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醒梦骈言 >> 第八回 施鬼蜮随地生波 仗神灵转灾为福

第八回 施鬼蜮随地生波 仗神灵转灾为福

时间:2014/1/11 11:44:07  点击:3152 次
  不算冤仇,怎便满怀尽藏了恶意。月黑杀人,风高又想使计。笑脸相迎,总只是损他自利。我问你,着甚来由,这般好寻闲气。堪笑喷沙小伎,使尽了陰谋,总然枉费。机械多端,只博一声不义。天相吉人,却自去暗中佑庇。到后来,果报循环,反是你撄神忌。

  匿怨友人,那鬼蜮的行径,最是可耻。我既和这个人有些夙怨,不妨竟不睬他,他自己遭了灾祸,我也不去救援。这个虽然也不是圣贤的立心,却还不失为直道而行。

  倘然外貌原和那人交好,却暗中把他倾陷,这种陰贼险狠肚肠,本是造物所忌,再或与那人不算有冤,无故放出毒手,越发不是人了。谁知我想去陷害他,倒反成全了他,白白把自己性命尝那侠客的利刃。

  明朝正德年间,广东广州番禹县,有个有名的秀才,姓尤,叫尤牧仲。家道也颇过得。发妻陈氏,单生下一个女儿,小名叫做英姑。远嫁在潮州府。那陈氏病死了,尤牧仲又续娶个曹氏,产得两子,大的叫做上心,小的唤作次心。都还年幼。

  忽一日,江西有位藩王,慕尤牧仲的名,差官到广东来接他去。

  尤牧仲到得江西,还未曾进藩府,却值那藩王造反起来。尤牧仲不敢入见,欲要回广东去,却又各处在那里厮杀,路上难走,这就像前人两句诗道:

  一身飘泊离乡井,万里驰驱入网罗。

  当下尤牧仲着急,哀求那差官,替他周旋。差官叫他只就饭店里歇下,自己去回复藩王,只说尤牧仲不在家,因此未曾请到。那藩王也不追求。

  后来朝廷命王守仁统率大兵,平定江西,一应从逆的人,都要搜寻勘问。那饭店主人却有些晓得尤牧仲来历,不敢隐瞒,即行出首。王守仁因他虽系逆藩所聘,未同谋反,从轻问个边远充军,都发在山西大同府地方。

  那曹氏和两个儿子在家,闻了江西反信,好不担忧。后来闻得平静了,却只不见丈夫回家。又闻得有人江西来,说丈夫已为乱兵所杀,放声大哭了几场。设起个灵座来,合家守孝。

  那尤牧仲有个兄弟,是不成才的,好嫖好赌,弄得家计荡然。见说哥哥已死,便去劝嫂嫂改嫁,意思要曹氏去了,就好侵夺家产。那曹氏却立志不事二夫,再也劝他不动。

  这尤牧仲兄弟唤尤未申,心还不死,暗地将曹氏许了本地一个开酒坊的,约他黑夜来抢。曹氏在鼓当中,那里晓得,倒亏一个冤家与他保全了。

  那冤家姓韦,叫韦耻之,也是番禺县里秀才,止因考不过尤牧仲,便把尤牧仲切齿痛恨,你道好笑不好笑!那尤牧仲死信,也是他造出来,害他家朝啼夜哭,戴孝披麻,却还怨恨未消。见曹氏寡居,便又布散流言,道他与人私通,说得活龙活现。

  从来好名声难得人称扬,丑名声却是个个喜谈。

  那开酒坊的耳朵内得了这话,便不要了,尤未申再别寻主顾,便十个十个不肯来凑这顶绿头巾。尤未申没奈何,只得息了念头。

  过了几时,曹氏耳中,风闻得他叔叔的所为,和外面这些丑话,又忧又气。忧的是忧尤未申陰谋不测;气的是气那没来由说话,传得不好听。怨恨填胸,无处消释,渐渐成了个软瘫病,四肢无力,终年躺在床上,不能起来。

