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烈焰狂龙 >> 第十八章 双坠迷劫陷异境 魔罩江湖浩劫起

第十八章 双坠迷劫陷异境 魔罩江湖浩劫起

时间:2014/2/28 14:52:15  点击:4256 次
  轻勾玉搂怀中偎,肤触唇合欲火狂;

  罗衫尽褪承恩露,颠鸾倒凤浪涛翻。

  狂蜂浪蝶探花蕊,香蜜玉露无止尽:

  几度云雨几度春,娇兰嫩梅哪堪残?

  黝黑无光且愈来愈阴寒的洞道中,粉色幻影已逐渐显现出原形,正是那位端庄娴淑,柳眉如黛凤目清澈,瑶鼻樱唇,身穿淡粉色碧罗纱衣裙的瓜子脸姑娘!

  她双手紧紧搂抱着布卷,只听布卷内的粗喘鼻息声不停传入耳内,因此芳心忧急神色惶然的喃喃说着:

  “怎么办?他已中了‘天艳’的‘天荡香’淫香,这该如何是好?冤家呀冤家,你可害苦我了!”

  续往前行中,突然又好奇的喃喃低语说着:

  “对了!方才‘罗浮七艳’急声叫着不能进来?而且她们竟然不敢追进来,难道这里面真有何等令人畏惧之物?”

  进入约有七十余丈深时,突然望见前方洞道上端,有三个闪烁着绿芒的大字“情欲宫”!

  “噫?‘情欲宫’?原来‘魔神洞’中还有个‘情欲宫’?但是‘罗浮七艳’不是习练‘神魔经’之后,才功力大增的踏入魔界之中吗?她们为何还畏惧得不敢进来?”

  好奇不解中续行深入不到三十丈,竟然到达一座雄伟宽阔,左右两扇石门半掩的宫门之前。

  只见左侧石门上,刻有一幅额戴金环满面蚪髯,铜铃巨目大睁,血盆大口两根尖长獠牙外突,手执一柄骨锤,全身赤裸,肌肉垒垒,胯间一根青筋暴露粗长巨物平挺的雄壮凶厉妖邪。

  右侧石门上,则刻着一幅头戴尖高丽帽,柳眉凤眼,媚态万千,身材玲珑美妙全身赤裸的艳丽女子,双手在尖挺饱满的双峰前合十,右腿立地略弯,左腿屈抬脚尖贴靠左膝,使得胯间无毛的隐秘羞处尽现无遗,并且因为左腿张拾,使得羞处的两片肉阜也微微分张,露出上端一粒突显的肉豆。

  “唉呀……怎么是这种……啐!羞死人了……”

  粉衣姑娘芳心虽羞,但是突然双手一紧且垂首望着手中布卷,感受到里面传出的一股烫热气,似乎顺着手臂涌入了身躯之中。

  “哎呀……好烫!糟了!若不及早将师兄体内……”

  惊慌之意已然掩盖了羞意,因此焦急的抱着师兄由门缝中行入,霎时便见内里是个布置得古色古香的房室,但是每件家具及壁、柱上,皆刻着一幅幅各种不同姿态的男女交合图,因此更羞得她不敢观望,仅是巡望是否有安置师弟之处?

  果然,此间房室乃是由一片薄纱垂幔隔成内外两进,垂幔内里乃是有雕花石床、软垫、被褥的卧室,因此并未多想,已然欣喜的将师弟身躯放置床上,然后仔细观望可有适用之物?

  就在此时,倏然不知由何处闪烁出一片五光十色的绮丽彩光,将室内幻成一片有如虚幻的蒙蒙妙境,并且尚有丝竹妙音轻响而起?

  “咦?怎会……哎呀不好!快走……”

  芳心惊急的返身便欲抱起师兄,但是没想到仅在短短的瞬间,放置在床上的师兄竟然不见了?因此惶恐惊急的立即在床上翻找,是否有甚么机关翻板?

  但是将床上被褥全抛至床外,依然寻不到些许异状之处!因此已悲急得泣叫着:

  “啊?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师兄……天哪……找不到……他了?怎么办?

  怎么办?师父………泣……泣……”

  就在她悲泣之时,室中突然又异变成一片云雾缥缈的空旷之处,只余她孤身一人站在缥缈云雾之中。

  “啊?又变了?不好!这一定是魔功幻象!正如同师父所施展的‘缥缈神意’之功一样?莫非这就是‘罗浮七艳’畏惧的原因?思!施功护住心神莫遭魔侵!”

  于是立即在床上瞑目趺坐,运行师父所传的“天凤心法”守护心神,然而灵台虽已迅疾清明,但是幻象竟然也随之在灵台中涌生,而且自己也同时现身在幻境之中?

