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月当空 >> 第二十七章 三真合一(下)—两女之间(上)

第二十七章 三真合一(下)—两女之间(上)

时间:2014/2/25 14:50:33  点击:2785 次
  龙鹰回道:“杜傲要培养我的是道心而不是色心,以公主的聪明才智,怎可能猜到他身上去?”

    马车此时开出皇城端门。

    太平公主不服道:“说!”

    龙鹰如数家珍的道:“什么《鸳鸯秘谱》、《春斗宝典》、《孽海风流》、《玉房指要》、《**还精》全是老子的师尊,还有……”

    太平公主掩他的口,凑过来在他脸上香一口,收回玉手喘笑道:“够哩够哩!一时忘了龙大人遍阅群书,失敬失敬。”

    龙鹰对她的观感稍有改善,道:“我们究竟到什么鬼地方去?”

    公主横他一眼,嗔道:“什么鬼地方?人家是要带你这乡下小子去见世面。整天嚷着躲回上阳宫哪是增广见闻之道,出来走走始为正理。”

    龙鹰心忖有俏人雅陪自己,鬼有闲情去见他娘的世面。当然不敢说出来,因晓得后果严重,并会对他带来更大的不幸。

    公主续道:“我们现在去的地方,是北市东面立行坊洛阳首富易天南的府第,易天南不单是洛阳帮实际上的大龙头,更是洛阳水运行会的会长。”

    龙鹰不解道:“大龙头就是大龙头,为什么说是实际上的?”

    公主解释道:“因为洛阳帮名义上的大龙头是芳华阁的女老板聂芳华,也是易天南的继母,不过易天南的年纪要比他继母大上十多岁。”

    龙鹰闻得芳华阁,立即兴致盎然问道:“聂芳华今年贵庚?为何屈身下嫁比她长数十岁的老头子?”

    公主骂道:“色性不改。恕本殿拒不作答,要知道直接去找她,不过莫要怪我不先jǐng告你,聂芳华并不是个易相处的人。”

    龙鹰举手投降道:“够哩!够哩!吃醋鬼!我们到那里干什么,若只是吃餐饭,我会揍扁你的香臀。”

    公主眉开眼笑道:“我可没求你揍人,为何又毁诺来碰本殿?”

    龙鹰若无其事道:“揍人当然例外。难道你来杀我,老子会因须守诺不碰你而不还手吗?这么简单的道理,亏你一塌糊涂的。”

    公主笑得喘不过气来。指着他道:“说人家小器,你不是更小器吗?一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的样儿。”

    马车注进洛河大街的车流里。际此华灯初上的时候,两岸灯火辉煌,河上的船舟更使广阔的洛河像多了千百个在水上飘浮移动的巨型灯笼,使人目眩神迷。入夜后的神都,变成另一个世界。

    公主收慑心神,正容道:“今晚易府举行的是不容错过的盛会,从外地赶来的也不乏举足轻重的江湖大豪。人家对你是一番好意,岂知你听都不听便溜掉。”

    龙鹰暗自叹息,女人心,海底针。说正经事时仍不放过算旧帐的机会。道:“究竟是什么娘的盛会,有那么的重要,若是喜酒寿宴一类东西,请恕小弟没兴趣奉陪,公主自己去好哩!”

    太平公主出奇地不以为忤。白他一眼道:“差点忘了你不但是臭小子死小子,还是野小子。你听过吐蕃吗?”

    龙鹰道:“是不是中土西高原上的强国,国主好像叫松赞干布,首都逻些城,附近的吐谷浑、党项全不是他对手,给他三两下手脚全灭掉。”

    太平公主大讶道:“想不到你果然有两度板斧。太宗时遣文成公主下嫁松赞干布,到松赞干布死后,权臣当国,屡犯我境。圣上最近调兵遣将,大败吐蕃二十万雄师于青海,复置安西部护府于龟兹,以重兵镇戍,松赞干布之子赞普乘势复夺权柄,还遣使来见圣上修好。现在我们和吐蕃的关系相当不错。”

    龙鹰好奇心大起道:“这和今晚的所谓盛会有什么关系?”

    太平公主道:“当然大有关系,因为作主宾者正是一个叫横空牧野的吐蕃人,此君乃吐蕃皇族,富可敌国,二十岁已无敌手,遂起周游列国之念。初时我们还不怎么在意,到他在西京长安尽败当地高手,才轰动中土。不要以为此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事实上他的风流潇洒比得上以前的多情公子侯希白,且手腕了得,从不令人难堪,比武见好就收,被他败者,输都输得舒舒服服。”

    龙鹰大感兴趣道:“万仞雨和他交过手吗?”

    太平公主道:“刚好万仞雨不在长安,否则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最引人处是随横空牧野来的不但有难以斗量的大批奇珍异宝,还有十多位吐蕃和附近各地的绝色异族美女。他说只要……”

    龙鹰讶道:“为何不说下去?”