  那时上心才得十六岁,从小聘定了江秋岩秀才的女儿。曹氏因自己病废了,没人主持家事,便急急与上心毕了姻。

  那江氏长上心两岁,极知妇道,肯孝顺婆婆,又料理得那些家妇来井井有条,曹氏心中甚是喜悦。便吩咐上心夫妻当了家,叫次心自去从先生读书。

  那韦耻之心里忌刻尤家,外貌却十分见好。他和尤家原是一向来往的,便时常来邀上心去一处吃酒。上心认了韦耻之是好人,便倚仗他做心腹。家中的事,件件说与他知道。

  一日,韦耻之对上心道:“我想尊堂是病废的人,现在家中全仗贤夫妇主持,你令弟年幼,那里晓得哥哥、嫂嫂的辛苦。将来长娶了,听信枕头边人说话,倒还要疑心贤夫妇当家时,做下了多少私房。可不是出了力不出得好么?据我意思,何不分了家,也省得日后受气。”

  上心道他帮着自己,又说得情真,回家和江氏商量。江氏道:“亏你说这话,婆婆终年卧病在床,叔叔又年纪幼小,怎地便分得家?我问你听了何人说话?发起这条心来!”上心见江氏埋怨他,不肯供出那知心着意的好朋友来。只说是自家主见,也便歇了。

  怎当这韦耻之,日日在他面前挑拨,忍不住又去母亲跟前,也只说是自己主意,要分家。曹氏听了大怒,把他痛骂一场。

  上心见母亲不肯依他,心中怒起来,道:“我却何苦替别人做马牛!”便看得银钱不在眼内,日里去买好的来吃,身上去做好的来穿。底下人侵蚀了他的,也不去查;外头人借贷了他的,也不去讨。

  韦耻之见这光景,便乘着那机会,诱他赌博。银钱完了,便仓里畚些米去粜来赌。江氏虽都知道,那里挡得他住。又怕婆婆晓得,要动气,倒只替他隐瞒。

  一日,曹氏听得说仓里没了米,倒吃一惊,忙问媳妇。江氏只得把丈夫斗气浪费,告知婆婆。曹氏没奈何,就分开了他夫妻,自己和小儿子同过。

  上心赌热了心,有些歇手不来。见分了家,越发肆无忌惮。一日到夜只是赌,不消半个年头,把那分与他的田产,尽行推了赌帐;连这些丫鬟使女,也都推赌帐推完了。江氏只叫得苦。

  上心无钱赌了,没处生发,思量把江氏去抵押钱钞,逐处打合。众人因他只写一纸抵契,妻子却仍在家,怕他要赖,竟没受主。韦耻之便替他去打合一个姓宋的,绰号叫做阳世阎罗。那阳世阎罗原是个漏网的大盗,逞着强梁,众人尽都怕他,他却不怕上心赖他债,便收了文契,抵与上心三十千文。

  上心拿去,几掷骰子,早又干净。那纸契上原只写得暂抵五日,就加利奉还。五日没得还,送妻子过去的。

  到了第五日,上心那里有钱,心中果然想赖。那阳世阎罗见上心不去还,便自己来讨,抡拳勒臂,只从打起。

  上心十分害怕,便去骗妻子说,是他父亲在家,患个急症,寄信来追做女儿的。

  江氏见说,心内慌张,那里去辨真假,连忙奔出门外。上心早雇定一肩轿子,私下嘱咐他,抬到宋家。江氏上了轿子便行。韦耻之晓得江氏到阳世阎罗家去了,便走往江秋岩家报信,要弄他来和上心闹。

  江秋岩知道这事,勃然大怒,立刻写一纸状,去县里告。

  县尹和江家是有世宜的,便火速出差追尤上心,却早已逃得不知去向。差人去禀白了,县里便又差人拿阳世阎罗与江氏到官。

  却说江氏,被轿夫抬到宋家,方才晓得被丈夫卖了,号啕大哭,要寻死路,被宋家众人守住。

  阳世阎罗先把些软话劝他,江氏那里肯听。阳世阎罗见他不从,便行出凶势来,道:“你丈夫把你卖在这里,钱已到手,怕你生个翅儿飞了去不成!”

