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北游记 >> 太子被戏下武当

太子被戏下武当

时间:2014/2/7 18:44:02  点击:2697 次
  却说净洛国王升殿,众臣回朝,俯伏金阶奏曰:“臣等到武当山见太子,千言万语解劝,太子如风过耳,不肯回朝,臣等见太子执意,以我主无嗣事奏之。太子云,曾闻师父说,陛下皇后怀孕,今岁该再有一子即位,臣等只得回朝,奏知陛下。”国王见奏,叹曰:“彼若执意不回,难以再去。若云孤后更有一子,亦未可准信,此皆非卿等之罪也,樵夫得其报信封为巡检之职,众臣各赐白金一斤,免朝三日。”众文武谢恩退朝。不觉光陰迅速,春回秋慕,净洛国皇后果又生一太子。国王大悦,取名叫作玄虚。后来长成,即净洛国王。

  话分两头。却说祖师辞众文武回朝,在山静炼修行,有二十年矣。这武当山后,原有当山圣母,一日自思曰:“我蒙天尊吩咐,着我在山后,暗伴祖师修行,查其行事。不想其人自从入山至今有二十年矣,无一毫破戒,功成广大。我不免今夜变作一美貌女子前去戏他。倘得那人春心一动,与我交合,那时我神通广大,游遍天下,可不美哉?”思罢,念动真言,摇身一变,变一女子,却似西子重生世,犹如观音降山来。三寸金莲,轻移莲步,娇娇娆娆,转过祖师禅坛之前,假作悲哭之声,叫道:“师父可看天面,救奴一救。”祖师正在禅坛上打坐,忽然哭声近,祖师猛然抬头一看,却是一女子,心中大惊,问曰:“小娘子因甚到此?天将晚矣,可速出去。”女子答曰:“妾为母病,回家看母,迷失道路,来至此处。幸遇师父可发慈悲之心,与妾在此宿过一夜,明日寻路回去。”祖师曰:“此处乃修行之所,止有岩壁下放一禅床,安能住宿?况小娘子又是女流之辈,古云男女授受不亲,小娘子可就天色未晚,速出此处,去山下寻一店安歇,明日回去,可不妙哉?”女曰:“奴乃女流,若去投宿,有不便处。况奴常有一疾在身,受寒腹痛,今日天气又冷,虽此处宿不得,奴今到此,乞师父发慈悲之心,将衣带放开,把奴抱在师父怀内,倘得一夜旧疾不发,亦感师父恩德。”祖师曰:“阿弥陀佛,是何言也!贫道修行有二十载矣,勿言不近女色,即男子未尝连榻,决难从命。”女子见戏祖师不动,一时间假作悲声,叫:“腹痛难当,师父乞救奴一命。”祖师如若不闻。女子又叫曰:“师父出家人,逢灾救灾,逢难救难,出家之人,何故个铁打心肠。”祖师听久,见其叫得可怜,问曰:“汝旧时腹痛,当用何法治之?”女子曰:“在家略痛,要我丈大之手挪挪便好;痛甚,要我丈夫腹对腹相挨片时才愈。今者到此疼痛,丈夫又未在此,无人代奴挪挪。乞师父代奴挪一挪,若得见母亲一面,当以死报。”祖师曰:“我乃出家之人,叫我近小娘之身,此事决难。”女子又叫曰:“帅父,古云救人一命,胜造六级浮屠。若不快挪,奴必疼死矣。”祖师见其叫得可怜,只得近前,用手挪一会。女子又叫曰:“疼甚,虽挪疼不止。古云救人救到底。望师父解开衣带,与奴对合片时,奴疼即愈。”祖师曰:“若是如此,有死而已,决难遵命。”大步行出月光之下,叹曰:“吾离国家,修行二十余载,未逢有道,反被人缠,终非了日,不如下山去,又作别计。”言罢,亦不顾女子而去,移步下山,女子见师发怒下山,大惊言曰:“吾有罪矣。其人修行二十余年矣,天书将至,吾今戏了他,倘此人一去,前功废矣。妙乐天尊知之,则我怎了?不如摇身变一老婆子,去路上点化他转,以释前罪。”说罢,口念真言,变一老婆子,将朽木化成一铁杵,驾云抢至前面,在路旁石上,磨来磨去。

