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帝宴2·逆天之战 >> 第十九章 失陷

第十九章 失陷

时间:2014/2/24 16:33:28  点击:2880 次
  云梦公主听到叶昭重之名,感觉很是陌生。因此,她实在不明白叶雨荷为何听到这个名字后,脸色会变得那么难看?

    叶雨荷的脸上血色尽去,如遭雷击般,等回过神来,望见朱棣的冷笑,嘶声道:“你撒谎,不可能!”

    朱棣身边的两个侍卫见叶雨荷不恭敬,就要上前,朱棣却是摆手止住,缓缓地摇头道:“朕何须如此?”

    他言下之意很明显,你叶雨荷实在算不了什么,朕要杀你,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何必要对你撒谎呢?

    叶雨荷的身子摇摇欲坠,只是一个劲地摇头道:“我不信,我不信。”她当然知道叶昭重是谁。

    叶昭重是她父亲!

    原来朱棣一直说的是叶雨荷父母的事情。这么说,她父母本犯错在先,那异人是谁?难道是……

    不待叶雨荷想下去,朱棣已道:“你应该想得到,那异人就是解缙。”

    叶雨荷只感觉又有个炸雷响起,脑海中有道闪电划过,朱棣对我说这些事情,绝非无因,原来他早就调查清楚了我的底细,他要见我,究竟是什么目的呢?

    她虽心惊,但更不肯相信解缙会劝人造反,亦不能相信一直认为的大恩人,竟害了她爹爹。她惨然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现在你自然说什么都可以了。”

    朱棣目光中陡然闪过分凌厉:“你不信朕的故事?不过这也难免……”他轻轻地叹了一声,若有感慨道:“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若是当时便身死,千古忠佞有谁知?”

    叶雨荷心中一动,知道朱棣所言之意。世间忠佞,的确很难知之。周公虽是忠臣,亦有被诬陷篡位之时,王莽虽是乱臣,但初时也会礼贤下士。若二人当时身死,周公和王莽的历史地位只怕就要颠倒来写了。朱棣突然说出这四句诗,难道是说解缙真的有阴谋篡位之举,被朱棣平叛杀死,有如王莽一样?

    蓦地想起了什么,叶雨荷咬牙道:“解缙一介文士,有什么可造反的能力?这些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罢了。”

    朱棣缓缓道:“解缙当年编纂《永乐大典》时,无意间发现了金龙诀的秘密。”

    叶雨荷的身躯一震,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意。

    又是金龙诀?叶雨荷每次听及金龙诀一事,都感觉虚无缥缈,不能相信世上有如此神奇的事情,但经多人之口,现在又经朱棣说出,也由不得她不信了。

    朱棣又道:“解缙发现金龙诀之秘,却是秘而不宣,暗地拉拢你父查找金龙诀的秘密。你定然奇怪,你父叶昭重一介文臣,有何能力来帮解缙?但只怕你父亦没有对你母女说过,你祖父叶琛本是太祖年间的著名隐士,亦是刘伯温的道中好友。”

    叶雨荷此时似乎难以站立,她若是不经过青田之变,没有找寻过日月歌、听说过金龙诀,那她对朱棣所言肯定是一头雾水,但她经历了这些玄奇的事情,对朱棣所言已心如明镜。

    刘伯温曾请师父黄楚望为朱元璋改命,而叶琛既然是刘伯温的道中好友,肯定对金龙诀一事知之甚深。叶雨荷只听父亲说过,祖父的确叫做叶琛,可叶琛究竟是什么来头,父亲却并未详说。那时,叶雨荷并不觉得这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因此也未追问。现在想想,事情明了,当年参与金龙诀改命一事的人或死、或三缄其口,因为无疑知道的越多,杀身之祸就越多。因此,叶昭重根本不对叶雨荷提及往事,只怕女儿多知多错。

    解缙编纂《永乐大典》时,知悉往事,怦然心动,这才找当年的人物,企图寻找金龙诀。

    叶雨荷从未想过要找金龙诀,但想找金龙诀的人绝不会少。

    父亲叶昭重要找金龙诀和解缙要找金龙诀,或许所求不同,但只怕都是想改命。解缙那时已位高权重,他还要金龙诀做什么?

