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红尘罗刹 >> 第六章 魔焰败逃 负气出走

第六章 魔焰败逃 负气出走

时间:2014/2/28 11:55:42  点击:3251 次
  往“贵池”的官道中……

  一身补袖破衣,蓬头垢面的“天乞”莫间天,手内握着一只五斤酒坛,不断仰首豪饮,并且连连拭嘴笑叫还:“哈哈哈一科酒……直是好酒!自从师兄失踪后,已好久没有喝得如此痛快了。”

  一身云自长衫,腰悬“云龙剑的“白衣罗利白浩,紧随在“天乞身后,又急又恼的连连叹气说道:唉……老哥哥,您说不须二、三日便会有消息,可是至今已五日了,您可否再问问了……’

  哈哈哈……小兄弟.你急什么?昨日的消息传至,说明附近三百里内,并无你所说的猢潭及任院,因此,尚要往远处探寻,只要你安心的与老化子在一起.包你能如愿寻到家人的,只不过……小兄弟,你真是在衡山’坠落绝崖下的?但是谭州分舵’传来的消息竟不知有此事?而且也没有像你说的绝崖呢?”

  “晦,老哥哥,当年小弟年幼,哪记得什么?只不过脱困之后,欣喜飞奔,哪还会注意脱困的绝留之上是何等景况?大概是小弟诉说不清或有误,才失之手里吧。’“晤……有此可能,不过,在何处遇险倒不重要,只要能寻到你所说的有‘月’字的湖摆,以及你爹的名号中有‘剑’字,你娘名号中有‘花’字,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然而“天乞”笑语之时,由法却心中有愧,但这是未婚妻宝馨妹妹分手之前百般叮咛的,因此也不好转[]解释了,只得流热的说道:‘老哥哥,您为了小弟之事,竟顿劳资格各地分现,实个小弟有愧且不知该如何答谢?因此小弟但话未说完,已听’天乞”莫间天笑叫道:“晦!小兄弟,如今你已是老哥哥的忘年之交,因此你的事也就是老哥哥的事,凭老哥哥是‘南丐帮’的六结长老,又是帮主的师叔,各地分航弟子岂会不道令办事?因此你就别在意了,尔后你行道旺湖时,若遇到哪个分舵的弟子有麻颌时,多照应一番不就行了?

  “是……是!老哥哥您说得甚是,此乃小弟应为之事,自会为‘丐帮’尽份心力的。”

  二人一路笑谈缓行天乞莫间天不时将江湖百态及官小门道以及黑白两道的名人及武功独特之处详述,凭着“天乞江湖门道精湛,区对江猢武林了若指掌,再加上风趣之言,使得“白衣罗利白浩听得津津有味,因此获益不浅,已然逐渐对江湖武林有了概略认知。

  并且也已知晓武林中有一歌谣,将武林中的名门大帮及黑白两道中的顶尖高手,皆包含在内,歌谣是:

  五门合一寺四庄会双堡

  南北分天地翻江又倒海

  黄山百凤翩七仙八仙醉

  鹰唳虎啸争蛇蜂两不见

  首句的五门有三正二邪的倩城山“龙虎山华山“不昧山”以及”武夷山”而一令则是嵩山少林寺”。

  四庄会双堡是抬贵池的“飞虹山庄潭州的“抱月山庄’华山东方的云龙山庄以及霍山邪怪的情创秀一在七年前所建的情剑山庄。

  双堡则是武陵山飞虎堡及大洪山“凌云堡。

  南北天地则是指‘南丐帮1丐帮及“天乞与“地丐翻江又倒海是指大江一条龙“翻江龙贺世礼,以及东海巨定“海鲸”鲍天柱。

  黄山百凤翩是指天都降的“黄山门以及九华山的百凤帮”。

  七巧的是指黑道硕果仅存的老魔七巧魔八仙醉则是不正不邪的邪怪醉道人。

  鹰唤是江南‘苍鹰会虎啸是指太行山的“虎啸帮’。

  蛇峰西不见是指两个怪毒女子”美人蛇”牟倩妹以及蜂蕊仙妮梅仙妮。

  除此之外‘白衣罗利白浩也由“天乞D中逐渐知晓一些江湖武林规矩,井区知晓了一些以往从不知晓的禁忌及不得触犯的建邪之事。

  然而虽得新结交的老哥哥有心指教,但却因“天乞”口若悬河,为淘不绝的话语,使得白浩心有不解却无暇开口询问,因此有不少疑问只能闻在心里,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热。

  好不容易等到‘天乞’话声一顿,白浩才回过神来欧将满脑中的不解之事……

  询问时,却又听“天乞’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张应急于,你不在你师叔七巧魔’身旁听差,竟然一人独行江湖?难道你不怕丢了你那条狗向哪叩白浩闻官顿时止住欲询之言。

  只见对面三丈之外有一个身穿黑长衫.白面无须,年约五旬不到六旬的在谢老者,缓缓行至。

  那黑衫瘦削老者也早已望见“天乞’及自浩,原本无意理睬,但耳闻“天乞的挑衅之言,顿时冷哼一声的阴森说道。‘哼,你这臭儿子,早已活得够久了,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想找死是吗?

