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娲石 >> 第十三回 淡花村大卖维新菜 演说坛祸及来宾身

第十三回 淡花村大卖维新菜 演说坛祸及来宾身

时间:2014/1/16 17:11:52  点击:2628 次
  话说瑶瑟闻听琼仙私出,不知去向,心中更加不快。冷浸浸从床上扒起来,止见满院慌张,湘云也面带十分忧容。少时前去追赶的都已回来,共道没见踪迹。满院大小没精打采的,湘云也叹声没法。少时用了朝膳,瑶瑟告辞要行。湘云也无心坚留,止得使人前去知会社长。

  少时汤翠仙乘着马车前来。下得车,执着瑶瑟的手说道:“非是俺不坚意相留,原奈这时心乱如麻。贤佐义气云霄,凡事原谅。”说罢,侍女用盘托出黄金百两,宝剑一柄。翠仙指道:“这物不足以得国女,聊表区区爱慕之心。”瑶瑟辞道:“荷蒙首领如此错爱,妾已大过所望。所有重赐,不敢拜受。”翠仙笑道:“贤佐如此,便非英雄推诚相待。”瑶瑟不得已,止得收了。

  少时又牵进一匹马来,翠仙道:“俺欲将贤佐电马屈留在此,暂行仿造。特恐有妨贤佐国事奔走,今将俺自骑亚刺伯骏马一匹,聊供贤佐骑坐,不知意下如何?”瑶瑟笑道:“既蒙首领见赏,区区微物,何足挂齿?得此乘坐,拜赐多矣。”翠仙命设酒饯行,瑶瑟坚意不肯。取了枪,三人互挽共出洗脑院来,珍重而别。

  话说瑶瑟上马迤逦来到前程,少不得饥食渴饮,夜住晓行。是时正当初夏,天气燥热,出得一身臭汗,急欲赶进城市,将息再行。次日来到一个闹处,名叫紫罗县。城内居民不下四五千户,却光景也闹热,似个重要商镇。城内也有什么小学堂,师范传习所,夜学馆。瑶瑟看了一回,心内倒也欢喜。前面有个酒楼,名叫淡花村,多少楼阁,十分精致。瑶瑟下得马,将马吊在栏杆上,取下行李,行进酒楼来。即有知客前来招待,引至第二楼坐定,问道:“贵客还是单饮,还是待客?”瑶瑟答道:“过往旅人,止是单身。”

  少时取出点心三四品,摆在席上,拿出一张菜单摆在瑶瑟面前。瑶瑟往上一看,上面写着海城春月,下面排列数十菜品,有所谓东坡肉、阿哥菜、老佛瓜、相爷杂各色名目。瑶瑟不觉奇异起来,唤酒保前来问道:“这东坡肉倒还吃过,至于阿哥菜、老佛瓜、相爷杂,又何所取义?”酒保答道:“客人不知,我这酒楼虽不十分繁华,所往来的都是些维新志士,所以我家菜品,共分两派:第一是保皇派,第二革命派。客人看的便是保皇派了。”瑶瑟听了更加惊奇道:“呵!原来菜品也有保皇,也有革命。你且说那阿哥菜是怎的?”酒保道:“那阿哥菜,是我们大阿哥蒙尘西安最赏识的黄芽菜,凡我臣子吃了这菜,便如亲对主上,增长爱君之心。”瑶瑟点头道:“且说那第二。”酒保道:“第二是老佛瓜,原来是老佛爷最赏识,百金一个购买的。我国推翻新政,虐杀志士,全出于老佛爷一人之手,凡属维新志士,无不痛恨。所以食了这瓜,便如亲食其肉,增我等仇敌之心。”瑶瑟点头道:“且说那第三。”酒保道:“第三是相爷杂,原是李相爷在美洲赏识的。李相爷于维新事业始终旁观,为中立党。食了这菜,生我等儆戒之心。”瑶瑟不住的点道:“好个名目,好个意义!你且说那革命派又是怎的?”酒保听了,叫声:“呵呀!”将瑶瑟相了一相,飞跑到内室去了。

  少时托出一盘纸烟,一副金丝眼镜,一副麻雀牌来。取出一张条纸,一枝笔,摆在瑶瑟面前道:“请老爷叫局,单局也好,双局更佳回张状元、李探花、十八罗汉、四大金刚,色色都全。老爷,好色艺呀!”瑶瑟笑道:“我不叫局,止是单饮。”洒保又将瑶瑟相了一相,说道:“老爷莫非假充革命派么?”瑶瑟含笑答道:“快拿菜单来,别要罗唣。”酒保又将瑶瑟相了几相,且行且语道:“怪事,怪事。”少时取出菜单来。瑶瑟拿来一看,上面写着四个大字道“料理世界”。下面写着料理之历史,料理之性质,料理之理论,料理之方针及其目的。入后排列数十品,第一是学生火腿。瑶瑟想道:学生火腿想是学生吃的,这品必好。用铅笔在单上打个圈。再看第二是文明味噌。瑶瑟想道:这品不知如何?但有文明二字,想必好的。用铅笔也在上面打个圈。再看第三品是革命花羹。瑶瑟惊道:“为何革命花,又有羹来?”酒保笑道:“我道老爷必是乡里革命派,难道革命花是罗兰夫人,用兰花做的羹也不知道吗?”瑶瑟摆头道:“这品不甚好,且罢。止做两品来尝,好时再添。”酒保道:“老爷喝酒,有顶上自由血。”瑶瑟越发惊道:“什么自由血,难道血也喝得的?”酒保笑道:“从不见这般外行革命派老爷,这种国民话不懂得,必定要说葡萄酒。”瑶瑟恍然大悟,含笑不止。少时办出菜来,瑶瑟随意用了些儿。

