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飞云幻雪江湖路 >> 第十五章 为义重返异域地 娇娥险境达心愿

第十五章 为义重返异域地 娇娥险境达心愿

时间:2014/2/27 13:38:18  点击:2747 次
  吊影如为千里雁,辞根散作九秋蓬;

  仰看明月双垂泪,夜夜乡思心心同。

  “辽阳”位于“辽阳大平原”的心脏之地,早在“秦始皇”之期,分天下为三十六郡时便设为“襄平郡”,因此乃是北大荒原中开发最早的城镇,也是重兵驻扎的军营。

  尔后各朝大军皆曾进驻北大荒原,并且在广阔的平原中逐渐深入,且相继开发出其他重要城邑,因此“襄平郡”的地位便逐渐没落。

  时至本朝之时,整个北大荒原已然属于“辽国”的辖地,并且由女真族辖治,因此已改称为“东京辽阳府”,成为女真族的辖治首府。

  (注:尔后女真族逐渐兴盛,立国为“金”时便是以“辽阳”为国都,数百年之后,时至“后金太祖”即位才迁都“沈阳”,并且大肆营建宫庭帝阙,将国号改为“清”,成为后世大清国之始。)

  时乃四月天,在中原已是春暖花开之季,但是正北大荒原中,正逢冰雪初化,嫩绿草芽纷冒之时,因此已成为一望无际的广阔大草原。

  而此时,在“辽阳”东方的大草原中,有三匹雄骏快骑在草原中尽情奔驰,显现出北地儿女纵横大地的豪壮之气,为首的小飞,任由“黑骊”尽情在大草原上奔驰,但是在内心中却别有一番感伤。

  因为在身后两侧,除了有女真族贵为郡主的金秋雪,还有美如仙子的江天凤策骑相伴,后方尚有两百多名紫衣卫队,还有近千名军士、马车,也是策骑尾随护送,因此现时的身份地位又岂是昔年孤身一人,浪迹冰雪荒原中的孤寂情景可比拟?

  “小飞哥,慢点嘛,人家才学会几日,尚不纯熟,万一摔下马……”

  “咯……咯……江姊姊,你放心!你骑的马乃是一匹‘雪点雕’,它不但温顺安稳,而且脚程也不弱,与小妹的‘雪地飘’同为天下名马之一,绝不会输给小飞哥的‘黑骊’。”

  超前不到一匹马身的小飞,闻言尚未及开口,但是灵慧且懂人言的“黑骊”却有不服之意,因为它是牡马,而“雪点雕”及“雪地飘”皆是牝马,在天性中,牡马便有领袖牝马的威势,因此耳闻金秋雪之言,突然四蹄疾扬,驰速加快,立即超出左右两骑数丈。

  江天凤座下骏马乃是一匹全身棕色皮毛却遍布白点的“雪点雕”,并未因为“黑骊”骤然加速,而有争胜加速奔驰之意,依然保持原有速度奔驰。

  但是金秋雪的座骑乃是一匹全身黑毛,仅有四蹄雪白的“雪地飘”,因为也是一匹刚烈牝马,眼见“黑骊”骤然加速疾驰,似乎也有较劲之意,因此也立即加速奔驰疾追。霎时便见两匹一身黑的刚烈骏马,恍如两条黑线一般在草原上奔驰,片刻间已远远超出“雪点雕”二十余丈之外,因此也急得江天凤催骑急追而去。

  三匹快骑在草原中狂驰数里之后,“黑骊”果然已将“雪地飘”摆脱在后方两百余丈之距,因此频频嘶鸣以示雄威,并且毫不停顿的续往前驰。

  如此一来,却苦了骑著普通骏马在后尾随的侍女小萍及紫衣护卫、军士,以及供金、江两女休歇且有四名侍女在内的两辆华丽厢车,还有载著日用之物的一辆大车,皆心焦的策骑狂驰,可是急追刻余之后,却距前方三骑已愈来愈远了。

  快驰十余里后,只见前方乃是隆起数十丈,且起伏不定的一片丘陵地,因为不适坐骑疾驰,所以小飞已缓缓减慢驰速,待登至一座较高的丘陵之巅,才停骑等候著落后里余地的两骑。

  但是突然发觉前方有阵阵狼嗥咆哮声传至,其中尚夹杂一些凄厉的马嘶声以及女子的惊恐尖叫声?

  小飞闻声,立即朝逐渐接近的两女大喝道:“前方有狼群围攻人马,你俩快停骑等候护军,我且过去看看。”

  喝声一落,小飞立即将腰囊顺了顺,并且将盾牌执在手中,才策骑往狼嗥声之处疾驰。

  “啊?狼群……小飞哥,等我,我也去……”

  江天凤耳闻有狼群围攻人马,可是并不知晓北大荒原狼群的恐怖,因此也想前往察探,可是金秋雪当然甚为清楚,出没荒原中的狼群甚为凶残恐怖,而且狼群少则一、二十只,多者甚而有上千只,人马遇到之时,甚为危险。眼见小飞已然迅疾策骑前驰查探,芳心中虽然甚为耽心小飞,但是相信凭“黑骊”的脚程,还有小飞的武功应无危险,因此立即阻止江天凤说道:“江姊姊,不要过去!狼群甚为凶残,我们快回去会合卫队。”

  “啊?可是,小飞哥……”

  “你放心吧,小飞哥在年少之时便孤身在荒原中浪迹数年毫发无伤,因此凭他的阅历及功力绝无危险,倒是我们的处境堪虑,而且甚有可能会拖累小飞哥,所以快退吧。”

  且说小飞策骑疾驰,连连翻越四座山丘,又驰至一座山丘顶端时,已然望见前方又是一片广阔的大草原,但是在左方山丘边缘有一辆专供长途行走,可挡风雨及睡卧的木制大厢车。

  但是有二十余只大灰狼正咆哮抢食著拖拉厢车的拖马,已然被啃食得血肉模糊了,而厢车顶上有两个手执长剑紧靠在一起的女子,则是惊恐的频频尖叫著。

  尚幸此时狼群皆在抢食马尸,未曾攻击厢车顶上的两女,可是荒原中到处皆有狼群,而且狼群的嗅觉极为灵敏,在下风处一两里外的狼群皆可闻得血腥味,必然会引来更多的狼群,到时……

  因此小飞毫不犹豫的立即策骑驰向狼群,并且已由囊袋中握出一把“七步断魂针”。

  有些禽兽的天性会随著气候储粮,但是大多的掠食凶兽则无此习性,仅是在饥饿时才会猎捕食物,待饱食之后,只要不招惹它,使它有危机感,或是侵入它的巢穴地盘内,便大多无碍。

