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红处方 >> 第三十六节 范青稞走到街上

第三十六节 范青稞走到街上

时间:2014/2/3 15:27:23  点击:3309 次
  范青稞走到街上,不,现在是沈若鱼了。

  城市满含汽油味的空气,使她心旷神怡。不多的几件随身物品,按说不重,但住院这一段时间,完全没有室外活动,她感到体力的衰减。的士自她身边驶过,本该招手停车的。但她坚定地往前走,充分感受普通人自由走动的幸福。宝蓝色的玻璃幕大厦,像竖起的湖泊,没有一丝涟潴。目所能及的地方,无数起重机的胳膊,尖锐地割裂着瓦灰色的天空。一只被城市冬天的烟尘熏成黑色的麻雀,惊慌地停留在垃圾桶上,好像一滴陈旧的墨水。红绿灯呆板地眨着眼睛,疲倦极了。,树枝坚决地把干枯的枝桠伸进污蒙蒙的空气,无声抖动着。只有大路两旁的冬青树,维持着鸡蛋一般圆润的边缘,抗拒着寒冷的凋残。这一切并不动人的景色,深深地感动着沈若鱼。她对自己说,你想知道天堂在哪里吗?就在人间。她无缘无故地向每一个过路的人微笑,向冬天落尽了树叶的杨树和树干上眼睛状的瘢痕微笑。人们肯定会奇怪,觉得这个半老的女人神经兮兮。就是这种感觉也很好,它使你觉得大家之间的友善与关切。很香的烤白薯气味传来。世上有两种食品,闻着比吃着好,那就是糖炒粟子和烤白薯。浓缩的淀粉被文火熏着,爆裂出甜蜜的焦糊气,把流动的风染作淡黄。沈若鱼买了一个烤白薯,它很烫,像一个有生命的物体,在她的两只手间,跳来跳去。她舍不得吃它,用手心感受着它的热度渐渐在寒冷中散去。

  戒毒医院被甩在身后很远了。沈若鱼回过头去观察,它是一所平凡到陈旧的楼房,谁也不知道里面潜伏着许多故事。她要把这些故事永远地埋葬,因为它们太不真实了。包括自己的这种乔装住院,都有一种无事生非的愚蠢。沈若鱼揉揉自己发红的鼻子,这种冷飓飓的感觉是多么珍贵。戒毒医院里,充满汗气的燥热,令你有猛然间暴跳如雷的愿望。沈若鱼舔舔嘴唇,那里遗留着刷不净的中药味道,据说它益气养颜,沈若鱼还是感到在过去的这段日子里,自己迅速老迈,像个老媪,她的心猛地收紧。她是胜利大逃亡了,可简方宁呢,永远战斗在封闭的堡垒里。她不知道的时候,无能为力。她知道了内情,就更无能为力。人都有为了自己所喜爱的事物而殉情的特点。她坚信、简方宁骨子里喜欢这种居高临下的生活,在这种尖端枯寂的探索中,感到极大的满足。

  寒冷渐渐地渗透到最贴身的衬衣,要不是怕自己冻出肺炎,沈若鱼真要继续享受寒冷。唯有这份痛彻肌肤的寒凉,使她的全部身心,包括每一个寒毛孔,都意识到脱离了戒毒医院的环境。她恋恋不舍地扬手打的,同时深吸气。这是她有生以来呼吸到的最清爽的空气,虽然里面都是汽车尾气的渣滓。

  到了家,真有恍若隔世之感。

  沈若鱼开始做饭,操劳令她欣慰快活。到了先生下班的时候,已操办出一桌丰盛菜肴。

  先生进得门来,露出失望的表情说,啊,是你出院了。我远远地看到家中灯光,还以为是画中人。不想是个旧相识。

  沈若鱼懒懒地说,爱吃就吃,不爱吃就算。

  先生说,怎么样?收获大吗?

  沈若鱼嚷,先吃饭,别说那些混蛋的事。倒胃。

  先生说,你瘦了。莫逆女知己让你受虐待了?

  沈若鱼说,她是不错。别的乌龟王八蛋们,令人晦气。能不瘦吗?那是什么地方?屎壳郎带墨镜,又臭又黑的去处。能活着回来,就谢天谢地啦!

