有你说的比山还高的大浪,当然,我也要尝一尝海味的鲜美。珊瑚拍手笑道:好啊!尹九郎,我这一回决定带你去了!尹九郎开心得像个大孩子,道:系按怎?这一次你才真心的要带我同你回岛?珊瑚笑道:因为你愿意为我而死,为我而同人拚命,这种友情的感染之下,我若是不请你到我住的岛上去,好生的款待你,那就太菜了嘛。尹九郎道:好,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了!珊瑚伸出一手,道:来,发誓!

  尹九郎当然照办,两个人的手掌合一起,中指相互的压了三下这就是发誓了,说定了。

  那伙计一旁急得直搓手,道:少主,门外那个囝仔还在传消息呐。尹九郎道:

  叫那囝仔进来!伙计立刻往门外跑去!

  尹九郎对珊瑚道:珊瑚姑娘,你请屋子里坐着,且等着那囝仔说些啥米?

  珊瑚道:尹九郎,你很会开心人家呢,你是个很讨女人欢心的男人,我有些喜欢你了也!尹九郎道:有时候也有女人会讨厌我,是吗?这很歹讲。不讨厌就是喜欢,是吗?也可以这么说。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我们在一起才会快乐,是不是?

  那当然,谁也不愿意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乱无聊的。

  尹九郎很想伸手去拉珊瑚的手,这样也可以加强他的是真心的,只不过那伙计回来了,真是扫兴。

  伙计的身后还带来了一个脸色粉嫩,轮廓好看,眼睛大大的男童。

  伙计对男童道:有啥米快说。问他话,他一句也不哼,只会比手划脚的乱摇头。

  只见那男童先是看了尹九郎与珊瑚二人一眼,双手交叉胸前,把个短发头往右侧了两下,转身便走!

  尹九郎立刻惊讶的道:是个哑巴!珊瑚道:你按怎宰羊?尹九郎道:他的手势是咱们不怕的就跟他快走!珊瑚道:得快走?是的,快走,头只摆一次是跟他走,连摆二次呀,是要快点走,也在催我们快走了珊瑚笑笑,道:尹九郎,你宰羊的真不少呀。两个人紧跟在那男童后面!

  出了客栈的门口,抬头看,街灯之下,那男童已往北街走去他走的很快,像跑!

  珊瑚与尹九郎二人立刻跟了上去,却发现那男童出了老通城之后,往一道山岗上奔去,显然不是去往黄河岸,那是一条山道的必经道路!

  前面的男童已离开了山道,侧着身子朝山岗上面奔去。接着,刹时越过一片林子到岗上面!

  尹九郎指着那片林子,道:珊瑚姑娘,小心林中有诈!珊瑚道:安啦,我可不是被吓大的!她当先穿入林中,她的身法宛似幽灵,看得尹九郎瞪大了眼!

  尹九郎觉得自己和她差太多了。

  尹九郎也以为,以她的身法,就算林中有什么埋伏,怕也很难伤得了她。

  尹九郎是在珊瑚到了山岗上站之后,他才奔掠到山岗上面的!

  尹九郎也发觉这片岗顶上,还有座庙,看起来不大,但其中定有人在,因为庙中有灯光漏出来!

  他抬头,圆月很亮,柔柔的月色很迷人,如果这时候不是来会那个会绝毒的人物,而是陪着珊瑚在这幽静的山岗上漫步,那一定是很爽心的代志。

  只可惜,跟前那个场上中央站着一个稍瘦的人,呜,白发飘飘,被月光染得闪闪发着银光!

  她那身白得比天上的月亮还白的布罩,几乎连那人的下巴也罩在里面!

  不错,是个女人一个老女人,只不过这个老女人有够爱水,她脸上涂着粉粉,也擦了胭脂,看上去就好像是个女巫。

  她在背上背着一把剑,双手空空的样子,还不停的双声拍巴掌真是个怪女人!

  只看得出是个老查某,却看不出实际年龄来。

  令人大吃一惊的,乃是在这怪女人身后面,却又一字排开的站了十二个男童!

  那个送信柬的男童也站在其中。

  很明显,这些男童都是这怪女人调教出来的囝仔。

  哟!那怪女人的声音很刺耳,就好像秋夜的野虫呜叫一样难听!

  珊瑚笑了,因为她一看就知道这女人是谁!

