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歃血 >> 第二十八章 高手

第二十八章 高手

时间:2014/2/21 14:58:07  点击:2582 次
  狄青发动了第一攻。

    他没有逃,他不想逃,他也逃不了。狄青错算一次,就不想再算错第二次。

    般若王很狡猾,说的话当然不可信,但般若王有一点肯定没说错,废园外已遍布好手。狄青虽骇然般若王的调动能力,但他不惧。

    若是冒然突围,只怕会入围,所以狄青攻,第一攻取的就是天都王!

    野利遇乞虽勇,但已老。在通化楼行刺的那一刻,狄青就已看出野利遇乞凶悍的外表下有些懦弱。

    这本来就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年轻人受得起挫折,因为不知道挫折的痛,但等到老了,伤痕累累,只能回忆挫折的痛,而没有经历的勇。野利旺荣被杀,野利遇乞竟还能安之若素,甚至争取元昊的谅解,狄青在通化楼出刀,野利遇乞先行自保,这都可看出,野利遇乞并没有拼命的勇气。

    可狄青有拼命的决心!

    他必须拼,不拼就死!死也要拼!

    野利遇乞身为九王之一,武技高强,反应仍在,见狄青拔刀,已跃跃欲试,可见到狄青出刀,脸色已变。

    他见到的不是狄青的刀,而是一道闪电。闪电横行,闪电后,有沉雷的气魄,犀利的双眼。

    狄青刀法厉,气势更胜,杀气漫天。他使的本是千军百战,横行睥睨的刀法。当年残唐十三太保李存孝就是以横行刀立世,打遍天下未逢敌手。横行刀法固然犀利,但要使出刀意,却要凭一腔横行天下的霸气。

    狄青少霸气,但有悲意、有血气!

    野利遇乞在通化楼时,见狄青一击不中随即就逃,只以为狄青本事不过如此,只以为他最少可以接住狄青的几招。

    但他立即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横行刀下,他一招都接不下来。狄青可以不要命,他能吗?

    野利遇乞退、爆退、竭尽全力的退,转瞬已退到了高墙之下。

    刀光追斩,如暗夜明炬,燃到了野利遇乞的近前。

    野利遇乞脸色已白,退无可退,厉喝声中,出刀劲斩。可他气势已衰,刀光在如火炬般的光亮下,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火焰中突然加了一种耀眼的红色。

    鲜血狂喷。

    野利遇乞一只手臂飞到半空,孤零零的舞动。

    如斯绝境,狄青反击,一刀砍断了野利遇乞的手臂!

    刀光终于弱了下来,长刀嗜血,唯有血气才能暂制。就像宝剑难成,终究要以人血淬厉。但人血融入那一刻,宝剑亦是锋芒最弱之时。

    “嗖”的一声响,一物已刺到了狄青的身后。那物先及狄青身后,再闻尖锐的啸声,可见出招之急厉。

    出招也是恰在好处,适逢狄青气势已弱之时,出手的人,正是般若王。

    般若王智珠在握,但还少算了狄青的勇气。他以为狄青会逃,他在废园外,早就布置了围杀的人手。狄青一逃,就正入他的陷阱,他准备等到狄青气力衰竭的时候出手。

    可般若王没有想到,狄青抢先进攻,而且一攻就斩了野利遇乞的手臂。

    般若王一直在追,他身手虽敏捷,仍不及野利遇乞逃命的速度。一个人在逃命途中,岂不也能将体力发挥到巅峰?

    只是在野利遇乞手臂被斩断的一霎,般若王方才拉近了和狄青的距离,他果断出手。他用的是飞锥,锥后有链,手臂一振,链锥就已到了狄青的背心。

    狄青闪身急避,一道血光飞出,链子锥钉在了高墙上!

