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闺房勇士 >> 第二十章 藕断丝连惹祸端

第二十章 藕断丝连惹祸端

时间:2014/3/6 11:24:33  点击:2968 次
这是最后一篇
  大厅内,童子奇庆幸道:“哇操,还好他们没有火攻,要不然咱们就惨了。”

  尹丹凤紧张道:“困在这儿不是办法,咱们总得想个计策脱身。”

  童子奇笑道:“一时间能想出什么呢?”

  “咦。”尹丹凤纳闷说道:“兔崽子们,怎么没动静了?”

  的确。

  这时候,屋外寂静一片,一点声响都没有。

  童子奇立刻道:“螃蟹,你去守住后门。”

  “哦。”

  单享漫应一声,捡起仅剩的桌子脚,朝着厅的走了去。

  “我把守这扇大门。”童子奇又道:“老婆,你注意着窗户,严防他们丫进来。”

  “啪”的声响。

  他话还没说完,左侧的窗户突然崩裂开来。

  童子奇等人,吃惊不小。

  紧跟着由破窗户处,鱼贯纵进四个人,各个手待兵器。

  “他妈的个巴子。”

  单享大骂一声,掉头就要去迎战。

  童子奇忙道:“螃蟹,少管闲事,守住你的后门,这些兔崽子让阿凤慢慢打发。”

  “不行。”单享关切道:“我怕嫂子会吃亏……”

  童子奇怒声道:“哇操,你听我的话没有错,万一,弓箭手冲进来,咱们会变成活靶子。”

  单享这才恍然大悟,应了一声“知道了”

  这时。尹丹凤手持桌子脚,以一敌三,跟来人交起手来。

  “霍霍霍。”

  “呼呼。”

  双方你来我往,战况十分激烈。

  然而,最后跟进去的江隆,却站在窗口旁观。

  他一情况不妙,随时都可开溜。

  “杀——一”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时候,有一批人约四、五个,手持单刀,趁机攻向后门。

  “兔崽子,找死。”

  单享卯足全力,迎战那些来敌。“呼呼。”

  “啊。”

  “哎哟。”

  他的技高一筹,左招右架,上攻下扫,打得那些人夹着尾巴乱逃。

  同—时间,厅前的大门也有人想潜入,却叫童子奇打退。

  此刻,尹丹凤把桌子脚当成柳叶刀,挥霍起落,在刀光剑影中,跳来窜去,宛如玉盘走殊似的。

  守大门的童子奇,虽然很担心,但也不敢前去支援。

  时间耗久,尹丹凤动作渐缓。

  “噢。”

  “哎唷……”

  工夫不久,一个被她踢晕,二人遭刺伤。

  江隆发觉不对,转身就要溜。

  “呼”的一声。

  尹丹凤见追之不及,当下急中生智,把手中的桌子脚,使出全力扔了过去。

  “咕咚。”江隆后脑被击中,疼痛难当,他的双手一松,整个人往后倒下。

  尹丹凤纵上前,食、中指一并,马上点子他的‘麻穴’。

  “哇操,办得好。”童子奇赞道:“把他拖过来。”

  尹丹凤闻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像拖死狗似的,把江隆拖了过去。

  童子奇推开半扇门的把江隆推到门口,高声道:“朱滔,睁开你的鸟眼,这个人你该认识吧?”

  朱滔先是一怔,然后:“呵呵”笑了,说道:“你想用他威胁我?”

  童子奇不答问道:“哇操,你说呢?”

  江隆害怕道:“朱爷,不能放火,千万不能放火,我还在他们手里呀。”

  “嘿嘿”童子奇冷笑道:“你要烧死我们,那他就是最佳陪葬。”

  朱滔怒声道:“童子鸡,你敢不放人?”