  在过去她并未见过这女人,但她却听过这怪女人的事,当然,那全是老甲鱼告诉过她的。

  怪女人哟了一声,便三八笑起来了。

  她的笑声似破锣,听进耳朵里半天抹不去!

  尹九郎沉声道:笑啥米?约我们来不会是叫我们听你这种乌鸦叫吧?怪女人果然收住笑,道:看了你们成双成对,想起当年我同我的意中人了。他一去毫无音信,害苦了我,天天相思病。病来病去,都病老罗。尹九郎怒道:就像你这付模样呀!

  哇操!张飞见了也会被你吓跑!怪女人似乎火了!

  她怒道:少年家,你叫我不高兴了!尹九郎道:最好能把你气死!不料他此话出口,怪女人反而拍手笑了。

  她笑着,缓缓走上一步,月光下,她的双自如炬,道:你像当年我的情郎口吻一模样。

  少年家,我又不生你的气了!尹九郎对珊瑚道:这女人,八成是个笑仔!

  珊瑚道:你若把她当成疯子,就离死不远了!尹九郎道:你好像宰羊她是谁?

  珊瑚道:是个大魔头!这话已被那女人听去,她嘿嘿笑了!

  丫头,你要老实对我说。你怎么不会上我的当呀?珊瑚道:明知是当,我为什么要上?你真有够呆。黄柬催命,江湖上少有人知,而你…我就宰羊,老婆子,我还宰羊你藏在柬中的乃是五阴断脉夺命毒!老婆子立刻双肩一耸,道:江湖上,凡是接我毒柬之人非嗝屁当场不可,而你又是如何知道?

  丫头,你得说说。是那一个告诉你的!珊瑚道:等你打赢我之后,我再告诉你!

  老婆子道:怕是你丫头没有机会,你……珊瑚一笑,道:那要动过手,才宰羊。老婆子一愣,道:口气蛮托大的。她又弄嘲的看了珊瑚一眼,道:丫头,我问你。你为什么一刀削去邱玉的香烟?害他此生绝后?珊瑚讪言,道:只因为邱玉的香烟惹祸,我系按怎不去割掉别人的香烟?一元捶捶。

  老婆子道:真是伶牙利齿的丫头,你可知老龙帮恨你入骨吗?珊瑚道:所以你就用毒柬要害死我。吃吃一声笑,老婆子道:江湖有句话,路不平有人踩,你的手段太残酷,比杀了邱玉还令他痛苦!珊瑚道:怪老太婆,我问你,你洗澡的时候喜欢有人偷看你吗?怪婆子瞄着眼,道:欢迎光临,看我的贵妃浴有什么不可以?又指指身后的十二名男童,又道:我老人家洗澡,他们就守在木桶边上看,哈,他们都是男的呀。珊瑚几乎气昏,又道:如果这人又用迷香迷倒姑娘,再背出房门想非礼,你也欢迎吗?怪婆子眼都亮了,道:这种机会我老婆子怎么没有遇到?珊瑚真是败给她了。

  尹九郎却掩不住的火大了!

  他断喝一声,叱道:呔,那有你过种不要脸的女人,不知羞耻为何物!怪婆子仰天大笑,道:羞耻?我马上叫你知道羞耻能值得多银子!她忽然拔身后退,口中厉吼:围起来!便在她的沉喝中,十二个男童分开来,刹时间把二人围在中间!

  于是,尹九郎与珊瑚二人这才发觉十二个男童的手中,各自拿着一把晶光闪亮的细柳枝般尖刀。

  怪婆子在圈外冷笑,道:小畜牲,你们看清楚子,他们十二人手中均握着细细的毒刀,只要划破你们身上的皮肉,午时一到必化为脓血而亡。珊瑚叱道:林小小,你约的是我,为什么不放手同我一搏,把我们围住啥米意思?怪婆子吃惊的愣了半天,道:你……你系按怎宰羊我的名字?你……你是谁?珊瑚道:你是个低能儿,林小小,当你知道没有毒死我之后,你就应该知道我必然知道你是谁了,可是你竟然会问我是谁,真叫人好笑!林小小声色惧厉的叱道:你胡说,老娘在江湖上打滚了四十年,几曾见过你这小小的小辈?

