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心谱 >> 第一章 自古伤心唯远别

第一章 自古伤心唯远别

时间:2014/3/2 15:34:13  点击:3073 次
  自古伤心唯远别,登山远水心中戚,幕尘哀草一番秋,景物入目尽成愁;郎与佳人分凤侣,盈盈粉泪泣难收,幽幽红尘染玉楼,山云深处盼郎归。

  中秋佳节将至,长久在外的游子皆欲赶在佳节前返回家乡,因此各条官道皆是人来人往,行程匆促,便连水路上也是舟船如梭,往来频频。

  江水涛涛,西风萧萧,一座伸入江水的巨岩上,一前两后、一白两青,三个身材美好的女子面朝江心,默望著往来如梭的舟船,强劲的江风将她们的鬓发、衣衫吹得飘拂抖动,恍如三位仙子,正欲乘风飘飞至对岸。

  只见前方身穿云白仕女装、衣襟及袖口皆镶滚著淡粉兰花边的姑娘,乃是一位云发盘髻,年约二十一、二,瓜子脸,柳眉凤目,瑶鼻樱唇,甚为清丽脱俗且端庄的美貌姑娘。

  身后两名青衣姑娘皆是年约二九左右,发挽双髻的使女,左侧是个面含娇甜笑意的圆脸使女,右侧则是一个容貌柔静的瓜子脸使女。

  而主婢三人正是三个多月前,偷偷离开“地灵门”,欲至江湖中追寻爱郎的刘婉琳主婢。

  此时突听左侧的圆脸使女小菁甚为懊恼且忧心的说道:“小姐,方才查看“天地双煞”的尸身时,他们两人确实皆是全身气血充涨至心脉,使得胸口鼓涨欲裂,与金凤小姐及灵芝姊姊之前详述的症状全然相同,可见金凤小姐及灵芝姊姊并未虚言狡骗我们。”

  小菁的话声方止,右侧瓜子脸的使女小蓉,也立即接口说道:“小姐,金凤小姐之前仅允许我们在半里外的隐密高处遥望此方,虽然并未看见双方的交手情形,可是依少主与他们两人交手的时辰算来,可能交手尚不到百招之数便分出胜负了?

  要知“天地双煞”乃是当今武林中,辈分颇高的黑道顶尖高手,他们师兄弟两人的功力,仅是一人便少有人敌,可是今日师兄弟两人同时出手,竟然会双双受创遭制?

  凭方才红霞闪烁的凌盛剑芒看来,至少要有“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功力,方能施展得出,可是在三个多月前,少主的功力尚不及小婢姊妹,怎可能在短短的三个月时光后,少主的功力便凭空暴增数倍?

  小姐,您觉得少主是否真的如同金凤小姐所言,已被邪魔元神附身,侵蚀三魂七魄,以致心神失常,身不由己的变成邪魔了?”

  小蓉的话刚说完,前方的刘婉琳姑娘已叹息一声的说道:

  “唉……天下之大,何奇不有,况且自古以来,神鬼之说,久传人世,天下百姓皆深信不疑,只差是否曾亲眼目睹,或是亲身经历神明福临,或是遭厉鬼迫害,既然人人皆深信天地之间有神鬼,又岂可说人间无妖魔?

  往昔我也不甚相信神鬼之说,可是当我们会带著失心疯的白小姐主婢四人,迂回至崖底寻找云郎以及那个为了救云郎而同时坠落崖下的使女小芸,可是未待我们到达谷底,金凤姊及那个小芸已在一片斜岩之处等著我们,并且阻止我们前往谷底山涧!”