  因此抢食中的狼群,虽然已听见蹄声,且望见了一人一骑疾驰而至,但是大多不理不睬的依然抢食著。

  可是另外有六只老弱灰狼,因为争不过强壮的大狼,但是又攻咬不到厢车顶上的两女,因此仅在四周徘徊,或是偶或趁空档挤至马尸前抢食一口。

  当腹内饥饿待食时,发现又有一人一马驰至,那六只老弱灰狼已然连嗥数声,立即凶猛的扑窜向人马。

  小飞心中早已有备,因此眼见六只灰狼迅疾接近不到五丈之距时,右手劲疾振抖!霎时手中的“七步断魂针”已散成一片针雨,罩向扑窜而至的六只灰狼。

  六只灰狼天性虽凶残,饥饿之时便连虎熊也敢攻击,更何况是人、马?但是它们又怎知“七步断魂针”的厉害?也不懂得闪避毫不起眼的针雨,因此尚未窜至马前,俱都被数支“七步断魂针”射中。

  小飞原本无须用暗器便可轻易诛除六只灰狼,但是因为熟悉狼群的习性,在饥饿中还会残食伤亡同类,因此才用染有剧毒的“七步断魂针”诛杀六狼,尔后若遭饥饿狼群残食之时,便会同染剧毒而亡。

  当六只灰狼身中毒针尚未毒发之时,突然由厢车处传来一声惊喜尖叫声:“啊?是……是夫郎?天哪!是夫郎!夫郎,快来救贱妾……”

  小飞闻声一惊!急忙望向厢车顶上的两女,只见狂急尖叫的一女,竟然是在青楼中相识,尔后被自己赎身,又被自己留书抛弃的庄秀云,因此已然惊异的脱口叫道:“天?是秀云!你……你,怎么会出关到达此地?”

  心中又惊又疑?但是已无暇多想,立即策骑驰至厢车处,尚不待庄秀云狂喜的跃下厢车,已迅疾暴纵至车顶,毫不犹豫的立即抱著两女纵返马上,且策骑迅疾远离。

  乍遇分离数年的夫君,在悲喜无比中,庄秀云哪还会怕甚么狼群?已然狂急反搂著小飞,喜极而泣,且情不自禁的连连狂吻著小飞,并且哽咽悲泣的叫著:“夫郎……哦……夫郎!泣……泣……贱妾不是在做梦吧?”

  此时另一名年仅豆蔻的姑娘,虽然不识小飞,但是也狂喜无比的紧紧抓搂著小飞,且全身颤抖的哭泣不止……

  小飞此时只想早些将两女护送至安全之地,并且尚要注意狼群,因此无暇理会两女的举动,只得任由两女的身躯紧紧贴在身侧哭泣。

  突然!又听庄秀云急声叫道:“夫郎……夫郎,且慢……贱妾爹娘的骨坛尚在厢车内……”

  “啊?你爹的骨坛?待我先送你们至安全之地后,我再过来寻取。”

  □□□□□□□□

  两个时辰后!时已黄昏,天色渐暗,随行军士已在一片丘陵高地搭妥了上百帐圆形营帐,围成一片圆形营地,并且在四周派有军士围守,而内里还有十余圆帐围绕成第二圈,乃是两百余名紫衣护卫的宿帐,在两圈营帐之间则是圈围著马匹及厢车。

  紫衣护卫宿帐再内里的正中空地,尚有一座华丽的高阔大营帐以及一座与护卫营帐相同的小营帐。

  在华丽的大营帐内,有垂幔分隔成内外两间,在外间柔软的毛毯上有一张方形矮几,在矮几两方相对盘膝坐著小飞、庄秀云以及金秋雪、江天凤四人。

  而四名侍女以及与庄秀云同行的豆蔻少女小雀,则在两侧频频为四人添加菜肴并且清理残屑。

  并肩同坐一方的金秋雪及江天凤两人,此时俱是神色怪异的盯望著对面倚坐在小飞身侧,泣声低语诉说的庄秀云。

  “哦?原来如此……真难为你了,可是你为甚么不搭车行大车?却带著小雀自行驭车入关?”

  “贱妾原本也寻找了数家车行,可是不行嘛,关外不同关内,爹爹的尸骨在荒山之中,而行程迟缓的马车,不适合往来丘陵山区之中,加上荒原之中遍地皆有狼群,所以车行不肯入山,可是贱妾又不会骑马,所以只好用重金向车行购下一辆厢车,自行驾驭入山,尚幸入山之时一路安全,可是殓妥爹爹遗骨之后,才下山不到半个时辰,却被狼群……”

  “哦……可是,唉……若非我纵骑奔驰巧遇,否则你俩……唉……算你俩命大。”

  “夫郎,这是老天爷怜惜贱妾,顺利的起出爹爹遗骨,而且又在危境中得夫郎搭救,夫郎,你……你,不会再抛弃贱妾了吧?”

  “秀云,你现在已非……”

  但是话未说完,对面的江天凤已然忍耐不住的突然开口说道:“小飞哥,庄姑娘的孝心可嘉且令人敬佩,但是在荒原中甚为危险,当然不能任由庄姑娘主婢两人自行返回关内,可是你身负重责,尚要前往‘徒太山’因此……方才雪妹也已同意,可以分派出一队人马护送庄姑娘主婢入关,如此便可无碍行程,但不知你意下如何?”

  可是庄秀云闻言,顿时慌急的说道:“不要……不要!江姊姊,小妹虽然身携爹爹尸骨,可是已无娘家人可供奉爹娘,因此仅能由小妹供奉,而小妹已然是夫郎妻室,嫁鸡随鸡,因此小妹当然要陪在夫郎身侧。”

  话声一顿,迅又仰首朝小飞哀声说道:“夫郎,自从你离家远行,贱妾依然独自一人在家等候夫郎返回,然后……夫郎已见过贱妾昔年的两位世交邱公子伉俪,想必已知晓贱妾并未负你,当贱妾由邱公子伉俪口中得知夫郎的心意后,贱妾宁肯死在我俩亲手所建的家中,也不愿有负夫郎另嫁。

  尔后贱妾巧遇家中贫困,且老伴病重的一位老人家,儿媳收入微薄,入不敷出,正欲将女儿小雀贩于大户人家或是他人,贱妾唯恐小雀沦入不宵之辈的手中,或是沦入青楼,后境必然凄惨,因此心生不忍之下,便以三百两银子赠予那位老人家,不要将女儿贩卖他人,也因此小雀在感恩之下,便执意跟随著贱妾返回山中,与贱妾在家中相倚为命。

  尔后邱伯伯巧遇爹爹的一名旧属,才知晓爹爹被逐往关外荒山,不到两年已然命丧,于是派人将此事通知贱妾,于是,贱妾便与小雀远出关外……”

  小飞耳闻庄秀云之言,回想起在“九华山”见到的那对年轻夫妇,尔后已知晓自己误会了她,虽然当时狠心的要云妹自寻良人为夫,可是每每想起她对自己温柔体贴且百依百顺,内心中对她确实有些思念,而且也对她甚为愧疚。

  如今……不知是老天爷捉弄人?或是她与自己有缘?竟然两年多后又在关外荒无人烟的丘陵山区相遇。因此内心中也有一份久别重逢的喜悦,可是内心中又甚为矛盾的难以取舍。

  当耳闻江天凤之言时,突然心血来潮的灵光一现,心知江姑娘对自己已生有情意,如果自己携著云妹同行,想必可使江姑娘死心的不再纠缠。因此心喜的立即笑对庄秀云说道:“云妹,过去之事就不必再提了,而且我也不放心你与小雀单独返回关内,因此你就与我同行,待我事了之后再同返‘太行山’便是。”

  庄秀云闻言顿时芳心大喜,如此一来,不论小飞是否承认与自己乃是夫妇关系,但是至少在金、江两女面前已然承认两人的关系不浅,若非顾及尚有外人在,否则早已投怀送抱了。

  相对而坐的江天凤此时则是神色悲戚,双目泛红的低垂螓首,且食不知味的不知在想些甚么?