  必是有人告诉你这丫头,江湖上有个高人林小小,而这个人会是谁,你快快从实招来,免得老奶奶出手夺了你的小命,那就太迟了。珊瑚道:你夺不了我的命,林小小,我既然敢站在这里,就不怕你的毒手段,五毒婆子林小小,别人怕你,我当你是俗仔!

  一边的尹九郎立刻惊异的道:她是五毒婆子?珊瑚道:江湖上有不少高手死在她手里!尹九郎道,我曾听我爷爷提过她,原来她就是五毒婆子呀。

  五毒婆子林小小喋喋怪笑,道:好小子,你爷爷又是啥米郎的老不死?住口,我不允许你骂我爷爷!林小小道:你爷爷是谁呀?尹九郎道:江湖上的两楼苍龙尹在山是我爷爷!林小小吃吃笑道:青衣社的头头呀,卧病不少年了,他也该咽气了,你还抬出那老不死的名号唬谁。尹九郎愤怒的叱道:你死吧!他又对一旁的珊瑚道:我宰这个顾人怨(讨人厌)老太婆给你看。

  珊瑚尚未有所反应,尹九郎斜身腾空而起,一把锋利的尖刀已闪耀着难以数出的光束,飞过几个男童,直往林小小罩去!

  珊瑚叫得一声,尹九郎!却已发现月影下现出七个人影闪晃。

  那当然是林小小的身影,便在她摇曳着身影的时候,口中仍然发出桀桀怪笑。

  她在枭笑声里,发出尖吭的吼叫:杀了那丫头!就在她的吼叫声里,十二个男童发动了!

  十二个男童没声音,但他们手中的细如柳条的刀却不慢,闪耀着蛇信般的冷芒,发出丝丝丝丝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往珊瑚扑杀过来!珊瑚出一声厉叱,她心中可不舒服,这些孩子只不过十二岁左右,系按怎会如此失去人性的出力?

  她腾空而起,心中决定不与这些孩童动刀!

  她自空中五个凌空虚渡,直往林小小扑去。

  她的身法是奇特的,也令围杀她的十二名童子扑个空,而齐齐的转身追来!

  有够逊,尹九郎出刀二十七次削空,正迎上珊瑚落在他身边。

  珊瑚急对尹九郎道:你快拦住那些娃儿,这老太婆由我对付!就是这几句话,那林小小反击而到。

  林小小的左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条丝绢三尺长她右手尖刀左手丝绢,舞了个奇怪的姿势,往珊瑚窜过来!

  珊瑚见敌人来得快,罗汉十八跌便立刻施展出来!

  果然也叫敌人招招击空却已发现林小小闪掠三丈外,厉声大叫:住手!珊瑚也奇怪林小小为何不把握机会进攻,反而闪在一边又耍废话!

  住手,丫头!你投降了?林小小叱道:胡说,我只问你,于良是你啥米郎?

  珊瑚冷冷道:我不认识啥米鱼呀凉的!林小小尖声道:丫头,你骗不了我这一双眼睛,你刚才不是使的罗汉十八跌吗?

  那是于良的绝艺,三十年我老婆子就宰羊!珊瑚暗自一想不错,刚才施展的正是罗汉十八跌功夫,但教她这门功夫的人,乃是老甲鱼。

  珊瑚啥米老甲鱼自称老甲鱼,可并未提及他的真正姓名叫宰事?难道老甲鱼的真名叫于良?

  迎面,林小小又尖声追问:丫头,你的罗汉十八跌是何人所授?珊瑚当然不会提及老甲鱼所授,世上那有人叫老甲鱼的?也太离谱了!

  吃吃的一笑,珊瑚道:我就是不告诉你!五毒婆子林小小怒叱一声,道:看我老婆子拿下你这丫头,怕你不能乖乖的说出!她身随话动,声音末已,右手丝绢忽然似飞蛇般的抖在空中不停的闪晃抖动,便也抖出一片薄雾,在这明亮的夜空中流闪。

  原来她的这条绢带上,还附有毒粉之类的东西。

  只不过那些白色雾状之物闪掠过珊瑚之后,却并未将珊瑚迷倒,反倒令五毒婆子林小小暗吃一惊。

  她在吃惊之余,侧面看,只见十二名童子穿棱般的围着尹九郎,车拼得热闹滚滚。

  那尹九郎宰羊童手们的手上细刀有毒,再加上都是小孩子,不忍加害他们,是以只把一把利刀舞得水泄不通,忙于自保!