  小菁及小蓉闻言,尚未及开口,刘婉琳姑娘又接续说道:“虽然当时我们皆不相信她,执意至崖底寻找云郎,可是却被她们轻易制住,并且耐心的详细解释,甚而吩咐白姑娘的婢女小芸,当著我们的面前将灵芝姊的本命元神在白姑娘婢女小芸的尸身内自由进出,使得死人又变成了活人,才使我们在震惊之中,不得不相信世间确实有借尸还魂的异事,也才深信不疑的随行寻找云郎。

  尔后金凤姊又说,每当“血魂天尊”转世重生之后,金凤姊主婢皆也随之转世重生与其敌对,使得“血魂天尊”俱都败亡尸解而去,才化解了江湖武林的浩劫,似乎她们的前三世皆是专与“血魂天尊”做对而转世重生。

  (为了不使主角陈腾云以及盗据主角肉躯的转世老魔两者混淆不清,尔后便将转世的老魔称为“血魂天尊”,魂魄遭束的主角则以本名陈腾云称呼,以示分辨。)

  因此我详思之后,曾大胆的猜测过,金凤姊主婢三人以及那个“血魂天尊”的来历可能是……”

  小菁及小蓉闻言及此,未待刘婉琳姑娘说完,俱都睁目惊呼出声的说道:“啊?小……小姐,你是说……金凤小姐主婢三人可能是……都是天界仙子下凡转世应劫不成?”

  “天……小菁你怎么想得和我一样……哎呀!如果金凤小姐主婢三人真是天界的仙子下凡转世,那么那个“血魂天尊”岂不就是凶神恶煞下凡了?”

  刘婉琳姑娘耳闻小菁及小蓉惊呼声,默默颔首之后,却又摇摇头,并且接续说道:“嗯……虽然你们的猜测与我不尽相同,可是也相差不远了,因为金凤姊也曾说过,她们仅是修成内丹元神的武林高手,虽然当时我对她所言甚为怀疑,也对她们主婢三人的来历生疑,因此曾暗中详思她们的来历。

  方才我们言及神仙妖魔之时,我突然想起她们主婢的元神可随心所欲的出没尸身之内,似乎与道门中精固三关三尸的“守庚申”之理相同,并且也想起道门阐述修仙之途的金丹大道,其中有修练天仙、地行仙及尸解仙三途,因此,再回思金凤姊主婢三人之言,终于恍悟了解金凤姊所言可能是真非假了。”

  “喔?小姐,你猜出来了?你快说嘛……”

  “太好了!小姐,快说嘛!真急死人了……”

  “嗯……虽然你们猜测她们是仙子也非无理,可是最能令人信服的猜测,应是金凤姊主婢三人及那个恶徒皆是修练道门登仙之道的古前人,而且皆已修成道门中的金丹之道,虽然并未修达天仙、地行仙之境,可是已修达兵解飞升的“尸解仙”了,所以在危急中,金丹元神可随心所欲的离体出窍,兵解转世,如此,心中之疑便可豁然而解了。”

  “对耶……如此说来,纵然金凤小姐并非是天界仙子下凡,至少也是个修成金丹元神的半仙之体了?”

  “嗯……小姐的猜测果然甚有道理,金凤小姐主婢三人可能早已修达半仙之体,所以才会未卜先知,知晓我们会带著失心疯的白小姐主婢至谷底寻找少主,未待我们到达谷底,便已在斜岩之处等著我们,并且阻止我们前往谷底山涧。”

  小菁及小蓉的惊异之言方止,刘婉琳姑娘已然颔首接续说道:

  “没错!由此已可确定,金凤姊姊与灵芝、玉瑶三人和数度转世的“血魂天尊”一样,虽非是有变化之能的神仙妖魔,但是已属修得“内丹圣胎”,踏入仙道,可利用兵解飞升,再转世重生的“尸解仙”了。

  但是金凤姊姊及灵芝、玉瑶三人每每转世之时,皆是寻找魂魄已然出窍离体的初丧者身躯,待本命元神附入尸骨未寒的初丧者躯体内之后,再耗损本命元神精气,将躯体内尚未毁坏堵塞的经络血脉逐一疏通,便可将魂魄与肉躯合而为一,转世重生了。