  ‘哈哈哈……张小魔崽子,老化于果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奈何每日与廉于魔孙打交道逗乐,可是就没哪个肯请老化子陪他们一起去阎老地那儿去坐坐?怎么,你可是想道老化子走一起不成?”

  “嘿嘿嘿……臭化子想死还不容易?待老夫赏你两掌便成了。”

  白浩耳闻老哥哥与那瘦削老者的笑言甚为好奇且不解?当耳闻那老者之言.似乎要出掌打死老哥哥,因此心中已甚为不悦,再因为天色”已连连灌输他行侠仗义、嫉恶如仇的观念,因此已对相貌阴森冷酷,看来绝非好人的瘦削老者起了反感,于是开口问道老哥哥.你方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为何要出拳打死你D他是不是坏人?

  要不要小弟打他?

  ‘天乞’莫问天闻言顿时心中大乐的正欲开0,修听一阵有如九幽冥府传出的阴森凄厉声响起;’嘿嘿团……呵一呵一阎王要你之更死一,然而阴森如鬼叫大声,恍如尖刺股的灌入白浩且内,顿令他浑身不舒服百脑中紊乱不适,因此剑眉怒挑,双目大睁的怒喝.打断了阴森之声:呸……呸……鬼哭狼吗牌难听死了?快住口。

  然而阴森厉笑之声依然响传入耳,内心更是气急的望向了老哥哥,而“天乞奖问天却朝他一挤眼.已朝瘦削老者一佩嘴.白浩这才恍悟的续又提气大喝一声;‘往口!宽思于,你找死不成叩喝声一出,有如九天巨雷,顿时震得那老者浑身一震!骤然止口……

  神色惊愕的盯望着年纪仅在双十左右的俊逸英挺白衣少年,仔细打量半晌,才惊异的说道;”嘿嘿嘿……小娃儿,好功力?莫非你就是近来名响江南的‘白衣罗刹’不成?

  由法没有想到老者一出口.便说出了自已被人所冠的名号,因此心中又奇,又立的傲然说道:“没错!晚……本少爷就是专门惩治恶人的‘白衣罗利’白浩,怎么?你怕了吧?若想活命,还不快滚?”

  “嗨,小兄弟,你可别对这位名誉武林的‘幽冥魔焰’无理哦?他只要留馆一出,不把你烧得县化枯骨,也要烧掉你一层次呢?你还是快赔不是吧,否则老哥哥也要遭殃了呢?’

  幽冥魔焰张无心乃是黑道顶尖高手“七巧魔’的师任,自身功力也是在江湖武林中享有盛名的,少右人敢惹,也只有“天乞’及一些白道高手不在乎他,因此时有力敌交手之况,坦也皆无可奈于他。

  者座耳闻“天乞”之言,虽也知他故意使坏,欲挑拨眼前这着不出有何本事的娃儿?要与自己为敌,但凭自己的名声,只岂肯示弱?因此只是冷哼一声,未曾开口。

  但“白衣罗刹”由法却年轻气盛,毫不畏者应有何凶厉的怒声喝道:‘哼!要向坏人赔不是?他休想!老哥哥,你且看小弟如何惩治他?喂,老……者应共,本少爷看不惯你凶狠之色,要撕你衣衫了你小心了……’白浩此言一出,顿今”幽冥鹿焰张无心暴怒不已,双目怒睁盯望着白浩,大有一掌击毙他之意。

  因为莫说他是个成名武林数十年的高手了,便是武林中稍有名声之八,著与对手交战时遭对方近县触及,便已等于失招败落,但若被人当面指称要撕于身上衣衫,也就等于被人不放在限内,那可比杀了他还难受。更何况是少有敌手的老鹰头?

  因此“幽算魔焰张无心此时已是功力高提七成.双目中暴射出两道有如九幽厉电般的阴森冷芒,口中则响起了令人毛骨拥然,神昏心恶的尖锐阴厉笑声“菜实姓……

  阎王注定三更死,谁能留人至五更?桨桨桨……

  “啊?是‘勾魂魔音’!小兄弟.快抱元守—……”

  “天乞”莫问天没有想到张老魔一开始便施展出成名绝技之一的勾魂魔音闻者若不抱元守一,自禁双耳阻隔魔音,势必魔音穿脑,轻者神智昏迷,重者成为痴呆,咯血而亡,因此心惊急切的通知白浩。

  而此时的白浩也已觉得老魔尖锐凄厉的啸声员八月内局.浑身难受巨脑中昏然.因此心生怒气的大喝道:“死者魔.你鬼叫什么?难听死了,看本少爷打你……”

  口中怒叱一声.身形疾加迅电的掠至老魔身前,右手如爪,疾劲抓向他面门……

  “幽算魔焰”张无心每每施展出成名绝技“勾魂度音”时,对手十之八、九皆会运动相抗,只有一些同辈之上的成名高手,方能抗拒及出手反击,因此施功之时,叹注意着天乞”的动向,并未料到那“白衣罗刹也能有反击之力?因此耳闻怒叱之声并见日影疾闪而至时,顿时内心骇然,难以置信的狂急斜掠丈余,怔怔的盯望着它在罗利!

