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刀剑黏巴达 >> 第十一章 这看来是要长钩来钩人的了

第十一章 这看来是要长钩来钩人的了

时间:2014/3/11 12:31:46  点击:2766 次
  便在这时候识见围紧“伏牛七煞”的青衣社们立刻往四正是散开来。

  这看来是要长钩来钩人的了!

  桂连良七人也已看到了这些长钩队的人,往他们奔来!

  还是丁老八老江湖,他大吼一声,道:“冲呀!老桂,快快同我们一齐往下冲呀!真等着被钩翻呐?别傻了!”

  “冲呀!”

  “杀!”

  “伏牛七煞”虽然都受伤,但与丁老八的人马一会合便不等那些长钩的汉子们到来,立刻与八宝寨的人马一齐往傲龙岗下面冲杀!

  青衣社的人这么一散开来,立刻被敌人把他们的包围圈冲破。

  看吧,那八宝的人马立刻自两翼往中央集中,成锥形般的往傲龙岗下面第二次冲出去!

  丁老八高声厉吼:“桂连良,司马洪,操你们亲老舅子的,还不快一齐往外冲呀!”

  不料他的声音甫落,附近溃逃的人群中已闻得一声厉笑,道:“丁老八,你他娘的别为我兄弟操心了,我们一个也没摆平,全齐了,嘿!”

  那声音是佟大雄的,灰朦朦中丁老八回头边跑边看!

  他果然发现“伏牛七煞”都在他的右后面,只不过有三个他看不清是谁,只因为三人的面皮早披鲜血糊得宛如似红关公一模样。

  不错,桂连良的头上在流血,而旦还在不断的流!

  成万里的弓也下见了,他手上一把尖刀之外,另一手重重的按在面皮,因为的左面颊被砍了一刀,几乎牙齿也露出来了!

  “担山秃子”魏勇的右边虬髯少了,如今已被血染得朱赤,好像掉了一块皮肉,痛得他“滋滋”呼痛。

  难怪桂连良不开口,原来他的顶门挨了一刀,疼得都快断气了,那还有心情打屁!

  这些人还真能拼,果然把“伏牛七煞”全救出来了!

  青衣社也伤了三十多人,死的人还在找,地上已经摆了十七具还在流着血。

  青衣社也派出七十多人去追杀“八宝寨”的人马,一直迫了十多里,才回头。

  这一仗并非惨烈的搏杀,只因为丁老八的人马并未真正挨近青衣社重地。

  他们甚至连傲龙岗后山,那座四合院的贵宾馆也未曾走到,便已经被堵住在前坡了。

  令一个人感到很吃惊的,是青衣杜的人马突然出现,而且包围住上了山岗的八宝寨人马。

  这个人,便是坐在山头观虎斗的“勿回岛”大小姐卫珊瑚。

  那真的令她吃惊,因为她也未曾看清楚,那些青衣社大汉们是从啥米所在冒了出来的?

  由于这一发现,卫珊瑚已觉得中土上出了个青衣社,实在是一件令她很担忧的代志。

  她已查觉出事态的严重性了。

  那只浑叫既然由勿回岛抓出,这只浑叫又是青衣社大当家的宠物,那么,勿回岛上已有了奸细。

  她缓缓的下了山峰,因为天已经亮了,那么多邪魔歪道人物也离开了傲龙岗,所留下的只是那座被大火烧成灰烬的野店,与半个山坡的烧枯树木。

  珊瑚本想看看那么多的青衣大汉们要往啥米所在去,只不过她站在的方向不对,青衣社的大汉们只转过前面山坡便消失不见。

  珊瑚走到半山峰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件令她吃惊的代志,只见傲龙岗的前面,那座被大火烧毁的野店前,忽然聚集了好几名衣大汉。

  珊瑚呆呆的攀蒿细看,她都看得眼睛快扭伤了!

