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歃血 >> 第五章 赞普

第五章 赞普

时间:2014/2/21 15:36:30  点击:2739 次
上一篇:第四章 绝路
下一篇:第六章 多磨
  红日高升,长刀已落。金黄的光线下,刀锋上满是萧杀的肃然。单刀划痕,带出一道冰冷的弧线,已堪堪斩到飞雪的脖颈之后。

    狄青不想飞雪如此,大惊道:“不!”他怒吼声中,已奋力反身而上,挡在飞雪的身上。

    王则刀势不停,不管这一刀砍的是飞雪还是狄青!王则一直不解,为何飞鹰对飞雪如此器重,但这时飞鹰不在,他不论飞雪如何,总要杀了狄青!

    就在这时,半空“嗤”的一声响,一物锐利如冰,已打到王则的面前。

    王则大惊,顾不得再砍狄青,封刀急挡。

    “当”的一声脆响,那物打在刀背之上,火光四射,斜飞出去,插在树上,原来竟是把飞刀。

    王则不待再望,就感觉头顶寒风凛冽,缩头急退,单刀反撩而上。

    王则、张海、郭邈山三人当年均是禁军,隶属郭遵手下。但这三人均遭奇事,在武技上这才突飞猛进,郭邈山更是领悟良多,这才成为三人之首。眼下的王则武功高明,远非寻常盗匪可比。

    王则崩开飞刀之际,已察觉来袭之人竟是从树上飞落,当下挥刀反击。只听“当”的又是一响,两刀相撞,火花四耀。

    火花闪烁间,王则斜插而上,直扑狄青。他已看清树上那人身材单薄飘忽,有如蝙蝠,手持一把薄刃单刀。他不理偷袭那人是谁,只想先杀狄青,再论其他。

    树上跃下那人蓦地出手攻击王则,竟被王则挡开,大是诧异,却已落到了王则身后。

    王则判断准确,眼看就要冲到狄青身前,不想人影一晃,一人已挡在了狄青的面前。王则怒极,一刀三斩,分袭来人的肩、胸、肋下三处。他虚晃一招,只等对方闪避,再施毙命一击。

    不想那人根本无视刀锋,就那么径直冲过来。

    “嚓”的一声响,单刀入肉,已砍在那人的手臂。不想那人手臂一转,挟住了刀锋,已和王则面面相对。

    王则听到钢刀划骨的咯咯响声,也见到来人死灰的一张脸,背脊发寒。他从未见过这般不要命的人物,也未经历过如此窘境,不待反应,就感觉小腹一痛,才发觉一根银丝已钻入他的腹中,缠绕着他的肠子。王则撕心裂肺的痛,忍不住狂叫一声,挥肘击去。那人手腕一绞,倒翻而出,落地时,脸色更灰,可手中银丝之上,还勾着一截白花花的肠子。

    王则手捂小腹,踉跄后退,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时飞鹰、张海已同时赶到,见状大惊,扶助王则向狄青的方向望去,见到一道烟花冲天而起,闪耀半空。两人并肩而立,已挡在狄青的身前。

    狄青见那两人赶到,终于舒了一口气,来人正是他的手下十士中人。面如死灰那人,就是死愤之士的领军之人李丁,而从树下跃下那人,本是寇兵之士的头领张扬。

    飞鹰心中微凛,不解狄青的手下为何会找到这里。狄青似乎看出飞鹰的困惑,缓慢道:“你肯定奇怪为何他们会找来的?”

    飞鹰忍不住问道:“他们怎么知道你在这里?”

    狄青有些喘息道:“你若是想杀我,在承天寺内本是最好的机会。但你太过贪婪,总想着或者能利用我,因此将我带到这里。但我被困承天寺,我的兄弟不闻我的消息,当然知道我出了事,怎能放弃寻找我?”

    飞鹰冷冷道:“但那密室除了我外,别人不可能找的到。”

    狄青微笑道:“不错,他们的确找不到,但肯定会守在承天寺外打探消息。你救我出来,只以为我无力逃走,并没有留意到,我在出寺后,就留了信物在路上……”

    “因此他们发现信物,就能追踪前来?”飞鹰有些恍然,恨恨道:“所以你不怕和我翻脸?你就没有想到过,他们可能不能及时赶到吗?”

