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翠羽丹霞 >> 第十一章 用心计较一场空

第十一章 用心计较一场空

时间:2014/2/28 12:54:52  点击:2911 次
  二月二日上午,大批游客正在金陵城内洽订房间,想不到连在小巷内的三级小客栈也是一房难求啦!

  他们忙着继续我房间。

  毕成却匆忙的调动军士啦!

  因为,他依照钦差的吩咐不必劳师动众的迎接相爷,所以他由今晨所探知之消息准备巳中时分陪诸吏赴北城门迎宾。

  哪知,方才一名骑士人行馆向钦差低语不久钦差立即吩咐毕成派军士在半个时辰内列队准备迎贵人。

  毕成研判这位贵人必是皇上.岂敢怠慢呢?

  他立即返衙调动军士啦!

  钦差立即指挥行馆的下人们整理各房。

  接着,他们派人送他们的行李入另一座在院中。

  巴先七人亦被吩咐至银座待命着。

  不到半个时辰,军士已由北城门列队到行馆,沿途办禁止人车通行及接近,哇考,好一付如临大敌也。

  毕成及七吏更是官服整齐的站在城侧前列立着。

  不久,一位英英中年人佩剑跨骑车六名青年骑士先出现,毕成立即记起此中年人便是大内侍卫统领楚宾。

  接着便是一队骑军执枪驰来。

  他们一近城门便级速人城而去。

  立见一批便眼骑士引导车队驰来.车队两侧由骑军护送着,这分气势及排场立即使毕成紧张。

  三部车入城之后,大批便眼骑士以矩形护着一部华丽马车一出现,铁差使低声道:“准备迎驾。”

  叭一声.八吏已经整齐的低头下跪。

  人车徐进,就在马车近城之际,立听车内飘出平身。

  立见另有车队随后而来。

  毕成清吏遥揖一礼,便匆匆入城。

  不久,他们搭车抄近路赶运行馆,立见楚统领已经在行馆内指挥,便服人员及军士亦迅速就位。

  钦差便率诸史在门前侍立。

  各车在门前稍停,车内之人一下车,各车立即驰去,毕成便来回迎车内人员入行馆,因为,他算是主人呀!

  不久,毕成及诸吏又下跪迎驾。

  华丽马车便直接驰入行馆。

  不久,楚统领已护送一名销服老者及一妪入行馆。

  此名锦服老者正是当今皇上,立见他含笑道:“平身。”

  “谢万岁爷。”

  诸吏便起身侍立两侧。

  立见一位清瘦老者及一位五旬左右的英挺人员快步入馆。

  他们上前一跪,立即叩头。

  “平身。”

  “谢万岁爷。”

  二吏便上前分别站在排头。

  皇上慈声道:“朱卿,大展时况如何?”

  钦差立即出列行礼上:“启奏皇上,皆已按圣上谕备妥,逾三十万名子民亦已入城准备明日同饱眼福。”

  “很好,联已逾十二年未曾下江南,此番至此主持大展及探民间隐疾,诸卿勿对外传播朕之行踪。”

  “遵旨。”

  “联今午在此赐宴,诸卿列席。”

  “遵旨。”

  皇上便由楚统领送上楼歇息。

  诸吏便上前向最后入馆之二吏行礼着。

  此二吏乃是当今朝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伍相爷,另一变则是掌握天下兵权的兵部尚书洪源。

  双方略叙,立即离祖。

  因为,大批锦服男女已在馆前等候.他们乃是大内最红的皇族,任何人也不敢稍加不敬呀!

  钦差便吩咐毕成上前侍候这群大贵人。

  毕成含笑上前行礼之后,便派人迎他们人各馆。

  立见内传及宫女率军士们抬着大箱小箱跟人馆内。

  毕成暗暗摇头,便在厅内待命候传。

  钦差则陪各吏人附近庄院内稍歇。

  六位县令则在四周安置大批侍卫,军士及马车。

  他们连玩边佩服毕知府有先见之明的治租要这一大片庄院,否则,他们不知如何安排这千余人马及马车哩!

  住的问题一解决,吃的问题便跟着来啦!

  十八名金陵大国在行馆内指挥五十人早巳备安山珍海味,全新的金用餐具及酒具亦全部派上用场。

  巴先的十二家酒楼更是在午前便把佳肴及美酒进入庄院中,侍卫及军士们便欣然用膳。

  皇上及皇族、诸吏乍见在华的排场及山珍海味,不由暗喜。

  他们尝过之后,颇觉可口的继续用着膳。

  毕成暗暗观察之后,放心啦!

  他不由更加感激大善人。

  膳后,皇上、皇后及部分皇族退房午歇,年青的皇族男女则由大批侍卫以马车护送出去游街啦!

  沿途的街上人潮及各店旺象使他们下车跟着凑热闹。

  一个半时辰之后,他们沿宣传纸来到秦淮河畔,各银楼的纯金十二生肖立即吸引住他们的视线及购买欲。

  他们纷纷采购着。

  黄昏时分,他们一运行组,便向皇上及皇族们炫耀,皇上一见纯金十二生肖,便含笑欣赏玩着。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人厅用膳。他们满意的移厅取用水果及品参茗。

  良久之后毕成才返回银庄。

  立见毕财带他入仙厅会见巴先。

  毕成便道出皇上亲临金陵之消息。

  巴先便含笑听着。

  良久之后,巴先含笑离去啦!