    叶雨荷苦涩地笑笑,艰难地道:“我父亲从来不想当皇帝,他曾亲口对我说过,只愿和心爱的人厮守一辈子。”

    朱棣神色有些惘然道:“那可能是他被贬之后的想法,你应该知道,一个人总是会变的。”

    叶雨荷挣扎道:“可我父亲对我母亲的爱不会变。”知道自己的辩解根本没有什么意义,朱棣说得不错,一个人总是会变的。她父亲早死,当初她还小,真的不知道太多。但父亲临死前悔恨的表情一直印在她的心头。她一直以为那时父亲后悔不能给她们母女幸福,现在想想,父亲恐怕是悔恨一时的欲望,毁了一生的希望……

    云梦公主早就目瞪口呆,虽不清楚父皇和叶雨荷在说什么,但也知道父皇和叶雨荷之间好像有些恩怨。

    朱棣望着叶雨荷的挣扎,目光中突然也带了分悲哀之意:“这世上最悲哀的一件事就是,你永远不知道别人想的是什么,就算他是你身边最亲近的人。”

    叶雨荷一阵茫然,下意识地感觉到朱棣所言另有所指,但她的脑海有如蒙了层雨布,噼噼啪啪的打击只能让她更加混乱,就听朱棣道:“你说这盒子是个很关键的线索?”

    叶雨荷无意识地点点头,陡然眼前一亮,就见到那盒子已由一个侍卫递到了她的面前。她茫然地接过,蓦地想起一件事,望向朱棣道:“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叶昭重之女的?”

    朱棣淡漠地道:“浙江省十一府头名捕头的底细,朕当然要调查清楚。”

    叶雨荷讶然道:“可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要用我?”

    朱棣眼眸陡然闪过几分壮志豪情,凝声道:“叶昭重是叶昭重,叶雨荷自是叶雨荷。朕君临天下,虽继太祖衣钵,但绝不会效太祖……尽诛能臣之法,你有用,朕就用!”他心中却想,哼,太祖是怕朱允炆坐不稳江山,才为他清理一切叛逆的可能,却不知朱允炆不过是摊会做戏的烂泥。太祖当初若选了朕,大明何至危机四起?但这些话,他却不屑对叶雨荷说出。

    叶雨荷闻言又是一震,拿着那木盒有如溺水之人死死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她来见朱棣,本来抱着必死必杀的念头。为救秋长风,除去暴戾好杀的朱棣,本是无愧于心之举。

    但她哪里想到,朱棣并非想象那样。如果事实真如朱棣所言,朱棣甚至对她还是有些许恩情的,那她怎么还能下手?片刻间,她心中的一切乾坤颠倒、黑白难分,一颗心早就纠结百转,不知如何选择……

    汉王朱高煦立在那里,脸上突然现出极为惊诧的神色。

    谷雨见到,根本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这场布局可以说是蓄谋已久,汉王甚至为此牺牲了一只手。现在已经到了发动之时,汉王究竟想到了什么,竟会这么吃惊?

    谷雨见汉王双眉紧锁,忙道:“汉王,究竟怎么了?”

    汉王皱眉道:“你刚才说什么?”

    谷雨道:“卑职说,眼下唯一要考虑的是叶雨荷是否会出手……”叶雨荷能否得手都已是无关大局了,因为这个计划就是只要叶雨荷出手!

    “不是这句。”汉王摇头喃喃道,“你后面说,计划不可能再改,莫要多想了。”

    谷雨似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吃吃地道:“是呀,怎么了?”

    汉王的脸上蓦地现出惊疑之意,他一把抓住谷雨的手道:“郑和临走时也对我说过这么一句。他让我多休息,莫要多想了。”他的话语中有些异样:“难道他查到了什么?”

    他的心中疑虑之意越来越浓,脑海中又清晰地回忆起当初郑和离去时的情形,越想越感觉到郑和的言语中似有所指。

    谷雨微震,转瞬镇定地道:“汉王多虑了,这不过是句寻常安慰的话。再说,如瑶明月早考虑到郑和这个变数。因此,她调动忍者聚集伏牛山,吸引郑和前去。现在,郑和果然不出所料地前往,汉王不必再担心此人了。”

    汉王握着谷雨的手却有些发抖,低声道:“你说秋分肯定会到,那为何到现在他还没有入营的消息?”

    谷雨微皱眉头,迟疑地道:“不错,按照约定,他这刻应该入营才是……按照我们的计划,叶雨荷动手之时,就是我们全盘发动的时候。到那时,霜降杀了太子,秋分将带兵和我们兵合一处,赶往救驾……”

    救驾当然是借口,诬陷太子行刺天子,逼天子退位才是真正目的。计划是环环相扣的,借行刺汉王一事吸引天子前来,三方同时发动,端是巧妙连环。可秋分到现在竟还没有消息传来,实在让谷雨也感觉到蹊跷。

    秋分早到了营外。

    纪纲带人守在营旁,见前来的数百骑竟是汉王手下的天策卫,为首那人居然是二十四节之一的秋分,他的脸上不由得现出惊骇欲绝之意。可那惊骇之意瞬间即逝,取代的是一贯的阴沉。他终于明白为何游骑没有示警,实在是因为来的骑兵本是自己人的缘故。

    纪刚摆摆手,示意数十个锦衣卫跟随着迎了上去。见秋分神色漠漠,纪纲心思飞转,说道:“原来是秋分侍卫,不知前来何事?”汉王手下的人都隐去了本来的姓名,以二十四节气为号,纪纲倒真不知道秋分的大名,索性就叫他秋分了。

    秋分马上拱手道:“纪指挥使,这本是汉王的军营,是不是?”

