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月当空 >> 第三十九~四十章 奇功破敌

第三十九~四十章 奇功破敌

时间:2014/2/26 13:09:37  点击:2876 次
  陆石夫现出古怪神色,道:“的确有通知来大人,他正在女观里偎红倚翠,还大骂了我派去请他回刑捕房的人,才回刑捕房去,在来大人这种心情下,我们都晓得那被捕的家伙有苦头吃。岂知来大人正准备大刑伺候,圣上竟来了。自有刑捕房以来,尚是首次圣驾亲临。”

    龙鹰心忖,武曌对大江联是动了真火。但仍猜不到发生了甚么事。

    陆石夫犹有余悸的道:“圣上把我们全赶出刑室,包括来大人在内。”

    龙鹰心中冒起寒意,武曌竟然亲自出手拷问口供。

    两人步出门楼,码头处泊了两艘小艇,两个刑捕房的高手在恭候。

    陆石夫道:“不到半个时辰,圣上从刑室走出来,下令我立即去找你到新潭码头和她会合。”

    龙鹰跃上小艇,向落在另一艇的陆石夫道:“那家伙呢?”

    陆石夫现出不忍卒睹的神色,道:“整个头颅塌下去,身上没有一根骨头是完整的。”

    龙鹰倒抽一口凉气,说不出话。

    快艇离开码头。

    快艇在新潭码头泊岸。

    新潭码头是对这个神都最广阔内湖以百计大小码头和泊位的总称,际此初更时分,广阔的新潭,只计靠岸的船舶已有逾千之数,在离岸处落锚停泊的更达二千之众,部分灯光火着,传来人声,该是仍有人在船上辛勤工作,大部分则乌灯黑火,只于船首船尾和船桅高处挂上风灯。帆影重重,灯火点点,比对白天忙碌火热的情况,另有一番繁华大都会动静对比的风味。

    这也是旅社和客栈集中的区域,虽不见车来车往、送货取货的情景,仍是人流不绝。

    迎接龙鹰的是令羽,没有从人,向陆石夫打个手势。后者领另一艇开走,令羽则示意龙鹰跟他走,神秘兮兮的。

    龙鹰知机的不说话,随他朝一排三十多个平时半露天的熟食摊档走过去,这些摊档只在白天营业。桌椅从有篷盖的档内直摆出来。是新潭著名的特色。现在篷外的桌子均收起来,黑沉沉一片。

    整个潭区不见丝毫异于平常的景况。

    令羽领龙鹰进入其中一个篷铺,恭敬的低声道:“鹰爷到!”

    大周女帝武曌坐在其中一张圆桌旁,面对码头。龙颜冷酷,略一颔首,表示知道。御卫大统领武乘川坐在她右侧,看他如坐针毡的神态,知他极不习惯和武曌平坐。

    龙鹰受到像扯紧了弓弦般的气氛感染。不敢说话。

    武曌一双凤目凝定前方,沉声道:“一切依计划进行。”

    武乘川起立躬身应是,领令羽去了。

    武曌道:“坐下!”

    龙鹰移往圆桌,正要在隔两张椅子,位于她左侧的位置入座,武曌道:“到朕身旁来。”

    龙鹰只好坐到她左侧的椅子。

    武曌仍没有看他,道:“朕开完内廷会议见不到你,心中本不高兴,可是正因你敢违朕的命令。给你擒得此人,朕还可以怪你吗?”

    龙鹰忙道:“圣上着小民到贞观殿去,只像随口说说,似是见不见没甚么大不了的,所以小民才敢于久候下。拿主意离开。哈!若圣上真的吩咐下来,小民怎敢不听圣上的话?”

    武曌带点奈何他不得的语调道:“只有你敢说不用听朕随口说的话。”终别过龙首朝他瞧来,含笑道:“我们的鹰爷是否恋上国老的掌上明珠,故此在暗中保护小魔女?”

    龙鹰感到她轻松的心情。陪笑道:“小民怎受得起圣上唤小民的外号?哈!流水虽有意,落花却无情。小魔女和小民是游戏性质。不论小民如何色胆包天,也不敢好国老千金的色。哈!”