  江氏见他们做出凶来,也便大骂。阳世阎罗大怒,正要叫人取竹片来打,只见江氏就头上拔下簪子来,颈边乱刺。众人急救,早已透了食管,那血似杀猪般涌出来。阳世阎罗叫人把绢帛与他束了,待将息好时,却再慢慢地劝他。

  里边正在那里闹,只见官差拿了签来叫人。阳世阎罗欲待不去,差人道:“江家是太爷的世弟兄,太爷火急在那里替他追人,你如何怠慢得。”

  阳世阎罗只得同了差人便去见阳世的城隍。差人又叫备乘暖轿,抬江氏到官。

  太爷见江氏伤得重了,骂那阳世阎罗威逼,抛下签去叫打。那些鬼役,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动手。

  官府素风闻这阳世阎罗作威作福,众人都怕他的。见了这般光景,越发大怒,便唤出自己家丁来动手打。众家人不晓得打板子法道,只是用力蛮打,打上几十板,早已做陰间的阎罗去了。

  当下太爷吩咐江秋岩,自抬女儿回家调治,叫宋家自来扛尸首去收殓不表。

  却说曹氏卧病在床,那上心的狂赌,众人都不敢对他说。直到江家兴讼,官差来家拘人,方始晓得儿子的诸般罪状,气得手脚冰冷,死去了几回。那病越发沉重起来。

  先前江氏在家时,虽是分了家,却亏他孝顺,仍旧日日来替婆婆料理家务。曹氏病体十分拿仗着他。如今去了,病重起来,还有何人靠托得。那次心还只十五岁,日夜坐在母亲床前啼哭,说不尽那伶仃孤苦。

  却说尤牧仲那个女儿,嫁在潮州的,性情极是刚强。因他夫家穷苦,每到归宁时节,向父亲需索,一应家常要用什物,件件都是好的。尤牧仲与他些儿,他总嫌少,和父亲吵闹。尤牧仲不喜欢他,怕去接他回来。他也斗那口气,自从尤牧仲在家,便绝足不回广州。

  这情节韦耻之却也晓得。当下见曹氏母子那般景况,他又想去弄这英姑回来,好看他们淘气。适值有个潮州人,在广州城里做生意,问他时,却正是那里的邻人。韦耻之便托他寄个信去,叫英姑即日就来。

  过不多时,英姑果然领了十五岁一个小儿子到来。进了门,见他继母病得九死一生,只有十几岁的小兄弟在床前,一种凄凉景况。

  英姑看了,心酸起来,便问:“上心在那里?”次心把上面的事,细细说与做姊姊的听。

  英姑听了,怒气填胸道:“父亲死得几时,这班贼就敢来欺侮我家,赚骗我家的田产么?”便问次心那同了上心赌的这些人姓名。次心说了好些,却只不说出韦耻之来。

  你道这是为何?原来韦耻之赌的手法平常,和上心赌起来,倒要输于上心,因此只是诱他去与别人赌,破他的家产,自己却一百回里不过同上心赌一两回。人家都不晓得。

  当下英姑便同了儿子出门,一径到县前去寻官代书,要写状子,告那同赌的人。那同赌的人着了急,央人出来调停,敛些银子送英姑买果子吃。英姑受了银子,却仍旧把状子去告。县太爷便出签拘捉那些人来,每人重责四十头号,才放回家。英姑又求知县,要他追那些田产出来。

  县太爷听了,眉头一皱,说:“这却太过了。况你兄弟又不在面前,知道他是怎样把田产推与人家的。本县今日只好重治这些人的赌,来消你那口气罢了。”

  英姑听知县这话,确也公平,只嫌断得太宽些,不好再求,便出县来,又到府里去告。

  恰好那知府是最恨赌博的,英姑跪在案下,把那班赌贼怎样设骗,怎样弄得上心逃走无影无踪,如今他继母病上加病,和那小兄弟在家,怎样孤苦,条条款款,哭诉一番。

  激得知府心头火发,立刻判下来:“仰番禺县追田产给还原主,仍将上心惩治。”

  当下县里不好从宽,即便严刑追逼。不上几日,那些田产依旧姓了尤。

  其实英姑的丈夫,死已多年,便打发那小儿子自回去,叮嘱他同着哥哥在家务业,不必再来。自己却便在母家住下,上养继母,下养幼弟。内外事宜,都是英姑一人主持,整理得十分清楚。

