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歃血 >> 第三章 苦战

第三章 苦战

时间:2014/2/19 11:50:02  点击:2433 次
上一篇:第二章 天王
下一篇:第四章 兄弟
  明月窥人,清风森冷。一阵山风吹过,树影婆娑,有如鬼怪在张牙舞爪。狄青虽是胆大,但和郭遵到了这里,有如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孤舟,也不免心中忐忑,向郭遵望去。

    狄青望向郭遵,郭遵却只望着四大天王之间的金佛!狄青心中一动,暗想那尊金佛难道就是弥勒佛主?可是那金佛远比常人身躯要高大数倍,良久未动,看起来就如同木偶一样,怎么会是弥勒佛?

    带鬼面的那人低声道:“佛主正在祝福苍生,这时候不能打断,等一会儿再过去。”郭遵点点头,盯着那尊金佛,暗想道,根据叶知秋的消息,弥勒佛其实就藏身在金佛之中,故作神秘,蛊惑人心,自己虽混了进来,可要过这近千百姓,破四大天王拦截,再击杀金佛中的弥勒佛,绝非易事。不过……叶知秋的消息是否绝对可靠呢?郭遵为人看似粗犷,却极为仔细,不怕难以脱身,只怕这一击不中,后患无穷。

    正在这时,郭遵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可一时间却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只见跪着的那些百姓纷纷抬头望天,情绪激动。

    郭遵抬头望天,只见天空东南角迅疾聚起滚滚乌云。那云来得好快,不多时,就已遮挡了半边的明月,再过盏茶的功夫,乌云已掩住明月,布满了天空。

    狄青却发现四大天王面前都放着一碗水,跪倒的百姓每人面前,也有一碗清水,不知道做什么用处。这些百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看起来甚至是一家人。狄青看到这里,突然想起大哥,心中一阵温馨,觉得这些人当然是善良的百姓,那弥勒佛也不见得有什么穷凶恶极之处,郭遵这次奉朝廷旨意来剿杀弥勒教,也未必名正言顺。

    天空黯淡,篝火熊熊,轻烟弥漫中,群情汹涌,让飞龙坳弥漫在难言的情绪之中。眼看众百姓就要骚动起来,此时一声大喝传来,震耳欲聋,众人倏然而静,向台上望过去。只见那背剑的增长天王霍然站起,喝道:“妖孽已出,佛主除魔!”

    操刀的持国天王亦是站起喝道:“佛主济世,普渡众生!”

    增长、持国两天王想必在百姓心中有着极高的地位,雷霆一喝,百姓骚动已止,这时候只听到一慈悲声音传来,“明月失明,妖孽已生。心若明镜,普渡众生。”话音是从金佛方向传来,尚能见金佛的口唇一张一闭。

    狄青见到那尊大佛竟然如活人一样说话,心中骇然。

    这时候乌云蔽月,清风已冷,空中满是森森的气息,众百姓跟念道:“明月失明,妖孽已生。心若明镜,普渡众生……”百姓越念越快,越念越急,无论老少男女,全像入魔了一样。狄青本来还觉得弥勒佛和蔼可亲,但见到这种情形,也不由心悸。

    郭遵听到佛主出言,不惊反喜,心道若非弥勒佛,谁又有这种本事蛊惑众生?他已肯定弥勒佛就在金佛之内,四下悄然望去,寻找出手的机会,见众百姓中竟然也有几个禁军潜伏其中,原来众人混入时已在身上做有暗记,旁人虽看不出,但郭遵当然能认出。那几人虽脸色抹黑,郭遵看其面容,依稀认出那几人叫做郭邈山、张海和王则,不由暗喜,心道这几人在禁军中都是极为机警,武功也不差,有他们帮手,成功的希望又增加了几分。但郭遵并没有把狄青算在其中,他带狄青来,却有其他的用意。

    陡然间脸上一凉,郭遵才发觉天已落雨,紧接着噼里啪啦的雨滴落了下来,那雨来得很快,转瞬便如同瓢泼一般。众百姓站在雨中,任凭雨水浇注,无人稍动。巨蟒缠身的广目天王霍然站起,喝道:“佛主祷祝,天赐圣水。”负伞的多闻天王也跟着起身叫道:“圣水无根,涤恶除尘!”