  他已由四大世家弟子之彻查中确定黑道人物已经远离金陵,城内有四大世家高手及侍卫、军士保护,他安心的返八仙庄啦。

  他一返庄,周蕙便含笑迎来道:“城内挺热闹呀。”

  “是的,孩子呢?”

  “睡啦。”

  “用膳了吧?”

  “是的,吾下了些面,他们便吃爽啦。”

  “他们的胃口很好哩。”

  “是的,我们明日入城瞧瞧热闹吧。”

  “行。”

  巴先入内沐浴之后,二人便上榻歇息。

  翌日上午,他们便牵子到山下搭车入城。

  他们一近城,车夫便请他们下车,因为,民车今日不准入城。

  巴先付过车资,便陪妻小入城。

  此时的皇上在行馆右三里外之展示场前含笑敲锣之后,大门前便号音齐鸣,接着远方也传来悠扬的号音。

  这些号音出自四大世家的高手,他们以充沛的中气将银牛角吹出宏亮又悠扬的号音,令人听的精神大振。

  皇上更是点头道:“很好。”

  说看,他已率众入内欣赏文物。

  另外五处展示场所亦同时开放供民众人内欣赏文物。

  入口及出口皆有专人管制,现场亦有人员在解说文物,这些人员已经过集训一个月,如今皆扼要介绍着。

  毕成则这一向皇上解说着,他为这一天已经向诸吏混教过无数次,他更翻阅及背诵过相关的史册文献。

  皇上存心考考他,便不时抽间着。

  毕成一直引经据典的报告着。

  皇上听得龙心大悦啦!

  他以六天的时间瞧过六处文物,他至少向过三百件文物,毕成皆完满的回答,皇上含笑连连点头啦!

  第七天午后,皇上由楚统领及毕成陪到夫子庙,一身便服的他们在人潮中欣赏各摊贩的交易情形。

  毕成便抽空低声报告整顿摊贩之情形。

  皇上嘉许的点苦头。

  良久之后,他们来到秦淮河麻便见各家银楼皆人潮汹涌,皇上一望向河面的画访,毕成便报告管理情形。

  可真巧,此时正有八名军士分别由各画舫下来,立见他们—一吩咐老鸨一些注意事项,然后再登上八条画舫。

  毕成道:“军士们在查防火及清洁。”

  “很好,此地发生过个案否?”

  “微臣沐皇恩,后任迄今,此地及植区皆未发生命案。”

  “不容易,邢善所助乎?”

  “是的,此在于邢善邀四大世家的四千余名壮士,人城经营此六十一家银楼,同时暗助本城治安。”

  “原来如此,联今夜成时在行馆召见那善。”

  “遵旨。”

  不久,皇上已入一家银楼,立见一名青年向毕成行礼道:“参见大人。”

  “免礼,可有座位?”

  “有请。”

  青年便引导他们向后行去。

  立见掌柜快步前来行车仅安。

  毕成含笑道:“免礼。”

  青年立即呈上香茗。

  皇上一人座,便含笑道:“呈一套十二生肖。”

  青年便应是离去。

  不久,青年已经提着礼盒前来。

  掌柜便启盒取十二生肖上桌。

  皇上拿起金龙便望向它的底座。

  他一见“字文”二字,便问道:此店归字文世家吧?”

  “是的。”

  皇上抚视金龙一阵子问道:“中原罕见如此纯金,它来自何方?”

  “昆明。”

  “昆明何方?”

  “麒麟山谷。”

  “晤,它归谁所有?”

  “巴先,蜀巴之巴,先后之先。”

  “巴先?挺有意思的姓名?”

  “是的。”

  “汝可知民间不准铸金?”

  “不祥。”

  “官方未宣传此事乎?”

  毕成忙道:“大内朝律确有禁止民间铸金之规定,惟在一百二十七年机曾难民间购官金铸金饰而沿用迄今。”

  皇上点头道:“此律旨在提高黄金流通,惟仍禁止民间采炼金品。

  华成点头不语啦!

  皇上向掌柜道:“下去吧。”

  掌柜军青年匆匆离去啦!

  皇上低声向毕成道:“彻查此六十一家银楼之金源,非由官金所炼之金饰一律禁售,联已宽容矣。”

  “遵旨。”

  “即刻办理此事。”

  “遵旨。”

  毕成立即匆匆出去。

  不久,他召来六位便眼衙役吩咐着。

  六名街役立即上船召卞那八名军士。

  毕成便召出掌柜低声道:“吾奉命彻查此六十一家银楼之黄金来源,未以官金铸成之金饰,一律禁售。”

  “是。”

  “通知大家配合。”

  “是。”

  掌柜立即入内道:“抱歉,今日营业到此,尚未成交之金饰,停止交易,已成交者即刻退主,请海函。”

  众人全怔啦!

  连皇上也皱眉啦!

  掌柜立即匆匆人右侧店内告知掌柜。

  一传二,二传四,不到半个时辰,六十一家银楼全部关门大吉,皇上也皱眉率起统领及毕成离去。

  毕成低声道:“彼等之金皆来自成部山,不敢有所隐瞒。”

  皇上释怀的点头。

  毕成道:“启秦皇上,据微臣自幼闻知。民间私炼金沿袭已逾百年,官方亦无法周告朝令,难免有人不知此禁令,请法外施恩。”

  “朕若非法外施惠,眼前这批人已成阶下囚。”

  “微臣铭恩。”

  “返馆吧。”

  “遵旨。”

  不久,三人已各搭一车离去。

  各家掌柜立即去见宇文华四人。

  天未黑,宇文华四人已入钱记银庄欲见巴先。

  毕财一见他们神色不对,立即道出八仙庄。

  字文华四人立即离去。

  天一黑,他们一敲八仙庄之门,巴先前来一启门,立即申歉。

  字文华道:“校已知此事矣?”

