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月当空 >> 第五章 因缘巧合(中)

第五章 因缘巧合(中)

时间:2014/2/25 18:44:22  点击:2592 次
  横空牧野和一众美姬手下,出现眼前,惊异和惊喜,清清楚楚的写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横空牧野长笑道:“昨天黄昏起程时,由圣神皇帝至重臣猛将全体来送行,独缺龙鹰,本人既是心中不舒服,美修娜芙更躲起来偷偷饮泣。原来龙兄竟到这里等着登船,教我们喜出望外。”

    龙鹰还有什么好说的,欣然道:“这叫老天爷的安排,小弟和横空兄的三峡之游,是命中注定的事。噢!”

    美修娜芙的香唇中断了他的话。

    横空牧野叹道:“本人想骗自己力能与龙兄平分秋色的美梦刚给无情捣碎,龙鹰兄挥洒自如的跃过近四十丈的距离,落点恰是船尾甲板的正中央,既好看又精准。别的不说,凭这种身手,龙兄当是世上最可怕的刺客,谁挡得住可视三、四十丈距离如寸地的攻击。横空牧野以能成龙鹰的兄弟为荣。”

    众姬和吐蕃高手齐声喝采欢叫,以宣泄心中的激动。

    龙鹰离开美修娜芙火辣的香唇,细审身属自己美人儿的绝色玉容,以衣袖仔细为她拭抹情泪。道:“只是妙脚偶得,你要我再来一次,肯定掉进水里去。”

    横空牧野显是心中激动,道:“龙鹰兄真谦虚。”接着转向众人喝道:“你们告诉我,龙鹰如再跳一次,办得到吗?”

    众人轰然应道:“办得到!”

    美修娜芙终肯稍离少许,改为大力挽着他臂膀。龙鹰则以左手抄着她柔软纤幼的腰肢。这才看清楚船上的设施。笑道:“这并不是艘观光楼船,而是一艘超级战船。”

    横空牧野欣然道:“你们圣神皇帝的浓情厚意,教兄弟如何拒绝?”

    目光落在他襟头,说道:“是否敌人的血渍?”

    龙鹰苦笑道:“此事一言难尽,待会再详告横空兄。”

    略一沉吟道:“谁是船上人员的头子?”

    一个声音在后方响起道:“末将方均,拜见鹰爷。”

    龙鹰搂着美修娜芙转过身去,一个身穿便服三十岁许的大汉立在身前。蓄着把大胡子,形象威猛,双目闪闪有神。意态沉凝。武曌派得他来,当然非是泛泛之辈。

    客气几句后,龙鹰道:“有什么方法通知圣上。我会随王子到三峡去?”

    方均答道:“这个容易,船上养有信鸽,末将立即将讯息传返神都。”

    说罢领命而去。

    横空牧野伸手搭着他肩头,道:“让你的女人伺候你沐浴更衣,也不用另找房间,美修娜芙的房间就是你的房间,我会使人送十套汉服给你。”

    龙鹰一呆道:“十套!你做了多少套?”

    横空牧野道:“百多套吧!”

    龙鹰心中唤娘时,早被金发美人儿硬扯着去了。

    龙鹰来到横空牧野身旁坐下,目光投往两岸景色,精神为之一振。

    横空牧野道:“她的身体柔软吗?”

    龙鹰正心忖坐楼船观光确有别的船只没法取代的优势。首先是视野开阔。他们坐处是第五层主舱外的望台,后面是舱厅,虽被船尾的桅帆挡去部分视线,仍是非常可观。其次是大船独有的稳定,且因顺水而行。只间中有少许波颤。

    横空牧野的话传入耳内,一时尚未会意,旋即明白过来,点头道:“她曾对我说过,身体比国宴表演助兴的柔骨女郎更柔软,当时不怎么放在心上。到刚才方充分体会到她没有半点夸大。她真的棒极了,可摆出任何姿势。”

    横空牧野欣然道:“龙鹰兄和你的族人确有很大分别,其他人一说起男女之事,莫不遮遮掩掩,口不对心,没丝毫男儿气概,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又笑道:“我们爱谈女人,女人还不是一样爱谈我们,美修娜芙的第一次分外惹人注目,现在我那群女人都在猜估她何时可以起来。哈!”

    龙鹰哑然笑道:“我的肆无忌惮与出身有关,这几天会尽告横空兄,不敢有任何隐瞒。哈!如果她们凭美修娜芙何时可以离床来做出判断,肯定高估了小弟。因她昨天见我没来送行,怕我变心,所以哭足一晚,现在见我拦船而来,又得到了小弟的爱,松弛下来,当然敌不住睡魔。哈!”

    横空牧野道:“你太小觑女人的细心了,她们早将此计算在内。如果美修娜芙在一个时辰后起床,你老兄只是勉强及格,以后逐时而增加分数。哈!”