  自己并未走动,但是却觉得自己好像正在往缥缈云雾的深处走入?前方竟然逐渐显现出一片奇岩异石耸立,仙花瑶草遍地,丹凤飞翔群鹿悠行的清雅仙境,并且在前方有一座牌楼,横匾上刻着“和合仙境”四字,左右对联则写着:

  和山明月满,淮甸夜钟微;奏地吹箫女,湘泉鼓瑟仙。

  合尔情不浅,巫山云雨飞;更有欢娱处,人间度妙境。

  粉衣美姑娘喃喃念着,正沉思其中涵意时,已然行至一片有数十幢楼宇,层层雕金饰玉霞光闪烁的仙宫大殿之前,并且在殿楼前的宽敞石板广场中,又有一座牌楼,而此座牌楼的横匾上则刻着“情缘殿”三字,而左右对联则写着:

  凤凰和鸣双翼飞,鸳鸯戏水俪影随,

  紫燕黄鸜声声脆,似吟似啼玉箫情,情也!

  巫山神女暮雨露,洛水朝霞栖云烟,

  游蜂觅蕊浪花蝶,与我宿世度姻缘,缘也!

  通过殿前牌楼续往前行,云雾滚涌中,由幢幢楼宇之间逐渐深入,终于停在一幢雕梁画栋的小华丽楼阁前,只见楼阁的两扇红门上方有一片木匾,区上刻着“云雨阁”三字,而两旁的门柱上也各有一联,写着:

  仙佛无欲人有欲,无欲莫入!

  妖鬼无情人有情,无情止步!

  此时忽见“云雨阁”的两扇红门缓缓张开,竟然见到“狂龙”司马玉虎神智迷茫双目发直,似乎已被“天荡香”淫香所迷,全身赤裸,神色狂乱的挺着胯间一根巨物,在堂室中狂奔不止。

  “啊?师兄?羞死人了……”

  粉衣美姑娘眼见及此,不由羞得娇颜发赤惊叫出声,但是“狂龙”司马玉虎似乎看不见她,也听不到她的声音,因此依然四处奔行不止。

  美姑娘芳心虽羞,但是却焦急的跨步进入阁内,并且悲急叫道:

  “师兄……师兄你别跑……小妹在此……”

  美姑娘跨步进入阁内后“狂龙”司马玉虎已然看见她了,因此立即狂奔而至,双手大张的急搂向美姑娘,并且喘息叫道:

  “嗯……嗯……我要……我要……好难受……”

  美姑娘见状顿时芳心一惊!慌急闪躲,迅疾避开了他的搂势。

  “啊?不要……师兄不可以……你不要……”

  但是就在她刚闪开数步之后,突见眼前景象略微淡消,当芳心又羞又慌,下意识的再度闪避司马玉虎急追而来的搂势时,景象更淡消得有些朦胧,似乎景象即将消失一般,虽然芳心一怔!但是眼见师兄再度扑搂而至,因此又慌急闪躲且惊叫着:

  “啊……师兄不要……你清醒些……”

  就在此时,眼前景象骤然消失,已成为云雾迷蒙之状,惊异四望中,才发现自己身后竟然就是初至所见,刻有“和合仙境”四字的牌楼,而且自己身躯正逐渐远离牌楼,迷蒙云雾也逐渐淡消,似乎即将恢复清明的灵台。

  倏然!美姑娘灵光一现的突然想起了自己由此处往内前行时,途中所见到的横匾及对联,终于恍悟了对联中的涵意,此时虽然是幻象,但是甚有可能虚中带实。

  “无欲莫入!无情止步!”

  自己因为频频闪避师兄难以自制的搂抱,因此似乎已隐含了无情无欲,所以才突然幻消了师兄的影象,并且逐渐远离“和合仙境”?难道自己会因此而永远的失去师兄了?

  想及此处,霎时心中惶恐且悲急的大叫道:

  “不要……我不要离开!我要找师兄……泣……泣……师兄……小妹愿意,你不要离开我……泣……泣……我要你回来……”

  就在她悲泣尖叫声中,突然!逐渐远离的“和合仙境”牌楼再度出现眼前,狂喜中,泪水盈眶的飞奔入牌楼内,顺着曾经行经过的路途,终于又回到了“云雨阁”

  之前,并且发现师兄已然倒伏在地面上。

  “啊?师兄……师兄你不能死!泣……泣……你要甚么我都给你……”

  美姑娘狂急奔入阁内,迅疾将司马玉虎的身躯搂入怀内,悲泣尖叫着。

  而此时只见“狂龙”司马玉虎面色苍白,神色萎靡的张开无神双目,默默的望着她,并且断断续续的喘息说道:

  “我……我不能……害……害你……你走……吧……”

  “不……不……你不会害我……早在五年多前你不顾自己的安危……我就喜欢你了!小妹方才只是……羞怯得心慌意乱,所以……我……我愿意陪你!你若死了……

  那我也不要活了!泣……泣……”

  “狂龙”司马玉虎闻言,面上已浮现出艰难的微笑,有气无力的说道:

  “谢……谢你……我……我死了……后……会……会记……呃……”

  “啊!不可以……你不可以死……”

  美姑娘心中惊骇得紧紧搂住他身躯,悲泣尖叫的说着,但是眼见师兄双目中的目光逐渐散涣,因此悲急得再也顾不了甚么羞耻,立即低垂螓首,颤抖的双唇已吻在他唇上,紧紧的拥吻着他。

  倏然!阁门无风自动的缓缓闭合,并且在密合的门上出现了一些字迹!