  “毕大人尚在此,请。”

  字文华四人立即入内。

  不久.他们一入厅,毕成便拱手道歉。

  字文华答礼道:“大人奉命行事矣。”

  “是的。”

  毕成立即道出皇上在银楼内所述之内容。

  巴失道:“皇上今晚要见我,我该如何应对?”

  宇文华道:“皇上日理万机,不会突然注意此种事情.吾人须大胆研判有人因妒而点出此件事。”

  巴先道:“在下和内人方才也提过此研判,因为,昔年陷害翠羽之人,如今可能已在大内任高官。”

  宇文华四人点头啦!

  倏见周慧入内道:“大人可知此行有多少官吏?”

  毕成便道:“伍相爷,洪尚书。”

  周蕙道:“是否洪源分”

  “正是。”

  周蕙咬牙道:“这厮居然已爬到尚书,可恨。”

  巴先问道:“他便是昔年陷害翠衫之人吗?”

  “是的,当年,他任大内侍卫统领,哼。”

  巴先问道:“此事会不会出自他的煽动。”

  周意点头道:“颇有可能,这人私心眼小,见不得别人比他好。”

  “若真如此,我更该见皇上。”

  周蕙点头道:“不错,先看他怎么说,大不了关闭银庄及金矿。届时,我们反而无牵无挂。”

  巴先吐气道:“事情若如此发展,只好作如此处置。”

  “不错,哥先替四大世家善后吧。”

  巴先立即向宇文华道:“我买回那六十一家店面,四位购金及一切损失全由我赔偿,四位别客气。”

  字文华摇头道:“四大世家不能如此做、”

  “无妨,四位须对四五千人交代呀。”

  “放心,先去见皇上吧。”

  周惠道:“哥,我和四位前辈谈,你们先去吧。”

  “好”

  巴先戴安面具便陪毕成由去。

  只听毕成边走边道:“大善人若有损失,我立即辞官。”

  “不妥,以大局为重。”

  “大内既有此种贪吏,我不同再仕。”

  “放心,蒙你之助,大家皆已足以独立。”

  “先别如此想,皇上或许只是想见见我而已”

  “但愿如此。”

  “不久,二人一到山下,便共搭一车驰去。”

  不到半个时辰,他们一近行讯便见楚统领道:“皇上在书房。”

  说着,他已在前带路。

  不久,他们登楼来到书房前,立见二名侍卫站在门前,毕成主团和巴先止步,楚统领立即入内。

  不久,笼统领便出来道:“请。”

  巴先便跟着毕成人内。

  房门立即随之关上。

  已先立见一名威仪老者端坐书桌后.他一见毕成上前下跪.他便跟着下跪叩头道:“叩见万岁爷。”

  “平身,赐座。”

  “谢万岁爷。”

  二人便依序坐于桌前几恻之椅上。

  皇上含笑望着巴先道:“法便是邢善?”

  “是的。”

  “联由蔡间及毕卿多次奏把中了解汝之善行,此次更目睹实例,朕深庆吾朝有法这位善士。”

  “不敢当。”

  “此乃汝之本貌乎?”

  “不是,草民为方便行事,才化身为邢善。”

  说着,他已摘下面具。

  皇上注视一眼,道:“好人品,如此年青便行善,难得。”

  “不敢当,草民向万岁各请罪。”

  说着,他已经上前下跪。

  “何罪之有?”

  “草民巴先承续祖业在昆明采矿为业,蒙万岁各鸿福.草民竟采获金矿,在不知情之下.竟炼售金品。”

  皇上道:“汝不知炼金之禁令乎?”

  “是的,草民七岁时,先父母遭歹徒杀害,草民学武复仇之后,再复祖业,草民因而不知此禁令。”

  “校采金之收入移作助贫乎?”

  “是的”

  “汝有一银庄吧?”

  “是的,此银庄买自民间人士,它既助贫又方便商人调度资金,草民绝对无意与官方争利。”

  “联并非此意啊!本朝准民间经营银庄,只有不准放高利贷,更不准私售禁物,以及脏物。”

  “草民绝无犯此二项。”

  “好,据闻汝在本城置产甚多,然否?”

  “是的,此乃不得已之事,因为借户无力偿债,自愿售产。”

  “当真?”

  毕成立即上前下跪道:“启秦皇上,微臣愿以身家住命作保,因为,大善人之置产完全由家父经手。”

  皇上点头道:“平身吧。”

  “谢皇上。”

  二人便再度入座。

  皇上道:“巴先,汝积善甚多,朕特破例不究法私炼售金品之罪,推须查封金矿.汝明白否?”

  “明白,叩谢皇恩。”

  巴先立即下跪叩头。

  “平身。”

  “谢万岁爷。”

  皇上道:“巴先,汝今后须持续行善,已免负朕之意。”

  “遵旨。”

  “很好,汝二人退吧。”

  “遵旨。”

  巴先二人便叩头离去。

  皇上便召入伍相旨示着。

  巴先一离去,便直接近八仙庄。

  立见字文华四人尚与周蕙在座,巴先便道出面圣之经过,周蕙五人听得松了口气,脸上也有笑容啦!