  而此时,金秋雪也已知晓眼前这位姑娘便是小飞由青楼中赎出的庄秀云姑娘,两人已然以夫妻名义同居一屋数年,虽然也知晓自已的身份并非常人,加上族规之限,因此自知与小飞无缘。可是不知为何?待知晓小飞同意她同行之后,突然芳心中五味杂陈,并由内心深处涌生出一种莫名的酸意,恨不得她立即由三人眼前消失。

  更令两女又羞又气的事,乃是在入夜之时,皆欲分别歇睡之时,庄秀云竟然毫无羞怯忸怩之态,如同一对夫妇一样与小雀随著小飞返回了旁边的小营帐内。

  那么三人在夜里……

  □□□□□□□□

  一行车马浩浩荡荡的远行数日,虽然途中曾遇见狼群,但是因为人数上千,少数狼群并不敢接近。

  有一次,虽然也遇见为数上千的大批狼群,但是在军士“千夫长”的喝令下,习有军阵的军士,立即围成立盾执刀枪,以及执弓箭的三排圆阵,将战马、马车圈在中心,而紫衣护卫“千夫长”则率众紫衣护卫围立四周。

  当狼群咆哮厉嗥的奔至时,密如雨水的箭矢轻而易举的便射杀了数百只凶狼,纵然有少数狼群冲至阵前,但是立即被盾阵所阻,遭刀枪刺杀,只须几轮,狼群便伤亡大半,不敢接近了,因此人马无损。

  途中也曾行经女真族族人聚集之处及军营,皆获得隆重的接待,并且添补日用所需。

  旬日之后,终于到达了临近女真族圣山“果勒敏商延阿林”,也就是“徒太山”的山脚,进入负有保护圣山之责的族人聚居所在。

  “果勒敏商延阿林”乃是女真族的圣山,虽然不容外人进入,但是因为地辐辽阔,也无法全然阻止外人暗中潜入,而且小飞乃是受王后重托而来,当然更不受此限。

  再者,小飞不愿引领太多人由秘洞进入地底,以免妨碍了芝人、参人的安宁,因此经过了一日的研商,小飞仅带著金秋雪入山,并且另有约定。

  □□□□□□□□

  两日后的五更时分!冰雪皑皑的“徒太山”半山腰,在一片高耸树林内的一株大树下,火焰未熄的三堆营火之中,有一座用枝叶搭成,可挡风雪的小树蓬。

  蓬内,两张狼皮裘原本各盖著一个身躯,但是娇小玲珑的金秋雪似乎在夜里受不了寒意,不知何时?身躯已挤入小飞的温暖怀抱内。

  突然由远方传来一声兽吼,熟睡中的小飞迅疾睁开双目,并且立即紧握身侧“霸锤”行功默察……半晌!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但是却又皱眉望著蜷缩在怀中,带著娇甜笑意沉睡未醒的金秋雪。

  原本扭移身躯,想离开她身躯,可是却听她亲匿一声,双手已搂住自己身躯,并且将面首挤入怀内,口中尚呢喃的不知说些甚么……

  小飞见状,心知她尚是熟睡未醒,只好忍住不动,并且苦笑的喃喃说著:“唉……出身娇贵的人,一点也不知警觉,若是你独自一人时,在熟睡中不被大熊或狼群撕噬才怪。”

  但是突然发觉她的身躯微微颤抖著,并且还悲声叫道:“不要……不要!飞……不要离开我,愿意……我愿意……”

  不知她此时做了甚么与小飞有关的恶梦?而且身躯还连连扭动著,接而又听她尖叫一声后,便开始饮泣。

  因此,小飞立即拍著她后背,并且柔声说道:“别怕……别怕!”

  就在此时金秋雪突然惊睁双目,发觉自己竟然紧贴在小飞怀中,顿时慌急翻转身躯远离……

  而小飞则笑说道:“怎么?做恶梦了。”

  “你……你,欺负我。”

  “咦?我何时欺负你了?哦……你是说?那可是你自己夜里受不了寒意,所以才……”

  金秋雪闻言,顿时娇靥羞红……并且急忙观望自己的身躯,待发觉身上衣衫虽然凌乱,但是尚穿得好好的,顿时松了一口气!羞怯的将皮裘裹住身躯,才嘟嘴恨声说道:“都是你啦!不准人家带任何人同行,又不肯多带御寒之物……”

  “金姑娘,我不是早已告诉你了吗?我连云妹也不带,便是为了不让其他人知晓所去之处,并且有些山路甚为艰险,无法携带过多物件,而且即将到达地头时,尚要……”

  “好啦……好啦,人家知道了嘛!可是……可是,以后你不能像在梦中一样欺负我喔?”

  “梦中?我欺负你……你……你做了甚么梦?”

  金秋雪突然自觉失言,因此娇靥霞红的急忙又说道:“没事……没事!你不许问了……”

  □□□□□□□□

  两日后!一个身披雪白狐裘,身材极为粗胖臃肿,恍如一个白色雪球的身影,出现在“徒太山”顶端,到达了“天池”南方,“白头峰”及“冠冕峰”之间,池水倾泄而下的水瀑处。

  掀起头罩露出丑陋的面貌,正是重返“天池”的小飞。

  眼望著平静如镜的水面,小飞内心中感慨万千的喃喃说道:“好一片宁静无争的人间仙境,十年了……十年前自己原本是个受父母疼爱、呵护的稚童,但是一日之间便成为丑陋如鬼的孤雏,尔后自已的一生却有了极大的变化,虽然只是想在有生之年游历中原的大好河山美景,却在诡谲奸狡的江湖中遭遇甚多波折,如今竟然成为中原武林中的凶魔,可是……这能怪我吗?唉……但愿取得‘七明九光芝’交予‘魔医’之后,便可脱离奸险狡诈的江湖,与云妹归返亲手建立的家园,安享宁静无争的悠然生活……”

