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千年修仙记 >> 第四回 玄宗罢占杨玉环 贵妃喂奶安禄山

第四回 玄宗罢占杨玉环 贵妃喂奶安禄山

时间:2014/2/18 10:41:08  点击:49653 次
  上山入林隐岩洞,出凡入世显神通。

  济世度人逍遥游,相逢一笑此山中。

  且说张李二仙约定:从安济桥这头走到那头,谁先到谁就是赢了。若铁拐李赢了,张果老日后就得倒骑毛驴,若张果老赢了,铁拐李日后也得倒着走。

  两人说好,张果老还不放心,又将了铁拐李一军:“不许反悔。”铁拐李也不示弱:“咱们击掌为定。”

  两人走到一起,伸手击掌。张果老又向铁拐李伸手示意:“请!”铁拐李也一伸手道:“请!”

  两人礼毕,各自前行。张果老“得”的一声,驴儿撒腿就向前冲去。铁拐李收起铁拐,两腿不瘸也不拐了,他紧走两步,走到了驴儿的前头。

  张果老见状,掏出鱼鼓,将鱼鼓变作鞭子,鞭催驴儿快走。可任凭他如何鞭抽,怎么吆喝,驴子总也赶不上铁拐李,铁拐李总落他的驴儿一尺多远,分明铁拐李在成心气他。

  此时桥上行人正多,见两人一驴如此玩耍甚感有趣,个个站下看个热闹。有人呐喊为他们鼓劲:“嗨!快跑,驴儿要撵上了。”“驴儿,快跑!”有人索性拿张果老开涮:“驴儿,加鞭!”不时还有一阵阵笑声。张果老顾不了许多,一个劲地摇鞭吆喝。

  张果老只看到铁拐李一瘸一拐,一时忘记了铁拐李也是个神仙。他的驴儿再快也快不过神仙,他的驴儿再神也神不过真神真仙。

  不一时两人走到了桥头,张果老仍是不服:“这次不算,你把铁拐扔了不算。”铁拐李笑说道:“你想反悔?拿着铁拐走得更快,不忍心把你落得太远而已。再说,当初你并未说不许收起铁拐。”

  张果老只好服输:“罢了,我倒骑毛驴便是。”铁拐李却很大度:“认输就行了,毛驴就莫倒骑了。”张果老拍拍毛驴:“咱说得到输得起。”从此他便倒骑毛驴了。

  张果老和铁拐李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把这段经过讲完,钟离权对何仙姑道:“李孔目尽干些作弄人的勾当,他在人间做善事也是如此。”张果老趁机附和道:“对,他是个古董的老东西。”铁拐李指着张果老道:“趁机报复不是?”张果老对钟离权道:“你说说他干的好事。”

  钟离权举杯说道:“且饮一杯再说无妨。”于是三人也举起杯,四人一饮而尽。饮毕钟离权讲起了铁拐李与狗皮膏药的事。

  铁拐李自得了太上老君送的葫芦,便背上它云游四方,一边修仙访道,一边行医送药。一日他见一行医的郎中医术高明、待人和善,不过这郎中对陈疮烂毒却束手无策,铁拐李见此便有意要帮帮他。

  这日郎中要外出行医,一出门见一老者衣衫破缕、蓬头垢面,手持木杖一瘸一拐地向他走来。郎中一见便迎上前去说道:“老人家,有何不适,我能否帮你啊?”老者摇摇头,指指腿,边将裤腿卷起来给郎中看,边说道:“疼啊!这个可能治?”