  周蕙道:“哥,四位前华能够将现有及正在运回之金品转售同行,哥不必为此事担心。”

  巴先含笑点头啦!

  周蕙又道:“四位前辈愿以那六十一家店面交换等值之城内店面,哥就别再在意赔偿之事。”

  “大好啦,我明天会吩咐毕财。”

  字文华道:“不急,四大世家领先处理金品。”

  “我也该去一趟麒麟山。”

  字文华低声道:“官方公文最快也要四天才会到昆明,汝吩咐工人们趁此四天日夜多炼些金条及金元宝。”

  “四大世家的人日后会前往昆明提货,请法吩咐工人暂将金品藏于别处,以减少一些损失。”

  巴先点头道:“好,我即刻启程。”

  说着,他立即入房更衣。

  不久,他已迅速离去。

  字文华四人便跟着离去。

  他们一下山,突然掠人两侧枫林,便掠向山上。

  这是周蕙的点子,因为,他一听说洪源随驾到金陵,皇上今夜召见巴先,她须提防洪源派人跟毕成来此地监视。

  为证实此事,他们定下此计。

  宇文华四人掠上山顶,便朝南掠去。

  不久.他们掠过二个山头,使沿山坡掠下。

  当他们由山谷再掠向第三个山头之际,字文华倏见山头有一道人影,他一抬右掌,南宫祥人立即刹身。

  月如钩.星儿稀落,字文华四人却发现山头那人正在张望及原地打转,他们便各隐于石后。

  不久,那人已掠向山下。

  字文华四人一见那人的身法甚快,便聚功于掌。

  不久,那人刚掠过宇文华藏身处,字文华倏地疾劈出一掌。对方神色一变,却提功原式加速掠去。

  砰一声,山壁已破一个大洞。

  却听砰砰二声及一记闷哼,那人巳倒飞而来。

  对方呢哇一声,立即吐血。

  宇文华立即扣上他的左肩。

  南宫样三人立即由石后掠出。

  那人双眼一转.立即闷哼一声。

  立见血迹自他的嘴角溢出。

  宇文华四人不由一怔。

  因为,此人已经碎舌自尽啦。

  宇文华不甘心的朝对方的颈项一摸,果然立即摘下一张面具,立见对方乃是一位瘦削中年人。

  独孤远啊道:“无影掌。”

  宇文华怔道:“他是齐非?”

  说着.他已拉起对方的左袖。

  果见对方的左掌小指外多了一截小指,宇文华四人立即确定此人便是少林俗家高手“无影拿”齐非。

  独孤远道:“他已失踪十余年,怎会在此出现叩字文华边担边道:“据说受大内甄用之侍卫皆隐姓埋名及改变容貌,他可能已经任大内侍卫,有啦。”

  立见他搜出一块金牌。

  立见金牌镇刻一个斗大“卫”字。

  背面由黝着九条龙。

  独孤远点头道:“据故堂兄表示,出入大内皆须出示回牌。每只腰牌之背就是刻着九条龙。”

  宇文华道:“足见巴先夫人所研判正确。”

  南宜样道:“若真如此.吾人更须小心行事。”

  “是的,毁尸吧。”

  四人便望向四周。

  不久,宇文华已挟尸掠向谷中。

  只见他掠入草丛中,立即以匕先挖起一束的草,再挥掌劈坑埋尸,然后再铺妥那些草。

  不久.他们已联袂离去。

  他们一接近八仙庄,便散往四周搜索。

  不久,他们确定无人监视,方始一起入八仙庄。

  周蕙立即自厅内起身相迎。

  字文华一上前便递出金牌叙述经过。

  周蕙点头道:“这厮果真已盯上此地啦!”

  字文华道:“吾四人在外守着,先挨过今夜吧。”

  “谢谢。”

  宇文华四人立即离去。

  不久,他们已隐在八仙庄四周之枫后。

  一个多时辰之后,一道人影沿着山道疾掠而上,慕容根乍听有人掠向山,立即抬一粒土石于指间。

  不久,来人停于山道张望着。

  没多久,他已发现上刻着一个箭头,他立即沿箭头的方向行去,他迅疾接近慕容根啦!

  倏听叭一声,一粒土只已射中他的右腰眼。

  他闷哼一声,便仆向地面。

  慕容根立即掠出。

  那人乍见此景,立即又碎舌自尽。

  他尚未落地,慕容根已经捞起他。

  慕容根乍见对方嘴角溢血,立即唉了一声。

  立见字文华三人迅即掠来。

  他们乍见此景,宇文华立即道:“搜。”

  慕容根深怀一提,果又见摸出一块金牌,显然,此名侍卫是奉命前来探无影掌的状况啦!