    般若王一凛,不想狄青反应竟如此迅疾。

    飞锥声虽后发,但疾风早至,狄青提力之际,感官已到巅峰的境界。他在感觉风声靠近之时,已竭力闪避。

    他躲得开要害,却还被链锥伤了肋下。

    狄青已负伤,般若王嘴角仍带笑,但已是狰狞的冷笑。高墙上人影憧憧,显然是伏击之人等不及,已准备入园进攻。

    既然狄青不逃,索性就将他剿杀在废园内。般若王手臂一振,“嗤”的一响,链子锥已带血而回,其快如风。但般若王笑容未毕,已僵凝在脸上。

    比风更快的却是刀光,刀光又起,如紫电丹焰,炳焕冲天!

    凄凉的夜色中,刀声再唱燕赵慷慨侠歌,横行高歌!

    长刀经血淬化,更艳更凄,锋锐尽显。

    般若王急退,不敢挡。

    方才般若王心中还责怪野利遇乞的懦弱,他觉得野利遇乞只要抗一下,就能牵绊住狄青,二人联手,野利遇乞就不会受伤,说不定还能宰了狄青。

    可他身临其境的时候才明白,野利遇乞或许是懦弱,但野利遇乞真的挡不住如斯犀利的一刀,刀光如魔,肆虐纵横,般若王也不敢正撄其锋!

    废园早涌入了不知多少夜叉,但都追不上那紫电般的刀光。

    转眼之间,般若王已退到另外一处高墙下。对面终于迎来几个夜叉,欲狙击狄青,可刀光又涨,众人躲避。

    般若王终于得到分喘息的机会,厉喝声中,“嗖”的大响,链子锥已发。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狄青就这么攻下去,拼得两败俱伤,也要挽回颓势。

    般若王出招,狄青收刀,一个鹞子翻身,已上了墙头。他这招更是变化莫测,由猛攻转变为退守,轻巧灵动,游刃有余。

    般若王突然醒悟,狄青以攻为守,以进为退,已完全调动了废园外的人手。如今狄青已明虚实,当然要逃。

    已没人能阻挡狄青的离去。

    除了一枝箭——一枝泛着铜黄的羽箭。

    “铮”的一声响,弦鸣千里,箭在眼前。那箭已到狄青的背心。黄色的羽箭如流星经天,泛着冰冷的死气。

    这一箭射的不但准,而且时机掌握极佳,箭一出,就有必中的把握。

    定鼎羽箭岂不是素不轻发,一击必中?!

    众人都被那一箭所震撼,脑海中均电闪过一个念头,箭是元昊的箭,元昊竟然也到了叶市。狄青不及转身,听到弦响的时候,脑海中也闪过那黑冠白衣,手持巨弓的人。

    除了元昊,没有谁能射出如此的一箭!

    狄青已身陷绝境。就算是狄青自己,也觉得再无可能避开这一箭,他旧力才去,新力未生,只能勉强移动,希望能够避开要害。

    但如斯一箭,岂是般若王的链子锥能比拟?狄青就算躲过要害,只怕也要被射个对穿,重伤之下的他,如何能逃脱身边百来人的追杀?

    狄青已感觉到冰冷的死亡气息……

    陡然间一物飞来,隔在羽箭和狄青的中间。那物倏然而来,如羽飘、如箭射!

    “叮”的一声响,羽箭射入那物,那物击在狄青的背心。狄青飞身而起,竟从高墙上远远纵出,投入了黑暗之中。

    远处再传来几声闷哼,暗夜血透,呼喝连连,声音去得远了。

    紧接着“当”的一声响,挡住羽箭那物已掉在了地上,发出金属鸣响。那物是面铁盾,已被羽箭射穿,箭上有血。

    那一箭射穿了盾牌,还是伤了狄青!

    般若王没有追,野利遇乞紧捂着断臂,亦是不动。二人都在望着高墙上站着的一人。那人黑冠白衫,凝立在高墙之上,微风吹拂,直欲随风而去。

    那人长弓在手,羽箭在壶。

    壶中只余四箭,金银铁锡,唯独缺了一枝铜色的羽箭。

    墙上那人正是元昊,他望着落在地上的铁盾,满是大志的眼眸中,突然有股狂热!

    是谁出手救了狄青?

