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歃血 >> 第二十五章 宫变

第二十五章 宫变

时间:2014/2/20 15:37:02  点击:2635 次
  狄青捧着那卷书,没有急于翻看,反倒对李存孝满是好奇。不待多想,李顺容已道:“狄青,我知道你武功并不算好。”

    狄青回过神,苦笑道:“只能说是寻常。”

    “但是我真的希望你能保护益儿。”李顺容道:“我把这本书送给你,就是希望你能从中习得什么。”

    狄青不再拒绝,也无法拒绝。他是习武之人,如何能拒绝这种诱惑?

    “可是,我不知道你能从中习得多少。”李顺容眼神有些奇怪。

    狄青自嘲道:“在下并不聪明……”

    “和聪明无关的。”李顺容摇头道:“这刀谱传了多年,但说实话,从刀谱中受益的人,一个都没有。”

    狄青心中一动,“那刀谱为何会落在你手上?”

    李顺容淡淡道:“你莫要忘记了,我也姓李。”

    狄青微震,“你是李存孝的后人?”

    李顺容默然片刻才道:“可以这么说吧。这刀谱中有个秘密,只留给有缘人,我相信你就是那个有缘人。”

    狄青突然问道:“那石室中的血刀,难道就是李存孝所用的佩刀?”

    李顺容点头道:“你真聪明,猜到了这个。传说中,‘霸王逐鹿,太保横行’就是说楚霸王所用的佩刀名为逐鹿,而李存孝所用之刀,本名横行。玄宫中那把刀,就是李存孝的横行刀。”

    横行刀!原来那把刀就叫做横行刀。

    狄青回忆那把刀千杀万斩的气息,鲜血淋漓般的快意,喃喃道:“怪不得,那种刀配得上横行两个字。”

    “可我不能把那把刀取出来给你。”李顺容为难道。

    狄青忙道:“横行刀,只有横行之人才配持有,在下算得了什么?不敢有此奢望。无论如何,赠谱之情,今生难忘。”

    他向李顺容深施一礼,心中却有些奇怪,赵恒为何把那把横行刀收在玄宫中?赵恒既然对李顺容没什么感情,为何让李顺容自由出入玄宫呢?

    不等多问,远望张玉从山脚处转来,狄青将刀谱收入怀中,道:“他们找我,多半要回返京城了。”

    李顺容轻轻叹口气道:“那……你一路珍重。”她不再多说什么,当先离去。张玉赶到狄青的身边,问道:“狄青,圣上带着郭指挥、王珪、阎文应等人回去了。圣上说让我们听从你的吩咐,尽快回京。”

    狄青点点头,说道:“那就走吧。”

    这时天色已明,卷云如思,人在卧龙岗外,只见卧龙岗有如龙腾,风光大好,江山秀丽,可狄青始终觉得,那条卧龙徜徉云雾中,无所依从。

    狄青从巩县出发,带众侍卫处理些后事,然后就领众人回转京城!

    众侍卫都知道这次若非狄青,圣上早就不能幸免。这些人都是殿前侍卫,护驾不利,赵祯若死,只怕都要陪葬,是以人人感激狄青。但关于玄宫发生了何事,众人都没有多问。侍卫都明白,有时候,知道多了,并不见得是好事。

    众人一路奔行,这一日终于赶到了京城。天近黄昏,残阳如血。

    狄青心事重重,一路上想着心事,这次永定陵之行,带给他太多的困惑。玄宫为何那般布置?天书为何是空白的?李存孝的刀、高僧的骨、没有面目的佛像,立着埋葬的赵恒……

    这些都是先帝搞的古怪,狄青一时间可放到一旁。但赵祯究竟要取什么东西?石桌上的手印是谁留下的?朝天宫的幽灵到底是不是赵恒诈尸?李顺容虽说了很多事情,不像有假,但神情中,好像又隐瞒着什么。李顺容为何能在玄宫出入自如?

    每次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狄青都觉得头皮发麻,感觉到鬼气森森。他莫名地卷入这件事情,是福是祸?