  天生万物,地续生命!

  天地有情,万物循生!

  尔后,景象逐渐消失,但是在“情欲宫”石床上趺坐的美姑娘,此时正搂着全身赤裸的司马玉虎拥吻着,而宫门的两扇石门已然闭合,并且在一面石壁上闪烁出一片白光,逐渐显现出一些字迹。

  有情有欲传吾功,炼情炼欲入吾道!

  魔神一体三界外,休入仙佛断情欲!

  接着,竟然在室中响起了一阵如泣如诉如怨如慕,缠绵悱恻绪绽欲诱,令人荡气回肠的丝竹妙音,并且由床榻四周逐渐现出一片五光十色的绮丽光华,将两人罩在其中。

  此时“狂龙”司马玉虎原本松软的身躯突然挣动了一下,似乎生机已然逐渐恢复,双手也已缓缓高抬的搂住了美姑娘,于是在羞怯的惊呼声,以及似拒似迎的挣扎中,一件件的衣衫逐渐褪除,露出了一具雪白如玉的身躯。

  全身赤裸的两人逐渐合为一体,在娇哼呻吟痛呼声中落红片片,玉门今始为君开,婉转娇啼呢喃呓语声中,终于成就了一段孽缘。

  但是两人在激情中,逐渐开始享受到人间妙境之时,却同时在两人的脑海中,出现不同的声音及不同身躯动作姿态。

  在“狂龙”司马玉虎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雄壮威猛神色狰狞的赤身男子,不断的传授一些不同的人形姿态以及一些解说之声,使得他似痴似迷的随着威猛男子,施展出各种不同威猛姿态,在美姑娘身躯上淫乐。

  而在美姑娘的脑海中,则是出现一位身材极为美妙惹火,又媚又荡的美艳女子,竟然是与宫门上的女子雕像一模一样的丽人?

  而美艳丽人则媚笑的传授着一些极为淫荡的姿态,以及一些令人血脉贲张的淫荡浪哼浪语声,并且配合著司马玉虎的威猛姿态,享受着永无止境的欢乐。

  两人尽情淫乐的不知过了多少时光?只知疲累时便相拥而眠,清醒后便又继续淫乐,不止不休的施展着脑海中所习的淫功荡技,于是两人的淫功荡技愈来愈纯熟,甚而已能依身躯内的舒爽感受,自行施展出不同的姿势迎合对方。

  但也因此,两人在享受极度欢畅的淫乐中,元阳、元阴皆也连泄不断,若不息止淫乐,势必元阳元、阴干枯而亡。

  倏然!宫门处的两扇石门,骤然涌出一片乌黑及桃红光芒,并且剧烈震抖之后轰然震开,霎时便见一片白芒涌入宫内,迅疾罩向垂幔内的床榻。

  但是突然在宫内响起一阵似男又似女,洪亮又尖细的声音怒叱道:

  “呔……叱……‘长风子’你竟敢不顾仙、魔两界的规矩,擅自闯入本魔宫中,难道不怕引起仙魔两界的争纷吗?”

  但是却听白芒之中,也响起了一阵苍老之声呵呵笑说道:

  “呵……呵……呵……‘魔幻子’‘神欲女’你们被禁制在此隐修已然四百余年,老夫何曾前来骚扰过两位?但是他两人乃是老夫爱徒,因此又岂可责怪老夫前来救人?”

  “呔!‘长风子’本魔本神数百年中并未犯禁出宫,也未魔诱人世男女入宫,此乃是他两人自行闯入本魔本神的‘情欲宫’中,因此本魔本神自是有权处置他两人!”

  “呵……呵……呵……是也!是也!正因如此,老夫初始并未因他两人乃是老夫爱徒,便违逆仙魔两界规矩闯入‘情欲宫’救人,但是你两位并未处置他们擅闯‘情欲宫’之过,也未得他们同意为徒,而是欲将他两人‘三魂七魄’魔炼,成为你俩复身的男女鼎,因此你两位已然违逆了仙魔两界规矩,所以老夫便可依仙魔两界规矩前来救人,而且尚可依此上禀三界道尊!”

  “这……胡说!‘长风子’本魔本神只不过是……”

  “‘魔幻子’‘神欲女’你们两位也无须狡辩了,他们两人遭至魔炼的情况,仙、魔两界一望便知,但是老夫体谅两位昔年仅因一件并未造成大祸之事,便遭‘赤混太无元上清灵宝天尊’禁制五百年,而且仅余八十余年便将解禁,因此老夫不愿因此而使两位受惩,再遭不知若干年的惩禁,所以只想将两人安然带出‘情欲宫’便罢,虽然他们两人此时已然精元大伤,但是也算他两人擅闯‘情欲宫’的惩罚吧!因此老夫欲带他们两人出宫,但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这……‘神欲女’你说如何?既然如此……‘长风子’本魔本神算是欠你一份情了!尔后本魔本神解禁之后当有一报!你带他们出去吧,恕本魔本神不送了!”

  “呵……呵……呵……那老夫就谢谢两位了!”