    龙鹰叹道:“原来谈女人可以如此乐趣无穷,真的没想过。”

    此时方均来报道:“遵照鹰爷吩咐,已向神都发放讯息。”

    龙鹰目光投往上游远处,道:“方将军有注意到那三艘单桅船吗?看来吃水不深,怎会一直保持距离,而不是愈追愈近呢?”

    方均点头道:“那些船自今早天亮,出现视野之内,时现时隐,我们一直留神。不过请鹰爷放心,我们这艘名为‘凤鸣’的楼船,是圣上坐驾舟之一,船体坚固,船身涂上防烧药,船首装上铁锥,共有投石机八台,弩箭机二十八挺,弓矢充足,精善水战者二百一十人,可应付任何攻击。”

    龙鹰道:“上游有什么河段是有利于敌人伏击的,我们何时抵达该河段?”

    横空牧野终露出注意神色。

    方均沉吟片刻道:“最狭窄的河段是沉仙滩,形势险峻,既有高崖又有乱滩激流,若依目前的风势,该于入黑后寅时中抵达。”

    龙鹰哈哈笑道:“敌人的整个攻击行动已呼之欲出。当夜色降临,那三艘敌船将会全速赶上来,衔尾狂攻,只要令凤鸣号着火焚烧,便完成任务,再由伏击的敌人以矢石从两岸杀我们一个片甲不留,侥幸能游上岸的也难逃他们的围攻截杀。”

    横空牧野欣然道:“任他们千猜万估,仍猜不到我们凤鸣号有龙鹰坐镇。”

    龙鹰仰观天色,道:“恐怕很快又有一场大雪,对敌人的行动更是有利。”见方均一脸不服气的神色,微笑道:“我绝不是无的放矢,敌人若要攻击我们,大运河是最佳选择,因为到大江后河道开阔,有利大型船只,且有扬州水师和江陵水师前后接应,岂容敌人轻易得逞?”

    方均道:“今次的观光行动,被圣上列为机密,敌人怎可能了如指掌呢?”

    龙鹰耸肩道:“很简单,那代表朝廷有对方的内奸。方将军不用担心杀错良民,如果我估计无误,入黑后对方将不亮任何灯火的追上来,再以厉害火器攻击凤鸣,楼船的防烧药也要吃不消。所以我们必须先发制人,在对方弓矢的射程外先烧掉敌人的船。”

    横空牧野精神大振道:“这是本人平生第一次水战,今次随来者人人是百发百中的神射手,我们的弓矢射程更比你们的弓矢远,该可对敌人迎头痛击。”

    龙鹰道:“远多少?”

    横空牧野傲然道:“至少远上五十步。”

    龙鹰摇头道:“如果敌人在船首竖起防箭板,远五十步不会有多大的分别,且在漆黑之中,神箭手也难有准绳,而对方只要捱至凤鸣进入他们的火器射程内,吃亏的肯定是我们。”

    方均愕然道:“想不到鹰爷对水战这么内行。”

    龙鹰道:“全是从书卷看回来的,怎比得上方将军的实战经验!船上有厉害的火器吗?”

    方均道:“有十二支名为‘天火焚’的火器,只是若敌人有防备,纵使射中对方,仍会被迅速扑熄,且天火焚因负载火油,射程不到一般箭矢的一半。”

    龙鹰笑道:“给我最强的弓,只要射程超过一倍,命中的是对方桅帆,火油洒下,包保烧得敌人喊救命,又可照亮敌船,那时横空兄和一众神射手将可大快朵颐。”

    不要说方均,连横空牧野也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道:“原来龙鹰兄的箭法厉害至此。”

    龙鹰笑道:“小弟从未试过射箭,就像我未用过枪。但我有把握可办得到。”

    横空牧野无言以对。

    方均道:“鹰爷有多少成把握那三艘确是有不轨企图的敌船?”

    龙鹰道:“是十成十的把握,方将军必须抱着死马须当活马医之心来看待此事,做好一切准备工夫。先着各位兄弟争取休息时间,以应付今晚之战。我们的目标是保住凤鸣,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老子能活捉他们的领袖,送返神都,可视此战为大获全胜。报告由我写,功劳全归方将军和下属,不过须先串口供。哈哈!”

    方均仍是半信半疑,但显然因龙鹰这番话而对他好感大增,应命去了。

    横空牧野赞叹道:“想不到你老兄对行军打仗这么内行。圣神皇帝送了把大铁弓给本人,该算船上最强的弓哩!”

    龙鹰暗叫厉害,直觉感到是褚元天刺杀他、留在神湖底借之陷害李显的大铁弓。而武曌故意送出此弓,隐有谁都不得拿此弓作文章之意,也暗含对武承嗣的警告,着他安分守己,免得再有把柄落入他人手上。(未完待续)
  
  
  
 

 
分享到: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