  祖师忿然下山,正行之间,见前面一老婆子,将铁杵石上磨。祖师住立细想,不知作何使用。近前问婆子曰:“贫道见老安人将此铁杵在此琢磨,不知作何使用?”婆子曰:“老身为女孙问我讨花针用,家下无矣。老身只得将此铁杵磨成花针,与孙女用。”祖师闻言笑曰:“铁杵何日成得花针?勿废了神思。“婆子曰:“老身亦知难成,前言既出,许女孙磨成花针,安可半途而废?料耐心磨成必有一日也。”祖师听言,亦不再问,遂行。圣母见此回打他不转,又变一老子,驾云去三里之外,一手用一铁槌,一手用一锥子,在岩边锥岩。祖师至,见老子锥岩,不知其意,又向前问曰:“老官用锥在此锥岩为何?”老子曰:“衰老为耕旱田数石,无水应田,故将此锥锥开岩沟,透水应田。”租师闻言笑曰:“何日成之?”老子曰:“古云:心坚石也穿。何愁不成?衰老用功锥岩月有余矣,若因汝一言而弃之,可不废却前功,则不能穿石也。衰老不听汝言,再加勤力之劳,终有一日成功,安可废矣?愚细详度,决不困汝一言而半途中弃却前功也。”祖师听罢,踌躇半晌,自言曰:“下山以来,见磨杵、锥岩者二事皆难,皆言不肯因一言而废前功。我是个出家之人,因一妇人,忿怒下山,而弃前功,不如仍回山中再修,看后如何。”思罢复回山中修行。那当山圣母见祖师心回,复入山中,大喜,仍变回本相,依旧在山后去躲避不题。

  却说妙乐天尊在云端见祖师功成,渐入仙道,但未去五脏中之脏。天尊显出神通,念动咒语,从空中指出两个瞌睡虫飞去,打在祖师身上,祖师一时睡去不省。天尊即唤出割肚神,即将宝剑一把,吩咐叫他剖开祖师腹中。剖肚神得令,即将祖师衣带解开,当胸一剖,将肚肠取出。天尊吩咐将肚肠放去岩下,用石盖住,将衣衫一幅,放入腹为肚,飞带一条为肠,用线缝合。又取出还魂丹一个,放入祖师口中,叫剖腹神回避。天尊念动真言,一时间祖师省来,见天尊在旁,祖师连忙起来礼拜,言曰:“弟子有失远迎之罪。”天尊曰:”教汝勿得夜寝,何昼寝之?”祖师曰:“弟子往日自觉心静,昼夜不寝,未卜今日为何日觉困倦?一睡不省。”天尊曰:“再不可如此。”祖师曰:“从今改过。”天尊曰:“汝更炼数年功,必入仙位。我赐宝剑一把付汝,常要随身,倘遇邪魔,持起即去。”祖师拜谢,天尊驾云而去。祖师不知被天尊换却肚肠,日夜照旧苦炼,打坐修行,自觉渐渐身轻,常有五色云光罩体,四面禽兽来朝,昼夜听经闻法。

  本山有一小儿,乃是竹竿精。自从祖师到此修行,朝夕闻法,略有神通。一日变成一女子,自西路而入,悲悲哭哭,向前叫师父救命。祖师曰:“小娘子因甚到此?”女子曰:“因丈夫逼妾改嫁,妾不肯从,自后门逃出,意欲回娘家。不想行错路头,来到此处。天色晚矣,大雨淋漓,无处安身,乞师父容妾过一夜,明日早行。”祖师曰:“我此禅坛上,乃是诵经说法之所,难以相从。”那女子不听师言,欲入禅坛。祖师恐是鬼怪,将宝剑举起,欲把女子斩死,祖师大惊,看时却是一大竹竿,师才释然。

  不觉时光似箭,日月如梭,祖师复入山修行又二十年矣。一日,又有一蟮精变一女子,满身披孝,哭哭啼啼,来到祖师禅坛之前,低头下拜。祖师问曰:“小娘子从何而来?下拜贫道做甚?”女子答曰:“妾身一家六口,因得瘟疫之疾,连丧四人,今仅存幼子,年才三年,又病在床,无门可投。闻师父在山诵经说法,修行四十有年,必得正道,敬来相投,乞师父早发慈悲之心,去妾寒家,得念一卷真经,倘若救得妾身一子,万载不忘。来世-环而报也。”祖师听罢,便有怜悯之心,问曰:“去汝家路有多少?”女子曰:“不远,只有五里之遥。”祖师问曰:“汝住处多少人烟?”女子答曰:“只奴一家。”祖师曰:“若只汝一家,贫道乃出家之人,难以从命。”女子曰:“古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有何不可乎?”祖师再三下去。那女就在禅坛之前悲悲哭哭,再三告恳。祖师端然不动,垂目而坐。女子自午哀哭至西,天色将晚。女子曰:“师父既不肯光降,妾到此多时,天色晚矣,不能返家,如之奈何?”祖师曰:“小娘子速回,亦可去得。”女子曰:“师父执一不肯去,妾安敢苦缠。但山下大路,奴到自己行得,山中之路,奴今迷矣,乞师父指引出山,奴自回去也罢。”祖师闻言,只得离下禅坛,带了宝剑,从先行引那女子出山去。至半山,那女子向后扳住师父两肩,言曰:“妾脚酸痛,乞师父扶行几步。”祖师大惊,答曰:“贫道出家四十有年,身体未拈一人,安可扶小娘子?但从缓而行。”女子又曰:“师父之言是也。但妾脚果行不动,若师父下肯扶妾下山,不如同师父回转山中,到禅坛上宿一宵,明日妾自回去也罢。”祖师两皆不能从命。那女子又曰:“扶又不可,回又不可,妾观师父一表非俗,人物清俊,妾一时春心荡漾,乞师父济妾一时之欲,妾自回家如何?”祖师听罢,亦不答话,拔步自回。那女子显出神通,赶至近前,将祖师一把扯住,用钉身法言曰:“奴今出乖露丑,到如落花有意,君何作流水无情?”祖师被女子缠住,自觉身中沉重,不能醒解。猛然思起腰中宝剑,即时取出拔起,那女子不见,祖师神复如旧,回入禅坛不题。

