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千年修仙记 >> 第十九回 吕洞宾下山云游 荷花女上山护法

第十九回 吕洞宾下山云游 荷花女上山护法

时间:2014/2/18 10:56:48  点击:3436 次
  精养灵根气养神,此真之外更无真。

  神仙不肯分明说,迷了千千万万人。

  且说吕洞宾辞别钟李,回到九峰山,阳神入窍,收功下座。他环视一下吊钟洞,油灯还在闪耀着光辉,这盏油灯已经陪伴他度过了十几个春秋。

  吕洞宾走出吊钟洞,外面春风习习,阳光灿烂。他抬头看看天,日头高高地悬挂在天空,有几片白云在天空悠闲地漂浮着。

  吕洞宾决计下山。下山后要去往何处,他也不知道。师傅说了,云游四海,广结道缘,除恶扬善,济世度人。吕洞宾点点头,就这么着。

  吕洞宾漫无目标地走着,他一路施医问诊、治病救人,乐善好施、解救危难,拜佛访道、广结道缘,施展仙术、惩恶扬善。

  吕洞宾四海云游,遇到了她的第二位夫人,十几年来久违了的爱恨情仇,又在他心中油然而生。

  一日吕洞宾来到一个叫大宋楼的地方,他走到村口,看到这里风景秀丽,别有一番情趣,心中十分高兴。他正在漫不经心地向前行走,忽听到有人在村头正议论些什么。原来这儿有个大户人家,平日里就心狠手辣,横行乡里,今日又在借给主人祝寿之名,聚敛钱财,乡人正在一起痛骂他。吕洞宾听后想去看个究竟,他向前走不多远,就到了路北这户人家的门前。

  管家正在门前招呼客人,吕洞宾鞠躬对管家说道:“贫道云游至此,欲为你家主人贺福祝寿,烦请禀报。”管家看着吕洞宾,轻蔑地说道:“穷道士,你来凑何热闹?”吕洞宾又作揖道:“请爷进去通报一声。”管家不耐烦地说道:“你等着。”管家进去一会儿又出来了,对吕洞宾道:“我家老爷忙着哪,让你快滚。”吕洞宾又作揖道:“请爷赏碗水喝。”管家吼道:“快滚。”说着举拳要打,吕洞宾见状忙转身离开。

  吕洞宾刚走不远,又想:富贵人家未必都是这般凶恶,我不妨再去一家试试看。吕洞宾一转身瞧见对面路南还有一大户人家,便晃晃悠悠地走过去,装出可怜的样子对着管家鞠躬、作揖,连声乞求。管家同情地把他领入宅院,又让人送来茶饭放在吕洞宾面前的小石桌上,自己坐在一旁陪吕洞宾说话。吕洞宾再三称谢,管家道:“道长不必客气,我家主人心地善良,常资助百姓,救济穷人。”说着又问吕洞宾如何称呼,欲往何处。吕洞宾道:“贫道吕洞宾,四海云游,居无定所,去无方向。”吕洞宾边说边打量着宅院,见这宅院布置得有理有序,朴素雅静。

  管家见吕洞宾在打量宅院,便问道:“你看这宅院怎样?”吕洞宾点头赞道:“好宅院,好风水,错落有致,美而无华。”管家道:“道长云游四海,不如住在我们这儿,这后院还住着几位逃难的…。”吕洞宾道:“不打搅了,人各有志!”说着起身执意告辞。管家见留不住,就拿出几两银子说道:“道长既然要走,我也不便强留。这些银子你拿着吧,已备路上急用!”吕洞宾听了深受感动,笑着说道:“相公品质可敬!不过银子与我无用,你且将它投入你家井中,自有道理。”说完扬长而去。

  管家甚感奇怪,把吕洞宾送走后就将此事禀报给了主人,主人道:“如此说来他并非平常道士,且依他言而行,看看将会如何?”