    纪纲笑道:“当然是了。”

    秋分皱眉道:“既然如此,在下身为天策卫,带兵前来护卫汉王,不知道纪指挥使可有意见?”

    纪纲道:“当然没有。”

    秋分一挥手,众骑兵上前,可见纪纲还挡在路上,并没有让路的打算,秋分略带错愕地道:“纪指挥使,我等趁夜赶路本是疲惫,准备入营中歇息,纪指挥使可是反对?”

    纪纲又摇摇头道:“本指挥使并不反对……”他停顿了片刻,叹口气道:“可事情真是不巧……本指挥使刚才接到圣上的一个旨意……”

    秋分脸有异样,沉声道:“圣上的旨意难道和我等有关?”

    纪纲模棱两可地道:“有关又没关。”他见秋分神色阴晴不定,缓缓道:“圣上刚才下了旨意,说今夜全营戒严,汉王营中许出不许进,无论哪里的人马,绝不能进入营中半步。违令者,杀无赦!”

    秋分倏然变色,一颗心陡然间怦怦大跳起来。他和汉王、谷雨早就谋划妥当,只感觉一切顺理成章,不想中间蓦地出现了难以逾越的变数。

    汉王并不知道秋分那面的情况,可见秋分迟迟没有入营,心中已然感觉到有些不妥。见谷雨也是神色不定,汉王一咬牙,掀开了帘帐。

    寒风激雪,长夜凄清,汉王营帐旁,早有一百来个兵士凝聚。汉王跟随侯显前来观海,没有带多少人手,但这一百来个士兵,无一不是天策卫精英中的精英。

    汉王遇刺受伤不便移动,天子驾临关心汉王的伤势,自然和儿子守在一起,也自有亲兵守住营寨,汉王的这些兵士顺理成章地守在汉王的营帐旁,只要汉王一声号令,这些人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计划虽不完美,但细枝末节可说是算得极为清楚。

    汉王出了营帐,只感觉寒风拂体,通体冰冷。他虽强悍无边,毕竟刚断了一只手,重伤之下,虽有壮志豪情,但身体不免有些虚弱。

    见到手下的兵士还在随时待命,汉王多少有些心安。谷雨虽忐忑秋分没有如约入营,但此刻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他低声道:“汉王,我等的计策可说是滴水不漏,秋分就算没有赶到,只要霜降能杀了太子,或者我们让天子立诏,均可说大事已成。眼下的这些人马虽少,但历来是兵不贵多而贵精,玄武门之变,李世民也是不过数十人手罢了。”

    汉王心中担忧,但知道谷雨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抬头望去,见树欲静而风不止,寒风间歇吹落树枝上的积雪纷纷扬扬,心中陡然发狠。

    这件事必须做,眼下是最好的机会,他若错过,只怕会遗憾终生!

    再说以父皇的精明,真要追查下去,只怕迟早会发现真相。到那时候,他就再也没有做皇帝的希望了。

    做不了太子,做不了皇帝,做个汉王,此生何用?

    一念及此,汉王才要传令下去。陡然间,他怔了下,谷雨的脸上也有了分异样。

    前方暗处忽然一亮,有三个人一前两后向汉王走来。两个居后之人举着火把,照亮了为首那人的脸庞。

    为首之人方面大耳,双眸炯炯,走路的样子有如钉子凿地般稳健中带分锐利。

    汉王一见那人,素来冷酷的表情竟然带分惊骇。谷雨一望到那人和身后两人的服饰,脸色也变得惊惧起来。

    风雪肃杀中,那人不急不缓地走来。有兵士本想拦阻,可是见到汉王不语,也不敢行动。那人到了汉王近前,拱手道:“铁奇正参见汉王。”

    汉王的声音都哑了,许久才道:“铁大人来此何事?”

    汉王当然认得铁奇正,此人身为三千的指挥使,素来神出鬼没,汉王从未想到,此人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锦衣无情,五军锋冷,三千神机,鬼神也惊!