    当然了,如果他和众侍卫一样,权当忘记了,说不定就可把永定陵一行当作一个梦,但他怎能忘记?

    但郭遵、叶知秋为何能恰巧入了帝陵?按理说,郭遵等人不会未卜先知,不应该进入陵寝。郭遵说的香巴拉又是什么意思?夜月飞天为何要对香巴拉如此震撼?狄青感觉明白了很多,但糊涂更多。

    这些困惑,只要见到郭遵,就能解释。狄青将这些事情也暂时放下,但最让他不能放下的是,银白色的石室内,为何会有那半块玉佩?

    那半块玉佩为何和杨羽裳所给的完全吻合?玉佩旁,那个银白色的匣子又是什么?

    难道说先帝赵恒,竟和杨羽裳的生父有关系?狄青一想到这里,就头大如斗。

    杨羽裳的父亲,总不会是赵恒吧?

    狄青都觉得自己的想象太过丰富,有些不可思议,可见汴京在望,想到就要再见杨羽裳,一扫困惑,心头微热。去见杨羽裳,胜过一切。

    众人到了城门前,狄青才准备自作主张,让众人歇息一天,赵律已迎了上来,说道:“狄青,你们终于回来了,圣上有旨,让你们一回转,立即入宫。”

    狄青有些失落,但知道应以公事为重,还不忘记问了一句,“郭指挥呢?”

    赵律道:“郭指挥也在宫中。”

    狄青舒了口气,在心中认为,只要郭遵在,就没有不能解决的事情。虽然郭遵也不过是个寻常的殿前指挥使,和两府中人的权位相差十万八千里。

    众人入了汴京,进内城正向大内赶过去时,突然听到前方一阵喧哗,百姓拦在路上,众人骑马无法通过。

    狄青勒马,听有百姓道:“太惨了,钱家十七口,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杀得精光。”狄青一凛,忙问道:“哪个钱家?”

    那说话的百姓见是禁军问话,忐忑道:“是宫使钱惟济的家……”

    “谁杀的他家人?”狄青吃惊问道。

    那百姓忙道:“官大哥,我怎么知道呢?开封府正在查呢,和我无关呀。”说完转身就走,不敢多言。

    狄青凛然,暗想钱惟济前几日才造反被擒,怎么今天在京城的家眷就被斩杀殆尽?要说这事和钱惟济谋反没有关系,谁都不信,但若是有关,那这些人如何这么快得知消息,又意欲何为?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其实和狄青一个想法。他们多少也知道钱惟济造反的事情,都在想,谁要杀钱惟济?

    赵律倒还平静,说道:“莫管闲事,走吧。”

    众侍卫绕道而行,到了大内,请宫人前往禀告,不多时,赵祯宣见。不过赵祯只命狄青、张玉二人见驾,其余众人都在殿外等候。

    狄青、张玉才入了宫中,就听到前方有喧嚣声传来。二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禁中有谁敢这般喧哗?

    再向前行了几步,只听到前方有一女子尖声叫道:“吕夷简,你给我站住!”

    狄青吃了一惊,心道吕夷简身为当朝两府第一人,竟还有人敢对他如此大呼大叫?

    定睛望过去,见到有一女子双手掐腰,柳眉倒竖,狄青暗自叹气,心道这天底下,可能也就这个女人会对吕夷简如此无礼了。

    女子就是郭皇后!

    狄青虽和郭皇后只是一面之缘,但已知道,如今在宫中,权势最大的是刘太后,但脾气最大的,就是这个郭皇后。

    郭皇后怒视着一人,狄青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也想见见两府第一人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狄青早听说吕夷简的大名,甚至他当上散直,还是因为吕夷简的干系,但他从未见过吕夷简。

    郭皇后对面那人中等身材,五旬的年纪,额头稍高,眉间宽阔。狄青乍一看,只觉得吕夷简容貌有些怪异,可多望几眼,就发现此人神色镇定,镇定得简直不是人。

    如果说郭皇后是火山的话,那吕夷简无疑就是座冰山。他永远神色谦和,但谦和中自有孤傲和清冷。

    就算在郭皇后面前,吕夷简的孤傲依旧不减。他是恭敬,但对的是郭皇后的衣着。“皇后有何吩咐呢?”吕夷简已止步,平静问。

    郭皇后冷冷笑道:“方才你和圣上说了什么?”