    武曌禁不住莞尔道:“信你的是傻儍蛋。小心朕治你欺君之罪,治不了你,朕就拿婉儿来出气,看你还敢不敢视朕如无物。”

    龙鹰忙道:“圣上息怒,小民对圣上是忠心耿耿,圣上明察。唉!圣上这招声东击西,小民无从招架。”

    武曌嫣然笑道:“谁叫你这小子到处留情,处处破绽?婉儿早前说起你时,眼珠乱转,不住露出羞态,你究竟对她做过甚么恶行?”

    龙鹰苦笑道:“轻轻碰过她的樱唇,小民绝没有其他不轨行为。”

    武曌长身而起,吓得龙鹰慌忙起立。

    武曌淡淡道:“为朕脱衣!”

    龙鹰失声道:“甚么?”

    武曌似因可以作弄他,心怀大畅,唇角含春的道:“不论穿衣脱衣,几年来朕没动过半个指头,现在只得你一个人,不是由你来伺候朕,由谁来?”

    回神都后,龙鹰未见过她心情有这般好的,且无从拒绝,只好用神打量她的装束,看该如何入手。

    武曌转过龙躯,面对龙鹰,凤目半闭,充盈成熟美女的风华美态。在这一刻,龙鹰差点忘掉她是九五之尊,而只是个等待他宽衣解带、有高度诱惑力,如花朵盛放中的女人。不由暗呼姹女大法厉害。

    武曌今次是“微服出巡”,穿的虽是寻常妇女便服,仍是非常讲究。藕丝衫子柳花裙,上穿罗衫,下系长裙,裙腰束得很高,外加披帛,衣黄裙紫,披白则染以五彩,无不透出被香料熏过的气味。

    最触目惊心的是上衣斜开而下的襟口和一排横过她酥胸的钮扣,解钮而不触及她的胸部是不可能的。

    龙鹰分她的心神道:“那家伙这么容易就招供了。”说毕小心翼翼为她拿开披帛,搭往椅背去。

    武曌冷哼道:“不论俊臣的刑术如何高明,最高境界不外是‘攻心’。我圣门刑学博大精微,讲的是‘夺魂’。朕对他施展搜心窃魂之术,不到半盏热茶,那反贼全面崩溃,朕要他说甚么便甚么,身不由主,还怕他不就范?”

    龙鹰先为她解开以染银色丝线织成的腰带,接着脱下她的长裙,现出白色扎脚武士裤的修长龙腿,武曌配合地挪开双脚。他捧着长裙,恭敬地搭在椅背处。

    武曌“噗哧”笑道:“不用那么紧张好吗?你又不是第一次脱女人的裙。”

    龙鹰叹道:“圣上勿要笑小民,小民紧张起来,会忙中有错的。”

    武曌笑脸如花的道:“可以错到哪里去?”

    龙鹰心忖此风不可长,绝不可以和她有进一步的关系。开始为她解上衣的钮扣,指尖不住触碰她柔软和充满弹性的酥胸,心中感受到的却是如在刀尖上赤脚而行的凶险。

    武曌龙体微颤,娇吟道:“龙鹰!”

    龙鹰移到她身后,在她配合下除去她上衣,应道:“小民在!”

    武曌一身白色武士服,傲然卓立,转身面向他,凤目芒光闪闪,道:“今晚朕可以有一觉好睡哩!”

    龙鹰捧着她上衣,不知该如何答她。

    武曌移近少许,柔声道:“朕今夜将大开杀戒,只须留一个活口,如果办不到,今夜的行动等若彻底的失败,明白吗?”

    龙鹰仍不晓得她所谓的所谓行动是怎么一回事,点头道:“怎可能有圣上办不到的事?”

    武曌伸手接过他拿着的上衣,搭往一侧的椅背,道:“此人非常易认,因为他脸上有一道长五寸的刀疤,在突厥他是名气很大的猛将,叫真白拿雄,此人擅长阴谋诡计,最爱到敌人大后方进行颠覆破坏,今次是作法自毙。”

    接着声音转柔,龙口贴近他耳边道:“鹰爷怎么看朕的策略?”