    三千当然不是说寻常的三千人,而是大明最让人心寒的四大军事力量之一——三千营。

    这营人马实为大明军中最剽悍的一支人马,因为营中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骁勇善战。三千营的人马素来都是由天子直接调度,神秘莫测。汉王一直以为这些人还在北疆,不想他们的统领铁奇正突然到了江南。

    汉王当然不会怕一个铁奇正,他怕的是铁奇正前来的内在深意。铁奇正来了,三千营自然也跟来了,三千营蓦地出现在这里,他竟然不知道。这是不是说,朱棣还有更多的事情没有让他朱高煦知晓?

    正在汉王越想越心寒之际,听到铁奇正平静地道:“汉王,圣上请殿下前往一叙。”

    汉王的心中剧颤,反问道:“父皇找我何事?”

    铁奇正倒回答得干净利索:“不知道,臣只是奉旨行事。”

    谷雨当然也看出事情有些不妙,便和汉王交换了个眼色。

    三千营的突然出现,无疑是代表朱棣有了戒备,这戒备是用来对付东瀛、捧火会,还是针对汉王?他们要不要搏命?要不要继续进行逼宫之事?

    两人读出了彼此眼中的犹豫,一时间亦陷入了为难之中。

    叶雨荷拿着那木盒,心思百结,挣扎不休。这时云梦公主也看出不妥,唤了一声:“叶姐姐……”

    那声呼唤将叶雨荷从困楚中蓦地唤醒,她霍然抬头望向朱棣,嘶声问道:“就算家父之死和你无关,可靖难之役,百姓流离失所,民不聊生,你难道没有过错?”

    她是在寻找必须出手的理由,因为她蓦地发现,再说下去,她或许就会失去了动手的勇气和信念。

    人做事总得要个理由,只要这个理由可以说服自己,那就足够了。

    朱棣在龙案后淡漠一笑:“你若是朕,该当如何?难道坐以待毙、静等屠戮、尽迂腐效忠?千古以来,这般迂腐,可有哪个有过好下场?当年赵国倒有顺民四十万,可是被白起一口气坑杀,事后都说白起的丰功伟绩,那四十万顺民的死活有谁放在心上?”

    他说到这里,脸上现出少有的愤怒之意,想是事情虽过去许久,但每次提起,仍是愤愤难平。心中想到,方孝孺那等腐生,说朕不忠、篡位,可朕本想终老北疆,却被齐泰、黄子澄、方孝孺等人逼到了绝路,那时难道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他越想越是气愤,又道:“古圣人有云,‘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之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之视君如寇仇。’朱允炆视朕为寇仇,朕当然不把他看做天子。你可知朱允炆如何对朕,又是如何费尽心思地羞辱朕的两个儿子,逼朕造反?”说到这里,他怒拍桌案,激动得浑身发颤。心中酸涩,暗想煦儿只知道他的苦,可高炽为了朕,忍受了男人难以忍受的苦楚,又有谁知?

    这些事情,群臣都知道犯忌,均不敢在朱棣面前提及,只有叶雨荷肆无忌惮,又揭开了朱棣往事的伤疤。

    往事不堪,回首愤然。

    云梦公主从未见过父皇如此失态,忍不住大惊,急忙向叶雨荷使眼色。

    叶雨荷心中一阵茫然,却未望云梦公主。她也知道,靖难之前,朱高煦、朱高炽曾均成为朱允炆的阶下囚。她并不知道朱允炆是如何对待这兄弟俩的,也没有兴趣知道。但她明白,朱棣所言不差,斧钺加身,有懦弱送死,有愤然反抗,为求生反抗,朱棣做的无可厚非。

    在帐中这盏茶的工夫,叶雨荷的观念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可她还是一定要出手,因此她只好又问了一句:“那齐泰、黄子澄、方孝孺他们呢?你敢说不是滥杀无辜?”

    她只说了这一句话后就立即出手,她不等朱棣回答。因为她怕听了朱棣的回答后,再也没有了出手的理由。

    她的袖一挥,两颗泥丸击在地上,轰的一声响,烟雾弥漫。没有等泥丸击到地上,她就用手一拍,那看似坚硬的木盒倏然而裂——裂成十三块碎片。

    叶雨荷的双手一错,那十三块碎片就拼成了一柄带着锋锐剑尖的木制长剑,剑尖因为有剧毒而泛着蓝光。

    这不是她的手快,而是在于机关巧妙,那盒子并非真正的盒子,而是拼盘——忍术中集巧妙机关术于一身的大拼盘。

    只要盒子碎裂,那大拼盘的各种零件瞬间就可化为长剑。如瑶明月考虑得亦是周到,早就想到了叶雨荷不可能带剑去见朱棣,因此给叶雨荷又准备了这样一把剑。

    叶雨荷一剑在手,顿时就如变了个人一般,身形已如飞燕划空,冲到了朱棣的桌案之前,一剑刺出。

    这时烟雾弥漫,叶雨荷发动时,早算准了和朱棣的距离与方位,虽亦被烟雾迷了眼,但她知道这一剑刺出,应该有八成的把握。

    可一剑刺出,她一颗心却沉了下去。剑刺空了,前方竟然空空荡荡。

    朱棣怎么能躲开她的必杀一剑?