  只见那上面青衣大汉们忽然分成四个组合,各自往山坡附近的山林中跑去,刹时间又是树干又是盖屋用的茅草,连老藤葛条之类,石块,泥上也全齐备。

  青衣社好像不少人才,只见这些人用泥浆拌上一撮撮的断麻,然后把墙壁涂抹好,上梁担架铺草盖屋。

  刹时间又是一座新的野店盖起来了!

  店里,当然少不了各种用具,这在青衣社不会算难事,十几个青衣大汉早就从后山坡,抬来一应家俱。

  于是,这些青衣大汉们都散了。

  珊瑚算算时间,只不过一个多时辰,大概真是人多好办事,这要是一个人于,怕得用上半个月也不一会把这野店再搞起来。

  mpanel(1);

  卫珊瑚没去追踪那批八宝塞人马,她的打算只想尽早同她的大哥赶回勿回岛报警勿回岛上潜伏着青衣社的人。

  只不过当她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忽然间远处,有一人快马跑声,她怔了一下。

  她欠身而望过去,只见马上坐若一个十分艳丽的查某,这个人,珊瑚当然认识一“青衣社”大当家“无影刀”蓝凤来了。

  蓝凤回来了,她的马鞍上还挂着一个笼子,笼子里面正是一只浑叫,她的马刚驰近傲龙岗前面,立刻闪出二十个青衣大汉,其中一人珊瑚认识他,那人正是育衣社的二管事姜大恭。

  珊瑚对此人印象特别深刻,她曾经说他是姜大公。

  不错,蓝凤回来了!

  她下了马来,便取下那只鸟笼子,独自一人站在傲龙岗的山坡前,瞪眼看着烧得一片片焦黑的山坡。

  那姜大恭就在蓝凤面前,把半夜里发生的一切情况,及青衣社的死伤向蓝凤作了个报告。

  当然姜大恭只是很简短扼要的,加以报告。

  蓝凤冷哼一声,道:“俗仔!”

  她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便立刻往傲龙岗的右面山道走去,她走得很快,刹时绕过山腰便不见了。

  她的坐骑与姜大恭几人都往山岗左面走,他们并未往山岗上走,却沿着左边岗脚绕过一道断崖,便也不见了。

  “地道!”

  卫珊瑚终于明白,青衣社的人马都掩藏在地道中。

  如果他们掩藏在地道中,岗上的火再大,他们还是老神在在。

  这就难怪当初她来的时候,那些影子会一闪即没,而八宝寨放火却没烧死在任何一个青衣社的人。

  当然,傲龙岗的地道,一定就在这座半土半山的山腹之中,某一个所在了。

  够了,卫珊瑚必须要走了。

  她已确定了一项可伯的消息,那就是青衣社在打主意到勿回岛的头上了。

  勿回岛不能再当睡狮了,绝不能等到青衣社打到家门口再抵抗。

  卫珊瑚想到这里,她便有几分幽急的自言自语:“唉,尹九郎呀!原来你们青衣社不是啥十好所在,你的人看起夹还不错,但你们的组合却叫我不喜欢,我……

  我真的真的不想同你为敌,可是我能吗?你能吗?”

  她哀叹连连,下山去了。

  她的本意,实在不想再回此地了。

  她甚至还有些厌恶的样子厌恶这里的人。

  她走得有够慢,不时的还回头瞄几眼,就好眼她还挺舍不得的。

  “无影刀”蓝凤转入青衣杜地道中,她的脸上是一片忿怒的肃然之气!

  当她发觉连一个小小的“八宝寨”竟胆敢放火烧青衣社的傲龙岗时候,她下了个决心。

  那便是她要在这广阔的,也是草莽的江湖上以她那女流之身,树立起青衣社的威严,要武林中人都宰羊,青衣社不是罄菜被人践踏的。

  地道内纵横交错,地道内石室成排,如果想知道青衣社在这傲龙岗的山腹中有多少石室,呶,地道中可以住上五百人之多。

  至于地道用的通道,那绝非局外人所可以想像得到的,就算已经投入青衣社的人,如果想弄清楚地道的各条路线方向,那大概也要在此住上一年以上,方才可以弄个明白,否则有一条地上铺着蒙古地毯的通道,直直的够有三十丈那么长,两丈那么宽够凯吧!

