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巧联珠 >> 第二回 议婚姻年侄执柯 图钱财陪堂定计

第二回 议婚姻年侄执柯 图钱财陪堂定计

时间:2014/2/6 20:58:05  点击:2891 次
  诗曰:

  共说乘龙好,门阑喜若何。

  怜才宁一日,选貌待双蛾。

  道蕴犹憎怒,郗郎世岂多?

  最怜逢按剑,佳偶事偏磨。

  话说贾有道为缪成亲事,思量要破败闻生,一夜不寐。次日早起,到了官船上来见方公。方公因对他说道:“昨日托富子周的话,不知闻生今日来否?”老贾道:“正是!老爷如此注意他,他自然就该来拜。”正说间,只见长班报道:“富相公来拜!”方公连忙叫请进来。

  富子周上船见了,投了帖子,送过下程,又送一本文稿,一册诗稿。相送坐下,方公道:“昨日多扰!年丈曾会那闻兄么?”富子周道:“适才在敝友处道及老年伯之意,敝友极感,渴欲进谒。因病未痊愈,一好即来奉候。”方公道:“学生就要开船,而此公又不得一会,奈何?”因留富生小酌。富子周道:“昨日〔那位〕贾令亲在么?小侄有一刺奉拜。”方公叫:“请贾相公出来!”贾有道出来见毕,也彼此叙了几句闲文。少顷,摆上酒来,方公就在席上看富生的诗文,连声赞道:“诗文皆妙,而文更精熟,今秋断抢元矣!”因说道:“诗与举业,虽系两途,以学生看来,原不相害。再没有会做诗的人不会做文章也,没有文字通的到会做诗,总之,才人无所不可。”富生道:“老年伯高论,是破世俗之疑。”方公因道:“学生偶有一近刻请教。”叫家人取两部诗稿出来,递与富子周道:“一册请教年丈,这一册烦转致闻兄。”因问:“闻兄为人何如,是何等人家?”富子周道:“敝友尊公曾为邑令。敝友生得美如冠玉,为人潇洒出尘,真是鸡群叔夜。”方公听了,越发大喜,对富子周说:“学生有一小女,年才及笄,也会吟哦几句。等闻兄来会过,意欲烦年文执柯。”富子周道:“此乃美事,小侄自当效劳!”

  正要说话,只见家人传进手本,禀道:“苏州府推官钱爷要见。”方公看了手本,对富子周道:“此乃敝门生,年丈曾会过么?”富子周道:“钱公祖下车以来,小侄因无事不敢干谒,不曾会过。小侄别过,再来领教罢了。”遂告辞而去。

  方公接钱推官进舱。〔钱推官〕行过了礼,递了下程、请启,打一恭道:“门生今日才闻老师到此,候迟得罪!”方公道:“学生假满入都,因限期已过,星夜进发,所以贵上台皆不及往拜,怎么又劳贤契见顾!就要开船,盛情欲不能领。”推官又打一恭道:“虽然老师急于进发,定要屈留一日!”方公道:“学生不欲入城,心沃盛情罢!”钱推官道:“既然如此,门生移席到尊舟。”又吃了一道茶,告辞起身。

  却说贾有道在船舱里,心下想道:“这头亲事,老者已有几分肯了。如今他要了小闻,难道我这三百两银子真没有了不成!须得设个计,打退他才好。”正在那里胡乱想,只见方公送了钱推官进来,对他说道:“适才钱推官来了,恐怕城里当道都要晓得。我就要开船,只等那个闻生,不曾见得一面。据富家年侄说来,可谓佳婿。但毕竟亲见其人,我才放心。”贾有道便说:“老爷所见极是!婚姻大事,潦草不得的,必须才貌双全为妙。况且老爷如此门楣,只得这个小姐!不是子建之才,潘安之貌也配不过。如今少年的人,略有些才情,便十分浮动。前日敝府一个老先生也看得一个诗中意,不妨仔细,就把女儿许了他。不想是抄袭来的。后来悔又悔不得,误了终身大事。如今老爷既不进城,他又说有病不出来,不如让晚生先去拜他一拜。果然才貌出众,不是轻薄之辈,老爷再作商量。不然,我们就开船便了。”方公道:“这也说得是。你就替我带一个帖子去回拜富年侄,说我不进城,不及回拜,就问他闻生住处。今日晚了,明日去罢。”贾有道欣然领命。

