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月当空 >> 第九十六~七章 花开结果

第九十六~七章 花开结果

时间:2014/2/26 15:27:06  点击:2712 次
  龙鹰欣然道:“关键正在‘公然’这两个字,默啜拿不到我们攻击他的证据,我们便可推个一干二净。说到底,仍是实力的问题。默啜虽号称有四十万大军,但我看他能拿一半二十万人出来见人已相当不错,忽然间失掉四分之一的兵力,他纵有怀疑,岂敢咬着我们不放?他不怕我们吗?”

    万仞雨道:“对付默啜这种只讲勇力的人,确要和他斗狠。不过他今次是有备而来,不会容松漠捷道的事重演一次,我们的主力大军又被牵制在现时的战线,纵想杀突厥人一个人仰马翻,怕亦有心无力。”

    龙鹰分析道:“当孙万荣全军尽出,南来与我们决战,默啜定不放过这个坐收渔人之利的机会,且是一石二鸟,既可挽回松漠捷道之败的颜面,向契丹人做出报复,又可向邻近各国显示塞外何人做主。而最实际的得益,就是可尽得新城内的契丹女子和孩童,增添国力。”

    不论中外,都是地大人稀,此情况于突厥汗国尤甚。人数的多寡,代表的是国力的强弱,契丹新城的女子,至少在数千之数,对突厥人来说,是最珍贵的资产

    故而每次突厥人南下来犯,必掳走大批年轻男女,动辄数以万计,此亦为塞外诸族以战养战的策略。李智机那次只要求百名处子,已非常有节制,一来看在同族分上,更怕激起对方拚死反抗的心。

    郭元振同意道:“默啜从开始已对契丹新城的物资和妇孺垂涎欲滴,现在形势有变,更添他攻打新城的决心。且此战必须速决,在数天内完成,令孙万荣来不及回师应战,如此军力不可少于五万人,要打败他们或可办到,但尽歼之几近乎不可能的事。不过我晓得鹰爷已是成竹在胸。哈!对吗?”

    连万仞雨和风过庭这般熟悉他的人。仍无法猜估龙鹰心中所想,何况娄师德等人?个个均感他有鬼神莫测之机。

    龙鹰道:“突厥人深入契丹之境,最脆弱是哪个时刻呢?”

    郭元振想都不想的道:“就是攻破新城,匆匆掳人掠货,急赶回国的一刻。”

    龙鹰向他竖起拇指,表示赞赏。

    万仞雨责道:“仍在卖关子!”

    龙鹰双目魔光闪闪,沉声道:“这叫我知敌而敌不知我,突厥的进攻和回国,全在我们算中。契丹人亦不只得一个孙万荣,还有其他较小的酋头。如果预先晓得有此事发生,又有我们和奚国在背后全力支持,肯坐看突厥人予取予求的扬长而去吗?”

    娄师德精神大振道:“李智机?”

    龙鹰悠然道:“我已撒下种子,现在该是收割的时候。”

    向郭元振道:“我只需神鹰军助我,其他一切,全留给你老兄。当然仞雨和荒原舞,会随我一道去。”

    张九节问道:“鹰爷是否立即去找李智机?”

    龙鹰道:“不!他会来找我,且该是这两天的事。”

    刚说毕,有人来报。奚王李智机派特使泰娅到营州来,指名要见龙鹰,被安顿在主堂等待。

    众皆对这巧合惊喜不已,娄师德更认为是天大吉兆。

    杨玄机叹道:“鹰爷的确料事如神。”

    万仞雨道:“这小子肯定是预先感应到。故意露了一手。他奶奶的熊。”

    风过庭道:“该是心有灵犀,个多月的时间,泰娅早给他弄上手了。”

    龙鹰长身而起,道:“各位尊长继续研究。小弟出去会佳人,保证有好消息。”

    又向风过庭躬身道:“知我者莫若过庭,不过却在时间上有误差。小弟要到返国途上,才成功把泰娅弄上手。烦你为小弟向娄老他们解释王神医的事,否则若泄出小弟就是丑神医,小弟会吃不完兜着走。”

    说毕,在哄笑声中,离厅去了。

    龙鹰运转魔功,又收敛体气,改变体态气度,改变眼神,这才以邪帝式的步姿,步入主堂。

    在大堂等候的泰娅、乐流和文丝起立施礼,三个熟人表情各异,亦因龙鹰深悉他们的情性,一目了然他们心中所想。

    泰娅以尊敬和欣赏的眼光看他,且因丑神医的关系,态度客气中带着亲切,还有期望和少许央求的味儿。

    乐流则射出锐利的眼神,用心地打量他的一举一动,显然是奉李智机之命,来称他的斤量,看他是否名实相副,是否为可倚赖和合作的人。

    文丝则单纯多了,她当然为两人负起传译之责,眼神火热,没有掩饰对他的崇慕和女性对男性的好感,让龙鹰以另一个身分感受到奚女的开放和热情。

    龙鹰心忖若能以真面目和文丝再续前缘,会是怎样的一番滋味呢?又暗骂自己色性不改,在这等时刻,仍见色起心,大动歪念头。

    分宾主坐下后,龙鹰高踞帅座,向坐在右手边太师椅的三人道:“王子是不是完全康复哩?”