    狄青一字一顿道:“我信他们!”

    阳光洒落,落在狄青几人的身上,暖暖的有如兄弟间信任的友情。

    李丁肩头还在流血,脸色更灰,但腰板挺的更直。他素来作战就不要命,可就因为不要命,他才能每次都能活下来。王则比他强,但已被他重创。

    张扬站在那里,还是轻飘飘的没有份量般,但脸上的决绝之意,比山要重。谁都看得出来,为了狄青,他不惜拼命。

    飞鹰傲视天下,横行大漠,素来不把旁人看在眼中。此刻狄青无能站起,李丁受伤,张扬瘦小枯干,他本不放在心上,但见这三人神色坚定,一时间竟不能上前。

    半晌后,飞鹰这才冷笑道:“狄青,他们就算找来能如何?就凭借这两人,你以为就能挡住我杀你?”

    狄青咬牙站起,和李丁、张扬并肩而立,缓缓道:“不是两人,是三人!”

    飞鹰向张海使个眼色,示意张海牵扯住李丁、张扬二人,他全力来搏杀狄青。见张海点头,飞鹰身躯微躬,杀气尽出,不等举动,陡然向西北角望去。一人脚步轻若狸猫的行来,已离众人不远,见飞鹰看来,说道:“不是三人,是四人!”

    那人背负长剑,身形如剑,转瞬已立在狄青的身边,正是戈兵!

    飞鹰微凛,不想狄青的帮手来的如此之快,暗自皱眉。突闻身后不远有些动静,扭头望去,见到一块大石上不知何时站了一人,双手笼袖,怒目瞪着他道:“不是四人,而是五个!”

    那人正是暴战,亦是勇力之士的头领。

    暴战声音才落,一人又笑道:“不是五个,而是六人。”一人从暴战站立的大石后闪身而出,面带笑容,正是韩笑。

    飞鹰眼皮一跳,不想狄青转瞬就多了五个帮手,这五人看来均非等闲,更要命的是为了狄青不惜舍命,他要再取狄青性命绝非易事。

    韩笑不理飞鹰,远远向狄青抱拳道:“狄将军,死愤、陷阵、勇力、寇兵、待命五部其余人手随即就到,等将军指示。”

    飞鹰眼珠一转,傲然笑道:“你莫要大言欺人、虚张声势。我想……你们再不会有人赶来了。”他知道又中了狄青的诡计,原来狄青方才向他解释,不是拖延时间,等人到齐而已。飞鹰盘算这五人的实力,感觉这韩笑最弱,眼下狄青根本不能出手,他和张海联手,只要能毙了李丁四人,就能杀了狄青。他和狄青已撕破脸皮,更忌惮狄青报复,有这机会,当然不肯轻易放过。

    韩笑微微一笑,已迈出两步,伸手从怀中掏出个竹筒道:“就我们五个,要杀你已不是难事……”

    飞鹰嘿然冷笑,不待多言,韩笑已一扬手上的竹筒道:“飞鹰,你可知道我手上拿的是什么?”

    飞鹰望着那竹筒,狐疑道:“不过是个竹筒罢了。”

    韩笑微微一笑,傲然道:“霹雳千里,天摇地动。暴雨无踪,鬼神皆惊!不知这两句话你可曾听过?”

    飞鹰见韩笑面对他竟然还坦然自若,心中益发的谨慎,倒也不敢小瞧韩笑,皱眉道:“这是什么屁话,我倒没有听过。”

    韩笑道:“不是屁话,而是实话。这两句话说的是宋廷大内武经堂所制的两种利器——霹雳和暴雨!霹雳的威力,想必你已知道,不过暴雨到底什么用,我想你很快就能知道了。”

    飞鹰想起霹雳的威力,已暗自心惊,望着那竹筒道:“你手中就是暴雨?”

