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龙在天 >> 第一章 采花双盗遇淫女

第一章 采花双盗遇淫女

时间:2014/2/27 14:05:28  点击:19123 次
这是第一篇
  “风吹马尾千万线,雨溅鸡冠一朵花。”

  仲夏时分,天气酷热难忍,午后的一场大雨使不少人在欢呼之余,纷纷返屋拭雨及欣然交谈著。

  此地乃是湘西凤凰城,提起凤凰城三字.它比湘西的起尸还要有、名,因为,凤凰城以前有一个凤凰教。

  凤凰教主吴凤凰内外兼修,雄才大略,她不但创造凤凰教霸业,而且令凤凰城跟著闻名于全国各地。

  可是,在一百年前.吴凤凰神秘失踪半年后,凤凰教因为分崩离析而瓦解,不出三年,凤凰教也烟消云散了。

  如今的风且城已成为一座宁静的古城.凤凰山仍然似一只凤凰.山上之林木仍然翠绿迷人,可惜,没人前往观赏。

  因为,风凰山昔年乃是凤凰教盘踞之处,它的机关埋伏时隔百年,仍然伤了不少的游客哩!此外,黑白两道之人经常在夜晚近凤凰山搜寻吴凤凰神秘失踪之蛛丝马迹,因为这是百年来之最大奇事。

  其实,这些人志在寻找凤凰教主之财物,因为,凤凰教昔年以豪富及武功闻名,却无人发现该教的财物流落民间呀!所以,大家趁夜寻找著。

  这些黑白两道人物为了避免百姓前来凑热闹,他们只要发现有百姓上山;立即扮鬼施展武功吓退百姓。

  所以,百姓及游客如今已经不敢上山啦!

  尤其入夜之后,即使悬赏或打赌,也没人敢上山哩!不过,唯独一人例外,他姓孔单名矩,他是一位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他一直住在凤凰山半山腰木屋。

  他的任务是整理黄氏墓园。

  风凰城之人至少有八成姓黄,城中之大小店面更是黄姓之产业.其中之首富便是黄员外黄百河。

  孔矩所看管之黄氏墓园便是黄百河列祖列宗安眠之地,他的月薪五两银子,不过,却须自理三餐。

  五两银子是份高薪,可是.除了孔矩之外,没入敢来端这份饭碗.因为,大家皆被“鬼”吓坏啦!孔矩是黄百河的一名管事在十七年前陪黄百河游洞庭湖时所拾回,当时孔矩是名幼婴,单独浮沉于一条小舟上。

  黄百河当时一念慈悲,便携返庄中抚育。

  当时孔径的衣物皆是上等货,颈上更悬著一块“孔矩弥月”金锁片,显然他的出身不俗,却不知道遭何变故。

  孔矩眉清目秀,逢人便笑.颇获黄百河之喜爱,所以,黄百河指定奶娘好好地将他抚育长大。

  孔矩三岁那年,黄百河便让他陪三位子女识字。

  孔矩天资过人,过目不忘,而且常能举一反三,授课夫子喜获高足,经常私下地为他“恶补”不少常识。

  孔矩自知卑微及承恩过多.所以,他不但侍候黄百河之独子及二女,他更经常协助各种打杂工作。

  大年前.黄百河因为墓园常有鼠兽进去破坏,他便派人上山住守,可是,却没有一人敢上山哩!

  孔矩义不容辞地上山啦!他每天认真地巡视每座坟墓.而且仔细地整理著,竖年蠢清明上午,黄百河率族人上山扫墓.他瞧得大为欣赏。

  孔矩的月薪便在那时涨为每月五两银子。

  而且,黄百河还派人为他辟菜及鸡园供他种菜及养鸡,他的日子也过得更愉快及扎实啦!

  他每日除了勤快工作之外,便是看书,这些年来,他的银子皆透过那位教书夫子为他买来各种书册。

  如今,他已有六百余册藏书啦!此时,外面又风又雨,他凭窗阅书不久,有感而发地对著风雨吟唱出“风吹马尾千万线.雨溅鸡冠一朵花”。

  突见窗外人影一闪,立听一句脆声道:“马仔来啦!”