  笑声中,只见床上已然昏迷的两人,及衣衫、随身之物,尽被白芒罩裹其中迅疾幻出宫门外消逝不见,仅在床榻上留下了一片片的落红及淫露浸湿的痕迹。

  原本平静无波的江湖武林,在年余前仅有河洛道的武林有些争纷,但是经过一年的时光后,在西北及南荒之地,各有一只魔掌一左一右,逐渐将整个江湖武林拥搂囊括,使得整个江湖武林全然色变了!

  年余前——

  “幽冥鬼府”首先传出消息,府主“幽冥仙姬”已然将府主之位,传予其女阎春莺,成为“幽冥鬼府”历代以来最为年轻的府主。

  从此之后,西北方的十余大门帮及山庄、世家、豪门,以及黑白两道甚有名声的高手,皆先后遭‘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率‘幽冥鬼府’所属高手挑战。

  但是每一门帮之主及门中长老、高手,竟然无一人能在阎春莺的三名贴身侍婢手下接过十招,俱都惨败而退,因此被迫服下剧毒顺服‘幽冥鬼府’的号令。

  虽然有些门帮悲愤之下,宁可尽全门全帮之力不惜一战,也不肯屈服在“幽冥鬼府”之下,但是经过一场惨烈的激战之后,主首之人全被一一残杀之外,其余所属多数遭制,尔后为了门下及家人的性命安危,只得伏首称臣服下剧毒,听命于“幽冥鬼府”了。

  尔后“天山”“终南山”两派掌门之女,以及绿林“六盘山寨”寨主的爱女,皆被“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看中,欣喜的一一结为异姓姊妹,并且先后引往“幽冥鬼府”为伴。

  三位姑娘皆是年仅十八至双十不到的绝色佳人,功力原本仅在二流之上一流不到,但是没想到不到一年的时光,三位姑娘一一返回家门后,竟然皆已成为功力高得难以估计的绝世高手了。

  并且不到两个月的时光,三位姑娘诸葛天凤、黄佩雯、宁雨荷竟然先后接掌了“天山”“终南山”两派的门主,以及“六盘山寨”寨主之位,与“幽冥鬼府”成为姊妹交的门派及山寨。

  而且在“幽冥鬼府”的协助之下,由三方同时逐一蚕食附近大小门帮及黑白两道,仅有三个月的时光已逐渐控制了西北武林,以及黄河两岸秦、晋两地的武林门帮。

  在同一时间,原本掘起江湖但是尚未成形,位于“武夷山”的“神魔帮”也已正式昭告江湖武林成立!

  而且“神魔帮”帮主龙雨萍的所为,也如同“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一样,首先率其两名使者,及早已投入其帮中的黑白两道高手千余人,逐一击败南荒附近的大小门帮,并且以剧毒控制听其号令,尔后也逐渐扩张势力,迅疾掌控了长江以南所有的门帮及黑白两道。

  并且也与“黄山龙凤宫”宫主,年仅及笄的次女江玉瑶,以及“潭州紫云山庄”

  庄主“美髯飞云”胡天长,年仅十七不到的长孙女胡雪娥结为姊妹。

  如出一辙不到一年时光,两位姑娘皆已成为绝世高手返回家门,而且也不知两女施用了甚么手段?“黄山龙凤宫”宫主及“紫云山庄”庄主“美髯飞云”胡天长,皆将宫主及庄主之位传予两女,并且听从其指使。

  从此“黄山龙凤宫”及“潭州紫云山庄”皆也与“神魔帮”成为姊妹交的两大支柱。

  尔后“幽冥鬼府”府主阎春莺,与“天山”门主诸葛天凤“终南山”门主黄佩雯,以及“六盘山寨”寨主宁雨荷,各率门中所属数十名高手以及辖下各门帮的首要共计五百多人,同时前往“西京洛阳”。

  另一方“神魔帮”帮主龙雨萍与副帮主“霸拳”陈定中,率领帮中黑白两道高手五百余人,会合了“黄山龙凤宫”宫主江玉瑶所率的四十名女剑士及辖下二十余门帮的主首,还有“紫云山庄”庄主胡雪娥所率的五名高手及辖下六十余名首要高手,共计七百余人同时前往洛阳。

  七女同时率领了西北、西南、江南、江北武林一百多个大小门帮、山庄、世家、豪门、绿林山寨,以及黑白两道中的侠义、邪魔,共计一千两百余名高手同在“洛阳”会合之后,首先是插香盟誓结为异姓姊妹,尔后便率众所属浩浩荡荡的前往少林寺。

  虽然不知上千人前往少林寺之后的详情如何?但是自此之后少林寺已然封山,并由“神魔帮”副帮主“霸拳”陈定中,率黑白两道高手五百余人驻于山脚下院。

  而少林寺“长老院”内的十余名长老中,上一代的智光禅师、智悟禅师、智明禅师、智清禅师四位大师,也是“神魔帮”副帮主“霸拳”陈定中的师伯师叔,竟然已成为他的四大护法了。

  历经了一年余的时光,整个江湖武林中,除了一些功力、势力皆微不足道,或是早已凋零的的小门帮、世家、绿林黑道,以及隐世不出的秘门隐士外,已然尽数遭魔掌控制了。

  直到上个月的中旬,已然结为异姓姊妹的姊妹,大姊“幽冥鬼府”少府主阎春莺、二姊“终南山”门主黄佩雯、三姊“六盘山寨”寨主宁雨荷、四姊“天山门”

  门主诸葛天凤、五妹“神魔帮”帮主龙雨萍、六妹“紫云山庄”庄主胡雪娥以及七妹“黄山龙凤宫”宫主江玉瑶等七女,同时昭告江湖武林传出一则令人震惊的大消息!