    吕夷简道:“军国大事。”

    “什么军国大事?”

    “若皇后喜欢,大可去向圣上询问。祖宗家法,后宫不得干政,臣也不敢破坏祖宗的规矩。”吕夷简不卑不亢道。

    郭皇后怒道:“你不要整日将圣上挂在口中,你莫要以为,我对你就无可奈何!”

    吕夷简无视威胁,淡淡道:“臣不敢。可皇后若是无事的话,臣告退。”

    郭皇后差点被吕夷简的态度气疯,尖叫道:“吕夷简!你等着,我迟早有一日让你知道今日得罪我的后果。”

    吕夷简也不回话,施礼退下。郭皇后冲到宫前,阎文应拦住道:“皇后,圣上……他要见旁人,不见……你。”

    郭皇后怒不可遏,一耳光煽在阎文应的脸上,骂道:“狗奴才!吕夷简敢对我无礼,你竟然也这么大胆,要反吗?”

    阎文应捂脸道:“皇后,臣不过是奉圣上的旨意行事……”

    郭皇后冷笑道:“又是整日把圣上挂在口中的人!你莫要以为,我就不能惩治你。”话音未落,忽然一伸手,两指向阎文应的眼珠子抠去。

    阎文应骇了一跳,慌忙后退,一不留神,摔倒在地。

    郭皇后哈哈笑道:“狗奴才,看你还敢拦我?”举步就向宫中走去,那些宫女太监见状,哪里敢拦?郭皇后长驱直入,已入殿中。

    狄青、张玉也不想节外生枝,只是悄然跟在后面。阎文应见到二人入宫,并不阻拦,可眼中闪过古怪。

    郭皇后未到殿中,先闻铮铮数声琴响,等入了殿中,见赵祯坐在帝位,郭遵正坐在下手处作陪,案前有酒。有女子正手拨瑶琴,弹奏曲子。那女子是宫中的尚美人,姿色并不出众,但琴技高超。

    赵祯早听到宫外喧嚣,却动也不动,见到郭皇后进来,只是道:“皇后来了?”

    郭皇后见到赵祯淡静的神色,心中蓦地打了个突儿。

    郭皇后和赵祯是多年夫妻,早习惯了赵祯的唯唯诺诺。赵祯虽是天子,可在郭皇后眼中,和寻常的窝囊丈夫没什么区别。但今日再见,郭皇后蓦地发现,这个窝囊丈夫竟然少了分窝囊,多了分自信。

    是什么让赵祯突然变得自信起来?郭皇后心中虽有丝惶恐,但毕竟多年倨傲,不甘下风,说道:“圣上,我来了。”

    赵祯不再废话,只是望着酒杯。郭皇后心中忿然,暗想自己和赵祯不像夫妻,更像是冤家。

    郭遵对皇后倒不怠慢,一旁早起身施礼。郭皇后一股怒气正无从发泄,见状冷笑道:“什么时候宫内侍卫都可留在禁中了?难道是想造反吗?”

    原来禁中乃皇帝、太后寝居所在,每到入夜,侍卫均得远离,宫门紧锁,禁中一切都由太监负责。如今已到了夜晚,赵祯留了禁军在宫中,实为极不正常的现象。

    郭皇后胡搅蛮缠,只是随口一说,见赵祯脸色微变,持酒杯的手竟然有些发抖,不由疑心大起,叫道:“呵,难道真让我猜中了不成?”

