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心谱 >> 第十三章 青春容貌已然消褪之时

第十三章 青春容貌已然消褪之时

时间:2014/3/3 10:35:18  点击:8236 次
  元月二十三日。

  在“血魂天尊”与洪玉秀及梁怡华隐身的山洞中,神色悲戚的王秋香在石床上照顾著昏迷不醒的“血魂天尊”,并且忧心且爱怜的抚摸著那张赤红火烫且浮现痛苦之色的俊面。

  坐在石床边缘的萧金凤默默望著地面上的两具尸身,耳中听著小芸哽咽述说之言:

  “……小婢及小香入洞之时,她们两人已然毒发了,尚幸在奄奄一息中,还能断断续续说出大概的内情。

  原来不知姑爷如何哄骗了她们,而且她们也耽心姑爷伤势未复,万一败在那个‘幽冥倩女’的手下,也不利她们,因此皆依姑爷之意,将功力渡输于姑爷,仅希望姑爷胜了那个‘幽冥倩女’之后,再助她们重返青春。

  虽然姑爷当时已应允了她们,可是待她们两人无怨无悔的渡轮功力,仅余不足四成功力,青春容貌已然消褪之时,万万没料到姑爷尚不罢休,竟然全力行功,将她们残余的功力吸取怠尽,使她们功力尽失,成为寻常人,并且苍老得有如五旬妇人。

  更令人气愤之事,乃是姑爷临行时竟然邪笑的对她们说是为了利用她们,才肯耗费功力助她们返老还童,可是如今情势已变,绝不能为了女人便坏了尔后的霸业,因此要吸取她们的功力增功。

  可是若施展‘夺魂血煞掌’仅能获得她们三成左右的功力,唯有哄骗她们自愿渡轮功力,才能获得她们的全身功力,如今她们的容貌较之前更为苍老,因此已不愿收留她们了。

  她们两人闻言,俱是万念俱灰,待姑爷应约而去时,便悲伤得服毒自尽……泣……泣……小姐,小婢万万没料到如今姑爷已成为一个无情无义,且奸狡毒辣的人,虽然你已趁著他身遭剧毒之时擒住了他,可是小婢已无意救助姑爷了……”

  萧金凤耳闻小芸述说之时,神色上已浮现出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悲戚及无奈,因此待小芸说罢,也仅是摇首叹息的未出一言。

  可是王秋香耳闻小芸之言,顿时心中焦急且神色悲戚的哀求说道:

  “灵芝姊,虽然小妹已知晓他是为了要收纳三宫、六妃、二十四钗以及为了有臂助之力,才不惜耗损功力助小妹返老还童,可是不论他的心意及所为如何,小妹对他尚存有一份感激之心,因此不便说甚么,然而为了云郎……”

  萧金凤及小芸耳闻王秋香之言,立即安慰的说道:

  “香妹你别急,虽然他已中了‘毒魔谷’的‘金蚕散’,可是姊姊已由断碎的‘血魂剑’剑柄龙口内取出可解百毒的‘九目蟾蜍’胆珠塞入他口内,应可轻易化解他体内的剧毒,不会有性命之危才是。

  如今首要之务,确实是应及早逐出坏胚子的元神,使陈公子尽早恢复神智及自由之躯,可是此事唯有赶回‘地灵门’会合刘姑娘等人,九人同时施功才能办到。”

  然而王秋香又急声说道:

  “凤姊!虽然‘九目蟾蜍’胆珠可解百毒,应可化解云郎体内的剧毒以及能使人全身虚软的毒性,可是此时云郎已被另一种能使人心生淫欲的淫毒侵身,此时已是淫欲高炽。

  据小妹所知,淫药并非一般的解药可解,而且淫药也甚少有解药,唯有淫欲泄尽,方能回复正常,可是若不及早宣泄,恐将欲火高炽,伤及神智,或是潜伏体内造成隐患,若待赶回‘地灵门’已然缓不济急了。因此不论尔后凤姊欲将他元神魂魄逼出或是炼消,小妹皆无意见,只求在此地先助云郎泄欲才行。”

  萧金凤及小芸闻言,俱是神色羞涩的互望一眼,又望了望俊面赤红火烫,且浮现痛苦之色的“血魂天尊”之后,萧金凤才羞涩且为难的说道:

  “虽然香妹你说得或许有理,可是……”

  王秋香的阅历甚丰,眼见萧金凤及小芸的神色,已然知晓她们心中的羞怯及为难,因此毫不犹豫的立即说道:

  “只要凤姊不反对便可,至于助云郎宣泄欲之事,交由小妹便可,可是尚要请两位姊姊暂且移驾,以免小妹的丑态有污两位姊姊,也请两位姊姊莫要耻笑小妹。”

  萧金凤闻言,顿时双颊霞红,可是随即神色严肃的说道:

  “香妹,虽然你欲趁他体内毒性未解,尚是神智昏迷之时助他宣泄淫欲,可是他的功力甚高,真气已可自行冲穴,所以每隔两刻便要重制一次穴道,况且男人在淫欲高炽时,血气循行甚速,真气更易冲穴。

  因此我耽心你助他宣泄淫欲时,忘了再制他穴道,万一他体内真气冲开被制的穴道之时,适逢他体内的毒性全然化解,人已清醒,若被他突然逃逸,便将前功尽弃了。”

  王秋香闻言,正欲开口之时,小芸也已撇嘴的接续说道:

  “对嘛,就是因为如此,小姐与我怎能放心的离开?万一遭他逃逸,之前的心血岂不是全然白费了?

  尔后不知又要耗费多少时光,甚或尚要转世几度,才能再度擒住他,况且小姐与我皆是年已数百之上,人世间的甚么事没……嗐!小香,反正你别顾虑我们就是了。”

  王秋香闻言,顿时一怔,虽然实际年龄已在百岁之上,昔年也曾与上百男人纵淫过,羞耻之心早已淡薄,可是此时娇艳如花的双颊上却浮现出少女的羞怯红霞,并且神色羞涩的望著两女,半晌后才毅然说道:

  “那……那小妹就放肆了!”

  萧金凤及小芸皆是神色严肃的说出道理,似乎并不在乎王秋香在两人面前为他泄欲,可是主婢两人眼见王秋香缓缓解开他腰带,并且褪除他长裤之时,皆是心中蹦跳如鹿,面浮羞赧之色的立即行往远处转首他望。

  而此时,王秋香为了爱郎的安危,已顾不得羞耻,不得不在两女面前助爱郎泄欲保身,可是将爱郎秽裤褪除,露出了那根长有近尺,粗如儿臂,青筋暴露的狰狞巨物时,却发现两女皆是面颊霞红,羞涩的望著别处。

  王秋香眼见主婢两人的羞涩窘状,略微思忖,便已恍然大悟,因为与玉瑶、灵芝相处的时日中,已由她们的言谈中知晓她们主婢三人的首代前世乃是国都高官的千金小姐及使女,从未曾涉足民间,对人世百态懵懂不知。

  待嫁于王爷为妻妾,虽然已经历过且懂得夫妻之道,可是主婢三人乃是受礼教约束甚深的千金小姐及使女,怎懂得淫荡的男欢女爱?

  而且唯恐被夫家视为淫妇,因此皆是甚为被动的任凭夫君为之。

  尔后又随著夫君隐居洞天福地双修仙道,可是阴阳双修之道必须不思不走,因此依然不甚了解男欢女爱为何?

  注:所谓不思不走,乃是指阴阳合体双修之时,须全身赤裸,肌肤相贴,下体也须相交相合,可是绝不可心生淫意,也不可交欢泄欲,否则甚易走火入魔,或是泄出元阴元阳之后,有亏精元气机,何谈修炼精气神?

  尔后连连转世数度,虽然已踏足民间,逐渐知晓了民间的疾苦,可是心思全放在如何消弭前世夫君引发的劫数,从未曾涉及男女情爱,而且每当前世夫君元神离体遁迹之后,主婢三人并不留恋红尘,也随之元神脱躯隐迹,待前世夫君的元神再度转世时,主婢三人也随之再度应劫转世。

  因此,主婢三人虽是转世数度,说大嘛,确实可说是年高七百,通晓古今的人,可是实则上却是三个对男女之欢懵懂不清,如同初解人事的少妇一般。

  王秋香心思疾转的悟通此中缘由之后,随即兴起了私心,因为以爱郎现今的处境,乃是与当今功达绝顶的“幽冥真君”师兄妹为敌,如果能有功力甚高的臂助,必可轻易诛除仇人。

  况且曾听琳姊说过有意将主婢三人也拉扯入姊妹淘中共事一夫,再加上爱郎误食“合和阴葵”的液汁,而且曾习御女之技,已然身具异禀雄威,若无三妻四妾,甚难令爱郎尽兴,因此多几位姊妹不但无妨,反而可避免孤女阴枯之忧。

  王秋香思忖及此,已然兴起勾诱萧金凤及小芸之意,于是开始作做的……

  未几,洞室中已响起一些怪异的滋响声,不断的传入萧金凤及小芸的耳内,使得主婢两人俱是心中好奇的斜目窃望。

  可是眼见之下,顿时羞得双颊发烫,胸口蹦跳如鹿,可是也甚为惊异且好奇的睁目愕望,只见王秋香半斜半倚的靠坐在他身旁,螓首低垂至他胯间,檀口大张的竟然含吮著一根似乎能将她小嘴撑裂的粗巨之物,而且也甚为惊异小香怎么不嫌脏,竟敢用口舌舔吮男人之物?

  只见她在含吮中,不但频频舔吸著,而且螓首还不时忽抬忽垂的套吮著,有时还会缓缓低垂螓首,使双唇紧贴至胯间肌肤,将粗巨之物尽根吞吮,尔后又缓缓高抬螓首,使粗巨之物又逐渐脱出朱唇,如此一上一下的未曾间断。

  可是有一次,只见她螓首高抬过急,使得那根粗巨之物全然脱出朱唇外,在此同时,主婢两人已望见那根粗挺之物的全貌上见然是一根长有近尺,青筋暴露的狰狞巨物,顶端那个紫红发亮的圆头则是涨得如同鸭蛋一般。

  并且由她偶或高抬的霞红娇靥上也可望见她面上浮现出一种似是欢愉又似满足,又似痴迷又似饥渴的神情,似乎舍不得离开那根狰狞巨物,又慌急的大张檀口,再度将那根青筋暴露的狰狞巨物含吮入口。

  主婢三人转世数度,虽然皆已年高七百之上,然而仅在七百年前嫁于“血魂天尊”司马宏昌为妻妾时,才有过夫妻之实,尔后便未曾接触过男人,故而对男人所知不多。

  因此主婢两人眼见那根狰狞巨物之后,虽然苦心中皆是又羞又惊,可是却又甚为好奇的观望著,难以置信他的玉茎怎么如此粗巨,似乎比昔年夫君司马宏昌的胯间之物尚要粗巨近倍?