  先生大笑,说我已经发现了你到戒毒医院最大的收获。真是不虚此行啊!

  沈若鱼不知指的何事,吵着让他说清楚。先生说,你回来拢共说了没几句话,粗鄙异常。比去戒毒医院以前,下流多了。

  沈若鱼说,这只是外伤。还有内伤,不是一会儿半会儿看得透的。

  先生说,看你这样子,一定有很多奇遇。讲给我听听,也算我搞好后勤加秘书的报答。

  沈若鱼说,呸!你想听谁愿给你说?今天最重要的,是让我睡一夜走廊里没灯光的觉,明天好去看我妈。

  先生说,听我的,明天别去。看你妈缓几天再说。

  沈若鱼在自己家里,总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质问,你凭什么干涉我的自由?

  先生说,等你恢复了正常再去。知道吗,这趟院住的,你好像变了一个人。

  沈若鱼大声嚷,哪里变了?说清楚!

  先生说,要么贼眉鼠眼偷着看人,好像受气包。要么突如其来地发脾气,撒野骂人。时不时地还会讨好地傻笑,听人讲话时恍恍惚惚……留神吓着老太太。

  晚上简方宁打电话来。沈若鱼说,方宁,你好吗?很想你。好像我们分手了一千年。

  简方宁说,我都好。问候你。过得怎么样?

  沈若鱼道,我刚到家,你就乘胜追击。你现在最大的关怀,就是让你的前病人好好睡一觉。噩梦醒来是早晨,我可不希望噩梦醒来,还是噩梦。

  简方宁说,看你又能这样恶狠狠地发脾气,我就放心了。分手时你万念俱灰的样子,让我心痛。说到底,你还有个醒来的时候,我呐?天天是噩梦。

  沈若鱼说,你也可以生产自救。

  简方宁说,不说这个永远没有结局的问题。我们再联系,世上只有你知道我在水深火热之中。

  沈若鱼本想把戒毒医院扔到爪哇国去,起码得到自己的情绪恢复正常时再梳理印象。意志裸露着,肿胀着,好像经了霜打的大葱,一动就要流出粘稠的浆液。但是,树欲静,风不止。第二天就有电话联系。

  您是范青稞女士吗?

  一个湿柔的女人声音,沈若鱼一激灵,虽然告别这个“范青稞”才一天,好像已是公元前的事情。经过电流的变声,口气虽熟络,但具体的人,怎么也想不起来。

  范青稞是在戒毒医院的专有名词,什么人找她?简方宁吗?显然不是。

  庄羽吗?出院时,庄羽很想要她的电话号码,范青稞一副逃难模样,有御敌于国门之外的冷淡,庄羽何等聪明,就不再追问,只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在床头牌后面,递给范青稞说,假如你还想听我的故事,就打这个电话。电视剧演完还远着呢!

  电话的那一端,究竟是谁呢?实在想不出来。沈若鱼支吾着说,你好。我是范青稞。请问,您是哪一位?

  我是孟妈。

  范青稞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哟!是不是病房丢了什么东西,找她核对或是调查?热心的老太太打上门来了。

  找你不容易。病历上留下来的号码,滕医生写了又涂了,好不容易才看清。电话里的孟妈好像比平日简练。

  不……没关系……只是,您找我什么事?沈若鱼不知怎样解释才好,只有避而不答。

  是这样,我的一位朋友也是研究戒毒的。他很想同您谈一谈。不知您是否赏光?孟妈显然有备而来。

  沈若鱼在近期内,再也不想听“戒毒”两个字。但简方宁部下暗渡陈仓,她不能袖手旁观。

  好吧。她说。

  那么好。明天上午您是否有时间?孟妈似乎很着急。

  沈若鱼想说自己天天有时间,但她意识到这样有失自己的身价,故意沉吟了半晌说,本来我和朋友有个事,现在我把它推了,见你们。

  九点咱们茶园见。不见不散。说完这句话,孟妈好像是怕沈若鱼改变主意,很快补了一句“拜拜”,就把电话放下了。

  沈若鱼冲着电话摇头,电话里的孟妈好像变了一个人。看来她同戒毒医院,结下不解之缘,甩也甩不开。

  晚上,沈若鱼把电话事对先生说了,本想把这个来历可疑的电话,报告简方宁。一想到她日理万机的忙碌,心想还是搞得更确实一些,再向她汇报。

  沈若鱼早上为穿什么衣服,费了一番脑筋。她基本上是个不修边幅的人,倒不是自以为潇洒,是自觉太普通。假若穿得耀眼,别人就会对你估计高,以为你有抱负或野心。沈若鱼同这两项都搭不上,愿作芸芸众生。所以在服装上,也取沧海一粟的风格。