    郭遵不语,赵祯也是沉默,可这沉默中的含义,着实让人心惊。郭皇后心中竟有些莫名的慌张,突然软了口气,说道:“其实和宫中侍卫喝两杯,也是稀松平常之事……”

    赵祯终于道:“朕感谢郭遵的救驾之功,这才设宴请他喝两杯。其实不止是郭遵,就连狄青等人也有份。”见狄青、张玉已到了宫内,赵祯道:“狄青、张玉,都过来喝两杯吧。”

    狄青、张玉和赵祯出生入死,暗想喝两杯倒也没什么。二人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却不知道大宋自立国以来,武将一直不受重视,赵祯和侍卫对饮之举,也算是惊世骇俗。

    赵祯又道:“王珪他们呢?都叫过来吧,朕今晚和你们一醉方休。”早有太监去传王珪等人,赵祯虽对侍卫和善,但对郭皇后却是视而不见。

    郭皇后又是一股怒火涌上心头,可赵祯既然不找女人,她也无从发作,袖子一拂,竟扬长而去。

    夜凉如水,天边不知何时,已起浓云,紧接着凉风吹过,像要下雨的样子。

    郭皇后被凉风一吹,燥热的心稍有些平静,突然想到,圣上今晚打破宫中的规矩,不但留郭遵在此,就算狄青等人也都涌入宫中,他到底打着什么主意?他真的要对我不利吗?方才她突然抽身,其实已心中畏惧。

    陡然心中一寒,郭皇后想到,不对,我毕竟和官家没什么大仇,这个冤家,平时虽不到我那过夜,但也不会到找人对付我的地步。但在宫中,他对付的若不是我,难道是要对付太后吗?一想到这里,郭皇后只觉得一盆凉水兜头泼下,全身都凉了。

    她虽与赵祯不和,但毕竟是皇后,赵祯和太后斗,无论哪一方有损,她这个皇后都是得不偿失。一想到这里,郭皇后急的不得了,只是想,这个冤家,出去了一次,心也野了,不行,我明天要去告诉太后,让太后劝劝他,最好大伙和和气气的,和以前一样。

    郭皇后心事重重,向寝宫行去。

    天际突然传来沉雷之声,很是闷郁,大雨将倾。

    赵祯人在殿中,听到沉雷之声,脸色突然变了下,端着酒杯的手也有些颤抖。那一刻他的眼中,似乎有期待、有惊怖、有振奋亦有不安……

    赵祯到底想着什么?没有人知道。因为所有的侍卫都在埋头喝酒,就算是郭遵,亦是对着酒杯在发呆。听到雷声的时候,郭遵脸上突然现出股缅怀之意,他也没有去望赵祯。

    留意赵祯的只有狄青,狄青偷偷望着赵祯,心中想着所有人在想的一个问题,赵祯留侍卫在宫中,要做什么?

    就在这时,有宫人道:“圣上,杨怀敏求见。”

    太后身边有三个得力的手下,供奉罗崇勋算一个,都知杨怀敏也算一个,另外一人是副都知江德明。赵祯听杨怀敏前来,目光闪动道:“让他进来吧。”

    杨怀敏进来时,扭动着屁股,“臣叩见圣上。”这宫中的内侍,进宫的时候或许有些差别,但阉割多年,都是身形若鸭,嗓音尖锐。

    赵祯向郭遵望去,见郭遵点点头,赵祯挺直了腰板道:“杨都知,你来此何事?”

    杨怀敏道:“启禀圣上,太后知郭指挥在巩县救驾有功,特意召郭指挥去长春宫询问些事情。郭指挥,还请你跟咱家走一趟吧。”

    赵祯见杨怀敏竟也不问自己准不准,心中恼怒。郭遵缓缓起身,望了赵祯一眼,眼中含义万千。狄青一旁见了,心中一动,暗想郭大哥和皇上今晚肯定有事要做。郭遵走到狄青的身边,也不多言,悄然伸出手指向赵祯一点,点点头离去,狄青知道郭遵要自己听从赵祯的吩咐,一颗心不知为何,竟然通通大跳起来。

    狄青暗自奇怪,心道自己当初在巩县,几经生死,也不见得有这么紧张,为何这次竟然如此惶惑不安?难道说,今夜要有大事发生?