    韩笑点头道:“不错,这里面装了九九八十一枚银针,只要一按机关,就能如暴雨般射出。不过这针和雨不同,雨过无痕,这针不但可以留痕,还能打入肉,钉到骨头里面,暴雨一出,方圆数丈的人畜一个都躲不开,你信不信?”

    飞鹰嘴角抽搐,见那筒口朝向自己,又见韩笑拇指微屈,像要按下去的样子,不由倒退了一步。

    张海见状,也跟着退了一步,脸现惧意。

    韩笑还是笑容满面,盯着飞鹰道:“方才我本可趁你不备使用暴雨,但我们是狄将军的手下,不屑暗箭伤人!飞鹰,今日我就和你独战,你若能避开暴雨,我这条命,就送给你!”他说罢上前一步,单手平举竹筒,喝道:“来吧!”

    飞鹰不由又退后一步,见李丁等人均不出手,似乎对韩笑极为放心,心中更是忐忑。见韩笑笑容不减,隐泛杀机,思绪飞转,忖度双方的形势,终究不想冒险,身形一转,又离开韩笑数丈,这才喝道:“狄青手下堂堂正正,我飞鹰也不会暗箭伤人。狄青,我等你伤好,再和你一战。”说罢已和张海带着王则大踏步的离去。

    李丁等人也不拦阻,等飞鹰不见踪影后,这才聚到狄青的身边,纷纷道:“狄将军,你怎么样了?”

    韩笑见狄青、飞雪嘴唇干裂,早就递水粮过来。狄青、飞雪用过水,稍吃了些干粮后,精力稍复。韩笑认出飞雪是在承天祭的那女子,很是诧异,但不便多问什么。

    戈兵一旁道:“狄将军,究竟怎么回事,飞鹰为何要追杀你呢?”

    狄青看了飞雪一眼,见她默默的坐在树下,也不知道想着什么,将事情大略说了一遍。众人均怒,戈兵一旁愤然道:“这等叛逆之徒,狄将军为何不让我等聚而歼之?”原来方才狄青虽未多说,但一直打手势让众人莫要轻举妄动,戈兵等人这才没有出手。

    韩笑的笑容有些苦涩,“戈兵,你不知道,这个郭邈山早就今非昔比,再加上个张海,非同小可。狄将军不让我们动手,是怕我们挡不住。”

    戈兵皱眉道:“加上暴雨也不行吗?”

    李丁和寇兵互望一眼,都露慎重之色。原来方才二人联手突袭,这才重创了王则,但知道若真的面对面交手,不见得能奈何王则。郭邈山是叛逆的领军之人,武功自高,再加上个张海,若真的出手,众人真不见得救得了狄青。

    韩笑还拿着那个竹筒,闻言丢到一旁道:“哪有什么暴雨,若真那么厉害,我早就用了。这不过是我随手拣到一个竹筒,你们不会真以为我会那么正气吧?”说罢苦笑。

    众人一怔,这才明白韩笑是虚张声势,暗叫好险。暴战一旁担忧道:“若真的没有暴雨,那狄将军就有危险,我们眼下怎么办?要不要赶紧躲一躲?”

    韩笑沉吟道:“飞鹰不知虚实,若暗中留意我们,见我们形色匆匆,只怕会有疑心。既然如此,兵不厌诈,我们就暂时在这里休息,让狄将军恢复些体力再说,飞鹰见我等有恃无恐的样子,必定不敢再来。我已传下消息,我们聚在青唐左近的十士,很快就会前来,只要他们赶来,就不用再怕飞鹰生事,到时候再转移地方也不算迟。”

    众人觉得可行,狄青点点头,突然想起一事,问道:“现在富大人如何了?”

    韩笑几人面面相觑,戈兵诺诺道:“狄将军,你先休息吧,其余的事情以后再说。”

    狄青心头一沉,凝望韩笑道:“你现在就说!”