  话声一顿,默立详观四周动静,片刻之后认为确实无人隐躲在附近,便迅速顺著耸陡峰壁间的突岩下纵,轻而易举的便到达了一片泄流入池的小水瀑旁,也就是昔年脱困之处。

  毫不犹豫的穿入水瀑内,并且在小水瀑内里,水雾弥漫的岩洞中脱下皮裘,只见他身上,除了腰际系著「虎面盾”及一只大包袱外,后背上尚用布带系著娇小玲珑,满面娇甜笑意,闭目沉睡的金秋雪,怪不得身躯看来甚为臃肿。

  藉著明珠为光,顺著昔年所做的记号,在岩石凸峻,岔洞无数的洞道中往内深入,约有两刻之后,至少已下行三百余丈深,到达一处较为宽大且略微平坦的岩洞处。至此,小飞先将腰际“虎面盾”及包袱解下,才又解开胸前布带,将穴道遭制,昏睡不醒的金秋雪平放在铺妥的皮裘上,望著她那张娇甜的如花娇颜,突然心中一荡……

  此时若想淫辱她乃是轻而易举,可是小飞毫无邪念的立即拍解她穴道。

  穴道方解的金秋雪,双目未睁便双手伸张的舒了个懒腰,并且佣懒的哼著:“嗯……嗯……好甜美、好舒服的一觉……啊?好热……”

  美目缓缓张开时,小飞已由包袱内取出一包油纸包,斜靠岩壁盘坐,并且一面吃著卤味一面笑说道:“没骗你吧?睡一觉醒来便到了。”

  “我们到了?可是这里并不大……”

  “嗤……还有一段路呢,你且先吃点东西再说。”

  金秋雪此时并不觉饥饿,因此闻言并未吭声,只是惊讶的环望著身处之地,发觉洞中水雾迷蒙,而且甚为闷热,并且眼见四周峥岩处处,且有不少岩隙,内里黑漆漆的不知通往何处?

  出发之前便曾听小飞说过,地底岩洞中有不少极为狰狞凶残的怪兽,因此望著那些黑漆漆的岩隙,似乎不知何时便会有甚么吓人虫兽由岩隙中窜出?因此心怯的逐渐靠近小飞。

  就在此时,倏然有一声极为骇人的凄厉嘶啸声,不知由何处回响传至?顿时吓得金秋雪骇然尖叫一声,慌急扑入小飞怀中,并且惊恐的问道:“啊?是……是甚么?……小飞哥,那是甚……甚么怪声……”柔软的身躯突然扑入怀内。

  小飞原本慌急的欲推开她身躯,但是发觉她身躯微微颤抖著,因此心中窃笑的未拒反搂,并且安慰说道:“别怕……别怕,那些恶兽无法到达此处,纵然万一有甚么危险,我也会保护你的。”

  金秋雪扑入小飞怀内,面颊及身躯紧紧挤贴在他宽阔胸膛,再耳闻令自己心宽的话,顿时芳心大宽,似乎天塌下来也有他顶著,因此不由自主的幽幽说道:“哦……小飞哥……你可不能丢下我不管……而且,以后一定要保护我喔?否则我……我会恨你一辈子。”

  小飞闻言,顿时轻拍她后背,并且柔声笑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你,除非我死了……”

  话未说完,已被一只柔掌掩住,这才发觉金秋雪面浮怪异神色,一双美目中尚闪烁出一种怪异光彩,顿时心中一怔的怔怔盯望著她。

  也不知过了多久?金秋雪的娇靥浮出一片霞红,并且羞怯的挣动,离开小飞怀内。

  而小飞心中也有些讪然的急忙说道:“待会儿愈往下行愈酷热,因此你先在此调息一会儿,然后便行功护身,我先往前探路……”

  “不要……小飞哥,我怕,你不要离开我……”

  “这……好吧!我等你调息过后再一起走。”

  刻余后,两人有明珠为光,加之功力皆不弱,因此甚为安全的逐渐下行约有两百余丈深。途中,金秋雪只觉愈来愈热,而且有阵阵炙风上涌,似乎下方有个炙烈的大火炉一般。

  香汗逐渐增多,可是此时仅是刚进入秘地,尚未到达不知凶险的异地,自己便忍受不了,岂不是会遭到耻笑?因此逐渐提功护身,不吭不响的尾随在后。续又下行数百丈,在小飞的记忆中,似乎离昔年人形“芝仙”引领自己进入的窄小岩隙口处不远了。

  果然续往下行之十多丈,终于到达了洞道底端,并且在小飞的手势中,金秋雪已然见到岩隙外面是一个极为高阔的大山腹,而岩隙是在离地四、五十丈高,即将及顶之处。

  身处离地四、五十丈的高处岩隙并不令金秋雪害怕,令她惊骇的乃是下方地面上,遍布著甚多的零散枯骨,因此金秋雪心中惶然的默默祈祷,希望父王并不在这些枯骨之中。

  此时小飞已低声说道:“你看,山腹四周的岩壁间,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岩洞,便是我说过的那些恶兽巢穴,另外在右侧有一个较高大的岩洞,便是通往我欲进入之处,可是内里仅有一条并不宽的贴壁岩道,岩道下方则是滚涌翻腾的火浆,而且恶兽也能进入那个岩洞内,因此甚为危险。”

  说至此处,小飞双目盯望著金秋雪,半晌后才说道:“金姑娘,待会儿若下至地面时,非必要千万莫出声,否则惊动了恶兽便有危险了。不过……纵若有危险,我也会全力维护你,可是万一我有甚么不测,你就到方才我们休歇之处,带著御寒皮裘及干粮,尽快离开此地……”

  金秋雪闻言,顿时慌急的抱住小飞,并且悲戚的说道:“不要……你不要说……如果你有不测……”

  话声及此突然一顿,仰望著小飞的一双惶恐美目中,逐渐浮现出一种令人心动的痴迷光采。半晌!娇靥上又浮现出一种少女的娇羞嫣红,并且神色严谨的颤声说道:“事已至此,我也顾不得你是否会笑我或是会鄙视我,我只想趁此时告诉你,如果万一你真有不测……那我……我绝不会让你孤独的命丧于此,我会留下来陪你,陪你一同走上黄泉路……”

  金秋雪的这一番话,已然是赤裸裸的表明了深隐芳心中的情意。

  因此,使得小飞全身一震!难以置信的张口结舌,盯望著她……

  而金秋雪话已出口,似乎再也无羞怯之意了,因此双目毫不退缩,迎望著整个面貌中,唯一最美好的那双星目。

  两人不言不动的静立互望著,虽然无语且无动作,可是小飞已由金秋雪的一双美目中,似乎望见了她内心中隐密深埋,从未曾显露过的如海深情。可是,她怎会对自己……想到自己与庄秀云,又想到江天凤,自己怎能接受她们的深情?耽误了她们未来美好的幸福……

  因此终于叹息一声的说道:“金姑娘,你乃是贵为一族之尊的郡主,而在下仅是个浪迹江湖的浪子,因此实不敢接受公主的深情,如果有来生……在下愿来生再与公主为友,或许那时……”

  金秋雪闻言心中一痛!美目中也已浮现出泪光,但是依然强笑说道:“我知道族规如何,也知晓身为族中郡主,必须在族人中招赘为夫,可是我也知道在内心中,已然对你有了难以忘怀的情意,虽然方才之言甚为突兀,可是我此时不说,不知以后是否还有机会说出心中之言?不过……说出深埋在心的心事之后,现在心中也较舒坦多了,你就别放在心上了,好吗?”