  主人和管家一起来到井边,他人也围过来看热闹。管家将银子投入井中,见井中涌出一个水花,然后便再无动静。

  众人在井边看了半天,有人说道:“尝尝井水如何?”众人称好。管家叫人将水打上来一尝,井水变的甘甜爽口,众人争抢着都要尝一口,惊奇不已。

  次日管家外出,听对面那户人家的管家说:“真是怪事,昨日我们家的井水不知怎的了,突然变得又苦又咸,不能下咽。”

  又一日吕洞宾正在路上行走,看见有个孩子坐在地上流泪。他向前问道:“你小小年纪,有何悲伤之事?”这小孩叹口气道:“我爹死了,我娘又卧病在床,无钱医治,我想出去赚钱,可她又无人照料!”

  吕洞宾听后甚是高兴,难得这孩子如此孝顺!于是又问道:“你有何愿望可说与我,我可帮你。”这孩子道:“我想要一块金子,如此便可为我娘治病了。”

  吕洞宾道:“这个不难。”他看到路边有一块石头,正要点石成金,又转念一想:“这个不妥,如此会害及后人。”他眉头一皱,想起前几日碰到的那个可恶的财主,心想不如拿他家敛来的金子用上一用。他想着将手指向石头一指,喊了声“金子。”来了个偷梁换柱。

  这孩子一看石头瞬时变成了金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惊奇地看看金子,又看看吕洞宾,再看看吕洞宾的手指,说道:“真神啊!”吕洞宾笑着对他说道:“拿去吧。”这孩子却摇摇头说道:“我不要金子。”吕洞宾听后更为高兴,心想这个孝子竟然还是一个不贪财的君子。他看着这孩子又问道:“你为何不要?这些金子可为你娘治病,你们还可享用它好多年!”这孩子说道:“你给我的金子总有用完之日。我想要你的手指,日后只要我想要金子,随意一指就有了。”

  吕洞宾听后摇摇头,暗叹:“难怪世人如此贪婪,一个孩子竟如此贪心!”他失望地对孩子说道:“你太贪心了。你看错了,那块石头还是石头。”说完便走。

  那个孩子一看,果然石头还是石头。他莫名其妙地看着吕洞宾走远。

  吕洞宾走后,心想这孩子虽然贪心,但其家境着实可怜,他母之病我当医之,于是便向他家走去。吕洞宾走到他家门口,见门开着,便扣门道:“我乃一云游的道人,路遇此处欲讨口饭吃。”但听一妇人说道:“我下不了地,你到屋里自便吧。”

  吕洞宾走进屋里一看,见此家一贫如洗,床上躺着一个妇人。吕洞宾问道:“你为何躺下不起?”那妇人道:“我已瘫在床上两年了,无钱医治。”吕洞宾道:“你已好了。”那妇人不信:“你是何人,何故哄我?”吕洞宾道:“我乃云游道人吕洞宾,我非哄你,你起起便知。”

  那妇人闻听,试着翻身起床,竟真的站起身来。待这女人起来,吕洞宾已走出房门,妇人走出房门一看,见吕洞宾已经走远。她向吕洞宾跪拜道:“神仙啊,谢谢神仙救了我啊。”

  妇人正在跪谢,儿子回来了。儿子惊喜地将其扶起道:“娘,你好了?”妇人道:“神仙吕洞宾治好了我的病,神仙救了我。”儿子道:“可是刚才过去的那个人?”妇人道:“对,就是他!”儿子道:“娘,我曾遇见过他。”儿子便将刚才吕洞宾指石为金又复归为石的经过述说一遍。妇人道:“你贪心无尽,神仙生气了,故不想再把金子给你。神仙真是善心,他还是来治好了我的病。”