  “噫?小子你……”

  “叱!老魔,别想逃,再打你……’

  白浩爪势一出,却见对方疾知鬼冠般的斜掠避开,不由好胜大兴的斜纵疾追,左手已迅疾扣向对方面颊。

  幽冥鹿焰’张无心肿虽震惊白衣娃儿竟不畏自己的魔音?当眼见他枉妄的拍向自己面额时,已是怒火狂涌“魂形魁影疾施,幻至左侧,右爪疾狠的扣向他颈限……

  “哈哈哈……好!本少爷就和你玩玩,看你与大花、二花有何不同?’“白衣罗刹”白浩虽未曾专注习练什么掌、拳、爪指的招式,但已将一些所抬的竹简、皮卷、绢册、残书中的各种奇招怪式,全然融合入随心所欲的戏要方式中并区与飞审迅疾如电的大花、二花,日日追逐戏要,自然而然的将所学融会贯通,可随着不同的身形自然施出。

  再加上身俱近甲子的功力,因此更是身形迅疾如幻,出手也疾加迅电,变化万端,因此眼见老魔爪势疾抓而至。恍如大花、二花探爪之状,不由内心大乐的上半身骤然科倒,右手已疾神抓扣老魔手腕,左手则由下而k并指点出,恍如大花、二花尖瞟一般,颈疾点向老座右助a

  “幽冥魔焰”张无心眼前一花,爪势落空,顿觉不妙?修然双臂由上往下,朝左右两侧分拨而出,右足狠狠的跟向对方下阴。

  ‘啥!真好玩……和大花拍翼一样嘛……”

  大花、二花各有双翼.双爪及尖陵,等于两个高手各有三种攻势合围.但皆无条白浩,且反遭……擒捉搂抱住,由此可知,白浩的身形变化问等迅速玄奥了?出手是何等玄奥莫测了。

  但自从由崖底脱困之后,与“苍鹰公交手时乃是枉怨得心生杀机,出手无情,唯有与“荆山三友’交手时,乃是存有戏耍之心,并区由此增进了与大花、二花不同的交手经验,发觉大花、二花每每皆是攻势多有保留,因此较不惊险,只有与敌人交手时,方能在对方的无情攻势中,真汪的发挥交战经验。

  因此白浩眼见老魔的身形,招式,较“荆山三友更迅疾凌厉.顿时内心大喜的心生习练与人交手的经验,于是开始注意对方出手招式及身形,已随心所欲的闪移、挪掠、反击对方。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幽冥魔焰”张无心没有想到初一交手,便察觉自己招式处处落空?并且对方双手忽爪、忽指、忽掌、忽拳,由自己料想不到之处政至?因此内心震惊骇然中,连分心多想之咽皆无,只能全神贯注的施展拿手巨凌厉的招式攻守。

  站立一旁观战的“天乞”莫问天,原本只是面含微笑的注视战况,但是耳闻小巴嘻笑连连之声中,身形幻化莫测,难以捉摸,出手招式怪异难察,竟然看不出是哪门、哪派的脉络?有些格式似觉眼熟,但却似是而非,与所知招式出手方位略有不同担更为玄奥凌厉。

  尤其是变化莫测的招式中,竟然有浩然磅跷立招,也有刁钻毒或招式,有些若是执剑,早已将对方伤在招下,可惜只是爪势;有些明明是遥攻之状,但却成为贴身出招之势?

  但是不论何等怪异,目看似并无关连的把式,竟施展顺畅,毫无破绽的一气呵成,令人觉得原本便属玄奥莫测,变化万端的整套把式。

  更令天乞心惊的事,竟是发觉小兄弟恍如早已熟悉着魔的所学?竟都能出招攻入老魔招式中的芥子之隙破绽内,逼得着魔慌急收招变式.或是早有先见之明的避开老魔攻势最盛之处.反击者魔必拉要害而退传。

  因此‘天乞”莫间天已知老康有败无胜,今日必将落个灰头上脸了。

  而小兄弟的名声势必也在今日一战,震响江湖武林黑白两道了。

  果然“幽界宽焰”张无心意打愈心惊,愈打愈骇畏得只有招架之力,而无能反击了;不由枉怒得孤注一掷喝道:

  小子,再接老夫一掌……”

  “哈哈哈……莫说一掌,再五十拿也朽……”

  “啊……小允弟,接不得!是阴焰掌’……”

  就在”天乞”的惊急喝声中,白浩已察觉对方所击出的掌劲,夹着绿芒及附筹之气,虽不知是什么怪异掌劲?但耳闻老哥哥急喝之声,骤然收掌,暴升而起,凌空倒翻向对方身后。

  ‘幽冥鹿焰’出招无功,恨恨的暗骂天乞”但身形已疾转朝后,右掌再度前身形下落的白影处击出了凌厉阴寒且闪烁如同克火绿芒的掌劲。

  但没有想到白洁身形不但未落,反而略一旋飞,竟又冲升而起,并且斜度至若置上空.右民顺势勾向他预项,恍如要将大花或二花的身躯勾向自己手中一般。

  “幽冥魔焰”张无心拿出无功,眼见对方足尖勾向自己颈部,但已然来不及再聚冲出掌,因此只得疾退两步,在掌颈疾砍向对方小腿,而回缩的右掌也比掌为爪.抓扣对方足踝“太阳太阳”两穴。