  然而“血魂天尊”在修道之时已然沦入魔道,为了减少耗损本命元神精气,疏通尸身体内的经络血脉,因此每每皆是附著在活人的身躯内,然后炼化原有的三魂七魄,将肉躯精血全然据为己有,转世重生。”

  刘婉琳姑娘说及此处,突然想起邪魔元神侵入爱郎的身躯内,因此泪水潸潸滴流双颊,并且双手掩面的悲声说道:

  “泣……泣……小菁……小蓉,我不管“尸解仙”如何转世重生?我只耽忧云郎的生死。

  如今云郎的身躯已遭“血魂天尊”的元神附体,三魂七魄也定然会遭“血魂天尊”的元神煎熬,因此必然甚为痛楚,我好似已听见云郎三魂七魄的痛苦哀嚎声,我……我怎能受得了?

  小菁、小蓉,如果云郎的三魂七魄消散了,纵然肉身尚存,可是又与命丧何异?我不要嫁给一个只有身躯,而心却不是云郎的人,泣……泣……”

  ※※※※

  写至此处,且将剑道之中常提及的“身剑合一”,以及“驭剑术”及“御剑术”三者不同之处,以及略有关连的“转世重生”之说,在此与读者诸君互研其义。

  拙笔在众多道书之中,曾逐一勾记相关记述,已可知晓武林人修练的内功心法起源,若回朔根源,应始自春秋战国之前的巫祝方士,时至秦代,因秦始皇追求长生之道,开始有了长生不老的学说,因此使得神仙之道及长生不老之术大兴。

  当时提倡修练人身“金丹大道”,乃是以炼气养生、服丹、食药,延年益寿为主的长生之道,而“金丹大道”中的炼气养生之术,便是内家真气的始祖。

  人体中的三阴三阳以及奇经八脉,皆与人体的心、胆、肝、大肠、脾、膀胱、肺、小肠、肾相通,可称为九宫之数,而人体内脏以肝、心、脾、肾、肺为主,而肝为青,心为赤,脾为黄,肾为黑,肺为白,统称为人体五行之数,故而所谓的“五气朝元”便是指循行通达肝、心、脾、肾、肺的真气已然盛旺精萃,便可迈人人体极顶的“五气朝元”之境。

  至于所谓的“三花”则是意指人体内的“精、气、神”,人体精、气、神又与五脏息息相关,因此“五气朝元”已达“三花”必盛,才有“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合称。

  江湖武林之中,功力高达任、督贯通的顶尖高手,十之五六皆能以精纯旺盛的丹田真气,驭御或摄取物品及兵器,只差所驭御之物的远近,以及是否能控制稳定及持久,此功称为“以气驭物”、“以气摄物”,或是称为“隔空御物”、“隔空摄物”。

  但是真气若不精纯,或是真气不继,或是真气遭人从中阻隔,所御之物便将势弱坠地,可是功达此境的人,已可将真气贯注剑身,逼出有形无质的剑芒伤人,并且也能身随剑走凌空伤人,如此便是“身剑合一”的高深剑技。

  若再练达“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便能将所御之物持久稳定且劲强势足,甚至可驭御兵器伤人。

  可是在江湖武林之中,功力能练达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可施展以气驭剑之技的人,则是少之又少,因此在不明就理之中,通常将“以气驭剑”之技,皆以“驭剑术”或是“御剑术”称之。

  虽然两者皆是以深厚的内功真气驭剑御剑,听来似乎相同,实则两者差异甚大,因为功达“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之人,虽然能以气驭剑,但是仅是凭著深厚的丹田真气聚气成丝,驭剑伤人。

  而另一种“御剑术”的精义,则是功达“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后,再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将将人体“精、气、神”练成“本命元神”的境界,也就是道门所称的“金丹圣胎”境界。到达此境界时,便能以本命元神驾御物品,甚至能御剑飞行,往来天地如芥子,便是江湖武林中俗称的“剑仙”。

  说来颇为简单,可是却有如登天之难!