    谁能在这种时候,出手掷出盾牌,帮狄青挡住了致命的一箭?

    这人无疑是个高手,这人怎么会潜伏在众夜叉中?叶市中,怎么会冒出这么个高手?这人算准元昊出箭,竟能后发先至的挡住了元昊的一箭,武功之高,不言而喻。此人到底是谁?

    元昊弓在手,目露沉思,凝视黑暗处,手在箭壶旁,轻轻地敲击……

    黑暗寂寥,元昊一时间竟忘记了追击狄青。元昊没有命令,可废园外的夜叉们,还是一路追击了下去。

    狄青这才发觉,那些夜叉,在深夜中,有狗一样的直觉。

    他已负伤。但比起上次受伤而言,无疑轻了很多。

    般若王的一锥虽是犀利,却不及元昊的一箭。元昊那箭虽透盾而出,箭力已被盾牌卸去了七成。

    箭尖刺入了狄青的后背,并未深入。狄青借那一击之力,墙上高飞,反倒轻易地窜出了夜叉们的包围。

    血在流,狄青逃命途中,也和元昊想着一样的问题,救他的是谁?救他的人,会不会与元昊一战?

    一想到这里,狄青倏然止步,反倒迎了回去。经过个路口,身形一闪,已到了处暗角。

    东西两方各窜出道人影,一人道:“般若。”另外一人道:“三味。”

    二人倏然而止,均摇摇头,又再次点头,往南北向奔去。

    狄青心中暗想,般若……三味?难道是他们夜色中分辨的口令?见向北那人经过自己身边,浑然未觉。狄青才待起身,就见那人又停了下来,鼻翼微动。

    这些夜叉,有着极其敏锐的嗅觉,可他们并不知道,若论眼力和听力,狄青更胜一筹。

    黑暗中,狄青见那人眼中有狐疑之意,好像感觉到他的存在,只是一时间无法肯定。心中微动,狄青已闪身而出,低喝道:“般若。”

    那人一震,转身道:“三味。”狄青猜得不错,这果然是他们分辨彼此的暗号。那人听到同伴的暗语,微有放松道:“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可闻到有股血腥气?”

    狄青压低声音道:“方才……”他声音极低,吸引那人近前来听。那人果然忍不住的上前一步,狄青爆窜而出,一伸手就卡住了那人的咽喉,双手一错,已扭断了那人的脖颈。

    他动作干净利索,只是将快和力量发挥到了巅峰。

    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当年在飞龙坳之时,郭遵也是用这种手段杀人。

    往事依旧,物是人非。狄青心中有分伤感,取了那人的腰牌,飞快地脱下那人的衣衫,换到了自己的身上。又从怀中掏出种药粉摸在脸上,暂时掩盖了刺青。感觉没什么纰漏的时候,这才拎着那人的尸体,找了口枯井投了进去。

    他片刻间已由被捕杀者,变成捕杀的夜叉,认准方向,竟向废园奔去。

    这时候他若假装追捕自己的夜叉,当能轻易的离开叶市,但他不甘心。

    狄青暗中观察,多少了解夜叉的举动,也装作夜叉的样子,躬着身子,遮遮掩掩的向废园行去。一路上,也碰到几个夜叉在巡探,狄青熟知口令,倒轻易的混了过去。

    夜叉们当然也以为狄青早就逃离,做梦也没有想到,狄青还有胆子回来。

    将近废园墙外,狄青已止步。他不知道元昊等人是否还在,也不知道救他那人后来有没有再次出手。正犹豫时,墙内有人冷冷道:“苏吃曩,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背叛我?”

    一个声音颤抖道:“王爷……我……”只闻牙关“咯咯”响动的声音,那人显然怕得厉害。

    狄青心中暗叹,那是野利遇乞的声音,蒙面人竟没有胆子逃命,看来只有等死了。

    给狄青通风报信的不是别人,正是野利遇乞的近身侍卫——苏吃曩。

    野利遇乞猜得不错,狄青派五士潜入了叶市,刺杀叶市的领军之人,就是为了阻挠夏人出兵进攻大顺城。

    多一日的准备,大顺城就会牢固一分,夏人再想拔除大顺城,就要花费十倍的气力。

    除了待命不停的给狄青传送消息外,狄青能迅疾的得到对手的消息,还倚仗着苏吃曩通风报信。种世衡认为,夏人可以收买宋人做内应,那宋人一样可以收买夏人做奸细。

    这世上,很少有钱买不到的东西!