  老魔这一把二式,却恍如大花、二花凌空振翼下拍,双爪前探,抓扣一般.因此自浩嗤笑一声,右足疾缩,身躯顺势凌空旋转至老压在后方。

  老宽在拿刀兹空.在爪也因追扣对方尺踝不着而身躯半侧,就恍如火花、二花翼爪落空,颈皆尽现白浩眼前的情况一模一样,因此白浩内心大乐,伸掌疾扣……

  “啪……啪……”

  ‘啊……小子……老夫饶不了你。”

  两声拍击脆响“幽暗区捐只觉得双臂火辣辣的剧痛,霎时任驻月羞辱得怒叫一声,暴然前窜中双掌已朝后猛击两股掌劲,但是却听项方嗤笑声传入了百内:嗤……

  嗤……老魔别跑,本少爷还没撕你衣衫呢?’“幽冥魔焰”张无心闻声更是内心震骇得狂呼一声,暴审之势更疾的往右斜审,但是轻笑之声依然在身后上方传入了耳内,并且倏觉后领紧扯,嗤笑之声又传入了耳内。

  “唁!抓到了吧!”

  ‘嘶……滋……

  “幽冥魔焰”张无心此时可真是吓得胆破心惊,全身生寒,面如死灰得也顾不得什么颜面?身躯疾扑地面.翻滚两匝,躲避对方攻击自己头顶及背后要害翻滚中已是灰头上脸,满身尘土,但却见白影落地未追,这才暴纵而起,狂叫疾掠而去,耳内尚听见脆笑声说道:“晦,老哥哥,你看我撕了他的衣衫吧?要不要留下他腰间那个小布索?”

  “白衣罗刹”笑语中“幽冥魔焰”已吓得狂掠数文之外,并且悲忿地叫道:

  “小子,你走着瞧!老夫誓必要将体化为枯骨,凌碎泄报……

  “哈哈哈……老魔你别跑.咱们再玩一会儿如何?嗤.看你,连大花、二花还不如?要想伤本少爷可难哦。’

  白浩笑语着却又见老哥哥双目征望着自己……不吭一声,并目富道两旁也围聚着不少神色驻然的行旅,不由面上羞红的蹑儒说道“老……老哥哥……你怎么这样看小弟?还有好多人在看呢?咱们快走吧……”

  双目惊睁,任立当场的天乞莫间天没有想到新结交的小兄弟,竟然比自己想像的还要高明近倍?不但身手高舆玄妙,巨功力高深得在自己之上许多?连功力与自己在伯仲之间的“幽寞魔焰”竟不到十把已是衣衫被撕,翻滚脱逃,这还是小兄弟童心未准的有心或更,若是心生杀机之下……

  “天乞”莫问夭思忖及此,不由浑身一修一健而神色骇然的强笑道:“哈……

  哈……哈……小兄弟.老哥哥这双招子可没睛.竟然结了你这个高深莫测的小兄弟?

  这‘幽冥魔焰张无心纵横江湖数十年,何曾在敌手之下败于十招之内?而目如此狼狈的翻滚狂而逃?小兄弟,经此一战之后,你这‘白衣罗刹’的名声,势必震惊武林黑白两道了!如此一来.老哥哥也将跟着你沾光了。”

  “啊?这一战……没有鞋?小弟又是和他玩一玩而已,并未持斗呀?老哥哥,你怎么会如此说?”

  “天乞莫间无闻言顿时哈哈大笑,并未解释,但心中已为他如此重心来准.竟将持斗当成了戏耍之事而耽心.定要评加劝告且详述共湖武林中,争名斗狠之间的凶狠残酷,否则以后若遇到了心狠手辣的阴险者度,势必要遭到危险。

  望了望首道两旁的地旅中,有不少黑白两道及绿林之八,另外尚有一些面浮惊畏之色的黑衣人,心知乃是‘苍鹰会’所属,因此冷哼一声后便笑说道:哈哈哈……

  小兄弟,经此一战后,相信已使不少宵小之辈不敢再大胆招范你了,不过老哥哥还有一些事要告诉你.咱们边走边说吧。

  于是两人在不少的敬佩及惊畏目光中重行上适,果然也如“天乞所言.不到二日已然格幽冥鹿焰’十招不到便衣毁,败逃在白衣罗刹’拿下之事,恍如波涛般的四散户传,使得“白衣罗刹的名声.在平静的江湖中激起了一片片的涟低时已入夜。

  贵池城’已角灯火通明,远远望去灯火映射空隙,如同一座光环中的城池。

  西大街的一家客栈内白浩涝面笑意的步出了客栈,在大街两侧商家所列百货前默默的观赏。

  半年多的时光中,大多在荒郊野地闯出入,寻找湖潭,甚少有闲情逸致在城内闲逛,如今与老哥哥同行后,已有丐帮协助查寻.当然比自己四处胡乱询问查看有效且快速多了也使空闲时间增加了。

  “天乞”莫间天有事暂由他去.白浩也不愿孤层客栈,自是趁机在繁华的大街上游玩.看看人生百态及少见之物。

  由西大街缓缓闲逛至南大街未几.突见另一方的一门店家内竟摆置着不少的童玩之物,顿时心中大喜的急行穿过往来的行人之间。

  “叱!冒失鬼,你要死啦?”