  因为在道家的“金丹大道”之中,尚分为“小三元金丹大道”以及“大三元金丹大道”两层境界。

  所谓“三元金丹大道”乃是“人元”、“地元”及“天元”三级,而每级又有上、中、下三层,共三级九层的进境。

  也就是说,由初习内功的三流初层,及至功力逐渐高达四十年左右的二流中层,及至甲子功力时,便是“小三元金丹大道”中的“人元”上层境界,功力至此已可施展以气驭物,也就是“虚空驭物”或“虚空摄物”之技。

  当功力高达甲子之上,并且将任督双脉贯通之后,便踏入“小三元金丹大道”中的“地元”初层境界,已可施展以气驭物,以及“身剑合一”之技。及至“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时,便达至“地元”的中层境界了,而此时已然能以丹田真气驭剑,称之“驭剑术”,不过驭剑时甚为消耗真气,功力若不精纯盛旺,甚难持久。

  当功力高达“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境后,开始将精、气、神凝聚修练无形无体的“本命真元”或称“三味真火”时,也就是武林人所称功力已可练至刀剑难伤的“罡气”了,此时便进入“地元”的上层。

  尔后待无形无体的“本命真元”逐渐凝聚成形,修练出有形无体的“本命元神”,便踏入“天元”的下层境界了。

  到达此境界的人,在趺坐行功之时,可使有形无体的“奉命元神”或是“魂魄元神”出窍离体,神游大地,也就是所称的“元神出窍”。

  但是有形无体的“本命元神”尚属虚幻之物,并不精固,极易遭强大外力击毁散消,因此依然须返回本体,受肉躯保护,而此时已可用“本命元神”御剑,可是若遭重创,便会伤及“本命元神”,甚至会使好不容易才练成的“本命元神”化为乌有。

  尔后勤修,逐渐将有形无体的“本命元神”化虚为实,便可修练成有形有体的“本命元神”,也就是道门所称的“元胎”或“圣胎”,而此时便已练达“天元”中层之境了。

  如果续将有形有体的“本命元神”或“圣胎”练达可随心意由天灵出窍离体时,已然迈入“小三元金丹大道”的“天元”上层之境,修得“真人”之躯,至此,也就是可轻易御剑伤人的“剑仙”了。

  凡人修达“真人”之境时,已然介于人与仙之间,若再修练“大三元金丹大道”之后,便有三种不同的成仙之道。

  一种是“真人”勤修“大三元金丹大道”得道,或是服食金丹圣药之后,可蹈虚乘云,冉冉升天,也就是白日飞升,便可飞升至天界“玄都玉京天”成为“天仙”。人间百姓将天界神、仙皆称为神仙,然而在天界的神仙实则分为数级,在此略而不谈。

  一种是以“真人”之躯,再归隐至三岛、五岳、十洲的各名山福地隐修,修练至长生不老,青春永驻,且可御剑飞行的“地仙真人”,便是俗称的“地行仙”了。

  还有一种便是别走蹊径,藉刀、剑、竹、杖、水、火、兵灾尸解,使“本命元神”或“圣胎”脱出肉躯,然后再至洞天福地修练,将“本命元神”修练成与常人一般无二的形体,如此便是“尸解仙”又称“鬼仙”。

  “尸解仙”若不想再耗费时日重修肉躯,也有捷径可获得肉躯,重返人世,那就是附入某一个命丧不久,魂魄已离体的肉躯之内,转世重生,如此便称之为“借尸还魂”。

  可是寿终正寝或是猝死之人的身躯内可能是因为内脏有某种异症,或是内脏生机已止,才会命丧,因此极不适合附身转世,唯有横死的人,并非因身躯五脏有某种异症,或是内脏生机已止才命丧,故而最适合附身转世,可是依然须耗费自身元神精气,使肉躯内已息止或衰弱的五脏六腑恢复正常,并且使元神与肉躯合而为一。

  然而尚有一种违逆天道的邪恶方式,便是占取活人身躯,逼压或炼化原有魂魄,如此便可不劳而获,甚至可将活人所学据为己有。

  由此可知,在数千年的人世中,虽然有不少武林人能在短短的数十年寿命中修成“身剑合一”甚至“驭剑术”之境,可是却有几个人能修达“小三元金丹大道”中的“人元”极顶?又有多少人能修练至功可御剑的“真人剑仙”?更何谈是“鬼仙”、“地行仙”或是“天仙”之境?