    种世衡用重金收买了苏吃曩,让苏吃曩偷了野利遇乞的宝刀,狄青因为苏吃曩的缘故,才能掌握野利遇乞的行踪。眼下苏吃曩有难,他是救还是不救?

    暗夜中,只闻野利遇乞粗重的喘息,良久,野利遇乞突然道:“我可以饶你一命。”

    苏吃曩大喜道:“王爷,只要你肯饶我的性命,我可去青涧城为你刺探消息。我就说拼命逃了出来,求种世衡收留,他必定没有疑心。王爷早就想破了青涧城,到时候我做内应,破城把握大增。”

    狄青本来还在犹豫,一听苏吃曩这般乞命,已准备宰了苏吃曩。

    野利遇乞缓缓道:“好计,好计!”

    苏吃曩陪笑道:“只要王爷肯……”话音未落,遽然一声惨叫。

    狄青一凛,又听苏吃曩的声音从墙内传来,“你……你……”

    “砰”的一声响,好像有人倒地,墙内再没有声息,狄青吃了一惊,暗想难道野利遇乞杀了苏吃曩?苏吃曩的计策虽卑鄙,但对夏人来说是好计,野利遇乞为何要杀了苏吃曩?

    废园内满是静寂,不知多久,有人道:“天都王,活着的苏吃曩,显然比死了有用。”

    狄青皱了下眉头,听出那是般若王的声音。

    原来般若王也没有走,那元昊呢?是否还在这里?狄青一想到这里,更是屏气凝神,他面对般若、天都二人都不畏惧,可对于元昊,实在没有半分大意的理由。

    野利遇乞冷笑道:“我若不杀他,何以解心中怨气?”

    般若王道:“王爷杀他,不见得是为了发泄怒气吧?”

    野利遇乞突然静了下来,墙外的狄青都感觉到沉寂中有不同寻常的愤怒。

    “那你说,我是为了什么?”野利遇乞一字字道。

    般若王缓缓回道:“王爷手臂断了,也累了,掌控横山本是件耗神的事情……王爷当然明白,兀卒这次来,是让王爷休息休息了。王爷既然明白了这点,有些功劳,也不想让别人领了。”

    野利遇乞蓦地爆发出来,嘶声道:“没藏悟道,你真的以为自己无所不知吗?”般若王就叫做没藏悟道。狄青明白了野利遇乞为何要杀苏吃曩!野利遇乞既然不再镇守横山,就不想把破青涧城的功劳白送给旁人。

    党项人内部,当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和睦。这里没有宋廷的勾心斗角,但若论血腥残忍,只有过之。

    般若王淡淡笑道:“我并非无所不知,但我知道一点,兀卒并不会责怪王爷。他甚至……还想把王爷派往沙州呢。”

    野利遇乞失声道:“此事当真?”

    般若王道:“当然不假。”

    狄青听野利遇乞口气中满是激动,甚至还有分喜意,不由大为奇怪。沙州远在玉门关,地处夏境最西,土地贫瘠荒凉。野利遇乞如果去那里,可说是被流放,为何野利遇乞还很高兴的样子?

    野利遇乞呼吸渐渐沉重,终于叹道:“好,好!”他没有再说什么,脚步声响起,听声音,已行出废园。

    狄青暗自沉思,心想元昊多半已不在此地,可元昊前来叶市,绝非无因,他到底盘算着什么念头?攻大顺城,亦或是取青涧,或者再攻延州?