  曹氏心中快活,病也渐渐复原了,便把家来托付英姑,凭他处分。

  过了一年,便增了些田产。乡邻里头有几个强横的,欺侮了他家,他便提刀上门争论,众人都怕了他,再没人敢来寻事。他又时常备些佳肴美馔,遣人到江家送与江氏,又见次心已长大了,央媒与他说亲,却被韦耻之各处对人说:“尤家的田产,尽是英姑掌管,将来没得归还兄弟的了。”众人信了这话,都不肯出庚帖到尤家来,这且不表。

  却说广州城内,有个万公子,号万福同。父亲曾任山西布政,家中富有金银。造一个园来,真乃四时有不绝之花,八节有长春之草。广州城中,推为第一。那园直通万公子的内室,不是内亲,也便难得到他园中,曾经有一个人,不晓得撞入去,公子见了大怒,把他算做闯手,捉到县里,几乎打死。这些事韦耻之平日也曾听在肚里。

  一日,正当清明时节,次心从外归家,路遇韦耻之,招他同去游春玩景,不觉走到万公子家园门首。那园丁却是韦耻之认得的,便放他两个入去游玩。

  两个一路观看园中景致,真乃比别不同。看看来到一个池边,池上架座小石桥,桥那边雕栏画槛,通着两扇朱门。遥望去,那门内的花像锦绣一般。这就是万公子内室。

  韦耻之哄次心道:“你先过桥到那门里去,我去解了个手就来。”次心不晓得他使计,便过了桥,望着那门里去,果然那花比外面的更自不同。只见:

  桃李成行,杏梅列队。香魂叠叠,芳影重重。芍药栏中,描不尽丰姿绰约;牡丹墩上,说不了气象豪华。一二流莺鸣叶底,(目见)-疑歌。百千粉蝶乱花间,蹁跹似舞。

  尤次心观之不尽,玩之有余。正一步步向前走,忽听见女眷声音,便站住了脚看时,走出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来。见了次心掇转身就走。次心方晓得是内室,连忙回出来。

  只见万公子也早出来,喝家人快些拿住。次心着了急,奔到桥边,望那池里一跳,早已下去。

  忽见万公子回嗔作喜,忙叫人搭救起来,见他衣裳都已湿透了,便叫将干衣服来与他换了。挽了次心手,同到个亭子内去坐。和颜悦色问了姓名,便请次心宽坐,自己走到里面去,转了一转,却又出来,携了次心的手,延他入内。

  次心不晓得是什么意思,不敢进去,欲要告别,公子不肯放,只得便同走过了小桥,又到方才那朱门内去。只见花篱里面,隐隐像有美人来窥看。

  公子延次心到一所小小书厅内,摆设得十分精雅。坐定了,献过了茶,又搬出酒肴来。

  次心立起身辞道:“年幼无知,误入内室,得蒙赦宥,已属万幸。但愿放令早归,感激非浅。”

  公子那里肯听,扯次心去客位里坐下了,公子对面相陪。几个俊俏丫头,捧了酒壶,与他斟酒。

  次心是个不出书房的后生,到此地位,面嫩起来,红了又白,白了又红,那些丫鬟都在背后嘻嘻的笑。次心略饮两杯,又要起身告别。

  万公子拖住道:“小弟有一个对,小哥若对得好,便放小哥回府如何?”次心道:“既如此,请教。”万公子劝次心坐定了,才吟出那句来,道是:

  半夜二更半

  只见次心好似平常日子预先对就了的一般,绝不思索,接口便对道:

  中秋八月中

  万公子拍手大笑道:“真乃解学士再生了。”次心连称“惭愧”。原来万公子有个女儿,小名唤做巧娘。因是七月七日生的,取这个名。年方二八,生得如西子一般,又且精通书史,父母日日思量拣个快婿,却都不中得意来。

  上一夜,巧娘做一个梦,梦见一个人对他道:“解学士是你丈夫。”巧娘梦中寻思:解缙是国初人,怎地做起我丈夫来!便又问那人道:“如今在那里?”那人道:“明日落水的就是。”巧娘早晨起来,把这梦说与爹娘听了,都道稀奇。这日次心跳在池里,正应了那梦兆,因此万公子倒欢喜起来。又见次心神气清秀,语言明朗,越发中意,便招接到里面,原是要妻女都来看看,再自己考考他内才的意思。