  郎中蹲下看了看,见老者腿上不过长了个小脓疮而已,便点点头说道:“这个不难。”说着从药箱里拿出一贴膏药为老人贴上,边贴边说道:“这个贴上,明日就好。”老者点点头道:“那就好,可我没钱给你啊。”郎中说道:“不碍事,你赶快回家歇去吧。”边说边起身走去。

  次日这老者又一瘸一拐地来到郎中家,郎中家的看家狗见着这老者吠个不停。郎中见状忙起身迎出,喝退看家狗,笑着对老者说道:“老人家,腿怎样?”这老者哎呀哎呀地叫个不停,又弯腰卷起裤腿道:“哎呀,你看看吧。”

  郎中蹲下来将膏药揭开一看,那脓疮不但没好,反而变大了一半。郎中看罢说道:“老人家,你莫急,你这疮毒还没出来,我给你换贴药,明日一准能好。”说着起身,又为老者取来一贴膏药为他贴上。贴完药,老者又哎呀哎呀地走了。

  第三日一早,这老者又哎呀哎呀地来到郎中家,那看家狗依旧跟着他叫个不停。郎中一见有些傻了眼。他没顾得上去管这个看家狗,径直走到老者跟前,紧忙揭开膏药一看,那脓疮又比昨日大了一半。郎中自语道:“这个怪了。不过老人家,你忍着点,我去给你配一贴最好的膏药。”

  郎中去后院配药,这狗依旧盯着这老者狂吠不停,老者举起木杖向狗打去。这狗真不禁打,竟被一棍子打死。这老者将木棍一晃,那木棍竟变作了一把刀,他蹲下身,三下五除二就把狗皮给剥了下来。

  郎中后院一心配药,并未注意前院所发生的一切。等他配完药回来看到前院的惨状,却不知该如何处置。他看着那老者结结巴巴地说道:“你,这,…。”

  那老者却笑着向郎中招招手,示意郎中过去。老者要过郎中手中配好的药,将其摊在剪下的一块狗皮上,又贴在自己的脓疮上,然后起身健步而走。

  郎中紧步跟出门外,却见这老者飞升而起,眨眼间不见了踪影。郎中看着惊奇万分,猛想起老者的木杖还在院中,急回身去寻,搜遍整个院子也没寻见。

  郎中正在纳闷,忽然意识到这是神仙铁拐李在向他传授治疮良方,他忙跪地向天而拜。自此,人间便有了狗皮膏药。

  钟离权刚说完,张果老便对何仙姑说道:“你看这个李孔目是否古董?传授药方不好好传授,竟把郎中折腾得要死!”仙姑听了只是笑。铁拐李辩解道:“这样他才能知道这个方子的利害。”

  张果老又对铁拐李笑说道:“对了,前些日子我在宫中,遇到了你的一位弟子,他曾问起我你为什么能治百病却还是个拐子?”铁拐李道:“又再胡言乱语,我成道几百年来不曾收过徒弟,哪来的弟子?”张果老道:“你以后的弟子。”铁拐李道:“胡说!我以后的弟子你也知道?”张果老道:“你还未见到他,你见到他就知道了。”

  何仙姑听了拍手笑道:“好啊,我们又有一位道友了。这样就有五个道友了,离八仙聚齐不远了啊!”说得众仙都笑了。何仙姑又对铁拐李道:“你快去度他成仙!”钟离权道:“凡事顺其自然,时候不到,你去度他他也不能醒悟。”张果老道:“此言甚是!如今他还在痴迷不悟。他虽是大仙之才,有成仙得道之运,但最终他能否成仙得道,还得看他自己的造化!”

  四仙在终南山且说且饮,游玩几日,各自散去。何仙姑也对钟离权道:“我且到增城去看看。”钟离权笑道:“当去,我亦云游去了。”

  何仙姑来到增城,时下天气炎热,仙姑悄悄看望父母后便在离家不远的树林里乘凉。适逢这儿遭受大旱,已有两个月不曾下雨。仙姑在树林里听林边过路的两人说道:“这个鬼天,若再不下雨,今年可要完了。”忽又听另一人说道:“你看那树林里是谁,可像成仙的素女?”

  仙姑听有人认出她来了,匆忙离开,并留下了一条绿丝带。这两人走进树林,没见着人,却看到一条丝带。两人弯腰将其捡起一看,见上面有一首诗:

  麻姑怪我恋尘嚣,一隔仙凡两相遥。

  留丝弄雨慰亲人,倒骑黄鹤听鸾箫。

  两人一见,顿时兴奋不已:“果然是何仙姑,我们有救了。”两人急忙拿着丝带来到何泰家,未及进院就大喊:“仙姑来了,素女来了!”何泰夫妇闻听,慌忙出来:“在哪?”