  “啊!你……”

  那是一张陌生的年轻女子脸孔.事出突然,孔矩立即啊然起身。

  那女子却掀起纱窗道:“方便避雨否?”

  “门在右侧。”

  女子道句:“谢啦!”便放下纱窗。

  孔矩立即快步前去启门。

  他一开门,那女子便含笑迎门而立,她的一身绸缎衫裙经雨水一冲打,已经湿透得遮不住侗体春光。

  孔矩第一眼便看见那两座乳峰,他乍见那峰顶两粒花生米,他的心儿一阵剧跳,立即低头退向右后方。

  女子大方一笑.立即入内。

  女子向木屋内一瞥.立即道:“方便烤衣否?”

  孔矩道句:“方便!”立即去引燃灶内之柴块。

  不久.他立即低头返房。

  那女子大方地脱下衫裙,便站在灶前烘衣。

  她除了那套衫裙外,便未穿片缕,那雪白的侗体及玲珑曲线毕露无遗,可是.她却毫无难为情。

  她边烘衣边瞧著整洁的炊具及厨房,她不由暗暗点头。

  她仔细的烘干衫裙,立即穿上。

  她又弯腰烘干秀发,便又卸下小蛮靴烘著。

  不久,她连脚也烘过,方始穿靴。

  她吁口气,立即道:“烘妥啦!我可以入房否?”

  “请!”

  她一入房.立即望向柜内之书册。

  她又望向整洁的寝具,便望著孔径道:“你一人在此地?”

  “是的!”

  “你叫何名字?”。孔矩?”

  “格格!胡扯,你既然恐惧,为何与死人为伴?”

  “姑娘误会矣!在下承续一代至圣先师之姓,矩乃金巨也!”

  “孔矩!孔矩!挺矛盾的姓名!”

  “会吗?何意也!”

  “孔姓代表斯文,矩代表金巨又是俗奥之物也。”

  “非也!非也!金居五行之首,又有巨为伴,代表浩大也!吾中原文化原本浩大渊博也!”

  “格格!说得好,你的肚子有不少的墨水也!”

  “不敢!雨已歇,姑娘若无他事,请!”

  “我如此令你厌恶吗?”

  “非也!孤男寡女不宜久处一室也!”

  “你怕我会吃了你?”

  “非也!吾遵礼也!”

  “酸透啦!我不怕你非扎,你没信心否?”

  “不!在下担心雨势会再降,故建议姑娘及早下山也!”

  “你这张嘴真灵,又下雨啦!”

  孔矩向窗外一瞧,立即暗怔!

  那女子朝榻沿一坐,道:“你不想知道我的芳名吗?”

  “萍水相逢矣!”

  “我叫吴碧石。”

  “吾必死?这———”

  “格格!你想到那儿去啦!吴碧石乃口天吴,金碧辉煌之碧,宝石之石;并非吾必死啦!”

  “哈哈!你我之名字皆挺有意思哩!”

  他这一笑,她立即暗呼道:“够帅!似此种人品,为何独居坎区?莫非他是世外高人乎?”

  她立即含笑道:“你该多笑.真好看!”

  “你笑得更美。”

  “格格!真的吗?”

  “哈哈!真的啦!”

  两人立即又互视一笑!“喂!孔矩,你为何住此地”

  “我受雇在此整理坟墓。”

  “真的?”

  “我何必骗你呢?”

  “似你这种人品,怎么可能操此贱役呢?”

  “不!它非贱役,黄员外有心要孝顺列祖列宗.我身受员外浩恩,能够成全他的孝心,我颇为愉快!”

  “你打算一辈子在此?”

  “是呀!”

  “太埋没了,不行!”

  “谢谢姑娘之鼓励,人生在世何其短暂,但求心安理得,何需在乎贵贱,请姑娘勿再干扰在下。”

  吴碧石若有所思地点头道:“知足常乐矣!”.“正是!”

