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翠羽丹霞 >> 第六章 黑夜拘魂群邪惊

第六章 黑夜拘魂群邪惊

时间:2014/2/28 12:46:10  点击:2705 次
  午前时分,巴先持食盒一入书房,果见白茵已站在桌旁,桌上摆妥壶具,巴先立闻金茗之茗味。

  他便含笑道:“百万两便买下那一大块地啦!”

  “辛苦矣!我来吧!”

  她便接过食盒。

  巴先便退房更衣。

  他乍见那两大包银票,不由一怔。

  他便边更衣边思付着。

  不久,他卸下面具,便步入书房。

  白茵含笑道:“膳后再教,如何?”

  “行!”

  二人便含笑共膳!

  膳后,白茵便抢先收拾餐具。

  巴先用斟茗道:“请坐!”

  她一人座,便含笑道:“问吧!”

  巴先苦笑道:“我受不起柜内那二包东西。”

  “钱记银庄日后用得上它们。”

  “你欲接收钱记银庄?”

  “不!它归汝所有!”

  “不妥!不妥!”

  “汝嫌它们脏乎?”

  “请勿多心,我们之间……”

  白茵却摇头,纤掌巳连搓脸部,刹那间,她搓掉一层薄膜,立即现出一张沉鱼落雁般容貌。

  巴先瞧得心跳如雷!

  他倏觉一阵晕眩,忙摇摇头。

  白茵道:“我姓周单名蕙,三年前,我易容之时便下定决心,首先见吾原貌之男人,便是吾之郎君。”

  巴先啊一声,目瞪口呆啦!

  周蕙(白茵自此恢复原名吧)含笑道:“那两包东西聊充吾之嫁妆,汝该不会再有任何的异议吧!”

  “我……我何其荣幸也!”

  “翠羽盼由汝执掌。”

  “这……这……”

  巴先稍考虑,立即也双掌连搓脸部,刹那间,一层薄膜卸掉之后,一张白里透红的英挺容貌已经出现。

  周蕙不由目泛异彩。

  巴先道:“异曲同工,我也该现颜啦!”

  周蕙含笑道:“汝已同意此事?”

  巴先指向自己印掌上之红痣道:“汝不忌讳它乎?相士说它既是‘观音痣’又是‘阿修罗痣’邪正在一线间哩!”

  周蕙点头道:“吾有自信!”

  “好!我接下翠羽啦!”

  “谢谢!”

  她立即自袋内取出一面金牌送给他。

  巴先注视金牌上镌刻之形状道:“以它沾血留记乎?”

  “正是!”

  “好!北蛟是头号客户!”

  “很好!再听吾说件事,如何?”

  “请!”

  她喝口茗道:“辣坊出自吾手中,亦由我焚毁!”

  “高明!不出我所料!”

  “汝不嫌弃乎?”

  “不会!非常时期须采非常手段。”

  她道句谢谢!暗暗放心啦!_她立即道:“翠羽门原本由吾家发扬武道精神而主动除恶,经朝廷赐赏多次之后,更蒙封官。”

  此官一封,吾家便受官方管制,终因功高遭妒,进而遭诬告而使大内定罪,委实令人感叹。”

  巴先道:“既然如此!今后勿再留翠羽标记吧!”

  “不!此乃吾之唯一心愿,吾愿陪汝出生入死除恶,虽留下翠羽记号,坚拒再度受封,我们隐密行事吧!”

  “好!”

  周蕙点头道:“谢谢汝之支持,吾自知无法单独除恶,曾决定以金银雇用杀手除恶,吾因而成立辣坊。”

  “吾以三年期间安排妥二十名少女,除指点练武之外,另指点媚术,所以,辣坊能够一夕成名及顺利营业。”

  “吾遇见汝之后,吾已改变主意,所以,吾遣诸女返乡,她们至少各携一百万两白银返乡矣!”

  巴先点头道:“高明!”

  周蕙笑道:“此叫混水摸鱼,不宜长久行之!”

