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巧联珠 >> 第十三回 听谗言公庭参岳丈 走捷径私室说椒房

第十三回 听谗言公庭参岳丈 走捷径私室说椒房

时间:2014/2/6 21:11:50  点击:2590 次
  词曰:

  香影处,风弄小池波不卷。绣帘看燕子,满盘珠露落新荷,无奈睡情多。

  右调《望江南》

  话说闻生听了胡同的话,不肯与方公干休,便道:“他如此可恶,竟使暗毒。我偏明做。为了这个官误了妹子,我如今就把这个官拼着他。”左思右想,说:“我不如参他一本,方出我之气。”就连夜草起疏稿,其大概道:

  翰林院侍读闻友,为真陈谏臣不职、贿赂夤缘、比常不法事:山东道御史方正性原刚愎,学复诡异,广布爪牙,大作威福,视正直为仇敌,置奸邪而不问。与礼科给事中钱宸交通不法,比党作奸,既贿赂以置之巍科,复夤缘而援这同列,假朝廷之大法,报一己之私仇。此二臣者,皆不当列之纳言、置之要地者也。伏气皇上着法司提问,如果臣参不实,乞加臣罪云云。

  闻生写完了本,竟往通政司去上,宰相看了本道:“闻友新进翰林,怎么就参起言官来?”欲待批坏他的本,又见皇上十分殊遇,只得将本阁着,不发下来。

  闻生上本之后,虽然出了气,又不见旨意下来,心中思量胡小姐,悲悲切切,就上本告病,一连两疏不准。起初假病,后来竟成真病起来。自胡公审后,就来见沈刑部。沈刑部道:“前日胡朋口中一语不涉及令母舅。只是他说不唯没有诗,且并不叫做胡朋。我因老钱面上不好意思,将他夹了两夹,他抵死不招。后来到国子监去查他名字,果然是胡同。我如今就复本上去。”因拿出书稿与闻生看,写道:

  刑部一本,为交通逆藩、意图不轨事:前准刑科抄出礼科钱一本参济南知府胡宗尧与侄胡朋交通齐王,奉旨着刑部勘问。等情到部,臣部审得胡宗尧系直隶上元人,并无子侄。胡朋系徽州歙县人,现有国子监籍贯可查。姓字偶尔相同,叔侄更属子虚。虽胡朋作奸不轨,胡宗尧似不知情;况胡明今已改名入监,科臣所参胡朋赠答之诗,臣部严刑重究,抵死不认,似难悬坐。胡宗尧并不知情。合行仍〔复〕原职。胡朋亦应释放。臣部未敢擅便放宥,伏候圣裁云云。

  闻生看了,谢了沈刑部,回报胡公。〔胡公〕大喜。过了几日,旨意下来:“胡宗尧既不知情,着原官起用。钱宸指参不实,本当重处,姑念谏职,着降调外任用。余依议。胡公看了旨意,不胜大喜,立刻出狱。

  只有闻生的病一日重一日,茶饭不餐,恹恹待毙。医生说道:“此系七情所伤,非药石解愈。”胡公见此光景,十分感激他,又十分着忙,只得泥佛儿劝土佛儿,说道:“贤甥,事已至此,你也要自己宥解。我自己亲生女儿,况且止得一个,难道我心中不苦?只是无可奈何。”说着又哽咽起来,不指望劝人,自己已先哭起来,引得闻生愈发悲恸。胡公没法处置,与花引贤商量,叫他设法解劝他。花引贤道:“心病还须心病医,令甥老爷为令爱的情真,叫晚生也设法处置。他素与醉雅雅相好,如今做了官,一向不曾去走动。不如劝他去走走,或者好了也不可知。”胡公道:“随你怎样,只要劝解得他便好。”花引贤千方百计,说了许多鬼语,劝他到醉雅雅家去。闻生道:“我向来不过无事,偶然游戏,如今方寸已乱,哪有心想花酒。”花引贤见他不肯去,又对胡公说道:“令甥老爷连去都不肯,如今我去请雅雅来罢。”胡公应允,便把雅雅请来。

