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周朝秘史 >> 第一百零六回 不韦计取朱姬女 朱氏生政于邯郸

第一百零六回 不韦计取朱姬女 朱氏生政于邯郸

时间:2014/2/7 15:19:08  点击:2948 次
  当时,吕不韦离开秦国,登山越岭,不觉来到邯郸。先归家内见父亲,把西行经过说了一遍,父亲大喜,不韦即便入城到公孙府前,令人通报。不一时,公孙乾出迎,两人交拜,分宾主而坐,待茶吃完,公孙乾曰:“贤弟远路驰驱,有劳跋涉,顾垂青盼,有失远迎,幸勿见责!”不韦曰:“久违尊颜,未尝少忘,小弟此番买卖不济,无甚物相送,只赚得玉带一条,温润瑕,送与将军,以表寸忱。”乾乃大喜曰:“甚感贤弟,价值多少,即刻奉还。”韦曰:“何用价也?敬留来奉贤兄!”

  乾受讫,遂整酒相待,二人谈笑,饮至半酣,乾醉言曰:“贤弟从容慢饮,我令异人来陪贤弟,我略假寐一时,便来相陪。”

  于是,乾入内室去了,不韦将玉符与异人而言曰:“吾去西游,见你国君大人,说立你为嗣,令吾传此玉符,与你为报,你不必怀忧,我自有计,救你还秦!”异人谢曰:“倘得还秦,必不忘思!”二人话语未完,乾复至言曰:“贤弟如何不饮?”

  韦曰:“酒多矣!小弟告回,来日再会。”因是,回归至家,与父言曰:“儿欲谋取强秦天下,无计可施,今闻邯郸城内,朱家有一女名姬,生得绝美,不如即来与儿为妾,待其有娠,儿与朱氏明说此计,誓不相负,献与异人,异人在客中无妻,必然纳之也!倘生子,必是我子也,异人殁后,必定我儿登基,再改姓号,却不是吾家之天下乎?”父曰:“其计大妙矣!”

  于是,令人将百金去朱家说亲。朱家闻不韦家中巨富,因此就肯受了财礼,约与择日,就还其亲。媒人回说,亲事已成。

  不韦大喜!至次日,令人去接新人。到晚一行人,簇着轿子前来门首,下轿入门。那新人生得十分美丽,怎见得美处,但见:齐直直发儿,曲弯弯眉儿,炯青青眼儿,直隆隆界儿,香喷喷口儿,红拂拂腮儿,美甘甘脸儿,尖纤纤指儿,短细细脚儿,穿一双翠绣鞋儿。

  当时不韦接入洞房成亲。不觉时光似箭,日月如梭,自成亲之后,过了三个月,朱氏有娠,不韦亦知,实告知朱氏曰:“吾娶汝是计也!”朱氏曰:“如何是计?”韦曰:“吾欲谋取强秦天下,故娶汝,待汝有娠,进与秦王皇孙异人。异人今质在于赵,在此无妻,必然纳也!倘生此子是男,异人必立为嗣,异人过世后,此子必然登基,你我夫妇之情,说与此计而可谋秦之天下,你可肯乎?”朱氏曰:“夫妇之情,既然如此,怎么不肯,计将安出?”不韦曰:“吾来日设席请异人和公孙乾来家饮酒,令你劝酒异人见你貌美,必然求你为妾,你却不可忘前之情也!”于是,二人对天发誓。至次日,吕不韦先去公孙乾府中,乾接入后,时各施礼毕,乾曰:“贤弟有甚贵干,多时不来寒舍。”韦曰:“小弟上庄收些薄税,因此久失奉训。”言讫饮茶,茶罢,韦曰:“小弟此来,无甚别意,敬备蔬酒,有劳贤兄骥足,就同异人去我寒庐少叙,未知尊意何如?倘肯光临,则小弟蓬筚生辉,望乞勿阻为荣!”乾曰:“既贤弟有请,如何不去?只是不当打扰府上也!”

  于是,公孙乾与异人、吕不韦三人上马,前来至吕家门首,日公接入草堂,各施礼毕,然后入席饮酒。只见席上珍馐百味,盈满筵席,笙歌舞女两边排行。公孙乾、异人入席,吃食两套,酒至三巡,不韦令二青衣丫环,引朱氏出来劝酒。异人见那朱氏,生得十分俊俏,怎见得好处:云鬓轻挑蝉翠,蛾眉淡扫春山。朱唇点一颗樱桃,皓齿排两行白玉。犹如织女下瑶池,好似嫦娥离玉殿。轻移玉步懒散。