    雷动长空,无雨,空气中满是燥热。本是金碧辉煌的大内,在如此沉夜中,突然变得有些森森阴冷。

    郭遵跟随杨怀敏出了帝宫,径直向长春宫行去,一路上沉默无语,等近了长春宫的时候,杨怀敏突然道:“郭指挥这些年来屡建奇功,却少得升迁,咱家都为郭指挥不平了。”

    郭遵道:“升迁也好,不升也罢,食君俸禄,当与君分忧。”

    杨怀敏道:“郭指挥,咱家看太后今日心情不错,只要郭指挥有意,咱家可为郭指挥再求个升迁。”

    郭遵道:“升迁与否,想朝廷自有定论,郭某不想坏了规矩。”

    杨怀敏嘿然一笑,再不多言,心中却想,这郭遵不识好歹!难得太后对他器重,可他还是不近人情,怪不得这些年来,仍不过是个殿前指挥使。

    众人到了长春宫前,杨怀敏并不再行禀告,而是带郭遵径直入了宫,宫内灯火辉煌,太后仍坐在珠帘后,和一人隔着珠帘在品茶。

    郭遵认得那人叫做李遵勖,本是驸马都尉,和太后算是姻亲。

    太后这些年来,很多时候都在帘后,就算上次见吐蕃使者不空的时候,太后也从未露面。郭遵想到这点,不免有些奇怪。

    郭遵寻思间,已单膝跪倒道:“臣参见太后。”

    珠帘那面,隐约见到刘太后放下了茶杯,第一句话就是,“郭指挥,你可想造反吗?”

    郭遵离开了帝宫后,赵祯吩咐尚美人退下,只令贴身太监留在宫中。

    众侍卫心中又是不安,又是振奋。要知道自太祖“杯酒释兵权”之后,朝廷就从未对哪些武将再有此礼遇,而“杯酒释兵权”所对之人,无不都是威震八方之辈。眼下众人不过是些殿前侍卫,却能有和皇帝一块喝酒的机会,那真是一辈子的荣耀。

    赵祯端起酒杯道:“朕帝陵一行,不想遭遇惊变,有不少忠心护驾之人丧命,朕每次思及,都是心中不安。朕先敬那些已死的侍卫一杯,以表歉意。”说罢一饮而尽。

    众人默然中带着感动,陪着赵祯喝了一杯酒。

    宫人给赵祯又满了一杯酒,赵祯端起酒杯对在座的众人道:“朕这次鲁莽行事,连累你等,这里朕给你们赔罪了。”

    众侍卫轰然站起,连呼不敢。

    王珪道:“圣上,想我等既得圣上提拔,身为殿前侍卫,职责就是卫护圣上,早将生死置之度外,圣上这番话,实在折杀我等。以后圣上若有吩咐,我等刀山火海万死不辞!”他说得忠心耿直,但言语中却很有深意。

    狄青一旁想到,王珪也看出圣上今晚要做件事情,是以言语暗指无条件跟随。可我呢,郭大哥让我听圣上的吩咐,想必早有了定论。

    定论是什么,狄青并不知道。但想这些年来,郭遵对他一直照顾有加,一阵热血上涌,也道:“王珪说的不错,圣上若有吩咐,我等断无不从的道理。”

    众侍卫也道:“圣上若有吩咐,我等一定遵从!”

    刹那间,帝宫中热血沸腾,群情汹涌。

    赵祯微微一笑,说道:“那好,就干了这杯酒吧。”见众人饮了酒,赵祯又道:“用饭吧。”

    众侍卫多明白王珪、狄青二人的用意,是以均是酒少喝,饭多吃。

    狄青落座后,不知为何,只觉得眼皮一个劲地跳动,心神不宁,越来越心惊。可到底因为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张玉就在他旁边,见他不安,关切问,“狄青,你没事吧?”

    狄青摇头道:“不妨事。”他一口气喝了两杯酒,眼皮子这才不跳,转念想到:这么久不见羽裳,不知道她如何了。想起那温婉如水,绚如霓裳的女子,狄青心中一阵甜意。

    赵祯端着酒杯,心中却想,这些人忠心不假,若真的非要动手不可,就只能指望他们了。但是太后她,唉,只盼郭指挥那面能如我所愿,不过郭遵若不能成行,我难道真的要……想到这里,赵祯的手忍不住又有些发抖。

    沉雷更紧,一声声如响在耳边,赵祯脸色已有些苍白。

    郭遵听太后质疑的时候,脸色不变,沉声道:“不知太后何出此言?”