  “今后全仗妆矣!”

  “放心!我们不谋而合。”

  “是的!可以开始监视北蛟了吧?”

  “行!交给我吧!他和他的心腹阳寿将尽啦!”

  “谢谢!翠羽一向以指力歼敌,汝愿习雕虫小技否?”

  “求之不得也!”

  她便轻声指点着。

  她呼口气如兰加上阵阵幽香,逗得他一阵心痒,他急忙点头起身道:“我自行参悟一番,此地交给你啦!”

  “行!”

  巴先便返屋悟招。

  周蕙满足的笑啦!

  此时的狮子山下,却欢声雷动,因为,官方已派人到场宣布邢大善人已经买下茅地,而且决定雇用他们种花及售花。

  毕成父子激动的紧握着长舌公的手啦!

  因为,大家今后不但可安居,更有固定的收入啦!

  官员一走,众人便欣然在新屋内赶工。

  长舌公连连申谢的陪巴先二人人内。

  毕成便含笑迎他们入内。

  毕财夫妇便由厅内起身迎接。

  不久,巴先和周蕙与毕财夫妇并坐着,喜娘扶毕燕入座之后,长舌公便上前为她戴上戒指。

  他接着为她戴上周蕙所赠之金镯。

  毕燕睑红的替长舌公戴上戒指。

  接着,他们向巴先四人下跪行礼啦!

  巴先含笑递出一个红纸套道:“邢大善人吩咐,对面那片地,今后就归你们所有,你们好好的经营吧!”

  众人不由一怔!

  长舌公道句“先哥”居然掉泪啦!

  巴先笑道:“多照顾大家吧!”

  “是!谢谢先哥!”

  “不!该谢谢邢大善人!”

  “是!请先哥代小弟致谢!”

  “没问题!听说今午可以大吃一场,别让大家候太久。”

  “是!”

  长舌公笑着拭泪起身。

  毕燕亦跟着起身啦!

  巴先向毕财道:“恭喜你获一位贤婿!”

  “谢谢!请向邢大善人转告大家的谢意!”

  “行!”

  四人便含笑起身。

  毕成便引燃门前之鞭炮!

  长舌公的三十一位弟兄立即快步返店。

  不久,三十二家店前一起燃放鞭炮啦!

  众人欣然入内取用大鱼大肉啦!

  这些鱼肉佳肴由众人一起做而成,大家便在店内外端食及欢叙着,过往的游客不由大感新奇。

  众人便邀游客们入内同沾喜气。

  众人笑哈哈的享用着。

  所谓流水席便是桌上之随时补充菜肴,大家可以在桌分吃,也可以端出去吃,反正大家都是熟人嘛!

  巴先二人则陪毕家四人及长舌公在毕家大厅取用酒莱,长舌公一敬再敬,他已经喝得红透脖子啦!

  这一餐足足欢聚一个多时辰,方始散席。

  所有的剩菜由大家端回家中取用啦!

  巴先二人搭车返楼霞山下,便徒步登山。

  不久,他们已在山顶凉亭内赏景。

  他们除偶尔低声交谈之外,皆远眺金陵美景。

  两人越坐越近啦!

  日落时分,他们欣然回八仙庄啦!

  二人便先返房沐浴更衣。

  入夜不久,二人在书房会合之后,巴先便徐启鼎盖,立见余气袅袅,鼎仙只剩一团绿糊。

  巴先以玉刀挑出它,便放人玉盘内。

  他又洒下参粉,便似炒菜般炒动它。

  不久,它已成一团大绿丸。

  他正欲切半,周蕙已经先行切下三分之一及用玉刀尖挑起三分之一道:“男主内,汝请吧!”

  “谢啦!尽量行功,越久越佳!”

  “行!”

  二人便各自返房。

  不久,巴先将龙丹送入口中,便缓缓嚼着。

  没多久,它已化渣被咽人腹中。

  不出片刻,他的腹内已经热流澎湃,他小心的连运转功力及一批批的热流渗合入他的功力之中。

  这一夜,便悄悄消失啦!