  然而小飞此时却是恍如肩承万斤重担,并不畏惧与武林高手拚战,也不畏惧下方的恶兽,可是现在却唯恐自己遭到不测,她真的会……因此,立即默默整理腰际革囊以及靴统内的匕首,并且行功数周后,分将“虎面盾”及“霸锤”执在手中,才笑对金秋雪说道:“大好的河山,我尚有八成之上未曾去过,因此尚不想命丧此处,况且你尚未寻得令尊的确实下落,又岂可轻言生死?不必多说甚么了,待会儿我负责警戒注意安危,你则仔细察看散落地面的杂物,是否有眼熟之物,我们下去吧。”

  两人小心翼翼的静静下行,果然未曾惊动大小山洞内的恶兽,终于到达了大山腹的地面。

  □□□□□□□□

  小飞行功默查四周动静,而金秋雪则是仔细察望散布满地枯骨之间的凌乱杂物,但是在内心中,又乞望能在其中发现父王随身之物,但是又乞望看不到甚么。

  静静的探查不到一刻,金秋雪突然脱口惊叫出声:“啊?紫衣卫士的弯刀,是这里……爹爹确实……”

  “噤声!”小飞闻声顿时惊急的低喝一声!但是金秋雪的脱口惊叫声已然在山腹中轰然回响,接而便听阵阵尖锐嘶啸声由四面八方响起,并且尚夹杂著抓爬之声。

  小飞闻声顿知不妙,但是尚未及唤金秋雪注意,已由四周岩洞内相继窜出数只半人多高,近丈长的庞大爬兽,长信伸缩不断的迅疾爬围向两人,而且尚有大大小小的恶兽,不断由岩洞中爬出。

  小飞早已见过恶兽,因此并不觉得惊异。

  但是金秋雪则是吓得花容失色,全身颤抖的扑躲在小飞背后,并且惊恐尖叫连连……

  “住口!你快抱紧我。”

  小飞喝叫声中,带著紧搂在后背的金秋雪,身形暴然斜掠闪避一只窜咬而至的恶兽,并且尚不待恶兽由四面八方围至,已由两只恶兽之间迅疾穿掠过,并且迎向随后窜出的一只恶兽。

  身形骤然暴纵而起,右手中的“霸锤”已疾猛的凌空砸向仰首欲噬的宽长巨首,霎时便听一声沉闷的重击声大响!”碰……”

  功力甚高,而且“霸锤”锤面上之角锐尖,若是砸在人身必然是骨折筋断,但是恶兽皮厚且坚硬,因此只将那只恶兽砸得巨首骤沉,且厉嘶一声,再度怒扬巨首,张开森森尖齿如刀山的巨口咬向小飞。

  然而小飞一锤击中,身形毫不停顿的又纵至另一只略小的恶兽背脊上,手中“霸锤”已运足了八成功力,疾猛的砸向转首欲噬的恶兽脑门。

  重击的沉闷声乍响,脚下恶兽骤然凄厉嘶啸的窜爬,当小飞身形再度纵起斜掠向另一只兽背时,由对面及两侧挤撞追至的十余只庞大恶兽,突然转首窜向脑门开花,腥血溢流的那只恶兽,开始撕咬噬食。

  小飞再度用“霸锤”又砸击一只仅有六尺多长的恶兽,此次已立即将恶兽砸得腥血飞溅,厉嘶毙命时,突听背后的金秋雪尖叫著:“啊?左边……”

  随声,只觉一股腥风疾涌而至,小飞毫不犹豫的暴然右掠,身形刚落地,却发现身周丈余之地已无恶兽。

  迅疾四望,只见有数只恶兽正窜爬接近砸死的恶兽,却见另一方有十余只恶兽,正围聚在自己方才砸伤的恶兽四周嘶啸噬咬著。

  小飞见状顿知是怎么回事了,因此心中大喜!且不再畏惧,看准了一只刚由巢穴内窜出,离其它恶兽较远,正往那只死兽处窜爬的恶兽。

  身形迅疾凌空飞掠落至恶兽背脊,尚不待恶兽回首张口噬咬,手中贯注了十成功力的“霸锤”,又疾又猛的狠狠砸向恶兽脑门!霎时凄厉嘶啸乍响!脚下恶兽狂窜数丈便静止了……

  当小飞带著金秋雪斜掠至一面岩壁前,已有数只恶兽正窜向那只已然静止不动的恶兽,并且发现右侧的一个高大岩洞内热浪炙人,正是通往“芝仙”所在的岩洞,因此立即掠入洞内,并且朝背后的金秋雪说道:“我们趁它们自相残杀之际,先前往取得‘七明九光芝’再说。”

  初时,金秋雪乍见庞大狰狞的爬兽时,吓得全身发抖,惊骇尖叫!尔后扑搂著心上人时,眼见心上人连连重创两只恶兽,心中的惊骇之意已消减不少,可是依然甚为畏惧,因此耳闻心上人之言时,哪还有不愿之意?

  □□□□□□□□

  在仅有丈余宽,曲折起伏不定的岩地飞掠,尚未到达“芝仙”所在的岩隙处时,倏然有三道疾如迅电的白光疾射而至,因此使得小飞及金秋雪同时大叫著:“啊?小飞哥,小心……”

  “哈……哈……我又来看你们了,你们好吗?”

  三道白光一闪而至,并且绕著小飞身周飞旋,似乎甚为欣喜。

  小飞也立即平抬执锤的右臂,于是三道白影已相继落在小飞右臂“咦?还有两个呢……喔?它们皆在洞内,有……有!……哦?你们又快有一个同伴了。”

  在小飞背后的金秋雪惊见三道白影,同时停在心上人的手臂上,竟然皆是五寸多高的白色小人?而且每一个小白人的面貌皆与心上人相同,因此惊异无比的立即松手落地,行至右方,并且又惊又喜的笑说道:“小飞哥,它们是……唉呀!它们是你说过的‘芝仙’?”