  妇人后来又听说前些日子发生在大宋楼的事,更相信吕洞宾是个神仙,便在家中供起了吕洞宾的牌位。

  这些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多人都在家供起了吕洞宾。

  还有一个贫穷的妇人,她患了下肢瘫痪。由于生活所迫,每日都要爬出去乞讨。有一日,有位道士问她为何如此乞讨。她答道:“相公已不在人世,无儿无女,家中只有一个八十岁的老婆婆相依为命。”道长听后将她扶起,要她一步一步地跟他走,她果然可以再走路了。妇人问道:“道长住在哪里?我想跟婆婆一起去答谢你。”道长说道:“我住在对面楼上。”第二日一早,这妇人带着婆婆一起到这个楼上去拜会道长,可到楼上一看,这儿并无什么道长,只见主人家供奉着一个吕洞宾牌位。这家主人听这个妇人说明缘由,心想定是吕洞宾显灵,就收留了她们,直至她们死去为止。

  仙人吕洞宾已经大名远扬,这常使他感到不便,他想应该隐姓埋名,这样才能逍遥自在。他又想:“吕之隐者即是回。”于是便自称回道人。

  一日他来到山东五连县大青山,他见这儿山清水秀,绿树成阴,百鸟齐鸣,云蒸霞蔚,便上山游玩。上得山来,又见此山怪石叠翠,洞府众多。他看到有一洞极为壮观,洞口竖一大石如同影壁,洞内大洞连小洞,有廊有室,数人相围,可坐可躺,静幽宜人,甚为喜爱,便在此洞住了下来。他白天出去为当地百姓救苦救难,晚上回来修炼。

  有一天,他出游回来走到半山腰,忽听一女子哭喊救命,循声望去,见一恶少正在毒打着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

  那女子见了吕洞宾跪地哀求道:“好心的官人,请你快救救我吧,要不我就叫这恶人给毁了。”吕洞宾见状,顿时怒从心头起,上前对那恶少说道:“她一柔弱女子,你何故如此毒打?”那恶少怒不可赦的说道:“你是何人?少管闲事!”吕洞宾道:“我乃云游的回道人,就爱管此等闲事。”那恶少又喊道:“臭道士,你也想找死吗?”吕洞宾也不客气地说道:“请你放过她!”那恶少举起拳头对吕洞宾怒喝道:“再啰嗦,连你一起收拾!”吕洞宾哈哈大笑道:“就你?”那恶少见吕洞宾不服,便抡拳向吕洞宾打去。吕洞宾也不躲闪,拳头刚落到吕洞宾头上,那恶少竟“啊”的一声将拳急忙收回,疼的赤牙咧嘴,好似拳头打在了石头上似的。他抚摸一下疼痛难忍的手背,心想这道士头皮好硬,便冷不防向吕洞宾一脚踢去。吕洞宾并未理会,却见那恶少站立不稳,扑腾摔倒,四腿朝天。吕洞宾喝道:“还不快滚!”那恶少见情势不妙,连滚带爬地慌忙起身就逃。

  吕洞宾看看天色已晚,于是就想把这女子送回家。路上这女子诉说起家境苦衷,人生遭遇。她本住在离大青山不远的一个山村里,名叫荷花,父母早亡。狠心的哥哥嫂子贪图钱财,将她嫁给了邻村的这一恶少岳代旷,新婚不久便屡遭毒打,她只好从家里逃出,后被岳代旷追赶,又遭此毒打,幸遇吕洞宾搭救。吕洞宾好言劝慰,荷花仍含泪哭泣,不愿回家,吕洞宾只好将他送回她哥嫂家。

  哪知第二天荷花又挎了个蓝包袱上了山,半山腰碰到吕洞宾正要下山。荷花说昨日到了哥嫂家,吕洞宾走后就被哥嫂强行送回到了岳家,晚上又是一顿毒打。荷花说完又说道:“好心人,你将我收下吧,我愿嫁给你好好地伺候你一辈子。”吕洞宾道:“你乃少妇,正值年轻美貌。我乃一个穷道人,年已六十有余,你嫁给我,岂不笑话?”荷花道:“好心人莫哄我,我看你不过三十岁而已!”吕洞宾道:“我非哄你,句句属实。”荷花道:“你如此说,便是嫌弃我。你若不答应,我这无依无靠的孤身弱女子在这世上无法再活,不如死了利索。”说着,就往山崖上撞。吕洞宾深为这女子的不幸所打动,又见她如此痴情,便只好将其暂时收留了下来。