  当下,万公子对次心道:“这个对,是小女平日间拟下的,却再想不出那对句来。今日小哥对得真乃绝对,这个也未必不是天缘。贱意欲将小女仰偕秦晋,未知尊意若何?”尤次心推辞道:“晚生门户衰微,怎敢攀援花胄,府中玉女,自当另觅良缘的是。”万公子道:“小哥不必太谦,你也是积祖书香,难道和舍下对不来。小弟主意已定,只要小哥不弃就是了。”

  尤次心道:“极承雅爱,但不知家慈意下如何,未敢擅自主张。”

  万公子道:“这也不错。小哥回府去,且禀知尊堂太太了来。”

  当下尤次心谢别了万公子,万公子叫打轿来抬了他,又着人背了湿衣服,送他归家。次心回到家里说起,被韦耻之作弄,闯入万公子内室,害得受吓跳池,方才大家都晓得韦耻之是个歹人。曹氏嘱咐儿子:“今后只不要去睬他就是了。”

  次心又说起万公子见他,对了那对,要把女儿与他联姻。曹氏心里却怕门户不当,结交他家不起,十分踌躇。

  过了两日,万公子托人来致意曹氏,并说是自己家内屋宇颇多,可以去成亲。曹氏只是狐疑不决。

  英姑却便自己走出去,应许了那人。即日央媒人行起纳彩的礼来。择个吉期,便送次心入赘到彼。成婚后,夫妇和谐,自不必说。

  过不多时,学院来考,次心便入了泮,名噪一时。万公子倍加爱敬。住了年余,次心道是母亲在堂,应得归家侍奉,禀白丈人丈母,要同巧娘回门。那时次心的妻弟渐长成了,万公子夫妇也便不十分固留,备了绝盛妆奁,便送他们回去。

  那时曹氏在家,亏得英姑替他整理得家务好,日日招财,时时进宝,心中快活。英姑又延请名医,与继母调治,那旧病好了大半,竟走得下床来。英姑又把房子收拾得十分齐整,次心夫妇回来,再带得许多底下人,竟宛然是富贵人家局面了。

  那韦耻之见尤次心与他断绝往来,已自气忿不过。又见尤家这般兴大,更加仇恨,日夜要想个法儿来,倾害他家。

  其时番禺县尹换过了,不是前日那江秋岩的世弟兄,却倒是韦耻之老婆的母舅,姓胡,名从。

  番禺县内有一群强盗,打劫了人家,发觉出来,尽行脱逃,一个也拿不着。官府十分心焦。韦耻之却去见那知县,说:“尤次心是与这群强人做窝家的。”

  胡知县信以为然,也不另行察访,竟捉尤次心到官勘问。尤次心那里肯认,却被胡知县严刑拷掠,受不得痛苦,勉强招了。

  那胡知县又来尤家起赃,却一件起不出。胡知县就算他变了赃,把他家产尽行抄没入官。还亏英姑拿着分家簿子去争辩,更兼新增的田产,都挂在上心名下,因此倒止抄没得一半少些。曹氏和英姑在家,还尽好度日。

  当下万公子替女婿去上司衙门申理,怎奈判还尤上心田产的这样好知府,又调任别处去了。那些上台都要保全胡知县,不肯把他做承审不实,只是将尤次心的罪改轻些,革去前程,问个边远充军,克期在番禺县内起解。

  曹氏和巧娘都来衙门前分别,个个哭得喉咙都哑了。次心见妻子正在青年,自己此去,量来不能再归,便讨笔砚写纸离书,劝他另择良姻。

  巧娘接来,扯得粉碎,道:“郎君若疑妾有二心,今日先死在郎君面前,郎君可放心前往。”便望侧首一个井内,涌身就跳。幸得众妇女手快,上前扯住,先劝了他回家去。尤次心哭拜了母亲,又谢别那送的亲友,即便登程。

  原来他充发的地方,也正是山西。行了好些日子,来到河南界上,在饭店内打尖,见门首走过一个叫化子,面貌有些像他哥哥。走近去仔细一看,果然不错。

  上心也认得是次心,弟兄两个叙起别后事事,大家饮泣不止。

  次心对哥哥道:“兄弟这一去,今生未必能回。可怜母亲在家孤栖,哥哥须作速回去,好令老人家略开怀抱。”便在自己包裹内,分出几两银子,递与他做盘费,洒泪而别。不表次心山西充军。

  且说上心上路回家,不一日到了广州。走进门去,拜倒在母亲面前。曹氏垂下泪来,问他:“一向在那里?”