    泰娅听懂这句话,一脸缅怀思念的神情,欣然道:“王子不但完全康复,身体竟比以前更好,不到半个月,长出又浓又密的头发,练起骑射来得心应手,大王不知多么高兴,王太医确是医术如神,大王很挂念他。”

    接着文丝将她的话以汉语说出来,最后还加了句:“神医是否返国了呢?”

    龙鹰被逼要将一番话重听一次,却是没有法子。欣然道:“太医和小弟是老朋友,却不知他的医术如此神乎其技。到幽州后,还向小弟大赞奚族女子美丽动人。小弟问他如何动人?他却笑而不答,接着便去采山草药,连我都不知他现今身在何处。”

    文丝为两人传译,泰娅听得现出开心迷人的笑容,乐流则会心而笑,忽然间他们间的距离因丑神医大幅拉近了,气氛融洽。更因龙鹰不但不摆天朝的架子,还没有丝毫因大胜而来的气焰,令三人对他更添好感。

    乐流转入正题,道:“今次大王派我们来,是看鹰爷有没有用得着我们奚人的地方?”

    龙鹰问道:“你们晓得凝艳和军上魁信曾率二万突厥精锐,深入契丹之境,几乎全军覆没,只得他们两人和数十骑逃返突厥的事吗?”

    三人全告动容。

    龙鹰遂借文丝的翻译,将松漠捷道之战和夺取营州的经过绘形绘声的说出来。然后道:“我立即要去见贵王!”

    乐流大喜道:“敝王正有此意,只是怕鹰爷难以分身,不敢提出来。”

    龙鹰道:“时间紧迫,我们立即动身。”

    三天后,龙鹰和万仞雨率三千精锐,与泰娅等渡过土护真河,抵达饶乐。为免奚人起疑,同时显示交好的情意,三千精锐在饶乐下游丘陵处靠河立营驻扎,龙鹰与万仞雨两人到饶乐的牙帐见李智机。

    荒原舞则另有任务,没有随行。

    帐内全是熟悉的脸孔,五大酋头全体在场,还有泰娅和乐流。

    一番互相仰慕的客气话后,龙鹰道:“现在形势清楚分明,孙万荣剩下的日子,已是屈指可数,但危机却是刚开始。”

    李智机不解道:“孙万荣既去,还有甚么危机可言?”

    哥隆道:“鹰爷指的是默啜吗?”

    今次由李智机为他翻译。

    龙鹰沉声道:“如我所料无误,默啜恼羞成怒下,会立即派大军潜来,伺机攻夺契丹新城。”

    众人明白后,鬨动起来,不住交头接耳,龙鹰当然听个一清二楚,掌握了他们对契丹新城被破,突厥人的魔爪探进来的恐惧。

    李智机同意道:“默啜确是这种人,然则鹰爷有甚么提议?”

    龙鹰问道:“契丹除尽忠和孙万荣,还有甚么了不起的人物,且没有随他们叛乱呢?”

    李智机道:“那肯定是失活。此人在契丹的名气,仅次于孙万荣,是契丹绝便部和独活部的首领,亦只有他敢站出来反对孙万荣挥军南下,并指出一旦失利,会被突厥兼并,现在终证明了他有先见之明。”

    龙鹰大喜道:“那契丹有救了!”

    李智机惊讶地审视他,好半晌道:“本王还以为鹰爷会在杀孙万荣后,顺手把他干掉。”

    龙鹰道:“本人绝非好战之徒,更不忍看契丹亡国灭族,且必祸延贵国。我的目标是契丹回复原状,以失活代尽忠,只要失活肯以我大周皇朝为尊,我们不但不会对契丹用兵,还有封赐和餽赠。”

    李智机试探的道:“天朝会否重设松漠都督府呢?”

    这招叫投石问路,大周如何对待契丹人,便等于如何对待奚人。

    龙鹰欣然道:“待我们歼灭突厥,都督府自是水到渠成之事。”

    李智机大喜,忙将他的话向众酋头以奚语说出来,人人露出如释重负之色。由此可见被孙万荣干掉的营州都督赵文翽,乒得契丹人和奚人多么惨。

    气氛一转,变得友善亲切。

    李智机主动提供讯息道:“失活的营地,在松漠东面五百里处,若尽起两部军力,接近一万之数,但都是能征惯战的战士。所以孙万荣虽不满他,仍未敢对他动粗。”

    龙鹰道:“可以约他见个面吗?”