  两人回到洞中,吕洞宾为她弄些吃的,安慰她暂且洞内休息。荷花不肯,说要陪吕洞宾说话,吕洞宾也将自己的身世告诉了荷花,荷花听后拍手说道:“好啊,我也为你护法。”吕洞宾道:“既如此,我即刻阳神出窍,你且在此守护。”荷花道:“好!”吕洞宾便盘腿打坐,阳神出窍离身而去。

  吕洞宾飞身来到终南山拜见师傅,心想莫非又是师傅再试我,他算了算又好像不是,故此来请教师傅该如何处置。他见到钟离权便将偶遇荷花的经过述说一遍。钟离权听后哈哈大笑,而后说道:“好,好啊!”吕洞宾道:“如此尴尬之事,和谷子何故说好,你在耻笑我不成?”钟离权道:“纯阳子有所不知,你命中该与这女子有此一段姻缘。你尘缘未了,这也是你不能修炼炼虚合道、原形粉碎之功的缘故啊!”

  吕洞宾沉思半晌,摇摇头说道:“这该如何是好?”钟离权笑道:“回去与她成亲,你又有洞房花烛夜了。”钟离权说罢又哈哈大笑。吕洞宾道:“和谷子莫戏弄我,我乃纯阳之身,怎能和凡间女子成亲?”钟离权含笑说道:“可以!”吕洞宾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师傅十几年前曾说过,我在证得大道之前还与一个女子应有一段姻缘,莫非就是这个荷花?”钟离权道:“就是她了!”吕洞宾又不安地问道:“我与她成亲岂不要漏失损功?”钟离权道:“我授你采阴补阳之法,你用此法非但不会漏失损功,还会给你补阳增功,此乃阴阳修炼大法,又叫御女大法,于你于她都大有好处!”

  吕洞宾半信半疑地说道:“真有此事?”钟离权笑着说道:“修道本无定法,只要顺其自然。”吕洞宾似有所悟,看着钟离权道:“愿闻其详。”

  钟离权道:“我授你口诀:先戏后入,弱入强出;九浅一深,慢进急退;龙飞凤舞,十御不泄;收身打坐,引气归窍。”吕洞宾道:“果真能行?”钟离权道:“当年黄帝命素女问道玄女,玄女授黄帝此御女大法。黄帝后宫嫔妃成群,玄女又授黄帝一法:骨小毛轻肤白润,五五音柔是佳品。黄帝用此法助其修道成真。”吕洞宾闻言,心中暗喜。他辞别钟离权,飞身回到大青山,当夜与荷花洞中成亲。

  且说恶少岳代旷见荷花两日没有回家,便到荷花哥嫂家去找,见荷花不在,知道荷花去了山上。但岳代旷惧怕吕洞宾,不敢到山上去找,便让荷花的哥哥到山上去找荷花。

  荷花的哥哥在山上找到荷花,无论哥哥如何说,怎么劝,荷花就是不跟哥哥下山。哥哥无奈,只好下山告诉岳代旷。岳代旷听后对吕洞宾恨之入骨,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个臭道士,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岳代旷请了两个武功高强的人和他一同上山。三人来到山上,岳代旷在洞外高喊道:“臭道士,有种你给我出来。”吕洞宾与荷花听到喊声,荷花被吓坏了,吕洞宾笑道:“莫怕,你在洞里呆着,我去看看。”说着走了出来,见恶少三人气势汹汹地站在洞外,吕洞宾笑道:“怎么,想打架?”岳代旷又怒吼道:“臭道士,要是识相,快把荷花还给我。要不然,我给你没完!”吕洞宾笑道:“你不把荷花当人,整天地打她、骂她,她逃出你的魔掌便是她的福分,如何还能还你?”岳代旷对那二人说道:“这道士欠揍,给我上!”话音刚落,二人便冲了上来。

  吕洞宾挥手向那二人说道:“且慢!”又对岳代旷说道:“小子,打架你们不是对手。不如这样,你买荷花化的银子,我加倍还你,你再娶一个意中人,如何?”岳代旷恶气未出,哪会善罢甘休?他毫不犹豫地说道:“我不要钱,就要荷花。”又对那二人说道:“少给他罗嗦,把他收拾了再说!”