  “没错!它们原本有五个,不过由方才它们的比划中,似乎又有一个‘芝仙’快成形了。”

  “芝仙”及“参仙”皆是天下少有的天地奇珍,只曾听闻,不曾一见,金秋雪现在不但亲眼见到了三个“芝仙”,而且还有即将成形的,因此甚为兴奋的立即问道:“真的?在哪里?你快带我去看看。”

  望著金秋雪惊喜无比的笑靥,小飞立即朝三个略有警戒之状的“芝仙”笑说道:“你们别伯,她是我的好朋友,她也不会伤害你们的,我们先到你们的巢穴中去看看好吗?”

  三个“芝仙”闻言俱是连连点头,并且立即幻为三道白光迅疾掠逝!小飞刚转首望向金秋雪欲言,但是突然神色一怔的张口怔望!金秋雪眼见心上人突然怔望著自己,可是目光却……疑惑的垂首低望?霎时芳颊羞红如火的慌急抬手遮掩胸部,并且转身羞叫著:“不准看……不准看……”

  可是转身之后,只见她身上的丝绸衣裤,已被淋漓汗水湿透的紧贴在身躯上,使得一具曲线玲珑美妙的后背,圆滚突挺的玉臀,修长的一双玉腿,全然显现在小飞眼内,恍如赤裸裸的尽现无遗。

  其实之前两人到达大山腹的地面时,金秋雪已然是如此情景了,只是之前两人皆心存警戒,仅注意四周及察望地面枯骨及杂物,并未注意到如此景况,待金秋雪惊见巨兽,骇然抱搂著心上人后背之时,也是如此身躯紧贴。而现在危险暂消,并且因为见到了三个“芝仙”,使得两人在欣喜中,心境已轻松不少,当然也注意到身周的异像。

  “嗤……嗤……好美的身材……”

  小飞见状,内心中暗笑,但是却不敢吭声,只得在前引领著她,迅疾行往“芝仙”巢穴的窄小岩隙处。

  “金姑娘,‘芝仙’的巢穴便在里面,你先随它们进入岩隙内,我在外面警戒再进去。”

  “哦……小飞哥,你快进来喔……”

  □□□□□□□□

  身材娇小玲珑的金秋雪,轻而易举的便迅速钻入窄小的岩隙内,只觉岩隙内里比外面还炙热,已热得汗水不断滴流且口干舌燥。

  但是尔后续行不到两丈,竟然发觉岩隙前方有五光十色的绮丽光华闪烁著,因此心中好奇的迅速前行。

  刚穿过岩隙,进入一个约有五丈宽阔的小山洞时,只见整个山洞内皆闪烁著五光十色的绮丽光彩,并且已有五道白光迅疾掠至,正是方才曾见过的“芝仙”,而且已多至五个,并且相继落在她的头顶及肩上比手划脚,因此使得金秋雪疑似在梦中的怔怔环望著……

  只见小山洞内,除了四周岩壁间有不少五颜六色的晶石突伸出岩壁,并且在山洞正中尚有一大片根根直挺如竹,约有两丈宽阔,一人多高,恍如一大丛五颜六色的花丛一般,如此的绮丽异景,想也未曾想到过,更何谈听过、见过?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被骤然传入洞内的恶兽厉啸声惊醒,刚转身回望,只见小飞不知何时已站在身后?顿时欣喜的笑说道:“小飞哥!这里面好漂亮而且好香喔……你看!它们都在我身上呢,而且还有两个竟然缓缓变成我的模样呢。”

  小飞闻言,只见她肩上的两个“芝仙”果然已幻成她的模样,而且是有如全身赤裸的模样,因此不由脱口笑道:“哈……哈……哈……好是好,可是,却有点……”

  金秋雪闻言,顿知心上人的言中之意,虽然又是芳颊如霞,甚为羞怯,但是心知自己无法制止汗水渗流,因此衣衫贴肤的羞人景像已然无法避免,况且他是自己爱恋的心上人,因此并未如之前羞掩住如同赤裸的身躯,以及胸前一对突显出的玉乳,仅是娇羞的跺足嗔叱著:“看……看……还看?看你个头啦,小心长眼疮!”

  小飞闻言,顿时讪讪的转首前行,到达正中五颜六色的晶丛处,才又回首笑说道:“你过来晶树丛处看看,这里面有它们的本体,而且又有一个‘芝仙’快成形脱出本体了。”

  “真的?让我看看……”

  金秋雪兴奋的随著小飞行至正中宽阔的大片怪异花丛后方,只见一道缺口内里另有一番景像,因此欣喜无比的快步近前观望。

  “嗳……你慢点,那些晶树丛甚为炙烫,小心烫掉一层皮。”

  “哇……这里面有水,并且有好多好大的灵芝……哎哟!真的好烫耶。”

  “怎么?烫著了,告诉你要小心,你还毛躁的往内冲?这下可真烫著了吧,快让我看看……嗯……”

  小飞埋怨的说著时,已急忙握著金秋雪手腕细望,只见柔软纤细的玉掌上已被烫出一片淡红色,尚幸并未炙伤过剧,这才放心的抬首笑说著:“还好,仅是烫……”

  笑说时,却见她的一双美目中,闪烁出一片蒙蒙光彩,柔情的望著自己,顿时心中一热,且涌升出一阵激荡,但是也有一股意念立即压制住心中的遐思,且急忙笑说道:“没事……仅是烫红了,并未伤及肌肤……对了!我要灌上几瓶液水,并且摘一些灵芝。”

  话说中,立即由囊内取出早已备妥的四只玉瓶,先灌妥一瓶液水,又摘了一片两个巴掌大小的灵芝塞入金秋雪手掌内,且笑说道:“这些都是天下难得一见的灵珍,你先食饮之后,立即行功调息炼化精气,不但可抗拒炙热,也可增进不少功力。”

  金秋雪闻言,顿时欣喜的笑道:“真的?太好了,可是……可是,你摘了灵芝,它们会不会生气?”

  “嗤……你放心吧,这儿至少已有千万年的时光,这些大如面盆的灵芝,大概是最早生长的,至于这些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灵芝,乃是以后才生长的,可是长得太多了,不但争吸了池液的精气,而且也妨碍了其它灵芝的生长空间。数年前,我在这一片较大且尚未形成‘芝仙’的灵芝周围摘采了数十片之后,所以现在它已逐渐孕生出‘芝仙’了。”

  金秋雪闻言,并且顺著小飞手指之处看去!果然在一片大灵芝的正中心,发现一粒拳大的雪白圆苞,顿时惊讶的问道:“啊?这个雪白圆苞便会形成‘芝仙’哪?”

  “嗯……若论灵芝的功效,除了‘芝仙’外,当然是年寿愈久的愈有灵效,可是这一朵即将形成‘芝仙’,因此不要动它,待会儿我们可摘下几片尚未形成‘芝仙’的次大灵芝,以及将密叠的灵芝摘下一些,便可为它们空出一些生长空间,我们也可获得较有灵效的灵芝分送亲朋好友。”

  说及朋友,小飞立即想起另一方冰洞内的“小红孩”。

  因此立即朝分立在本体上的五个“芝仙”问道:“嗐……这几年你们有没有见到‘参仙’?它好不好?”