  宇文华四人会商不久,便决定继续监视。

  宇文华便挟尸掠向山顶。

  慕容根三人便毁去现场的可疑痕迹。

  不久,三人又各原位守着。

  盏茶时间之后,宇文华也返位守着。

  子初时分,慕容根又听山道传来衣袂破空声音,可是,那声音消失之后,便久久没有声音。

  慕容根稍付,便趴地侧耳默听着。

  不久,他听见轻细的踩地声。

  他明白来人乃是一位老江湖,便缓缓的爬入枫簇中。

  不久,他已蹲在那簇枫中。

  盏茶时间之后,他已瞧见一位中年人张望的故步缓缓行来,他不由忖道:“老天有眼,这回须留活日。”

  他便闭气以待。

  那人又缓行八步.终于走到那簇枫前,只见他向左右一瞧,便沿着那簇枫的左侧缓缓的行去。

  慕容根立即迅速按去。

  叭一声,对方已闷哼歪倒。

  慕容根疾闪而出,便扣肩抓下颚。

  却见对方疾抬左掌,便抓向慕容根。

  慕容很料不到对方能如此迅速的冲开穴道,他立即向左闪去,那知对方立即疾劈上自己的脸。

  血光乍溅.慕容根立即暗恼。

  他急忙上前扶尸搜身。

  他刚搜出一块金牌,宇文华三人又掠来啦!

  他递出金牌,只有一声苦笑。

  宇文华立即又挟走尸体。

  慕容根便道出此人方才敛步缓行之招式。

  不久三人又返原位守着。

  没多久,字文华也重返岗位啦!

  此时的巴先正好在田三的厅内低声指点着,因为,他为了赶在天亮前返回八仙庄,使出全力飞掠着。

  田三一答应,巴先立即又离去。

  他十万火急的飞掠着。

  破晓时分,他已由栖霞山顶掠下。

  宇文华乍听衣袂声,立听来人又掠前四十余丈,他猜忖来人是巴先,所以,他按兵不动。

  果见巴先似流星般掠过,便掠墙而人。

  他吁口气立即咕咕二声及掠人八仙庄。

  南宫样三人也迅速入庄。

  巴先刚见爱妻尚坐在厅内,便听见咕咕声及衣袂破空声。他刚换功便见字文华已经掠墙而人。

  他恍悟的吁口气。

  字文华上前道:“办妥啦?”

  “是的,谢谢。”

  “不客气。”

  他便向周官道:“昨夜又达二人,可借全被对方自尽。”

  周政点头道:“谢谢,辛苦啦!”

  宇文华四人微微一笑,立即离去。

  巴先恍道:“有人犯庄?”

  “一名大内侍卫跟踪你,另二人随后丧命于此。”

  “哇考,玩真的哩!”

  “不错,换衫吧,你我须人城亮相,以示清白。”

  “高明。会不会有人来摸庄呀?”

  “我昨夜已毁掉可疑物品,鼎灶及孩子的床也埋啦!”

  “行.我们暂避吧。”

  周意点头港“先送我和孩子们入玄武堡吧。”

  “行。”

  二人入房制昏二子,立即各拎起一个大包袱及抱着一子,他们已经沿山区疾掠向西北方啦!

  天来且他们已直接掠人玄武堡。

  不久,他们已在大厅会见闻明,巴先便托附妻小。

  闻明爽快的答应着。

  巴先立即申谢离去。

  天一亮,他已经邢善身份在金陵酒楼用膳。

  膳民他便直接人银庄。

  立见毕成一身官服的正欲去。

  双方行过礼,毕成便出门搭车了去。

  巴先则人内厅专心行功着。

  不到半个时辰,他已经在前厅查帐呀!

  客人进进出出遇有人请安,巴先也含笑答礼着。

  辰来时分.六位中年人沿着栖霞山山道赏景不久其中一人乍见地上的箭头,便和另外五人行去。

  他们沿小道前行不久,便接近八仙庄。

  另外三人便掩向后方及两则。

  他们又观察良久,方始先后人庄。

  良久之后,他们了会合,才发现庄内没人。

  他们便逐房搜着。

  房内衣物及金银尚在,灶内尚有微温,他们小心的搜着每个小地方,不久.却听一人喔叫一声.

  他一捂腰,便趴地求救。

  另外五人刚掠前,便先后腹疼的落地。

  他们捂腹叫疼啦!

  不久,他们已七孔溢血啦。

  原来,周蕙恨透了洪源,所以,她昨夜已经在重点地区布毒,这六人此时已经含恨而死啦!

  他们断气不久,尸体便迅速蚀烂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周蕙女扮男装掠返八仙庄。

  她匆匆掠了一圈,便发现几滩尸水。

  她冷冷一笑啦。

  她迅速的引亮烛火,便到处纵火。

  光火一冲出,她已掠人林中。

  不久,她在山顶欣赏大火啦!

  游客却惊呼的奔向山下。

  她立即掠向玄武堡。

  不久,她已在玄武堡赔二子吃点心啦!

  大批军士及民夫提水把救到午后,方始灭火,而三亩余的枫林美景完全毁于这场大火。

  巴先在山下人群中目睹此景,不由暗驾侍卫纵火。

  他立即赴府衙报案啦。

  毕成也正经八百的受理着。

  二人演戏一阵子,巴先才返银庄。

  四大世家的四千余人利用昨夜排出所有的金饰之后,他们一路赶往杭州,如今已经由四下藏好这批货。

  不久四千余人一批批的送入金饰及十二生肖。

  黄昏时分,他们已经完成交易。

  立即由四人找银票返金陵。

  其余之人则散住人大小客栈之中。

  天亮之后,他们便沿官道在林中掠去。

  这三天下午,他们在官道拦住运金之车队,他们密商不久,车队便继续前行,众人则继续南下。

  翌日上午.车队一近城,便有四十人先行入城。

  他们找要买主,便率一部份车马人城交易。

  其余的马车则分三路出售“纯金十二生肖”。

  不出二天.他们连金带车全部售光,便赶向金陵。

  那四千余人赶到昆明城外,便由十人人城探听田三。

  盏茶时间之后,其中一人已找到田三回双方曾在工地见过,巴先又吩咐过。田三便带他出城。

  不久,田三已在乱葬岗挖出一批木箱。

  那人申谢之后,立即去通知同伴。

  正午时分,众人皆在用低四千余人却在乱葬岗挖金及包妥,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已拎走一半金条。