  二人摩拳擦掌地向吕洞宾打来,吕洞宾闪出身来,说声:“疾!”二人竟莫名其妙地对打起来,吕洞宾看着笑道:“武功确实不错,打得好,打得好!”

  岳代旷看傻了眼,听吕洞宾一说,恍然大悟,冲那二人喊道:“错了,打错了。”吕洞宾又笑道:“是打错了。”又指了一下岳代旷,说道:“该打他才对!”说完,二人竟一起向岳代旷打去。吓得岳代旷屁滚尿流地跑下山去,二人紧追不舍。

  岳代旷次日又把吕洞宾告到了县衙。县衙派人来到山上,把吕洞宾与荷花带到了堂上。县太爷问道:“堂下何人?”吕洞宾回道:“在下贫道回岩。”荷花跪下也道:“民女荷花。”县太爷道:“大胆回岩,为何不跪?”吕洞宾道:“贫道乃方外之人,不受朝廷礼制。”县太爷道:“好一个方外之人!你身为出家之人,却干出强抢民女的勾当,你可知罪?”吕洞宾道:“回大人,贫道不曾强抢民女。”县太爷一拍惊堂木:“大胆回岩,还敢狡辩?荷花本是有夫之妇,你却将她抢到山上。”吕洞宾道:“荷花原为有夫之妇,可岳代旷无故对她大打出手,我是从他的魔掌下把荷花救了下来,是荷花不愿再去送死,非是贫道强迫。”县太爷道:“你可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古训?”吕洞宾道:“这是害人的陈词滥调,大人不要迂腐不化。”荷花也道:“请老爷为民女做主,民女愿侍候回道长一辈子。”县太爷又一拍惊堂木:“好一对不知廉耻的狗男女,不打你们,你们是不知道朝廷还有王法。来人,给我各打四十大板。”吕洞宾道:“且慢!荷花乃是一柔弱女子,她刚摆脱恶少的痛打,你怎能还要打她。”县太爷道:“不打她也成,这事因你而起,你就都受着吧!”吕洞宾道:“请吧!”

  衙役向吕洞宾打去,打了半天,吕洞宾没有反应。可每打一下,岳代旷都疼得唉呀一声,岳代旷跪下喊道:“老爷别打啦,别打啦!”县太爷道:“本县在为你出气,你为何不让打?”岳代旷唉呀唉呀地说道:“这道人会妖术。”县太爷像是明白了什么,对吕洞宾道:“大胆回岩,你敢戏弄公堂?”吕洞宾道:“贫道不是戏弄公堂,是在替老爷主持公道!”县太爷见整不了吕洞宾,便道:“把回岩打入大牢,听候发落。”又对岳代旷道:“你把荷花领回去吧,以后要好生待她。”岳代旷道:“谢老爷。”荷花向县太爷说道:“我不跟他回去,你把我也打入大牢吧。”县太爷道:“本县要你回家,你如何不知好歹?”荷花道:“我就是死,也不跟他回去。”县太爷道:“你活是岳家人,死是岳家鬼,死也要死在岳家。”荷花喊道:“老爷若是逼我回去,我就死给你看!”说着就向墙上撞去,被人一把拉住。吕洞宾道:“大人行行好吧,要不你就逼出人命了!”岳代旷跪下说道:“请老爷主持公道,让我带荷花回去。”县太爷道:“你快领她走。”荷花挣扎着喊道:“我死也不跟他回去,不信我就死给你看!”说着又要挣扎着去撞墙。