  巴先又继续行功到天黑,方始溶和它,他催功冲刺啦!

  他指挥大军欲冲破任督两座关卡啦!

  一冲再冲,他汗下如雨。

  深夜时分,他的全身轻震二下,终于成功啦!

  他的功力似长江大海般滔滔不绝的运行于他的全身一百零八处经脉,他欣喜的连连行功着。

  翌日天亮不久,他已顺利人定啦!

  此时的狮子山下,长舌公正率众人设祭品拜着。

  不久,众人一起纵火焚烧茅屋啦!

  不到半个时辰,破旧的茅屋已被烧光。

  长舌公便和众人焚化大批纸钱。

  一切搞定之后,家家户户端走祭品啦!

  翌日起,众人挥锄整地啦!

  长舌公自城内雇来三十名花工指点众人准备种花啦!

  长舌公有那张十万两银票做靠山,他决心一鼓作气的同时规划要花田,再分配给大家来种植花木。

  有钱便好做事,三天之后,花畦已经整齐的完成。

  大批花籽及花苗分块种植啦!

  男人们忙到此阶段,再度入城打工啦!

  花田则交由妇人及少年男女照顾。

  长舌公把它如子的每日巡视着。

  令他高兴的是三十二家店面的生意渐旺,由于年青店员的勤快及平价待客,游客渐渐登门啦!

  这三十二家店面以酒楼及客栈为主,另兼售民生用品供此地区之人享用物美价廉,额获众人之好评。

  不少游客欲趁早游狮子山,多在此三十二家店内投宿啦!

  高质服务及低价收费立即颇获好感。

  生意日益兴旺啦!

  巴先接连行功七日七夜之后,一收功使扬起右掌及同时弹出五指,立见壁上在叭响之后出现五个指洞。

  他满意的下榻啦!

  他一启门,周蕙已含笑迎来道:“恭喜!”

  “谢啦!你也有收获吧!”

  “是的!约增三十年功力!”

  “太好啦!北蛟的阳寿可‘倒数计时’啦!”

  “不错!别让他们过这个年!”

  “当然!”

  二人又略叙,便各自返回房易容。

  不久,二位中年人已经联袂离去啦!

  且说秦淮河畔自从辣坊毁于大火之后,各妓院及画舫便期盼能够使生意转旺,所以,大家卯足劲的拉客。

  那知,她们忙至如今,只拉到一些小客户,偏偏长城帮那一千五百余人每夜皆来“霸主嫖”,她们的收入更不成啦!

  每月的规费却一文也不能少哩!

  所以,不少老鸨打算在年底前“收山”啦!

  赵员外等六七百人为何不来捧场呢?一来他们在思念辣妹们,二来他们的财务也发生麻烦啦!

  他们连连捧场七个多月之后,每月皆支付一万至五干两,此外,他们尚必须另赠礼物,负担可谓不小。

  最主要的是他们都欠一笔高利贷。

  原来,他们长年的追逐女色,加上孩子多不成器,甚至有年青一代在赌场耗掉他们的大部份财力。

  所以,他们为保持颜面,私下向钱记银庄借高利贷。

  所以,这六七百名客户暂停涉足妓院或画舫啦!

  他们不捧场,钱记银庄主人钱如海及他的八位管家趁机大玩“便宜货”,因为,如今的开苞费已剧降啦!

  十一月十五夜,月照大地,天气虽冷颇适合玩妞,钱如海九人分别在妓院及画舫替妞开苞啦!

  他们把玩胴体良久,方始上阵。

  破瓜之疼使小妞哀叫求饶着。

  他们却加速冲刺着。

  因为,他们正在重温昔年杀人之快感呀!