  “哇操,说不放就不放。”

  朱滔厉喝道:“姓童的,你们简直是提灯捡大便找死。”

  “你别棺材旁边放鞭炮——吓死人啦,还早得很,”童子奇说道:“除非外面的人全退定,不然他就死定了。”

  朱滔咆哮道:“休想,我告诉你,你们三个人,一个都别想活着出来。”

  童子奇笑着说道:“那你就试试看,只要你敢动,那他第一个见阎王。”

  “好。”

  朱滔悍然道:“那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瞧就瞧,怕你对只老笨鸟。”

  “碰。”

  闻言,童子奇拉他进屋,立刻关上了门。

  只听朱滔在厅外,暴叫道:“烧吧,烧完了点点尸体。”

  mpanel(1);

  单享不以为然道:“听他叫,虚张声势。要敢放火,火苗这会儿早窜起来了。”

  一点也没错,外头半点动静也没有。

  单享由窗缝往外看去,道:“哈哈,一个个都变成傻鸟了。”

  “哇操。”童子奇回答道:“别太高兴,这件事恐怕还想当辣手。”

  尹丹凤一点头道:“我也这么想。”

  单享问道:“还辣什么手?”

  童子奇回答道:“很明显地,不管放不放人,他们绝不人退去。

  “我就不信。”单享说道。

  尹丹凤一面监视,一面说道:“要退走这会儿就该动了。”

  单享操头一看,说道:“没有动静,那几个兔崽子围在一声儿,好像准备要退走。”

  童子奇道:“哇操,不管怎样?自们要作最坏的打算。”

  单享诧异问道:“你认为他们不会退?”

  “嗯。”童子奇点点头。

  单享说道:“那就耗下去吧。”

  尹丹凤抬着说道:“耗,到头到谁吃亏?没吃没喝,还不是咱们倒霉。”

  “说得也对。”单享泄气说道:“看样子,牺牲是吃定了亏。”

  童子奇皱眉低头道:“螃蟹,都是我连累了你。”

  单享笑道:“你这是什么话?咱们虽没磕头拜把,但是却情同手足。”

  “哇操,可是……”

  单享蛮不在乎,说道:“你意思我懂,咱们不是泛泛之交,能活,就都活着,要死,就都死在一块,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只要能为个‘义’字而死,值得了。”

  童子奇感动的说道:“哇操,我没白交你这个朋友。”

  单享开玩笑道:“要中咱们能活出动,我非好好想个点子整你不可,以聊表我受惊的心。”

  “没问题。”童子奇干脆道。

  此时,外面传人喊声:“童子鸡,我数到三,你们不放人,老子就放火了。”

  童子奇等人,面面相觑。“一……”

  他们的心跳,慢慢的加快了“二……”气份凝重却没有声音。

  院子里静得出了奇。

  单享忍不住,凑近门缝一看,忙道:“他们又在嘀岵了。”

  童子奇也探头看,只见朱滔交头接耳,话声压得很低,不知道在商议什么?

  “看样子,他们要作决定了。”

  单享不在乎道:“没什么大不了的,除了放火,他们没别的法子。”

  “这还不够吗?”尹丹凤道。

  忽见窗外火光闪。

  跟着,屋詹下响起“驾”的一声。

  童子奇又凑近门缝,只瞧一眼急急回头道:“哇操,你们开始射火箭了。”

  闻言,尹丹凤和单享,心头不由一懔。

  屋詹下插着一支箭,头上绑着抽桶的利箭,火不停的在燃烧着。

  院中的朱滔,扬声说道:“童子奇,你们都看见了,这只是一个警告,如果再不放人的话。这种火箭就往屋里射了。”

  童子奇问道:“朱滔,姓江的命你不要了?”

  朱滔强硬回答道:“话我已经说清楚了,还罗嗦个屁呀?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哇操,好。”

  朱滔下令道:“放火,烧这些龟儿子。”

  “咻咻。”

  一支支带着火的利箭,如飞蝗般了过来,“笃笃笃”连插在了窗边墙上。

  “哈哈……”朱滔大笑道:“妙妙妙,简直妙极了,老了看你们出不出来?”

  江隆胸色发白,大喊道:“不要放火,不要放火呀……”

  “哈哈”朱滔笑声震天。

  童子奇胸色阴沉,看不出他心里究竟是在想什么?