    四大天王一起端起面前的那碗水,齐声道:“圣水无根,涤恶除尘!”他们将那碗水一饮而尽,众百姓纷纷跟着喝下。郭邈山三人稍有犹豫,王则终将水喝下,郭邈山和张海却趁人不备,将水泼在了地上。

    原来这三人是最早奉命潜伏在白壁岭附近的,打听到有百姓加入这里,伺机混了进来。聚会的百姓足有千人,但控制百姓的人却不算多,终于让这三人混了进来。他们到了飞龙坳后,每人都取了一碗所谓的圣水放在面前,见那水也无异状,不知何用,可也不敢询问。郭邈山、张海为人谨慎,不敢喝水,王则却想,这千余人都喝了,总不至于是毒药,所以还是喝了。

    雨中众人满是喧嚣,郭邈山、张海本以为泼掉碗中的水无人留意,不想广目天王陡然喝了声,“你二人为何不喝?”广目天王身躯暴胀,身上那条蟒蛇倏然盘旋起伏,人蛇均望向郭邈山的方向。

    郭、张二人暗自叫苦,不想广目天王竟有如此犀利的眼神,增长天王一抬脚,已下了木台,缓缓向郭邈山的方向行来,喝道:“你是哪里来的奸细?”增长天王话音未落,已伸手拔剑。只听当啷声响,四尺长的巨剑已被他握在手上,空中带出炫目的亮色。他不再上前,伸剑一指道:“杀!”

    增长天王“杀”字出口,只听到两声惨叫传出,狄青见状,突然背脊涌起一股寒意。原来郭、张二人没事,但却有两个百姓突然抓住身边的两个人,一口咬在对方的喉管之上。被咬之人竭力挣扎,但终于越来越是力弱,再过片刻,已然不动。

    那两人竟被人活生生地咬死!

    郭邈山、张海脸色巨变,见到周边的百姓眼中都露出了野兽一样的光芒,不由大骇。

    多闻天王悠然说道:“弥勒下生,新佛渡劫,杀人善业,立地成佛。杀一人为一住菩萨……杀十人为十住菩萨……”他尚未说完,飞龙坳已完全失控。在场的百姓都像发了疯一样相互撕咬,嘴角却都带着让人心寒的笑意。

    狄青见有像夫妻的人互相掐着脖子,形同陌路,有像父女的人厮打掐咬,喋喋怪叫,有像兄弟的人反目成仇,拳打脚踢。本来还是幽幽的谷中,转瞬已变成了人间地狱。他这才明白郭遵为何一定要除去弥勒佛,实在是这里的血腥残忍让人发指!

    郭邈山、张海已陷入了众人的围攻之中。郭遵心中暗惊,蓦地想起一件往事,暗叫糟糕。

    原来北魏宣武帝之时,冀州有一人叫做法庆,自命“新佛”,创所谓的“大乘佛”,以李归伯为十住菩萨。别的教派都讲究渡人渡己,劝善救人,就是这个新佛讲求杀人成佛,而且主张杀的人越多越好。这个大乘佛有一种迷失心性的药物,可让父子反目,夫妻成仇,后来法庆、李归伯掀起了无边的风浪,虽然终于被朝廷镇压,但不想到了今日,当年之事竟然重演!

    可这有造反之意的弥勒佛,让手下信徒在飞龙坳自相残杀又是为了哪般?

    郭遵不及多想,轻啸一声,整个人已凭空跃起,脚尖连点,竟踩着百姓的头顶而过。他啸声才起,人已在空中,啸声未歇,人已冲到高台之上。

    众人被他啸声所摄,有了片刻的安宁。四大天王听到那啸声,都诧异莫名,不想飞龙坳中除了郭邈山等人,竟然还有高手潜伏其中。持国天王见郭遵冲来喝道:“何方妖孽?前来送死!”他一翻腕,砍刀已落在手里,大喝声中,向郭遵兜头砍去。刀风夹杂雨水,劈头盖脸地砍去,声势惊人。他想要一刀将郭遵逼落到木台之下,百姓已被迷失心性,自会困住郭遵。