  良久之后,他们才满足的收兵。

  小妞忍疼替他们净身着。

  接着,她们任由把玩胴体。

  良久之后,二人满足的下船登岸。

  立即有二位车夫迎他们上车。

  他们便各靠坐在车内回味着。

  不久二车一驰上桥二位车夫倏地同时侧身掀帘及扬指弹射而出,立听二声低沉的呃叫。

  那二人已经各被指力射上喉结而亡啦!

  二车倏停,车夫立即入内搜尸。

  此二人正是巴先及周蕙,他们迅速提出财物之后,立即推掉那两人脸上之易咨,再迅速的抛尸入河。

  夜深人静,北风掩护巴先二人的行动啦!

  他们便又雇车驰向现场。

  他们一驰近,便见另外二人已经扬手招车,他们暗暗叫好之余,立即上前接那两人上车。

  不久,他们一驰上桥,便又以指力宰掉那二人。

  他们便迅速的搜尸及除去那二人的易容。

  不久,他们又抛二人入河啦!

  他们再度雇车驰向妓院……

  这回,只有一人招车,巴先便上前接对方上车。

  不久,他驾车登桥,便又指力宰掉对方。

  他先搜出财物再卸掉对方的易容。

  不久,他又抛尸入河啦!

  途中,他立见周蕙驾车驰来而且扬起左手食指,他知道时方已准备送一人入地府,便含笑点头。

  他便驰近妓院等候。

  不久,二名中年人含笑由二妞送出大门啦!

  巴先一见北蛟未出现,便含笑上前拉生意。

  不久,那二人欣然上车啦!

  巴先便欣然驰去啦!

  途中,他遥见周蕙驾车驰来,他便举起左手食中二指,周蕙会意的轻轻点头,二车便迅速对驰而过。

  巴先一听车中之二人在畅叙马仔之哀叫,他不由更火。

  不久,他推车上桥,立即掀帘及左右开弓的弹出指力,他的十指齐发,那二人刚一怔便遭到恶报啦!

  他立即人内搜及除掉那二人易容。

  他将车停于桥旁,便抛二尸人河。

  他便直接掠向妓院。

  不久,他已会合周蕙。

  良久之后,一名魁梧中年人终于由老鸨及马仔送下画访,他哈哈一笑之后,便大摇大摆的行向马车。

  周蕙便在左侧揭帘待客。

  对方不察有异,立即低头上车。

  他刚一头人内,巴先已经挥拳扣住他的颈项及向内一拖,他一被拖上车,周蕙立即坐上车辕从容驾车驶去。

  巴先掏出怀中之金牌低声道:“北蛟,翠羽超渡你啦!”

  北蛟刚骇,心口已一麻。

  他一瞪眼,便遭恶报。

  巴先立即低声道:“搞定啦!”

  周蕙便含笑策车驰去。

  不久,她上桥不久,便把车停于另一车旁。

  巴先一下车,便上前驾走另一车。

  他们一上桥,便止车及整理财物。

  不久,巴先已挟走北蛟及两包财物。

  周蕙则来回将二车送回车行,因为,她们以租车为名义弄来此二车,如今一得手,她便入内取回押金啦!

  她从容离去啦!

  不久,她一返八仙庄,便见巴先正以北蛟的左右拇指押在纸上,她便含笑道:

  “偷天换日也!”

  “不错!我明日便可以刑善身份接收北蛟的产业啦!”

  “妙!翠羽该闹市了吧?”

  “不错!请!”

  “别留血腥于此!”

  说着,她已挟尸离去。

  不久,她拣出后院,便先劈妥一坑。

  她放尸体入坑,便取出小匕。

  她持小匕朝北蛟的颈上绕了一圈,立即拔起首级,她将首级放上一团白布,立即挥土入坑。

  不久,她已埋妥尸体。

  她捧首级人厨房,便以一条毛巾包妥。

  立见巴先持纸前来道:“行否?”

  周蕙立在纸上写着“敬呈杀人劫财犯叫‘北蛟’竺百南首级一只,敬请查收销案。翠羽”

  此外,另有一个翠羽标记。

  周蕙含笑道:“够详尽!”