  蓝凤从这一段地道走过去,远处已传来苍劲的声音:“是凤儿吗?”

  “是的,爹,我回来了!”

  三十丈外,而人又是走在地上铺的毯子上面,石室中便宰羊有人来了,这太神了吧!

  其实,这并没有啥米,只因为那厚毯下面的也安装了十分巧妙的机关,人走在上面,一条警示长绳便会在下一陷,梗也把远处的一端警铃弄得轻响起!

  石壁上,缓缓启开了。

  石壁上还有暗门,蓝凤是由那暗门中走进的。

  蓝凤的身子刚在门后消失,那道石门立刻便又缓缓的关起来全自动的呢!

  这儿真静,静得连一根针落地也会听得到。

  一张软床,一套精致的桌椅,石壁上挂的是一排人像,那人像十分传神。

  那人像是同一个人,她双手举着大铜锤,踩着神奇的步法,那一对铜锤时而高举,时而平击,时而由上下击,时而两锤相撞。

  石壁上挂着这种的图画,实在令人弄不懂这间石室中的主人是于什么?

  地上放着一对铜锤,这显然有人会以为此室的主人在学习一种武功。

  其实,石室的主人并非在研习这一对铜锤,而在模仿一个人的武功。

  不错,当年勿回岛的少主卫浪云便是以一对“比日大双锤”,而为勿回岛打下了天下。

  知道这一点关键后,就可以搞得青衣社的老当家,“两楼苍龙”尹在山系按怎会退居幕后装重病。

  尹在山处心积虑的要拿下勿回岛,当然,他也研究了勿回岛主卫浪云的武功。

  此刻。

  蓝凤走来了!

  蓝凤手上提着鸽笼,她神情黯然,双目无光,连出气也无力的发出一声低哨。

  “正刚有信息回来了?”

  “爹!这浑叫双喜受伤了!”‘“你讲啥米?”

  “浑叫受伤了,爹,你看!”

  她把浑叫“双喜”放在桌面!“那尹在山早走上前,一手提起鸽笼,不由得白眉耸动了。

  “它受的伤很重,双腿已残!”

  “身上也有伤,已经医好了。”

  “既然双腿巳断,那拴在它腿上的信条,必已搞丢了。‘”是的,爹,信条失落了!“

  尹在山沉思着,他的双目却停在鸽身上。

  蓝凤又道:“如果不是一个姑娘,‘双喜’是飞不回来了。爹!”

  尹在山目光一厉,沉声道:“啥十姑娘?”

  蓝凤道:“一个少年的姑娘,好像还不满二十岁的样子,她长得确实水!”

  尹在山道:“她人呢?”

  “她见浑叫是我养的,好像很失望的又走了!”

  “她去了你那儿?”

  “是的,爹!”

  “是她救了‘双喜’?”

  “她是这样说的!”

  尹在山揪着臭脸,道:“她系按怎要敕一只重伤的浑叫?系按怎?”

  蓝凤怔了一下,道:“也许她很慈悲吧!查某郎都很爱护小动物的。”

  “你应该问她怎么救下‘双喜’的!”

  “我问了,爹。”

  “她按怎讲?”

  “她说是在她的船上救的,我们的‘双喜’受了伤,她不忍,便用药为‘双喜’包札,不料‘双喜’稍好以后,便往我的半山方向飞来那姑娘便时而追上它,时而紧紧的跟着,一路走了十多天,方才飞到我住的所在,这原是没有什么可疑的。”

  不料尹在山闻言,不由沉声,道:“快叫姜大恭进来见我!”