  上心未及回言,英姑走过来道:“母亲怎还和他这般说话。”便扶曹氏去中间朝南坐了,自己拿一根大毛竹板子在手内,厉声喝道:“你受得起我一百重板子,便留你在这里。若受不起时,你的田产,一些也没的了。那里有饭吃,快与我去罢。”

  上心眼泪纷纷,拜伏在地道:“做兄弟的不肖,甘受姊姊痛打,收留兄弟在家,奉事母亲了罢。”

  英姑便抡起板子,望着他屁股上直劈下去。上心在地下,吓得眼睛乱闭,两只腿上的肉,抖个不住,已打料那一顿的了。

  英姑忽又缩住手,把板子撇在地下道:“这样卖老婆的人,打来也中什么用。你只与我别处去罢。”

  上心哭道:“兄弟已经知罪,姊姊打了我,收了我罢。”

  英姑不就应许,等他又求打不已,才道:“我也没得手来打你那不成器的。且留在这里,再犯出一些毛病来时,你的旧案还未曾销,捆你去当官究治便了。”上心连声声道:“不敢。”

  英姑收留了上心,使差个家人,去江秋岩家报知江氏。江氏骂道:“我如今还是你尤家什么人,却也来告诉!”家人见他动气,便将这话来回复曹氏和英姑。英姑就把江氏的说话,述与上心听,来羞他。上心气也不敢出。

  住了五六个月,英姑吃也没得好的与他吃,穿也没得好的与他穿,夜间叫他就在厨下开个铺,和那些底下人一处睡。日里不是烧火就是挑水,不是打柴就是扫地,也像小厮般做,看上心时,却没一些儿怨恨意思。

  英姑心中暗喜,又几次把银钱出入的事试他,竟一毫也没有苟且。英姐见他果然改变了,方才和继母商议,要去求请江氏弟妇回来。

  曹氏道:“我也日日在这里想他,但是他十分气苦,恐怕挽回不来的了。这却怎么处?”英姑道:“他若忘我家时,不等到今日,早已另嫁他人。只是害得他太毒了,因此有前番气愤说话,却也怪他不得,如何割舍得来。”

  当下英姑便自己率领了上心,到江秋岩门上去负荆请罪。江秋岩夫妇出来见了,冷笑着对英姑道:“小女前日既嫁了令弟,从来嫁则从夫。有意要卖,自然就卖了,什么罪来。”

  英姑见他夫妻满脸的气,便喝令上心,长跪在阶前,才又对江母说,要请弟妇出来,江母道:“小女不幸前番受那大辱,已不是令弟家的人了,叫他还有什么面目出来。”

  英站只得自己也跪下去告罪。江母慌忙扶住了,便叫家人去请女儿。去了一回,不见出来。江母撇不下英姑情面,又自己去唤,却仍不肯出来。英姑竟自走入去,亏得他气力大,竟将江氏抱了出来,坐在中间一把椅子内。江氏立起身又要走,却被英姑两手按住,便喝上心来跪在面前叩头。

  江氏骂道:“我与你已是恩断义绝,却还到我这里来做什么?”上心羞惭满面,只是跪在地下,不敢开口。直等江氏骂得畅了,江母方才扯了他起来。

  英姑从容对江母说,备述他婆婆十分想念,问何时可以归去。

  江氏道:“一向承姊姊垂爱,今日来到这里,那敢不依尊命。但是保不定有被这黑心人再卖,望姊姊回去,另收拾一间房子,容做媳妇的来奉事婆婆,譬如削去头发,做尼姑就是了。”