  白浩闻声一惊,并突觉一道拿影疾拍向面颊,顿时慌急间首问进,且在手本能的随手推去,掌心压在一团柔软之处,并将对方推开。

  “啊?下流胚子……找死!”

  白浩续闻女子惊叫之声时.已转身退开数步,竟见一位年约二八的瓜子脸姑娘.满面朱红但美自怒睁,咬牙切齿的神掌报拍而至。

  内心中尚不知是怎么回事”但已本能的急问,避开对方柏至的掌劲,里溢息的说道:“这……这位姑娘……你为什么要打我?我也没惹你……”

  瓜子脸的美姑娘出掌无功原本欲追击,但身处大街之上,往来行人众多,因此也不便惊世骇俗的出手逼攻.但耳闻那白衣青年之言,芳心更怒,可是只不敢在大街上说出破辱及身躯之事,因此美目泛红,泪光浮显的咬牙怒道:你……你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心里清楚,是人物,快说出名目,尔后自有人找你算帐。

  白浩病畜依然是困惑的不知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也不知她为何会气得面红耳赤.叹牙切齿?因此甚为惶恐B疑惑的揖年L说道;”姑娘,在下只是穿越大街而已,并未做错什么事呀?而巨方才乃是姑娘突然伸手拍打在下面颊.在下慌急闪避中.推开姑娘而已,哪有对姑娘不敬或欺负你?

  美姑娘闻言,更是羞怒得恨叱道:“下流胚子,你自己做的事还不认罪.尚要狡辩?”

  此时二人身用已围聚了不少着热闹的男女老少,其中也有初始行经二人身侧的数人,且有一名五旬左右的锦衣老者将一切看在眼里.再加上眼见白衣青年相貌堂正,已甚为真诚无邪,因此已开口打圆场的笑说道:两位公子、姑娘,巨奖再争执了,如此岂不令人着笑话了?其实方才之事老朽正巧在侧,因此已看见前因后果了,伦理双方皆有错,这位公子不该冒失穿行大街.妨碍街心行人;而这位小姐心中虽有气,但也不该伸手掴人面颊,以致引起了这位公子慌急中的胡乱报柜,因此无心之错,实非有意差小姐,故而怪不得这位公子了。’既然有人出面作证.当然引起了围观之久的议论,因为在世俗中,原本女子的地位便较男人低,况且女子一生气便出手相男人面颊,所谓打入不打胜,因此已构成了羞辱对方之意,尔后再有什么.也属理亏之方,况且尚是慌竟无心之错’于是众人议论中.十之八九皆指那小姐高傲司蛮。

  但是再怎么说.她是一位姑娘家,纵然男人有理.也只能委屈些了因此那位锦衣老者续又笑对白浩说道:这位公子.初始之错乃是你不该冒尖横穿大街了。以致引起了纷争,故而依老朽之见,你当对这位小姐赔不是,方是大丈夫所为。

  白浩耳闻者者之言时,已回想方才之事,确实是自己不该心喜急迫的横穿大街,才引起了对方的不悦.而日方才自己慌急推柜中.似乎推在对方身躯共处,好像便是馨妹妹曾说女子不能遭人碰触的重要部位。

  回思之后,再加土耳闻老者之言,顿时面浮惶恐之色的忙挥礼说道‘是一是……

  老文所言甚是.晚生受教了这位姑娘,一切乃是在下之过,因此在下甚为自惭赂罪,尚情姑娘见该奖怪。”

  美姑娘原本只羞,又想得不肯放过他,但有人居中说和,似乎初始之错自己较多,而引起群众议论,内心虽然差愤巨不平,但又不敢过份争执,否则更将遭人视为错方,因此,眼见对方连连躬身作揖赔礼,纵有十万个不愿意,也只能忍下,不再叱责对方了。

  苦心羞愤的盯望白衣青年一眼后又朝锦衣老者略微一福身,便赌气的急忙穿出围观人群离去。

  白浩经又朝锦衣老者及围观众入揖礼赔不是后,也差惭的行往另一方,与那姑娘背道而行,但游逛Z心已然荡然无存,默然的行返客栈。

  夜入二更,白浩尚无睡意的简富仰望高悬的半月内心中紊乱不已的朝思乱想着,依稀记得的幼年时光.悬崖之下的阴森绝谷,以及馨妹昧.老哥哥,还有田间那位姑娘。

  突然眼见一道黑影.由数丈外的院墙翻入……

  白浩心中一怔,立时想起老哥哥曾说过.偷盗之辈的夜行人.因此好奇心大动的迅疾窗圄而出,尾随那夜行人身后看他想做什么?

  夜行人迅疾没入一长排的右侧上房暗隅中,白浩尾随之下.正巧望见夜行人穿入一间上房的格窗内因此身形疾幻至窗台下.尚未及探首内望,已听见内里有人在低声细语着似乎是相识之人?并非偷盗者,但心奇夜行人为何不大大方万的入活拜访.却要暗中潜入了因此静伏聆听着。

  “哼……哼……乔老弟,凭老夫在‘贵池’地面的名声.你还信不过吗?”