  “你没听过此山常闹鬼吗?”

  “听过,鬼乃人死后所化.我一生末得罪任何人.更未做过亏心事,即使鬼找上门,我亦会以礼相待。”

  “鬼若伤害你呢?”

  “不会啦!我已在此住了将近二年.却未见上鬼哩!”

  “你谙武吗?”

  “什么意思?”

  “你会不会轻功?它便是飞檐走壁之功夫?”

  “我懂,那是书中所说之炼气修武人士吧?”

  “正是!你练过吗?”

  “没有!”

  “为何不练?怕?不会?”

  “不!我不想练,因为,不论欲靠练它强身健体或成仙,皆违乎自然原则.绝不会有好下场。”

  “晤!谁如此说的?你自己目睹啦?”

  “不!我个人之研判而已!”

  “好!我好好的和你研究一下.雨已歇,走!”

  说著.她已先行起步。

  只见她顺手在厨房壁上取下柴刀,便向外行去。

  不久,孔矩跟著她停在墓园外的一株枯树旁.立见她含笑道:“你皆以枯树及枯枝为柴吧?”

  “是的!我宁可买柴,也不砍伐一株树。”

  “天地一体.人木同生,你很慈悲,请问.你如何化此树为柴?”

  “先以锯锯倒,再锯块,最后以斧劈。”

  “约需半天吧?”

  “半天又一个时辰!”

  “你若练武,只须仗此刀.便可以迅速完工。”

  说著,她蹲在树头旁,便灌注功力于柴刀。

  她一挥刀,只听“卡!”一声,柴刀已削过树头。

  她一站起来.便侧弯由下往上的挥刀连砍.一阵卡卡连响之后,枯树化为一段段的纷落地面。

  只见她熟练地挥刀疾砍.她不但砍主干.而且砍叉枝,没多久,那株枯树已成为一段段啦!只见她朝地面一蹲及顺势扳立一块柴,接著,她“咻………”的疾速挥刀由上向下砍,然后,她轻轻一推那块柴。

  立见那块脸盆粗圆之柴块已成为三十二块手臂粗之柴,孔矩不由自主地叫道:“等一下!”

  “有何指教?”

  “你如何办到的?”

  “我练过武。”

  “真的只有此种原因吗?”

  “真的!想练了吧?”

  “会不会有害处?”

  “不会,它可以使你力气加大,身体强健,轻易砍柴.此外,凡需用力使劲之处,它皆可协助你……

  “既然如此好,历代以来,为何重文轻武?”

  “很简单。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练武是一件长期性的工作,尤其开始练之时更是不大好受。

  有钱人或皇帝肯练吗?他们当然没有这个耐心及不愿吃这种苦,因为,他们忙著醇酒美人享乐人生呀!他们如此做,必然要别人认同,所以,他们重文轻武,他们甚至丑化武者为贪婪,残暴之流。

  你不妨留意一下,多少案子是由武者所犯?练武的人是不是真的很坏?他们的为人处事如何?”’说者,她吁口气.便又继续劈柴。

  孔矩却专心地回想她的方才之话。

  他一向好奇,如今乍听到这种迥异传统的论调,他立即根据自己的学识及周遭事物进行鉴定。

  不到半个时辰,他尚未理出思绪.吴碧石已经劈妥所有的柴块,立见她含笑起身道:

  “怎样!”

  “你——…你的裙沾了土浆啦!”

  “格格!小事一件,我对你的想法较感兴趣,想练武了吗?”

  “不!我尚未下定决心,而且也缺明师呀!”

  “我可以授你劈柴功,免费的!”

  说著,她已忍不住先行一笑。

  “谢谢!我先考虑一番吧!”

  “也好!我明天才听消息。”

  站顺手将柴刀抛钉于一块柴上,便含笑起步。

  他目送她离去之后,不敢相信地摸柴堆道:“哇操!貌美娇嫩的她居然会如此罩,真行!”