    郭遵冷哼声中,不退反进,竟然擦着刀锋穿过。利刃分落,斩下郭遵的一片衣襟,可他一伸手就已抓住持国天王的手腕,夺过他的砍刀,反手一肘,正中对方的胸膛。砰的一声大响后,持国天王退后几步,只觉得气血翻涌,不由骇异。他身为弥勒佛座下的护法,四大天王之一,武功之高不言而喻,可郭遵遽然杀出,一招就夺下他的兵刃,还差点打得他口吐鲜血,这人武功之高,持国天王从未见过。

    郭遵也是心中微凛,他这一肘虽是仓促,但击毙一头牛都不是问题,本以为就算不能击毙持国天王,也能打断他几根胸骨,不想持国天王体魄雄壮,这一肘只让他退后几步。郭遵应变极快,夺刀退敌,再上一步,单刀带着水痕化作一道清朗的弧线,已向持国天王砍去。持国天王不敢接招,就地一滚,已下了木台。郭遵逼退持国天王,不再犹豫,凝劲在臂,厉喝一声道:“妖孽受死!”这时候天空喀嚓一个闪电劈下来,划破四野。郭遵手中单刀如闪电般飞出,正劈在弥勒佛的肚子之上!

    郭遵出招,虚虚实实,明取持国天王,却留了十二分的力气刺杀弥勒佛。这一刀掷出,直如霹雳,弥勒佛本是笨重,又如何能躲得过这惊天的一击?

    砰的一声巨响,金佛炸成碎片。郭遵一招得手,却是暗惊,原来弥勒佛虽是中空,但其中竟没有人影!弥勒佛主未在金佛之中藏身,那方才到底是谁在蛊惑人心?

    郭遵来不及多想,发现自己已深陷夹击之中。郭遵杀出,增长天王尚在台下来不及救援,持国天王也被郭遵逼到台下,但弥勒佛身旁尚有广目、多闻两大天王。这二人见郭遵击碎金佛,早就怒不可遏,一持铁锏,一挺宝伞,双双向郭遵攻来。

    郭遵蓦地发现,原来这四大天王武功极高,比起索明、棍子二人不可同日而语。广目天王双锏一攻一守,瞬间已递出七招,封死了郭遵的左右上下,多闻天王大喝一声,挺伞就刺。这二人联手,威力无俦。

    郭遵只退了一步,就到丈许之外,避开了两大天王的惊天一击。他斜睨过去,见郭邈山等人早就陷入人海,狼狈不堪,狄青却不见了踪影,而增长、持国两大天王手持利刃,已向台上靠来。

    是战是退?郭遵脑海中才闪过这个念头,广目、多闻两天王已再次攻到。郭遵再退一步,身躯微弓,已如猎豹待噬一般,伺机待发。

    杀不了弥勒佛,就杀了这两个天王,为朝廷铲除祸害!郭遵想到这里,已凝劲全身。他本是遇强更强的性子,这时候虽身陷包围,却没有丝毫畏惧之意。

    两大天王心中一凛,竟止住了攻势。方才虽不过交手两招,可这二人都知道郭遵这人武功奇高,知道此人蓄力一击,定是威猛无俦。

    这时候天地间突然一暗,郭遵这才发现大雨滂沱,竟已浇灭了木台前最旺的那堆大火。大火陡熄,谷中陷入一片黑暗,郭遵眼前只残留着对手的两道影子,心中一动,悄无声息地横向移开三步。空中陡然风声大作,隐有金刃剌风之声,这时候天空一道霹雳,耀亮了四野。两大天王都是经验丰富之辈,见火焰陡熄,仗着熟悉地势,只凭直觉,不约而同的都杀到了郭遵身前。可霹雳一起,二人才发现郭遵早就消失不见,不由错愕万分。

    这时候蓦地传来震天一声喊——“妖孽受死!”广目天王只察觉一道疾风已扑到身侧,不由大喝一声,双锏齐落,向那道疾风击了过去。只听砰的一声大响,火星四射,广目天王只见到一柄单刀落了下来,心中大惊,不待再次发招,就见到一拳头迅疾变大,重重击在他的脸上。广目天王惨叫一声,如断线风筝般地飞出,落在地上时,扭曲了两下,已没有了动静。

    原来郭遵一拳极为刚猛,有如铁锤一般,不但击毁了广目天王的面门,还击断了他的脖颈。郭遵一击得手,顺手取了对手的一根铁锏,迅疾后退。方才他捡起单刀、掷出单刀诱敌,趁广目天王招式用老之际,一招毙敌。他作战经验极为丰富,知道敌众我寡,只能伺机剪除弥勒佛的羽翼。