  吕洞宾道:“大人,不如这样,我给岳代旷金元宝两锭,算是对他的补偿,这案子就此了结如何?”吕洞宾说着从兜里掏出了金光闪闪的金元宝,岳代旷一见眼睛瞪得老大。县太爷问岳代旷道:“你意下如何?”岳代旷道:“我听老爷的吩咐。”县太爷忙顺水推舟:“好,此案就此了结!”言毕县太爷慌忙退堂,吕洞宾把金元宝交给岳代旷,说道:“你以后要多行善积德,如若还是横行乡里,为非作歹,你会大难临头。”岳代旷高兴地一个劲地点头,众人各自欢天喜地地离去。

  荷花与吕洞宾回到了洞里,平平安安地过上了幸福的好日子。

  一日,荷花告述吕洞宾附近有一个恶霸对人极其刻薄,借了他家的钱粮都得加倍还他。人们都很恨他,当年她爹就是被他逼死的。吕洞宾听后就想整治一下这个恶霸,他又让荷花为他护法,然后打坐阳神出窍,直向这个恶霸家飞来。

  吕洞宾到了这个恶霸的家门口,现身变作一个衣衫破缕的老头子闯入他家,恶霸出来叫骂道:“老不死的,你不想活了!”吕洞宾道:“老爷,请借斗高粱给我吧,我家已三天没揭锅了。”恶霸不耐烦地说道:“借我家粮食,按规矩要借一还五。”吕洞宾道:“老爷放心,到时我一定按规矩还。”恶霸又道:“你我各不相识,想借粮食,需先压银子。”

  吕洞宾听后假装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老爷,我是吕岩,离这儿不远。”恶霸道:“那也不行。”吕洞宾从身上摸出一个金镯子道:“老爷,我很穷,我没有银子,只有这祖传的铜镯子,你看行吗?”恶霸拿起一看,见是一个金镯子,心想:“这老头子饿糊涂了,把金镯当成铜镯子了。”他马上装出一副同情的样子说道:“哎!这支铜镯也不值银子。今看你好可怜,就借你一斗吧。”说完赶快吩咐账房付粮。

  几个月后,吕洞宾又阳神出窍在恶霸家现身,仍变作那个老头子的模样,背着口袋。他看到恶霸说道:“老爷,还你粮食。”恶霸忙喊出账房,收下五斗满满的高粱。粮食装完斗,口袋正好也空了。恶霸为了赖下金镯子,硬说五斗没满,不能还镯子。吕洞宾与其争辩,恶霸叫出两个五大三粗之人。这两人刚出来,吕洞宾便瞬间不见了。恶霸见状心中有些害怕,忙去看斗里的粮食,谁知斗里的粮食竟瞬间变成了好多跳蚤,恶霸见状就跑,可跳蚤还是跳了他一身。恶霸手忙脚乱地拍打着,跑到后屋换了衣裳,身上仍是奇痒难受。他又慌忙打开箱子寻找金镯子,可那只金镯子却不见了,但见放金镯子处有一首诗:

  少饮欺心酒,休贪不义财。

  福因慈善得,祸从奸巧来。

  自此这恶霸幡然醒悟,再也不对人刻薄,欺压百姓了。

  吕洞宾回到洞里阳神入窍,起身将这事儿告述了荷花,荷花听后高兴地手舞足蹈,上前抱住吕洞宾,口里说道:“相公你真好!”吕洞宾也拥抱着荷花,兴奋地说道:“宝贝,你好可爱!”说着情不自禁地去吻荷花那秀美的的脸蛋。荷花静静地闭上眼睛,任凭吕洞宾在她脸上狂乱地亲吻着。

  吕洞宾亲吻、抚摸着荷花那苗条而又丰满的玉体,两人忘情地在爱的原野里翱翔。

  吕洞宾慢慢地爬上了挺拔的山峰,在顶峰上徘徊、游戏,他又慢慢地下山而去。山下是一马平川,再往下走有一湾小溪,溪水正从小溪里流出。小溪的源头有一束盛开的花朵,吕洞宾抚弄着花瓣里的花蕾。