  蓝凤在石壁的绳子上连转三次,不旋踵间,有个矮壮的青衣汉子走进来。

  那人只在毯子的另一端站定:“请大当家吩咐!”

  那人声音不高,但却早已传入尹在山的石室中确实是很神哦!

  “传姜大恭来!”

  “是!”

  那人回身便走,只不过半盏热茶功夫识见姜大恭满头大汗的走过来。

  姜大恭也是站在地毯的那一端回话。

  “大当家,姜大恭听候差遣!”

  “那天有个姑娘曾到傲龙岗?”

  “是的,当家的。”

  “说说,那姑娘的模样!”

  “她很水,也俏丽活泼,年纪不大,约有十六七八上下岁,还有……”

  “她穿的什么模样衣服?”

  “她穿的并不华丽,粉红色上衣,翠绿色绸裤,看她的模样,应该是异族的查某才是……”

  蓝凤问道:“是她,她怎么来到我们青衣社?”

  姜大恭道:“那个姑娘说,她是来向少主致谢的。”

  “她白贼!”

  蓝凤毛了心,因为她知道珊瑚是知道尹九郎不在傲龙岗的,可是她却找来此地……

  姜大恭的声音传来,道:“那位姑娘也提起大当家,她说她见过了大当家,也因此属下便请她在‘贵宾馆’中住了一夜,天明就送她走了!”

  “系按怎不及早向老当家报告!”

  “属下以为这是小事,而老当家又重伤在身,不宜为杂务操劳,所以也就末立刻的老当家报告。”

  “真是肉呆,去吧!”

  姜大恭还以为“八宝寨”烧山之事,大当家要叱责他,他吓了一身冷汗。

  姜大恭勿匆的走了,他有些气喘,也吃了一惊,因为大当家在此地道中召人,总是一件紧张的事。

  尹在山终于开了口。

  “凤儿,那是个有问题的丫头,你们都太大意了!”

  “爹的意思是……”

  咱们头必有因而来,说不定正刚有了危险了!“‘爹,会是一会是勿回岛的人?’“恐怕被你讲中了。”

  “可是,爹,她说她的船在海上的时候,”双喜‘受重伤飞落她船上的。““勿回岛就在海!”

  “这么说,那个丫头巳宰羊我们青衣社了?”

  “她已经宰羊了,所以我担心正刚,因为正刚潜入勿回岛快两年了,我不希望他出事……”

  “他……正刚他应该不会出事的,他已快两年,两年来他未离开过勿回岛,我……”

  尹在山重重的道:“凤儿,追杀那丫头!”

  蓝凤道:“是我疏忽她了,那时我就发现那丫头的轻功超绝,但当时我却只想到‘双喜’便把那丫头的行动忽略,她……她的轻功比九郎高多了!”

  尹在山道:“此女非死不可!”

  “是的,爹,只要再遇上,媳妇绝不放过好她!”

  尹在山道:“还有,八宝寨的丁老八,他只是个拦路打劫的俗仔,他也胆敢找上我青衣社,太可恶了!”

  他重重的冷哼一声,又道:“若非我暂时不能露面,在这里石室装病,丁老八就要被抬着离开!”

  蓝凤道:“丁老八同他那批粗人还不敢找上咱们,爹,是‘伏牛七煞’怂恿丁老八干的,如果我不在山中多住一天,那就好了!”

  尹在山咬牙,道:“上次白马堡造我青衣社的反,也是这七个恶徒在暗中搞鬼,哼!我饶不了他们……”

  蓝凤道:“爹,媳妇觉得,欲征服勿回岛,必须先把几处对我们有威胁的组合先搞定了。”

  “你有打算?”

  “我赶往熊耳山南面去,先抽调驻札在恶狼谷的马回子人马,爹,咱们不能叫八宝寨的人烧了我们的山,而不出声,这口气难以咽下去!”