  据说,掌控了整个江湖武林,个个皆是天香国色绝代佳人的姊妹七人,竟然定在三个月后的七月初七,将在“神魔帮”所在的“武夷山”之中设擂比武。

  只要年在三旬之下的未婚青年,不限出身来历及品貌皆可参加比武,为首七名优胜者的奖赏,除了可依序挑选冰清玉洁待字闺中的姊妹之一为妻,尚可获得万两黄金为赏,其师门也不再受挟制。

  余者百名之上者皆赏万两黄金,两百名之上者赏七千两黄金,三百名之上者赏五千两黄金,五百名之上者赏两千两黄金,七百名之上者赏千两黄金,七百名之下千名之上者赏百两黄金,余者皆赏三百两白银,并且将挑选前七百名青年分编为七队,分别派为姊妹七人的随身侍卫。

  若前七名优胜者之一,不愿挑姊妹之一为妻而退出者,其名额便依优胜顺序递补,而优胜退出者,除了依然可获得万两黄金为赏,其师门也不再受挟制,并且尚可任选一队侍卫队长之职。

  如此的天大消息迅疾传遍了整个江湖武林,果然使得黑白两道的青年才俊皆惊喜振奋无比,不论是欲为师门解脱受制之辱?或是为了国色天香的美女?或是为了比武得胜能闯出名声出人头地?或是为了上百及至万两黄金?或是只想凑凑热闹,观摩各门各派优秀门徒的身手?因此俱都日日勤练内功武技,以待比武之日能晋升名次获得奖赏。

  甚而有些门帮的长者,为了能使本门本帮解脱受制于人的屈辱,因此皆想尽办法,甚而不惜一切的为门下增功,或是非门主、长老不能习得的不传之秘,也毫无保留的传授门下,期望能在擂台上得胜七名之内。

  时光一日日的流逝,距七月初七尚余二十日的时光,已然可见到各方武林呼朋唤友,三三两两或是成群结队,同往“武夷山”之方连日急赶。

  且说黄河畔的岩堡内——

  在“五龙殿”的宽阔大殿堂中“寒龙殿”殿主关武“毒龙殿”殿主房广清,以及“雷龙殿”殿主张大合“苍龙殿”殿主费公豪“蛟龙殿”殿主甘常明,还有“欲海艳狐”林艳芳、曹妍芯、李凤芷姊妹三人,俱是神情忧急的垂首沉默无语。

  而另一位“紫衣罗刹”费敏慧,则是满面泪痕双目发直的不知在想些甚么?

  半晌才听“苍龙殿”殿主费公豪沉声说道:

  “你们都无须耽心,要知宫主乃是天缘甚高之人,因此依本殿主猜测,宫主此时可能另有缘遇也说不定……”

  但是话未说完,已听“紫衣罗刹”费敏慧神智回转的幽幽说道:

  “房殿主,自从虎郎至‘巫山’赴约之后,至今已然一年余毫无一丝讯息,那个‘神魔帮’帮主龙雨萍不但毫无损伤,而且如今已然与那些妖精结为姊妹掌控了整个武林,虎郎若无事,理应返回或是尚在江湖中走动,但是至令皆未曾听过虎郎的消息,你说人家怎会不耽心嘛?”

  此时“雷龙殿”殿主张大合,已安慰的强笑说道:

  “四弟妹,大哥我们与你一样耽心四弟,但是年余前‘天苍子’老人家受四弟师父之托前来传讯,说明天下武林魔祸已兴,四弟将负敉平魔劫之责,因此已被他师父带回洞府,并且吩咐我们不得在江湖中走动,以免出了差错,使四弟往后敉祸时少了助力,所以你就不必耽心了!”

  “欲海艳狐”的“火狐”林艳芳也已接口笑说道:

  “四妹,那位‘天苍子’老人家已然年高近百,是位功力超凡的世外高人,凌空飞临咱们岩堡,如入无人之境,况且‘天苍子’老人家尚说四叔的师父乃是他的长辈,由此可知四叔师父的辈分及功力较‘天苍子’老人家更高,必然已属功达‘剑仙’之流的世外高人,因为魔劫已兴才带四叔返回洞府修功,可见四叔岂会有甚么危险?如今‘天苍于’老人家的指示已然应验,江湖武林全遭魔掌控制了,因此我们还是听他老人家的话不必耽心,安分的在此勤习武功,待四叔现身除魔之时,我们才可在旁助一臂之力呀?”