    叶雨荷不待多想,立即变剑,又连续刺出三剑。就听到左手处一声惊呼,云梦公主已冲到了她的面前。

    云梦公主的思绪一片空白,从未想到,一向信任的叶姐姐竟然看起来和父皇有深仇大恨。烟雾起时,她立即知道不妙,那时候她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叶雨荷伤了父皇。

    她飞扑而上时,并不知道叶雨荷正挥出了第四剑,剑尖已到了她的喉间!

    朱棣御帐的轰隆响声很快传到了汉王的耳边。

    汉王、谷雨微震,知道叶雨荷已经出手了。谷雨望着汉王,只待他发令。而汉王却看着铁奇正,心灰若死。

    铁奇正根本动也未动,炯炯有神的双眸只是望着汉王。不但铁奇正未动,那声轰隆声响后,除了汉王的手下有些许骚动外,整个军营沉寂若死。

    这实在是不正常。天子御营有变,为何所有人并不警醒,或许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朱棣早有吩咐和防备。

    天虽寒冷,但是汉王头上的汗水却涔涔而下。他突然道:“父皇没有找太子议事吗?不如本王先找太子,再去见父皇。”

    铁奇正道:“我忘了告诉汉王殿下,太子已连夜返回金陵,此刻已不在军营中了。”

    汉王闻言神色苍白,只感觉一腔热血都已结冰,半晌才点头道:“好。”

    他望了谷雨一眼,见到谷雨眼中惊骇欲绝的神色,不知为何,他的一颗心反倒平静得很。

    他败了,败得干净彻底,未出招就败了。

    虽然他还不知道秋分仍被挡在营外,但他已经不指望秋分的力量了。霜降见不到太子,并未及时回来通传情况,显然也出了问题。

    他精心的算计眼下看起来,似乎不堪一击。唯一能够有勇气发动的好像是叶雨荷,但那又有什么用?只看轰隆声响后,军帐还是平静如水,汉王就已想到了结果。

    可他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败,但这个问题显然是要等到以后再想了——如果他还有以后的话。

    汉王想到这里,不再患得患失,又恢复了孤高冷傲的表情:“铁大人,是圣上吩咐你让本王去见驾的?”

    铁奇正略有诧异,不知道汉王为何明知故问,道:“是。”

    汉王振了振身上的飘雪道:“那本王若不去见呢?”

    铁奇正微凛,半晌才道:“圣上未说。”

    汉王眼中蓦地现出分决绝之意道:“那好,你去禀告父皇,说本王身子不适,不想再见他了。”说罢竟翻身上马,向营外行去。

    谷雨见状,急忙上马跟随。汉王的兵士见状,有的上马跟随,有的犹豫不决。而汉王却很快地没入黑暗中,再也不见。

    铁奇正立在雪中,脸上神色如旧,风雪难改,只是眼中已露出无奈和叹息之意。

    叶雨荷在剑锋才及云梦公主喉间的时候,立即收剑。她虽要杀朱棣,但没有任何理由杀了云梦公主。她绝不是个滥杀之人。

    剑才收,她就感觉到身上一紧,不由得骇然,她再次出剑,可剑才发出,就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竟然凌空而起。

    她随即意识到是被丝网困住了,又被人凌空拉起,心中突然有种笼中困兽之感。她这才发现,原来朱棣身边就算只有两个护卫,她叶雨荷亦是无可奈何。那两个护卫的武功之高,是叶雨荷难以想象的。

    烟雾渐渐散去,本来在朱棣身边的两个护卫现在手拎罗网,将叶雨荷提在半空中,显然是防止她进一步的举动。

    叶雨荷人在网中,目光转动,见帐中不见了云梦公主,只有朱棣仍旧坐在龙案之后,如同未曾移动一般,不由得轻叹一声,闭上了双眸。

    朱棣凝望着叶雨荷,眼中已露出了肃杀和失落之意:“叶雨荷,朕本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子,但你实在让朕很是失望。”

    叶雨荷沉默,望着的却不是朱棣。她只是回了一句话:“我对自己也很失望。”她失望的是虽然出手了,却终究挽不回秋长风的性命。

    她那一刻知道自己必死,行刺天子之罪,岂是儿戏?可她并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想着,我终究是出了手,可如瑶明月会不会救秋长风呢?

    朱棣望着叶雨荷很久,这才道:“你还有何话可说?”