  两人挥舞着丝带:“在这儿,在这儿!”何泰夫妇不解,两人忙将刚才看到的述说一遍,又把丝带上的诗句念给夫妇二人听。

  妇人接过丝带,颤抖着手说道:“她来看我来了。”说着竟哭了起来,边哭边说:“这孩子怎不进屋,怎不让我看她一眼,她不知道我想她啊?!她也不想看看我,神仙竟是狠心肠哪!”众人一旁劝道:“她不是来看你来了。”“她能看到你,你看不到她。”正说间,忽然风起云涌、电闪雷鸣,众人抬头一看,竟见云头仙姑手持荷花,倒骑黄鹤徐徐而过。

  妇人见状朝天哭喊仙姑的名字,何泰仰天注视,其他人不约而同地跪地就拜。不多时仙姑过去,天上阴云密布,大雨倾盆而下。众人喊道:“仙姑起雨来了,快进屋避雨。”夫人不肯进屋,众人强行将其架入屋内。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铁拐李一日在长安云游,见街上有一人手持三尺长的大拍板在边走边唱。一群人正跟在他后面边追边笑,有的孩童还跟着他学唱。但见此人虽时值盛夏,却穿一件破烂的蓝色棉衫,腰扎一宽约六寸的黑色腰带,光着一只脚,另一只脚却穿着只破靴子。这人边走边唱道:

  世事何悠悠,贪心未肯休。

  听尽天地名,何时得歇头?

  四时凋变易,八节急如流。

  为报大宅主,云地骑白牛。

  跟在他后面的一个人问道:“疯子,你叫什么?”他听了也不恼,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唱:

  踏踏歌,蓝采和,世界能几何?

  红颜三春树,流水一掷梭。

  古人混混去不返,今人纷纷来更多。

  朝骑鸾凤到碧落,暮见桑田生白波。

  长景明晖在空际,金银宫阙高嵯峨。

  又有人问道:“你叫蓝采和吧?你多大了?”他听了哈哈大笑,然后又拍着拍板有板有眼地唱道:

  骝马珊瑚鞭,驱驰荡荡道。

  自怜美少年,不信有衰老。

  白发应会生,红颜岂长保。

  但看见邱山,介是蓬莱岛。

  这时有人说道:“你唱的是什么啊?他在问你是多大了?”他听后继而唱道:

  我见世间人,生而还复死。

  昨朝犹二八,壮气胸襟土。

  如今七十过,困苦形憔悴。

  恰似春回花,朝开暮落矣。

  有人说道:“七十多了,可不像!信口胡说吧?”也有的说道:“他疯疯癫癫的,你能听他的?”

  这人正是蓝采和,他出生于周(武则天)长寿二年(693年)八月十一日丑时。其父蓝明德,生于唐高宗永徽元年(650年)六月初五日午时,原居汝宁府汝阳县(今河南省汝南县),至唐天授元年(690年)时任扬州节度使。时武后临朝,改唐为周,任用酷吏、残害忠良,后移迁于江南省江宁府上元县(今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

  蓝采和的母亲陈氏,久未怀孕。蓝明德夫妻40余岁时求祷于嵩岳神人,回来后即夜梦神人馈药一丸,吞后即觉异香袭体,红光满室,香气不散,梦后怀上了蓝采和。

  蓝采和为人耿直,自幼发奋读书,娶妻萧氏,继配岳氏。蓝采和夫妻育有三子,名本仁、本俊、本信。本俊、本信早殇。

  蓝采和于唐玄宗开元元年(713年)中进士,后授左阙谏议大夫。其为官期间就博览群书,尤对道书爱不释手,并常与道士谈经论道,也常于府中按着道书及道士所言习炼道功,对道家功法颇有领悟,虽未隐居起来全身心地修炼,但也受益匪浅。他为人坦诚,乐善好施;为官清正,刚直不阿。