  话声方落,却听身旁瓜子脸的黠俏“雪狐”李凤芷,已黠笑说道:

  “唷……大姊,你以为四妹是耽心甚么?她才不耽心四叔会有危险,而是耽心‘天苍子’老人家所说,甚么情劫啦?甚么众女共事一夫啦?所以四妹是耽心别的姑娘抢走了她的心头肉!”

  “紫衣罗刹”费敏慧闻言,霎时芳颊霞红的瞪目娇嗔的说道:

  “呸!呸!三姊你最坏了,每次都是你调侃逗弄小妹!人家哪有……”

  正说时,突听殿门外传入娇脆的女子之声说道:

  “‘神宫’所属‘飞雪玉凤’南宫雪奉老仙长法谕,特来拜望‘神龙宫’五位殿主及诸位妹妹!”

  殿内的九人闻声俱是心中一惊!霎时不约而同的迅疾掠出殿外,首先是坐在最内里的“寒龙殿”殿主关武,身形率先疾掠而出“毒龙殿”殿主房广清也尾随在后,分坐两侧的“雷龙殿”殿主张大合兄弟三人,则略慢一些,但是皆也在殿外女子声音方止,便已掠出殿门外,由此已知五殿殿主的功力如何了!

  随后则是“紫衣罗刹”费敏慧,以及“欲海艳狐”姊妹三人也相继掠出,看她们的身手便知,四女的功力也已非比往昔了!

  只见殿门外的幽雅庭院中,站立着一名身穿仕女装年约三旬左右,螓首娥眉风鬟雾鬓,雪肤温润滑腻不施胭脂,神色端庄娴雅慧质风华脱俗,令人自渐形秽的绝色丽人,身后两侧则站立着四名姿色也甚为清秀、端庄、娇艳、俏丽,背背宝剑的四名双髻女侍。

  率先掠出殿门外的“毒龙殿”殿主房广清,在殿内耳闻来人之言时,已然心中大吃一惊!且莫说她们主婢五人,是如何登达第四层的“五龙殿”?便是凭“神宫”

  之名号,已使他心中震惊了。

  因为“神宫”乃是武林三大秘门之一,比“鬼府”尚神秘,而“毒谷”则是数十年中已无消息了!

  虽然听说武林中不时有人见过“神宫”之人,并且也知“神宫”之人的武功极高且玄妙,但是却无人知晓“神宫”究竟在何方?

  现在,竟然有自称“神宫”所属的丽人前来,而且是如此一位绝色美妇?心惊中正欲揖礼询问时,突听“火狐”林艳芳姊妹皆惊呼出声:

  “咦?是……是‘飞雪玉凤’南宫姑娘?”

  “啊?是‘飞雪玉凤’南宫雪?你……你怎么会是‘神宫’之人?”

  “‘飞雪玉凤’南宫姑娘?你们别听她胡说!她走江湖闯荡了十余年,怎可能是‘神宫’的人?”

  然而“飞雪玉凤”南宫雪耳闻三女之言并未生怒,仅是微微一笑的说道:

  “五位殿主、四位妹妹,贱妾原本便是‘神宫’之人,但是往昔并未以‘神宫’之名行道江湖,因此江湖武林中无人知晓贱妾的出身来历,便是贱妾姊妹交的‘黄山龙凤宫’宫主‘紫凤’常燕萍也不知!再者,贱妾也仅是年余前得虎弟之助,才返回宫中接掌了‘神宫宫主’之位,并且隐修年余未出,尔后得虎弟师尊托一位‘天喜子’老人家,将两封信函传交贱妾,尔后贱妾便依虎弟之意卸除了‘宫主’之位,由宫中长老另择贤明为‘宫主’并且依虎弟之意前来此处,会合五位殿主及四位妹妹!”

  “飞雪玉凤”南宫雪说及此处,已由袖内取出一封信函,随手一松,信函已轻飘飘的朝“寒龙殿”殿主关武面前飘去,并且又笑说道:

  “关殿主,虎弟的信函中,略述虎弟及凤妹两人尚在勤修道法,尔后虎弟及凤妹自会前往‘武夷山’武擂,并且吩咐我等趁邪魔群聚‘武夷山’之时,迅疾协助中原武林各大门派解消受制剧毒,脱出‘罗浮七艳’的控制,然后再等候仙长法谕视情行动,此封信函乃是虎弟手书,交由五位殿主过目,至于……”

  说及此处,眼见“紫衣罗刹”费敏慧神色怔愕哀怨的不知在想些甚么?因此嗤笑一声后,便朝她笑说道:

  “嗤……慧妹,虎弟有话要姊姊告诉你,并且尚要……但是姊姊认为还是将虎弟的信函让你亲眼过目,你便能了解虎弟要说些甚么了!”

  “紫衣罗刹”费敏慧初见“飞雪玉凤”南宫雪之面时,芳心中已涌生出一股自渐形秽之意,当耳闻她口称爱郎为“虎弟”并且有信函给她,心知她必然与爱郎也有了不寻常的关系,而且在爱郎的心目中地位比自己还高,否则为甚么并无信函给自己,而要她转告自己?因此芳心中更是一紧,并且已涌生出一股酸意及悲戚。

  然而人家乃是武林中颇负名声的秘地之一,名声甚为响亮的“神宫”之人,而且尚曾是“宫主”之尊?又是如此美如天界仙子般的丽人,因此往后自己在爱郎身侧的身分及地位,恐怕已然甚为堪虑!