  他们前往各大城市秘密出售着。

  五天后,他们再回来取走剩下的金条。

  他们便分四路北上售金条。

  此时的金陵城,毕成正率六位县令跟进皇上离去,七十部马车仍由三千余名军士及便服侍护送离去。

  皇上接获昆明府呈奏封矿之后,他龙心大悦的率众返宫啦。

  昨夜,他赏毕成黄金三万两。

  此外,各行亦各获赏金三万两。

  在行馆及各庄院落下人亦各获赏白银一百两。

  皇上满意的离去啦!

  毕成松口气啦。

  巴先及周蕙和二十四位大家高手,却易客跟踪皇上,他们的目标,便是兵部尚书洪源。

  因为,他们研判洪源不会罢休。

  他们在前、后、左、右上方位的监视着

  这是一趟辛苦的行军,因为,他们完全施展轻功,入夜之后.他们仍须轮流监视洪源。

  巴先夫妇和两人各在行馆前后方远处监视。

  半个时辰后,另外四人已在接班。

  巴先四人便入酒楼用膳。

  巴先早已在离开金陵时,各赠这二十人一万两白银,所以,每人可以随时随地的进食歇息。

  巴先夫妇刚用膳一半,立见一人来到巴先的身旁便用耳低声道:“他已外出散步,目前沿堤而行。”

  巴先点头道:“别中调虎寓山之计。”

  “尚有四人盯着现场。”

  “好,带路。”

  那人立即离去。

  巴先留下一锭银子,立即陪周蕙离去。

  不久,他们一到提前,便见一人迎来低声道:“他已在方才折东入街,已有二人用去。”

  巴先点头道:“走。”

  四人立即匆匆前后离去。

  他们根据沿途墙上立刻痕一路连半个多时辰,终于见一人在林沿挥手,他们立即上前会合。

  立听那人低声道:“他在林中戴妥面具,如今已掠人一座庄院。”“走。”众人便沿林掠去。

  不久,他们一出林,便掠向山上。

  没多久,他们已在一座庄外远方会晤一人,立听对方道:“他尚在林中,庄外目前已经加面八人巡视。”

  巴先点头道:“两人一组守住,格杀勿论。”“是。”

  那四人立即配对向左右。

  巴先二人便趴于草丛中。

  周蕙低声道:“哼,让我亲自了结他。”

  “没问题。”

  此时的庄中右侧房内,正有一位美艳妇人一丝不挂的在一名老者身上“倒浇蜡烛”,她玩得双乳抖个不停。

  老者笑呵呵的揉乳道:“秋艳,汝仍如此浪。”

  “讨厌,人家为您憋多久啦!”

  “呵呵,吾也未亏侍汝,吾之私营全在此地呀。”

  “人家才不敢乱花一文钱哩。

  “花吧,马上又有白花花的银子送来啦。”

  “格格,你可真会‘歪’呀。”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呵呵。”

  “您不怕东窗事发呀。”

  “呵呵,除非汝背叛吾,汝舍得双亲吗?”

  “讨厌,人家已跟您十余年,该信任人家了吧?。”

  “何必呢?二老逍遥纳相呀!”

  “讨厌。”

  娇慎之中,她放浪的招摇不已。

  老者乐得喔喔连叫啦!

  此老便是当今大内兵部尚书洪源.他在二十岁那年以武状元入宫之后,先后在宫内及边关效劳。

  他不但武功高强,而且工于心计,他既争取绩效又弄安人际.所以,他成为大内最年青的侍卫统领。

  他正要规划更上一层楼之际.周虎以军翠羽除恶侠行获皇上宠信及入兵部任吏,洪源立主警惕。

  他经过一年半的部署,终于顺利的陷害周虎夫妇,周虎的同道也—一被他率侍卫们消灭啦!

  他因而更获宠信。

  五年前,他出任兵部尚书之后,便积极督导及改革兵部,不出一年,他的心腹皆任兵部要职。

  四大边关元师更是他的爱将.他便展开集体大贪污。

  他吃肉,他的爱将及心腹们喝汤。

  眼前这位妇人叫吴秋艳,她原是京城名妓,洪源遇上她之后,一见她冷静又机伶,便派人查她的祖宗八代。

  不到三个月,她被金屋藏娇于此地。

  她替他保管贪污之金银啦。

  她因双亲被押为人质而守在此地,不过,她为了报复,已先后诱了八位男人陪她快活啦。

  此八人乃是洪源浪来保护及监视她之人,料不到却成为她的泄欲工具,洪源不知自己已成“老王八”。

  他又发泄一番之后,便由她侍候净身。

  他一看时候不早,立即整装离去。

  那八人行过礼,立即人内。

  巴先二人又等不久,修地一起弹出指力。

  正在回味的洪源当即闷哼仆向地上。

  巴先前接住他,便制穴抛给周蕙。

  不久,他已率那四人潜入庄中。

  不久,巴先已制住正在梳发的吴秋艳。

  那八人正在房内沐浴,四位四大世家高手破窗而人立即挥剑砍人,刹那间,便宰掉那四人。

  巴先一闻声,立即出去宰人。

  不到盏茶时间,另外四人及四名下人已经全被宰掉。

  一名南宫世家高手立即向吴秋艳逼供。

  他施刑不久,她也求饶招供。

  她招出自己的身世,及被洪源利用之经过,她更招出她所藏之银票,以及她所记载的资料。

  巴先使先翻阅那本资料。

  那本资料之首页,便是无数的“恨”字。

  接着,每页记载着她为洪源所作的每件事,以及所收的每一笔污帐.巴先不由瞧得火大啦。

  他翻到最后一页,便是她在二月十七日侍候洪源。

  巴先略算时日,便明白洪源领驾南下路过开封曾来玩过她、巴先立即道:“好,我会让你杀他。”