  更令主婢两人心奇的是,小香用口舌舔吮套吞那根巨物时,面上竟然浮现出似是欢愉满足,又似痴迷又似饥渴的神情,究竟那是甚么滋味,会使她有如此的神情?

  在百思不解中,俱是面浮红潮,神色怔愕的盯望不眨,王秋香眼见之下,虽然不知主婢两人的心中想些甚么?可是知晓已然勾起了她们的兴趣,因此心思疾转后,立即低声唤著:

  “凤姊、灵芝姊……”

  尚在怔望不眨的两女闻声一惊,顿时双颊如染朱丹,又羞又慌的颤声低应著:

  “啊?甚……甚么……香妹,你说甚么?”

  “小……小香,你……你叫我做啥?”

  “凤姊、灵芝姊,你们不是要重制云郎穴道吗?万一他突然清醒逃逸便不妙了!”

  “这……这……灵芝,你去将他穴道重制一遍吧……”

  “啊?不……不要……小婢不敢……况且小婢的功力不如小姐,万一小婢……”

  正当主婢两人心慌意乱的羞怯推拖之时,突听王秋香惊声叫著:

  “啊?,云郎快醒来了……”

  萧金凤及小芸闻声,俱是大吃一惊,不约而同的疾幻至床前,玉掌翻飞如花,迅疾将“血魂天尊”的诸大穴重制一遍,然而主婢两人在惊急中,却不知是王秋香故意使坏。

  如此一来,主婢两人已与裸露下身,坚挺著粗巨玉茎的“血魂天尊”近在咫尺了,而王秋香则是心中窃笑的并不说破,仅是心急的说道:

  “好险……对了,凤姊、灵芝姊,你们就坐在床缘吧,万一待会儿他突然清醒时,你们便可就近且及时制住他,否则遭他清醒逃逸便糟了!”

  萧金凤及小芸两人刚松了一口气,可是耳闻王秋香之言,俱是心中一紧,神色为难的不知该如何回答,也不知应留下还是应避开?

  王秋香由两女的神色中,已然知晓她们面嫩心羞,不敢在近处望见羞人之事,可是又耽心“血魂天尊”清醒之后果真逃逸了,因此留也不是,离也不是,心中甚为为难。

  既然有意勾诱她们,明明知晓她们为难之处,却不说破,而且故做不知的不再吭声,再度低垂螓首,而且更刻意的施展口舌之技,让两女见识及懂得女人应如何施展口舌之技。

  又过了刻余,王秋香已然听见主婢两人的急促喘息声,美目斜瞟,只见两人俱是面如红丹,而且胸口起伏快速,顿时心知或许已可……

  但是唯恐萧金凤面嫩心羞,不如先由小芸身上下手,因此故做疲累的仰首哼叫著:

  “好累……灵……灵芝姊……你……你可否帮帮小妹?”

  “啊?甚……甚么?你要我帮你……不要,不要,我不敢……”

  小芸惊慌失色的推拒之时,王秋香又已伸手拉住她手腕,并且柔声说道:

  “灵芝姊你别急,小妹并非要你帮忙含吮,况且小妹也舍不得呢,只因依小妹昔年的经验,只须刻余便应使云郎泄出元阳了,可是没想到小妹已然会吮了将近三刻时光,已然甚为疲累了,可是云郎依然坚挺如故,未曾泄出元阳,不知是因为淫毒甚烈,或是别的原因……虽然小妹已有些疲累,可是为了云郎的安危,依然会继续含吮,然而却须你从旁协助,用手握著玉茎上下套动,或许便可在短时间使云郎泄出元阳了。”

  “啊?我……我……不敢……”

  小芸又羞又慌的推拒著,并且挣动著手臂,可是挣动之力甚为软弱,已被小香强拉向那根狰狞巨物,并且被逼迫握著那根狰狞巨物。

  “灵芝姊,你就这样握著……嗯……就是这样,然后上下套动……”

  小芸握著那根火烫铁棒时,随即感觉到掌心有如握著一根火烫铁棒,顿时甚为羞怯且心慌的微微颤抖著,可是在又羞又慌之中,却有种莫名的刺激及兴奋感涌生,似乎也有些不舍松手,于是在半逼半依中,已开始随著小香的手势缓缓套动著粗巨火烫的玉茎。

  “对……对,就是如此……灵芝姊,你继续如此套动,小妹则吸吮著,如此必可使云郎甚易泄出元阳了……”

  羞坐另一旁,心中也是又羞又慌的萧金凤,眼见王秋香强拉著小芸的手握向那根狰狞恐布的巨物时,虽然也想开口为小芸推拒,可是不知为何,檀口连张,却说不出一个字。

  待小芸已握住那根狰狞恐布巨物,而且连连不断的上下套动时,芳心中也甚为好奇小芸握著那根狰狞巨物时有何种感觉?上下套动时又有何种感觉?因此一双美目不时瞟向小芸的面部,看她会有何等神色?

  仔细瞟望中,只见小芸胸口起伏快速,鼻息粗喘的紧闭著双目,可是飞红的双颊,却浮现出一种从未曾见过似是羞怯却又神思的怪异神色?难道她也与香妹一样,会有……

  尔后,在王秋香与小芸合力之中,“血魂天尊”终于在王秋香的檀口中泄出了元阳,可是王秋香并未厌恶的吐出,而是有如吞食琼浆玉液一般,毫不犹豫的尽吞入腹,甚至还面浮邪色的朝小芸低声说道:

  “灵芝姊至若非有你协助,否则可要累坏小妹了,而且你一学就会,尔后你也可以如此协助小妹,若是小妹疲累得无力以继时,灵芝姊你也可代小妹……”

  小芸闻言,顿时又羞又慌的连连摇手说道:

  “不要……不要……我如此帮你就行了,你……你别想使坏。”

  于是在王秋香的邪笑中,三人便带著昏迷不醒的“血魂天尊”全力施功,连日赶往“地灵门”。

  可是“血魂天尊”体内的淫毒尚未全然消失,因此在途中,每隔一两个时辰便会淫欲发作。

  于是在王秋香似求似逼的刻意安排之下,小芸难以推拒,只得半推半就的协助王秋香为“血魂天尊”泄欲,连连数次之后,小芸的羞意也已逐渐消退了。

  尔后有一次,王秋香查知“血魂天尊”的淫欲又将兴起之时,竟然借故离去,约莫两刻余才静悄悄的返回,果然望见小芸羞怯且生涩的含吮著那根巨物,而且不时教导坐于一旁的萧金凤,如何握著粗巨玉茎,如何上下套动……

  经过了两日,待三人带著「血魂天尊”到达巫山山脚之时,“血魂天尊”连连兴起了十余次的淫欲,皆是由王秋香及小芸两人轮流吮含玉茎,而萧金凤则是从旁协助,顺利的助“血魂天尊”一一泄欲。

  尔后进入山区,距离“地灵门”尚有百余里的途中,三人又助“血魂天尊”发泄两次淫欲,才使“血魂天尊”体内的淫毒尽消,也使三人心中大宽的松了一口气。

  但是不知是因为女子的贞节观念,或是某种不为人知的心思在主婢两人的内心中,已对肌肤相触十余次的赤裸肉躯,有了一种难以言谕的怪异感情。

  □□□□□□□□元月二十六!

  在一间堆置不少珍贵之物的宽敞秘室中,散立著十余名各有端庄、艳丽、清秀、娇甜容貌的美貌姑娘,其中最大的年约花信,最小的年仅二八左右。

  在石室正中有一张软榻,尚是昏迷未醒的陈腾云静静躺在软榻上,而刘婉琳与王秋香、黄月霞、白雪梅四人则是围立在软榻四周。

  在四人身后则有小菁、小蓉,以及春花、夏岚、秋月、冬雪六婢,至于萧金凤、萧玉凤、小芸三人,则是立于一片木橱前,观赏著内里的奇珍异宝。

  刘婉琳与诸女的目光皆是望著软榻上昏迷不醒的陈腾云,虽然心知爱郎已无性命之危,可是尚不知爱郎的魂魄如今是否安然无恙?因此俱是忧心仲仲。

  唯有不明内情的黄月霞虽然也是面浮忧色,然而仅是忧虑爱郎何时才会清醒,如何才能解消爱郎体内的剧毒?

  虽然刘婉琳不知爱郎的魂魄如今是否安然无恙?可是众女合力施功,已是迫不及待之事了,因此默默环望身周诸女一眼,又望了望站立在另一方的萧金凤主婢一眼,随即朝白雪梅使使眼色之后,便朝黄月霞说道:

  “霞妹,如今云郎身中剧毒未醒,为了云郎的安危,因此须立即施功救治云郎,可是你与梅妹皆已身怀六甲,为了胎儿,你两不便施功,因此请你与梅妹至秘室外守护,若有人进入通道欲进入秘室,务必拦阻,不容进入秘室。”

  “啊?至秘室外守护……琳姊,秘室外的通道中不是已有两位长老守护著吗?况且小妹……”

  黄月霞闻言,顿时心有不愿的立即开口推拒,可是刘婉琳的心中早已有了说词,因此不待她说完,已故做不悦的怒挑柳眉叱道:

  “霞妹,救治云郎之事,甚为重要,而且事关众姊妹尔后的幸福,因此定须尽早施功救治才行,虽然姊姊知晓你也想尽一份心力,可是你与梅妹两人皆已身怀陈门后代,所以师父……所以婆婆出门之前曾严嘱姊姊要好好照顾你们,不容有些许差错,以免动了胎气,因此姊姊怎敢劳累你们施功?

  万一施功中有了差错,影响了腹中胎儿,莫说是姊姊难以对师父交代,便是你也难逃婆婆……甚或是云郎斥责,因此你切莫怪罪姊姊。”

  刘婉琳的怒斥之言方落,一旁的白雪梅也已拉扯著黄月霞的手臂,并且柔声劝阻说道:

  “霞妹,琳姊说得没错,而且此乃琳姊疼惜我俩,才有此决定的,虽然小妹与你一样,也想尽力救助云郎,可是你我两人皆已大腹便便,不但行动不便!也不易提气,莫说万一动了胎气危及胎儿,若是施功之时气机生岔,不但无法施功救治云郎,甚至有碍云郎的生机,到时你我的罪过可大了,因此小妹不敢逞强行功,相信尔后云郎不会因此而责怪我们。

  再者,琳姊她们施功救治云郎之时,绝不能遭人惊动,否则甚有可能走火入魔危及云郎性命,因此必须有人紧守秘室,虽然此处乃是门中秘地,而且秘室外的通道中也有两位长老守护著,门中下属应不易进入。

  可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两位长老略有松懈,遭心生好奇的下属冒失闯入,惊动了施功中的人,甚有可能会走火入魔,如果有我们在外严守,方可无虑,因此琳姊才将如此虽不易发生,却甚为重要之责交由你我二人承担,因此你就不要再为难琳姊了。”

  白雪梅的话语刚说完,黄月霞尚欲开口之时,突听使女夏岚似是打圆场的接口笑说道:

  “小姐,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小婢四人皆曾听见你长嘘短叹,不时低呼姑爷之名,知晓你甚为思念姑爷,如今见到姑爷身遭剧毒昏迷不醒,心中当然是又悲又急罗,可是你怎不想想三位夫人及小菁、小蓉姊姊,哪个不耽心姑爷的安危?哪个心中不忧急?