  再加上她说爱郎与另一个名中有“凤”的女子,尚在一起修功,那么自己岂不是爱郎身侧伴侣中的其中之一而已?怪不得那位“天苍子”前来岩堡时,曾对自己说过,爱郎身犯情劫及桃花劫,并且已然身负天生异禀,尔后必将众女共事一夫,须有容人之量方能和睦相处,否则定将情天生变!

  神色怔思之时,突然耳闻她对自己笑语,因此芳心慌乱的望了望她,又望了望四位殿主及“欲海艳狐”姊妹三人一眼。

  且说另一旁的“寒龙殿”殿主关武“毒龙殿”殿主房广清及张大合兄弟三人,要知他们五人皆获“狂龙”司马玉虎,不借耗损功力,助他们一一贯通了“天地双桥”因此功力皆已高达屈指可数的顶尖高手之列。

  可是之前连对方主婢五人,何时到达殿门外皆不知晓,若非对方开口尚无所觉,由此可知对方主婢五人的功力,个个皆不在自己四人之下。

  现在,对方微一抬手,信函便轻若飞絮缓缓飘至,虽然自己五人也可办到,可是却甚难分心与他人笑语,由此可知此位“飞雪玉凤”南宫雪的功力,可能已不在自己“神龙宫宫主”之下,如果她若是敌对之人,自己四人绝非其敌!

  因此“蛟龙殿”殿主甘常明耳闻“飞雪玉凤”南宫雪之言,并且见到四弟妹神色惶然的望向自己兄弟,于是立即笑说道:

  “四弟妹,南宫姑娘此来是客,况且尚有四弟转托之事,你就请南宫姑娘至‘云龙殿’奉茶吧,尔后有甚么事再告诉我们也不迟!”

  “紫衣罗刹”费敏慧闻言,这才怯怯的说道:

  “啊?那……那么南宫……姊姊……小妹请姊姊至虎郎所居的‘云龙殿’奉茶!”

  “如此便有劳慧妹了!五位殿主、三位妹妹,恕贱妾暂且告退了!”

  当“飞雪玉凤”南宫雪福身告辞之时“寒龙殿”殿主关武及“毒龙殿”殿主房广清两人,心知凭“神宫宫主”的身分,已然不下释、道两门之首的少林寺及青城山,甚而更高,但她竟然仅因接获自己“宫主”的信函,便肯抛弃一宫之尊的地位,而且自降身分对自己九人如此客气,凭着阅历当然已能猜出其中内情如何!因此“毒龙殿”殿主房广清心思疾转后已呵呵笑说道:

  “呵……呵……呵……南宫姑娘客谦了!其实南宫姑娘与本宫宫主甚为熟识,想必以后当也属一家人了,因此南宫姑娘就不必如此生分了是吗?就由费姑娘陪南宫姑娘至本宫宫主所居的客室奉茶,恕老夫等人不送了!”

  “飞雪玉凤”南宫雪闻言,霎时玉颊浮显出霞红之色,贝齿轻咬朱唇羞怯的低垂螓首,并且羞说道:

  “那……那贱妾暂先告辞了!”

  “寒龙殿”殿主关武“毒龙殿”殿主房广清,以及“雷龙殿”殿主张大合兄弟三人“欲海艳狐”姊妹三人,俱都望见她的羞涩之状,而且也望见她身侧的四婢皆也面浮羞红之色,但是并无不悦之色,因此皆心中有数,已甚为笃定的含笑揖礼送行。

  距“武夷山”武林擂台会仅余十日不到了!

  由全国各地一路急赶,逐渐汇聚至“武夷山”的武林群雄处处可见,而且十之七八全属三旬之下,满面欣喜兴奋之色的武林菁英才俊。

  在“武夷山”附近的各大城邑,以及各方山道的入口之处,皆有“神魔帮”所属指示路途,因此群雄甚为顺利的形成人龙,连绵数里遥不可见的鱼贯进入山区中。

  在此同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黄河畔岩堡内,山腹内的“龙行”梯道下方,约有十七、八丈宽阔,水波平静的岩腹水洞码头处,三十余艘梭舟快船上,皆有四名“苍龙殿”及“蛟龙殿”的武士,各将十余只大木桶逐一装满快船,且一一紧系妥当。

  此时在码头上“毒龙殿”殿主房广清“雷龙殿”殿主张大合,以及“苍龙殿”

  殿主费公豪“蛟龙殿”殿主甘常明,分别登上一艘快船后,便朝码头上的武士一摆手,立有四名武士推动一只铁绞盘。

  霎时便听阵阵轰响在山腹中回响,而码头岩壁左侧处的一扇秘门已然缓缓上升,立即现出石门外一片芦草遮掩住的水道,芦草遮掩住的水道可曲折婉蜒的进入涛涛河水中!