    广目天王身死,多闻天王不惊反怒,呼喝声中,已朝郭遵的方向冲来,他一抖长伞,连刺数下,均是刺在空处。多闻天王察觉不出对手动向,悲愤莫名,大声喝道:“给我滚出来!”这时候天空又是一道霹雳,照亮了四野,多闻天王蓦地发现,原来郭遵就在他身左数丈开外,大喝一声,冲了过去。

    闪电过后,四野尽墨,伸手不见五指。郭遵见多闻天王冲来,横闪几步,他已看出多闻的长伞极尽奥妙,绝非只有长枪的那种功能,若是贸然接战,并没有胜出的把握。可郭遵才闪了两步,突然感觉危机陡升,毫不犹豫地脚尖再点,已向一旁纵去。一道阔剑倏然而落,几乎贴着郭遵的身躯劈下。若郭遵慢了一步,只怕就被这剑劈成两半。郭遵暗自惊凛,知道增长天王已掩到了木台之上,剑风陡然大作,郭遵不明情况,也不接战,再横移一步。

    郭遵借着天黑掩藏自己的行踪,行动有如狸猫一般。不想再走一步,脚下却是咯的一声响,原来他已退到金佛碎片之旁。虽在狂风骤雨间,增长天王却是听得清楚,阔剑一摆,疾刺过来。郭遵急退,只想尽速退到台下,一路上咯咯作响,不想才退了两步,陡然觉得一锐利之物刺到了腰间。郭遵大惊,身形急扭,只听嗤的一声响,一尖锐之物已刺入他的腹部。郭遵厉喝一声,单锏砸去,只听到咯的一声响,那物折断,可一掌却是迅疾打到,正中郭遵的胸口。

    这一掌力道极宏,郭遵借力倒退,径直飞出了木台,跌落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可心中更是骇然,不知道哪里来了个这么厉害的敌人?方才郭遵借雷电之光,早就留意到身后只有金佛碎片,再无其他,哪里想到竟有人鬼魅一样的出现,还重创了他。

    郭遵滚落台下,一道霹雳击下,只见到台上多了一人,脸上戴着面具,笑容可掬,就如小一号的弥勒佛般,郭遵蓦地醒悟,原来伤他之人就是他遍寻不获的弥勒佛主。他方才一刀虽击破金佛,但此人多半藏身木台之下,竟忍而不出,在这关键时刻,才给郭遵致命的一击。

    郭遵想明这点,却听身后再起疾风,一人飞扑而到,一刀劈来。郭遵回锏一架,只听到当啷声响,铁锏落地,原来持国天王已趁隙杀到。郭遵被一掌击得骨头差点散架,手臂乏力,竟然挡不住持国天王一击,只见天地间一道道闪电劈下来,照得苍穹时明时暗,再也掩藏不住身形,又斜睨到台上那三人已跃了下来,暗自叫苦,难道老子纵横一世,今日就要立地成佛不成?

    持国天王刀势如雷,滚滚杀到,郭遵手无寸铁,只能连连倒退,蓦地一人横向杀出,竟然抱住了郭遵,桀桀怪笑不已。持国天王大喜,见那人是寻常百姓的装束,想必是被迷失了心智,这才抱住了郭遵。郭遵重伤之下,竟然挣脱不得,持国天王毫不犹豫,一刀劈下,就算将那百姓劈成两半,也毫不在意。

    持国天王单刀一落,陡然间心中一凛,本应无法挣脱百姓的郭遵竟霍然闪开,他才要追击,不想那百姓却是手腕一振,一道青光从袖口飞出,刺中了持国天王的胸口!

    持国天王大叫一声,翻身栽倒,眼中满是不信之意。方才他虽一刀劈下,但也防备郭遵狡猾,故作不能挣脱,再施辣手反击,所以全部心神都放在郭遵身上,哪里想到本是浑浑噩噩的百姓竟突然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极为高明的剑法!