  “我来善后吧!”

  “谢谢!”

  巴先便拎包袱离去。

  盏茶时间之后,他溜入府衙,便把那张纸及首级放在公堂桌上,他满意的一笑,立即离去。

  天未亮,血腥已使衙役发现首级及那张纸。

  蔡知府获讯之后,匆匆前来探视。

  他立即翻阅重犯名册。

  他终于翻到北蛟竺百南啦!

  他仔细清点之下,不由大喜道:“北蛟居然背着三十一条大案,本官走运矣!

  即刻行呈奏大内吧!”

  他立即唤来师爷吩咐着。

  不久,他又唤来仵作吩咐对主对药泡存首级。

  他春风满面啦!

  天未亮,首级及那张纸和公文便由快马送走啦!

  蔡知府欣然入内漱洗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县令率人送来八具尸体及裹尸单,蔡知府瞧过之后,便吩咐他按程序招人认尸。

  县令便匆匆率人抬走尸体。

  又过了半个时辰,巴先易变为邢善人行会见蔡知府,蔡知府乍见这位大善人,便含笑迎他人厅就座。

  双方略叙之后,巴先使递出那张“让渡书”表明欲过户。

  蔡知府一见钱如海已经按指印同意出售钱记庄及庄院,他相信邢善人的为人,便陪巴先前往银庄。

  不出半个时辰巴先便收银庄及银庄后之庄院。

  二个地方的下人们各领一锭黄金离去啦!

  巴先向蔡知府道谢之后,蔡知府立即离去。

  周蕙女扮男装入内。

  二人关妥门窗便贴上“暂停营业一日”红纸。

  二人在内小心的搜索着。

  巴先早已探知北蛟九人皆以妓女为妻,而且集中住在庄后之庄院,所以,他们放手行事。

  他们搜半个多时辰,便搜出大批银票及帐册。

  巴先便翻阅帐册。

  周蕙又搜不久,便搜出借单及抵押之地状。

  她将它们交给巴先,便继续搜着。

  他们分工合作到日落时分,终于完全掌握银庄及庄院。

  他们安心的入酒楼用膳。

  膳后,周蕙便返银庄大厅行功。

  巴先则直接前往狮子山。

  他掠行不久,便已会见长舌公便吩咐着。

  不久,毕财父子跟着长舌公入内,他们乍见邢大善人,二话不说立即下跪叩谢!

  巴先闪向左侧道:“不敢当!请起!”

  “谢谢大善人!”

  三人便一起人座。

  巴先故意沉声道:“吾已经买下钱记银庄,吾打算委托贤父子指挥八名青年经营银在如何?

  毕财不由一怔!

  毕成道:“在下不谙此行哩!”

  “放心!我会指点!”

  “是!不过,在下下月初将参加府试,恐…”

  “无妨!你尽管参试,最好高中状元!”

  “谢谢大善人金口,在下志在入仕!”

  “我明白!你志在证明实力,再返此课子吧?”

  “是的!”

  “你放心!我会方便你行事!”

  “是!”

  “银庄后有一庄院,它可容纳三十人居住,你们一家人及八位青年便住在后院,俾就近照顾银庄。”

  “是!”

  “我以每人月俸三两白银雇八名青年,你费心挑选吧!”

  “是!不过,此待遇太高矣!”

  “无妨!我盼大家努力工作及手脚干净。”

  “大善人放心,大家报恩犹恐不及,怎会胡来呢?”

  “好!明早在银庄会面吧!”

  “是!”

  巴先欣然离去啦!

  毕财父子连夜找人啦!

  毕氏母女也连夜整理行李啦!

  天未亮,她们一家四口已和八名青年合租六部马车人城,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已经在庄内会见巴先。

  周蕙立即率她们送行李入庄院及介绍环境,巴先则唤来对面酒楼小二吩咐他送来丰盛的早膳。

  没多久,巴先二人已陪他们共膳。

  丰盛的早膳使那十二人暗乐啦!