  却说富子周别了方公,竟往闻生家来。到了书房中坐下,闻生出来见了。富子周道:“兄意好了?”闻生道:“勉强起来,尚不能出履。”因问道:“拜过贵年伯么?”富子周道:“敝年伯多致意。他就要开船,渴欲吾兄一会。”因向小使手中取诗稿过来道:“这是他的诗稿,叫小弟寄来请教的。”闻生接过来,看了几首道:“此老之诗甚佳!”因笑道:“纱帽中一般也有通的。”富子周也笑道:“纱帽头肯替我们相与,自然通些。”二人大笑。富子周因说道:“方公酷性好诗,他一位令爱,也善吟咏,又生得有倾城之色。方才对小弟说,等兄去会过,要小弟执柯。兄刻作速拜他一拜!”因笑道:“为老婆拜丈人,兄快些扶病而去!”闻生也笑道:“不要取笑。但知己之感,小弟明日就去。”富子周道:“不听见小姐,你如何肯行!”说罢又笑。

  闻生就留富子周小饮。富生道:“这个算不得请媒,明日还要另吃。”闻生道:“小弟岂以富贵之女动心!但感他文章知己,不得不去一拜。”富子周因说道:“明后日寒族扫墓,不得功夫奉陪,奈何?”闻生道:“扫墓自是正事。但他船在何处?只要说了,便好问去。”富生道:“在码头上。舡上有复命的牌,极好认的。”二人又说了些闲话,饮至傍晚而散。

  闻生归到房中,心下想道:“如今的人都是瞎子,哪里有认得真才的,方公如此殷殷,真可谓知己。”又想道:“他一见我的诗,就要把女儿许我,此老真是怜才!我虽未见他小姐的才貌,想方公如此选择,料也不是等闲。”就把方公的诗文拿来看了几首,因有笔砚在手头,就圈点了几句。见题目上有《美人病春》的诗,因笑道:“老道学也做此风流题目。”正翻看时,只见中间夹着一张花笺,写得十分精楷,却是一首回文诗。闻生拿起来看时,只见上面写道:

  亭边过雁塞天遥,日极晴楼倚细腰。

  庭满落花春寂寂,漏和寒雨夜潇潇。

  青山远共愁痕黛,绿柳纤同病态娇。

  瓶坠井空钗断股,屏云冷艳偻金销。

  闻生看了,不觉赞道:“好诗,好诗!字字清秀。且看倒读何如!”又倒读了两遍,越发大喜道:“倒读更佳,真可谓灵心妙手!”原来这首诗是方小姐做的,因误夹在方公的诗里,却被闻生翻着。道:“此诗辞既秀媚,字亦婉丽,是个女人的手笔。难道是方小姐的诗?不该遗失在内的!”又想道:“莫不是老者故意要卖弄女儿的才华,故意放在里面的?也未可知。总之如此佳句,就是男子做的,也算得个才子,何况女人!”又拿起来看了一回,十分爱慕,说:“若里是方小姐做的,若得他为妻,也不枉我一生求凰之念。”吟诵几遍,恐怕夜深,就去睡了。