  大夫人方才之言,虽然略带斥责,可是此乃大夫人姊妹情深,爱之深责之切,加之老夫人临出门之时,尚严嘱大夫人要尽心照顾二夫人及你。

  大夫人肩负著门中安危的重责大任,而且尚要尽心照顾身怀六甲的二夫人及你,已然是心力憔悴了,如今虽然欣喜姑爷回来了,可是却是身中剧毒昏迷不醒,便连小婢等人皆甚为忧心,更何况是大夫人?

  虽然大夫人的内心中也甚为忧急,可是身为大姊,事事皆须顾虑周全,不欲使二夫人及小姐过份劳累,有碍胎儿,所以才有方才之言?再者,有小婢四人代小姐你施功,也算是小姐亲身施功了嘛,因此小姐你就遵从大夫人之言,与二夫人在门外紧守秘室吧。”

  虽然黄月霞的心性较为刚强且任性,可是也甚为聪慧,待耳闻夏岚之言后,顿时恍然大悟的甚为后悔,并且面浮愧咎之色的朝刘婉琳说道:

  “琳姊……小妹错了!请你原谅小妹的不是……”

  刘婉琳闻言,立即扶搂著她,并且柔声说道:

  “霞妹!你我皆是共事一夫的自家姊妹,姊姊疼你都来不及了,又岂会因此怪你?况且姊妹们都是为了云郎,也是为了未来的幸福著想,你耽心云郎的安危,想要尽分心力又有甚么错?因此你别自责了,好了,为了及早救治云郎,你就与梅妹去室外守著吧。

  可是唯恐救治云郎之时,他体内的剧毒会散溢室中,因此不论室中发生甚么事,若未呼唤你们时,你们千万别进来,以免散溢室中的剧毒会危及胎儿,知道吗?”

  “嗯……为了腹中胎儿,若未听琳姊呼唤,小妹绝不进入室内……可是……嗯……万一有甚么异变,小妹会找使女入室查看。”

  “对……对,霞妹真聪慧,梅妹你就陪著霞妹出去吧。”

  “是……霞妹我们走吧。”

  白雪梅在应声中,立即与黄月霞携手步出室外。

  待两女步出室外,刘婉琳立即紧闭室门,并且朝萧金凤、萧玉凤、小芸三人说道;“凤姊姊,现在室中皆是知晓内情的人,而且皆已将‘天心心法’勤习熟练,内里两篇通经过脉之术皆也入悟了,尔后该怎么做,但凭凤姊吩咐。”

  萧金凤闻言,眼见身周诸女皆是面浮期待的神色,可是并未开口说甚么,也不知她心中想些甚么?而是神色怪异的默默环望著诸女,半晌之后,才叹息一声的颔首说道:

  “嗯……好吧,如今你们皆已习成‘天心心法’,已然知晓‘天心心法’乃是一种纯阴神功,足可克制‘紫煞神罡’的纯阳真气,只要有九人同时施功,分别镇守陈公子脏腑九宫的其中一宫;尔后再将真气融合为一,便可合力将窃据陈公子肉躯那个坏胚子的内丹元神驱出或炼消,便使陈公子恢复原有神智及自由之躯了。

  可是待会儿须将他全身裸露才能方便施功,你们莫要因为心中羞怯而分心,或是合力施功之时,万一有功力不继的情况发生时,便须其中一人或多人与陈公子合体相交,施展‘腾龙起凤’之功,全力吸取或是融合他体内的纯阳真气。

  万一真要施展‘腾龙起凤’之功时,已难有十成把握竟功了,因此你们千万不可因为心中羞怯,或是心生邪念而分心,否则势必功亏一篑,尔后再也无能制他了。

  可是你们也莫过于耽心,因为我们主婢三人数世的心愿是否能达成,将视今日成功与否,因此定会全力以赴……”

  萧金凤说及此处时,王秋香却发现萧金凤的娇颜上竟然浮现出一种戚然神色,虽然有些怔愕不解,可是凭著昔年的阅历,立即细思她方才之言,终于有些恍悟,可是并未说破,仅是一语双关的说道:

  “凤姊,其实小妹等人早已心中有备了,因为在场的人除了凤姊及玉瑶、灵芝姊之外,可说是皆已属云郎的人了,又岂会在意云郎是否裸身?

  再者,万一无能救治云郎,也就等于众姊妹皆将失去夫君,因此为了云郎的性命安危,纵然功力全失,甚或命丧也无怨无悔,又岂会因为心羞顾忌不敢与夫君合体相交?因此凤姊大可放心,然而小妹倒是耽心凤姊及玉瑶、灵芝姊你们三人……”

  萧金凤闻言,顿时面浮无奈神色说道:

  “香妹说得甚是,可是你也无须耽心我们主婢,因为坏胚子昔年贵为王爷,所以心性及言行举止皆略显高傲霸道,可是尚不失为一个正人君子,尔后夫妇双修之时,因为走火入魔,沦入魔道,才会迷恋女色,且心生霸业之志。

  尔后姊姊虽也频频好言规劝,可是百劝无力,且遭怒责,终于使得夫妇反目分离,可是姊姊心知他乃是走火入魔沦入魔道,并非本意如此,因此尚存有夫妻情份,仅是频频费尽心机坏他霸业,并无伤他性命之意,而且也期望能制住他元神,炼消他的魔性之后,或可使他重返正道,夫妻和好,再度双修。

  可是我主婢三人虽然皆也修得内丹元神,然而与坏胚子的功力相较尚差一两筹,因此在前两世之时,虽然曾将他诱入荒山,并且施展全力缠束住他,历经三个多时辰之后,已使他身受重创,元神出窍,可是我主婢三人也已功亏数成,再也无能力制止他元神逃逸,才知晓我主婢三人的功力不足,仅有能力缠住他或是逼出他元神,却无能力擒住或炼消他元神,除非有高过他一倍的功力方可达成。

  尔后转世数度,见他害人甚多,或许那些人皆是天机中的应劫之人,但是已知晓他入魔甚深,恐怕甚难炼消他魔性,若不炼消他元神,尔后势必依然为祸天下,因此已心生炼消他元神或是与他力拚,在两败俱伤之下,或许可毁了他的元神。

  当第四度转世之时,也就是两百多年前的前世,姊姊终于在一个古仙人的洞府中缘获一册‘天心谱’,而那个古仙人的洞府也就是陈公子他爷爷获得‘天星剑’之处,可是如今在秘洞上方已建了一座‘天星堡’……”

  “啊?原来‘天心谱’是由‘天星堡’……不……不……‘天心谱’与‘天星剑’竟然出自同一个洞府?嗯……小妹曾听师父说‘天星堡’堡底有个秘洞,她也曾进入过那个秘洞,可是内里甚为怪异……”

  “甚么?‘天星堡’内有个古仙人的洞府……”

  “噫……原来‘天心谱’及‘天星剑’乃是出自同一个洞府呀!”

  “咦?‘天心谱’……‘天星剑’?莫非两者有何关连……可是‘天心谱’仅是一篇心法及两篇通经过脉之术,并非剑法呀!”

  “对耶……‘天心谱’及‘天星剑’的名称听来有些相似,而且出自同一个洞府,说不定其中真有关连呢……”

  正当诸女惊异的惊呼出声时,萧金凤又接续说道:

  “嗯……当我缘获‘天心谱’时,略微翻阅之后,发觉内里的‘天心心法’乃是一种纯阴心法,正可克制他的纯阳神功,而且内里尚有‘九凤腾龙’及‘腾龙起凤’两篇通经过脉之术。

  尔后也悟知‘九凤腾龙’乃是隐含九宫,须有九个曾习‘天心心法’的人同时施展‘九凤腾龙’通脉之术,并且可将九人的功力融合为一,力敌功高数倍的人。

  而‘腾龙起凤’虽可单独施展,可是却须在合体时方可行功施展的通脉之术,藉由此功吸取对方体内的元阳真气,削弱对方的精元功力。

  可是他乃是修得内丹元神的御剑高手,而且所习的‘紫煞神罡’乃是纯阳神功,而我主婢三人仅有能力缠住他或是逼出他元神,却无能炼消他元神,因此有意寻找志同道合的人炼消他元神。”

  萧金凤说及此处,已然顿口,环望仔细聆听的诸女一眼后,才接续说道:

  “可是施功者的功力不足,不但无能驱出或炼消他的内丹元神,也甚有可能伤及施功之人,故而定须有九个功达甲子之上且习成‘天心心法’的纯阴内功,才有能力炼消他的内丹元神。

  因此姊姊在前世久寻之中,虽然遇到了不少功达甲子之上且习有阴寒内功的人,然而十之八九皆是年高半百之上的妇人,少有年轻功高的女子,纵若有,也非习有阴寒心法。

  而且年长之人的功力虽高,可是元阴较衰,且多是妇人之身,因此纯阴真气实则已不纯了,唯有云英未嫁的年轻女子或是元阴初破的少妇才有盛旺的元阴,也较易习成纯阴真气。

  虽然年轻女子的元阴较盛旺,可是内家功力并非一蹴可及,除非是自幼勤习或是资质甚佳或是得天地之助,缘食某种仙瑶灵芝,才能在年轻之时便功达甲子左右,但是在天下武林又如何能寻得三者俱备的年轻女子?因此无奈之下,只得与玉瑶及灵芝继续依往昔之策毁他霸业,并且施功逼他脱出‘天萍子’的肉躯逃遁,才解消了前世的劫数。”

  萧金凤说至此处,顿了顿口,待环望诸女一眼之后,似乎有些欣慰的又接续说道:

  “尚幸转世至今,立即缘遇琳妹,知晓琳妹乃是劫数中人,而且也已功达甲子左右,因此心中大喜的立即说明内情,终于获得琳妹的信任,愿意全力匡助姊姊,也愿协助姊姊寻妥九位云英未嫁或是元阴初破的年轻高手,同时勤习‘天心心法’。

  更令姊姊欣喜之事,乃是先后得知与陈公子有关的劫数中人,所学全属阴寒心法,而且皆是功高一流之上的女中英雌,甚易习成‘天心谱’中的纯阴心法,也有能力施展‘九凤腾龙’或是‘腾龙起凤’,似乎在天机中历经数世的劫数,当可在今世顺利消弭,不再兴起。

  如今诸位妹妹皆已习成炼消他元神的道法,想必也已知晓在施功时须先施展‘九凤腾龙’通经过脉,维护陈公子的脏腑九宫不遭炙伤,尔后才能继续通经过脉,将纯阴真气逐渐布满全身,除了可吸取散布体内的‘紫煞神罡’刚阳真气之外,并且可合力将内丹元神逐渐逼至某个无碍生机之处,尔后再将内丹元神逼出体外炼消,可是……”

  萧金凤说及此处,话语突断,默默环望刘婉琳、王秋香、小菁、小蓉,以及春花、夏岚、秋月、冬雪八女之后,又望了望萧玉凤及小芸两人,才叹息一声的接续说道:

  “唉……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或许冥冥之中早有定数,每个劫数中人各有不同的应劫之途,因此已至消弭劫数之时,似乎我主婢三人也将在此时应劫。”

  诸女耳闻萧金凤之言,俱是一怔,不知她为何有此之言?因此话声方落,已听萧玉凤及小芸皆好奇的先后说道:

  “咦?小姐你怎会如此说?为甚么我们也在此劫中?”