  除非是按步就班,先修练至老子、彭祖的长寿,才有可能循序渐进,修登仙班,或是弃正改邪,别走蹊径,以致沦入邪魔之道。

  ※※※※

  话回正题!

  刘婉琳姑娘泣声低语之时,身后的小菁及小蓉也是芳心甚为悲戚,立即一左一右的扶挽著小姐。

  待小姐话声一止,小蓉已神色悲戚的安慰说道:“小姐,你别伤心了!金凤小姐不是说过吗?她们主婢三人的前世,拚著兵解命丧,终于将那个有“魔祖”之称的“天萍子”击成重创,本命元神也险些消散,但是却被他抱创逃走了。

  如今“血魂天尊”转世之后,本命元神虽然已侵入少主体内,欲盗取少主肉躯重生,可是若想将少主的三魂七魄炼消,也非易事……”

  小蓉的话声未止,小菁也迫不及待的接口说道:

  “对呀!对呀!金凤小姐也曾说过,那个“血魂天尊”的前世本命元神与金凤小姐及灵芝、玉瑶姊姊一样,已然功消数成,元神欲散,因此“血魂天尊”定须先将本命元神重练复元之后,尚须隐修九九之数,方能将少主的三魂七魄炼消。

  所以金凤小姐猜测,那邪魔的本命元神附著少主体内之后,尚未将本命元神重练复元,也未炼消少主的三魂七魄便急著重踏江湖,因此少主的三魂七魄至今犹存。”

  小菁的话声方止,身侧的小蓉又接口说道:“没错!正因为金凤小姐主婢三人已悟知如此情况,所以才不顾自身元神尚未重练复元,便现身引诱那邪魔在江湖中奔波,使他无暇重练本命元神,也无暇炼消少主的三魂七魄,并且为我们多争得一些时日,尽早寻得身习阴寒心法的女子,凑足九宫之数。

  只要寻得有心救助少主的姑娘,凑足九宫之数,便可勤习“天心谱”中的心法,再伺机合力围困“血魂天尊”,将他的本命元神由少主体内逼出,便可使少主回复本性了,因此我们还是依金凤小姐之言,尽早寻得习有阴寒心法,且功力高深的女子吧。”

  刘婉琳姑娘闻言,果然芳心略宽,立即止往了泣声,但是依然有些忧虑的朝小菁及小蓉说道:“嗯……金凤姊姊之意,是要寻得九个身习阴寒心法,而且功达甲子左右的女子,再习练“天心谱”中的心法,才有能力护住云郎的三魂七魄,不受邪魔的刚阳精气炼消,现在仅有我们三人,距九宫之数尚差六人……”

  “啊……小姐你……你怎么将小婢也算上了?”

  “小姐,小婢的功力怎能……”

  刘婉琳姑娘说及此处,小菁及小蓉皆面浮不解之色的疑惑说著。

  可是刘婉琳姑娘却立即解释说道:“小菁、小蓉!金凤姊姊说一定要有九个功力高深,且皆习成“天心谱”心法的姑娘,同心协力才能救得了云郎,也才能真正消弭武林浩劫,可惜昔年三世皆未能如愿,以致邪魔依然能转世为祸武林。

  若是仅须要九个功力高深的女子,那有何难?

  莫说是武林中众多的女子高手,便是师父及五位姨,再加上门中几位功力高深的老嬷嬷,便可凑足九宫之数,可是金凤姊姊却说要有九个姑娘?