    刘太后帘后道:“今日圣上召你入宫,又留下一帮侍卫在禁中,不知道意欲何为?”

    郭遵缓缓道:“圣上多半有感众侍卫的忠心,这才召他们喝酒吧。”

    李遵勖一旁道:“想古人有云‘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天子此举,甚为不妥呀。”

    郭遵笑道:“古人所言,是说礼仪不置庶民于下,刑法不以大夫为贵,本意人人等同。圣上如此,正符合古人之意啊。”。

    李遵勖微微有些脸红。他这个驸马都尉其实是仗着太后的恩荫才当上,本身并没有什么才华。他本想驳斥郭遵,不想郭遵倒纠正了他的错误,一时间无言以对。

    刘太后道:“那些侍卫不过都是一帮粗人,圣上和他们一起,终究不妥。”

    郭遵道:“太后,想古人有云,‘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圣上久居深宫,虽有大儒教习,但终究少近百姓,难知百姓疾苦。这次圣上微服出京,虽有不妥,但总仗祖宗保佑、太后的积福,这才化险为夷。想经此磨难后,圣上定能更上一层,治理天下,有所凭据。”

    刘太后微蹙眉头,一时间沉默无言。心道这个郭遵,不但武功高强,说辞也是这般犀利,倒也难以对付。以往的那些文臣,都因有所忌讳,在刘太后面前不敢直言,但郭遵绵里藏针,竟让人找不出半点错处。

    原来太后知道赵祯回转后,留了郭遵在宫中,心中就有不安,又听狄青等人随后也到了宫中,更是忐忑。

    刘太后知道自己的心病,她的心病当然就是李顺容!刘太后当然知道,赵祯的亲生母亲并非自己,而是那个给死鬼赵恒守灵的李顺容。

    她从未有一天忘记过此事。她以前靠着赵祯到了太后的位置,但如今,她其实很有些畏惧……

    至于怕什么,只有刘太后自己明了。她迟迟不肯登基,别人都认为她畏惧人言,怕群臣阻挠,只有她知道不是。

    这个郭遵,看似豪放,实则谨慎,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但在大是大非前,却极有坚持。

    沉默良久,刘太后这才问道:“郭指挥,可曾记得当年之诺吗?”她没有提及诺言是什么,但她知道郭遵会明了。

    郭遵沉声道:“臣记得,不敢违背。”

    刘太后轻轻舒了口气,她知道郭遵是一诺千金之人,说的话,肯定会兑现,这也让她放下个心事。

    不想郭遵随后道:“太后可记得当年对先帝之诺吗?”

    帘后啪的一声响,茶杯落地。只见帘后刘太后霍然站起,怒声道:“郭遵,你怎敢这般对吾说话?”

    郭遵垂头道:“臣不敢。臣只是尽忠行事。”

    李遵勖喝道:“大胆郭遵,竟然对太后无礼!来人呀!”不等多说,帘后刘太后已喝道:“李都尉!什么时候,你可以代吾发令了?”

    李遵勖只想拍拍马屁,不想拍到马蹄子上,慌忙道:“臣一时情急,请太后恕罪。”

    长春宫静寂下来,呼吸可闻。帘后刘太后似在喘着粗气,许久才道:“好,很好!郭遵……你很忠心。”

    郭遵不待回答,就听有宫人禀告:“太后,开封府叶知秋叶捕头已候在殿外。”

    刘太后道:“传他进来。”

    叶知秋轻步走进来,施礼后,太后已道:“叶知秋,大相国寺佛像被毁的事情,现在你查的如何了?”

    郭遵脸色变了下,突然想起五龙一事,心中隐约不安。他本无愧于心,但惟独在五龙一事,擅自做主,甚至求叶知秋莫要把五龙从狄青身上拿走。

    太后这么问,难道说……

    郭遵没有想下去,也没有望向叶知秋。就听到叶知秋一字字道:“太后,五龙有下落了。”

    赵祯端着酒杯,却不喝酒,今夜他还有事,当然不会先行喝醉。众侍卫也不敢多喝,都吃着饭菜,等着赵祯的一声吩咐。

    有几人心中已想,圣上神色慎重,难道真的要对付太后?