    突闻不远处衣袂带风,有数人已向狄青藏身的方向奔来。

    狄青一惊,几乎以为野利遇乞和般若王方才联手做戏,趁他不备的时候折返杀来。待见到为首之人也是夜叉的打扮,狄青才知道猜得不对。

    那人身着黑衣,神色冷漠,见到狄青道:“跟我来。”说罢向西奔去。跟在那人身后的还有几个夜叉,均是沉默无言。

    狄青知道那人并没有认出他的真容,只凭衣衫进行判断。犹豫下,终于还是跟这几人奔去。野利遇乞和般若王还在附近,狄青不想打草惊蛇。

    一路上,为首那人又召集了几个夜叉,到了叶市西的一座庭院前,吩咐道:“你们守在这里,不能让旁人靠近。擅离者,杀无赦!有靠近这里的人,杀无赦!你们若让楼中人发现了行踪,一样杀无赦!”

    那人连着三个杀无赦,表情好像天经地义。没有人反对,众夜叉纷纷的隐到暗处。狄青见状,也找个暗角藏起来。为首那人满意地点点头,转身离去。

    狄青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心中奇怪,很显然,那人把众夜叉调集到这里,是为了保护院中人,但为何保护院中人,又不想让院中人知道?院里的人是谁呢?狄青想到这里,手心已发热,眼睛已发光。

    无论如何,夏人重点保护之人,他杀了总是没错。他这次来叶市,岂不就是要扰得夏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狄青想到这里,已准备有所行动,抬头望去,望见院中阁楼一角。

    阁檐斜挑,阁内突燃起了一盏灯。灯照残夜,风乱灯影。

    狄青见到那盏灯的时候,一时间竟打消了行刺的念头。

    孤灯一盏,暗夜中只有寂寞。狄青凝望灯光良久,不准备再动手,已有了要离去的念头。

    就在此时,阁楼处有脚步声响,到院中停下。没多久,院中有声音传来,“公主,你总要吃点东西呀。”那是个女子的声音。

    狄青微怔,公主?哪个公主,是单单?单单为何也来到了叶市?脑海中闪过那性格多变女子的身影,狄青微有恍惚。

    半晌后,一个声音才道:“我什么都不想吃。”初春中,那声音还带着余冬的冰冷,但又带着些春愁。狄青已听出,果然是单单的声音。

    先前那女子劝道:“公主,你若不吃东西,兀卒会杀了我的。求求你,吃点东西好吧?”

    单单怒道:“杀了你就杀了你!与我何干?”狄青皱了下眉头,又听单单道:“我想吃麻魁豆腐了,你给我做一盘上来。”

    先前那女子喜道:“谢公主。”

    狄青听单单主意转换的快,心想,“这个单单,口硬心软,只是个不懂事的姑娘了。”

    陡然间一个声音传来,“单单,这么晚了,你还在庭院做什么?这里冷,小心着凉了。”那声音平静中自有威严,狄青听了那声音,心中一凛,那是元昊的声音!

    单单半晌才道:“大哥……我睡不着。”

    元昊问道:“你为何睡不着?”

    狄青隔墙听元昊向单单问话,言语虽还是平静淡定,但多少还有些感怀的味道,不由心中困惑。

    狄青虽只见过元昊两面,但听过太多关于元昊的事情。这人有壮志雄心,这人也是极为残忍冷酷,这人根本是没有什么感情的。

    当年卫慕山风等人躲避到横山东的宋境,就是因为族长卫慕山喜阴谋叛变事败。卫慕山喜本是元昊的亲舅舅,但元昊平定卫慕家族的叛乱后,不但杀了亲舅舅,还把妻子卫慕氏和刚出生的儿子一块杀了。因为母亲也是卫慕氏族人,元昊随后竟将母亲也毒死!

    元昊杀妻杀子杀母之事传出,闻者无不动容,难信世上竟有如此狠辣残忍之人。

    这样的一个人,为何对妹妹还有几分关怀?

    狄青琢磨间,听单单低声道:“我每次……到了陌生的地方,都很难睡得着。”他看不到单单的样子,但听单单的口气中,满是苦闷。

    院中的元昊并没有携带巨弓,也没有带五箭。他依旧黑冠白衣,眼中少了分大志和讥诮,正盯着妹妹道:“你既然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为何还要到叶市来?”