  “就是嘛,小姐你是否糊涂了?我们已然转世数度,又岂只在今世历劫而已?”

  然而萧金凤仅是淡淡一笑的续说道:

  “人生在世,各有不同劫数,只差大小各有不同,以及各有不同的应劫时辰而已,且不说天下各地的劫数中人是如何应劫,仅说与陈公子有关的姑娘吧……

  例如,你我三人的肉身本尊便属天机中的应劫之人,她们应劫命丧之后,方可容我们附身转世,而黄姑娘及白姑娘虽也是应劫之人,可是劫数不同,因此仅是身遭奸淫,身怀六甲,却不能列入九宫之数的施功者。

  另外,‘天地帮’少帮主主婢三人以及白姑娘的另三位使女虽然她们也属应劫之人,而且是引带陈公子踏入劫数,也是‘血魂天尊’转世兴劫之引,可是却不知她们如今的下落及遭遇如何?

  而‘天枢楼主’及‘天旋楼主’两人则是‘血魂天尊’的历劫之引,使得‘血魂天尊’已然应劫在即,虽然尚不知‘幽冥真君’尔后的劫数如何?也不知他如何应劫?或许待我们施功之后,便可见到结果如何。

  至于我主婢三人转世数度,似是顺应天机,历世应劫,实则从未曾经历过何等大小劫数,可是如今……你们已知晓须九位功力高深者同时行功,方可使‘血魂天尊’应劫,也可使陈公子历劫归返。

  可是你们算算在场之人,连我主婢三人算在内虽有十一人,琳妹及香妹皆可独当一面,而小菁、小蓉、春花、夏岚、秋月、冬雪六人功力虽然也不弱,然而若要独当一面,就略显不足了,唯有两人合力,方可独当一面,如此一来,六人仅能算是三人,加上琳妹及香妹也不过五人,纵然再加上我主婢三人,也只有八人而已,要如何施功?

  可是若要小菁、小蓉,以及春花、夏岚、秋月、冬雪皆须独当一面,万一施功之时功力不继,不但无能驱出坏胚了的内丹元神,也甚有可能反遭重创,甚或伤及陈公子的脏腑九宫危及生机。

  可是此时时刻已是历劫在即,无法再临时寻人凑数,况且纵然找到合适的人,也无法及时习成‘天心心法’,因此唯有某人要……要……”萧金凤说及此处,已甚感为难的说不下去了……

  而诸女则是又惊又慌的急声说著:

  “啊?凤姊,你是说……如此说来,我们此时尚无能救治云郎了?”

  “噫?人手不足……那……那怎么办……如果将二夫人及四夫人也算上一份,是否就能……”

  “凤小姐你别耽心,小婢愿意独当一面,便是拚著功力尽失,甚或命丧,小婢也愿全力救助少主。”

  “对,对,小婢也愿意全力救治姑爷,纵然命丧也无怨无悔!”

  “嗯!我也愿意……”

  “小蓉姊说得甚是,小婢一定会全力以赴。”

  正当刘婉琳及六婢皆是神色忧急的说著时,阅历甚丰的王秋香已然听出萧金凤的言中之意,却因心存顾忌,不敢明说,因此心思疾转后,立即朝诸女笑说著:

  “嗐!你们耽心甚么嘛?其实凤姊早已看出此中问题所在,而且也已有了对应之策,仅是心中为难,不便开口而已,只要凤姊肯说,想必定可迎刃而解了。”

  诸女闻言,俱是心中一宽,可是却不知凤姊有何良策?也不如她有何为难之处,不便开口,因此俱是面浮期待之色的盯望著她。

  而此时,王秋香心存些许心计,且略带调侃的朝萧金凤笑说道:

  “凤姊,亏你与玉瑶及灵芝皆是转世数度,历经数朝、年已七百年之龄,阅历甚丰、见识无人能比的人了,可是怎么事到临头,却有如初解人事的少女,心怯得不敢明说?

  虽然你与玉瑶及灵芝姊皆认为与小妹等人并非共事一夫的同堂姊妹,因此心中有些为难且顾忌,可是你怎不想想,正如同你方才之言,如今我们几人皆是劫数中人,已然成为同系一条线上的蚱蜢,谁也脱不了干系,因此你还顾忌甚么?”

  王秋香的笑语之言,果然引起众女的好奇,不知她言中何意?

  可是萧金凤已然知晓王秋香的外表看似二八左右,实则是个年已百岁之上,阅历甚丰的老江湖,定然已查知自己的心思,才会有如此之言,因此心中又羞又慌,可是却故做不悦之色的强辩说道:

  “香妹你别胡说,我有甚么为难且不便开口之处?”

  虽是不悦的辩说著,可是王秋香已由她心慌的神色中知晓自己所料不差,因此又笑说道:

  “嗤……凤姊!虽然你转世数度、阅历甚丰,可是小妹也非见识浅薄的懵懂之人,其实小妹……莫说小妹了,便是琳姊及小菁她们在习练‘天心心法’及两篇通脉之术时,已然由两篇通脉之术的运行脉络以及‘九凤腾龙’、‘腾龙起凤’的名称悟知两篇通脉之术的涵意了,所以当凤姊解说,以及提及须有人施展‘腾龙起凤’之功时,琳姊她们也仅是心中羞怯,却毫无惊慌之色。

  因为在武林中,若欲助人疗伤或是逼毒,隔体施功乃是习以为常之法,若是合体行功,较易通脉渡气,也较易吸取对方体内的真气,这也就是为何修炼仙道的古人将阴阳双修列为较易修得仙道之途。

  也如凤姊之前所言,武林之中甚少有年纪轻轻便已功达甲子的女子,万一施展‘九凤腾龙’时,若有人功力不足或是功力不继之时,便可施展‘腾龙起凤’用以弥补功力不足或是功力不继之况。

  只因凤姊心知肚明,所以在之前已然查知人手不足的困境,也知晓合力施展‘九凤腾龙’之功时,小菁及春花她们其中之一或是数人必然会有功力不继的情况发生,因此才会刻意提及须有人与云郎合体相交,施展‘腾龙起凤’之功,可是又怕一人之力也不足,所以又说须有多人先后与云郎合体。

  可是你又甚为耽忧,万一小菁及春花她们的功力不继,拖累小妹等人的功力也耗损过钜,无以为继,万一功亏一篑,不能顺利炼化他的元神,尔后便再也难除掉他了,因此已心生只好由你们三人献身为之,所以才会有你们主婢三人可能也将在今日应劫之言,却因为心存顾忌,不敢明说而已……”

  “不……不是,香妹,你胡说……没这回事……我并非……只是……”萧金凤闻言,顿时面染朱丹,且慌急的结舌说著……

  可是诸女已然由她神色及反应知晓王秋香之言可能是真非假。

  而此时王秋香又笑说道:

  “凤姊,你不必心羞辩驳了,其实你是因为历劫数世的心愿是否能在今世达成,便要视今日施功情况如何?若成,数世的心愿已了,若不成,尔后恐怕再也无能无力敉劫了,而且耽心敉劫不成,尔后天下大劫必兴,或是尔后你们依然难逃劫数,因此内心中忐忑不安的甚为紊乱。

  可是凤姊你的心思一乱,思绪也已紊乱不清,因此已忘了此时此刻的情况已不同往昔,若在半个月前,小菁及春花她们六人的功力确实尚难独当一面,可是如今他已是身受内伤,而且穴道遭制,昏迷未醒,已然甚难提聚功力了,纵然小菁姊她们六人的功力略差,想必也足可一试了。加之现在共有十一人,只须九人同时施功,而余下的三人尚可在旁应变,只要有人功力不继,便可及时接手施功,而退出的人,待调息恢复功力之后,又可在旁随时接应了。

  再者,我们已然知晓‘九凤腾龙’及‘腾龙起凤’可同时施展,而且有相辅相成的益助,既然如此,我们为何不同时施展两种通脉之术?或许可事半功倍,及早竟功。

  还有,凤姊你别忘了,小妹等人已是云郎的人了,为了云郎的安危,还会有甚么事不敢做?况且方才你也听见小菁及春花她们亲口说便是拚著功力尽失,甚或命丧,也会全力以赴,因此只要你决定该如何施功,小妹等人定会依言为之,绝不推拒,可是凤姊若心存顾忌,以致决定有误,不但会危及云郎及小妹等人,恐怕尔后浩劫必兴,再难消弭了。”

  刘婉琳及小菁、小蓉还有春花、夏岚、秋月、冬雪皆习练过“九凤腾龙”及“腾龙起凤”之术,也知晓“腾龙起凤”须如何施展。

  虽然心知王秋香所言颇有道理!可是与心上人独处时为之尚可说,若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为之……除非是心上人的性命危在旦夕,才会忍住羞意,咬牙为之,否则岂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大胆的做那种事?

  因此耳闻王秋香之言,俱是双颊飞红的不敢吭声。

  而此时,萧金凤主婢三人的内心中也是甚为羞怯且尴尬,因为除了自己主婢三人之外,其余的人皆已属陈腾云的未婚妻妾,她们为了陈腾云的性命,纵若须与陈腾云合体施功,也是理所当然,无可推卸之事,可是自己主婢三人则算甚么?因此皆是羞垂螓首,难以开口。

  可是萧金凤不开口,却使诸女俱是心焦不已……尚幸王秋香又接续说道:

  “虽然小妹也知晓,若非逼不得已之下,尚无须如此施功,可是凤姊你与玉瑶及灵芝姊皆是修达半仙之体的人,也已转世数度,自是较常人通达天机,也应知晓在冥冥天机之中皆有定数。

  而你们三人转世数度,虽然费尽心力,尚无能敉平劫数,说不定这也是你们必须经历的苦难劫数,尔后你缘获‘天心谱’,并且也在今世汇聚了足可施功的人,可能也是天机中的天意。

  人、功俱备,原本以为可顺利敉平劫数了,却没料到事到临头之时,梅姊却因胎儿之福,不适施功,莫非是天机中她与霞妹一样,劫数已尽,否极泰来?