    叶雨荷终于望向了朱棣,半晌后才道:“我所行之事,和旁人无关。”

    朱棣目光一凝,脸上陡然现出天子的威严。他点点头道:“好。叶雨荷以下犯上,按律当诛,推出营外,斩!”

    雪已止,天地间苍茫的一片风雪人间。

    叶雨荷跪在雪地上的时候,被五花大绑,神色平静如旧。可一个人在临死前,她的内心怎么会平静呢?她望着那苍茫的天,无尽的白,眼前浮现的只有那苍白的面孔。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营帐,也不知道怎么被绑住推出来,更没有去看身后刀斧手狰狞的面孔、雪亮的砍刀。

    可她知道,自己的生命无多。

    叶雨荷感觉到身后的砍刀扬起的时候,突然想到:“或许我死后,他也不懂我为何而死?”她哂然地笑笑,又想:“希望我死后,他不懂我因何而死。”

    她带着矛盾的想法,静静地等待砍刀下落的时刻,不知为何,泪水突然流淌下来。她知道死囚临死前,本可以有个愿望的……

    她其实也有个愿望,就是想和秋长风见最后一面。可相见不如不见,天涯银河路远……

    才想到这里,就听到一人道:“刀下留人。”

    那声音带分疲惫的喑哑,但冷静依旧。叶雨荷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一颗心陡然地燃了起来。霍然扭头望去,那一刻,她难以置信所听所看,只以为听到看到的都是幻觉。

    秋长风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边不远处。他脸色苍白依旧,虽浑身是血,但平静如初,只是望着叶雨荷的那双眼中,却带着千言万语难言的情感。

    叶雨荷一见那双眼,不知为何,立即知道他明白了一切,她一颗心剧烈地颤抖起来。可见到他一身是血,她的心颤中又忍不住地心痛。

    秋长风为何会负伤?那一刻,她全然忘记了自己的生死,一颗心只系在秋长风的身上。

    推着叶雨荷出营的不过是四个侍卫和一个刀斧手,他们见到秋长风出现,略带讶然。为首的那个人是羽林卫千户,叫做孔正。他倒也认得秋长风,便皱眉道:“秋千户,圣上有旨,叶雨荷行刺天子,罪大恶极,当斩在营前。不知秋千户何故阻拦?”孔正在说话间,示意刀斧手准备下手,只要砍了叶雨荷的脑袋,他就可以回去交差了。

    秋长风突然上前一步,那几个羽林卫察觉有异,立即横在秋长风的面前。孔正喝道:“秋千户,你做什么?”

    秋长风突然一伸手,亮出张帖子道:“你们当然知道这是什么?”

    孔正见那帖子色泽淡金,赫然是御赐驾帖,心中凛然,立即拱手道:“秋千户示驾帖何意?”

    手持驾帖就如天子亲临。孔正见到秋长风竟持有驾帖,大为敬畏,说话也客气了许多。

    秋长风道:“斩叶雨荷一事需从长计议……我这就带她去见天子。”他上前一步,看起来仍是不急不缓。孔正错愕,一时间难以定夺。

    眼看秋长风就要越过了孔正等人,背后陡然有人喊道:“秋长风是叛逆,不能让秋长风劫走叶雨荷!”

    孔正闻言一凛,锵啷一声拔出剑指向秋长风喝道:“秋千户且慢!”他虽不敢得罪驾帖,但总感觉事情蹊跷,又见营中奔出的人竟是孟贤及一干锦衣卫,知道事情不对,立即阻挡住秋长风。他身边手下见状,亦纷纷拔刀,将秋长风围在其中。

    秋长风的身躯微震,但神色如旧。他止住脚步,缓缓回头望去。

    孔正见秋长风如此镇定,一时间反倒弄不清究竟。他实在难以相信,心怀叵测之人竟能有如此镇静的表情。

    秋长风回头望去,见到一干锦衣卫奔到近前,为首之人正是孟贤。姚三思也在其中,但看起来却是神色惘然、不明所以的样子。

    秋长风皱了下眉头道:“不知孟兄所言何意?在下对圣上忠心耿耿,何来叛逆一说?”

    孟贤的手按住刀柄如临大敌道:“秋长风,你莫要和本千户称兄道弟……你这种叛逆,本千户和你并无交情。你居心险恶,暗中勾结叶雨荷行刺天子,如今见叶雨荷的事情败露,竟意图劫走刺客,其心可诛!”

    众人皆大惊失色。孔正等人心中凛然,盯着秋长风的举动。姚三思诧异莫名地喊道:“孟千户,你说什么?”