  后来唐朝皇宫出了一个杨贵妃,杨贵妃的出现不仅改变了蓝采和的命运,也改变了唐玄宗和唐王朝的命运。

  杨贵妃原名杨玉环,唐玄宗开元六年(公元719年)出生于四川,祖籍陕西,其父杨玄炎任蜀州司户,父死后依叔父杨玄珪为生。开元22年,17岁的杨玉环被送入唐玄宗第十八子寿王李瑁的后宫,封为王妃。寿王瑁为唐玄宗与其爱妃武惠妃所生,所以杨玉环原本是唐玄宗的儿媳妇。

  唐玄宗后宫嫔妃成群,但唯独宠爱武惠妃,不幸的是后来武惠妃因病而死。唐玄宗十分怀念武惠妃,郁郁寡欢,虽后宫佳人数千,却无可心之人。

  一次,唐玄宗到华清池洗浴,在走廊上发现了一个女子。这女子隔着廊儿,在花窗下斜倚着,她背着身子,云髻半偏,衬着柔软的腰肢。她突然又转过脸来,半边腮儿恰恰被一朵芙蓉花儿掩住,露出那半面粉颊来,玄宗惊心乱目地看着,不禁朝她微微一笑,那女子立时羞的面色绯红,好似花儿绽放,与芙蓉融为一体。玄宗不由自主地向她走去,女子见状慌忙走开。但那女子好像有意在吊唐玄宗的胃口,不即不离地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总与玄宗保持着一段距离。玄宗紧追其后,中官高力士莫名其妙地跟在他们后面。

  这女子正是寿王妃杨玉环,这天她随寿王一起来华清池避暑,恰好碰上了唐玄宗。

  杨玉环的美丽与柔媚一下子把唐玄宗给迷住了,晚上玄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杨玉环的身影清晰地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好像池塘莲荷中的花影,那么婀娜,那么神秘,她似乎就站在他的身旁,红唇皓齿,一笑一颦都那么灿烂。

  第二天一大早,他一脸倦意地对高力士感叹道:“这美人儿真可爱!叫朕心下好难抛!”高力士马上明白了皇上的心意,于是奏道:“万岁如果喜欢那杨氏,奴才替万岁爷去召她进宫来见一面儿。”玄宗叹口气道:“我们翁媳见一面儿有什么意思,眼见这相思病要害到底了!”高力士眼珠一转有了主意,附在玄宗耳边嘀咕了一通,玄宗听了连声称赞:“好主意!”

  于是高力士把万岁爷的意思告诉了杨玉环,并劝她丢下寿王,进宫去博得万岁爷的宠爱。杨玉环在华清池见皇帝对她痴痴颠颠的样子,早已柔情荡漾,听高力士一说,自是欣然同意。

  夜里高力士悄悄把杨玉环带到了唐玄宗面前,玄宗一见到杨玉环,两眼就色迷迷地上下打量开了,高力士当即让杨玉环入浴。玄宗看着浴池里的杨玉环,玉体白皙如“凝脂”,在朦胧的雾气中时隐时现,如同仙女一般,不禁眼花缭乱,神魂颠倒。

  当夜56岁的唐玄宗与22岁的儿媳杨玉环在绣帐中极尽男欢女爱,纲常伦理全抛在了脑后。

  此后杨玉环按照高力士的精心安排,离开寿王先到内宫的太真观做了一个女道士,取号太真,并身穿道服,目的是消除人们对玄宗乱伦的议论,以使玄宗可以堂而皇之地将杨玉环迎入后宫。

  杨玉环明知这是唐玄宗的权宜之计,可又害怕日子久了会夜长梦多进不了后宫。于是在一次与玄宗同寝时,她把脸伏在玄宗的胸上,娇声说道:“陛下一定要把臣妾呼为太真,一辈子禁闭在太真宫?”玄宗抚摸着杨玉环说道:“不,不,你只是暂避太真宫,区区小事何必如此认真!”杨玉环哭说道:“对陛下来说是小事,对臣妾来说却是终身大事。妾自身蒙圣上垂爱,深感于怀,若不能常侍陛下于左右,今生今世则无颜活在人世!”眼泪湿润了玄宗的胸脯。玄宗顿起怜爱之情,将杨玉环紧紧地抱在怀里。从此玄宗开始称杨玉环为娘子,并令别人也照此称呼。