    李智机道:“鹰爷肯见他,失活不知多么乐意和荣幸。但可让本王晓得鹰爷心中的想法吗?”

    龙鹰从容道:“我要尽歼突厥潜入契丹境的战士。”

    李智机出奇地没有显露出吃惊神色,沉吟道:“若默啜事后做出报复又如何?”

    龙鹰答道:“契丹人将是首当其冲,只要大王肯与他们结成坚定不移的联盟,突厥人又折损严重,岂敢轻易动武?那时的形势,将再不是现在的情况,我们大周皇朝会在沿边重镇,不住增兵和加强防卫,将突厥人牢牢牵制,眼前正是千载一时之机,只待大王一句话。”

    李智机把他的话告知各大酋头,他们默然听着,再没说话,显然是尊重李智机,由他决定。

    龙鹰心忖听回来的,与亲耳亲眼得到的事实,竟有这么大的落差。以前李智机予人的印象,是犹豫多变,现在则明白到他只因顾虑多,进退均难,没法定下方向

    李智机道:“贵国王神医为我国占的卦终于灵验了,若本王仍不顺天而行,便是冥顽不灵的大蠢蛋。今天得见鹰爷,更是心折,孙万荣怎可能是你的对手?我们奚人不但站在天朝的一方,还会助鹰爷收拾孙万荣。本王说得出来的话,就是永不动摇的承诺。”

    说毕伸出手来。

    龙鹰一把握着,万仞雨伸手覆上去,接着帐内各人纷纷趋前,加入握手结盟的仪式去,帐内爆起吆喝喊喏的响声。

    十五天后,李智机亲自率领的三万奚族战士、龙鹰和万仞雨的三千精锐,与失活的八千契丹战士在松漠之西和契丹新城之北、黄水和土护真河交汇处会师,总兵力四万一千人。同时侦骑四出。掌握各方动静。

    他们的营寨处于南面沙漠区的边缘,快马三天可抵松漠,契丹新城更在两天马程内。

    这天早上刮起大风,不旋踵大雨滂沱,所有人均躲进营帐去,独龙鹰一人攀上一座高山,任由风吹雨打,深深感受着天地之威,以及那和大自然浑成一体的动人感觉。

    他记起武曌誓要契丹人亡国灭族,绝子绝孙的狠话。远在万里之外的帝皇。即使英明如武曌,亦永远不明白这里的情况。但他却深深爱上了塞外的草原、沙漠、河流和高山,爱上了在这里肯安于本分的人。

    不久后,他会重返塞外,享受在无边无际的草原和沙漠流浪的惬意生活方式,探访陌生和奇异的国度,接触不同种族的人,认识他们的生活和文化。

    最终的目的地是吐蕃。

    只要想起可把美修娜芙拥抱入怀,旅途将变成最大的乐事。

    雨势稍歇。龙鹰湿漉漉的下山,到山脚时衣衫已回复干爽,非常神奇。

    万仞雨从营地疾掠而至,兴奋的道:“孙万荣离开新城了!”

    接着的十天。情报如雪片般飞来,都是有关孙万荣的消息,却没有突厥人的动静。

    第十一天,荒原舞来到营地。带来天大喜讯,突厥人终于现出踪影。

    龙鹰立即请来李智机和失活,在自己帐内举行机密会议。还有万仞雨和荒原舞,其他人都不得与闻。

    失活懂汉语,所以没有言语上的隔阂。他年纪不过三十,年轻有为,是个智士型的人物,说话阴声细气,慢条斯理,但全无废话。中等身材,五官端正,但眼神精芒电射,语出必中,自有一方领袖的神气魅力。

    荒原舞道:“鹰爷早猜到默啜会在行军上弄花样,其兵力达三万人,由大将柏真和洛朝恩统率,横过松漠大沙漠,越境至松漠和饶乐间的山野区,离新城不到二百里。我离开后,他们该继续行军,直扑新城。”

    松漠大沙漠大部分位于突厥境内,东端探入契丹境内,难怪一直没发现他们的踪影。

    李智机叹道:“好一个默啜。”

    失活向荒原舞道:“突厥人如此秘密行军,怎会轻易被阁下察破?”

    荒原舞洒然一笑,道:“鹰爷早见及此,着我挑最不可能行军的路线作探察的标准,皆因若引起孙万荣警觉,突厥的远征部队会重蹈凝艳的覆辙。”

    李智机忍不住问道:“沙漠无处藏身,阁下如何可探知对方的兵力和领军的人?”