    狄青心中却想,圣上以孝义为先,平日不肯说刘太后一句坏话,眼下还不知道刘太后非他亲生母亲,不会冒着被天下人唾骂的危险对太后不利。可若不是对付太后,他留侍卫在宫中,究竟要做什么呢?

    不知过了多久,宫内的烛火明了暗,暗了灭,赵祯见天空浓云密布,雷声反倒稀少了,眼中有股焦急,突然道:“朕有一生母,有一养母,你们想必都已知道?”

    众人都是点头,却不解皇上要说什么。

    赵祯道:“朕生母大娘娘,养母小娘娘,都对朕恩重如山,朕感激两位母后的恩德,终此一生,不会对她们有半分不敬。你们若是以后碰到两位太后的人,定要多加照顾,万勿得罪。”

    众侍卫都是一愕,却齐声道:“遵旨。”

    赵祯点点头,不等再说什么,有一太监匆忙赶到,急声道:“圣上,不好了,皇后在后宫闹脾气,竟然点燃了寝宫帘幕,起了大火。”

    众人一惊,霍然起身,只等赵祯一声令下,赶去救火。赵祯淡淡道:“让他们救火就是,随皇后去闹,不要妨碍我们喝酒。”

    那太监有些犹豫,赵祯喝道:“还不退下?”太监不敢再说,急忙退下。赵祯端起酒杯,只是道:“来,喝酒。”

    众侍卫只好端起酒杯做个样子,暗想圣上对郭皇后可真没有半点夫妻之情,皇后的宫中起火,按理说也该问候一下呀。可这些都埋在心底,谁又敢多说一句?

    赵祯突然问道:“你们可都曾娶妻了吗?”

    众侍卫有的说娶了,有的说没有,一时间闹哄哄的一片。赵祯笑道,“娶妻的若有儿子的,以后记得把名字报上来。没娶妻的,明天都去内库领五十两银子,权当朕的贺礼了。”

    众侍卫大喜,已娶妻的人都知道报名上去,自己的儿子无论多大,都能领俸禄过活。那些未娶妻的却想,五十两银子数目虽说不少,但关键是圣上所赐,那真是有着说不出的荣耀。

    赵祯极力拉拢这些人手,却是另有深意,见王珪一直不语,问道:“王散直,你呢?可有意中人了吗?”

    王珪道:“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众人沉默下来,只觉得这平淡的话中有着说不出的激昂之意。原来这句话本来是霍去病对汉武帝所言,当年汉武帝之时,匈奴为患,霍去病数击匈奴,功劳赫赫,霍去病回转后,汉武帝要为霍去病修建府邸,霍去病回了这句话。大宋时匈奴虽已势微,但北疆又有契丹兴起,西北党项人频起战事,王珪的意思就是要铲除这些势力后才成亲。

    赵祯心中激荡,笑道:“难得王卿家有这般雄心壮志,朕若掌政,定会重用尔等,痛击逆贼!”转头望向狄青道:“狄青,你有意中人了吗?”

    狄青笑道:“臣倒没有王散直那种野心,已有了意中人。”

    赵祯笑道:“不成亲也好,成亲也不错。若真的灭不了番邦,难道一辈子不娶吗?你意中人是谁?朕可认识?”

    狄青道:“她乃一介民女,想圣上多半不识。”

    赵祯微笑道:“那有机会,倒要带到宫中让朕瞧瞧。朕想看看,你小子骗得哪家的好姑娘。”

    众人皆笑,宫中紧张的气氛一时间缓和了许多。狄青也跟着傻笑,心中满是甜蜜。

    赵祯嘴角虽笑,眼中却没有半分笑意,心道这天底下只要是个女人,恐怕都比郭皇后强一些。忍不住向长春宫的方向望过去,赵祯心道,已经过去了这么久,郭遵那面如何了?伸手摸摸怀中的天书,赵祯神色中有丝紧张之意。

    就在这时,有宫人入内禀告道:“启禀圣上,八王爷求见。”

    刘太后听说五龙有了下落,动容道:“五龙在哪里?”