    事发突兀,弥勒佛主和增长、多闻两天王都是来不及救援,三人纵落,已将郭遵和那百姓围住。

    郭遵摇摇欲坠,还能笑得出来,“看来老子命不该绝,你竟然也混了进来。”持国天王一死,他已操起那柄砍刀,微觉沉重,心中一沉,知道方才耗力极巨。那百姓道:“活不活得成,还得看你的运气。”

    大雨滂沱,众人浑身被浇得通透,可那百姓被雨一洗,有如长剑磨砺,更显锋芒。多闻天王突然讶声道:“叶知秋?京城捕头一叶知秋?”

    那百姓微微一笑道:“正是在下。”

    那百姓就是狄青在县衙所见的年轻人,也就是京城名捕叶知秋,外号一叶知秋。叶知秋见多闻天王竟认识自己,虽脸上带笑,可思绪飞转,琢磨着眼前这几人到底是谁。

    这次郭遵奉旨前来汾州,以招募禁军为名,暗里配合开封府的捕头叶知秋剿灭声势渐大的弥勒教。叶知秋为人机警,武功高强,到了汾州后明察暗访,终于得知弥勒教老巢所在,而且成功混了进来。郭遵能知道弥勒教的暗号,也是叶知秋的功劳。郭遵为怕打草惊蛇,并不径直带兵过来剿灭,而是决定擒贼擒王。叶知秋赞同郭遵的计划,也乔装成百姓到了谷中,伺机帮助郭遵。

    方才郭遵一击失手,叶知秋也是大为诧异,不解原因。后来台上漆黑一片,叶知秋只好等在台下伺机救援,他知道郭遵武功高强,倒不虞郭遵是否能够对付四大天王。可弥勒佛主蓦然杀出,击伤了郭遵,叶知秋也是救援不及。

    叶知秋在郭遵最危急的时候,终于及时赶到,而且和郭遵联手,一出手就杀了持国天王。可眼下弥勒佛和增长、多闻两大天王完好无损,郭遵看起来伤得不轻,他们以二敌三,要想安然闯出并非易事。

    郭遵明白叶知秋的心意,不想他分心,嘿然道:“我没事,再杀几人也不成问题。”他其实也是硬撑,方才挨了一刺一掌,只觉得连运劲都胸口大痛。

    大火虽熄,可霹雳一个接着一个,将四野照得亮如白昼。叶知秋暗道雷电交加若此的情状一生少见,竟让他和郭遵无可遁形,也算是天公不开眼了。这时候近千百姓已死了半数,郭遵、叶知秋虽骇然这种残忍的情形,可也无暇顾及。

    弥勒佛主脸上总带着那慈悲的笑容,可眼中透出的杀气却遮盖不住,五人如同木雕泥塑,浑然不动,疯狂的百姓似乎对弥勒佛主还残留着尊敬,只在众人之外撕咬。

    又是一道紫电划破夜空,弥勒佛主突然大声呼喝了一句,郭遵、叶知秋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喝声未歇,增长、多闻两天王已向郭遵攻去。

    叶知秋没有动,因为他发现弥勒佛主的双眸如刀,已定在了他的身上。他只要稍动,只怕就要受到弥勒佛主最犀利的攻击。这个蛊惑人心的叛逆,竟然武功奇高!

    郭遵已左支右绌,谁都能看出,他重伤之下,已支撑不了多久。增长天王剑光若雪,多闻天王大伞若冰,二人倾力之下,已冻结住郭遵。弥勒佛主虽未稍动,但胜券在握。弥勒佛主的用意很明确,杀了郭遵,再灭叶知秋!

    叶知秋感觉浑身上下有如水里捞出来一样,雨水顺着额头,流过眼睑,再沿着下颌一点点地滴落,他眼睛不眨一下,但一颗心早就沉了下去,他发现自己没有胜出的把握。

    郭遵蓦地脚下一个踉跄,增长天王阔剑霍然滑落,已在郭遵的手臂上划了一剑,鲜血飞溅,转瞬被雨水冲淡,郭遵厉喝一声,反击一刀,角度极为刁钻。叶知秋心中微喜,知道郭遵这一刀,多少能扳回些劣势,不想多闻天王长伞陡开,已架住了郭遵的一刀!

    郭遵一刀砍在伞上,只觉得一陷一弹,单刀之力已遭化解。多闻天王的大伞不知用何种材质构成,利刃竟然划它不破。多闻天王架开单刀,霍然断喝,长伞化枪,已向郭遵刺去!