  他立即返柴房取箩前来装走柴块。

  黄昏时分,他热妥饭菜,又煎个蛋,立即取用著。

  膳后,他洗净餐具,便在房内徘徊著。

  他一再的思付吴碧石之每句话,她劈柴之动作更迅速闪现他的脑海,一个多时辰之后,他脱口道:“我要练武!”

  “很好,吾授你!”

  此句话突然出自窗外,而且低沉展耳.孔矩不由一怔!

  纱窗一扬,一颗乱发脑瓜子已经出现.那张老脸有一双眯眯鼠目,中央是一块红通通的鼻头。

  咧笑的海口内呈现二排大黄牙,不由令孔矩皱眉。

  “呵呵!小伙子.快拜师吧!”

  “唰!”一声.纱窗一开.一位矮胖老者已经掠入。

  他朝椅上一坐,立即张腿道:“拜师吧!”

  孔矩一见他那件黑得发出油光的污衣,颇想赶他出去,可是他一向敬老尊贤.所以,他忍了下来。

  他立即作揖道:“参见你老!”

  “呵呵!好礼数,不过,拜师者三跪九叩也!”

  “抱歉!在下并非欲拜你老为师!”

  “晤!你欲拜何人为师?”

  “你老必不认识她,多言何益!”

  “不!老朽自称“长耳公”,罕有不识之人也!”

  说著.他拨开乱发,果然现出一对长耳朵。

  “异相!你老果真是有福之人!”

  “呵呵!小伙子,你谙相术呀!”

  “不敢!在下曾阅过三册相人术,小有心得而已!”

  “呵呵!别把话题扯远,令师何人?”

  “吴碧石,她是一位姑娘!”

  “是她!不行,小伙子,你绝不能拜她为师。”

  “为什么?”

  “她—唉!总之.你不能拜她为师啦!”

  “你老何不详述,让在下心服口服也!”

  “好!老夫问你.你欲拜明师或贼师?”

  “赋师?她是贼吗?”

  “不!她并不是贼.不过,她对你有害!”

  “可否列举事实?”

  “老夫一向不喜欢背后论别人是非,更不会为了收你为徒而批评她,这样吧!你别拜她为师,也别拜老夫为师,如何?”、“你老果真磊落.不过.在下仍难信服。”

  “伤脑筋,这样吧!小伙子.你先观察一阵子.如何?”

  “行!”

  “小伙子,千万别和她上床呀!懂吗?”

  “不会啦!在下守礼甚严呀!”

  “还有!夜晚千万别外出,即使听见什么,也别外出。”

  “在下一向夜不出门。”

  “很好!熄烛歇息啦!”

  立见他一挥右手,烛火立灭。

  他一耸肩,便射出窗外。

  孔矩在星月下乍见他飞出去,不由一怔!纱窗一关,窗外已经寂静。

  孔矩吁口气,便行向桌旁。

  立嗅一阵油臭味,他一嗅味道来自椅上.立即取巾拭椅。

  良久之后,他方始入厨房沐浴净身。

  一切就绪之后,他一上榻,便想著长耳公及吴碧石。

  戌初时分,他一翻身,便闭目欲眠。

  此时的吴碧石已经在凤凰客栈一间上房内酣睡,突见纸窗被一只手指戳破,手指一逝,一只小钩已经戮入。

  小钩挑旋不久,窗栓已经被挑开。

  纸窗缓缓的被推开,便见两张脸迫不及待地探入及张望向榻上酣睡的那张迷死人脸孔哩!右侧之人拉开身旁之人.道:“看什么看?干活啦!”

  二人先后入内,立即敛步前往榻前。

  他们一近榻前.立即同时下手。

  右侧之人取巾捂住吴碧石之嘴,同时侧身顶住她的双肩,左侧之人迅速绑住她的双脚,便取出布袋。

  不久.两人已经欣然抬走布袋。

  没多久,他们一进入荒宅,立即拉出她。

  左侧之人按上左乳道:“老大,大奶子,够劲!”

  “妈的!抢什么嘛!”

  “老大.你先玩.我先过瘾嘛!”

  “好啦!”