  “哗哗剥剥……”

  火势一起,非常之厉害尹丹凤惊诧道:“他们在左厅外,铺满了硝黄干草。”

  单享苦笑道:“这下可真是干材烈火,一发不可收拾啦。”

  “哇操。”童子奇咬牙切齿,恨恨道:“朱滔,算你们狠,可是别得意太早,我们要开始反击了。”

  “快反击呀。老子在外面恭候你们。”

  “轰轰。”数声。

  这种火势一起,非常可怕,因为厅外四周全是硝黄、干草,易于燃烧之物,四下瞬间全引着了。

  刹那间,火势冲天。

  浓烟、烈火把整个大厅,全都包围起来。

  单享一看这种形势,十分的气忿,想不在武林中闯荡的数年,竟要葬自在火窟中。

  真是悲哀呀。

  于是,他大声的建议:“童子鸡,与其坐以待敝,还不如冲出去试试,也许会有一线生机。”

  童子奇回答道:“冲出去我不反对,可是外面火势极大,为了避免灼伤,我们最好把衣服弄湿。”

  尹丹凤目光电扫,道:“厅里连壶水也没有,怎么弄湿衣服呢?”

  “对呀。”单享也道:“难不成要我们小便?”

  童子奇赞成道:“嗯,这也是个没有办法中的一种办法,那我们就脱下上衣…

  …”

  尹丹凤不悦的道:“要尿你们尿,我才不干那种事。”

  童子奇劝道:“老婆,已到了生死关头,你还嫌脏?”

  “人家不是嫌脏,而是……”

  童子奇接口道:“哇操,而不是好意思对吗?”

  尹丹凤两颊飞红,不由低下了头。

  “别害臊。”童子奇又说道:“为了活命,不得不如此做,你若怕羞,我用身子帮他挡着,快。”

  闻言,尹丹凤只好脱下上衣,然后褪下裤子,张腿一蹲、把尿撤在衣服上。

  乖乖隆的咚。

  她这泡尿还真不少。

  单享和童子奇也先后做了,再将湿衣穿起来。

  “哇塞。”

  一股骚味冲鼻。

  此时,火势更大了,不仅热度炙人,连浓烟也飘直来了。

  “咳咳咳……”受制的江隆,被烟呛得咳嗽。

  没多大一会儿,尹丹凤也咳起来了。

  朱滔朗声道:“童子鸡,你们再不出来,真要变成烤鸡啦。”

  单享急道:“冲吧,不然咱们三个不被遂死,也会被活活薰死。”

  “哇操。”童子奇看外面一眼,沉吟了下,方道:“好,不过,你们要愿在我的后头,于不可独自行动。”

  单享、尹丹风点点头。

  江隆见他们行动,连忙说道:“求求你们,不要丢下我……”童子奇一笑道:

  “哇操,放一百二十人心,我们绝不会丢下你。”

  言讫,手拖着江隆,到他刚才闯入之处。

  窗外的烈火熊熊,他们看得胆战心惊。

  风是有出路的地方,火势特别大,一丈内全被烟火笼罩。

  朱滔还高声的说道:“大家严密戒备,一个活口都不能留。”

  “是。”

  烈火渐渐烧进厅。

  虽然,童子奇等久经大敌,可是这种场面也是第一见到。

  这到个节骨眼,只有舍命往外冲,或许能够保住性命。

  如果要再等下去,大厅里面全烧起采,任凭你有多好的功夫?也是无法冲出去了。

  “啊。”

  童子奇怒一声,抓起子江隆,由窗口扔了出去。

  “咻咻。”

  凡是火焰略减之处,只要你往那一闯,立刻乱箭如雨射来。

  童子奇看出端倪,回头说道:“哇操,我看出破绽了,咱们三个有救了。”

  每个人的身上,散发着一股骚臭味。

  尹丹凤忙问道:“有什么救?快说。”

  童子奇不急不缓道:“等一下,我扔—个人出去、引诱他们发箭、然后我先扑向发箭之处,不就可以脱困了。”

  “好主意。”单享称赞道。

  童子奇又说道:“待我除去那些弓箭手,再吹哨子叫你们冲出来。”

  尹丹凤担忧的说道:“童子鸡,我怕……”

  “哇操,没有时间怕了,老婆,照我的话去做吧。”

  说完,童子奇又抓起一人,准备要扔出厅去。

  那人哭喊道:“不,不要……”

  “老兄,对不起啦。”

  童子奇把心一横,卯足力道将他扔出。

  “咻咻……”

  那人一被扔出,童子奇双脚疾蹬,身形已经纵出,摒着气息,越过浓烟烈火,朝发箭之处落下。

  那怕朱滔再凶狠?