    韩笑侧望飞雪一眼,见飞雪神色淡漠,一时间也搞不懂她和狄青的关系,压低声音道:“在吐蕃人眼中,毁承天祭乃十恶不赦之罪。狄将军和这位姑娘参与其中,引藏人愤怒,认为是我朝对他们不敬。唃厮啰早就下令,将富弼关押在牢,听说已修书质问我朝……”见狄青沉默,韩笑安慰道:“狄将军不用着急,富大人暂时不会有事,你先安心养伤再谈其它。”

    狄青只是点点头,轻叹一声,仰望青天,心中想着,“当初郭邈山也不过是泛泛之辈,为何能有今日的能耐?”原来狄青一直没有放弃追查飞鹰的底细,现在他手下有待命一部,消息灵通,无意从当年大漠中所见的那个骑士身上,查到了陕西叛匪王则长的相似,狄青将种种蛛丝马迹串联起来,这才推测飞鹰就是盗匪郭邈山,这才出口试探。狄青揭穿飞鹰的底牌,一方面不想飞雪再和飞鹰一起,另外一方面也的确想借此断定飞鹰的身份。

    “可郭邈山刻意破坏承天祭,究竟用意何来?他想向唃厮啰借什么东西?他和飞雪……究竟有什么瓜葛?”想到这里,狄青不由向飞雪望去,见到飞雪正也望来,心头一颤。

    飞雪喝了水,吃了些干粮,精神已好转很多。她虽看似纤弱,却如坚韧的竹子,恢复的速度远比常人要快,见狄青望来,飞雪起身走过来道:“我要走了。”

    狄青微震,失声道:“你去哪里?”

    飞雪凝望着狄青,双眸中又是迷雾重重,良久,她才道:“你我本不是一路人。你要去的地方,和我去的地方,并不相同。”她转身要走,狄青突然叫道:“飞雪……”

    飞雪身形微凝,并不转身,平静道:“你虽救了我几次,但我也救过你。你我从此各不相欠了,我不会感谢你。”

    狄青望着那瘦弱的背影,一字字道:“但我会感激你!你本已决意和我一路,这会为何要走?”

    这时冬日高升,照在飞雪的身上,拖出个长长的影子。

    有风起,衣袂飘扬,狄青见不到飞雪的脸色,琢磨不透飞雪的心思,紧张的等待飞雪的答案。他既然知道飞雪是破解香巴拉的关键人物,当然希望她留下来。可他不想飞雪就这么离去,也是担忧飞雪才从密室逃脱,身子虚弱,难耐藏边的苦寒。

    许久,飞雪才道:“有些人可以和你一起死,但不能陪你一路走!”

    狄青心乱如麻,根本不懂飞雪的心思,他也从未懂过。

    “你想留下我,是想让我带你去香巴拉吗?”飞雪突然问道。

    狄青一颗心提了起来,颤声道:“是!”

    飞雪道:“但我不会带你去。”狄青一怔,满是失落,忍不住道:“为什么?”飞雪望着远方,半晌才道:“不为什么。”她言罢,举步向远方行去,走的虽慢,但其意坚决。

    韩笑等人见状,均要阻拦,狄青却是摆摆手,示意手下莫要阻拦,扬声道:“飞鹰可能还在左近,你自己小心。”

    飞雪顿了下,终于没有回身,不多时已去得远了。

    狄青一直望着飞雪的背影,只见那纤弱的身形终于融入的广袤的天地间,若有怅然。飞雪虽不带他前往香巴拉,但他心中并没有丝毫怨怼。在他的心中,总觉得飞雪行事,自有道理,虽让人难以揣摩,但对他总是没有恶意。

    正沉吟间,又有十士人手陆续赶到。

    这次狄青和富弼秘密出使吐蕃,表面上虽只是几人,但早命十士中的精英强将暗中配合。来的虽不过十数人,但众人声势大壮,当下悄悄转到一秘密所在。

    狄青休息了一天两夜,虽伤势未好,但精力已恢复了五成。到天明时分,想富弼还在牢狱,再也等不及,当下找韩笑等人前来道:“我必须先救出富大人。”

    韩笑等人面面相觑,戈兵开口道:“狄将军,富大人眼下被囚在青唐城的王宫内,那里戒备森然,我等不易接近,根本不知道眼下情况如何,以我们目前的人手,要救富大人很不容易。”