  石门已然全开,立听“毒龙殿”殿主房广清,朝张大合兄弟三人说道:

  “此去之后,各依计画迅疾往河北、河东分赠解毒水,如果有人心存疑虑便不必耗费唇舌,再有异心者,不论是黑白两道立即当场诛除不必心软!你们事后再依计画,带着剩余解毒药渡河,沿途施救解毒,若不足,只得请未解消剧毒的人,前往‘汉阳’会合南宫姑娘及费姑娘再说了!”

  “雷龙殿”殿主张大合闻言,顿时哈哈笑道:

  “哈……哈……哈……房殿主您放心吧,误不了事的!各殿武士早已先出堡暗传消息了。信者,自是算他们走运;不信者,算他们自讨苦吃!反正我们对那些自命清高的白道并无好感,若非四弟托南宫姑娘传讯定要办到,否则我才不管他们死活呢!”

  “蛟龙殿”殿主甘常明闻言,却笑叱道:

  “好啦!大哥,这是甚么时候了你还发牢骚,如果不为他们解了剧毒,到时他们被毒所控,依然顺服那七个妖女之命,对咱们也非有利,所以先瓦解妖女的势力,乃是大势所趋,你就忍忍吧?”

  正说时“毒龙殿”殿主房广清所乘的快船,已然率先划出秘门外,并且已有四艘快船尾随而出。

  因此兄弟三人也忙下令划出山腹,进入水道之中,迅疾往上游及下游分别离去。

  另一方,在“虎步”二十丈深梯道下方的一间石室中,一扇厚重石门已然打开。

  未几,只见“紫衣罗刹”费敏慧,陪着“飞雪玉凤”南宫雪主婢五人步出石门外,并且笑说道:

  “雪姊,如今整个江湖武林全遭妖女掌控,若非有你,否则小妹还真不敢轻易出堡呢!”

  “嘻!慧妹你别妄自菲薄了!凭虎郎教你的武技来说,若在一年之前已然不在姊姊之下了呢!若非姊姊返回‘神宫’之后,凭者玉符接掌了‘宫主’之位,并且进入祖先密封的府库中,否则又岂能获得‘七叶仙芝实’使功力暴增,而且又习得本宫绝学?如今你也服食了‘七叶仙芝实’之后,功力暴增并且贯通了任督双脉,身手自然也已平步青云非比往昔,只要再勤加修炼也不会比姊姊差到哪里了!”

  “紫衣罗刹”费敏慧闻言,立即搂住她手臂笑说道:

  “雪姊你别高捧小妹了!小妹自己心中有数,若与雪姊你相比,小妹至少尚差四筹之多,或许连小翠四人也比不上呢!”

  此时已听婢女小翠已笑说道:

  “费小姐你可别夸小婢姊妹了,若要提所学如何,看来往后不知有几位的小姐中,大概只有那位凤姑娘的功力最高了!小姐,费小姐我们还是早些上路吧?早点办妥姑爷交办之事,也可早些与姑爷见面呀!”

  “飞雪玉凤”南宫雪闻言,顿时玉颊一红的轻啐道:

  “呸!呸!死丫头,甚么姑爷姑爷的,若让外人听见岂不羞死人了?”

  但是却听另一婢小馨已笑说道:“这有甚么羞人的,除了咱们岩堡中的人,外人谁又知道甚么?在外说惯了之后,久而久之人家自也会认定小姐及费小姐,皆是姑爷的夫人了,况且……小姐及费小姐皆为姑爷奉献了一切,姑爷也绝不会否认的是吗?”

  “飞雪玉凤”南宫雪及“紫衣罗刹”费敏慧两人耳闻小馨之言,霎时皆羞得面如朱丹,而一旁的小香此时也已接口笑说着:

  “咯……咯……小馨说得没错!否则姑爷信函中岂会要小姐与费小姐姊妹相称?

  而且要小姐与费小姐同居于‘云龙殿’便可,事事皆已明摆着小姐及费小姐皆已是姑爷的夫人了嘛!”

  说及此处“飞雪玉凤”南宫雪突然也一反昔日的端庄,竟然神色促狭的朝四婢笑说道:

  “算了吧,你们以为我不知你们心眼里想的是甚么呀,当初要把你们留在宫中,可是你们四个怎么说都不肯,皆哭哭啼啼的连家人也不要了,一定要跟着我出宫,说来说去还不是打心眼里想要见‘他’是吗?”

  “哎哟……小姐您怎么……”

  “讨厌啦!小姐您也会逗我们……”

  “嗯……羞死了……小姐您好坏……”

  “啊?小姐您……”

  众女笑语逗乐中,已通过了石门外极为凶险的“灭绝阵”接着又通过了“九宫阵”到达阵外临近官道的树林中。

  而此时在阵外的树林内,已然有两名“雷龙殿”的武士驾着一辆四马厢车,另外尚有“雷龙殿”及“毒龙殿”两殿,两名殿卫长及四名武士长,还有三十六名武士,皆牵着一匹高头大马静候着。

  六女一一登上厢车后,厢车便缓缓往树林外驶出,在树林边缘另有两名武士巡望着官道,待官道无人车时,厢车便迅疾驰入官道,往东方绝尘而去。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