    叶知秋终于出手,他脚尖一点,作势要向郭遵的方向奔去。弥勒佛主嘿然一笑,就已到了叶知秋的身边。叶知秋轻叱一声,霍然转身,手中青光一现,片刻之间,已连刺弥勒佛主三剑。他这招声东击西,就是为了诱骗对手前来,伺机重创对手。

    弥勒佛主竟似早就料到这招,倏然前来,遽然后退,身形飘忽有如鬼魅,叶知秋蓄意一攻竟然全都落在了空处。叶知秋微惊,却已如离弦之箭,不能歇气,长啸一声,手中青光曲曲折折地攻去,罩在弥勒佛主的四面八方。剑分雨滴,空中满是寒芒。雷电怒闪,激荡天地杀气。

    弥勒佛主一退再退,十招中尚能回击两三招。叶知秋心中急怒,知道已中了对手的圈套,他知道自己和弥勒佛主身手仿佛,但自己处于绝对不利的情况,对手只求缠住他即可,可他不到百来招以上,和弥勒佛主难分胜负。

    但郭遵已坚持不了多久!

    增长、多闻二人一招紧似一招,郭遵连连倒退,脸色苍白,正想着如何破敌之际,蓦然觉得脚下一紧,不由大惊。斜睨过去,才发现有条怪蟒缠住了他的脚踝,那怪蟒身躯一展,竟将郭遵团团困住。这蟒蛇动作无声无息,郭遵事先竟然全无察觉。

    郭遵大惊,不想自己杀了广目天王,他驱使的巨蟒竟然会为主复仇。那蟒蛇极为粗大,郭遵片刻之间,竟然挣它不脱!郭遵手腕一转,单刀已砍中蟒蛇身躯,可那蟒蛇滑不留手,再加上郭遵手臂被缠,无法用出半成力道,单刀只在蟒蛇身上割出道血痕。蟒蛇困住郭遵,霍然向郭遵咬来,郭遵无奈,弃刀伸手,已扼住蟒蛇头颈。他知道就算扼住了蟒蛇,也难抵挡两大天王攻击,可性命攸关,只能活一刻算一刻。

    增长、多闻大喜,不想竟有这意外之变,增长天王长笑一声,才要上前,不想足踝也是一紧。增长大惊,低头望过去,只以为还有蟒蛇缠身,不想一柄长剑从下向上刺入,整个灌入了他的体内。

    增长天王一声惊天的吼叫,阔剑举起,可手臂停在半空,人已仰天倒了下去。那剑刺得极为刁钻,从增长天王肋下而入,径直刺到他的心脏。增长天王再是彪悍,也架不住这致命的一击。

    刺出长剑之人,正是狄青!

    狄青没有死!

    原来百姓发狂,郭遵前往刺杀弥勒佛主,那戴鬼脸之人突然浑身颤抖,竟然悄悄溜走。狄青并不知道弥勒教对犯过者处置极为残忍,那戴鬼脸之人见自己带来的人竟然是个刺客,如何不惊?狄青省却了苦战,见到百姓疯狂,也是心惊。但他混迹市井,早学会求生之能,灵机一动,径直倒了下去。

    那些百姓均已喝了迷药,神智不轻,只知道撕咬身边站着的人,却绝不留意脚下的动静。狄青滚倒在地,虽是浑身泥泞,可却半分事情也没有。他人在外围,只留心躲闪踩来的乱脚,捡了一把长剑,竭力向木台方向滚去。他还是想帮郭遵!

    狄青从未见过如此激烈的打斗,双方用招之奇,身法之快,下手之狠是他前所未见。和这些人一比,当初他和索明、棍子的打斗简直如孩童戏耍,狄青知道他帮不上什么忙,但他怎能坐视不理?虽和郭遵相处时日不长,但是郭遵的爽朗、率直、机智和正直莫不让狄青极为钦佩,狄青不想看郭遵孤军奋战。

    但狄青知道贸然参与进去,以他低微的武功,于事无补,所以他人在地上,装作死了一般,手中长剑亦是没入泥中,留意郭遵的动静,寻找机会。

    惊变陡升,郭遵蓦地被蟒蛇缠住,狄青一惊,见增长天王从他身边而过,知再不能拖延,一咬牙,左手抓住对方的脚踝,长剑遽起,一剑从下向上刺去。增长天王那里想到死人也会出手,虽有高明的武功,但变生肘腋,竟被狄青一剑刺死。