  英姑道:“弟妇你也不必认性。”指着上心道:“他若不改前非,我做姊姊的也饶他不过,还要赶逐他出去,怎肯同了他来。有得容他请罪,实因他今非昔比,还是几次试过来的,你们两个到底是夫妻。从来说船头上相骂,船艄上讲话,是拆不开的。那里记得许多恨。我今日同他回去了,你这里收拾收拾,明日打发轿子来接你罢。”

  当下英姑别了江家夫妻母女,自和上心归家。次日,遣几个家人,同着轿子到江家去接取江氏回家。曹氏和英姑、上心,到门首相迎。

  江氏下轿来,向着婆婆,拜伏在地下,哭个不住。曹氏也对他哭。英姑早已叫人安排下酒肴,便请继母朝南坐下,上心夫妻东西对坐,自己却坐在朝北。

  饮过了几杯酒,英姑去捧出许多簿籍来,放在桌上,对曹氏和上心夫妻道:“我来这里忽已多年。一向把住这些田产,并不是有什么私心,只因父亲的遗业,不忍他人谋占。今幸得大弟回心,弟妇复还,我仍将产业簿子交还你夫妇。我前日一个空身子来,明日仍当一个空身子回去。”

  当下,上心夫妻都立起来,改容拜谢,又恳留他在家,再住几时,英姑便住下不表。

  再说次心解到山西,拨在大同总兵摩下做兵。总兵见他文秀,叫他掌管文书,十分中意。

  次心偶然在同伴中,说起自己姓名籍贯,内中一个年老的,跳将起来道:“这般说,你就是我孩儿么?”

  原来这年老的是尤牧仲,便从头至尾,诉说他到江西,遇那藩王造反,发配山西的事。次心方晓得他父亲竟未曾死。当下父子两人,抱头大哭。

  尤牧仲问起来家中情形,说上几日几夜也说不了。那同伴中都来与他父子作贺,连那总兵知道了,也都不住的称奇。

  看官,你道尤牧仲在山西多年,怎便像真个死了的,没封信儿回家,直等儿子也配到那里,才知道他不死?原来他信虽寄过好几封,却一封也不到。以后见没回书,只道曹氏率领儿子改嫁去了,也便不再发信。

  当下他父子相依,乐不可言。过了几日,那总兵拿住一伙强盗,审究起来,都是广东人,就是在番禺县打劫,发觉了逃走的。

  尤次心便和父亲,到总兵面前泣诉冤枉,总兵与他上闻了。

  朝廷知有这事,就部议,立刻把次心出罪,复了前程,广东督抚司道,尽行降级罚俸。番禺知县削秩为民。又命地方官给还尤次心田产、房子。

  尤次心得信,便别了父亲,赶回家去,要弄银子来与父亲赎罪。不一日,到了广东,其时部文先已到粤,尤次心田产屋宇,早以给还,家中正日日望他回来,次心又说起父亲不死,现在山西,合家大喜。

  再说巧娘。自从丈夫发配山西,万公子不舍得女儿,接回家去住,又因女婿曾为离书,便去探女儿意思,见他立志不从,也不相强。当日次心回来,知道巧娘守他,心中甚喜,即日去拜岳父母,就接妻子来家。

  那韦耻之见尤次心出罪还乡,又复了田产房子,倒白白把个番禺县革职,绝了他招摇撞骗的路,好生气愤。适值那夜风大,便悄悄去尤次心屋后,放起把火来。一霎时红光烛天,照得街上如同白日,他便溜了回去。比及从邻舍晓得,走过来救,已把那官府给还的房子,烧做白地。幸喜尤次心还在外家,未和巧娘回来,那房子是空的,不曾伤什么人。尤上心房子虽与兄弟并排造的,却未曾被火。

  次日,上心让人去万家通知,万公子见女婿没了房子,便留他夫妇在家。巧娘寻出些私蓄来,交丈夫拿去,把烧不尽的将就修葺。

  次心便雇两个人,先把倒塌下来的砖瓦搬运开去,自己在家督工。无意中提起把锄头,在地上作耍。夯一下,“铛”的一响,竟把锄头卷了口。打一看时,却原来夯在块石板上。心中动疑道:“这里为什么有起这石板来?”便叫人畚开些泥,揭起来看,只见底下贮着一缸金子,两缸银子。