  尹在山道:“你想先平了八宝寨?”

  “媳妇亲自出马!”

  尹在山正在伤脑筋!

  蓝凤刻看着墙上挂的人像,她轻声的又道:“爹,这些真的是勿回岛主卫浪云的绝世武功比日大双锤?你老人家研习的按怎?”

  笑笑,尹在山道:“当年威震武林的勿回岛绝学,实在深奥,出招走式,全凭一口真气,此武功太耗元气了,有时候却又令人难以揣摸出真正的武力所在!”

  蓝凤道:“以爹的武功,应足可对付勿回岛的绝学,爹,到时侯熄妇也要斗一斗姓卫的!”

  尹在山却摇摇头,道:“这是一次成而为王,败用无法收拾的生死之博,五十年来,江湖上都宰羊勿回岛龙霸江溯,便也掠走不可数计的才富,爹的目的便是夺取盟主与袭取财宝,孩子,到那时,我青衣便唯我邀尊了,哈!”

  他想到得意处,便不由自主的笑了!

  人在想到希望,便有活下去的勇气,人一旦想到希望变成实现的时候,便会愉快的发笑!

  尹在山就是这样,而他也是个处心积虑的人。

  江湖上,就这号人物最可伯!

  尹在山在笑声中,忽然瘪怒着脸,道:“凤儿,你去吧!就由你去教训那个丁老八,当然了也不放过”伏牛七煞“他们,我要他们嗝屁!”

  蓝凤道:“上次若不是突然出现个红巾朦面人,他们已经死在白马堡了!”

  尹在山道:“邓个红巾朦面人的武功真的很高?”

  “是的,爹,我竞然未追上他,而且我门还交过手,那人的武功很高,也厉害!!”

  “江湖上会出现这么一个人物?”

  蓝凤道:“这人,媳妇很想再同他过招,也许我可以从交手宰羊他的来历。”

  尹在山道:“江湖上有这么一个人物,你以后行事使应多加的小心了!”

  蓝凤道:“是,爹,我现在所担心的就是正刚了。”

  尹在山道:“正刚是个窍窍郎,他应该懂得自保,只不过我们与勿回岛间的消息,你得另找法度了!”

  蓝凤道:“这件事我在山中也深思过了,爹,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才在山中多住了两天。”

  尹在山道:“可曾想到法度了。”

  蓝凤道:“想到了。”

  尹在山很高兴的道:“说说,让爹听一听!”

  蓝凤道:“爹,你以为那个丫头是不是勿回岛的人?”

  尹在山道:“八九不禽十!”

  蓝凤道:“如果她是勿回岛的人,杀之不如利用的好,因为……”

  “因为啥米?”

  “因为我们可以找个人与她接近!”

  “谁可以同他接近!”

  “九郎!”

  “你要九郎去跟那丫头‘哥哥甜’(纠缠)?”

  “他们已经认识了。”

  “九郎对那丫头……”

  “好像还不错,只不过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

  尹在山道:“我叫九郎率众攻取老龙帮,他如今!不就是等候各路人马到便下手吗?”

  蓝凤道:“把攻取老龙帮的日期后延,熄妇以为,先宰羊正刚的情况重要。”

  尹在山道:“是的,正刚也不知有什么消息,我实在担心他的安危。”

  他只一提及儿子尹正刚,面上便显得忧愁的样子。

  蓝凤看起来更是郁卒。

  她忧心丈夫的安危,尹正刚已经去了快两年了。

  尹在山当然为熄妇的心情而操心,他的设计是周全的,也是十分恰当的,他以重病而隐在石室中,专研勿回岛绝学,以使他日对付卫浪云。

  他把青衣社的重担交由媳妇打理,这样,媳妇就不会因为丈夫的远去勿回岛而思念因为他们都是壮年嘛!“

  尹在山对蓝凤道:“你的意见也好,但宴提醒九郎,叫他头脑开窍,一旦宰羊那丫头是勿回岛派来的人,立刻杀之以除后患!”