  尹九郎乃青衣社少主,江湖上已博得快活刀之称号。一把利刀使的是武当八卦剑法演变出来的刀法,也是由尹九郎他爷爷亲自指点而自成-路刀法,如今使展出来,虽十二男童围杀,他仍然出刀老神在在。

  这只是刹那间的事!

  五毒婆子眼球子转了转,便突然拔身平飞,她的丝绢从尹九郎的头上掠过,当她落下地的时候立刻大吼一声:快围向那丫头,杀!杀!是林小小的吼声音,她还指向追来的珊瑚!

  声音很粗,十二名男童却仍然没声音除了咻声,那当然是他们手上细刀发出来的声音!

  珊瑚发觉五毒婆子往自己扑来,她向侧旋,却又发她五毒婆子林小小自半空中飞向尹九郎,她正欲叫尹九郎小心,但林小小的动作太快了,她已落在五丈外冷笑着!

  珊瑚追杀了一半,已发觉十二名男童一齐往自己这面杀过来!

  她当然也怕男童子手上细刀。因为刀身上含有剧毒,中人之后,午时一到化为脓血而亡。

  珊瑚立刻出刀相抵挡,已无暇再管尹九郎。

  有时候无声搏杀比有声狂喊还要令人心悸,也有人说不叫的狗专咬人!这些男童狂杀中无声音,他们的表情,就好像一个个都已抓狂似的。

  抓狂也可以说成起笑笑仔是不顾一切的。

  这一十二个男童就不顾一切的挥刀狂杀不已!

  他们不叫喊,连大气也听不到,但他们的眼神好像集中在一点,而看上去就好象空空一样,只不过他们却真正是杀红了眼的一群小家伙。

  珊瑚仍然以罗汉十八跌功夫迎战这群小家伙!

  尹九郎不忍伤他们,当然珊瑚更不会伤他们,只因为他们都是囝仔。

  这就是人性的弱点,江湖上有许多人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五毒婆子林小小调教出来一批不大不小的囝仔被她利用,就是想由于他们的年纪小,江湖上名门正派的人是不会伤害他们的。

  林小小就是利用人性的这一弱点,才传授这批囝仔武功,以为她所利用!

  搏杀一阵之后,那些男童越杀越拚命,却突然间,从远处传来一声尖尖的哨声。

  嘘!这声音很特别,但拼搏中的十二名男童却突然拔身往那声地方奔去奔得宛如逃回地洞的群鼠一样快!

  珊瑚回头看,早已不见五毒婆子林小小的人影子,而尹九郎也不见了!

  她吃了一惊,怎么人早走了,自己连一点感觉也没有?神经会这么粗!

  她只是转念之间,便立即往最后一个男童追去。

  她的轻功是绝顶的,怒马奔驰中仍然能跃上马背,如今那些童子奔的再是快,也逃不掉她的几个跳纵。

  她-手抓住最后那男童,也躲过男童反手一刀杀!

  珊瑚以擒拿法握住男童右腕,她夺下男童手上细刀,叱道:可恶!男童直怒瞪一双大眼睛,嘴巴闭得紧紧的。

  珊瑚道:五毒婆子呢?男童的脸上是一元捶捶。

  我看你是没有看过歹人。她的尖刀已比划在男童的鼻尖上,刀尖几乎扎入男童的鼻孔中:说!五毒婆子呢?男童却仍无表示。

  珊瑚的刀往上猛一挑,男童的鼻孔破了,痛得那男童直呜气那表情也是着急的样子!

  于是,珊瑚吃一惊,道:是个哑巴?男童才点点头,鲜直巳流入他的口中了!

  珊瑚又问道:你们十二人都是哑巴?那男童点点头!

  珊瑚道:一定是这恶婆子用毒药,把你们弄成哑巴的,懂吗?那男童不敢点头,却看着两边林子。

  珊瑚立刻明白了。

  她是窍窍查某马上就放开男童——

 

 
分享到: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6
但是,后宫也是一个尤其看重名位的地方,并非每个后宫女子都生活得如此的奢华和尊贵。名位不一样,连每日的饭菜也有很大的差别大。
2一只蝴蝶想要找一个恋人
木兰辞11
历上最荒淫国君 为与妹妹通奸情杀妹夫
武则天当皇帝让人惊叹的历史真相
揭秘古人为何把妓院叫“青楼”
牡丹花仙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