  但今天沈若鱼特地穿鲜亮的衣服,一件红色羊绒大衣,里面是一套赭石色套装,脚下登一双小牛皮的短靴,令人有重整河山之感。先生大惑不解地说。虽经多年考验,我对你的革命情操有所了解,但今天这样大张旗鼓地出行,实在少见。你没有在戒毒医院那样的地方,寻一个第三者吧?

  沈若鱼说,新桃换旧符,,去去晦气

  先生顾虑重重地说,那个医生不会认不出你来吧?

  沈若鱼立时变脸道,你这个提醒太及时了。

  她脱下时装,换上和西北妇女范青稞相宜的俭朴服装。

  沈若鱼准时到了茶园,倒是差点没认出孟妈。对方穿一身像丝绒般细腻的皮衣皮裤,一看就很高档。经过特殊处理过的皮子,已经感觉不到血腥狩猎遗下的原始气,只有简洁明快的现代风度。同病房里遇里邋遢的样子判若两人。打了招呼后两人相视一笑,孟妈因了自己的装束给了人一个冷不防,反倒不议论一句服装上的事。

  范青稞女士,您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毕瑞德。

  从一旁杀出来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向范青稞微笑。

  范青稞惊得咬着嘴唇,怕自己嚷出来,破坏了茶园静谧到沉闷的气氛。对方的长相吓了她,倒还在意志控制范围内,但这个自称姓毕的家伙,国语说得太地道了。要不是他的嘴唇开合同他的话严密得无懈可击,范青稞简直怀疑有一个买办,躲在背后为这个真洋鬼子配口形。

  您是……范青稞迟疑着。

  喔,忘了介绍。这是我的朋友毕瑞德先生,是M国一位对戒毒有兴趣的学者,他很想同您谈一谈。孟妈解释着。又侧过身,轻声对毕瑞德说,瑞德先生,您也太沉不住气了。我马上就要介绍到您了。

  毕瑞德回答说,我是毛遂自荐。

  范青稞三人围着一张古色古香的八仙桌,落座。服务生过来问各位都要什么茶,范青稞说,庐山云雾茶。孟妈说,要立顿红茶。毕瑞德说,茉莉花茶。

  茶送上来了。范青稞面前碧绿,盂妈面前血红,毕瑞德面前橘黄。煞是好看。

  范女士的名字很令人遐想,你们这个古老的民族以食为天,毕瑞德吹着茶叶中浮动的茉莉花瓣说。

  毕瑞德先生的名字很中国化。范青稞想不出有什么好谈的,索性也从姓名入手。

  不想毕瑞德笑逐颜开,说其实我的名字很普通,就是那部叫做《随风飘逝》、而被中文翻译为《飘》的小说中,男主人公的名字。他可以翻译为“白瑞德”,你们以前的版本就是这样写的。但在新的版本里,被译为“瑞德”,不知什么缘故?毕瑞德碧蓝的眼珠现出真正的迷惑。好像谁向里面刚注入了纯蓝墨水。

  范青稞的身份,自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孟妈更是一头雾水,大家就咕咚咚喝茶。

  我不喜欢“白”这个姓,它太软弱了。要是一个女人,我会要这个姓氏,纯洁,清白。但是对一个男人,它像棉花或是云彩,让人提不起精神。因为是音译,我还可以选择的近似的姓是“毕”。我喜欢“毕”这个姓,它给人一种完成感、结束感。特别是一个中国人告诉我,这是一个很罕见的姓,全中国这个姓氏的人,不会超过十个,我就坚定地为自己选定了它。毕瑞德很得意地说。