  寿王见王妃被父皇抢去,无可奈何,半个不字也不敢说,只好忍气吞声。玄宗为了补偿,便聘韦诏训的女儿为寿王妃。

  开元29年正月,玄宗下诏改年号天宝,杨玉环走出了太真宫,与玄宗一起迎接普天同庆的天宝元年。自此玄宗整日与杨玉环在一起寻欢作乐,不理朝政,每晚必与杨玉环同榻寻欢,至午夜不肯作罢,次日日上三竿方起,就连早朝惯例也被取消了。这正是白居易在《长恨歌》里所说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杨玉环姿容出众,不仅体态丰腴,肌肤细腻,面似桃花,单纯快乐,而且通音律,善歌舞。玄宗也自幼喜爱音乐,会作曲,能舞蹈,共同的爱好,更使玄宗如痴如狂地迷恋着杨玉环。玄宗曾创作《霓裳羽衣曲》,杨玉环只是稍加浏览,就将其编成了舞蹈。杨玉环依韵而舞,歌声婉若凤鸣莺啼,舞姿翩若天女散花,表现出一种缥缈神奇的意境,令玄宗兴奋不已,亲自为其伴奏。

  天宝四年杨玉环被册立为贵妃。玄宗对杨贵妃的宠爱,可谓登峰造极。一日杨贵妃随口提到蜀中荔枝味道鲜美,玄宗随即诏令岭南送荔枝进京,为了保证到京的荔枝新鲜,运送荔枝五里换马,十里换人,马不停蹄,日夜兼程。

  玄宗有一弟弟宁王,两人感情融洽,常同席饮酒。宁王也通晓音律,擅长吹奏玉笛。杨贵妃常向宁王借玉笛,据传两人一来二去就暖昧起来,进而发展为私通。有人把这一传闻写成了一首诗:“梨园静悄悄,笛声飘渺,隔墙相思怎得了,频借笛声传报。宁王弄情声声,贵妃闻声销魂,回想先前吻‘小’时,禁不住,暗将笛管细咬。这一切,玄宗皇帝哪知道,只有边上人,闻笛声,代他把可怜的泪儿抛。”这首诗迅速传开,连宫女也偷着传唱,不久,也传到了玄宗的耳朵里。玄宗一怒之下把杨贵妃撵回了娘家,但还不到一天,玄宗就开始绝食,发脾气打人。高力士问要不要给杨贵妃送点东西,玄宗把自己的饭也送过去了。在家惶惶不安的杨贵妃,见到玄宗派来的中使,哭着说道:“请上奏皇帝,妾罪当万死。衣服之外,皆圣恩所赐,只有发肤是父母所生。今当即死,无以谢上。”遂剪一缕头发请中使献给玄宗。玄宗见到中使肩上放着一缕头发,大吃一惊,以为贵妃要自裁,急命高力士接贵妃回宫。杨贵妃见事情败露,并有感于玄宗对他的宽爱,便不再与宁王来往。玄宗也从此更加溺爱杨贵妃,对杨贵妃言听计从,有求必应。杨玉环有三姐妹,皆被封为国夫人之号,其父被追封为太尉、齐国公,其母被封为凉国夫人。

  天宝二年正月,安禄山入朝。安禄山生于武周长安三年(公元703年)正月,本是营州(今辽宁朝阳)胡人,身材高大,皮肤白净,既有武艺在身,又有智谋在心,经过一番征战,终于从一名普通的士卒而成为有名的大将军。为了讨得玄宗的欢心,他入朝谎奏说:“去年七月,营州境内出现了害虫,蚕食禾苗,臣焚香对天说:‘臣若操心不正,事君不忠,愿使虫食臣心;若不负神抵,愿使虫散。’忽然来了一大群红头黑鸟,霎时把虫吃得精光。”安禄山讲得绘声绘色,煞有介事,玄宗以为他对己忠诚无二。安禄山原任平卢节度使,后又相继兼任范阳节度使及河东节度使,并封东平郡王。