  不……不……朱兄,小声点,小弟岂有不信之心?但小弟此次来时,曾得会主严嘱,自是要小心行事,而已先死‘铁掌翻天能否领袖周遭黑白两道,也将在此一举了,况且在后的财富.权位不可限量.当然希望朱尼也能小心行事,莫要打草惊蛇,遭人起疑才是。

  嗯……乔老弟你放心.城内外的地痞混混,老夫可是一把罩,散发出一些消息自是轻而易举,无虑出错,倒是老夫担心黑道白两道两道厚集之时.大约估算.少说也有三、四百之众,而贵会有能力一举降服他们吗?何况其中有些黑道梁鸾不驯的邪魔.以及白道中的顶尖高手.因此老大担心……

  嘿嘿嘿……此事朱兄大可放心.本会自有人能兵不刃血的……降服他们.如此河骷归顺听从使唤,不满朱兄,在西南之方.已有本会盟及早已低服了上千黑白两道.至今尚无人有一丝不满背叛,只要事成之后,朱兄便可如同武陵山‘飞虎堡’翁堡主一样,学控西南上干黑白两道的高手了。

  哦?‘飞虎堡’堡主翁老怪?晒一怪不得这两个多月中飞虎堡之人竟敢远至潭州而无人过刚好吧,乔老弟,你就回覆贵上说,老夫依言行事便是了,老夫这就回去了,你路上要小心了,莫将身份泄低’

  嘿嘿嘿……朱兄放心了小弟乃是以货贩身份进城的,明晨便出城展报会主。

  在窗台外的白浩闻言至此.虽不懂二人说些什么?但已知绝非好事、并且心知那称为“铁掌翻天”的朱投入即将离去,因此身形疾幻,隐入三丈余外的树丛之后,再迅疾返回所居上房内。

  翌日晌午.白浩在客栈前堂用早膳之时.突听叱骂之声由店门传入……

  “呔,臭化子,快走开,莫败了本店客官食欲。”

  哇一代狗眼看人低的臭小二?老化子可是财神爷,你竟敢表我出门?有好酒,好菜快拿来给老化子享用,待会赏你一些杂碎便是了。”

  “噫?臭化子,尚敢……”

  白浩闻声知人,因此急忙开口抢道:‘老哥哥,你来啦?小二哥莫怒,快送些好酒,好菜来……’

  “啊……这位臭大爷与公子爷您……是……是……酒菜马上送到。”

  “天乞”莫间天时时经历如此之事.因此已习以为常的未曾动怒.跨着大步进入店堂,行至白浩独坐的靠窗方桌前,大刺刺地坐在对面.并且笑说道“小兄弟,待会儿老化子带你去拜望一名名誉武林的前辈,这位白道高手与老哥哥已有三十余年的交情了,对江南略有名声的黑白两道皆知之甚详,到时小兄弟只要将你爹娘的面貌描述一番,或许他便可知晓是什么人呢外白浩闻言大喜.顿时慌急说道;‘啊?既然如此,老哥哥,快带小弟去拜望那位前辈吧?

  “嗨,小兄弟你急什么?老哥哥此时酒虫尚未摆平,哪走得动?等等,等老哥哥酒足饭饱后再说。”

  “喔……是……是……小弟太急躁了。”

  两个时辰后.回落西斜的黄昏时分“贵池城东郊五里外.沿江而建的一片大庄院“飞虹山庄’庄门前,有一对七旬左右的老夫妇及一对四旬余的夫妇。

  还有一位年约二十二、三的英挺青年与天乞及“白衣罗刹相见,顿听天乞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常老哥如今已是四代同堂了,台给弄孙可真惬意呀?哪像老化子至今尚是孤家寨人?浪迹江湖,可悲,可叹哪……

  七旬老者闻言顿时笑骂道“你这具化子.每年都难得来个两趟?每次都满口醉言辞语的,没一次正经过.快进庄至客堂坐吧.呢……这位小友器宇轩昂,相貌不凡,莫非是化子……

  哈哈哈……常老哥.这位乃是化子新结交的忘年之交,也就是近几个月名誉江湖的‘白衣罗刹白浩。’

  “天乞”话声一转,随即朝白浩笑道;小兄弟.化子给你引荐这位高人,这就是老哥哥跟你提过的‘飞虹山庄’庄主‘飞虹剑’常清波老哥,这位乃是老嫂子‘飞花仙子’还有这位则是常老哥任于‘掌剑双绝’常春明及‘紫罗带’唐秋凤夫妇;这娃儿则是常老哥长孙‘追风剑常晓晨……对了,常老哥.咱们可是各交各的,让他们年岁相当的年轻人自个儿去称呼便可……’飞虹剑常清波~家王代.没有想到与老化子同来的白衣青年竟是近半年中震誉江湖,凶狠残历.杀人不眨眼的凶人白衣罗什?顿时震惊注目,不知他怎会成为天乞的忘年之交?

