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紫花布幔 >> 第八章 小髻惊讶自己怎么这么轻易就把话说出了口

第八章 小髻惊讶自己怎么这么轻易就把话说出了口

时间:2014/2/3 16:29:35  点击:2589 次
  “明天,我想休息一天。”小髻惊讶自己怎么这么轻易就把话说出了口。请假的事,她一直犯怵怎么说才好,想到不过是雇人的与被雇的,心里反倒轻松多了。

  阿宁觉出今天的话头味道有点不对。往日小髻有什么事,就说什么事。比如上公园,比如逛商场,总是快去快回,什么时候到家,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干活,并不曾说过“休息一天”之类的话。

  “费费病了。你的事改天再办行吗?”阿宁强压住不满,跟小髻商量。

  是的,费费病了。小髻一阵心软。可答应了田大妈的,怎好悔约?再说,星期天你们都在家,干吗非得剥削我这一天?“不行。”小髻还不曾当面顶撞过阿宁,但这一次,她坚持自己的要求。

  这个小髻,近来学坏了!想必是听了什么人的闲言碎语,变得这样不安分,阿宁思忖着,话说到了这份上,闹僵了对大家都不好。便点了点头:“好吧。你就休息一天吧。”

  星期天的城市,苏醒得比平日晚些。干燥凉爽的晨风在打扫洁净的街道上快活地跑着,把小髻的衣衫像风帆一样鼓起。

  田大妈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地上是一大堆杂乱的书刊和一块大塑料布。

  “把它们按类归好。摆在地上。”田大妈指挥。

  书摆好了。都是过期刊物。封面花花绿绿的,像地面突然铺起一块斑烂的地毯。

  “看好了吧?这事再容易不过了。卖书一毛钱一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留神别叫人白拿跑了就成。你看着卖吧,我还得看车去呢!”田大妈交待完了要走。

  事,按说不难,可小髻心慌意乱:“大妈,我可不会吆喝呀?”

  “我的傻姑娘!这不用吆喝。你给我老老实实站着看摊就行了。自有人来你,只怕你会忙不过来呢!”

  会是这样吗?小髻孤独地站在那里。寂寞的杂志被风掀动书包皮,发出哗啦啦旗子一样的声响,小髻听起来,有点像家乡风吹苇叶的声音。

  要是这样一直站下去,就糟了。小髻开始后悔轻易地答应田大妈。

  幸好这只是很短的一个时间。过往的人们,先是注意到这个眉宇间略含忧郁的姑娘,其次注意到她脚下斑斓的书。

  “这是卖的吧?”有人问。

  髻儿点点头。她的普通话已经很纯正了。但她不自信。能用姿势的时候,便不张口。

  “怎么都是旧的?”

  小舍不答后,自己能看明白的事,何必再问。

  “多少钱一本?”

  “一毛。”这是非回答不可的,在这么多生人面前抛头露面,真是太难为人了。

  “什么新的旧的!没看过的,就是新的。”人们被一毛钱的低价所感动,自我解着嘲,纷纷挑选掏钱。

  北京人爱凑热闹。见这儿围拢了一群人,凑上来的人就更多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小髻买卖兴隆。不知不觉中,脚下的地毯菲薄起来,有的地方已露出灰白色的空地。

  “请问,这杂志有第四期吗?”一个很清朗的男低音隔着几个人问。

  “没有,有的都在这儿摆着,找不到就是没有。”小髻抬起头,不觉愣了。

  问话的正是姐夫沈建树!“不卖了!不卖了!”小髻手慌脚乱地将剩下的杂志归拢到一块,好像这样能弥补自己的失态。

  沈建树只看到一个小姑娘在低头售书,没想到竟是自己的堂妹。

  在窄窄的家里,他们原没有多少机会说话。所有支使小髻的指令,都是由阿宁发出的。沈建树没有精力也没有心思管,他缺一本资料,想在这旧书摊上碰碰运气,不想竟这么巧!早知如此,该绕过去。

  “姐夫,你别对姐姐说。”小髻央求道。

  沈建树点点头。看到小髻风尘仆仆卜的样子,又很有些于心不忍。一个小姑娘,若不是为了给自己带孩子,何至于背井离乡呢!想起阿宁说小髻不买票的事,他总有点难于相信。纵是真的,也只能说小髻家的经济太窘困了。他去过家庭服务处,知道阿宁给的工资太少,私下说过几次,阿宁也不听,反说他把亲戚当外人了。

  沈建树掏出身上的钱,说:“你这些书是帮别人代卖的吧?就算我买了。你把钱交给人家,回去吃饭吧。”

  小髻很感动地看着姐夫,突然觉得他有点像电视中的那男主角,那么亲切。当然,沈建树绝没有那么潇洒,可他的神气像。

  小髻不接钱:“我答应了帮人家卖书,就得把这事办好。我不光是为了挣点钱,我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在北京这干点事。”

  沈建树微笑了,这已经不太像最初那个拘谨的乡下姑娘了。

  “怎么,姐夫不相信?”

  “不是,我是说,你真要干事,就该干点比这有意义的事。你可以看书,学点东西,电视里每天都有讲座……”

  小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姐夫走了。

  田大妈好像从地里钻出来似的,突然出现在她面前:“饿了吧?我给你带了包子,快趁热吃吧!”

  小髻顾不得说谢,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全忘记了城里的女孩子,即使在这时候,也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去揪。斯文而娇柔。

  吃饱了,小髻这才恢复了平日的安静。有些腼腆地说:“大妈,这是包子钱和粮票。”

  “快别这么见外!大妈这就给你钱。”田大妈说着,将手绢包里的卖书款抽出一张,“这十块是你的辛苦钱,别嫌少。”

  小髻双手推拦:“大妈,这书是有本钱的。我不过站着看看摊,哪能要这么多钱!”

  “姑娘,你要是硬不要,就是嫌少,大妈可就拿你当外人了!”田大妈佯装着沉下脸。

  “这……”话说到这个份上,小髻只好把钱收下,心里高兴得蹦蹦直跳。十块钱,抵上给姐姐干半个月了。

  大妈没有说以后还要不要小髻帮忙卖书,小髻自然也不好问。

  “今天有个人,想找一本《计算机》第四期。”这个问题,小髻可得问清楚。

  “这可难了。咱们的书,是从废品收购站买回来的。按废纸的价买,照咱们这个价卖,哪能不赚钱呢!当然这得有熟人。请客送礼,不过还是咱的赚头大,这你也看到了……”

  小髻点点头,她拿的钱,不过是几分之一。

  “话又说回来,人家卖什么书,咱才能有什么书。所以,要想指名道姓地找哪本书,那才是大海捞针呢!你知道人家卖没卖呢?就是卖了,那么多废纸旧报,谁能担保一定能过咱们手给挑出来呢?也许这期在咱地摊上摆着,下期在哪个小贩手里,正给人包五香花生米呢!”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