    李丁等人都是深以为然,忧心忡忡。

    狄青笑笑,远望苍天白云,终于下定决心道:“我准备去见唃厮啰,求他放了富大人。”

    众人一惊,韩笑的笑容都有些勉强,说道:“狄将军,我们破坏了承天祭,在藏人心目中,实在是十恶不赦。你又伤了毡虎,和吐蕃人积怨已深,此时去见唃厮啰,他怎么会放过你?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

    暴战、张扬均是劝道:“韩笑说的极是。狄将军,你身负抗击元昊的重任,眼下伤势未愈,绝不能再以身犯险。”

    狄青见众人神色迫切,半晌才望向李丁道:“李丁,你伤势可好了?”见李丁点点头,狄青又问,“昨天王则来杀我,你为何宁可负伤,也不退避?”

    李丁平日素来沉默寡言,不像韩笑、戈兵二人和狄青亲近,闻言咧咧嘴道:“我没有把握拦住他!”他不再多说,可别人都知道,李丁不能闪,是怕王则伤了狄青。十士中人,表面上和狄青或近或疏,但均是慷慨激昂的侠士,知道狄青的重要,个个不惜舍命来救狄青!

    狄青神色感慨,环望众人道:“我知道,你们为了我,不会退,你们的情谊,我狄青铭感在心。同理而言,有些事情根本没有选择,也无从退让。毁承天祭一事本因我而起,牵扯到我朝和吐蕃的和睦,必须由我去解决。我虽有过错,但是无心之过,我想诚心去道歉,唃厮啰衡量轻重,应该不会为难我们。这个结,愈早解开愈好,再拖延的话,不但富大人有危险,很可能危害大宋和吐蕃的交往,既然如此,我今日就一定要见唃厮啰!”

    众人见狄青意志甚坚,知道不能再劝,纷纷道:“那我等跟随狄将军去见唃厮啰!”

    狄青摇摇头道:“我们不是去交手,用不了这多人。这样吧,戈兵,你带人手护送我乔装进城。韩笑,你跟我一块去见唃厮啰,这样可好?”

    韩笑微微一笑道:“属下遵命。”

    众人知韩笑虽不会武功,可为人精明,见他这时敢陪狄青入城,都是心下钦佩。当下众人略作收拾,乔装再次进了青唐城内,直奔王宫。

    近王宫时,戈兵、李丁等人远远后候着,狄青和韩笑径直行到宫前。

    正是午时,赞普王宫高墙耸立,朱门如血。阳光高照在宫内的琉璃金顶,映的整个王宫金碧辉煌、肃穆威严。

    见狄青、韩笑靠近,早有兵士上前喝问道:“来者何人?”

    狄青抱拳施礼,沉声道:“在下宋朝泾原路副都部署狄青,请见赞普!”

    那兵士听狄青的名字,吃了一惊,不由退后两步,已拔刀而出。宫前侍卫见状,纷纷持兵刃上前,已将狄青、韩笑二人团团围住。

    狄青神色不变,仍旧抱拳施礼道:“狄青请见赞普,烦劳通禀!”

    众兵士互望一眼,神色经意不定,半晌的功夫,才有一领队之人道:“你们看着狄青,我去向赞普禀告。”说罢急急向宫内奔去。

    只听一声磬响,转瞬有号角长鸣,远远传开去。片刻之间,已及深宫。

    狄青知道这多半是通知宫中吐蕃人戒备,他思绪纷沓,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神色沉静依旧,但心中难免忐忑。他从不担心自身的安危,只是想着如何陈述,才能化解敌意,让吐蕃、大宋重归于好?

    不多时,宫内有脚步声传来,方才那人已冲出宫门,喝道:“赞普有令,让狄青进见。”

    狄青轻舒一口气,迈步前行。韩笑才待跟随,那人已道:“赞普只让狄青一人入宫。”韩笑一怔,心中焦急,暗想狄青伤势未愈,就这么进入王宫,若吐蕃人翻脸,狄青哪有活着出来的希望?