    叶雨荷更是脸上变色,嗄声道:“你胡说!”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行刺不成,非但没有拯救秋长风,反倒把秋长风亦拖下了水。

    孟贤一摆手,止住姚三思的质疑,望着秋长风冷笑道:“秋长风,你若乖乖束手就擒,说不定圣上宽仁,还能把你定到秋后处斩。你若敢反抗,我等就要将你诛杀当场!”

    众人凛然,只有秋长风还能保持冷静,叹气道:“孟千户,我知道你平日对我不满,我不怪你。可我素来对圣上忠心赤胆、天日可鉴,不然何以有驾帖在手?我怎么会勾结别人行刺圣上?你污蔑我不要紧,可因此连累旁人对驾帖不尊,引火上身,实在是大大不该。”

    孔正等人又是一怔,感觉秋长风说得大有道理,一时间对孟贤所言半信半疑。

    孟贤见状怒极反笑道:“好你个秋长风,竟然反咬一口?”陡然手腕一翻,亮出一面令牌,同时抽刀在手,喝道:“秋长风实乃当年叛逆蓝玉之后,身上藏有蓝落花的锦瑟刀就是明证。纪指挥使手谕,秋长风若不反抗,即押往诏狱受审。若是反抗的话,当场格杀!”

    话音落地,众人惊骇。

    孔正见孟贤手中竟然真的是锦衣卫指挥使纪纲的手谕,心中一阵迷糊。一方手持驾帖,一方持有锦衣卫最高统领的手谕,两方孰是孰非,哪个可知?

    叶雨荷更是震惊莫名,不知孟贤指责的是真是假。她那一刻反倒忘记了自身的生死,只是担忧秋长风如何应对这种局面。本想开口让秋长风莫要理她,可话到嘴边还是作罢。她知道,目前的一切早非她能左右,秋长风一个应对不好,就很可能和她一样的下场。

    秋长风闻言,又皱了下眉头,叹气道:“孟千户,你从哪里听到的这些谣言……”

    孟贤截断喝道:“秋长风,今日就算你有如簧巧舌,也洗刷不了你叛逆的身份,你若真的认为无罪,可敢让姚三思搜一下腰带?你的罪证锦瑟刀一向是藏在腰间的。”

    姚三思在一旁道:“孟千户,我们从未见过秋千户还有什么锦瑟刀的。”转向秋长风道:“秋千户,这件事恐怕是误会了,你让我搜搜如何?”

    他从未见过秋长风的锦瑟刀,对秋长风亦是极为信任,眼看目前剑拔弩张,只想为秋长风分辩。

    叶雨荷暗自叫苦。她当然知道秋长风还有另外一把刀,可从未想到那把刀还有这等秘密,而姚三思此举是好心办坏事。

    秋长风皱眉不语。孟贤见状,哈哈笑道:“秋长风,你行事诡秘,背德离心,对唯一忠心的手下也是隐瞒身份,到如今作法自毙,还有何话可说?”

    众人均露出狐疑之意,姚三思亦是神色错愕、心头一沉。

    秋长风脸色白皙如雪,轻淡地道:“孟兄,我倒不是怕搜,而是怕搜不出,孟兄岂不是真的作法自毙?三思,你来搜吧。”他说话间就要敞开衣襟,孟贤见秋长风还如此沉着,几乎以为那锦瑟刀不在秋长风的身上。

    姚三思大喜,就要上前……

    不想就在这时,陡然有清音发出,如雏凤清音,一刀如雾如烟般现在秋长风的手上。

    刀一现即发,却是斩向了孔正。

    孔正本是迟疑不决,见状大寒。他身为天子身边的侍卫,也是武功高强,在这紧急关头,一个倒翻纵出,只感觉到寒气擦面而过,知道生死一瞬,一颗心怦然大跳。

    孟贤见状,喝道:“锦瑟刀!别让秋长风……”他见秋长风蓦地出刀,不惊反喜。他早对秋长风嫉妒非常,但一直找不到打击秋长风的方法。他无意中得知秋长风竟可能是叛逆蓝玉之后时,立即如获至宝,通知纪纲。纪纲让他见机行事,他当然要借机将秋长风打得万劫不复。他平日里见秋长风和叶雨荷走得甚近,得知叶雨荷行刺天子不遂,心中就认定秋长风为给蓝玉复仇,很可能早已与叶雨荷勾结,因此认定秋长风和叶雨荷之间必定关系密切。

    他这般推测倒与占卜之法异路同归,竟算准了秋长风必来救叶雨荷。他本怕秋长风不出刀,那样的话,他还真不敢凭捕风捉影的事情杀了秋长风。可秋长风一出刀,无疑坐实了罪名,他这时就算杀了秋长风,也无过错。