  说着,他已挟她出去。

  不久,他已瞧见洪源似哑巴般全身发抖及冷汗直流,洪源的神裆全湿,他便明白洪源正在受刑。

  周蕙恢复原貌的在旁欣赏着。

  巴先便上前低语一阵子。

  不久,周蕙点头同意啦!

  巴先取出一匕首,再解开吴秋艳的穴道。

  吴秋艳一接匕首果然上前疾戳洪源的全身。

  她一直截到双手发抖,方始一匕截上自己的心口,只见她闷哼一声,便凄然倒地道:“谢谢二位。”

  她一闭眼,立即咽下最后一口气。

  周蕙一封匕,便激入洪源的心口。

  巴先劈委二坑,便抛入二尸。

  他们埋妥尸体,便掠返庄中。

  立见那四人已经站在六个大包袱前。

  巴先立即道:“烧光吧。”

  “是。”

  六人便赴各地纵火。

  火光一冒,他们已各持走两个大包袱。

  不久,巴先已派二人入城召出同伴。

  不到半个时辰,另外十七人已经赶到。

  巴先略吩咐后.他们便将六大包袱银票分成二十个小包袱,然后,他们再沿山区一起离去。

  巴先取出怀内的帐本道:“返客栈详阅吧。”

  “好。”

  二人便联秧人城。

  不久,他们已在上房洗去汗水啦!

  接着,他们依偎在榻上共阅那本帐册。

  周蕙边瞧边骂洪源该死啦!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们一阅毕,周蕙立即道:“等皇上返宫之后,再潜入宫中送给他,如何?”

  “太麻烦了吧?”

  “会不会打草惊蛇?”

  “皇上若如此沉不住气,算他倒霉。”

  “格格,你打算即刻送给他?”

  “不错,免得他明日派人找那家伙或等那家伙。”

  “有理,如何进呢?戒备森严呀?”

  “简单之至,瞧我的。”

  说着,他已下榻整装及地走帐册。

  他离房不久,便携帐册返房。

  周蕙立见:“恭呈皇上圣核及“微臣洪源”二行字,她不由含笑道:“妙点子,就伯被人识破字迹。”

  “安啦!谁敢拆皇上的物品,何况,我在里层另包一层,正面官着‘再拆就诛连九族’七字。”

  周蕙忍不住捂嘴轻笑。

  巴先戴妥面具,立即离去。

  不久,他一近行馆,便被人拦住。

  他立即送上那帐册。

  那人乍见正面之字,不由一怔。

  已先沉声道:“赠汝一功吧。”

  说着,他已把帐册塞入对方的手中。

  那人刚怔,巴先已转身离去。

  那人稍忖,便匆匆人内。

  不久,他已轻敲笼统领的房门。

  楚统领一启门,便沉声道:“是何急事?”

  “禀统领,方才有一人送来此物。”

  笼统领乍见正面之宇,精神便一振。

  他立即间道:“洪尚书来返行馆乎?”

  “是的。”

  “送册之那人呢?”

  “走啦。”

  “走啦!汝未留下他。”

  “他一递册便匆匆离去,小的一见是洪尚书—一”

  “行啦,下去吧。”

  “遵旨。”

  那人便行和下去。

  楚统领思付不久,为避免延误洪尚书之事,他立即冒着挨骂,硬着头皮去敲皇上的门啦!

  立见内侍启门道:“参见统领。”

  “急事面圣。”

  “这—一皇上已安寝”

  “赖公公明儿一大早便代呈此册。”

  “行。”

  楚统领抛出烫手山芋,便返房歇息啦。

  翌日一大早,皇上一下榻。内侍便呈上该册,皇上一瞥册上之字,立即道:

  “何人冒洪卿之名至上此物?”

  “这……楚统领深夜所呈。”

  “宣。”

  “理旨。”

  内侍便匆匆离去。

  皇上便整衫离房。

  立见楚统领快步人厅下跪道:“卑职知罪。”

  “洪卿呢?”

  “尚未返行馆。”

  “会有此事,拆。”

  “遵旨。”

  楚统领便起身捧册拆纸。

  不久,他果始瞧见“再拆就诛连九族”,他不由一怔。

  他忙呈向皇上。

  皇上沉声道:“拆。”

  他立即拆掉那张纸。

  他乍见一本帐册,不由一怔。

  “查。”

  “遵旨。”

  他便小心的翻视每页纸。

  他边翻边瞥内容,他神色大变啦。

  皇上沉声道:“有毒手呼?”

  “启奏皇上,洪尚书他—一他—一”

  “怎样了?”