  蓝凤道:“爹,媳妇以为,如果知道这丫头是勿回岛派来的人,我以为九郎应该在那丫头身上下功夫。”

  “怎么说?”

  “设法取得那丫头的信任,也好跟那丫头去勿回岛,这样,九郎便可以宰羊他爹的倩况了。”

  尹在山要大伤脑筋了。

  这是个大问题,他不能不好好想想。

  他已经将儿子派去勿回岛上了,他不怕儿子出事,就算真的一去不回头,他尹家也不会绝后,因为尹家还有个尹九郎。

  如今再把九郎去勿回岛,这代志便不得不令尹在山有所顾虑了,蓝凤看着公公的样子,她当然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她就垫垫了。

  她也好像陷入了沉思中!

  忽然尹在山重童的一声叹息,道:“也罢,不久虎穴,焉得虎子,凤儿,就依你的计谋,但一切情况必须详细的对尹九郎说清楚。”

  蓝凤道:“是的,爹,至于攻取老龙帮的事,那就往后顷延了!”

  尹在山道:“凤儿,那就藉着九郎找那丫头的时间,你去教训丁老八,要彻底的教训!”

  蓝凤的面色冷芒森森,道:“我要他们死,死绝!”

  尹在山心中暗打算盘,他好像心中另有安排。

  尹在山的面上是平静的,当他想到白马堡之事的时候,他就曾打自心眼里暗爽。

  是的,白马堡的堡主“云中龙”白玉堂系大角色,江湖上白马堡也是一霸,然而就在蓝凤欲展开血洗白马堡的时侯,他突然的出现了。

  当时尹在山以浓浓的感情,贯注在血腥的战场上,他以可杀必胜的立场,饶恕了白马堡所有的人,他真的感动了整个白马堡。

  白玉堂便也死心塌地的顺从了青衣社,这就是手段,是的,有什么能比把-个敌人变成自己的死党更高明的!

  尹在山在这方面,就称得上是专家!

  他如今又在心中笑了,当然,那不只是他想到了白马堡之事,而是……

  蓝凤站起来了,她缓缓的对尹在山施礼,道:“媳妇告退了,爹,你多保重!”

  尹在山一笑,道:“倒是你,孩子,要多多为我担待了!”

  蓝凤道:“应该的,爹,这是咱们尹家的基业。”

  尹在山感动的点点头,道:“孩子,你真是个明白人,我很放心呐!”

  于是,蓝凤退出来了,“

  她走着,边低沉的道:“议事厅侍候!”

  也不知什么时侯,两名青衣社汉子与三个少年查某已在转角侍候着了。

  蓝凤的话说完,就见两个汉子已往另一条通道中奔去,去得很快,显然去传话了。

  “大当家金安!”

  三个查某齐声施礼,蓝凤只瞄了一眼,便吩咐:“把这浑叫杀了!”

  她好像把这浑叫恨透了,一定以为这浑叫来把信息带回来,却引来个敌人,太令她失望了。

  一个女子接过鸽笼,她只打开笼了,伸手人笼,一把抓往那浑叫的头,用力一捏,浑叫立刻脑袋浆血水血出来。

  “噗噜”一下子,浑叫便死在笼子里了!

  蓝凤根本就不甩它,她又对身后的查某,道:“二当家还好吧!”

  一个查某跟上一步,道:“二当家与来偷袭的人怒战了半夜,他困觉了。”

  “去叫他起来!”

  另一女子立扭转身往另外一个通道中奔去——


 

 
分享到:
印度美艳阉人的神秘生活1
青蛙王子3
揭秘谁是少林寺的第一位高僧
农夫和蛇的故事2
三国中遭赵云拒婚的美色少妇
白雪公主
诗仙李白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