  范青稞再想不卑不亢,也忍不住大笑起来。她说,瑞德先生,你叫人骗了。这姓虽说不多,但绝没少到朱寰和扬子鳄那种程度。

  瑞德也笑了,说,看到您的精神松弛下来,我很高兴。您好像对我充满了戒备之心。

  范青稞说,主要是你的中国话说得太好了,叫人心里生疑。中国有句俗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洋鬼子说中国话。

  瑞德说,你说的这个意见很好。我原以为说得越好,越好。没想到,适当的不好,会更好。

  范青稞说,这就对了。结结巴巴,更容易让人信任。

  瑞德说,我和孟女士是朋友,很好的那种。她说戒毒医院在用一种新的中药戒毒,我很感兴趣。她说,您是第一个服完了全部疗程的病人,我可以知道一下你的感受吗?

  原来是这样!

  简方宁啊简方宁,你真是在风口浪尖上行船,连国际友人都惦记上你了。你的医生里通外国,你还蒙在鼓里。沈若鱼这样想着,嘴里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人家给什么药,我喝什么药。里面有什么成分,我也不知道。能给你们帮什么忙呢?她意味深长地看了孟妈一眼,就像看一个汉奸,特别强调了“你们”。

  孟妈悠然地喝着红茶,丝毫没有被指桑骂槐的尴尬。

  你只要谈谈你服药后的感受就行了。我以为你不应该有什么顾虑,因为毒品是人类共同面对的敌人。人类在许多问题上,因为地域、种族、意识形态等等,而有巨大的分歧,比如核武器、裁军、对资源的分配和使用……只有一件事,万众一心的,这就是戒毒。这不是什么秘密,在进行不断的探讨中,西方的目光也对准东方。我不是做微观研究的,并不太在意某一种药服下去,药效是不是最好。我是做宏观研究的,关注人类最终怎样战胜毒品。每个有良知的地球人,都应该做出自己的贡献。

  这一番话,当然无懈可击。但范青稞无法回答,不仅是因为这牵涉到简方宁的医学秘密,更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服用戒毒中药。出了医院,她不想再随时随地骗人了。她只好把庄羽和支远服药后的感觉,大致说了一下。想必有关的情况,孟妈也早就说过。毕竟是第一手资料,瑞德听得很专注。

  你是说,即使在服用中药的过程中,还是有病人偷吸毒品?瑞德格外验证。

  是的。范青稞说。这实在不是秘密。

  好了,谢谢你范青稞女士。今天你谈到的这些,愈发坚定了我的看法。因为沉思,瑞德的蓝眼珠几乎变成幽深的黑色。

  您是一个什么看法,范青稞问。

  毕瑞德说,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正像中国古代对鸦片有“弛禁”和“严禁”两派,我是一个国际性的弛禁派。

  范青稞说,那您应该到戒毒医院去蹲蹲点,体验一下那里的生活,见见他们的家人,您就永远不会说这种话了。

  说完,她又补充了一句,对不起,我说的蹲点的意思就是……

  毕瑞德说,呶,不必注解,我知道焦裕禄和四清。我去过很多国家的戒毒医院,还有强制性戒毒所,比如泰国的药物成瘾治疗中心,我追踪过1000名吸毒者,大约有31%的人,最后不吸毒了…

  范青稞说,这是一个相当好听的数字啊。那你还有什么理由悲观?

  毕瑞德说,在我的国家,毒品已经同电话和汽车一般普及。如果天下有一样东西,你禁得越久,它泛滥得越广,你是不是要检讨自己禁得有没有道理?抑制毒品最好的法子,是轻视它,把它看成一个公共健康问题,而不是一个犯罪问题。政府自毒品贩子手里接管毒品市场,像烟草一样实行专卖制度。毒品一旦公开上市,青年人就减少了好奇心,不必再钻墙打洞地寻找毒品,把它渲染成一种历险。否则今天你抓一个,明天就变成两个,你动员大批警力,查获了一公斤,他像孙悟空一样,一下子就变出了两公斤。累死的是警察,暴富的是毒袅。