  却说妙乐天尊在云端,每见祖师心神不动,巍然正气。一日玉帝升殿。

  妙乐天尊奏曰:“今有陛下一魂化身,复修成功,无毫发凡心,陛下当速差神将,引至天曹,着位领职。”玉帝闻奏大悦,即着东方青龙,南方赤龙,西方白龙,北方黑龙,中央黄龙,捧驾妙乐天尊领皆。再着西方太白金星捧印一颗,内篆“玉虚师相”四大字。再着卷廉将石谷执旗一把,下凡迎驾。众臣谢恩出朝而行不题。

  一日祖师于岩上梳头,霎然想起血身无用,自觉意懒,头亦不梳,撇向后面,沉吟半晌,将身视下岩去,那岩下却有十余丈深。耳闻天书一到,五龙捧起祖师,祖师见旨到跪接。宣读旨曰:古云,人有善愿,天必从之。善恶有报,乾坤无私。朕观玄元苦修四十余载,无毫发动念,诚心可知,当入天宫之位。寡人今差五龙捧驾,金星持印,石谷执旗,封卿为五虚师相北方玄天上帝,管三十六员天将,八十二化身。年逢九月九日、十二月念五,巡游天下,验察善恶。原位太阳宫,禄享千钟,入西天受戒而升九族,叩头谢恩。祖师听读罢,叩头谢恩毕,回身梳洗,发不能上。祖师大惊,妙乐天尊曰:“弟子不知此意,天书到后,形下能改,安能再梳。”祖师拜谢。妙乐天尊驾云上天。次日平明,玉帝升殿,妙乐天尊带祖师见帝。玉帝问卿是谁?天尊奏曰:“这是臣领旨前至武当山,带来玄元见驾。”玉帝见奏大悦,降阶扶起祖师,赐锦墩同坐,大设御宴,赏劳群臣,传旨送祖师去太阳宫不题。次日祖师到太阳宫升道公座,门吏报众天尊拜贺。祖师请进相见毕,正谈论间,忽见北方怨气冲天。祖师大惊,问诸天君曰:“弟子才到此上界,因何有此怨气冲天,倦倦不息?”众天君曰:“上帝有所不知,此是中界隋汤帝无道,昏迷杀人,故有此气不散。”言未罢,又见四方妖气冲起。祖师又问曰:“又有妖气起,此是为何?”众天君曰:“妖气者乃上帝部将,在中界四方作乱,故有此妖气也。”祖师曰:“妖怨二气冲天,非祥瑞也。不宜久容,当要何如处之?”众天君谓曰:“如得一人有神通,去中界收尽二气,其功莫大,如此三界宁矣。”祖师曰:“妖气既某步将,何惜一行?来日某当面君下凡,收尽二气,岂不为美?”众天君各各大悦,告辞回洞不题。却说玉帝次日升殿,祖师出班,朝靴踏地,象简当胸,奏曰:“臣昨到太阳宫,见中界有妖怨二气冲天,臣观非上界样瑞,当以除之。闻说者云,妖气乃臣部将在中界四方作乱,臣愿下凡,收回部将,除邪灭妖,回见陛下。”五帝闻奏大悦,即赐三台七星剑一把,黄金锁子甲一件,火丹五百丸,封为北方真武大将军之职,御酒三杯,谢恩出朝。祖师离上界,去三清观辞三清。相见毕,三清问其来故。祖师将奏玉帝去中界收妖事说了一遍。三清问曰:“更有谁同去?”祖师曰:“弟子自去,又无副将,今者故来请教,当复如何处之?”三清曰:“此亦不难。当日你在武当修行之时,曾脱有肚肠于山中石岩之下,肚成龟怪,肠成蛇怪,在中界作乱。汝若到凡,取此二物为将,方能成功。”祖师闻言,拜别驾云下山。念动咒语,变一道士。不知后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16 闻雷泣墓    王裒,  魏晋时期营陵(今山东昌乐东南)人,博学多能。父亲王仪被司马昭杀害,他隐居以教书为业,终身不面向西坐,表示永不作晋臣。其母在世时怕雷,死后埋葬在山林中。每当风雨天气,听到雷声,他就跑到母亲坟前,跪拜安慰母亲说:“裒儿在这里,母亲不要害怕。”他教书时,每当读到《蓼莪》篇,就常常泪流满面,思念父母。
华佗到底是印度人还是伊朗人?
鬼门关1
农民皇帝朱元璋的五大历史功绩
霸王别姬
塞翁失马
春秋美人齐文姜如何从荡妇到军事家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