  这里只要冲进一个人,就知那下棋是一样,你若放错了一个子,便会牵动全局,让你满盘皆输得精光。

  “呼呼。”

  他现在乱挥桌脚,就像是—只疯狮子,打得那些弓箭手,是哭爷爷哭娘娘的。

  “哇操,王八羔子,再射啊,我看你们还射不射?我打,打得你们一个个叫不敢。”

  童子奇一连打,口里还一连驾着。

  “哦一——”

  “哎哟喂……”

  弓箭手伤在桌子脚下的,少说也有十来个人,侥幸没死的仓惶逃逸。

  “吱……”的一声哨响。

  只见从破窗户里,先后纵出两条黑影。

  他们尽管空着湿衣,身上也有几处烧起来,童子奇忙帮二人扑灭。

  单享目光疾扫,问道:“朱滔那王八蛋呢?”

  童子奇说道:“哇操,好像是跷头了。”

  “不能放他走,不宰了他,难消我心头之恨。”

  说完,提起了一名负伤的弓箭手。

  “大爷,饶命呀,饶命呀。”

  单享沉声问道:“快说,朱滔那王八蛋到哪里运了?”

  弓箭手颇声道:“我,我不知道……”

  单享闻言,怒火顿时高涨。

  “喀”的一声。

  他的手微动,弓箭手的臂膀已经卸了下来,痛得那人尿尿真流。

  “哎饶命呀,大爷。求你饶了我吧。”

  弓箭手头上的汗,竟像黄豆般大,一颗颗的冒出来。

  单享冷冷的道:“快说老实话,朱滔上那里去了?如果有半句虚言,叫我听出来了,虽外一条手臂,我也会不客气的把它卸掉。”

  弓箭手抱着臂膀,颤声说:“是真的,我一点也不知道。”

  “死鸭子嘴巴硬。”

  一语未,又将他另一臂卸了。

  “哎……”惨叫声起。

  单享又继续说道:“只要你说出下落,我不但会饶你的命,还会把你的双臂接上,你最好考虑一下,这是最后一个机会。”

  “他……他……”

  单享催促道:“他在那里?”

  弓箭手忍着痛道:“他乘船跑掉了。”

  “该死的东西。”

  单享骂了一句后,转跟童子奇道:“我要去追朱滔那王八蛋,你帮我个忙,把他的臂膀接上。”

  话毕,他飞快奔出院内。

  “哇操。”童子奇叫道:“螃蟹,穷寇莫追。”

  单享没有理睬他。

  尹丹凤蹲下身去,“喀喀”两声,为那人接上臂膀。

  “现在可以走了?”尹丹凤问。

  童子奇头一点,拉着尹丹凤追出。

  “唰唰唰……”单享直奔向北,几个起落,来到了渭河河畔。

  河畔的浅滩,芦草群生,单享凝神细看,见河右远远之处,有一艘小船,顺河水往上游航行。

  夜深入静,那里有人行船?一定是朱滔没有错,单享急得喊道:“喂,船家,船家……”

  闻声,停在洒畔的小船中,有一名老者走出,朗声问道:“这位爷,你有什么贵事啊?”

  单享走上前去,指着远处的小船,急道:“我要追那船,务必请你帮个忙。”

  老者挥了挥手说道:“天主黑了,行船十分危险,你另外想办法吧。”

  说完,他转身就要进舱。

  “且慢。”单享急着道:“我可以加你船资。”

  老者虽然转过身去,却没有定进船舱,这表示财帛动人心。

  单享立刻叫价道:“二十两,三十两怎么样?”