  二人立即迅速地将她剥光。

  “老大.这马仔如此多毛,必然够劲哩!"“不错,我先来!"说著.他已经匆匆脱衣。

  不久.他已经霸王硬上弓地玩著。

  另外一人则摸乳捏臀.忙得不亦乐乎。

  没多久.那名老大已经哆嗦趴在侗体上.另外一人早巳剥去衣物,立即道:“老大,赏给小弟,拜托!”

  “好啦!催什么催?”

  说著.他已起身靠坐在一旁。

  另外一人一上马.便横冲直撞著。

  那老大闭目回味不久,突然叫道:“不对,她莫非死啦?否则,她为何一动也不动.而且也没有叫半句呢?”

  “不会吧?身子没冷呀!"“叭叭!”二声.二人的右额立即红肿。

  吴碧石一起身,便上前踢上二人的右胁道:“妈的!你们这二根烂棍也配采花呀!干!玩死你们。”

  立见她制住二人之哑穴,便按上他们的“促精穴”。

  不久.她跨在老大身上畅玩著。

  只见她旋臀如飞,双掌飞快按著他的胸腹大穴,没多久,她在爽歪歪之中勾走一条小命啦!、、她微微一笑,立即跨上另外一人。

  不久.她又把那人玩死啦!

  她冷冷一哼!便穿上衫裙离去。

  不久,她一返客栈,便锁窗上榻运功著。

  这一夜,她在入定中打发啦!天一亮,她吩咐小二送来热水,使欣然净身。

  不久,她用过膳,便离开客栈。

  她顺便买了一大包卤肉及一壶酒,便含笑上山。

  不久,她已经发现孔矩在修补一坎,她立即唤道:“孔矩.歇会吧!

  陪我吃些好吃的东西吧!”

  “你吃吧!我已用过膳啦!”

  “你在忙什么?”

  “昨天那场雨冲榻一小处.我得补补!”

  “好!我候你!”

  说著,她己先入房中。

  她取来二副碗筷,便摆妥卤肉及酒。

  没多久,孔矩已经在厨后洗净手脚入房.立见吴碧石道:“你为何没有酒杯?你不喝酒吗?”

  “对!酒能乱性,少喝为妙!”

  “差矣!酒可活气行血,若未过量,岂会乱性?”

  “酒一入喉,便会使人贪杯而过量矣!”

  “差矣!我自六岁饮酒迄今.未尝乱过性也!”

  “在下可没有此种信心,姑娘请吧!”

  “陪我喝一些嘛!来!”

  “不!在下说不喝便不喝。”

  “好!好!你可以吃肉吧!”

  “这…好!我陪你!”

  说著.他立即挟肉入口。

  她愉快地喝完二碗酒道:“孔矩,你决定练武否?”

  “算啦!我已习惯这种日子啦!”

  “知足自然常乐,却会因为故步自封而碍于前途哩!”

  “谢谢!在下只求以此种方式过今生。”

  “迂透了.你欠黄员外这么多的人情呀?”

  “不错,何况,我每月尚领五两银子哩!”

  “你不想成家?”

  “随缘吧!”

  “我真拿你没辙,其实,以你的人品及资质.只需你练武,日后必可出人头地.你不妨好好考虑一番。”

  “谢谢!人各有志,我志知足!”

  “不行!你一定要练武!”

  “我……我———姑娘生气啦!”

  “不错!我气你不长进,以你的资质,你只要好好的练武,必然可以强过我十倍,你为何不练武?”

  “我再考虑一下吧!”

  “不行,你必须马上练,听著。”

  她立即叙述提气行功之诀窍。

  “姑娘!在下…在下———”

  “少废话.先背口诀。”

  说著.她立即低声叙述著。

  她念完三遍,立即道:“记住否?。

  他立即一字字的念出来。

  “格格!行!你原本就是练武的料子嘛!听我解说吧!”