    龙鹰双目魔芒大盛,冷然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必擒王。如果我们只定下一个明确目标,今晚几乎是十拿九稳。其他人只须重重包围。嘿!敌人究竟在甚么地方?”

    武曌欣然道:“被你活捉的家伙属于一个由十人组成,专责情报的小组,收集消息后,知会藏身北市叫红狼的头子,再由红狼把收集回来的消息向真白拿雄汇报。”

    稍顿续道:“现在武乘川和陆石夫连手布下天罗地网,监察红狼,他于戌时中离开北市,先往漕渠附近看暗记,然后到新潭来,直至此一刻。如果朕所料无误,敌人将在湖上其中一艘船举行聚会。只要肯定真白拿雄现身船上,我们立即动手,否则须等待另一机会。”

    龙鹰道:“小民该如何配合?”

    武曌道:“朕负责杀人,你负责擒人,最重要是不让真白拿雄有自尽的机会。”

    龙鹰冷静的道:“完全明白!”

    武曌半边身挨贴他,柔声道:“能和邪帝并肩作战,是朕的荣幸。”

    龙鹰呆一呆时,武曌香唇印上他面颊,然后退开两步。

    令羽匆匆而至,沉声道:“禀圣上,点子来了,船上共二十八人,包括红狼,其中六人分别在船头、船尾和左右两舷把风。”

    武曌道:“是时候哩!”

    武曌、龙鹰和武乘川,立在双桅船的舱厅,遥观敌船的情况。曾随武曌到净念禅院的十八个护驾高手,在下层枕戈以待,气氛凝重。

    武乘川叹道:“敌人的确高明,泊的位置避开潭心的主航道,最接近的船也在二十丈开外,且以船首向着主航道。我们唯一接近而又不惹起警觉的方法,只有从水底潜过去一个选择。可是只要给任何一个把风者及时发出警号,我们能截着对方一半人已非常不错。”

    而时间再不容许他们花时间去想办法。

    武曌道:“龙鹰!”

    龙鹰道:“立即,在敌船前方三十丈的货船旁驶过。”

    武曌道:“还不照龙先生的意思办?”

    武乘川领命去了。

    武曌道:“你有甚么奇谋妙计?”

    龙鹰道:“就是以快制慢。小民从左舷往敌船弹射,有五成把握可越过近四十丈的距离,落到敌船上。”

    武曌苦笑道:“如果你失手又如何?”

    船身一颤,驶离码头,依龙鹰的航线前进,不住加速。任敌人的把风者如何精明,也只会以为是艘普通不过的夜航船,因为距离实在太远了。

    武乘川回来,站在武曌另一边。

    龙鹰欣然道:“巧妙处就在这里,即使小民失败,仍然有补救之法。”

    武曌喜动颜色道:“朕明白了!”

    武乘川听得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双桅船终抵达龙鹰要求的位置。

    龙鹰从右舷掠往左舷,跃起,双脚撑在甲板边缘,两腿屈曲,魔功爆发,投石般冲天而上。

    一道黑影迅似鬼魅,几乎同一时间从舱顶射往龙鹰,落往他背上,两脚一前一后立个稳如泰山,身子前弓,以减少空气阻力,赫然是脸如寒霜的大周女皇帝。除了她外,谁能和龙鹰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就像曾演练过千百次般纯熟?