  当下次心大喜,献了藏神,取将出来,便把房子重新建造,倒比前更加体面。接了巧娘回家,整备下二千银子,便要去山西赎父亲。

  却是上心对他道:“你才到得家,如何就出门,不如等我去走道罢。”

  次心依言,拣两个能干家人,同哥哥前往。不一日,上心跟了尤牧仲到来,这番合家团聚,笑也有,哭也有,好不热闹。

  一日,英姑辞别父母兄弟,要回潮州。合家苦留住了,那里肯放。

  尤牧仲又分付两个儿子,将田产三股均分,让一股与姐姐。英姑那里肯受。却因老人和两个兄弟定要与他,只得收了。

  次心又取出掘的金银来,也作三股化开。英姑便差人往潮州,叫他儿子搬了家,来广州住,竟也做了广州人。

  却说韦耻之,自己寻思,十多年中,几次设计要害尤家,却倒都成就了他一门,没得计策再使出来,心中纳闷。他家中穷得一贫如洗,妻子死了继不起,也没一男半女,连那顶天的也弄干净,终年寄居在和尚寺里。那些和尚没一个不厌他。

  他见尤家十分兴旺,又思量去趋奉牧仲父子,希望他些周济。

  一日是尤牧仲生辰,两子一女,与父庆寿。尤牧仲想起在山西时,到了生日,举目无亲,何等孤惜,如今一门聚会,又且家道大充,好不快活。亲友都牵羊担酒来贺。

  那韦耻之也去强买了一只鸡,到来祝寿。

  尤家父子虽晓得历年这些事故,都是他作祟,却因那祸都化了福,倒也不去恨他。受了他送的礼,仍又请他吃酒。

  却是那江、万两亲家,想着他险些害两家女儿性命,气愤不过,又见他在尤家谈天说地,像人一般吃酒,两个越发不平。

  江秋岩便和万福同商量,假意都走过去,与他说说笑笑。

  到了明日,两个又同到和尚寺中去访他,恰好无人在旁,两个便招他去游山。

  那日,是韦耻之的恶时辰到了,这般奸险小人,也会得落圈套,欣然同了二人就走。

  出得城来,到一座山里,却是荒山,四下无人。那江秋岩原是武秀才,去武就文的,脱不去那纠纠气习;万公子又是任侠的主顾,便四只手一齐上,把韦耻之按倒。韦耻之口里叫道:“为什么这般起来?”

  江秋岩去腰间,怞出一口雪亮的刀来,架在他项上道:“你再做声,这就杀死你这狗才!我要问你,你与尤家有甚大冤,只管设计去陷害他?你且说来!若果系不共天日的,我便饶你。”

  韦耻之告道:“不瞒二位说,只因那年宗师岁考,我考了四等,他却考个一等第一,为此气不过,要害他家。”

  万公子道:“他那时可曾来取笑你?”

  韦耻之道:“他是不曾来取笑我,我却只是恨他。”

  江秋岩对万公子冷笑道:“依他这般说,年常考试,不知害人家结多少死冤家哩。”指着韦耻之道:“我且看你心肝怎样的!”便隔着他衣服,把刀从他胸前直破到小肚下,挖出那五脏六腑来挂在树上了,两个自取路回家。

  过两日,有人入山,见一个没头剖腹死尸,原来那头又不知被什么野兽咬了去,这是恶人的结局。

  后来尤牧仲和曹氏寿终在家,上心弟兄都能保守家业。次心又发了一榜,一门之内,富贵两全。

  英姑得了那股家事,也便做了财主。这可不是吉人天相么。后人有诗单笑韦耻之道:

  灾祸由来降自天,几曾付与世人权。

  堪怜枉使千般计,身死空山徒自歼——

  
 

 
分享到:
荷叶伞7
风流诗人李白唯一搞不定的那个女人是谁
周总理
杨广父亲病榻前逼奸母妃宣华夫人之谜
爱因斯坦
长耳朵兔和小老虎的故事1
汉朝哪个太监既与皇帝交欢又跟宫女偷情
色诱尼姑勾引寡妇朱熹险被斩首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