  却说贾有道次早起来,梳洗已毕,过来对方公说了,叫了自己跟的小厮,竟先到梁家来。原来这缪家住在章阊门里大街上,是个暴发的财主,家里是开丝行的,有数万之富。梁文甫为人刻薄臭吝,真是一文不舍的。自己穿也不舍得穿,吃也不舍得吃,四季只是一领青布道袍,穿得又不像蓝,又不像黑,直到六月里,才换一领粗夏布的道袍。如此吝啬,偏生好奉承势利,穷的亲戚他一钟茶也舍不得请,若是个势宦,就肯大块拿出来。儿子缪成买进了学,那些先生骗他,说令郎高才,决要中的,做的文章大圈大点,他就信为实然,一心要替他定个做官的丈人。因与贾有道有些亲,就想起方小姐来。只见这一日缪文甫同着几个乡下人,正在那里秤丝,贾有道走进厅来,把扇子在他肩头上打了一下说道:“文老好忙!”缪文甫正秤着丝,不知是哪一个,口里浑说道:“不敢!大官。”回转头来,看见是贾有道,连忙说:“原来是贾先生。得罪,得罪!”放下布衫袖子,替贾有道唱喏。就叫家人来富秤丝,自己陪贾有道坐下,说道:“前日小儿回来,说方老爷好个人品,又多谢你盛情,亲事全仗大力!”贾有道说:“如今令郎在何处?”文甫说:“在学里。”忙叫来贵:“你到学里请大相公来,说方老爷那边贾相公在此。”小厮应诺去了。

  不多一会,只见缪成摇摇摆摆回来,向贾有道作揖坐下。缪文甫道:“你留贾相公吃饭,我去完了首尾。”因向贾有道说:“失陪!得罪!”竟自去了。缪成问道:“姻事何如?”贾有道说:“前日自你别后,我就把你的文章、人品极力称赞,老者也有几分肯了。不意去游虎丘,遇着富子周,看见了一个〔叫〕闻相如的诗,就要把女儿与他起来。”缪成道:“闻相如我晓得的,果然通的。旧年进学,我是第十五,他是案首。如今难道竟成了么?”贾有道说:“成虽未成。昨日富子周天杀的来拜,又十分称赞小闻才如子建、貌似潘安,说得老者十分动火,叫他做媒,寄了一部诗稿送他。今日又叫我去拜。你道哪处?”缪成出神道:“如此怎了?还得你生个妙法,学生决不忘报!若破得他,学生私下先送一百两。”贾有道说:“我已有一条妙计在此。”缀成道:“什么妙计?”贾有道说:“如今老者就要开船,小闻又病在家里,不得来见。我如今拜他,日去只说他相貌丑陋,做人轻薄。再帮衬老者几句,叫他开了船,你就来送他一副下程,这事就有几分了。”缪成听见道:“妙极,妙极!是个好计!”就叫来富快烫酒来。贾有道说:“慢着!我如今要往富家与小闻家去,且回来吃酒。”

  二人拱手出门,缪成叮咛道:“在舍下专等。”贾有道应了,竟往富子周家来,富子周上坟去了,贾有道就对他门上说:“我贾相公是嘉兴方老爷船上来的,特来回拜你家相公。”又拿出方公的拜帖来说:“这是方老爷的名帖。方老爷因不进城,不得来回拜,你可多拜上你相公。”又问说:“管家,你晓得闻相如家里住在何处?”家人道:“闻相如住在胥门里,这里,过了申衙前一直走,右手转弯,进巷第三家。门前有几株柳树,大金字牌匾便是,极好问的。”贾有道依着家人的话。一路走来,果然进得巷,有一座大墙门,门前有几株柳树,一个旧金字牌匾,写着“尚书第”三字。贾有道走进大门,只见一副对联,写道:

  投闲栽五柳积德植三槐。

  走进二门,不见有人,便叫道:“接帖,接帖。”只见里边走出一个半老家人来,问道:“相公何处来的?我家老爷在庄上养病,一概不敢领帖。”贾有道说:“我贾相公不是拜你老爷的,我是嘉兴方老爷那边来,拜你家相公的。快些去说!”家人接了帖子,说道:“相公厅上请坐。”进去了一会,出来回道:“家相公多拜上相公,因贱恙不能起来,所以连方老爷都不曾拜得。相公寓在何处?明日一同回拜。”贾有道说:“你去对相公说,我在方老爷船上,方老爷特托我来,定要见的。”家人又进去了一会,出来说道:“既然如此,请相公书房里相会罢。”就从厅旁边开一环洞门。