    龙鹰投射的角度非常巧妙,斜射而去,借中间船的布帆掩敌耳目,到掠帆而过,敌人方看到高空有变。不过一切都迟了。

    敌人尚未有机会发警号,龙鹰已耳际生风的到达离敌船两丈许处,冲势已尽,往下坠去,眼看功亏一篑。武曌双脚生出吸啜和提升向前的庞大力道。倏忽间落往敌船顶。

    武曌跃离龙鹰,使个千斤坠,“砰”的一声破船顶而入,惨叫痛哼、骨折肉裂的声音爆竹般响起。声势惊人至极点。

    十八亲卫高手现身敌船四周,以勾索迅速登船。

    龙鹰滚到破洞处,立即看呆了眼,地上伏了七、八条尸首,其中一敌以长矛往武曌刺去。竟给武曌劈手抓着矛头,硬将那矛手带得横移两步,挡了本是从另一侧劈向武曌的一刀,登时鲜血激溅,武曌顺手将矛另一边的棍头洞穿不幸矛手的胸口,穿背而出,再贯穿矛手身后刀手的胸膛。

    接着武曌旋身而起,第一脚踢飞了攻来的另一把刀,接着连环踢出。那人给踢得七孔流血抛飞而亡。

    最厉害的是整个船舱的空间凹陷下去,人人现出似欲从恶梦挣扎醒过来的吃力神色,一切就像个永不会休止的梦魇。

    砰!”

    舱壁破碎,真白拿雄不愧突厥的著名高手,趁手下拚死维护他的时机。挣脱武曌威力惊人的天魔气场,破壁遁逃。

    龙鹰贴舱顶而去,两手按往边缘,魔劲催发。箭矢般朝真白拿雄射去,后发先至。在他落水前赶上他。

    真白拿雄也是厉害,竟凌空来个翻腾,掣刀照头劈向龙鹰。

    龙鹰早猜到他有此一着,积蓄至颠峰的一掌全力拍出,命中敌刀。真白拿雄全身剧震,虎口破裂,大刀脱手,往下坠去。龙鹰就趁他血气翻腾,失去还手之力的一刻,凭腰劲改前冲之势为头上脚下急坠,以脚尖迅疾无伦点中他胸口的几个要穴。

    “砰!砰!”两声,两人先后坠入湖水里去。

    武曌和龙鹰并排坐在马车上,驶入皇城。

    武曌欣然道:“朕该如何嘉赏你?”

    龙鹰恭敬道:“能为圣上办事,是圣上对小民最大的嘉赏。”

    武曌笑道:“朕不想听恭维,这样吧!明天你不用到御书房来,好好陪你的娇妾。”

    龙鹰大喜道:“谢主隆恩。”

    武曌道:“停车!”

    马车停下。

    龙鹰讶道:“圣上不用小民陪圣上去审问真白拿雄吗?”

    武曌凑过来在他左右脸颊各香一口,欣悦的道:“今晚朕不想再花精神在他身上,朕会以圣门秘技‘七针制神’让他吃足一晚苦头,明天养好精神炮制他。回甘汤院吧!还有一个时辰便天亮了。快滚!”

    龙鹰突然醒觉,院外一片迷蒙,绵绵丝雨笼罩大地。脑袋不受控制重演武曌入舱杀敌的情景。武功高强的敌人,一一饮恨在她的盖世魔功之下,不堪一击,换了自己下场,正面交锋,能否捱过她百招连他也没把握。难怪法明如此怕她。

    他坐起来,香体入怀,丽丽坐到他腿上,忙一把将她搂个结实,借她动人的**忘掉一切,亲热一番。

    丽丽喘息着道:“夫君大人呵!吃午饭哩!”

    龙鹰吓了一跳,拦腰抱起她往楼下走去,道:“现在是甚么时候?”

    丽丽娇吟道:“快午时了。”

    龙鹰心忖自己好像从没有好好陪三女共膳,忙匆匆梳洗更衣,到内堂与她们吃午饭,发觉食饭菜卖相朴实无华,入口却非常美味,大有家常菜的滋味。大讶道:“谁弄出来的?这么好吃。”

    三女欢天喜地的向他大送秋波。

    秀清道:“是我们三姊妹弄的,多谢夫君大人赞赏。”

    丽丽俏脸红起来,吃吃娇笑道:“夫君大人如何奖赏我们?”

    龙鹰满嘴美食,含糊不清的随口应道:“现在没空,幸好来夜方长,可以重重有赏。”

    人雅羞人答答的道:“最怕你像昨晚般睡得像头猪那样。”

    龙鹰瞅着她道:“为夫只一晚变猪,我的好人雅却晚晚是可爱的小猪,这叫百步笑五十步吗?”