    太平公主摆出令人恨得牙痒痒的模样,一副你不道歉本殿绝不说下去的神态。

    龙鹰举手投降,道:“是我错,是我不对,不明白公主为小子安排好东西的苦心。公主大人大量,原谅小人。”

    太平公主开心得花枝乱颤笑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告诉你这死色鬼!只要任何人能在他手上走上十招,送一件珍宝,走过百招,则任挑随行美女一位。不过先jǐng告你,到今天与他交手者不下百数,没人从他处拿走半件珍宝,遑论异族美人儿。”

    龙鹰愕然道:“那岂非没人在他手下走上十招之数,洛阳以什么人去迎战?”

    太平公主抿嘴笑道:“本来有个最佳人选,可惜昨晚给你干掉,风过庭也是理想人选,但因有官职在身,须得圣上批准,何况他仍外游未返,所以……所以……”

    龙鹰大喜道:“所以只剩下我,对吗?”

    太平公主仔细打量他,大奇道:“你真的不害怕吗?还是只是个不知恐惧为何物的疯子。任何人听到世上有如此了得的高手,怎都三思落败的后果!不过你确不用费神去想,易天南曾托人征询圣上让你出战的看法,给她一口拒绝,所以你想出战都不行。”

    龙鹰大感没趣,颓然道:“我去干嘛?可没兴趣看一众低手逐一被外人击败。”

    太平公主见成功捉弄他,得意道:“当然是随本殿去见识世面,难道还有其他?”

    龙鹰道:“我可以滚落车去吗?”

    太平公主好整以暇道:“你敢!”

    龙鹰大为光火,这般被她浪费本该与俏人雅共度的大好时光,而自己则像是她有趣的玩物,当他龙鹰是老几?正要穿窗远遁,急剧蹄声骤起,转眼十多骑吆喝连声从后追上来,其中一骑身罩红披风,仿如策着会腾云驾雾的天马般靠贴车窗,骑士别过头来望入车厢,瞥见是龙鹰,立即皱起可爱的小鼻子,向他扮个不屑的鬼脸,又瞥太平公主一眼,马蹄早带着她去远,另数骑呼啸声中缀着她马尾争先恐后的追去。

    龙鹰见到小魔女,不知为何气消大半。

    现时洛阳两大盛会同时举行。

    一个是梦蝶夫人以棋会友,另一是吐蕃横空牧野以武会友,以狄藕仙活泼好动,爱惹是生非的刁蛮野性,跪地央她都不会去下棋,而易府的盛会布阵拦截她仍会硬闯。

    太平公主的声音在旁响起道:“你和这妮子是什么关系?”

    龙鹰仍在气头上,漫不经意地答道:“和与你的关系一模一样。”

    太平公主不悦道:“那是什么关系?”

    龙鹰朝她瞧去,忍不住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阳光般灿烂的笑容,缓缓道:“就是什么关系都没有。”

    太平公主呆了一下,终捕捉到他说话的涵义,“噗嗤”一声笑出来,低骂声小器鬼,又抛他一个媚眼,显是被他连消带打的奇招逗得不怒反喜。

    龙鹰开始弄不清楚自己和她的关系。太平公主道:“快到哩!不和你玩了。我是有苦衷的,因为有人指名道姓想与你见个面,而这是谁都不想开罪的人,包括母皇在内。”

    龙鹰讶道:“世间竟有如此人物。”

    公主故作神秘道:“事实上这个人本身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沾了他师父的光,本身又是中原最大帮会的帮主。”

    龙鹰道:“你说的是不是寇仲和徐子陵出身的竹花帮,上任帮主桂锡良据传是两人一手炮制出来的,故与唐室关系密切,兼谨守江湖规矩,做正派的帮会生意,所以官府给足他们面子。嘿!全是偷听回来。”

    公主道:“正因与李唐宗室关系密切,所以前几年李绩(徐世绩)的孙子徐敬业,唐之奇和骆宾王等打着匡复三皇兄的旗号,起兵作反,竹花帮有大批帮众加入叛军,岂知不到四十天被圣上遣大将黑齿常之把叛乱彻底平息。竹花帮现任帮主不但是桂锡良的孙子,且因桂锡良的关系,成为寇仲义子陵仲唯一的徒弟,圣上看在陵仲分上,事后只字不提竹花帮。”

    龙鹰道:“这家伙挺走运的。”

    公主苦笑道:“这叫不看僧面看佛面,寇仲和徐子陵因练长生诀,精气被转化为真气,故寇仲虽有两妻一妾,却无所出。徐子陵比他幸运点,石青璇为他诞下一女,据称凡见过长大后的她者,没人可忘记她钟父母灵秀之气的美丽。后此女下嫁陵仲,成为天下佳话。陵仲虽得寇徐两人真传,却淡泊江湖名利,有了如此娇妻,更是懒得踏入江湖半步,故没有人晓得他武功深浅。圣上曾七次邀他们夫妻来京,均被婉言拒绝,令圣上深以为憾。如非看在他们夫妻分上,桂有为怎能免祸?”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