  梅姊退出施功之列,虽然使得施功人手不足,看似不利我们,可是他身受重创,功力已衰,使得原本功力略差的小菁及春花她们或许已足可独当一面,如此岂不是反而有利我们,难道这不也属天机吗?

  天机天心,世人的因缘劫数尽在天机之中,况且方才你曾提及历代的劫数中人各有应劫时地,也曾提及你们三人可能也将在今日历劫,既然你已悟知天机,便应知晓唯有顺应天机,才能劫数尽消,或许在天机中你们三人经历此劫之后,便将否极泰来,安享数世了。

  况且小妹敢说琳姊及小菁、春花等人皆对凤姊及玉瑶、灵芝姊甚为敬重,而且……”

  王秋香说及此处时,刘婉琳已然听出王秋香言中之意,因此立即行至萧金凤面前,伸手握著她一双玉手,正色的说道:

  “凤姊姊、小妹初识凤姊姊之时,虽然尚懵懂不知,可是待知晓内情,而且知晓凤姊姊是为了世间浩劫频频转世,历劫敉祸,并且不辞辛劳的终日奔波,因此心中甚为敬佩凤姊姊及玉瑶姊灵芝姊。

  此外,虽然凤姊姊是为了世间浩劫,才不辞辛劳的终日奔波,可是所为之事却与云郎以及小妹还有诸位妹妹的切身之事有关,因此小妹也甚为感激凤姊姊及玉瑶姊灵芝姊。

  尔后玉瑶姊及灵芝姊前来本门,小妹才有缘与两位姊姊相交,并且由两位姊姊的口中得知凤姊姊的身世及一切经历,更是敬佩无比,已然心生与三位姊姊结为姊妹,可是凤姊姊长久奔波江湖,小妹难见尊容一面,而且因为凤姊姊已属半仙之体,可能无意与俗人结交为友,因此仅是隐于心中未提。

  凤姊姊今日将云郎救回,虽然心中悲伤云郎身受重创,且不知魂魄是否安然无恙?可是终于又与姊姊相见,使得小妹的心中悲喜参半,可是为了云郎,尚无暇与凤姊姊述说思念心意。

  直到方才,小妹听得香妹所言之后,已然恍悟凤姊姊心中的苦处,可是香妹说得甚为中肯,而且凤姊姊你已是半仙之体,理当知晓天机浩瀚,无所不在,劫数当头,欲避也难,纵若强行规避,或许尔后将遭更大或更多的劫数临身,唯有顺应天机,随遇而安,才是正理。

  况且天机万幻,世人难料,谁也不知尔后将发生何事?会有何变化?也不知姊姊的心意为何?可是小妹唯恐以后已无机会述说心意,因此趁此时机将心意说出,无论如何也要与三位姊姊结为姊妹,只要姊姊不嫌弃小妹及云郎,小妹愿意与姊姊结为闺中姊妹,长久相处请益。”

  萧金凤闻言及此,已然心中激动的笑说道:

  “傻妹妹,姊姊哪有你说得那么好?姊姊只不过是个修得金丹元神,已可使元神脱体转世而已,实则也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平凡之人,姊姊又岂会嫌弃这么好的一位妹妹?只不过姊姊……”

  萧金凤正在笑说之时,站立另一旁的秋月突然惊呼著:

  “啊?姑爷……大夫人,你们快看姑爷的面色……似乎姑爷快醒过来了?”

  众女闻声,俱是心中一惊,并且不约而同的围立榻前细观……

  只见陈腾云发咬著牙根,俊面上已浮现出痛楚之色,而双颊肌肤则是颤抖不止。

  “云郎……云郎,你怎么了……琳姊,看来之前喂云郎吞服的‘九目蟾蜍’胆珠,未能解消‘金蚕散’的毒性……”

  “啊?好烫……云郎的身躯怎么如此火烫?莫非云郎体内的剧毒已发,使得身躯内甚为痛楚……凤姊姊,你说怎么办?”

  在王秋香及刘婉琳慌急且含哽咽的惊叫声中,萧金凤心知方才只顾著与诸女说话,却忘了行功躯魔之事,因此心中甚为懊悔的急忙查看,只见陈腾云的俊面,肌肤颤抖不止的浮现出痛楚之色,并且红得发烫。

  萧金凤眼见之下,虽然有些不解,可是事已至此,若再不及早施功,万一身躯内发生甚么异变或是被他醒来伤及室中诸女或是逃离,那就大事不妙了,因此再也不能心存顾忌的拖延时光了,于是当机立断的立即说道:

  “大家快褪除他衣衫之后,放置地面,然后……琳妹、玉瑶、灵芝,还有小菁、小蓉、春花、夏岚、秋月、冬雪,你们九人快围坐一圈,依‘九凤腾龙’之功同时施功,至于我与香妹……香妹,你可否同时施展‘腾龙起凤’之功,与‘九凤腾龙’双管齐下?”

  “喔?‘九凤腾龙’及‘腾龙起凤’双管齐下……好!小妹这就褪衣施功,可是凤姊你……”

  “我……我……暂且在旁坐镇静观状况,一可视情及时支援功力不继的人,或是待你……或是严防他的元神脱体逃逸。”

  诸女耳闻萧金凤指示双管齐下,心知如此一来,必可事半功倍,虽然尔后必将有丑态入目,可是为了救治爱郎,哪还会在意甚么不堪入目的丑态?况且乃是由王秋香施展“腾龙起凤”,无须耽心自己会在别人面前做出丑态,因此俱都松了一口气的迅速依言行事。

  □□□□□□□□肌肤火烫,昏迷不醒的陈腾云已然全身赤裸的仰躺在地面上,因为脑为三魂七魄的存身所在,也是神智之源,因此由功力较高的萧玉凤及小芸两人盘坐在他头前两侧,四支玉掌分别贴在头部两侧的天冲穴及太阳穴上。另外,刘婉琳则是盘坐在陈腾云右腰处,一双玉掌则是叠贴在他巨阙穴上。

  小菁及小蓉两人则盘坐在他双肩旁,一双玉手分别贴在他臂上曲池穴及手腕大陆穴。而春花及夏岚两人则是盘坐在两胁,一双玉手分别贴在天池、神封两穴上。秋月及冬雪两人则是分坐双膝之处,一双玉手分别贴在阴包、血海两穴上。

  已然赤裸著下身的王秋香虽然娇颜上浮现著羞红之色,可是心中早已有了心计,因此在诸女的羞视目光中,已双腿分张的缓缓跨坐在陈腾云胯间,并且在蹲坐中,胯间玉门已逐渐将坚挺火烫的玉茎尽根吞没了。当诸女皆已准备妥当,并且皆已运行“天心心法”之时,萧金凤便一一环望检视,待认为无误之后,于是一声令下,十女便开始施展“九凤腾龙”及“腾龙起凤”之功。

  同时将纯阴真气缓缓度入陈腾云的经络血脉内,并且迅速逼退或融合陈腾云体内的炙热真气。

  在十女中,以萧玉凤及小芸两人的功力最高,王秋香次之,再来则是刘婉琳,而小菁及春花六婢的功力虽然皆仅在一流之上,若与“血魂天尊”的功力相较,确实难以比拟。

  然而此时“血魂天尊”已然身负内伤,而且是在昏迷中,因此散布体内的炙热真气并不盛旺,加之乃是合十女之力共同行功,因此皆能顺利且迅速的将纯阴真气涌入五脏六腑的九宫之内。

  可是正当十女同时施功不到片刻,不知是他的内伤略微复元,还是因为他体内的毒性渐消,因此身躯及四肢皆已有微微挣动之状,似乎即将清醒了?

  静立默观的萧金凤眼见他身躯及四肢已有挣动之状,唯恐他清醒之后挣脱逃逸,因此玉指疾弹,霎时制住了他气海穴,使他无能提气行功相抗,并且急声说道:

  “他已快清醒了,可是你们已据守了脏腑九宫,只要紧紧守住九宫,并且逐渐增功,将纯阴页气融汇为一,到时自会将他的元神逼往灵台穴!”

  诸女闻言,果然立即增提功力,加速行功。约莫两刻之后,陈腾云肌肤的炙烫已然逐渐消退,看来再过些时刻便将恢复正常了。

  可是只见“血魂天尊”的双目突睁,身躯及四肢皆已开始挣动,待望见身周围绕著不少女人,而且皆在行功,将阴寒真气渡入自己体内,并且汇为一道极为强劲的洪流,已将自己的内丹元神罩裹住,并且逐渐蚕食自己的丹气,顿时心惊的便欲挣脱起身,并且惊急叫道:

  “咦?你们……是你……琳姊……还有小菁、小蓉?噫……还有香妹?你们在干甚么……还不快放开我?”

  然而诸女皆知晓“血魂天尊”的元神已然占据了陈腾云的身躯,并且以陈腾云的身份欺瞒“地灵夫人”及诸女,而此时便是要将“血魂天尊”的元神逐出爱郎体外,又岂会听他的话?因此皆是毫不理会的继续增功。

  “血魂天尊”在挣扎中,已发觉丹田真气已然被封,全身经脉的十多个要穴也已掌握在诸女掌下,而且自己的内丹元神已被极为强劲的阴寒真气罩裹住,因此再度怒声叫道:

  “你们还不快放开我?我是你们的夫君,你们竟敢不听我的话……咦?你是谁……啊?你是萧金凤……琳姊,她是‘九幽宫’的少宫主,你怎么与仇人在一起?”

  可是在怒叫声中,却见诸女依然不理会自己的继续行功,而且是逐渐蚕食著自己的元神精气,至此,“血魂天尊”终于恍然大悟的盯望著萧金凤,并且咬牙切齿的怒声叱道:

  “你……你果然是‘九天玄凤’……贱人!你连连数世皆毁了我的心血,时至今世,尚不肯罢手?而且……我明白了,你已将我的身份告诉了她们,而且与这些贱人沆瀣一气,要毁我道基,你……你……你们这些无情无义的贱人,看我可饶得了你们?”

  “血魂天尊”已然了解了此时的处境,也已知晓她们同时施功,便是要炼消自己的内丹元神,虽然不知那娃儿的魂魄躲在何处?是否也遭阴寒真气罩炼著?可是自身已陷困境,哪还顾得了他?因此不再开口,立即闭目行功,抗拒阴寒真气的罩炼。

  虽然丹田真气被封,可是那仅是自己吸取他人的功力,再融汇陈腾云原有的微弱功力而已,实则自己修炼数世的功力皆已化为内丹元神了,纵然丹田真气被封,又有何妨?