    狄青一剑得手,心中微喜,不等起身,郭遵已叫道:“小心!”狄青心中一凛,就地滚了过去,只觉得一股寒风擦脸而过,刺在地上。原来多闻天王见增长天王被杀,怒不可遏,他和广目、增长、持国几人情同手足,不想今日一战,四大天王死了其三,多闻天王悲痛欲绝,只想先杀狄青,再除郭遵。他一伞刺去,见狄青身法远逊,武功不高,更是坚定了先除去他的念头。

    狄青只躲避了三招,已全身是汗,被多闻天王刺中三处,虽不是要害,可也受创不轻。这时候天空又是一声霹雳,多闻天王一声大喝,一伞刺来,狄青怪叫一声,一个跟头翻了出去。郭遵眼中突现惊骇之意,叫道:“小心!”狄青人在空中,不知道要小心什么,可不等落地,就见多闻天王的伞尖遽然飞出道银光,打到他的脑门之上,狄青只觉得天地间轰隆一声响,然后再没了知觉。

    郭遵已怒,前所未有的愤怒!他只见到多闻天王的长伞射出银针,狄青猝不及防,被那银针刺中,银针力道刚猛,竟整支没了进去。

    狄青死了?狄青本不必死!郭遵陡然间暴喝一声,竟然压住了天边沉雷滚滚。

    多闻天王一招得手,认为狄青必死。他忧愤稍解,本想转而对付郭遵,甚至有些后悔在这不入流的狄青身上浪费时间,可他听到郭遵这一声吼,不由大惊,扭头望过去,一颗心怦怦大跳。

    郭遵一声暴喝后,身躯暴胀,那巨蟒本缠郭遵缠得甚紧,竟也抗不住郭遵的大力,稍微松动。郭遵足尖一点,砍刀霍然飞起,他伸手操住。在星逝电闪间,手腕一转,已砍下巨蟒的脑袋!

    蟒头飞起,鲜血喷涌,洒了郭遵一头一脸,郭遵眼角、鼻端、耳边均有了血迹,那是他用力崩开巨蟒,五脏受伤的缘故。可郭遵不理伤势,只是望着多闻天王,一字字道:“我若不杀你,誓不为人!”

    多闻天王已胆寒,他一生中从未有过如此畏惧的时候。虽知道郭遵伤势极重,虽看到巨蟒的身躯还缠在郭遵身上,虽知道倾力一战,他说不定能杀了郭遵,可多闻天王竟已不敢上前。多闻天王甚至已不敢去看郭遵的双眸。那双眼满是绝望、内疚、愤怒和狂野,这样的一双眼眸,已让多闻天王失去再战的勇气。

    郭遵拖着蟒蛇的尸身上前,一步、两步、三步……他走得极慢,可是走得极为坚定,他浑身湿透,血迹顺着脸颊一滴滴地滑落,有如悲愤的泪水。

    这时候天空又是一道闪电划过,郭遵就那么走过来,有如地狱来的杀神,不杀多闻不回地府。多闻天王一阵心悸,突然一声大叫,扭头就走,晃了几晃,已没入黑暗之中。

    弥勒佛主见状,虚晃一招,也没入了黑暗之中。叶知秋再想追时,见郭遵晃了两晃,已倒了下去,顾不得再追弥勒佛主,飞身到了郭遵面前,叫道:“郭大人,你怎么了?”

    郭遵方才挣脱蟒蛇的束缚,五脏俱伤,完全是靠着一股意志这才坚持下来,见敌人已去,一口气提不上来,昏迷了过去。可他毕竟心中悲愤,昏迷片刻就已苏醒过来,这时候飞龙坳中已如人间地狱,近千百姓已没有几个留下。郭遵挣扎站起,踉跄走到狄青面前,望见狄青一动不动,雨水夹杂着枯叶落在郭遵脸上,郭遵已泪流满面……
  
  
 

 
分享到:
上一篇:第二章 天王
下一篇:第四章 兄弟
唐末尼姑为痴情皇帝李煜殉情始末
杀人上瘾的皇帝:母亲和老婆都不放过
飞箱
刘备摔孩子
井底之蛙3
一代一代枭雄
小和尚怎样成为学霸,老师父这4
周共和 始纪年 历宣幽 遂东迁6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