    庭院里的单单一袭紫衣,如同夜里盛开的紫丁香。丁香多愁,单单秀眉也似丁香成结。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单单风中夜立,又是为了谁?

    单单并没有回答元昊的询问,突然道:“这段日子,叶市人心惶惶,是什么缘故呢?”

    元昊皱了下眉头,不答反问道:“你来这里,是不是为了狄青?”

    狄青心头一跳,听院中沉寂。单单的声音良久才传来,“是!”她答的只有一个字,斩冰切雪般。狄青一时间满是茫然。

    许久,元昊才道:“我今日不想杀他,只想擒他。可惜……有人出手挡了我的箭!”

    单单吃惊道:“那他受伤了吗?”她声音虽冷,可就算高墙厚土,都难以隔断其中的关切。

    狄青心中只是想,“她……为何对我这般关心?元昊可知道是谁出手吗?”

    元昊沉默良久才道:“他肯定死不了,他若这么容易就死,也就不是狄青了!”顿了片刻,元昊低沉问道:“单单,党项人勇士无数,为何你只喜欢个汉人狄青呢?”

    风停了,夜凝了,狄青墙外听到元昊发问,身躯微震,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单单喜欢他?怎么可能?他们只见过几面!

    但这话是经元昊亲口说出,又不像有假。

    蓦地想起当初在兴庆府外离别之时,单单曾问他,“这世上,若有一人,可以为你什么都不要,死也好,活也罢。去荒漠、去天涯……你是否会为了她,舍弃一切?”

    当初听这句话的时候,狄青根本没有多想。可如今想起来,含义万千。

    自从杨羽裳为他跳城后,狄青心中就再也容不下第二个女人。在他心中,单单不过是个任性的孩子,他只是在沙漠偶然救了单单一命,还没有救的彻底,可单单为何会喜欢他?

    墙内墙外一样的静寂,不知多久后,单单才道:“我就喜欢!”

    喜欢就喜欢,爱就爱,很多时候,本是不讲理由的。

    又过了良久,元昊这才道:“你喜欢了个不该喜欢的人。狄青不为我用,就为我杀!”狄青心头一震,知道元昊说的不假,到现在,他和元昊,根本不可能共存。听元昊又道:“单单,整个西北党项人,均在我的脚下。无论贵贱、无论出身,你喜欢哪个,只要和哥哥说一声……”

    单单截断了元昊的话,“你大权在手,可掌控天下人的生死,可怎能掌控天下人的感情?你可以让我离开狄青,但你如何能让我不想他呢?”她说的轻淡,但其中含义的决绝,让墙外的狄青忍不住的震颤。

    元昊双眉一竖,才待说什么,单单又道:“大哥……”元昊听到“大哥”两个字,见到妹妹夜色中凄婉的面庞,心中一软,轻声道:“你要说什么?”

    单单凝视着元昊,目光凄然,低低的声音道:“我知道……我和他不可能在一起。可我请你……让我保留那么分想念,好吗?”

    元昊一怔,见到单单脸色雪一样的白,目光水一样的清,叹了口气,再无言语。

    院中再寂。

    不知过了多久,狄青听院内有脚步声响再起,单单上了阁楼,不由抬头望过去。见夜黑灯青,有孤影落在纱窗上,说不出的萧索凄清。

    狄青望着那窗前灯影,一时间思绪繁杂。

    春已暖,可在高墙内外,似乎凝结着一层冰。

    就在这时,庭院中又有脚步声响起,狄青微凛,收回思绪,凝神倾听。就听元昊道:“查出救狄青的人是谁了吗?”

    狄青精神一振,侧耳倾听。

    般若王的声音响起,“兀卒,此人武功极高……而且肯定和狄青有瓜葛……”

    “我不想听废话。”元昊冷冷道:“你这么说,是不是想告诉我,你还查不出那人是谁?”