  内心惊震中,眼见“白衣罗刹’笑颜……揖礼,也急忙……回礼寒喧.以免坏了利数。

  但是令人为难的是“天乞口称伯衣穿什是结交的小兄弟?如此岂不要使“掌创双绝”及“追风剑等称他为叔及爷?可是能开得了口吗?因此只能强笑的D称久仰……

  尚幸“天乞’英问天早已思忖及此.因此忙又接口解困这才使掌剑双绝及追风剑松了口气。

  其实在江湖武林中.只尊重辈份,不论年龄.若天乞不开口解困,还真令一家三代为难.不得不开口称叔道爷呢.但是又不能真的不顾“天乞”辈份.因为只有以白少快称呼最为恰当了。

  飞虹创常清波夫妇俩陪着天乞进入了庄n,行往客堂时“追风剑”常晓晨已抢在乃父之前笑说道:爹。赃,这位白少使与孩儿年龄相近,孩儿正有心向白少使求教.因此您两位先入堂陪莫爷爷便是。

  堂到双绝’闻言顿知儿子心急,因此立时笑道也好.你可要好好招呼白少快才是,白少使如有何需要?尽管开口,不必客气。’白浩心性纯真,哪懂得他们父子间的心意?因此毫不在意的忙揖礼笑说道:前辈您客气了,晚生有常兄相陪.也可求教一番,实不敢烦荣前华伉俪相陪。

  掌剑双组常春明夫妇闻言,互望一眼后,也不废气的微微额首,@双双行往大堂内,而此时“追风剑常烧层则朝白浩笑道“白少侠,您的在名在近半年中.已然震响江湖武林.据传闻中所言.您曾与苍鹰会激战数度,毙敌上百.如此已是大快人心,迅疾传遍大江南北.但不知自少侠师出何方高人’白浩闻言顿时讪讪笑道:常无夸赞了,在下乃是……

  两人边谈边行时,只见正堂大房右侧的庭院处,有一位身材美好的女子急行而至,并且脆声笑叫道:十哥,他于爷爷来了是吗之在……咦?你……体……好哇?

  无耻之辈,竟然又追至姑娘家院束了?着姑娠可饶得了你……”

  白浩闻声任望,竟然是昨日在大街上,险些交恶的姑娘?正欲开口打招呼时,却见她娇躯一招,疾凉而至手掌已枉猛凌厉的罩至胸后因此,慌急暴退地避开攻势,并急声说道:住手一银根!昨日在街卜之事.那位老文不是已言明你我皆有错失了吗?在下也已当众向姑娘赔不是了你……你怎么……

  然而那姑娘毫不听信他说什么?双掌又疾又狠的连连追击迅疾闪躲的白浩,而g意想愈怒,愈打愈狠,似乎不将自浩击伤,誓不罢休。

  “追风创”常晓展原本不知是怎么回事?但却知昨日小妹怒冲冲的回庄后,竟在房内悲声哭泣,任由奶奶、母亲慌惠安慰,询问,却不肯说出究竟发生了何事?

  因此,眼见小妹愤怒之状以及言词中似乎昨日便是与“白衣罗利”结怨而返?

  但是白衣罗刹”乃是化子爷爷的忘年之交小兄弟,而区来者是客,岂可对来客不敬?

  于是急声喝止道:“腕妹,快住手.由少使乃是客人,你快住手,有事慢慢说清楚便是……

  但是常姑娘认为这种淫贼竟敢在大街之上,伸手摸乐自己的胸乳,羞辱自己的清白,如此之事,怎好开口说出?因此更是意想愈悲戚,愈想愈忽很,泪光浮见咬牙切齿的狂猛追逐攻击。

  而白浩竟然毫无防备,反击之意。

  追风剑’限见小妹不肯罢手的疾猛征攻,尚军‘白衣罗刹只是惶恐得四处闪躲,并未曾出手反击,顿时放心地喝问道;由少侠.您与小妹究竟是怎么回事?可否说说前因后果?’

  “啊?常兄,是这样的,昨B……’

  不许说……体胆敢说出来?本姑娘就随你拚了。”

  白浩耳闻她悲急的尖叫声,顿时心中一慌,果然不敢再说,但却懊恼地说道:

  不说一我不说、我可是姑娘,你不要再打我了,好吗?事实上昨日之事.那位老文也说过怪不得我嘛……

  但是常姑娘又差、又气,哪还听得他不认错?再加上狂猛攻击了数十把.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因此更是羞愤难忍.顾不得什么客人不客入了?反手执出腰际佩剑,一出手便是家传“飞虹剑”劲疾凌厉的署向白浩。

  其实一个大姑娘家.当街被人触及胸乳自是甚为羞辱,并已深觉清白有失,不过事已发生,若白浩赁上她拍打数下甚或更多.或许便可令她气消大半。

  再者白浩乃是英俊惆设的青年,更易获得姑娘家的好感,也许会有什么出乎意料之外的好结果了

  奈何由法纯真无邪,也不懂姑娘家的心思?虽然惶恐闪躲并未还手,但却未能认错赔不是.这要内心羞忿的姑娘如何平息心中羞似当然更是气得常姑娘执剑狂欢了。

  而此时的追风剑”眼见小妹竟然执创狂欢,顿时惊急得叫唤住手,然而连连数把后,意见”白衣罗刹身形如幻.恍如熟悉家传剑法也深知破绽,在井子之隙宁闪避创势,招招无功而息。

  追风到愈看愈心惊,意看也愈不服气?凭名警武林的‘飞虹剑法’竟然连对方的一片衣角也削不下来?而且对方尚未曾出手反击,那岂不是砸了飞红山庄的名声?