  于是,“血魂天尊”的内丹元神已坐镇百会,并且逐渐散溢出炙热真气,将罩里内丹元神的阴寒真气逼住,与九女所渡入的阴寒真气在陈腾云的身躯内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斗,只要能将阴寒真气逼出体外,元神丹气散布全身经脉之后,便可脱出她们的控制了。

  可是内丹元神散溢出的炙热真气以及九女渡入的阴寒真气在陈腾云的身躯内展开激烈的争斗时,已使陈腾云的身躯忽冷忽热。

  在此同时,被强劲的阴寒真气逼至脑户穴存身的陈腾云魂魄,已被一寒一炙的两股强劲真气逼压得痛苦不堪,恍如身处冰火交错的炼狱之中,似乎将被炼得魂飞魄散了……

  然而陈腾云自幼便被几位爷爷严厉教导,强逼习练各种不同的内功心法及武技,并且不时被送往惊险的处境中自行挣命求活,虽然功力并不高,武技也泛泛无奇,可是早已将他淬炼成坚毅不畏的刚强个性,因此为了挣命,立即运行“六罡神功”抗拒冰火交错的魔炼。

  “六罡神功”乃是将六位老爷爷的独门心法,以“混元神功”为主,五种内功心法为辅,融汇成内外功交修的独门“六罡神功”,因为尚未习至臻境,尚不知“六罡神功”是否能抗拒得了一寒一炙的强劲真气?可是仅习有此功,未曾习过其它的心法,也只能全力施展相抗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不知是“六罡神功”的功效尚佳,或是陈腾云的魂魄已逐渐适应了冰火交错的煎熬,不但痛苦渐消,甚至还微微吸取一寒一炙的真气,略微增强了三魂七魄的抗拒之力。

  于是在欣喜中,陈腾云的魂魄逐渐减弱抗拒之力,在尚能忍受煎熬的情况中,缓缓吸取一寒一炙的真气,供魂魄融合为抗拒之力,待抗力增加之后,便又减弱抗力,再增强吸取之力,如此反覆为之上魂七魄愈来愈精固,也愈来愈不畏冰火交错的煎熬及淬炼了。

  一寒一炙的两股强劲真气在陈腾云的身躯内展开激烈的争斗中,虽然被第三者一丝一毫的吸取著,可是在九女融合为一的澎湃真气以及盛旺的炙热丹气中,皆是仅属九牛一毛,因此双方皆未察觉有异,依然是全力对抗著。

  时光一刻刻的迅速消逝,约莫一个多时辰之后,双方皆已功耗数成,互斗中的一寒一炙真气也略微衰弱。

  在旁静观的萧金凤眼见萧玉凤及小芸施功的情况甚为稳定,刘婉琳及小菁、小蓉三人也尚好,可是小菁及小蓉两人的头额上已有汗水渗出,而春花、夏岚、秋月、冬雪四人则是汗水已顺颊滴流,似乎已有功力不继之状?

  萧金凤见状,唯恐春花四人施功过甚之后,甚难在短时间调息恢复,到时便将少了四人施功,可是王秋香尚在闭目施功中,除了自己之外,已无接手之人,因此心思疾转之后,立即在王秋香耳旁低声说道:

  “香妹,春花她们四人似乎已有真气不继之况,我们先换下两个,待她们调息过后,再与别人换手……”

  王秋香闻声,立即睁目观望,果然望见四女已有不支之状,因此立即息功起身,就近行至秋月身旁接手施功,容秋月休歇调息。

  而此时,萧金凤也已行至冬雪身侧接手换下她。

  秋月及冬雪皆被换下之后,皆是松了一口气的观望情况,不但望清了情况,也望见了姑爷胯间那根沾满淫露的高挺巨物,俱都羞得双颊霞红,芳心蹦跳加鹿的慌闭双目,立即行功调息。

  有了两个功力高绝的生力军,不但使施功中的诸女压力大减,也使“血魂天尊”的压力大增,而且知晓“九天玄凤”的功力仅低自己三成左右,若是单独力拚,也非短时间能胜她。

  而现在,她不但有两个相处数世,功力也不弱的使女协助,而且还有功力也不弱的王秋香及刘婉琳从旁协助,至于六个使女的功力虽低,可是也抵得一个上王秋香了,因此众女会合为一的功力已然高过自己甚多,久斗之下,必然对自己甚为不利,甚有可能遭她们炼化元神,魂飞魄散了。

  可是自己的内丹元神已被众女汇合为一的真气紧紧罩束住,已无法脱体而出,唯有及早一股做气,击溃她们,才能恢复自由之身,或是将罩束四周的真气击出一个破绽,方能趁机脱体离去,否则尔后势必更难脱出罩束了!

  “血魂天尊”已然了悟自己的下场可能会如何,因此立即将功力提增至十成,霎时浩瀚澎湃的丹气暴然扩涨,立即将罩束不松的阴寒真气撑得退缩不少,使得行功中的诸女俱都气血翻腾,罩束的真气已有松动之状。

  尚幸萧金凤及萧玉凤、小芸三人早已知晓“血魂天尊”的功力如何?虽然有六女协助施功,可是心中皆不敢大意,唯恐对方逃逸之后,再也无能力困住他了,因此心中早已有备。

  正因为如此,当“血魂天尊”暴增功力,将阴寒真气逼撑之时,萧金凤及萧玉凤、小芸三人也迅速功提十成,全力围困。

  而刘婉琳及王秋香也在心惊之中立即增功。

  可是小菁、小蓉、春花、夏岚四人则是身躯骤然一震,随即口角溢血,不问可知,在“血魂天尊”的全力一击之下,四人皆已内腑受创了。四人的内腑躯骤受创,真气也随之大衰,虽然调息已毕,在旁静望的秋月、冬雪两人大吃一惊的立即分别换下了春花及夏岚两人,可是无人接手替换的小菁、小蓉两人只能强撑施功著。

  萧金凤、萧玉凤、小芸以及刘婉琳、王秋香五人眼见小菁、小蓉、春花、夏岚四人皆已受创,因此心中甚为耽忧,可是此时已无换手之人,而且时已至此欲罢不能,万一略有疏忽,定然会遭“血魂天尊”逃逸,因此仅能全力施功,弥补不足的真气,可是万一“血魂天尊”再度全力反击,恐怕她们两人……

  然而怕甚么,就偏遇到甚么!就在此时,“血魂天尊”再度全力一击!倏听小菁、小蓉、秋月、冬雪四人俱是全身剧震的闷哼一声……

  “呃……哇……”

  “嗯……”

  霎时,便见小菁、小蓉两人口喷血雨,往后仰倒……

  而秋月、冬雪两人则是脸色苍白,口角溢血,尚幸还能支撑末倒。

  “糟了……玉瑶、灵芝,快全力施功,绝不能让坏胚子的元神闯出气罩……”

  “啊?小菁……小蓉……”

  萧金凤及刘婉琳眼见之下,俱是大吃一惊的惊呼出声……

  但是突听王秋香急声说道:

  “凤姊!没想到他的功力竟然如此高,虽然已受制于我们,而且我们是合力施功,可是他的反击之力尚如此强劲,万一再有人受创……”

  “香妹,他现在乃是以元神丹气反击,并非是寻常的真气,所以她们六人难以抗拒,万一他再全力反击几次,我耽心你们也……”

  “对嘛!小妹也耽心如此,可是……凤姊,你也知晓‘九凤腾龙’乃是以围堵为主,然后逐渐炼化他的丹气,而‘腾龙起凤’则是以吸取为主,功效较‘九凤腾龙’高出甚多,虽然方才小妹也曾施展之时,确实吸取了不少的丹气,可是却因功力难以比拟,因此尚未将炙热丹气炼化,因此若再施展,也吸取不了多少了,看来唯有凤姊或是玉瑶、灵芝姊方能迅速吸取他旺盛的丹气。”

  “这……”萧金凤闻言,顿时心中甚为犹豫,因为在前世时获得“天心谱”之后,已然知晓“九凤腾龙”及“腾龙起凤”的施展之法,也知晓其功能,当然知晓王秋香之言确实无误。

  可是在之前便已由在场诸女中看出施功的人功力不足,也耽心功力不足之后,务必要施展“腾龙起凤”方能竟功,也因为如此,才会有主婢三人也将历劫之言,可是不到万不得已,主婢三人皆无意施展此功,所以才会将希望寄托在众女及王秋香身上,然而事已至此……

  萧金凤心中为难的默默望向萧玉凤及小芸两人,可是眼见萧玉凤及小芸两人皆是全神贯注的施功中,因此心中甚为彷惶难决。

  就在此时,“血魂天尊”再度全力反击,霎时便见秋月、冬雪两人已然口喷血雨的翻倒在地。

  如此一来小菁、春花六人皆已受创,纵然再勉强施功,也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了,甚或会危及她们的性命。

  萧金凤眼见之下,心知尔后刘婉琳及王秋香两人若也不支受创,那么凭自己主婢三人之力,更无法炼消他元神了,势必前功尽弃,尔后再也无能制他了。

  因此萧金凤逼不得已之下,只得一咬牙,立即收功起身,又羞又怯的迅速将下身裙裤解下,虽然衣衫遮掩了双腿胯及玉臀,可是已裸露出一双雪白如玉的修长玉腿。萧金凤羞得娇靥如染朱丹,并且低垂螓首,不敢望向别人,忸忸怩怩的行至他胯间,在那根依然坚挺如柱的玉茎上方缓缓曲膝往下跪坐。

  虽然前几世便已身为人妇,已懂得夫妻伦敦之道,可是现今乃是云英未嫁的处子之躯,因此……可是为了消弭可能将兴的浩劫,也为了在场诸女的安危,只得忍住心中的慌乱羞意,紧咬贝齿,缓缓下坐。

  可是紧窄的玉门顶著玉茎,仅将巨如鸭蛋的圆头含裹入,便已将玉门撑涨欲裂,痛得她花容色变,不敢再往下蹲吞。

  可是倏觉玉门内的玉茎圆头突然有些涨大,并且抖动著,尚不知是怎么回事时,忽听身前响起了刘婉琳的闷哼声,心惊的张目观望,只见刘婉琳的面色苍白,虽然尚在全力施功,可是恐怕甚难再承受两三次的重击了。

  心中甚为焦急,万一己方再有人受创,尔后必然更为艰辛了,因此心中一狠,紧咬牙根,猛然往下一坐,霎时将粗巨的玉茎全根香入玉门内,可是在此同时,萧金凤有如身遭巨雷轰击,顿时痛得她脑中轰然,眼前一黑,已然虚软的伏倒在陈腾云身上,并且全身颤抖不止。

  真是屋漏偏逢雨!就在萧金凤痛得全身虚软的伏倒在陈腾云身上时,“血魂天尊”的丹气再度重重反击,萧玉凤及小芸两人俱是全身一震而已,而王秋香则是面色苍白,神色痛楚,尚幸并无大碍的依然可继续施功,可是面色苍白的刘婉琳嘴角已有血迹浮现,似乎已有内伤了,若再遭“血魂天尊”的丹气反击,恐怕……