    般若王沉默良久,终于道:“是。”

    元昊并不动怒,喃喃道:“这天底下能挡我一箭的人,屈指可数。但和狄青有关的人,据我所知,只有叶知秋和飞鹰两个人武技不差……余子皆不足道。”

    狄青微凛,不想元昊竟对他这般熟悉。

    般若王谨慎道:“叶知秋虽不差,但若说轻易的替狄青挡住兀卒的一箭,还不可能。飞鹰一直深不可测,出手的倒有可能是他。但到如今,我们还没有查出飞鹰的底细,这人就像凭空蹦出来的一样!飞鹰制服石砣,联系野利旺荣造反,去抓公主,手段诡异恶劣,用意不明……”

    元昊嘴角有分哂然,不置可否。

    般若王话题一转,突然道:“但眼下这高手是谁并非最重要的事情……依臣来看,狄青下一步怎么做才值得我们留意。狄青曾和苏吃曩提及,要攻过横山、战宥州……”

    元昊不待没藏悟道说完,已截断道:“苏吃曩算是什么东西,狄青怎么会把真实用意向他透漏呢?”

    狄青又惊,心道元昊目光恁地这般毒辣?原来狄青发现被围之时,故意对苏吃曩提及要战宥州,不过是对般若王施放迷雾,不想元昊一眼就看破他的心意。

    般若王沉吟道:“兀卒认为,狄青那句话,是对我们说的?因此他绝不会攻打宥州了?可据臣方才得知的消息,宥州左右,已有宋军出没。”

    元昊冷静如常,“眼下横山之事由你负责,自有你来主断,如何应对,不必对我多言了。”他手指轻弹,突然嘴角有分哂笑,问道:“阿难王那面可有什么消息了?”

    狄青皱了下眉头,留心倾听。

    元昊手下的龙部九王,是为天都、野利、罗睺、龙野、菩提、般若、阿难、迦叶和目连九人。

    这九人在龙部中没有高下,只是职责不同。

    眼下天都王野利遇乞断臂被派往沙州,野利王野利旺荣叛乱自尽,罗睺王野利斩天仍是诡异飘忽,龙野王龙浩天被郭遵击杀在五龙川,菩提王却被狄青扼毙在平远寨。据种世衡所知,般若王、迦叶王和目连王三人,本在藩学院出没,似乎在做些翻译佛经之事。野利王死后,般若王没藏悟道开始逐渐接掌野利王的职责,迦叶、目连两王应该还在藩学院。龙部九王中,唯一让种世衡费尽心思,也打探不到半分消息的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阿难王!

    龙部九王,八部至强。龙王有迹,阿难无方!

    这就是种世衡打探出来的,关于阿难王的唯一的一句话,除此外,狄青等人对阿难王一无所知。

    故狄青听元昊突然提及阿难王,大有兴趣。

    般若王缓缓道:“据阿难王所言,吐蕃王唃厮啰一直没有放弃夺回沙州的念头!”

    元昊平静道:“唃厮啰就算不来找我的麻烦,我也会找他的。当年他派不空前往汴京,想和刘太后图谋共击大夏,事后分得瓜、沙两州时,我就知道他一直还贼心不死,他还要夺回沙州。后来他派金刚印行刺于我,当然是想要事成后占领沙州了。”

    狄青听元昊提及沙州,心中模糊的想到了什么。

    陡然间身躯微震,脸色已变。他听到元昊清晰的说道:“唃厮啰要抢沙州,就是想去香巴拉,嘿嘿……可我就不让他成行,我看他能奈我何来?”

    狄青脑海轰鸣,一时间心绪起伏,难以自己,他探寻多年的地方终于有了下落。

    原来香巴拉就在沙州!
  
  
   
 

 
分享到:
古代接生手段多可怕:产妇要靠鞭打分娩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九幅
鬼门关2
西施无疑是个最成功的二奶
稻粱菽 麦黍稷 此六谷 人所食21
狼和七只小山羊
一代名妓陈圆圆---不过如此
古代历史上的跨国恋情:明成祖朱棣与“权妃”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