  虽然金凤姊姊并未详说清楚,可是依我猜测,甚有可能与女子的清白有关,若真是如此,那么如此有关云郎性命以及女子清白的重大之事,又怎可能找不识的外人凑数?

  然而如今与云郎有了婚约及肌肤之亲的人,除了我之外,还有灵芝姑娘今世的身躯小芸,虽然“百花谷”的少谷主以及白姑娘及她的另外三个婢女,皆与云郎有了肌肤之亲,可是“百花谷”的少谷主及白姑娘皆与云郎有仇,而且白姑娘也已得了失心疯,三婢的功力也不足,纵然白姑娘能及时康复,我也不放心将她们主婢四人纳入。

  况且金凤姊姊明知白姑娘主婢皆已与云郎有过肌肤之亲,可是却无意耗费时日,寻医治疗她的失心疯,仅是在途中便吩咐灵芝姑娘将她们主婢送往“天地帮”的香堂,由此可知,金凤姊也不信任她们主婢四人!”

  “嗯!小婢也恨死她们了,要不是她们主婢将少主抛入深崖,又岂会发生如此的祸事?”

  “对嘛!那个白姑娘不但与少主有仇,而且是她狠心的将少主抛入深崖下,才使少主遭遇如此的魔难,始作俑者,就是她们主婢,因此绝不能让她们参与救治少主的事。”

  小菁及小蓉两人闻言,皆是心有同感的相继应声。

  刘婉琳姑娘又接续说道:“这就对罗!你们也想想,你们两人虽是使女身份,可是与我相处多年,情如姊妹,我何时将你们视为低下之人?尔后我适云郎为妻时,难道你们就要离我而去?

  再者,你们这不仅是帮我,也是帮师父维护爱子的性命,更是门中下属维护少主的应尽之责,尔后真若须要有损清白才能将云郎救治康复,那么我保证云郎定然会将你们皆纳为妻妾,如此,我们便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嘛!”

  小菁及小蓉两人闻言及此,顿时双颊霞红的低垂螓首,贝齿轻咬朱唇的频频互望,可是却不知两人的内心中思忖著甚么?

  半晌后,才见小菁仰起又羞又慌的娇靥,可是神色上似乎尚夹带著些许喜色,声如蚊鸣的怯声说道:“这……小姐……人家答应就是了嘛……”

  虽然在小蓉的芳心深处原本便对少主有好感,可是身为下人,哪敢显现出对少主的爱意?因此心中虽高兴,却羞怯得不敢应声,待耳闻小菁已然开口应允,也立即羞涩的说道:“小姐……我……好嘛!既然小菁都答应了,那小婢也应允便是。”

  小菁闻言,顿时瞪了小蓉一眼,并且娇嗔的说道:

  “讨厌啦!是你自己心里早已愿意了,却往我身上推干嘛?”

  小蓉被小菁说中了心事,霎时羞得双颊如染朱丹,但是立即顾左右而言他的羞涩说道:“不……不是……小菁你别乱说……小姐!虽然如今尚不知是否能及早凑足九宫之数?可是此时尚言之过早,说不定以后不但可凑足九宫之数,甚至会多出几个,到时便无需小婢两人了。”

  刘婉琳姑娘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本满面忧色的娇靥上,已浮现缓和神色的续又说道:“只要你们应允,我便放心了!因为在之前,我曾有意待回门之后细心挑选几个心性及功力皆不错的使女,若能顺利凑足九宫之数,便无须再找外人凑数了。

  可是我又想到,除了你们两人之外,门中的使女功力皆不足,耽忧救云郎不成反误事,因此还须另寻适合的人选,才有把握顺利将云郎救返人世。

  我方才已算计过,除了我们三人外,金凤姊姊主婢三人皆是可信赖的人,可是却不知金凤姊姊及玉瑶的心意如何?纵然将灵芝算上,如此也只有四人呀?

