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紫花布幔 >> 第三章 沈建树只得加入热切等待的行列

第三章 沈建树只得加入热切等待的行列

时间:2014/2/3 16:13:10  点击:2495 次
  沈建树只得加入热切等待的行列。

  挂历上有一个用红笔圈起的日子,那是阿宁产假满了该上班的日期。像个负隅顽抗的土围子,它前面只剩几个不多的黑色士兵在英勇抵抗。

  “这些乡下人,把邮去的路费贪污了不算,连信也不回一封!”阿宁气愤地说。

  一天天过去了,信还是没来。

  来了一封电报:

  “X日X次接小髻”

  “髻”字是人工手写的。在一行电子计算机打出的拘谨字体中,显得大而懈怠。

  这个字怎么能当名字呢?髻是女人头上挽的发鬏,看这名字,该不是个古色古香的农村大嫂吧!也许,她有一头悠长的黑发?

  对这位即将到来的亲戚保姆,阿宁只知道这些。北京站浩如烟海,惟一可依靠的,大约就是阿宁和小髻同属一个爷爷,兴许有血缘的感应。

  “你是小髻吗?”阿宁在站台出口,向所有她认为可能是小髻的乡下姑娘(不管有没有浓黑长发)打招呼,年龄范围大约控制在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除了名字,她对这个堂妹几乎一无所知,乡下人多半老相,宁可错问一千,不可漏问一个。然而阿宁还是错了。车站出口有好几条通道,她就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也终免不了遗漏。不由得后悔起来:应该举一个木头牌,上书“接小髻”。又一想,谁知道这个小髻识不识字呢?

  出站口冷清下来。阿宁有点急了:一个乡下姑娘,若是碰不到接的人,心里不定多么害怕呢!忙掏出站台票进站去找,一边又埋怨自己糊涂:人生地不熟的,那小髻是不会自己出站的,没准正蹲在月台上哭呢!

  月台上安安静静,好像刚才嘈杂的人流不是从这里发源的。零零散散几个负重过多的旅客,将身体弯成S型,艰难地移动着,哪个也不像是小髻。阿宁不死心,挑了一个嫌疑较大的,迎上去问:“你是小髻吗?”

  “小鸡?还是小鸭呢!”旁边的一个男人怒气冲冲地回答,把无人来接的怒气,发泄到阿宁身上。

  无端受到抢白,阿宁白皙的面孔腾地红了,却不知该如何回敬这种粗鲁的人,只得返身出站。站台口已聚集起接下一趟列车的人群,其中也并不见面容焦虑黑发浓长的乡下姑娘。

  阿宁焦虑之中平添了怨忿:这个小髻!明明大家互不相识,也不把事情办周到一点。起码要在电报上写明穿什么衣服有什么特征吧!你以为北京也像你们家那个小村子一样,站在门口就能看清大路?

  怨忿归怨忿,当务之急还是找人。阿宁烦躁地仰头看钟。人真怪,一到了火车站,使不再看自己的手表,而只相信那座像珠穆朗玛峰一样高耸的大钟。

  时间过去的还不多。小髻就是出了站台,也肯定不曾走远。阿宁开始在站前广场上寻找。

  北京站是一个缩小了的世界。到处都是人、物品和五花八门的语言,搅缠在一起,令人眼花缭乱。正是薄暮时分,暗色已经像潮水似的漫了过来,路灯却还没到亮的时候,于是竟成了都市一天中最混饨的时间。拂面而来的人脸像一张张灰色的圆饼,此起彼伏的人流裹胁着阿宁来回乱撞……她没有目标地碰着运气。此刻可以凭借的,只有她和小髻那四分之一完全相同的血统了。

  可惜,爷爷的在天之灵,不肯保佑他这一双没有见过面的孙女。阿宁一无所获,吃力地倚靠着一根粗大的廊柱,胸前胀动不安。准是费费饿了。母亲的乳房是孩子的粮仓。

  这个小髻,肯定有点傻!再不就是莽撞得出奇。不在月台里等,又不在出站口停留,自己乱跑,出了事自己负责,与阿宁无关!

  费费,别哭了。妈妈就回来了。

  阿宁离开了火车站。
 

 
分享到:
三片羽毛1
貂蝉之死揭密 是否被关羽斩杀
三、王朝云
魏忠贤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6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5
周武王 始诛纣 八百载 最长久61
论语者 二十篇 群弟子 记善言 孟子者 七篇止 讲道德 说仁义37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