  金莲千般娇娆,万种风流。拟临席边停,羞对尊前言。纵有丹青描不成,每对银灯看未足。

  朱氏到席前再拜。乾问:“何人?”不韦曰:“吾之小女也!无可敬将军,当出妻献子。”朱氏敬酒进前,先劝公孙乾,后劝异人,异人接酒,左顾右盼,目不舍离,朱氏亦以秋波送情,频频劝酒,时,公孙乾饮得大醉,俯挽首撞眠。异人执杯谢不韦酒而言曰:“异人念生身质此处,客馆寂寞,欲求朱氏为妻,未知公意如何?”韦诈沉吟不应。异人又曰:“肯念客中孤苦而造之,生当衔环,死定结草,誓不敢忘!”韦佯怒而言曰:“既中殿下意,即就献之,何以报乎?”于是,令人抬送朱氏与异人先回去讫。公孙乾酒醒,不韦亲送回府。丽泉单咏朱氏诗云:一点樱桃启绝唇,两行碎玉嚼阳春,榆钱不买千金笑,元是昭阳官里人。

  异人取得朱氏之后,不觉半载有余,朱氏产生一子,生得隆准长目,方额重瞳,腹下生鳞,出世有齿,容貌甚奇。异人大喜!取名为政。不说朱氏生子,却说公孙乾,思念日不韦数月不来,正欲令人去请,不韦亦至。相见后遂与携手同入后厅,施礼分坐。乾曰:“阔别数月,如隔三秋,子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我欲与贤弟下几着棋解闷,悬望不至,正欲令人来请,幸汝自降,我心不胜之喜!”不韦曰:“小弟正欲请益,既然如此,与贤兄下几盘,如输三盘者,请出一个东道。”乾曰:“可!”于是,二人下了半日棋,不韦连输三盘。不韦曰:“小弟输也!来日访贤见同异人偕去南门池阁内饮酒。今天气炎热,其处清凉,一则少叙间阔之情,二则当以避暑。”乾曰:“正合吾意!”不韦辞去,异人送出门外。不韦将还素之计,说与异人,异人大喜!

  不韦到家令父亲收拾家财,亦令人至邯郸城内朱家说知此计,又令人去异人处接朱氏同于政到家。是夜,都搬在吕不韦家中去下。至次日,不韦令其父带家小及朱氏一簇车马先往咸阳去讫。且说不韦只留左右仆介二十人,在城外池阁内排设筵席完备,令人去请公孙乾同异人,不半个时辰齐到,韦即出迎入阁内,各施礼毕,分次而坐,轮杯饮酒,时正当六月,天气炎热。怎见得,古人有篇古风为证:祝融南来鞭火龙,火云焰焰烧天红。

  日轮当午凝不去,万国如在红炉中。

  五岳翠花云彩灭,阳侯海底愁波竭。

  何当一夕金风生,为我扫除天下热。

  公孙乾与异人、不韦三人同饮,而不韦、异人佯醉不饮,只劝公孙乾,觥筹交错,不觉饮得大醉,不韦遂扶乾于阁后凉床内睡了,便叫公孙乾手下左右人员各赏酒一瓶,俱灌醉了,扶去阁内睡着。正是:踏碎玉龙飞彩阁,断开金锁走蛟龙。

  不韦同异人将公孙乾马骑了,解其创佩出外阁门,奔往咸阳去讫。不韦同异人马快,赶着朱氏家小同行。

  公孙乾至晚方醒知觉,一簇人马已进出五十里之地矣!忙唤左右问曰:“不韦何去?”众人皆有不知其故,令人往吕不韦庄上去看,回来道:“合家走入咸阳去了!”公孙乾想要去赶,奈天色已晚,日落西沉,不得已闷闷回家。至次日人朝,公孙乾出班奏曰:“臣蒙圣旨,监守秦王皇孙异人,昨日失守。