  膳后,周蕙陪毕氏母女人庄院指点他们工作。

  巴先则向毕财诸人指点银庄工作。

  钱记银庄全由北蛟之财力放高利贷,他拒绝零星小户存款,巴先却吩咐大家通知亲友前来存款。

  巴先集中心力于毕成身上,一个多时辰之后,毕成已经有大略的印象。

  巴先便叫他指点其他人。

  巴先便在旁补充着。

  午前时分,巴先满意的吩咐大家歇息。

  毕氏通知大家入内用膳。

  除毕成留下之外,其余之人皆入内用膳。

  膳后,巴先正式张贴两张大红纸于大门两侧,一张公告邢善接下钱记银庄,一张公告钱记比照金陵银庄营业。

  那张纸更明列存钱及借钱之利钱标准。

  邢大善人安置狮子山下四五千人之事早已传遍金陵城,他如今买下钱记银庄,立即轰动全城。

  他取消高利贷更震动全城。

  不到一个时辰,赵员外已率二十一人前往申贺。

  巴先不但亲自接见,而且还迎他们入内厅。

  不久,周蕙已派人送入赵员外请人原先之借状。

  巴先阿沙力的请他们另立借状,俾配合降低利钱。

  他们感激的立即配合。

  不久,他们亲自撕破原先的借单啦!

  巴先只留一句话“多照顾狮子山下那批人”。

  他们欣然答应啦!

  他们前脚一离去,另外三十人立即又来申贺。

  不久,周蕙又派人送来那三十人之借单。

  不久,那三十人换单欣然离去啦!”

  贺客一批批的来,又一批批的走,日落时分,巳有三百一十人换妥借单,巴先使陪众人用膳。

  众人经过这阵子忙碌,更具信心啦!

  翌日一整天,皆忙于换单工作。

  这批喜欢寻花问柳的人终天可以喘口气啦!

  他们上路的平价供应长舌公那三十二家店面所需之物品,而且也预先订妥明年春天所生产之鲜花啦!

  因为,他们每月省下来的利钱已足以弥补这个小洞啦!

  不过,第五天上午,便有三名长城带弟子入银庄表明每月要收二千两的保护费,巴先含笑答应啦!

  当天深夜了便和周蕙易容出发啦!

  他们一近长城帮,便听见鼾声雷动,因为这批人今夜又出去白吃白喝及白玩,每人舒畅的大睡特睡啦!

  巴先二人便展开暗杀行动。

  神仙是“点石成金’,他们是“点身拘魂”,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已经悄悄的送八百人进入地府。

  他们便进入另一庄院暗杀着。

  寅初时他们又超渡五百人啦!

  又过半个时辰他们一并超渡袁焕及二百余人啦!

  接着,他们搜刮财物及准备烧庄啦!

  寅末时分,六座庄院先后冒火啦!

  他们各拎二个大包袱离去啦!

  火光冲天飞冒,尸臭刺鼻。

  人群惊呼之时,他们已经入城啦!

  不久,他们已在银庄地室整理财物啦!

  半个时辰后,他们退房行功啦!

  天一亮,城民便纷传长城帮众几乎全被烧死之事,人人喝彩之余,纷纷转告亲友不已啦!

  老鸨们却毫无笑容。

  因为,她们知道马上又会有人来接收地盘。

  她们反而急于出售妓院或画舫。

  巴先和毕时父子入地室,便指点清理银票及金银。

  他们一直清点大半天,方始点毕。

  他们暗叹邢大善人的财力啦!

  巴先又吩咐不久,便陪他们用膳。

  膳后,他便和周蕙离去。

  他们一返八仙庄,便内外巡视一遍。

  不久,他们换上便服,便在后院拆招。

  两人首次拆招,首先皆有所保留,不久,巴先一施压,周蕙便开始反攻,而且是一波比一波强的抢攻。

  巴先含笑飘闪拆招着。

  周蕙以飘忽身法掌指交加的抢攻着。

  巴先却以各派身法掌指交加的拆招。

  两人拆得兴起,附近树叶纷飞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二人方始含笑收招。

  周蕙吐口气,道:“高明!”