  瑞德突然说,毒枭这个语汇,我是查了字典的。枭是什么意思?我倒要考考你们。

  范青稞望望孟妈,孟妈低着头,用精致的小铜壶,向自己本来就很满的杯里续水,全无回答的意思。范青稞虽然对这个外国人的卖弄忿忿不已,看来还是要自己挺身来堵枪眼。

  “枭”大概是一种吃肉的鸟,类似魔和秃鹫吧?范青稞既要符合身份,又不想让瑞德小看,字斟句酌。心想这个洋鬼子不好对付。

  中国人破谜,谜底一旦被人猜中,出题者便有些羞答答。瑞德不同,非常高兴,好像“枭”这个字是他创造的,现在找到了知音,快乐把脸都烧红了,说,“枭”是木头上站着一只鸟,那只鸟就是猫头鹰。毒枭就是有毒的猫头鹰,它们专在夜间活动。我真敬佩中国文字的精细和形象,还有中国人的耐心。就是对自己所憎恨的事物,为它们命名的时候,也一丝不苟。

  范青稞真是哭笑不得。瑞德继续说下去:

  1914年美国即有了哈里森麻醉品公约。可是怎么样?它颁布了80多年,毒品像地球上的二氧化碳一样,越来越多。白色瘟疫弥漫我们的星球,把人类逼上了生与死、灵与肉的断头台。一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自由市场的经济学权威说,毒品对社会所造成的损害,很多是把毒品视为非法所造成的。我认为吸毒不是一种罪恶,而是一种性格,一种人格。

  性格,character,这个词来源于希腊语,原意是“绘图”、“痕迹”,以后逐渐转变为“特征”、“标记”。吸毒的人对个体的幸福和快乐非常敏感,为了追求愉悦,他们在所不惜。他们没有能力用创造和劳动赢得对人最为宝贵的尊严感,企图用一种外在的摹仿快乐的物质,来麻醉自己的神经。很可惜,我们这颗星球上,就出产这种物质。

  如果不从根本上纠正这种性格,毒品就将同人类的历史并存。装入针管的这种廉价仿制的幸福,使人类在一种虚幻中,毫无知觉地走向毁灭。人格不健全,遭受社会生活无法承受的压力,希望以某种外在的药物,消除自己的心里痛苦……邪恶地追求神秘,这是吸毒者的初衷。我们每一个人都可能陷进泥潭,用不着沾沾自喜悲天悯人。下一个就轮到你。就拿中国来说,据我所知,比如昆明一个城市,现在吸毒的人数就比1988年时增加了40倍。

  吗啡是个好东西。一盎司吗啡可以医治2000个伤口的疼痛。吗啡没有罪过。每个人都有权利自由地支配自己,包括自由地损害和杀死自己。所以不让一个对自己完全有控制力的成年人拥有毒品,实在很荒谬而且不现实。一发子弹可以打死一个人,但是一包毒品,只要对方拒绝接受,就杀不死人。所以毒品比枪,脾气要温柔和气得多。这完全是私人的嗜好。就像有些糖尿病人,需要终生服用胰岛素一样,有些人,需要终生使用毒品。我对这一点,抱深切同情。

  如果要纠正他们,首先应纠正人格。不知你们注意到了吸毒人的长相没有?

  毕瑞德讲话时,有浮想联翩的特点,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范青稞和孟妈面面相觑。范青稞发现孟妈在审视自己的脸。真是晦气。可是有什么办法?既然你住了一回这种医院,你就得一直维持这种特定身份。

  范青稞索性把脸端端正正地对准二人,一会儿偏向这一边,一会儿偏向那一边,像那种会自动摇头的电风扇,让他们看个够。

  瑞德说,范女士一进来,我就目测过了。不标准。这让我很失望,几乎怀疑你是一个冒牌货,范青稞赶紧转移话题,谈谈你的研究成果吧。

  瑞德说,那都是从白种人取得的资料,井底之蛙。

  范青稞有点高兴,她终于发现了毕瑞德中文中的破绽,比如这个“井底之蛙”,就用得不是地方。他应该说“一孔之见”。

  老外毕竟是老外。

  瑞德说,他们的头发一般比较稀少,脑袋小,或者是看起来颅骨的体积虽然不小,但是骨质比较厚,里面能够容纳的空间还是不大,就像……

  瑞德四下里睃寻,看到了茶具,就说,对了,像皮很厚的瓷壶,装不了多少水……他的上颌和颧骨猛烈地前凸,好像在猿到人的进化旅途上,只走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眼眶比较大,耳朵也比较大,牙齿的间隙也宽,这都是动物的特征,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充满危险的世界。眼珠倾斜,永远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但是一有风吹草动,行动敏捷。他对痛苦不敏感,触觉迟钝,你抚摸他,他会充满仇视。但是视觉很好。皮肤比较黑,前额塌陷,情感麻木,伤口愈合得很好,绝不是疤痕体质。但浑身暴露的地方,你仍可以看到片状或网状的伤痕……