  尚幸已然受创,皆在行功调息中的小菁、春花六人已在此时相继调息完毕,一一收功睁目,待眼见五女的情况,俱是又惊又急的分别照顾萧金凤及刘婉琳两人,尔后立即以两人一组,分三处合力施功,增强“九凤腾龙”的威力。

  已然清醒的萧金凤,眼见诸女尚能支撑行功,顿时心中大宽,虽然此时胯间玉门尚被粗巨火烫的玉茎撑涨得甚为疼痛,可是为了大局,只得忍住疼痛,立即吸气提功,开始施展“腾龙起凤”之功,迅速吸取“血魂天尊”的丹气。

  凭萧金凤的功力施展“腾龙起凤”之功,吸取劲道当然比王秋香强上两三倍,并且较易炼化炙热丹气,因此立即使得“血魂天尊”察觉到丹气逐渐散失,也才察觉丹气正遭另一股强劲的吸劲盗吸著。

  “血魂天尊”察觉情况对自己甚为不利,在如此情况之下,若不及早脱体离去,尔后甚有可能丹失神消,使得三魂七魄魂飞魄散了,可是此时元神已被酷寒的真气紧紧裹束住,唯有全力将酷寒真气震破,才能使元神趁机脱出罩束。

  再者,既然她们欲炼化自己的元神,已与自己成为势不两立的大敌了,不论是为了求生,或是为了报仇,皆将与她们全力一拚,或许拚得两败俱伤时,自己方可趁机脱身,纵然脱身不得,也要震毙几个,方能消减些许心中之恨。

  “血魂天尊”的心意已定,立即略微收功调息,行功数周天之后,已然提聚了十二成的功力骤然震出,劲狂无比的炙热丹气也倏然暴涨,四外扩散。

  在此同时,施功中的诸女已察觉真气剧震,立即知晓“血魂天尊”再度全力反击了,因此不约而同的也将功力提至极顶,合而为一的澎湃真气紧紧束裹不松,不容“血魂天尊”的丹气击破气罩。

  双方一先一后全力施功,一炙一寒的强劲真气,一方往外暴涨扩撑,一方往内紧裹束缩,霎时劲猛狂烈的绞挤著。

  约莫片刻之后,陈腾云的身躯倏然一震,接而诸女皆被震得暴退数尺,并且口喷鲜血的昏迷倒地……

  在此同时,跨坐在陈腾云胯上的萧金凤突然身躯摇晃的闷哼一声,也是口喷血雨,昏倒在陈腾云胸腹上。

  而此时,只见全身赤裸的陈腾云也已昏迷不醒,可是俊面及身躯肌肤上突然浮现出火烫的赤红之色,而且还有一些热气涌生。

  □□□□□□□□运行“六罡神功”护住魂魄,抗拒酷寒及炙热真气魔炼的陈腾云,在行功之时,缓缓吸取酷寒及炙热的真气归为己用,使得魂魄精气愈来愈盛旺,也愈来愈精固。

  不知过了多少时辰,也不知吸取了多少的酷寒及炙热的真气,倏然被一阵劲猛的剧震震醒,可是立即发觉魂魄四周皆是四处散窜的炙热真气,恍如置身烈火炼狱之中,而之前的酷寒真气已然消失无踪。

  又惊又疑中,虽不知发生了甚么事?却知晓炙热的真气乃是占据自己身躯的老魔所有,可是此时外力已失,他为何尚不息功?因此好奇的呼唤著:

  “老儿……老儿……老儿……”

  可是呼唤甚久,却未有一丝回应,因此好奇的思忖著:

  “咦?那老儿呢……莫非他与那股酷寒真气力拚之时已然受创?嗯……且去找找他。”

  虽然四周全是散窜的炙热真气,可是此时尚能抗拒,因此立即前往百会穴查看,可是到了百会穴,却未见到他的元神,不知他隐往何处去了?于是再度四处查看。然而在头部诸大穴查看数遍,皆未曾发现“血魂天尊”的元神,因此甚为不解的怔思著……

  未几!突然灵光一现的惊喜叫道:

  “啊?莫非……莫非他在力拚之后,已然受创,唯恐元神受损,已然脱躯离去了……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我不是已可重获身躯,恢复自由之身了?”

  又惊又喜之中,再度返回百会穴,并且立即将魂魄精气与五脏六腑气机一一融合相连,终于逐渐使魂魄肉躯相合为一,再度回复自由之身了。魂魄肉躯相合相通之后,神智已清,并且已可察觉身躯各处的异状,立即发觉体内甚为炙热,可是在胸腹上却压著一块寒冰,因此使得五脏六腑毫无炙热的感觉。

  尔后又发觉胯间玉茎似乎处于一个冰窖之内,并且有一股酷寒之气经由玉茎小孔不断涌入体内,而炙热真气也不断的经由玉茎小孔溢出,使得胯间仅有些微发烫,毫无不适之状。

  此时正值全身炙热发烫,既然有消解炙热之物,何不趁此先行消解体内的炙热?于是动也不动一下,立即施展御女吸阴之功,经由玉茎劲疾的吸取酷寒之气,迅速循行全身经络血脉,融合体内的炙热真气。

  时光一刻刻的消逝,约莫三刻左右,体内的炙热真气已有数成,与吸取的酷寒之气阴阳调和,融合为一,可是炙热真气尚是甚为盛旺,而玉茎吸取的酷寒之气则是愈来愈稀,身躯上的寒冰也逐渐转温,似乎已不足以消解体内的炙热了。

  忽然,只觉身躯上的寒冰突然动了动,并且有轻微的哼声传入耳内?心中又惊又疑的急睁双目观望,这才发现压在胸腹上的寒冰竟然是一个女子?惊异无比的急忙挺身坐起,随即由眼角处发现身旁尚有人躺在地面上。

  就在此时,因为惊急的挺身坐起时,贴靠在怀内的女子也突然惊醒,待望见身躯相贴的人,顿时双手急推慌急倒退,并且惊叫大叫著:

  “啊?你……你醒了……坏胚子……快放开我……妈呀……好痛……痛死了……”怀中的女子慌急倒退时,突然双手捧腹,痛呼出声。

  而陈腾云则是觉得玉茎突然脱出冰窖,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竟然是全身赤裸,而胯间坚挺的玉茎上则是沾满了红白相间的血水……

  再望向那个慌急倒退捧腹痛叫的女子,尚未看清她的面貌,却发现她上身虽然穿著衣衫,可是下身却裸露著雪白如玉的修长玉腿,并且在双腿胯之间尚不停的滴著血水,滴在平滑的灰白石板地上,显得甚为刺眼,顿时惊异的思忖著:

  “咦?她是甚么人……为何裸露著下身与我……看她双腿胯间滴流的血水,莫非她是以处子之身与我合体?”心疑不解之时,目光已转望身周各处,发现身处一间甚为眼熟的石室之中,而四周的地面上散倒著十多个女子,突然发现其中一个面向自己,嘴角尚有血迹的女子竟然是琳姊的使女小蓉?

  心中大吃一惊的急忙起身,正欲接近观望之时,倏觉劲风疾响,心惊中,已然本能的急欲问避,可是已来不及抬腿移身了。

  然而,万万没料到心中闪避的念头方起,倏然体内真气疾循,并且在本能闪避动作中,虽然双腿未动,身躯竟然疾如迅电的贴地疾滑数尺,迅速避开了指劲。

  “啊……”不由自主的脱口惊呼之时,突然眼见人影疾幻而至,又是那个裸露下身的女子,因此再度本能的晃身……霎时身躯疾幻而逝,再度避开了对方的偷袭,心中虽不解,可是已无暇细思,立即怒声喝道:

  “呔!你方才为何裸身与本少爷……你为何连番偷袭本少爷……啊?你……你是萧姑娘?”

  陈腾云在不悦的怒喝声中,突然望清那个裸露下身的女子竟然是“九幽宫”的少宫主萧金凤?虽然眼见萧金凤突然神色痛楚的躬身抚腹,可是心中已然怒火高炽,毫不理会她的窘状,双掌一提,迅疾前迎,并且再度怒声叱道:

  “哼!尔等‘九幽宫’之内,全然是毫无羞耻的人,况且本少爷与尔等有毁家灭堡的深仇大恨,你就纳命来吧!”

  在怒叱声中,已疾如幻影的射向萧金凤,并且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双掌一分,已拍出两股劲疾掌劲当胸击去。

  萧金凤提足掠身之时,倏觉胯间及小腹内剧痛,并且痛得似是有一根大筋连连拉扯著五脏六腑,使得全身真气散涣,难以提聚。

  可是眼见对方掌劲已迅疾涌至,性命交关之际,只得咬牙疾闪,然而此时痛得真气散涣,仅能提聚三成左右的功力,因此身形略缓,立即遭强劲的掌劲击中,霎时被震得凌空倒飞,口喷血雨的摔坠两丈之外。

  “啊?不要……不要伤……伤害凤姊姊……”

  陈腾云闻声,顿时觉得甚为耳熟?怔愕的转身望去,只见有一女正慌急的挣扎起身,待望清她颜面,不由大吃一惊的疾幻至她身前,并且急忙扶著她焦急的问道:

  “琳姊……怎么是你?你怎会受伤的?莫非是那个贱人打伤你的?”

  “啊?你……你……你是……”

  “琳姊,你怎么了?我是陈腾云呀……”

  刘婉琳闻言,顿时惊喜无比的抓搂著陈腾云,可是尚不敢相信是真,因此又急声问道:

  “你是云弟……真的是云弟?不是那个老魔头?”

  陈腾云闻言,则是皱眉说著:

  “嗨!琳姊你怎么不……喔……我明白了,莫非琳姊已知晓那个老魔窃占小弟身躯之事,是谁告诉你的?”