  “你尚有保留,今夜再来!”

  “行!”

  二人便返房沐浴更衣。

  日落时分,他们易容入银庄对面的金陵酒楼用膳啦!

  膳后,他们使散步离去。

  他们一返八仙庄,便入后院拆招。

  周蕙果真全力抢攻着。

  北风及黑夜使她放心进攻着。

  巴先仍一直采取守势。

  他反应敏捷的施展各派招式,固若金汤的防守,周蕙连攻半个多进辰,只好收招服输啦!

  二人便退房沐浴更衣。

  巴先晾妥衣裤,便人厨引火烧水。

  不久,他已和周蕙在厅内品茗。

  他们未引亮一盏烛光,目能夜视的他们便边品茗边交换方才切磋的心得,二人的距离离更短啦!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歇息。

  “有钱无钱,讨个老婆好过年”,十二月十五日,长舌公及毕燕在众人的祝福声中,完成拜堂成亲大礼。

  他们仍以流水席请众人。

  巴先及周蕙亦欣然到场同沾喜气。

  一个多时辰之后,新人含笑送客啦!

  巴先交给长舌公一个瓷瓶道:“早生贵子!”

  “谢谢先哥!”

  巴先二人欣然搭车离去啦!

  送客之后,长舌公便吩咐着店员。

  不久,他一入洞房,毕燕已睑红的起身相迎。

  他关妥门窗,便陪她喝下“同心酒”。

  不久,他脱下喜服道:“挺热的!”

  毕燕便摘下凤冠及霞帔。

  长舌公望着她道:“你真美,我好高兴!”

  她脸红的低下头啦!

  “我…我可以亲你吗?”

  她脸红的点头啦!

  他立即弯身欲吻她。

  她脸红的向前一凑,他已吻上樱唇。

  哇考!妙哉!

  他抱着她连吻啦!

  他一直吻到上气不接下气,方始松唇。

  她立即起身及行向榻前。

  她背对着他脱掉那套“战袍”般喜眼之后,她刚转身,已经抱着她道:“再亲一次好吗?”

  她柔顺的任他吻啦!

  不久,他喘呼呼的松唇,便匆匆宽衣。

  她会意的脱靴钻入被中。

  一阵悉索声音之后,把衫裙放在枕边,她的香肩乍现,长舌公的火焰立即高涨。

  他两三下剥光自己啦!

  你来我住,两人居然合作无间哩!

  她眉开眼笑的承欢啦!

  两人紧紧的互搂着。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进入梦乡。

  此时的巴先正和周蕙在后院拆招,周蕙不但全力出招,而且一攻再攻,因为,她已知道他足以防守。

  她要利用他激发自己呀!

  巴先会意的以各派招式迎战着。

  足足又过半个多时辰,她方始欣然收招。

  两人便如昔般返房沐浴。

  治后,她抢先入厨房烧水,他一人用房便含笑道:“元宵之后,我们也该前往昆明了吧?”

  “是的!此行须耗时较久哩!”

  “不错!近日须再调教银庄人员哩!”

  “是的!我已雇二女协助毕氏炊膳及整理庄院。”

  “谢啦!我倒疏忽此事。”

  “你别为这种小事分心吧!”

  “谢啦!”

  水一滚,二人便入厅品茗及交换方才拆招之心得。

  良久之后,周蕙:“我们先成亲吧!”

  “这…我不该如此委屈你!”

  周蕙含笑摇头道:“我只要你,我不要那些俗礼!”

  “可是,你若有喜,恐会影响我们的行动。”

  “我有药物控制此事,而且不会伤身!”

  “我们各再考虑三天,好吗?”

  “好!”