  江湖武林中哪个人不为名声争强斗很?哪个人肯使好不容易才在武林中闯出的名声受损?更何况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因此迫风剑不但未曾再阻止小妹.也未曾呼唤爹娘前来劝阻.并且也想看看白衣罗刹究竟有何高绝武功?能出道半年左右便闻出如此响亮的名声?

  白衣罗利白浩初时尚惶恐的未曾动气,希望她能明理自制而罢手.没想到她不但未曾住手,甚而执出长剑凌厉攻击,似乎欲将自己刺毙,方能消气罢手?

  侧目望去,眼见“追风剑竟是默立一侧,并无制止之意?因此内心怒意逐渐涌升,也不肯再忍受她刁蛮霸道的无情攻击。

  因此,当她剑招疾变,续招再施之际.舰准了些微破绽,右手疾加虚幻的穿入了剑裕之内.握住了她手腕,猛然一抖回扯。待她身躯倒转,将贴靠怀内之时,左手疾托将她圆滚柔软的玉臂猛然推出。

  常姑娘将家传剑法施展至第二轮,尚未曾制住对方,此时已是羞怒Z意大成,惊震之意渐生,因此已稳定心神的沉稳出招。

  使然,一支大手.似虚似幻的穿入了剑幕内芳心大吃一惊,尚不及变招,手腕已被紧紧扣住……

  接而一股暗劲疾科.立使全身真气震科消散,身躯也被扯向了对方,苦心大骇?

  尚不及惊叫出口,一支大手骤然贴靠臀部,猛然托起身躯且推出……

  但是令她惊骇差额的不是头招被指,而是臀间那支大手猛然托推中,竟有一指陷夹紧贴臀缝中,而且指尖竟项压在会阴穴前的羞处?

  使得常姑娘羞验尖叫一声后,竟然脑内轰然一声。

  全身一软,昏迷不醒了……

  昏迷的常姑娘落在白浩手中之时。追风剑常晓晨也同时惊叫了一声。

  急扑向前,恰好迎向凌空飞至的妹妹身躯,焦急的搂抱住放至地面,正欲向“白衣罗利”问罪时,竟见他神色凛然.并浮显怒色,双目中的精芒,恍如两道利剑射至,顿时心中一颤.欲说之言已卡在喉内无声发出。

  白衣罗利自浩冷然望望任内后,竟冷哼一声,转身疾掠而去,眨眼不知去向?

  片刻后,堂内众人已得知消息……

  飞虹剑”常清波顿时神色大声叱斥追风剑为何不制止妹妹或尽快禀告?如此开罪客人,岂不是个飞虹山庄名声有损?

  天乞莫问天内心中虽也不悦,但又不好多亩,叹息一声后,便要告辞寻找小兄弟。

  “飞虹剑”常清波心知“天乞”如此一走,恐怕将使数十年的交情有了异变.甚而可能招惹一个功力高深莫测的仇了,因此急声说道:‘老化子,你巨莫走,白小哥儿已然不知去向T你要往何处追寻,你何不且坐,将由小哥儿的来庆略说清楚,井区查明Y头为何与白小哥儿有怨隙?若是丫头之过.还要烦你以后代为向白小哥儿陪不是,若其中另有缘由……或许以后也要烦你居中代为牵线呢y天乞莫问天方才已然听党晓晨说出经过情形,也已判断出其中恐怕并非是单纯的怨隙……

  再加上方才“飞虹剑常老哥与老娘子等人,也曾在内堂追问丫头率由始末,现在再听党老哥之言.已然恍悟其中另有难以开口的男女之事。

  凭自己与“飞虹剑常清被数十年的交情,一千小辈也等于是眼看着逐渐长大成人,婚嫁生子。

  而“凌风燕’常柔婉虽然黠慧俏皮,担却不会倚仗家门之势数人,更非高傲司蛮之八,因此与小兄弟之间,恐怕是有什么误会.才引生双方不悦的纷争。

  因此“天乞”莫间天冷静思忖之后,认为确实项洋间内情再做道理,否则中日一去.定然会分数十年的交情生异,于是啥啥大笑道:‘哈啥啥……常老哥,着来老化于今日此来真不是时候,不过老化子原本便是想带小兄弟来让你瞧瞧,但没有想到会发生如此之事,其实老化了新交的这位忘年之交‘白衣罗刹’白浩,他……’当“天乞”莫间天缓缓将日浩的身世及心世,逐~的详说之后,不但使飞虹外常清波祖孙三代惊异万分了。

  而且传入了内堂的婆媳女儿月内后,才使“凌风燕常柔婉知晓了那个白衣恶徒的身世心性!

  似乎真是自己错怪了他,并又引发出自己受辱的情况。

  一家人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但事已至此又奈何’只能感叹天意中有了如此捉弄小儿女的风波……

  尔后要如何乎息此段是很、是怨的心结.则要看双方如何化解了?

  当然“天乞”与“飞虹剑’一家人,以及“凌风燕”本人皆各有心意在胸,只是未曾说出口而已……
  
 
 

 
分享到:
1稻草人吉米的圣诞节
1金蛋的故事
1一瓦盆好运气
1如果狼对你露出微笑
1兔子镇有一个鑵的菜园
3路电车
1机器蛙交朋友
1拍卖呼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