  贾有道同着家人进去,只见一所大园,花木萧疏,亭池精雅。转过花屏来,三间小厅,面前一座牡丹台,开得正盛。贾有道先到厅上,只见上头挂着一幅赵子昂的真迹,旁边一副金笺对联,写道:

  家徒四壁,犹存司马风流,

  腹有藏书,直拟龙门著述。

  贾有道坐下,只见闻生从左边出来,口里连声道:“得罪,得罪。”二人作揖坐下,贾有道举目把闻生看时,只见生得:

  面如傅粉,唇似涂脂,头带飘巾,身穿儒服。丰姿奕奕,似掷果潘郎,逸致翩翩,如鸡群叔夜。真是相如再世,不减张绪当年。

  贾有道看了,心下暗惊道:“果然生得标致!若把老方看见时,必中东床之选,不消说了。”因向闻生道:“久仰大名!前日在富子周处讽咏佳章,真今日之李杜也。敝东翁极其心服。”闻生道:“不敢。拙作俚鄙,过蒙方老先生谬加赞赏,知己之感,铭心刻骨。因抱残恙,未及奉拜,怎么又劳先生远顾!明日力疾出来,一同奉候。”贾有道说:“社翁既有贵恙,到不敢动劳,我辈相知,何必拘此形迹。况且舍亲明日绝早就要开舟,到不敢动劳罢。”闻生道:“岂也。自然要出来奉候。”因说道:“昨日又蒙方老先生见惠佳刻,字字珠玉,真是当代作者。小弟大胆,妄加圈点在此。”就叫燕喜取来与贾相公看。闻生之意,要贾有道看了,去对方公说他如此敬仰之意。不想中了奸人之计。贾有道看了,假意道:“经老社翁一评,更加妙了。”因说道:“闻得尊作甚多,不知可以赐教一二么?”闻生道:“前偶刻一册,正要请教。”就叫燕喜取一册诗稿,送与贾有道。又吃了一杯茶,作别起身。

  贾有道一路想道:“不好,不好。我只说他有病不能出来,回去说他相貌丑陋、人物轻挑就罢了。如今他明日要来。老者一见,这事就要成了。须得另生一计方好。”一头走,一头想道:“有了,有了。他圈点了方公的诗,拿出来我看。老方生性从来极喜欢人赞他的诗,极恼的是人扫他的诗。我如今拿他一本,尽行抹坏,只说是小闻抹的,他请我到书房中,被我看见袖了来。老者看了自然大怒,再从旁下他几句火,明日若是小闻来时,叫家人呵叱他一番。再把小闻送我的诗稿也抹坏了,只说老方涂的,叫家人丢还他,不怕他两家不恼。”

  正想之间,已过缪家门首。只见缪成正背着手,在那里走来走去,见了贾有道,忙问道:“小闻生得如何?”贾有道说:“好。”缪成道:“比学生如何?”贾有道说:“你是极标致的了。看起他来,觉得又比你好些。”缪成叫道:“怪哉,怪哉,我不信天地之间还有标致如我的!”老贾道:“你且不要闲说,我有一条妙计在此。”就把路上想的计,告诉了一遍。缪成拍掌道:“妙计,妙计!陈平之所不如也。这位小姐听起是学生的了。”贾有道说:“你且不要欢喜,快些拿老方前日送你的诗同笔砚来。”二人就坐在库房里,一边吃酒,一边乱抹乱叉。缪成道:“我又不晓得诗中之意,若是批得不时,岂不露出马脚!我只批‘不通’二字便了。”顷刻之间,早已批完,立起身来说道:“我去了。所许之物,见赐了如何?”缪成果然取出一百两银子,送与贾有道。贾有道接了,欣欣得意而归。正是:

  美色人人爱,黄金易动心。

  一时贪念起,百计即相侵。

  未知贾有道此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2面条人的故事
1面条人的故事
1怕冷的小女巫
1好沙发不怕坐
2机智的小猴
1机智的小猴
2池塘蛙声
1池塘蛙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