    人雅不依的扭动娇躯,那种媚态毕露的美景,看得他魂摇魄荡。这个美人儿确是媚力十足,随便一个神韵姿态,仍有强烈催魔之效。端木菱的仙胎在她面前完全失效。

    龙鹰摇身变成丑汉,来到南市,肯定没有人跟踪后,进入约定好的食肆,宋言志早坐在一角的桌子,看着龙鹰坐入他桌子,现出心惊胆战的神色。

    龙鹰道:“是我!”

    宋言志赞叹道:“世上竟有如此高明的易容术。”

    龙鹰没有解释,道:“你们是否因为有批包括真白拿雄在内的高手忽然消失,致疑神疑鬼,阵脚大乱?”

    宋言志惊讶得合不拢嘴,好一会回过神来,道:“竟是你们干的,那是没有可能的。”

    又道:“谁是真白拿雄?”

    龙鹰答道:“就是脸上有道刀疤的家伙,他当然冒充汉人。”

    宋言志露出恍然之色,道:“他是六坛级的重要人物。鹰爷真厉害,命中我们的要害。”

    龙鹰道:“先告诉我,宋兄原来想说的事。”

    宋言志道:“我们正开辟一条通往东宫的地道,可以在三天内完工。”又说出地道入口房舍的位置。

    龙鹰听得倒抽一口凉气,心呼好险。

    大江联的计划确有成功的可能。首先是掳劫小魔女以转移视线,令全城军马疲于奔命,阵脚大乱,人心惶惶,然后由真白拿雄率死士通过地道进入东宫,尽杀李旦和他的亲族,不但可重重打击武曌经神圣化了的威望,且因太子之位悬空,以武承嗣和武三思为首的政治集团,与以狄仁杰为首的朝廷势力,将陷入无限激化的夺位之战里。武曌则是进退两难,朝廷会被瘫痪。

    大江联竭力营造的混乱形势将告出现。突厥大军趁机压境而来,大江联则打着匡复中宗的旗号,揭竿起义,先占领没有了黑齿常之的巴蜀,那时大周势危矣。

    此计又狠又辣,不知是那万俟小姐还是宽玉想出来的?

    宋言志道:“现在该怎么办?”

    龙鹰冲口而出道:“撤退!”

    宋言志不能相信的道:“撤退?鹰爷不是要把我们在神都的势力连根拔起吗?”

    龙鹰道:“这是另一种连根拔起。真白拿雄已被生擒活捉,招供会是今天内发生的事。照武曌的作风,将发下最大规模的搜捕令。”

    宋言志仍是不明所以,呆瞪他。

    龙鹰道:“你老哥回去后,力主全面撤退,理由是再掌握不到目前的情况,避风头是最聪明的做法。”

    宋言志道:“我有信心说服他们,却不明白鹰爷为何肯放生他们。”

    龙鹰道:“一切全为你,事实会证明你有先见之明,等于为大江联立大功,令大江联更看重你。明白吗?”

    宋言志道:“只怕万一,若他们蠢得不听我的劝告又如何?”

    龙鹰道:“那他们就是自作孽,天注定他们活不到明天,你定要及早开溜,只要到国老府说出名字,国老收容你后会使人知会我,包保你没事。”

    宋言志感动的道:“鹰爷对言志好得没话说。”

    两人商量了日后联络的方法后,先后离开。

    绵绵细雨中,龙鹰回复本来面目,往访聂芳华,启门的家丁认得他,请他入堂等候,片刻后万仞雨来了,在他旁坐下笑道:“好小子,竟是来找芳华而不是万某人。”
  
  
  
 

 
分享到:
2小兔子放风筝
1小兔子放风筝
2称赞
1称赞
2城里来了个大嘴巴怪物
1城里来了个大嘴巴怪物
2小公鸡挖蚯蚓
1小公鸡挖蚯蚓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