    叶知秋不望郭遵,沉声道:“据臣所知,当初损坏大相国寺佛像的人叫做夜月飞天,此人本是西平王元昊的手下,也是八部中天夜叉的第一好手。”

    刘太后皱眉道:“我不管他是谁,我只问你五龙在哪里?”她并没有避讳,因为她知道郭遵也知道五龙的事情。

    叶知秋神色不动,说道:“夜月飞天在永定陵袭驾,郭指挥杀了他。我从夜月飞天身上,并没有搜到五龙。”

    郭遵突然觉得叶知秋说得很巧妙,叶知秋没有对刘太后撒谎,他说的和刘太后想问的,完全是两个事情。

    刘太后已道:“这么说……五龙到了元昊手中?元昊为何也一定要五龙呢?”她本来对五龙没什么兴趣,可唃厮啰派不空明求五龙,元昊派人暗取,这就说明五龙中肯定大有玄机。

    刘太后自言自语之际,叶知秋静静地等候。半晌后,刘太后才道:“叶知秋,吾今日找你来,还有他事。”

    叶知秋恭敬道:“太后请吩咐。”

    郭遵皱了下眉,他来这里,本也为一件极重要的事情,可一直难以进谏。他只怕赵祯等不及消息,若冒昧前来,只怕会引发刘太后的反感。突然见叶知秋身形不动,拇指指指自身,郭遵舒了口气,已明白叶知秋的用意。

    叶知秋当然知道郭遵要说什么,他劝郭遵莫要急,他也会想办法处理。

    刘太后帘后道:“最近宫中出了些古怪……”话未说完,有宫人再禀,“太后,开封府捕头邱明毫请见。”

    郭遵、叶知秋一怔,不知邱明毫为何深夜前来?

    刘太后道:“召他进来。”不知为何,她声音中隐约有些颤抖。

    邱明毫走进来之时,如铁的脸上,竟然有分仓惶之色。郭遵见了,大为奇怪。要知道京城中,“一叶知秋,明察秋毫”二人,均是历经大风大浪的捕头,邱明毫或许不如叶知秋的名气大,但这些年来,也着实破获了不少大案,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惶惑?

    邱明毫本是太后的人,太后召邱明毫入内,又做什么打算?

    邱明毫不待施礼,太后已道:“免礼。邱明毫,你一直在宫中行事,可查到什么了吗?”

    邱明毫牙关竟有些打颤,谁都看出他眼中已有惊怖之意。“太后,臣什么也没有查到。可是……”

    “可是什么?”

    “臣查案之际,宫中又死了两个宫女。”邱明毫颤声道。

    帘后的刘太后霍然站起,失声道:“又死了两人,怎么可能?”她声音中也有些惊惧。

    叶知秋亦是脸上变色,他回汴京没有几日,对宫中的事情并不知情。但从方才的几句话他也可知道,宫中在死人,因此太后要邱明毫来查案,邱明毫查案的过程中,宫中又死了两人。

    谁有胆子在邱明毫查案的时候,对宫中人下手?为什么有人要杀宫女?所为何来?

    死人虽不是好事,但邱明毫绝不会因为死人而惊怖,那他怕的是什么?太后也是个镇定的人,就算死了宫女,她本也不该这么慌张的。

    叶知秋和郭遵互望一眼,都已看出彼此的惊疑之意。

    雷声竟然停了,可浓云早就布满了夜空,本是金碧辉煌的皇宫,在漆黑的夜色中,变得灰蒙蒙的,雨仍没有下……
  
  
 
 

 
分享到:
唐代半娼女道士边做法事边供人玩弄
幼儿园的故事
倪云林洗马图
真实林黛玉失恋后自杀沉湖而亡
武圣关羽不可回避的十大耻辱纪录
小红帽
风流天子召妓入宫
当我还只有六岁的时候3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