  闻生见雅雅进来,就在卧房中坐下。雅雅道:“老一向不会,为何有些贵恙?”闻生叹了一口气道:“不要说起,这是我前生之事。”雅雅道“适才老花对我说,老爷因胡小姐点了去,所以如此。夫妻之情,难道老爷不苦?但事已至此,苦也无益。况且老爷又未曾成亲的,老爷如此人才,又是玉堂贵客,别寻亲事,自然也有与胡小姐一样才貌的。”闻生道:“说哪里话!晋人说得好:情之所钟,正在我辈。表妹选去,我有誓在先,情愿终身不娶。随他甚么人,我也总不娶了。”雅雅道:“不是我离间你骨肉,你如今如此为他,小姐明日进了宫,皇帝宠幸起来,只怕也未必如此为你。”闻生道:“他也断不负我。纵使他负了我,我也断不负他!我生来多情,与曹孟德相反,宁使天下人负我,无使我负天下人。如今男子薄-的多,不要使人说我也是薄-之辈。”雅雅点头叹惜道:“难得,难得!听老爷这一番话,使天下女子都要感泣。前面的话,是我唐突了。”仆人恰好送粥来,雅雅劝他吃粥,闻生道:“我胸中塞着一团,一粒也吃不下。”雅雅见闻生如此光景,大是不忍,想了一会,忽然道:“老爷,我倒有一计在此,未知何如?如今戚娘娘最承宠幸,我思想让我去说他一说。明说茜芸小姐十分才貌,天下无双,若一入宫,恐怕要夺了娘娘之宠。他是闻翰林原配,若得内中降一道旨意出来,还了他,他又十分感激,岂不是好!此计如何?”闻生听了便道:“雅老若果如此,则闻友举首加额,终身不敢忘大德了。”雅雅道:“老爷好说。明日是戚太太生日,就去对他说,再来回你的话。”别过了闻生。

  回到家中,打点了礼物,次日绝早,就到戚皇亲府里来拜寿。只见车马填门,拜寿的人挨挤不开。雅雅素常在他宅里来往,迳到里面来,见了戚夫人,叩下头去,说道:“太太千秋大寿,没甚么孝敬,几件粗点心与太太赏人。”戚夫人道:“你来就是了,怎么还要你拿东西来?”雅雅道:“有甚么好东西,只好谈个寿词儿孝顺太太罢了。”因问道:“今日娘娘里面可曾赐出甚么来?”戚夫人道:“还不曾。”又过了一会,只见家人进来说道:“娘娘差出孔公公来了,要进来与太太拜寿哩。”就把御赐的物件搬将进来,〔有〕元宝十锭、彩缎二十匹、御酒等许多物件。到了午后,外面一班戏子唱起《长生记》来,戚皇亲陪着许多公侯驸马并众官员们喝酒。里面又是一班女戏并杂耍跳对子,戚夫人陪着许多夫人小姐。那个富贵热闹,真个无比。正是:

  东阁邀宾,西园载酒。鸾笙凤管,歌如流水行云;玉钿金铺,宴尽山珍海措。公侯陪侍,相向称觞。真是天子之下一人,果然万民之上无比。

  那日饮酒直到半夜才散,雅雅就在戚皇亲家歇了。到了次日,雅雅就拿起琵琶来唱了一套。夫人不住的赞好,因对雅雅道:“前日做琵琶词的那个举人,圣上到俺们家里来,听了他的词,说他做得好,问了他姓名,就与他一个官儿做了。前日来拜谢俺们老爷,我在屏风后瞧他,原来小小年纪,好个人品儿。”雅雅就乘机道:“如今害病在家里,只是早晚要死了。”戚夫人道:“三五日前还在俺们家里吃酒。害甚么病,就要死起来?”雅雅道:“他害的病卢医、扁鹊也是难医的,只好死罢了。却也怪他不得。”戚夫人道:“这怎么说?”雅雅道:“他有一个表妹,是胡知府的女儿,名字唤做茜芸,今年十七了,真真十二分标致,随你什么人见了他,都是爱的。我前年在苏州时见了一面,连我也直想到如今。琴棋书画不消说起,诗词歌赋件件皆精。自小许与他的,因母舅缘事同在这里,不曾做亲。前日听见点选淑女,就赶回去做亲,不想朝廷授了他官,不得回去,被何太监强选了,他闻了这个信,所以害起病来,如今只愿自己早死。”戚夫人道:“世间有这样有情的男子。他如今做了官人儿,又生得好,另娶一个怕没有似胡小姐的?”雅雅道:“闻爷虽然有情,胡小姐的才貌果然天下无双。天下男子只爱的是标致,我们走得人家多,从不曾见有如得胡小姐的,他如何肯要别人?譬如圣上,如今因娘娘美貌尊宠起来,连六宫粉黛都不要了,你看明日胡小姐进宫,圣上也要宠幸他。”说到此处,就住了口。戚夫人道:“宠幸得怎样?怎说一句、留半句?”雅雅也不出声。戚夫人道:“有话便说。”雅雅道:“太太不要怪我多嘴,如今娘娘的宠幸,六宫第一,无有出娘娘之右者。万一胡小姐入宫,圣上一时看中意了他,不要说宠幸得与娘娘一般,只分了娘的宠却也不好。皇帝的性格有甚准绳,又不好与他争、又不好与他闹。太太是博通古今的,古来多少宠冠六宫的,后来被新进夺了宠去,冷落长门。如令世上男子不好,只是不要把标致的与他看见,才不生心。如今娘娘在深宫不知,太太在外面晓得了,也该与娘娘虑个万全才是。”这一番话,说得个戚夫人目瞪口呆,正是:

  莫说苏张辩,闺中亦有然,

  好凭三寸舌,说就百年缘。

  戚夫人被雅雅说得如梦方觉,说道:“你的话句句有理,只是如今如何是好?”雅雅道:“这有何难!只消娘娘里面分咐太监,说胡茜芸原有元配,系大臣之妇,着给还了他,不要使他进宫便了。闻翰林又终身感激太太与娘娘之恩,岂不为人为己,一举两便!”戚夫人道:“有理,有理!我就寄信进去,与娘娘说知。”雅雅要等他回报,就住在他家。得到傍晚,宫中秘密传出一个信来,说:“此事十分要紧,但里面不便无因降旨。教他丈夫自上一个疏来,我叫司礼监批还与他便是。”雅雅得了这个信,连忙来见闻生。

  闻生自雅雅去后,病就好了些,因两日不见回信,正在那里着急。听见雅雅来,连忙跑出来迎着,问道:“事体怎样了?”雅雅欲待急他一下,因见他着急得可怜,便笑出了声。闻生见他笑,便道:“雅老,妥当了么?”雅雅就把这些话细细说了一遍。闻生快活得手舞足蹈,说道:“雅老妙法,真是当今陈平、陆贾,何异我前世的亲娘!”雅雅道:“今日听见了这些话就如此快活,昨日将人家理也不理。我们也曾有情在你身上,可见着鬼?”闻生道:“是我不是,过会儿请罪罢!”雅雅道:“你心里哪有我们,不要假惺惺。”闻生笑道:“你如今是有功之臣,我怎敢忘你?”就来与胡公说了,彼此大喜,连夜草成一书,次日上去。到第二日,就有旨意,闻生抄出来一看,旨意道:“胡氏系闻友元聘,着司礼监传旨给还成亲,该衙门知道。”闻生与胡公看了旨意,十分欣喜,单等何太监来。

  过了几日,何太监到京,闻生连忙来拜何太监,就将旨意与他看了。何大监不敢有违,就叫小内侍传与胡小姐。闻生别了回来,登时要打轿去迎。闻生之意就要成亲,又不好说,在花引贤面前微露其意。花引贤就对胡公道:“老爷此番之喜非同小可,令爱选了去,又钦赐回来;闻老爷害了这场大病又好了。死而复生,离而复合,真是老爷之福!如今奉旨成亲,不可待慢圣旨,今日日子甚好,就成了亲罢。”胡公道:“成亲也使得,只是他母亲不在,如今也罢了。”就对闻生道:“今日既奉了圣旨,你就成了亲罢,若再耽阁,恐怕有变。虽然不告父母,也可以从权。”闻生大喜,当时备了花轿、鼓吹,自己穿了公服,胡公也穿了吉服,在家里等候。许多同年、同寅听了此信,都来贺喜。

  少顷,轿子到了,闻生就象拾得异宝一般。一同拜了花烛,送到房中。闻生自揭方巾,一面揭,一面说道:“妹妹,这几时愁坏了我。为了贤妹,我也几乎不起。”小姐一言不答。闻生仔细一看,吃了一惊道:“你不是胡小姐!何太监这厮可恶,如何换了!”正是:

  合浦珠还日,延津剑合时。

  毕竟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花千骨2
白菜
牡丹花仙8
苹果树和聪明谨慎的母鸡1
玉蟾1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5
1小猴有了自行车
先四史 兼证经 参通鉴 约而精 历代事 全在兹 载治乱 知兴衰8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