  五个“芝仙”闻言,立即比手划脚的比划著……

  金秋雪在旁看得迷迷糊糊不知它们在比划甚么?

  可是却听小飞说道:“啊?它不好……为甚么?哦……想我?我待会儿便去看它,又有新的进出之路了?好……好,因为我朋友要在有恶兽的大山腹中寻找她爹,所以我们还不会离开……”

  五个“芝仙”闻言,立即相互传意一会儿,便又开始比手划脚的与小飞传意……

  小飞突然欣喜的望著「芝仙”手势,且喃喃说道:“真的?以前那些人是由另一个山洞进来的,是像‘参仙’那边一样的冰洞,几个人?五、六次?十个人……二十个?啊?四十多个人进来……被恶兽追著吃掉……还有……还有……哦?被恶兽追……有三个人……又有两个人进去……另一个山洞,恶兽进不去的小山洞……没有路出去外面……”

  “小飞哥,你与它们说些甚么呀?”

  金秋雪好奇的问著时,但是小飞立即摇手制止!依然与五个“芝仙”相互传意,了解一些可能与金秋雪的爹爹有关之事。

  约莫片刻后,小飞才神色严肃的朝金秋雪说道:“金姑娘,方才‘芝仙’它们说,以前有人先后进入大山腹中,但是皆被恶兽噬食,有一次曾有一大群人同时进入大山腹中,可是也被巨大恶兽……但是其中有几个人曾惶恐的钻入一些小山洞内,才避免遭到恶兽追噬,可是那些小山洞皆是无出路的死洞,因此不知那些人的后果如何?不过你先在此服食灵芝及灵液,并且调息炼化增功,我则往另一方见见我的另一个‘参仙’朋友,待我回来后,便带你前往查探。”

  “不要……不要!我们一起去,我们到那儿之后,你与‘参仙’相逢之时,我再服食灵芝及灵液炼化增功。”

  “这……也好!那我们走吧。”

  于是小飞便将盾、锤留在洞中,便引领著金秋雪迅速到达与另一方相通的窄小岩洞处,由极为窄小且嵯岩如齿的小洞中深入。

  虽然小飞此时的身躯较九年前高大倍余,尚幸当年便已习过“缩骨功”,尔后虽未曾再施展,但是仍然可熟悉施展,缓缓深入。

  而金秋雪原本便娇小玲珑,而且女子的肌骨也较男子柔软,因此也能顺利钻入。于是两刻之后,小飞终于与金秋雪穿过窄小岩洞,到达了已有寒意的较大山洞中。

  在洞道中前行时,已见到以前搜集一大堆的杂物及兵器尚压在碎石之下,再往前行,终于在洞口望见了四周厚冰围绕的广阔冰洞。

  “小红孩……小红孩,我回来了……”

  虽然不敢大声喝叫,以免引起雪崩,但是呼唤声也立即在广阔冰洞中回响……

  霎时便见一道疾如迅电的赤影,由一方冰壁处电射而至!小飞眼见赤影,顿时狂喜得飞掠前迎,接而便见一黑、一赤两道疾电在广阔冰洞的空际旋飞追逐,并且不时响起小飞的欢愉笑声。

  早在数百年前,在女真族的族人中,便流传在“果勒敏商延阿林”圣山,仙女洗浴的仙池中有天地奇珍“万年参仙”,可是从无人见过,而金秋雪的父王便是因为族中传言,才率卫队进入圣山,但是没想到竟是一去不回。

  金秋雪方才虽未见到“参仙”,却见到了五个“芝仙”,而且还能与它们近在咫尺的抚摸著它们。

  现在,终于又见到了族人传言中的“参仙”!因此金秋雪甚为兴奋的望著在空际飞掠的小飞及“万年参仙”,顿时童心大起的也掠入大山腹中,并且笑叫道:“小飞哥……我也要玩……”

  随声,空际的两道疾电骤顿下落,金秋雪疾掠向一人、一参下落之处,只见小飞与一个全身深红,约有一尺半高,细须甚多且长,且有四根如同人身手脚的粗长参须,像一个小人一般的“参仙”,垂首低语著。

  “……对……所以你不要怕,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咯……咯……咯……小飞哥,‘参仙’比‘芝仙’大得多了,本体一定好粗长呢,可是它为甚么不像‘芝仙’一样,可以幻为各种不同的模样?”

  “嗤……其实这就是它的本体,天下万物各有其性,‘小红孩’乃是本体成形出土,而‘芝仙’则是由灵芝本体精气再孕生出的灵物,因此并不相同;小红孩,她名字是金秋雪,是我在外面认识的好朋友之一。”

  小红孩原本尚有警惕之状,但是经过小飞的笑语之后已戒心大消,并且有如初学步的稚儿一般,一摇一摆的行至金秋雪面前,然后跃至她肩上。

  金秋雪见状,顿时开心的笑著,立即伸手与小红孩逗乐著。

  而小飞则是在冰洞中四处查探,并无所见,于是又由寒池潜往以前进入的小冰洞,可是由池底岩洞潜至出口时,前方已被硬冰填实,再也无法前进了。

  至此,已然恍悟必然是当年冰雪剧震坠填,不但将此方进出冰洞填实,已然无法再由此方进出,甚而还将外面的冰谷震坠填平。可是却不知小红孩是用何等方法引起冰谷剧震?以致冰谷塌坠填平的。

  当折返出水上岸,待行至正与小红孩逗乐的金秋雪身旁时,突然听她疑惑的问著:“小飞哥,方才我已看到遍地皆是数百年之上的老参,可是据以往所知,人参五百年之上便能成形为‘参仙’出土,可是这个大冰洞中,有不少数百年,甚至有上千年的老参,照理已然是成形的‘参仙’了,可是怎么不见其它的小红孩出土?”

  小飞闻言,顿时笑说道:“嗤……其实我以前也有此疑惑,后来才由小红孩解说,此地不同外间的冰雪山岩,因为此处地底有地灵之气,甚为适合人参成长,虽然有的早已成形可出土了,但是却想多吸取地底灵气,因此大概还不到出土的时候。

  据小红孩表示,它是在三千年之寿时才出土,至今已有四千年之寿,其间,先后也曾有数十个成形出土的同伴,但是却都因为好奇贪玩,相继外出,之后便未曾返回,可能皆已被人圈捉走了,也因此,历经千百年之后,才会被人久传此山区中常有成形‘参仙’出没,因此也常有人在附近百里地搜寻‘参仙’。

  尚幸此处甚为隐密,少有人知,而且也无法进入,纵然身俱异功,进入此洞,但是在途中尚有异兽保护,我当初便是与寻找‘参仙’的五位武林异人在外面的深长冰谷中居有两年余。

  尔后……嗜……我们待会儿还要至另一方的炙热岩洞中寻找你爹的下落,因此,说这些废话耗费时光做啥?我们走吧!”