    狄青反倒镇静下来,向韩笑道:“那你就不用跟随了。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说罢跟随那人向宫内行去。

    韩笑无计可施,只能回转去见戈兵等人。众人听韩笑所言,均是心焦,有力无处使,只能焦灼的等待。狄青此刻,已入深宫之内,而领路之人,已换了数人。

    赞普王宫,巍峨磅礴中见细微曲径,若没有人带路,入内之人多会迷失其中。宫内处处梵音不停,檀香渺渺,让人闻了,为之精神舒畅。

    藏边虽是苦寒之地,但宫内植被繁多,青葱脆绿,满是勃勃生机。

    时不时有钟罄之声传来,如天籁清音,发人警醒。宫墙厚重,每道宫门均做圆拱之行,一入其中,只感觉四处高大巍峨的宫殿气势逼人,压迫人身心收敛,心存敬意。

    狄青不知过了多少宫阁,这才到了一座宫殿前。这时冬日正悬,天空澄蓝,那宫殿金顶红墙,在黄澄澄的阳光映照下,散发着瑰丽而又柔和的光芒。

    像梦境、像仙境……既宏大,又壮丽!

    一道白玉阶直铺向殿中,玉阶尽处,有高台玉座,一人端坐其上,衣着庄严,头戴金冠。

    狄青远远望见,看不清那人的面容,但已知道,除了唃厮啰,宫中不会再有第二人有这般威严肃穆。

    领路的喇嘛也不多话,伸手向前方一指,双手结印,缓缓的退后。

    狄青心中诧异,不想这样就能见到唃厮啰。

    高大威严的宫殿中,只有唃厮啰一人。难道说唃厮啰竟有无上神通,对西北战神丝毫不屑?还是唃厮啰早就知道,狄青根本无动手之能,这才肆无忌惮?抑或是,这看似高贵华丽的白玉阶台上,有如承天寺一样的机关密室,让人一足踏上,永劫不复?

    狄青心思转念,但问心无愧,终于踏上白玉阶,走入了宫殿。

    无陷阱、无机关、无险恶,殿外梵唱随风轻传,狄青已到唃厮啰面前三丈。狄青止步,深施一礼道:“赞普,宋朝泾原路副都部署狄青前来请罪。”

    唃厮啰人在高台,凝望狄青,依旧是雾气朦胧的脸,依旧是洞彻世情、锐利无双的一双眼……

    不知多久,唃厮啰这才开口道:“飞雪呢?”

    狄青一怔,不想唃厮啰一开口就会问飞雪,犹豫片刻才道:“她走了。”

    唃厮啰淡淡道:“我知道她肯定会走!狄青,你可知道飞雪为何不敢和你一起来?”

    狄青不解为何唃厮啰会有这么一问?前来王宫之前,他已考虑到千般解释,但只是这么一问,他就已不知如何回答。

    他根本对飞雪一无所知!

    “我不知道。”狄青艰难道。他知道现在的每句话,都关系到边陲安宁,不得怠慢。

    唃厮啰锐利无双的眼中突然闪过丝光辉,“狄青,你可知道承天祭为了什么?”

    狄青想了许久,才回道:“想赞普为民祈福,这才以血祭天?”他忍不住的抬头向唃厮啰望去,虽望不清唃厮啰的脸,但已望见那眼中的讥诮,犹豫片刻又道:“具体如何,在下实不知情。”

    唃厮啰好似笑了,但无声息,半晌后才道:“狄青,你可知道,飞雪为何要赴死?”

    狄青只能摇头道:“我不知道。”

    唃厮啰声音突转森然,凝声道:“你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但却在承天祭之上,冒然出现,阻飞雪自尽,挡我祭天,伤我手下,勾结飞鹰,毁我寺庙,坏我威信?”

    大殿瞬间清冷,就算冬日暖阳,都无法照入殿中,化解唃厮啰语气中的冰森之意。狄青并不畏惧,沉声道:“在下知错,但请赞普明鉴,在下本无心之过。飞雪实乃在下的朋友,屡次救在下性命,我蓦然见她自尽,情不自禁,这才出现阻拦。事后的一切,虽因我而起,但应是飞鹰蓄意所为,在下对天立誓,绝无半分破坏承天祭之心!”