  她立即一字字的解说著。

  不久,她画了一个人及点出行功的各处穴道及路线。

  晌午时分,她拉孔矩坐上榻,立即一一按过他的穴道及一再的指点吩咐,不久,孔矩已经徐徐吸口长气。

  他舌抵上颚,耳观鼻,鼻现心不久.她轻经按上他的“百会穴”及“膻中穴”道:“开始吧!”

  说著,她的双掌已经徐徐吐劲。

  突见窗外闪出“长耳公”,他乍见吴碧石的手法,他不由付道:“怪哉!她居然肯耗功力为他筑基啦!”

  他立即屏息瞧著。

  半个时辰之后,她收手拭去额上的汗珠道:“继续!”

  她吁口气,便走到桌旁.抓起酒壶灌酒。

  不久,她吁口气道:“想不到此地会有此种奇才,可惜,我无力震开九阳及九阴之纠结,我该怎么办呢?”

  隐在屋角的长耳公听得立即付道:“九阳九阴纠结,天呀!这不是九龙体吗?这小子可有此福份吗?”

  他立即退到远处林中思付著。.黄昏时分,吴碧石被鸡鸣声由沉思中唤回.她一瞄榻上之孔矩.她立即上前按住他的“气海穴”道:“缓缓沉气于此!”

  良久之后,孔矩吁口气道:“可以了吗?”

  “格格!当然可以啦!鸡在叫啦!”

  “啊!它们饿!”

  说著.他立即入厨房取米酒入鸡褴中。

  立见吴碧石道:“把卤肉吃光吧!别乱跑。”

  说著,她便取走酒壶。

  “姑娘不在此用膳吗?”

  “恩!别出来乱跑。”

  说著,她立即离去。

  孔矩吃光卤肉,立即望著自己的身体道:“哇操!我似练武了吗?不像呀!对了!我何不再试试看呢?”

  他立即又上榻入座。

  他吸气不久,吴碧石灌入他体中之功力立即又由“气海穴”涌出.他便小心的带它沿著路线前进。

  不出半个时辰,他又入定啦:隐在门旁的长耳公瞧至此,不由付道:“好资质。”

  他又等候半个时辰,便敛步行向榻。

  不久,长耳公煞住孔径的功力,便将他制昏。

  他便由头到脚按著孔矩的各处穴道。

  一个时辰之后,他为孔矩盖被,立即付道:“果真是九龙体,此子若协助吴碧石,后果不堪设想矣!”

  突听衣抉破空声,他便隐入灶后。

  不久.吴碧石推门而入.她一到榻前,立见孔矩已入眠,她正欲离去,立见长耳公站在门前注视她。

  她立即默默止步。

  长耳公沉声道:“咱们得谈谈!”

  “行!”

  不久,二人已经站在林中之一块大石旁,长耳公立即低声道:“城中荒宅那两人是死于你之手吧?”

  “不错.他们采花,死有余辜。”

  “你在打此子之意吧?”

  “谁?晤!你在指墓园内之孔矩吧?”

  “不错,吾不准你胡来。”

  “他和常老有何渊源?”

  “没有,不过,他是九龙体,对于修炼阴功之你大有助益吧?”

  “放心,我不会采他之阳。”

  “你意欲何为?”

  “你老明白我一向任性行事,我凑巧遇上他,他很知足,纯朴,我只是想成全他,别无他意!”

  “既然如此,你为何授他龙吐珠心法。”

  “我不希望他被别的女子采走元阳。”

  “很好.不过,你打算如何化解九阳九阴纠结。”

  “我无能为力,毫无妙方,你老可有良策?”

  “难!无解也!。”

  “我不信,天生一物克一物,此体必有解。”

  “别胡来,别拔苗助长。”

  “你老对凤凰遗物也有兴趣呀?”

  “非也!老夫只是来瞧瞧尚有那些人不死心而已!”

  “据我的推测,那批财物必然埋在他处,尤其是终南山更是可疑,因为.至少有六百名凤凰教徒死于该处。”

  “不!那批人皆中毒而死,似乎被人所愚。”

  “见仁见智,此地已经引发不少的拚斗,江湖乱像已现,如今又是道消魔长,你老游戏人间之余.得多小心。”

  “你也该小心,不少人在打你的主意哩!”