  正说时,突听石室中有数个呻吟声相继响起,刘婉琳才想起其他人不知如何了?因此立即急声说道:

  “啊?凤姊……香妹,她们也……快!快!云弟你快救她们,若非她们全心全力协助姊姊,否则你绝难恢复……”

  陈腾云闻言一怔,心中难以置信的问道:

  “甚么?她们协助琳姊救小弟?难道那个贱……连那个萧姑娘也协助琳姊救小弟……”

  “是呀……若非凤姊,她……嗐!云弟你先别问这些了,快将凤姊姊她们一一救醒,尔后再慢慢详说……”

  刘婉琳急声说著时,突然听见另一方有惊叫声响起:

  “啊?玉瑶……玉瑶……天哪!你也……灵芝呢?灵芝……”

  刘婉琳及陈腾云循声望去,只见身受重创的萧金凤,不知何时已爬至昏迷不醒的萧玉凤身前,并且在惊惶神色中,又慌急爬向也是昏迷不醒的小芸。

  虽然刘婉琳也有内伤,可是尚可行动,因此立即起身奔向萧金凤,扶著她查看小芸的伤势,才发觉小芸的身躯寒冷如冰,已然僵硬,因此又听萧金凤哽咽的悲声说道:

  “完了……完了……连小芸也一样……”

  哽咽悲语之时,突然望向行至一旁的陈腾云,并且悲愤的尖叫著: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不但害我们主婢三人转世数度为你奔波,如今又……泣……泣……又害得我们主婢三人的金丹皆已破裂散消,尔后再也无法转世了,而且……泣……泣……玉瑶及灵芝的金丹破裂之后,酷寒丹气在她们体内散窜,使得五脏六腑皆逐渐冰冻,若不及早救她们,待她们五脏六腑生机皆息之后,恐怕再也难救活她们了……泣……泣……”

  陈腾云被骂得丈二金刚摸不著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因此仅是怔愣的望著她……

  而此时,刘婉琳耳闻凤姊姊责骂爱郎,虽然心中有些不悦,可是也知晓凤姊姊乃是悲急失常,因此立即柔声劝慰说道:

  “凤姊姊,其实这一切都是那个‘血魂天尊’惹的祸,云郎也是受害者之一,如今‘血魂天尊’的金丹元神已不在他体内了,因此你骂他也没用呀,如今首要之务,是该如何及早救醒玉瑶姊及灵芝姊。”

  萧金凤闻言一怔,可是立即心慌的四处张望,并且惊急的说道:

  “啊?那坏胚子的元神不在他体内了,莫非他又脱躯逃离了……可是如今若要救玉瑶及灵芝,唯有靠他的……”

  萧金凤惊急的说著时,突然话声顿止的盯望著陈腾云,心中不知在想些甚么?半晌,才急声问道:

  “坏……你……陈公子,此时你体内是否有炙热丹气散窜?”

  陈腾云闻言,立即连连颔首的说道:

  “对!对!在之前,我的魂魄原本遭一炙一寒的真气罩炼著,尚幸在自卫之时吸取了不少的炙、寒真气,逐渐精固了魂魄,可是醒来之时,只觉四周炙热无比,才发觉酷寒真气已消,仅余旺盛的炙热真气在体内四处乱窜,而那老魔的元神也不见了……虽然不知发生何事?也不知为何如此?可是在欣喜无比中,魂魄便立即与五脏六腑的气机相系,终于神体合一,又重获自由之身了,可是立即感觉全身炙烫无比,尚幸胸腹及胯间有阴寒之气……”

  陈腾云说及此处时,萧金凤的娇靥倏然赤红,并且羞急的插口说道:

  “不要说了……你不必再说那些事了!我只问你,你现在体内是否尚有散窜的炙热丹气?”

  “有哇!有哇!虽然较初醒之时好多了,可是依然甚为炙热难受,或许尔后行功调息便可平复了……”

  萧金凤闻言,顿时面浮喜色,急忙朝刘婉琳低声说道:

  “琳妹,要救玉瑶及灵芝已非他不可了。”

  “喔?!真的……凤姊姊,你快说,云郎该如何救助玉瑶姊及灵芝姊?”

  “这……”萧金凤闻言,突然娇靥霞红的望了陈腾云一眼,可是却羞涩未语,忍著身躯上的痛楚,急忙拉著刘婉琳行往一旁,才朝刘婉琳低声说道:

  “琳妹,虽说是要他救助玉瑶及灵芝,倒不如说是也是为了他自己,因为那坏胚子的金丹元神可能已破裂得魂消魄散了,旺盛的炙热丹气在他体内散窜,所以才会全身炙热无比,因此由他救治玉瑶及灵芝,不但有助她们两人凝聚破裂散溢的丹气,也可调和他体内散窜的炙热丹气,对他的功力也甚有益助,而且……也算是被他捡了便宜,琳妹,你待会儿告诉他,要他像方才与姊姊那样,然后……”

  萧金凤猜测的没错!当“血魂天尊”与合力施功的众女全力硬拚之时,双方俱遭重创,“血魂天尊”的金丹元神立即破裂,并且随即魂消魄散,而遗留在陈腾云体内的破裂丹气立即在他全身经络脉穴中散窜。合力施功的众女中,以萧金凤主婢三人的功力最高,因此在全力施功时,融汇为一的纯阴真气中,有大半之上皆属于主婢三人的,因此承受的反击之力也最重,因此主婢三人的金丹元神皆遭重击震裂,并且立即昏迷,尚幸内腑仅是微微受创,并无性命之危。

  至于刘婉琳、王秋香、小菁、小蓉,以及春花、夏岚、秋月、冬雪八女虽然遭受的反击之力较轻,可是因为功力较低,难以抗衡,因此皆被震得倒翻数尺,并且分别身受轻重不等的内伤,尚幸也无性命之危。萧金凤主婢三人承担了大半的重击,虽然金丹元神已然破裂,可是并未碎裂四散,若能及时行功,尚可弥补裂纹,精固金丹元神。

  然而三人皆被震得昏迷不醒,因此丹气已由裂隙逐渐外溢扩散,使得昏迷不醒的身躯逐渐遭四窜的酷寒丹气侵蚀,因此身躯逐渐冰僵,五脏六腑的生机也逐渐息止。

  可是与陈腾云合体施功的萧金凤却因两人合体相交,精气互通,使得酷寒丹气及炙热丹气相互交流,于是阴阳调和,相互益助之下,不但使萧金凤破裂散窜的丹气已缓缓的凝聚了近半,也使陈腾云炼化了部份炙热丹气归为己用,凭空增添了三四十年的功力。

  正因为如此,虽然在陈腾云体内散窜的炙热丹气尚有大半之上未曾吸纳炼化,可是此时已然身具甲子功力了,因此萧金凤的话声虽低,陈腾云皆能清晰的听入耳内。

  于是在萧金凤的低语声中,陈腾云终于知晓了内情,也恍然大悟,知晓方才自己为何突然身手敏捷的原因了,也知晓萧金凤要自己与她的两个婢女以阴阳调和之功互助互益,不但可助自己炼化体内散窜的丹气,归为己用增添功力,也如同萧金凤一样,可助两女逐渐凝聚破裂散窜的丹气。

  再者,以在场诸女与自己的关系来说,琳姊、萧金凤以及小芸三人皆已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而小菁、小蓉以及春花四婢尔后也必将是自己的小妾,唯有那个萧玉凤尚与自己毫无关系,可是以眼前的情况来说,看来已无法避免与她行肌肤之亲了。

  既然如此,那么还有甚么好犹豫的?于是陈腾云毫不避讳的朝刘婉琳及萧金凤说道:

  “琳姊、凤姊,事已至此,也无须羞怯顾虑了,为了她们的安危,你们快为她们宽衣,容我与她们合体行功吧。”

  刘婉琳及萧金凤闻言,俱是一怔,并且双颊羞红的互望一眼之后,只好急忙为萧玉凤及小芸宽衣。

  而此时陈腾云似是自语又似对两女说著:

  “我以前已与小芸有过肌肤之亲,那么就先由她开始吧……”

  于是陈腾云大大方方的行至小芸身前,在刘婉琳及萧金凤的羞涩神色中,将全身赤裸的小芸抱坐胯间,毫不避讳两女的目光,将胯间玉茎缓缓顶入她玉门内,立即开始合体行功。

  虽然陈腾云不懂应如何协助小芸及萧玉凤将破裂的金丹元神弥补复元,但是颇为聪慧且精明,心知此时两女的身躯皆已阴寒如冰,若不及早使她们阴寒的身躯及生机回复如初,可能会危及性命。

  因此首要之务,乃是先与两女合体,吸取她们体内的阴寒丹气阴阳调和,待身躯及生机回复如初,人也清醒之后,便可由她们自行行功,或是尔后再与两女合体,阴阳调和。

  于是相继与两女合体,逐渐吸取她们体内的阴寒丹气与体内的炙热丹气阴阳调和,终于使她们身躯及生机逐渐回复如初,人也逐渐清醒。

  当两女相继清醒之后,立即发觉自己竟是全身赤裸,而且正与陈腾云合体著,因此在又惊又羞中便欲惊呼挣扎。

  可是刘婉琳及萧金凤将诸人救醒,待诸人皆已趺坐行功疗伤时,便在陈腾云两侧趺坐静待,眼见两女清醒,立即开口说明内情,才使小芸及萧玉凤羞得不敢挣动,并且也已由小姐萧金凤的口中知晓数世的心愿已然达成,前世的姑爷已然魂飞魄散了,因此皆是悲喜参半。

  尔后主婢三人皆自行提功调息,将散布全身的丹气逐渐吸纳,可是将散布全身的残余丹气全然吸纳归入金丹之后,却察觉体内金丹的丹气已然丧失三成左右,虽然尚具有御剑之能,可是金丹元神已不足以脱体转世,除非再重修金丹了!

  然而重修金丹岂是易事,定须在今世渡过一生,而且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修炼恢复,因此主婢三人皆是甚为悲戚,可是事已至此,又将奈何?只得继续行功修补金丹的裂隙。

  再说此时的陈腾云。

  在之前,陈腾云的所学及功力在武林顶尖高手的眼中有如稚儿学步,所以在“百花谷”内便曾遭黄月霞讥讽过,因此对陈腾云来说,便是将任督双脉的“天地双桥”修炼贯通,已是遥不可及了!更何况是修达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更何谈修炼金丹之道。

  可是当陈腾云遭“血魂天尊”盗占身躯之后,“血魂天尊”为了易于施展所学,于是将陈腾云身躯的“天地双桥”轻易贯通,使澎湃的功力循行无碍,也等于协助陈腾云贯通了“天地双桥”。

  如今,“血魂天尊”的金丹元神破碎,魂飞魄散之后,破碎的炙热丹气却遗留在陈腾云的身躯内炙烧著全身经脉及五脏六腑,尚幸当时正与陈腾云合体,吸取炙热丹气的萧金凤在全力施功时已被震昏,可是并未震飞,因此在昏迷中依然与陈腾云合体未分,精气互通,于是在两人体内散窜的炙热丹气及阴寒丹气相互吸引,相互调和,才使陈腾云逐渐清醒。

  尔后,待陈腾云逐一与萧金凤主婢三人合体,阴阳调和,不但顺利救醒了三女,而且由三女体内吸取了不少的阴寒丹气,逐渐融汇调和体内的炙热丹气,虽然尚有部份炙热丹气在体内游窜,可是身躯已然不再炙烫了。

  而且阴阳调和融汇为一的澎湃丹气逐渐融入自身真气纳入丹田之后,已使陈腾云在一夕之间平空增加了至少百年之上的功力,尔后只须将精气神调和精固,便可修达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成为一个身具御剑之能的绝世高手了。

  如此,是他的不幸还是万幸?而人生在世有福有祸,可是除了天机之外,便连神仙也未必全然知晓,那么人世中又有谁能预知?
  
  
 

 
分享到:
3两只小松鼠
2两只小松鼠
1两只小松鼠
2鲸和小鱼
1鲸和小鱼
2毛尔冬的烦恼
1毛尔冬的烦恼
2小刺猬找微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