  虽然已要离去,但是两人也顺手在宽阔的大冰洞中,连连挖了六株至少有千年之龄即将形成“参仙”的大红参。

  金秋雪也在遗留的众多兵器及杂物中,欣喜的挑选了数样喜爱的珍宝饰物,并且也挑选了一柄轻灵薄窄,仅有两尺长,女子专用的“灵月剑”。

  尔后小飞也将所有的珍宝及数柄上好宝剑收集妥当,依依不舍的辞别了小红孩,才与金秋雪依原路,再度返回了另一方的酷热岩洞。

  □□□□□□□□

  已然知晓如何对付庞大爬兽,并且在五个“芝仙”的协助及引领下,小飞又砸毙三只恶兽,趁著它们自相残杀争食之时,便与金秋雪在“芝仙”的指引中,蹲身爬行,进入一个不到半人高的小岩洞内。

  在珠光的照射中,只见小岩洞内里逐渐宽大,但是也仅能躬身前行。

  两人尚未到达底端,已然见到地面有一具手执著一柄弯刀的完整枯骨。

  “啊?是……是紫衣卫士的弯刀,小飞哥,这具枯骨一定是父王的卫士之一。”

  “哦?你……那么再往内里看看。”

  此时金秋雪已是芳心又悲又喜,美目泛红,泪光闪烁的随著小飞继续往内里深入。

  约莫四丈远,又在岩地上望见了一具上身前仰盘坐的卫士枯骨,但是此具枯骨乃是双手倒握著刺入体内的弯刀,似乎是自尽而亡?

  离卫士枯骨不到两丈之处的内里,另外尚有三具贴壁盘坐的枯骨。

  金秋雪眼见三具枯骨,顿时扑跪在正中枯骨之前放声悲泣!小飞见状,也立即仔细观望那具枯骨,才发现正中一具盘坐的枯骨双膝上,双手尚横握著一柄嵌有数粒宝石的名贵弯刀,并且在左手中指上有一只金环,颈项也有一条嵌著一些小宝石的粗长金链。

  缓缓观望四周景况时,突然发现右侧石壁上有些字迹,仔细一看乃是女真文,因此立即说道:“金姑娘,这里有一些贵族文字,你且来看看写些甚么?我再往内里查探一会儿。”

  金秋雪闻言,急忙依小飞之言细观字迹写些甚么?

  而小飞将明珠交至金秋雪手中,又由囊内取出一粒光芒较淡的明珠,往内里深入查探。

  刻余后,小飞手中握著一只满布尘土,且锈迹斑斑的青铜盒,由洞底返回。只见金秋雪正抱膝倚靠岩壁,默默的不知在想些甚么?

  但是在她身旁已多了一只大布包,正中那具枯骨已然不见了,而她身上仅有一件已被汗水湿透,紧贴肌肤的中衣,除了内里的一件围胸、肚兜外,腰、胁、后背的肌肤已然显现无遗,不问可知,是她褪下外衫将父王的尸骨包裹妥当了。

  “金姑娘……金姑娘,我们可以走了吧?”

  然而金秋雪却幽幽的问道:“小飞哥,你看得懂我族文字吗?”

  小飞闻言顿时讪讪的摇头,并且说道:“其实我以前对斗大的汉字还识不了几个,更何况是女真文?尔后是庄……与秀云在一起时,她日日教我识字,才逐渐能阅写,但是也仅只汉字而已,怎么?莫非你与我以前一样,也不识字?”

  “不是……而是……岩壁上的字迹乃是父王留下的遗嘱,其中一段与你也有关连,所以……”

  小飞耳闻金秋雪之言,顿时一怔!立即好奇且不解的怔愕问道:“咦?与我有关……可是我以前从未曾见过你爹,他也不会认识我这个汉人,因此遗嘱又岂会与我有关?”

  但是金秋雪却正色说道:“你且听我说,父王留下的遗嘱中,除了交代一些族中的要事之外,曾明示只要能将父王遗嘱或是遗躯及遗物送返我族,便可获我族册封高位,以及可获得一件愿望,因为是你带我来此且保护我寻到父王的遗骨,所以你已是寻获父王遗嘱的人,因此可以……”

  小飞闻言,立即连连摇手的说道:“不……不,金姑娘,我前来此地乃是为了取得‘七明九光芝’,并非是专为寻找令尊遗躯而来,仅是顺便带你前来而已,况且纵若是专程前来寻找令尊遗躯,可是在此大山腹中有如此多的凌散枯骨,我怎知何者为令尊遗骨?全是你自己寻得的,若说功劳应属‘芝仙’,若非它们告诉我们往昔发生之事,以及令尊被卫士保护入此洞之事,否则也难想到会在此寻得令尊遗骨。”

  话虽如此,但是金秋雪却另有说词的说道:“小飞哥,我知道你不想居功,以免我族欠你一份情,可是若非是你,我怎能进入此秘地?若非有你保护,我如何能逃过那些凶残庞大恶兽的毒吻?若非你与‘芝仙’相识且是好友,它们怎会说出父王的下落?

  所以……小飞哥,一切的因果皆是因为有你才能顺利达成,因此,小妹心知肚明,既然你不肯居功……那么以后再说吧,现在我们可以出去了。”

  两人默然无语片刻,便由金秋雪抱著遗骨,小飞手执锤、盾在前开道,缓缓步至洞口,尔后又由“芝仙”协助诱离恶兽,使两人轻易的便返回了“芝仙”巢穴。

  小飞将冰洞中摘采的六株千年老参,还有为了空出灵芝生长空间而摘下的七片面盆大小的千年灵芝,还有五十余片巴掌大小的灵芝全用一片防水油布包妥,又将其它物品也包成一只大包袱,一一系在后背。

  而金秋雪则抱著一包遗骨,在“芝仙”的协助下,两人又轻易的顺原路进入洞顶岩隙内。

  尔后,返回了留有包袱及皮裘之处,金秋雪自行闭目由小飞点了睡穴,然后小飞先将所有的包袱携出上方洞外,随后才抱著穴道遭制,沉睡不醒的金秋雪出洞。

  为了避免遭人察知此处秘洞,使人命丧山腹中的恶兽毒吻之下,也避免“芝仙”及“参仙”遭扰,于是搬移了两块重有数百斤的巨石堵塞住水瀑后的岩洞,才将金秋雪背系背后,再提著所有之物迅疾下山,终于顺利的达成了此行的目的。
  
  
 
 
 

 
分享到:
明孝陵
揭秘古代妓女如何过春节
康熙遗诏胤禛继位的惊天内幕
马牛羊 鸡犬豕 此六畜 人所饲22
水浒中被推向断头台的三个美少妇
猫和老鼠合伙4
小猪换鸡蛋的故事1
白居易为何要作诗逼死名妓关盼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