  老者趁机拿跷,并没有马上答应他。

  “五十……”

  老者回头道:“快上船吧,慢了恐怕追不上。”

  单享听了欣然,一个箭步纵上子船。

  老者上岸解开缆绳,再耸身跳回船上,用杆子一撑,船立即离开河岸,他拔开水中芦草,船进水面宽阔处,颇着水流风势,逐渐加快往前航行。

  船起走越远,船身也愈来愈小。

  这时候:有一个魁梧壮汉,由芦草站起身来,望着远方的船去,脸上不禁露出微笑来。

  他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王八蛋朱滔。

  “嘿嘿嘿,中了我的‘金蝉脱壳’之计了。”

  朱滔得意洋洋,转身想离开之际,突然像见了鬼似的,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童子奇和尹丹凤两人,双双来到了,悄悄站在他背后。

  “是你……”

  童子奇讥笑道:“哇操,说你是猪八戒,你还他妈的有气。”

  “谁是猪八戒,等一下就有分晓了,啊……”

  在喝声之中,银光一闪,一个‘夜叉探海’向童子奇扎去。

  童子奇是忙家不会,会家不忙,他推开了尹丹凤,只向一左一步步,刀已经落空,右臂再展,随着刀背一压,左掌再穿,向朱滔面门拂去。

  他的五只手指,都经过苦练,若被扫中,一定是皮破血流。

  “蹬蹬蹬蹬。”

  朱滔为势所逼,像猩猩般忙得跳后了三步。

  童子奇一个“标马”直冲了过来。

  朱滔见他空手进招,还这么神通,不禁胆怯,疾忙拧身一旋,刀芬舞起,“晨曦乍露”又向童子奇的左肩狠狠的劈了过去。

  “哇操,好厉害。”

  童子奇沉肩卸马,怪蟒翻身似的一转。

  朱滔手中之刀,只差数寸,又劈了一个空。

  尹丹凤捏把冷汗,叫道:“好险。”

  这时,童子奇的左脚一提,身形暴长一尺,右掌迳自向外递出,食、中二指骈起,点向朱滔耳后的“天容穴”。

  朱滔一刀末中,急忙退马,将刀提起—-翻,又朝童子奇变足,旋风似扫过来。

  “哇操。”

  童子奇急忙变招,向右士步,身躯移出了三尺。

  然后,他的两掌一错,“蝴蝶双飞”朝朱滔背部悄悄地印至。

  朱滔发觉不妙,往前一跳,一个大翻身,连人带刀旋回来,似守实攻,反朝他双臂猛截。

  原本,这种“旋身反斩”,不但很难闪避,而且还十拿刀稳。

  可惜朱滔技生,加上童子奇灵巧。很快变化险为夷。

  就在他翻身出刀,童子奇游身疾走,仿佛一只滑泥鳅,轻巧避过了他攻势。

  紧接着,童子奇的右掌,一圈一提,快似闪电一般,重重击在他背后。

  “噢。”朱滔口吐鲜血,踉跄退出了几步,刀“当”的一声坠地,人也随之扑倒。

  “呼——”

  吁了口气,拍拍手,轻轻松松说道:“哇操,总算搞定他了。”

  尹丹凤走上前,接口道:“那只笨螃蟹,不知发现中计没有?”

  单享拥着貂裘,斜卧在短榻上面,凝视着空外景象。

  天空晦暗,漫天的雪花,犹如鹅毛飞舞,慢慢飘下大地。

  他从窗品仰望,似乎见到了一幅深灰色的布幕。

  “他妈的,这鬼天气真冷。”

  说完,起身斟满了一杯酒。

  酒温得是恰到好处。

  “呀。”的一声。

  房门开处,走进来一个人。

  “我早就知道你会来。”

  单享笑着说道:“童子鸡,你来得正是时候。”

  “哇操,这是个喝酒的好天气,”童子奇回答道。

  单享欣然接口道:“所以,我替你准备了两缸好酒。”

  童子奇也不客气,举杯一欣而尽。

  “果然是好酒。”

  他坐下来时,心情更加愉快了。

  一杯真正的好酒,总是能令人心情开朗。

  单享凝视着池,试探着问道:“你老婆没有来?”