    荒原舞淡然自若,改以字正腔圆的突厥话道:“我曾多次借突如其来的沙暴,潜入敌营,听他们说话。如果他们没改变计划,破城掳人后,会再经沙漠往北行,渡过黄水,抵霫人之境前,返回突厥,届时会有一支五千人的部队,越境来接应他们。”

    李智机和失活现出惊讶之色。后者动容道:“阁下确是艺高人胆大。”

    万仞雨笑道:“荒兄浑身技艺,扮甚么似甚么!纵然被发现,亦没有突厥人能留得下他。”

    失活道:“只有像鹰爷般的非凡人物,万兄和荒兄才肯乐为所用。”转向李智机道:“这么说,突厥人将会在我们眼前渡河,省去我们很多工夫。”

    龙鹰道:“今次的军事行动,是以夺回被掳的妇孺为首要之务,歼敌次之。得回人货后,部主再不用理其他事,携人货到松漠去,一边巩固防御,一边号召其他各部的人来会,重整国势,以减少孙万荣之死带来的创伤。”

    失活感激的道:“鹰爷以德报怨,只要我失活有生之年,会对大周天子执臣属之礼。异日鹰爷若有用得着我失活之处,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龙鹰道:“我不想你们卷入我们大周和突厥人的战争去,最重要是保持中立,但若突厥人敢犯你们,我龙鹰必不坐视。纵使得不到我们女帝的支持,本人仍单枪匹马的来助你们。”

    连李智机亦现出感动的神色,失活更不用说了。如果龙鹰持的不是这种态度,契丹人肯定遇上灭族大祸,但现在却完全是另一回事。

    荒原舞叹道:“我也服了。”

    李智机和失活愕然瞧他。

    万仞雨道:“算上我的一份。”

    又商议和决定了因新形势而需采取的策略和行动后。失活道:“孙万荣的四万战士,通过有沙漠长廊之称的辽西平原,往东直达辽水西岸,于一山陵起伏之地立营设寨,力图一举收复营州。据他身边的人所言,孙万荣晚晚睡不安寝,且不时于梦呓里咬牙切齿的叫着鹰爷的名字。人也变得烦躁不安,动辄骂人,令将士离心。”

    龙鹰哑然笑道:“部主出动了甚么探子,连孙万荣梦呓说甚么都晓得?”

    失活不屑道:“孙万荣大势已去,每天都有手下开溜,逃到我们处者不但把知道的事说出来,连不知道的也乱说一通。”

    众人听得失笑。

    李智机提醒道:“孙万荣始终有过一番作为,且未曾真败在鹰爷手下,加上本族人的血缘关系,大部分人仍肯为他卖命。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们不可掉以轻心。”

    失活显然痛恨孙万荣,冷笑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当我们将契丹子女从突厥人的魔爪下营救出来,我会使人广为传播,我才不信动摇不了孙万荣手下的军心,当有更多人逃来松漠归附我。”

    龙鹰断然道:“一切就这么决定,大家分头行事。”

    送走李智机和失活后,龙鹰、万仞雨和荒原舞沿黄水漫步,对岸是一望无际的沙漠,这边却绿草如茵,蔚为奇观。

    龙鹰向荒原舞笑道:“明明是你猜到突厥傻瓜们的行军路线,却将功劳推在小弟身上,使我认既不是,不认更不是,不知多么尴尬。”

    万仞雨哂道:“但你没有脸红呵!”

    荒原舞默然不语,忽然立定,目光投往对岸,叹道:“当日你说会善待我们龟兹,我只是当鹰爷随口说说,到今天你向契丹人和奚人亲口保证,即使单人匹马,也要助他们对抗大敌,原舞方相信鹰爷是这种人,而万兄也是这种人。”

    龙鹰探手搭上他肩头,道:“这只是有所必为,只有如此方活得痛快心安。我们已使人知会神都的国老,由他出面接触令妹,告诉她我们现在的情况,免得她中了突厥人的圈套。”

    荒原舞道:“舍妹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但仍非常感谢你们对我们的关怀备至。”

    接着仰天吁出一口气,道:“最令原舞感动的,是鹰爷对契丹人以德报怨的行为,女帝绝不会同意鹰爷这般去做,但鹰爷仍是不顾一切的这般做了。鹰爷确是英雄了得。我那句‘心服了’,是来自心底的话。”

    龙鹰一手搭着他,另一手搭着万仞雨,笑道:“大家兄弟,把小命交给你也可以,何况只是稍逆敝主之意,又不是第一次开罪她。哈!早习惯了。有次还差点给她亲手宰了。哈!”

    谈笑声中,返营地去了。

    龙鹰与李智机和失活举行机密会议后的第十六天,由突厥大将柏真和洛朝恩率领的部队,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只剩下五百契丹兵把守的新城发动突袭,日夜不停的轮番猛攻下,只三天新城失守,被夷为平地。尽杀壮丁后,掳去妇孺一万二千人,如荒原舞说的,进入沙漠,朝黄水北上。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