  以后要到哪里去找值得信赖、且肯为云郎牺牲的人?因此我算定少不了你们两人……”

  刘婉琳姑娘说及此处,不知突然想到了甚么?因此话声一顿,略微沉思一会儿后,又正色且严肃的说道:“还有一事,我之前曾详思甚久,依然百思不解,因此想听听你们的意见如何?”

  “哦?是甚么事?”

  “小姐,你快说呀……”

  刘婉琳姑娘道:“在之前,我除了详思金凤姊主婢的来历之外,也曾思索她为何会对我们提及,她与“血魂天尊”三世斗法的事?以及为何会找我们协助她历世应劫?尔后终于也恍悟她为何会找上我们了!”

  “喔……为甚么?小姐你快说嘛,她为何会找上我们?”

  “对嘛!小姐快说嘛!”

  在小菁及小蓉又好奇又期待的神色中,刘婉琳姑娘又颔首接续说道:“嗯……修道之人在修得仙道之前或之后,皆有各种难以避免的大小劫数,而数千年的人世间,也发生过难以数计的浩劫,虽然不知每每发生过的大小劫难有多少人在浩劫中命丧?可是在每次的劫数之中,似乎也有一些应劫而生之人。

  而现今江湖武林之中,功力高深且颇负名声的人为数众多,凭我们三人的功力,在当今武林中,虽然能勉强算是在一流之上,可是却毫无能力抗拒邪魔的“驭剑术”,金凤姊为甚么不去找功达极顶的白道前辈,却找我们协助她敉平劫数?

  因此我猜测金凤姊主婢三人是应劫而生的人,而我们可能皆是今世应劫之人的其中之一,而且她也知晓我们皆是今世劫数中的人,明知我们的能力不及,却依然找上我们,先不厌其烦的详述前因后果,待我们相信她之后,便要我们协助她共同歼除妖孽。

  且不说我们是否有能力协助金凤姊敉平劫数,仅是为了云郎的安危,我拚了性命,也要全力协助金凤姊。”

  心性较聪慧精明的小蓉闻言,立即恍悟的颔首说道:“喔……如此说来,小婢也有些了解了,可是……小姐!如果少主及我们皆是劫数中的应劫之人,可是白小姐主婢以及“百花谷”的少谷主,也与少主有过爱恨纠缠,难道她们不是劫数中的应劫之人吗?”刘婉琳姑娘闻言,也颔首的接续说道:“嗯……虽然我不知白姑娘主婢以及“百花谷”的少谷主……对了!还有那个“天地帮”的少帮主,她们是否也是应劫之人?也不知她们是否能协助金凤姊敉劫?

  可是金凤姊明知白姑娘主婢与我一样已与云郎有过肌肤之亲,却在途中吩咐灵芝,将她们主婢送返“天地帮”香堂,仅要我们尽早回门,等待尔后聚齐九宫之数……”

  话说及此,突然灵光一现的似是想到甚么?因此神色一怔的喃喃说道:“咦?金凤姊要我们尽早回门,等待尔后聚齐九宫之数……是等待聚齐九宫之数?而非寻找……难道其中尚有……”

  喃喃自语声停顿之后,似乎有些恍悟,可是又捉摸不著,因此有些焦虑的立即转口说道:“既然金凤姊要我们尽早赶回去,等待尔后聚齐九宫之数,或许其中有甚么道理……因此……嗳……我们别再多说废话,耽误时光,还是快赶路回去吧!”

  “喔……对矣!小姐我们快回去吧。”

  “对……对!我们快走吧。”

  小蓉及小菁闻言,俱都颔首应声。

  于是三人立即提功飞掠,迅速消失在树林之中。
  
  
  
 

 
分享到:
三、王朝云
改变世界的天才乔布斯3
拥有一百多个儿子史上最能生的皇帝是谁
我想小王子大概是利用一群候鸟迁徙的机会跑出来的1
周总理
诸葛亮与司马懿的三次巅峰对决
经子通 读诸史 考世系 知始终55
千古第一文物传国玉玺行踪揭秘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