  “哼!大不了供他们玩而已!”

  “你何必如此自暴自弃呢?你若有心成全孔矩,不妨易容陪他,老夫这瓶‘玄龟丹’聊充见面礼吧!”

  说著,他已抛来一个瓷瓶。

  她一接瓶,立即道:“好.我依你的。”

  “吾不反对你玩他,玩之时.千万别让他清醒,更不能采补。”

  “安啦!我不会糟蹋美质啦!”

  “但愿如此.老夫走啦!”

  说著,他己掠向山顶。

  吴碧石吁口气.便掠向山下。

  翌日上午,吴碧石易容为一名中年书生上山,他立即发现孔矩正在将她所劈之柴块搬出来晒。

  她微微一笑,立即行去。

  “大叔.你找谁呀?”

  “格格!我是吴碧石呀!”

  “天呀!你为何作此打扮呢?”

  “你刚学.我必须多指点,你希望别人发现一位女子和你住在一起吗?”说著.她已经自行入内。

  孔矩一想有理,便继续干活。

  不久,他一入房,便见她已将包袱放在榻上.而且她正在榻上运功.他立即自动拿著一块银子下山。

  不出一个时辰,他已经买回棉被、枕头、米及脸盆、毛巾.她一见他如此做.立即笑道:“你挺细心哩!”

  “此乃尊师之道呀!”

  “不!我可不是你的师父哩!”

  “为什么呢?”

  “你今年几岁?”

  “十八,你呢?”

  “双十年华.我配作你之师吗?”

  “昔年孔圣人亦曾向稚童执弟子之礼呀!”

  “不!不!你非孔圣人,我亦不愿为你之师,咱们彼此研究吧!”

  “也好!我去炊膳啦!”

  “对!我一生未入厨房,今后之三餐得靠你啦!”

  说著,她已经拿起新棉被。

  孔矩立即入厨炊膳。

  午后时分.二人已在桌旁用膳,吴碧石通尝菜饭,立即点头道:“好手艺,你下了不少的功夫吧!”

  “以前在员外府中,我向许大婶学了半年哩!”

  “很好!日后,你不必担心尊夫人罢炊啦!”

  “玩笑矣!我不敢奢望成家。”

  “胡说,缘由天定,谁也躲不了!”

  “你该有对象了吧?”

  “我也在等缘份。”

  “你为何肯授我练武呢?”

  “缘份吧!”

  “我……”

  “别紧张.我不是要嫁给你。”

  “我不是此意.我只是觉得太荣幸啦!”

  “好好练.你一定会有出息。”

  “我一定会好好练成。”

  “很好.今日起,你多拨时间练武,练功之前,先服一粒药九。”说著,她立即递出长耳公那个瓷瓶。

  “谢谢姐姐!”

  “姐姐!格格!真悦耳,这是我首次听见哩!”

  “姐姐对小弟之恩比山高,比海深矣!”

  “客气矣!用膳吧!”

  二人便默默用膳。

  膳后,他迅速的清洗过餐具.立即服药运功。

  她在旁注视一阵子,便放心的在旁运功著。

  从那天起.他果真努力的日夜练功,一个月之后,他的根基已奠,她立即指点他役气化力及轻功之道。

  他乍学这些奇妙事儿.立即专心修练著。

  夏逝秋来.不知不觉之中,中秋佳节已至,这天午后,黄员外府中之管事一进入墓园,立即唤道:“阿矩,你在吗?”

  正在运功的孔矩,立即收功道:“在!管事请进。”

  吴碧石立即躲入柜后。

  孔矩快步迎挡管事于门前道:“管事有何吩咐?”

  “阿矩.你在忙什么?你已经两个月没去领钱,今天又没有去领中秋赏银,员外吩咐我送来啦!”

  “谢谢!我忘啦!”

  “哈哈!阿矩.你一定忙过头了.别人在月初领钱,便掐指算下个月的钱,那似你根本不把银子当钱看呢?”