    孟贤知道秋长风的武功高强,他也知道要制住秋长风,就要从叶雨荷下手。因此,他就想让众人拦住秋长风,莫要让秋长风接近叶雨荷。

    可话未说完,清音陡转,如绕梁而行,秋长风倏然就到了孟贤的眼前。

    孟贤只感觉寒风倏锐,不想锦瑟刀一转,竟会杀到他的身前。刀到人到,秋长风的面孔蓦地近在咫尺,他不由得心胆巨寒,奋力倒退,一刀用力砍去,不想手腕一酸,单刀脱手不待飞天,就又到了他的脖间。

    “住手。”秋长风一声低喝,众人望去,神色错愕,愣在当场。只见不知何时,秋长风已挥刀架在了孟贤的脖子上。

    刀是孟贤的刀。

    那锦瑟刀如梦如幻,早已不见了踪影,若不是方才清音犹在缠绕,众人几乎以为那刀不过是场梦幻罢了。

    孟贤的周身俱冷,可汗珠子却从鼻尖渗出来,牙关也在打颤。他一直不服秋长风,只觉得秋长风不过是运气好,得到姚广孝赏识罢了。而秋长风的武功最多不过比他高出几分,哪里想到真的一交手,竟差得老大一截。

    孔正却不收手,他刚才一倒跃而出,身形陡然一闪,就冲到了叶雨荷的身边。他已看出秋长风大有问题,亦知道制住叶雨荷才是关键。与此同时,刀斧手显然也看出了问题,砍刀下压,就要逼在叶雨荷的脖颈之上。

    刀斧手虽不明究竟,但还是不敢有违驾帖,贸然杀了叶雨荷,他只想先控制住她再说。

    不料想,电闪之间,叶雨荷陡然缩头后退,整个人竟撞在刀斧手怀中。那刀斧手的心中凛然,不待反应,就被叶雨荷一掌切在脉门上,反肘击在胸口,蓦地砍刀飞起,刀斧手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孔正见状,心中更寒,现在才发现叶雨荷身上的绳索不知何时已断裂开来。他立即出剑。

    剑才发,手腕就酸。

    叶雨荷手一拨,飞起的砍刀倒转而飞,刀柄撞在孔正的手腕上,孔正的长剑飞起落在了叶雨荷的手上。孔正未待再动,目眦欲裂。

    此时,叶雨荷将长剑架在孔正的脖间。她击飞刀斧手、制住孔正,不过只在一念间。

    局面陡转。

    孔正这才醒悟,方才秋长风一刀非但逼退了他,还斩断了叶雨荷身上的绳索,那如梦一刀如此犀利。

    叶雨荷一直关心秋长风的安危,一心想让秋长风莫要理她。她宁愿自己身死,也不想让秋长风因为她而泥足深陷。可当秋长风一刀挥出帮她解了绳索后,她心中陡然激荡,知道这时候多说无益,事到如今,只能和秋长风冲出去再说了。

    秋长风出刀之时已知道不能善了。他制住了孟贤,也立即想到脱身之计。于是,他向众人喝道:“孟贤混淆是非,罪不可赦,然则和尔等无关……”

    话未落地,就听一清脆的声音道:“秋长风,你做什么?”

    众人一怔,扭头望过去,只见到苍茫的雪地中立着一点孤独的红——云梦公主不知何时竟也来到了营外。

    云梦公主冲出军营,是因为知道叶雨荷要被斩首。她虽气愤叶雨荷行刺父皇,但总觉得叶雨荷罪不至死,因来不及求父皇收回成命,只想赶出来想先暂缓行刑。她见到秋长风也在场时心中微喜,不想后来惊变陡升,她忍不住质疑。

    秋长风见云梦公主现身,忍不住又皱了下眉头道:“公主,这里事情极为复杂,容我以后再说……”说话间,他陡然脸色微变。

    叶雨荷亦大叫道:“小心。”秋长风霍然大喝一声,一刀回斩……

    那一刀倏然而发,夹杂断喝,直如晴天霹雳、怒海狂涛,激起风雪如山,端是威力无比。众人一见,均是色变,不知秋长风因何发刀,亦不知这一刀,天底下有谁能够接住?

    却不想一人如同从天而降,一掌轻描淡写地竟然让过刀锋,印在秋长风的背心上。

    秋长风闷哼一声,身形如断线风筝般飞出,摔倒在地,随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吐在了苍白的雪上,煞是惊艳。
  
  
 

 
分享到:
“传国玉玺”下落之谜
2点点公主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调皮的小狐狸1
李白走红秘诀:为天下最红女人写歌
羊年大吉1
被隐藏的历史真相:刘备曾投靠过7个主子
诸葛亮临死前选的十个接班人都是谁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