  “他似步涉嫌贪污。”

  “联瞧瞧。”

  “遵旨。”

  皇上一接册.立见页下的一大片恨字。

  他怔了一下,便翻阅次页。

  次页详述吴秋艳之身世,及受洪源以双亲作人质,胁迫泄欲及保管污银,皇上瞧得脸色铁青啦!

  不过,他仍存着一线希望此乃诬告。

  他越看越相信啦!

  因为,每页不但记下金额尚有名目,其中不乏洪源向吴秋艳所炫耀的名目,皇上的脸色更难看啦!

  楚统领见状,准备挨风暴啦!

  一个时辰后,皇上阅毕最后一页,他完全相信啦!

  却见侧页夹着一张纸,皇上立即掏出它。

  立见‘洪源党羽密布,冷静一网打尽。”

  皇上立即将要吼出的气,立即咽下啦!

  他吐口气,沉声道:“半个时辰之后启轿,用膳。”

  “遵旨。”

  “勿泄此事,违者,诛连九族。”

  “遵旨。”

  “下去吧。”

  楚统领立即离去。

  皇上一返房,杯一碎.皇上方始稍泄怒火。

  不久,他草草用膳,便退房沉思。

  半个时辰之后,车队一启程.皇上便沉思不语。

  巴先二人目送大队人车平静离去之后,两人互视一笑,便联袂出城再沿着山区连连掠去。

  端午节上午,他们正好进入玄武堡。

  周蕙迫不及待的上前抱着二千。

  巴先便向闻明一家四口申谢。

  不久,巴先便已经进入银庄,心情大爽的他大方的赐赏所有的下人们及各衙皆获一份端节大札啦。

  接着他去会见宇文华。

  立见宇文华含笑道:“恭喜,奸人获刑矣。”

  “谢谢,那二下人回来啦?”

  “刚到一个时辰余,银票皆在此。”

  “分给大家吧。”

  “不妥,法集中要加运用吧。”

  “也好。”

  宇文华又道:“昆明所剩之金品皆已售毕.金票皆存于此地.吾待派人送入银庄吧。”

  “谢谢,请代赠每人一百两白银。”

  “吾代他们申谢。”

  “大家挺辛苦的。”

  “习以为常矣。”

  二人又叙不久,巴先立即离去。

  他一返玄武堡,便赠给闻明一张一万两金票。

  不久,他们和闻明四人欢度端节。

  膳后,巴先使返房行功。

  周蕙安排二子入眠之后,亦服丹行功。

  一个多时辰之后二人一收功;周慧便道:“哥,汝上午入城之际,闻夫人向吾提及其女之亲事,哥点头吧。”

  “这—一你答应啦?”

  “是的,娥妹和孩子们挺投缘的,她又秀丽端庄呀。”

  “好吧,挑个好日子吧。”

  “顺便解决四大世家吧。”

  “这—一不妥吧?他们没提及此事呀。”

  “闻夫人说四对母女在咱们离堡之时,两三天便跑来此地逼孩子们,这已经够明显.是不是?”

  “可是—一”

  “吾会请闻亲家牵红线。”

  “全依你吧。”

  “格格,别摆这种苦瓜脸.这是大喜呀。”

  “我挺难适应的。”

  “人在福中不知福,汝照顾孩子吧。”

  说着,她便含笑离去。

  巴先摇头苦笑,便望着酣睡的爱子。

  不久,周恩返房道:“闻亲家夫妇启程啦。”

  “你真性急。”

  周蕙笑道:“别再浪费人家的青春啦。”

  巴先只能苦笑啦!

  日落之前,闻明夫妇陪一大批人返堡,巴先由窗外乍见四大世家主人夫妇同行.另有一批年青男女,他居然脸红啦。

  他便和周蕙率子入厅。

  不久,他们在厅前迎接众人啦。

  双方一会面,便欣然人厅就座。

  闻明含笑道:“敝堡首次嘉宾云集,便举办这件大喜,可真令人欣喜及光荣。”

  他不由哈哈一笑。

  众人亦随之一笑。

  巴先起身道:“在下一直受各位之助,如今又受此重托,在下只能和各位保证在下一定不会负大家之希望。”

  宇文华含笑道:“贤婿乃是大善大福之人,小女五人有幸陪侍.实乃玄武堡及四大世家之光荣也。”

  “客气矣。”

  南宫样道:“金陵经过贤婿之助及此次办百年文物大展,已经再现繁荣,今后可进一步发挥潜力。”

  “四大世家愿动员人大及财力配合资婿扩允实力,弹全面促使江南早日重现昔年的荣华。”

  巴先点头道:“盼大家赐教。”

  “客气矣。”

  闻明含笑道:“小犬蒙南宫兄错爱,今日一并在此办喜事吧?”

  南宫祥含笑点头道:“小女高攀矣。”

  “客气矣,简单行个礼吧。”

  众人立即起身搬动几椅。

  不久,四大世家主人及夫人和闻明夫妇井坐,巴先先后陪闻月娥及四大世家之长女下跪叩头行礼。

  接着,闻湘也和南宫停向南宫祥夫妇叩头行礼。

  玄武堡立即喜气洋洋。
  
  
 

 
分享到:
小鸭子4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13
慈禧罕见老照片5
木兰辞12
古代和尚的肉身舍利是如何修成的
关于跑鞋和跑者的不屈不挠的耐克创业故事4
史上最牛嫖客 在皇宫里建妓院的明朝皇帝
盘点历史上那些不愿当皇帝的“傻子”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