  “小的是一人吃饱,全家拉倒呀!”

  “哈哈!拿去吧!这盒月饼刚出炉,你尝尝吧!”

  “谢谢!对了,阿虹之娘身子好多了吗?”

  “好多了,已能干活啦!你别再送她钱啦!你又不娶阿虹,你总得留一些钱供明后年娶媳妇呀!”

  “小的.———随缘!”

  “员外正在为你留意此事,我走啦!哈哈!”

  管事哈哈一笑,立即离去。

  孔矩一入房,吴碧石立即含笑道:“新郎倌,恭喜啦!”

  “我………谢啦!尝尝黄记月饼啦!”

  两人立即欣然取用月饼。

  不久,他倒来开水道:“润润口吧!”

  “也好,阿矩,黄家似乎待你不错哩!”

  “是呀!这正是我舍不得走之原因呀!”

  “方才之阿虹是谁呀?”

  “她们母女在七年前迁居本城,她们以替人缝补及制衫维生;阿虹之娘多病,我曾经多次赠银供她医病。”

  “你对阿虹有意思?”

  “不!我发誓、我只是同情她们。”

  “她们为何肯接受你的济助?”

  “我的衣衫皆她们免费裁制,对了,今天是中秋节.阿虹一定又会送来衣靴及月饼.你可以顺便看看她。”

  “不!我不愿让外人知道我在此地。”

  “你可以佯扮入屋喝水之游客呀!”

  “好呀!你忍心瞒阿虹吗?”

  “这算是善意的欺骗呀!”

  “有理,明日起.我开始授你掌招吧!”

  “好呀!姐姐.谢谢你!”

  “太客气啦!我先运功啦!”

  说著,她便上榻运功。

  扎矩收走月饼及茶杯,立即出去整理坟墓。

  不到一个时辰,果然有一位眉清目秀少女提包袱沿山径行来,孔矩立即唤道:“阿虹.佳节愉快。”

  “阿矩,佳节愉快!”

  吴碧石付道:“此女之嗓音隐含英气,她莫非谙武?”

  她立即倚窗打量著。

  孔矩迎前道:“阿虹,管事说令堂已可干活,真的吗?”

  “嗯!她已经好多了,今年底有不少人要成亲,嫁裳订了不少、家母和我得忙一阵子哩!”

  “别忙坏了身子。”

  “不会啦!这些新衣及月饼。收下吧!”

  “谢谢!入内歇会吧!”

  “不哦!店里还忙著哩!”

  “阿虹,谢谢你!”

  “见外啦!我更得谢谢你哩!”

  “好!扯平啦!我不远送啦!”

  “阿矩,你一人在山上,多保重。”

  “安啦!不会有事啦!”

  她微微一笑,立即离去。

  孔矩担心吴碧石在房中胡思乱想或取笑他,他立即返房。

  吴碧石目注阿虹步伐良久.方始付道:“她不但谙武,而且修为不俗,看来这对母女大有问题哩!”

  她一见孔矩入内,立即含笑道:“她挺关心你哩!”

  “彼此嘛!你看见她了吧?”

  “看过了,挺讨人喜爱的,你喜欢她吗?”

  “不!我若娶她,会被别人说闲话。”

  “但求心安,何必在乎俗人之嫉妒呢?”

  “随缘吧!”

  说著.他已将新衣裤放入柜中。

  “她也帮你做内衣裤呀?”

  他立即脸红地点点头。

  “看来她待你不错哩!”

  “随缘吧!”

  “她美?还是我美?”

  “你美!”

  “真的?”

  “我不会骗你。”

  她满意一笑,便又上榻运功。
  
 

 
分享到:
这是第一篇
辽兴金 皆夷裔 元灭之 绝宋世 莅中国 兼戎狄 九十年 返沙碛76
小红帽4
鬼门关4
朱元璋画像
卖火柴的小女孩
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2
马化腾,腾讯五兄弟的创业故事1
玩“姐弟恋”差点让皇家绝种的明朝皇帝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