  吕洞宾将美人鱼放入小溪,鱼儿抖起精神在小溪里上串下跳、左冲右突,溪流被搅起层层波澜、阵阵浪花。

  吕洞宾采战多时、变化多端,时而龙翻、时而虎步,时而猿博、时而禅附,时而龟腾、时而凤翔,兔吮毫、鱼接鳞、鹤交颈,越战越勇。荷花心花怒放,高潮迭起。

  吕洞宾收工打坐,引精归窍。荷花也已筋疲力尽,静静地躺着、慢慢地品味着爱的美妙。

  吕洞宾打完坐,荷花笑道:“你真真的是太厉害了,这世上怕是无人能比了!”吕洞宾也笑道:“这算不了什么,修道之人可以十御不泄。这不是我厉害,是道家的双修大法厉害。”荷花又笑道:“我做梦都没想到,我能过上这样的好日子!”

  但是好景不长,半年后荷花在山上采摘野果时不幸坠崖身亡。吕洞宾深感痛心,将她封在洞口的巨石之中。他又阳神出窍去拜见师傅,痛心地将荷花之死告述了钟离权。钟离权听后说道:“缘尽情宜绝,休再忧伤哀痛。汝当作该作之事,莫忘仙家本色。”吕洞宾无奈又神归大青山,阳神归窍。他站起身来,离开了这个令他伤感的大青山。他和荷花曾经住过的这个洞子被后人称作媳妇洞。

  吕洞宾又开始四处云游。一日他来到九江,这里山拥千嶂,襟江带湖,风光秀丽,人杰地灵,吕洞宾很喜欢这个地方,便想为这儿的百姓做点事儿。这日他正欣赏着这儿的风土人情,忽见一个病妇蹒跚而来,面色蜡黄。吕洞宾想试试她的心肠,于是装成一个寒酸的乞丐走到她面前乞讨,这个病妇向他施舍了一枚铜钱。

  吕洞宾将铜钱埋在路边土中,而后说道:“饮此土所煎之水,汝病即愈。”言毕即速速离去。病妇莫名其妙地看着吕洞宾远去,纳闷地站立许久。乡人见状来问缘由,病妇疑惑地将其经过述说一遍,并言乞丐长得身材魁伟,神采英发,不象流落街头面容憔悴的乞丐。病妇和乡人便去挖铜钱下的泥土治病,果然治愈了不少疑难病症。挖土的人越来越多,竟将此处挖成了一口井,人称“吕公井”。井水澄清,长年不涸,水波聚结成一个“吕”字,百般扰荡,久不消失。

  吕洞宾离开病妇,心情格外爽朗。他又在漫不经心地游玩,这日他忽感庐山非是寻常之山,这山北濒长江,南襟鄱阳湖,群峰突起,一山独峙,好似天外飞来一般,暗想何不上山游玩一番。

  吕洞宾走上山来,又见此山雄奇秀拔,云雾缭绕,处处奇洞怪石,飞泉瀑布。他正兴致勃勃地欣赏着这儿的山山水水,又想起匡俗兄弟曾在庐山学道成仙,方辅和太上老君也曾在此炼丹。他正在遐想,突然山风吹起,雾气飘远,抬头竟见眼前站立一人。但见此人身着青袍,头系青巾,浓眉大眼,鹤发童颜,身上还佩戴着一把宝剑。那人看着吕洞宾说道:“你是纯阳子吧?”吕洞宾不由一惊,心想:“此必异人啊!”
  
  
 
 

 
分享到:
康熙遗诏胤禛继位的惊天内幕
牡丹花仙4
中国史上唯一能让皇帝自愿当奴隶传奇美女
十跪父母恩7
自羲农 至黄帝 号三皇 在上世56
历史上最胆大包天的皇帝诏书
解密《金瓶梅》中的36处男女性事大描绘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