  瑞德边思索着边说,好像他的面前就站立着一个吸毒者,他用语言在做素描。

  不。黄种人不是这样的,他们和普通的人,没有什么区别。孟妈不喜听这种复印机似的形容,打断了瑞德的话。

  以范青稞在医院的亲眼所见,好像这种长相的人不多。

  很遗憾。如果我能到你们的医院里,去实地考察一下就好了。瑞德不经意地说,孟妈把中药的残余汁液,给我带了一些。但是中药是成分复杂的混合物,分析的结果不满意。

  范青稞脸上抽动了一下。

  科学是全人类的。比如为了征服艾滋病,中国就不断地把各种中药汤,送到联合国卫生组织化验和临床验证。我们很愿意得到第一手的资料。瑞德说。

  范青稞对面前这个神通广大的外国人,提高了警惕。

  假如你服药以后,有了远期的反应或疗效,能够通知我一下,我将不胜感激。分手的时候,毕瑞德说。

  好的。范青稞回答。

  谢谢您的合作。孟妈留在后面说。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范青稞觉得有一片透明的丝网罩向戒毒医院,心中忐忑。晚上沈若鱼把对话过程,连标点符号,都传达给了简方宁。知道了。简方宁在电话里有气无力地说。

  多重要的情报!我是义务的,你还爱答不理的样子!沈若鱼莫名其妙。

  我太累了。国内外的戒毒界眼睛都出了火,盯着中药,可我实际支配的力量又是那样微薄。别人总以为院长就该有办法。我赤手空拳,事业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地步,没有人理解。真的……我疲倦极了……简方宁的声音越来越小,好像拿着话筒睡着了。

  电话确实没有挂,但电话又确实没有声音。沈若鱼为自己的朋友深深地担心。

  先生说,给你。

  沈若鱼放下电话,说,什么?

  给你找的资料啊。

  沈若鱼说,我不看。从此我和有关毒品的资料绝缘。

  先生说,真是不识奸人心。就说是三令五申禁止什么事,也有个余音袅袅下不为例。你别烦,这是最后一份了。

  资料

  严复是中国近代杰出的启蒙思想家、翻译家。早年学习海军,留学英伦,学贯中西。1894年甲午战争之后,他翻译出版了《天演论》《原富》等一系列著作,将西方的进化论和进步的社会科学学说,系统地介绍到中国来,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毛泽东同志曾称赞他是“在中国共产党出世以前,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一派人物”。

  但是鲜为人知的是,这位大思想家、大翻译家,在青年时代就染上了吸食鸦片的恶习,终身难以戒除。

  严复从19世纪80年代,就已染上鸦片。1879年,他从英国留学回来后,被北洋大臣李鸿章调到天津北洋水师学堂,任总教刁,会长,总办。在他的卧榻后面有地铺,他常常躺在上面吸食鸦片,以榻帐为烟雾。

  严复1916年1月9日的日记里用英文记载着:“Twopipcrsintheafternoon。”意为:“午后,吸烟两筒。”

  严复的鸦片烟瘾很深,酿成重病。1920年,因吸食鸦片引起的哮喘病与肺心病,折磨得他痛苦不堪。严复不得不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并遵医嘱,停食鸦片。他在1月4日写给熊纯如的信里说:“但以年老之人,鸦片不复吸食,筋肉酸楚,殆不可任。夜间非服睡药尚不能睡。嗟夫,可谓苦也。恨早不知此物为害真相,致有此患。吾早知之,虽日仙丹,吾不近也。寄语一切世间男女少壮人,鸦片切不可近。世间如有魔鬼,则此物是耳。吾若言之,可作一本书也。”

  严复带着无穷的痛苦和深深的悔恨,于1921年10月27日病故。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