  以前,唐分别把公主嫁与奚与契丹,双方关系友好和睦。天宝四年,安禄山欲以边功邀宠,屡次侵犯北方的奚与契丹,逼其各杀公主叛唐,安禄山击败契丹,并借机扩大自己的实力,招兵买马。玄宗是个喜好边功的人,安禄山的所作所为正合他的心意,他却不知安禄山竟暗藏杀机。

  天宝六年,安禄山又奉召来朝,玄宗设宴款待了他,他趁机上奏玄宗说:“臣蕃戎贱臣,受主宠荣过甚,臣无异才为陛下用,愿以此身为陛下死。”玄宗闻奏大喜,命杨贵妃与安禄山以兄妹相称。安禄山见杨贵妃宠冠六宫,与她搞好关系对自己有利,便求比自己小十六岁的杨贵妃认他做养子。杨贵妃故意笑而不答,玄宗却当即应允。安禄山马上跪倒在杨贵妃脚下,给“母亲大人”行礼。

  从此,安禄山有了随意出入禁中的借口,他有时与杨贵妃对面而食,有时在后宫中通宵达旦,以致流言四起,只是玄宗被蒙在鼓里。

  安禄山身材魁梧,面貌堂堂,又善甜言蜜语,竟把杨贵妃给迷得心驰神往。杨贵妃暗想:皇上是玩弄自己的人,而这个可爱的胡人是可供自己玩弄的人。

  “洗三”是当时婴儿出生后家人所举行的一个重要仪式。婴儿出生后第三日,要举行沐浴仪式,会集亲友为婴儿祝吉,这就是“洗三”。“洗三”是为了洗涤污秽,消灾免难,图个吉利。给小儿“洗三”是很正常的,而给年壮的干儿子“洗三”,大概只有杨贵妃能做得出来。

  据《通鉴纪事本末·安史之乱》记载,天宝十年正月三日,是安禄山的生日,唐玄宗和杨贵妃赐给安禄山丰厚的生日礼物。过罢生日的第三天,杨贵妃特召安禄山进见,替这个“大儿子”举行“洗三”仪式。杨贵妃让人把安禄山当做婴儿放在大澡盆中,为他洗澡,洗完澡后,又用锦绣料子特制的大襁褓,包裹住安禄山,让宫女们把他放在一个彩轿上抬着,在后宫花园中转来转去,口呼“禄儿、禄儿”,嬉戏取乐。玄宗听得吵闹,问内侍太监怎么回事。太监打探后告诉他原委,玄宗闻听也跑去看热闹。老皇帝哪见过如此滑稽的场面,当场捧腹大笑,又赐给杨贵妃洗儿钱,并赐安禄山许多东西。

  玄宗走后,杨贵妃让宫女把禄儿抬入卧室,并让宫女用五色锦缎结成一个摇篮,把禄儿放入摇篮。安禄山知趣地口唤妈妈,一会儿又装作孩儿啼哭,杨贵妃便将她抱在怀里,任意抚摸、捏弄。

  妙女摸捏壮男,哪能不走火?摸着摸着,安禄山就哭喊着要吃奶。禄儿的这一请求,正中杨贵妃的下怀。她笑眯眯地解开酥胸,一对浑圆雪白的狂乳显露了出来。安禄山握在手里,一下就将红杏儿衔在口里,他疯狂地抽吸着,两手在杨贵妃的酥胸上狂乱地抓挠着。
  
  
 

 
分享到:
吕布死得窝囊只为一个女人
揭秘康熙跟苏茉儿到底是不是情人关系
种树建房子的小熊1
狼和狐狸2
十跪父母恩6
大乌龟1
易诗书 礼春秋 乐经亡 馀可求42
羊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