    “情不自禁?”唃厮啰喃喃自语,突然问道:“可你是否知道,飞鹰这次毁坏承天祭,本是和飞雪合谋发动的?”

    狄青一惊,失声道:“这……这怎么可能?”他心绪烦乱,真的没想到飞雪竟然也和爆炸有关。可转念一想,飞雪、飞鹰本是认识的……飞鹰来到藏边,飞雪接踵而至。难道说,这二人来藏边本是同一目的?

    蓦地想到密室中曾听飞雪说过,“这件事……本来就是因我而起。”当初狄青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多想,可如今想想,才发现飞雪言语中大有深意!

    唃厮啰目光锐利,盯着狄青道:“飞鹰一直向我索取入香巴拉的关键一物,但被我拒绝。他并不死心,这才利用飞雪骗我。飞雪前来找我,说甘心自尽为我祭天,我信了她,她却早就想在祭台爆炸时窃取入香巴拉之物!”

    狄青脸色发青,半晌才道:“飞雪她……”他真的想为飞雪辩解两句,但他能说什么?他也不知道唃厮啰为何要对他说这些。良久,他才问道:“你为何信她?”

    唃厮啰缓缓道:“因为这世上除了我之外,恐怕只有她才能帮我了。”

    “她能帮你什么?”狄青苦涩问道。

    唃厮啰脸上雾气好像突然散了去,露出了那张极平常的一张脸,可转瞬之间,那张脸又是朦朦胧胧。

    在那电闪之间,狄青已留意到唃厮啰的表情很是唏嘘,就听唃厮啰道:“她能帮我找一个人!”

    狄青大是古怪,怎么也不能把承天祭和找人联系在一起。见唃厮啰不再说下去,狄青只能问,“飞鹰要求的那物是什么?”

    唃厮啰道:“就是祭天的法器!”

    狄青一凛,想到了那四个番僧抬到东西,也明白了飞雪为何要参与进来。承天祭虽说不禁各国人来朝拜,但没有谁能不经佛子允许,擅自上台。飞雪以祭祀为名接近唃厮啰,无非是想趁乱拿取祭天的法器。但那法器如斯沉重,飞雪怎能取走?

    唃厮啰似乎已看出了狄青怀疑,说道:“法器虽重,但他们只需取走上面的一物就可,那时候,我无法再使用法器,他们就可以再和我谈条件!”

    狄青心中一沉,觉得唃厮啰说的很有道理,这么说……不待多想,就听唃厮啰道:“结果你冒然冲上来,看似救了飞雪,实则破坏了他们的计划。飞雪不会感谢你!”

    狄青心中满是苦意,知道唃厮啰说的不错。原来这本是一个局,他看似救了飞雪,却害了飞雪,他出使吐蕃,却得罪了唃厮啰。他历尽艰辛,死里逃生,却发现做的所有的一切,本没有任何意义!

    唃厮啰高台上已问道:“狄青,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如果有机会再从来一次,你已知道所有了一切,你还会上祭台来救飞雪吗?”

    话已落地,心却悬起。

    狄青听唃厮啰一问,愣在那里。如果再重来一次的话,他是否会选择出手?他是否会不顾一切的出手,得罪佛子、得罪吐蕃人、得罪飞鹰,破坏飞雪的计划,做件毫无意义的事?

    这本是不用选择的一句话!唃厮啰为何要这么问?

    往事如雾,一幕一幕……

    不知为何,狄青想起了密室的几日,心中没有后悔,没有遗憾,甚至没有痛恨和埋怨,他只是望着唃厮啰,平静地说道:“我会出手!”
  
  
  
 

 
分享到:
上一篇:第四章 绝路
下一篇:第六章 多磨
1小魔怪的树
2公主与乞丐
1公主与乞丐
2一棵神奇的树
1一棵神奇的树
2热心的小蚂蚁
1热心的小蚂蚁
2小黄鹂与大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