  “嗯。”童子奇点点头,然后纳闷地道:“哇操,你要请她客,为什么不明说呢?”

  “谁说我要请客?”单享否认道:“有时候,她不来反而好一些。”

  童子奇妈奇部道:“哇操,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单享低声道:“你的老友来了。”

  “谁唬,贾正典?”

  单享摇一摇头。

  “白展文?”

  单享又摇了摇头。

  童子奇不耐烦,道:“哎呀,我猜不着了,你干脆说出来吧。”

  只见一名少妇,抱着个婴儿进来。

  童子奇回身一看,惊叫道:“哇操,胡碧,是你呀,这个娃娃是……”

  “唉。”单享叹息道:“自己的儿子都不认得,真是个糊涂老爹。”

  童子奇忙问道:“他,他真的是‘童史生’?”

  胡碧应道:“这还假得了吗?光看那个县胆鼻,就是你遗传。”

  “对。”单享在旁接口道:“那是是仿冒不得的。”

  童子奇白了他一眼。

  单享会错意思,急道:“孩子我抱,你们两个叙叙旧。”言讫,他伸出双手,接过婴儿,迳自走了出去。

  童子奇和胡碧两人凝视一会儿,忍不住在去握她的手。

  “怦怦。”

  胡碧的心在狂跳,血液快速的循环,仍也不禁红了起来。

  童子奇看了她窘态,登时也放声笑了。

  他的那一种笑,含有难以形容的快意,也带有放荡的声音。

  胡碧羞赧的说道:“你若不是童子鸡,这样子看我,我是会担心。”

  “哇操,担心什么?”

  “担心你会非礼我啊。”

  童子奇顽皮的道:“你不说不好,这一说,真会勾直我的邪念。”

  话毕,立刻搂住她,半并玩笑的作出了非札的动作,“另这样子,让人家看到了,多难为情……”

  胡碧一面在挣扎着,童子奇心中明白,这是女人的矜持,其实欲拒还迎。

  登时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就无法收拾。

  在这了她之后,手才开始游动。

  可是,不能马上侵入要地。

  必须先由那些不太重要的肩膀,膜肢处下手,然手推进到乳房,首先要隔着衣服,之后才伸到里面去。

  “唔一——”

  这一次,的确别有翻风味。

  尽管胡碧胖了,但童子奇明白,胡碧的胃口,跟以前并没有分别。

  尤其,在爆发逆流的刹那。

  胡碧把他抱得紧紧的,就像不浪费一点一滴。

  跟着,两人放松了下伊,暴风雨已经过去了。

  渐渐地,那雄畚之气也消失了。

  童子奇全身软瘫,虽然还是贴着,却也是分开了。

  这时,外面传进来话声:“螃蟹,我老公童子鸡吗?”

  童子鸡闻言,心差一点跳出来。

  外面说话的女人,不是他醋劲十足的老婆尹丹凤吗?

  “这这个婆娘,她怎么找来了?”

  童子奇心慌慌,此事叫她知道,不会被阉掉、以后也休想再上床。

  这可如何是好呢?

  胡碧也急坏了。

  只听屋外单享道:“我要告诉他好消息。”

  单享又接问道:“什么好消息?”

  尹丹凤羞声的道:“我怀孕了,他人是不是在庚里。”

  “这一—”

  不等单享答覆,尹舟凤说道:“他要是晓得自己,不久就要为人父亲,一定会乐透了。”

  言旋,“呀”然声响。

  房门给推开了,只听尹丹凤大叫一声:“童子鸡……”

  接着,里有有人叫道:“哇操,啊……”

  童子奇到底被阉了没有?

  嘻嘻。

  天才晓得——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牛皮靴1
2小猴有了自行车
盘古开天辟地
白菜
红红的大苹果1
爱因斯坦
明孝陵
揭秘古人如何检验新娘的贞操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