  忽闻楼外人语喧哗,络绎不绝。瑶瑟唤酒保来问道:“外面为何如此热闹?”酒保道:“那是讲洋教的。老爷是革命派,正听得着。”瑶瑟想道:什么洋教,敢莫是外国传教师么?又问道:“教堂在何处?”酒保道:“在东边钓鱼巷。这里出去往左走,过条正街就是了。”瑶瑟想道:离此不远,何不前去听会。估算在此盘桓数日,即将行李交与酒保道:“我这行李,好好将去与主人收着,移时便来,一发谢你。”酒保道:“老爷止管去,我这里没个杂人。”

  瑶瑟起身下楼,步至街前。止见纷纷众人,牵老扶少,都说听讲洋教去的。瑶瑟夹在众人丛里,移时来到一个巷内大公馆门前,壁上帖着五个大字道“国民演说会”。瑶瑟看了大悟,心中笑道:什么洋教,原来是演说,可见我国人民智识一斑。众人挨进会场,场内听客已满。瑶瑟不得已,挤到东阶站着。移时里面拍了几声掌,即见一人上台,头戴一顶花冠,眼夹一副金丝眼镜,身穿高领窄袖长衫,足穿一双皮靴。取了冠,与众人微微点头,开口说道:“我看今日之问题,非西洋的而东洋的,非白种的而黄种的,非成立的而破坏的。故我等个人不可不豫定其方针,振作其目的,养成国民一般之程度。对于政府之行为,不可不用积极的,而对于个人之决心,不可不用消极的。”言未已,满堂大笑,都道:“不懂。”那人又道:“诸君,诸君。登此二十世纪活泼之舞台,见此优胜劣败之结果,欲解决此独一无二之问题,下一个圆满无缺之定义曰:‘国民教育,个人教育而已。’夫外界之激急,必根据的内容之腐败;而势力之膨胀,到底判定的各个之精神。”言至此,满堂又大笑道:“这人讲天话,不懂,不懂。”那人又将开口,众人齐掩耳道:“不懂,不懂。”那人满面发红,抱惭而退。

  随后又有一人走上台来,头上蓬蓬里披些短发,身着一件学生制服,稽首向众人说道:“诸君,诸君。死在目前,君知之乎?目今我国大势全归各国掌握,海口港峡既为各国所夺,要塞国防亦为各国所撤,铁道延布于腹心,军舰直泊于内港。北有俄,南有法,长江一带已成寄腹之肉。不到一年,东三省便是全国模样。诸君,革命!诸君,独立!革命死,不革命亦死。与其迟死,不如早死;与其弱死,不如硬死!”言至此,瑶瑟拍掌喝彩。中有一人大声呼道:“胡说!明是煽造妖言,诱民惑众,孔子忠孝二字,难道都不懂得?”台上那人说道:“孔子之道,天子以安天下、定社稷为孝,臣子以尽瘁国家、致君泽民为忠,并不闻忠于夷狄、孝于外族。”瑶瑟又拍手喝彩。那人又奋叫道:“你们不是排击洋人,实是谋叛朝廷!”台上那人又道:“朝廷便是洋人,洋人便是朝廷。你看我国行政用人,那件出于朝廷之手?洋人要如何便如何。洋人要杀便杀,洋人要撤参便撤参,洋人要土地便土地,洋人要银钱便银钱,不过把朝廷做个傀儡,镇压我们,使我们不敢反抗。诸君,诸君,还要认贼为父,视敌……”说未了,场内一声鼎沸道:“差来呀!”止见几个差役,手拿刑具,肩搭锁拐,如虎如狼,走上演说台,大声叫道:“革命党休走!快快受死!”将那般人一并捉下。

  忽有一人指点差役道:“东阶上还站着一个,一不做,二不休,一发斩草除根!”瑶瑟闻言大惊,从人闹里一溜,溜出场外。飞足奔过正街,来到淡花村酒楼门首。止听得后面足声杂踏,追踪而至。瑶瑟惊慌失措,不及取得行李,栏杆上解下马,跃身而上,打上两鞭,死命逃难。正是饥不择食,寒不择衣,慌不择路,贫不择妻,也不辨东西南北,有路便行。行不到五六里,后面发声喊,数人骑马追来。惊得瑶瑟魂不附体,叹道:今番死也!尽力加鞭,泼风也似,来到一个所在。不好,不好,止见前面一条大河,进退无路。正是:

  不是水穷山尽处,也是魂销魄散时。

  欲知瑶瑟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中国唯一由军妓所生的皇帝是谁
史记中暗藏的惊人陷阱
木兰辞9
爱美的小花猫1
慈禧罕见老照片2
应龙,1.古代传说中一种有翼的龙。相传禹治洪水时有应龙以尾画地成江河使水入海。2.古代传说中善兴云作雨的神,《辞源》说“应龙”是有翅膀的千年龙,五百年的被称为角龙。龙是不凡之物,寿命奇长,应龙更是龙中之贵(当然,也有人认为应龙可指远古的氏族部落和神秘古国——应龙氏和应国)。我国伟大诗人屈原在《天问》中,对应龙如何帮助大禹治水、如何用尾巴在地面上划出一条江河引洪水入大海等奇事表示不解
乾隆皇帝与海宁陈阁老究竟是不是父子
千古美人西施被沉江底之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