  经此一来,气氛立即怪怪的!

  只听周蕙道:“汝见识超凡,吾才大胆示爱,吾希望我们经由灵肉合一培养更佳的默契,俾充分克敌。”

  巴先点头道:“我明白!我调适一下心情吧!”

  “好!我的房门永远为汝而开。”

  说着,她立即离去。

  巴先付道:“一个姑娘家已经说得如此明白,我若再拒绝,未免太小气,罢了!

  我何必再考虑太多呢?”

  他立即道:“明夜候我!”

  “行!”

  他吁口气,便默默品茗。

  良久之后,他才返房歇息。

  翌日上午,他们再入银庄指点毕财父子一番。

  午前时分,长舌公夫妇搭车抵达银庄,便联袂人内,毕氏一见爱女的笑容,她会意的牵爱女返房啦!

  长舌公一见先哥扮成邢大善人,使上前请安!

  巴先便寒喧一番。

  不久,毕财一家人在庄内招待长舌公夫妇用膳。

  巴先二人便率青年们入金陵酒楼用膳。

  膳后,长舌公夫妇向巴先辞行,便搭车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一辆马车在大门前停妥,车夫一下车更立掀帘,巴先不由好奇的瞧向马车。

  立见玄武公子闻湘之父闻明下车及直接步入。

  柜后三名青年立即起身道:“恭迎大爷!”

  闻明一瞥内,便含笑道:“吾欲存钱!”

  “请坐!”

  毕成上前拱手道:“参见堡主!”

  “汝不是通过乡试之毕成乎?”

  “正是!且容在下为堡主效劳!”

  “好!”

  毕成立即取来存单及文房四宝。

  闻明送出一叠银票及印章道:“存一年!”

  ‘好!一年后,一万两可别生利钱五百两。

  “挺公道的!”

  立见青年送来香茗道:“堡主请品茗!”

  “好!”

  毕成清点过银票,便低声道:“十万两吧?”

  “正是!”

  毕成立即工整的缮妥存单。

  他又入内盖妥店章及他的私章,便交给闻明。

  闻明瞧过存单道:“吾可以中途提钱吧?”

  “可以!届时一井算利钱,可全提,也可领一部份。”

  “挺方便的!此银庄已由邢大善人经营乎?”

  “是的!大善人正好在场!”

  巴先含笑上前拱手道:“谢谢堡主捧场!”

  “久仰!久仰!”

  “请坐!”

  “可否另移他处再教?”

  “请!”

  巴先便陪他人内厅。

  闻明一人厅,便传音道:“敝堡有难,请您赐援?”

  巴先付道:“他怎会找上我?”

  他立即道:“堡主此言何意?”

  闻明传音道:“您三度莅堡赐教,小犬获益良多,吾已由您眼神认出您,盼您今夜赐援。”

  “怎么回事?”

  “黑白双煞今日率二百人入堡诬指吾暗算长城帮,吾再三解释,彼等仍命吾在今夜子时前待毙。”

  “他们怎会有此研判?”

  “长城曾在敝堡毁掉双斧帮及抛尸入堡,黑白双煞因而诬指是吾约人暗算长城帮呀!”

  “他们目前在何方?”

  “他们在秦淮河畔祭拜长城帮。”

  “好!我会在贵堡外了结他们。”

  “谢谢!此张存单聊表谢忱。”

  “不妥!我不是这种人!”

  “抱歉!吾不知如何申谢?”

  “帮我照顾狮子山下那批人吧!”

  “行!”

  闻明欣然离去啦!

  巴先使入内陪周蕙商量对策。

  
 

 
分享到:
明朝巨富沈万三发家史揭秘
自愿陪心爱男人赴刑场的京城第一名妓
小和尚怎样成为学霸,老师父这样秒回答1
羊羔跪乳2
傻瓜汉斯3
千古明君唐太宗晚年荒淫生活揭秘
盘点《金瓶梅》里的性描述
拇指姑娘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