  被他逃回咸阳,今日方知,奏闻我王。“赵王大惊曰:”此人还秦,使我晓夜不安矣!“遂怒叱乾曰:”令卿仔细监守在何放走异人?汝即引兵前去捉回,如捉不获,斩首示众!“。

  于是,公孙乾领兵即出朝门,亲率精兵五千,随后就赶,赶了数日,看看赶上,乾高叫异人曰:“赵王令我请殿下还赵!”异人佯笑答曰:“吾料赵王不能容物,方暂回秦,你休赶我,前有伏兵,倘若不退,军中无情矣!”公孙乾恨不得一步赶着,催军急追至近,异人谓不韦曰:“后兵追紧,前无救兵奈何?”异人正在慌忙之际,忽见正西上一队军来。一将欠身言曰:“吾乃秦将军章邯,奉国君之命,来救殿下!甲胄在身,不能施札,望乞恕罪。”且说公孙乾正追,忽见西北角上涌出一簇人马,旗上大书五字“秦大将章邯”。其人拍马向前,排开一阵,公孙乾慌忙引兵赶至。章邯横枪勒马,问曰:“来将何人?愿通姓名。”乾曰:“吾赵国大将公孙乾也!因皇孙异人私离赵国,我今奉旨特来拿还。”邯言曰:“吾乃秦国大将章邯,你三合中间胜得我,将皇孙与你归赵,三合输于我,连你性命无还!”乾听罢,举剑杀向前来,章邯亦挺枪迎敌,两马相交,双器交举,战上五十余合,公孙乾气力不加,拨回马便走,章邯随后追赶十里方回。

  不说公孙乾败回赵国,且说章邯保着异人还秦,至晚来到咸阳入城。次日,异人被楚服入宫,朝见太子。却说国君与夫人,忽见异人归回,喜不自胜!笑而言曰:“吾子归矣!”于是异人先拜国君,后拜夫人,言曰:“不肖之男,久违龙颜,不能披彩衣取双亲之乐,如荆刺在背,今侥幸回来,望双亲赦儿之罪!”国君曰:“若非不韦为使报说,险失贤孝之儿耳!”

  夫人喜与国君言曰:“妾乃楚人也!当更其名曰子楚。”国君曰:“善!”于是,子楚跪告国君夫人曰:“蒙祖皇屡举兵攻赵邯郸,赵王几欲杀我,全赖不韦将金五百两赂与赵之当权者与看守者,方得命而归,若非此人,岂得至于今日!再生之德实不可忘此人,伏望殿下,重赏不韦。”国君从之,唤不韦曰:“今将城西腴田一百亩及宅子一所赏汝,侯明日奏知父王,封赠官职!”不韦曰:“承赐!”拜谢而出。

  却说子楚与朱氏就在华阳夫人宫中居住。忽一日,秦王升殿,太子安国君出班奏曰:“臣子异人,先因夺璧之仇,为质子于赵,屡被赵王怒詈,欲杀异人,幸得阳翟大贾吕不韦,以金五百两买赂赵之当权监守之人,侥幸脱亡归秦,皆此人之功也!伏望陛下封赏此人。”王曰:“依卿所奏!”就宣吕不韦至阶下,不韦山呼礼毕。王曰:“朕皇孙异人得卿救还,封卿为东宫局承之职!”不韦叩头谢恩。秦王谓章邯曰:“联恨赵王辱骂寡人,封卿为大将军,领兵二十余万,前去伐赵。”

  于是,章邯谢恩出朝,引兵就行,来到韩国阳城之南三十五里,负黍亭下扎寨。探马飞报阳城县令缪名闻知,忙点民兵出迎。当时章邯出马谓缀名曰:“我秦王攻赵,借此经过,与你韩国无仇,何故引兵拦吾!”名曰:“吾韩与赵实是唇齿之邦,唇亡齿寒,汝今伐唇,齿又何安?为此拒兵,实不相瞒,若是要过负黍,除非军生两翼,马能驾云!”章邯大怒!持枪直取缪名,缪名抡刀来迎,两马相交,战二十余回,章邯卖个破绽,缨名抡刀砍人,章邯躲过,翻身一枪,剌杀缪名落马,四万余人尽皆降伏。章邯入城,下令安民,引兵入赵,以得赵邑二十余城,直至赵国大城下寨。

  次日,赵王升殿,群臣奏曰:“今有秦王命章邯为将,领兵二十万,前来报皇孙被质之仇!今兵已在城下下寨。”王惊谓公孙乾曰:“此祸是汝放异入以致如此,可速引兵迎敌。”

  于是,乾领兵十万出城,与章邯交战,乾与战三十余合,大败,被秦将斩首九万余级,遂飞报赵王。赵王惧,问群臣曰:“何计可退此兵?”上大夫蔺相如奏曰:“臣有一策名移祸计,可退秦兵!”王问曰:“何计?”相如曰:“可差使命入西周报与赧王,说秦王意欲一统天下,强伯诸侯,先伐赵国,后征西周,赧王知之,安得不惊,必然发符遣使,连合诸侯攻秦,秦自怞兵而西回,我王可以高枕无忧矣!”赵王大喜!即遣穆仲为使入西周去,毕竟使周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揭秘中国历史上九大另类发明
PO朝霆创始人谢霆锋的艰苦创业故事1
人世间有种情感叫“喜欢”,另一种叫“爱”1
能安抚心理的镜子技巧1
名妓李师师与皇帝赵佶的风流韵事
井底之蛙2
木兰辞5
解密 古时青楼女子如何接待男客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