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飞龙全传 >> 第五回 赵匡胤救假书生 张桂英配真命主

第五回 赵匡胤救假书生 张桂英配真命主

时间:2014/1/8 12:42:19  点击:2937 次
  诗曰:

  重背高堂学远游,夕阳凄楚增人愁。

  煌煌六尺空垂世,矫矫双雄阻古丘。

  劲敌顿然成凯服,异途偏使咏河洲。

  只因遇合多奇迹,千古须教逊一筹。

  话说众唆罗见那大大王本事不济,疾忙飞奔上山,报与二大王道:“启上二大王,不好了!大大王巡山,遇着了一个红面的后生,要他买路钱,他便不服,登时厮杀起来。不道那红脸后生,本事高强,十分凶猛,大大王战他不过,正在危急,快请二大王下山相助。”那二大王听报,连忙披挂上马,手执银枪,飞奔下山。正见他步马往来,刀棍迎送,大大王只使得手忙脚乱,势败亏输。那二大王大喝一声道:“大哥体要着忙,兄弟与你助战。”匡胤正在酣战之际,耳边听得呼喝之声,偷眼一看,只见又来了一个山王。看他怎生打扮?

  头上银盔生杀气,身穿铁甲威风,丝驾宝带束腰中。壶藏金梗箭,袋插铁胎弓。坐下追风雪狮马,拈枪指点西东,杨威耀武下山峰。加鞭如虎跳,声喝若雷轰。

  二大王纵马拈枪,上前便刺。这大大王见兄弟来助,即便抖擞精神,相助攻敌,两个战住一个。约有二十余合,匡胤虽然勇猛,怎当生力相帮,未免筋酥力尽,气喘心慌,一股怒气把顶门迸开,红光现处,早见一条五爪的赤须火龙起在空中,望着那两个大王张牙舞爪。那大王见了,大惊不迭,一齐收住兵器,滚鞍下马,跪在道旁,口称:“主公,臣等有眼不识真主,一时冒犯,罪不容诛,只求主公赦免。”匡胤道:“你二人既战,当定个高下,怎的跪地乞怜,暗藏奸计?不必多言,快快起来,与你见个雌雄。”二人道:“臣等焉敢有计?委的一时鲁莽,不知主公驾临,致有冒渎,只求宽恕。”匡胤道:“我问你:你们口称主公,却是何故?”二人道:“方才主公厮杀,见有真龙出现,护体临身,所以知是真命,日后必登九五无疑。臣等情愿归降,保主创立江山,望主公允纳。”匡胤道:“二位方才果见真龙出现么?”二人道:“臣等焉敢谎言?”匡胤道:“不瞒二位,我就是汴梁赵匡胤,只因大闹了御勾栏,怒杀了一十八名女乐,故此要往关西投亲,路过宝山,不期遇了二位豪杰。方才相拼,多有得罪。”二人道:“原来主公就是赵老爷的公子,闻名久矣!今日相逢,实是臣等之幸。”匡胤大喜,即忙扶起了二人,问其姓名。大大王道:“臣等二人,乃一母同胞,臣名董龙,弟名董虎,朔州人氏,向系良民,自幼专好枪棒,习得一身武艺。只因犯事,被官司逼迫,所以权在此山存身。敢请主公到荒山暂住几日,然后送行。”匡胤见二人真心相留,并不疑惑,说道:“既承二位美情,就到宝寨相扰。”董龙就把枣骝驹牵过来,请匡胤骑着,弟兄二人前边引路,又叫喽罗执了蟠龙棍,随后跟行。

  匡胤一路上山,举眼四望,见那山峰峻峭,栅寨森严,心下十分叹羡。行过了数重关隘,来至昆明寨,在厅前下马。走上厅中,两下重新叙礼毕,董龙便把虎皮交椅请匡胤居中坐下,弟兄二人旁坐相陪。献茶已毕,董龙道:“难得主公驾至荒山,只是无物相敬,有一两脚肥羊,臣当献与主公下酒。”匡胤听言,暗暗称奇道:“从来的羊,只有四脚,那里有什么的两脚肥羊?不知是何形象?我何不叫他牵来一看,便见端的。”说道:“二位将军,我从来见杀则吃,不见杀不吃。既蒙厚待,望将肥羊牵来,与俺一看,足见二位的美情。”董龙依言,即便分付喽罗,把两脚肥羊牵将出来,就在亭子上开剥。喽罗答应一声,往外就走,去不多时,早把肥羊牵了出来。匡胤初时只道果是两脚羊,生平从未见着,心中奇异,所以设为诡词,要他牵来一看,开拓见闻。如今属意盼望,远远的看见众喽罗推将上来,吃了一惊。原来不是什么的两脚肥羊,却是把一个人绑着两手,两个喽罗夹着膀子而走。一个拿了一盆清水,水里放着一个椰瓢;一个拿了明晃晃的一把长耳尖刀:一齐簇拥到剥皮亭上,立住了脚。只见又一个喽罗走至董龙面前,禀道:“大大王,肥羊到了。”董龙分付道:“快把那厮的心肝取将上来,献与主公下酒。”喽罗答应一声,走下去把那人绑在柱上,正要动手。匡胤见了如此光景,知是要伤他性命的了,慌忙叫道:“你等且慢动手。二位将军,这是明明的人,怎么称他肥羊?”二人道:“不瞒主公说,我这绿林中的事情,件件说的都是隐语,所以他人不得而知。”匡胤道:“这凉水要他何用?”二人道:“大凡拿到了肥羊,先将凉水浇头,凝住了心血,然后开膛破腹,挖取心肝,才便香脆可口,异味无穷。”匡胤道:“原来如此。只是虽承美意,盛礼相待,其实心怀伤惨,不忍领情。望二位看我薄面,饶放了他,就算我赵匡胤心领的一般,这便没齿不忘的大德。”二人道:“既主公分付,敢不从命。”便叫喽罗把那人放了。众人答应一声,遂即解了绳索。

  董龙便叫那人上来道:“你这厮,本是俺山寨中早晚供用的食物,不道遇着了这位善缘好生的恩主,才得全生。你当重重拜谢,感激洪恩。”那人停了一回,过来跪到地上,叫声:“恩主大王,小民蒙恩释放,杀身难报。”匡胤定睛一看,好一个齐整人品: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生得唇红齿白,袅娜娉婷,宛然一个美貌女子,娇艳异常。心下想道:“怪不得做强盗的没有良心,不知那里的这样一个标致书生,拿了他来,当作肥羊美食。方才不是我到此,此时已作泉下之鬼了。”遂问道:“你姓甚名谁?作何事业?家住那里?可实对我说,我便做主,放你下山归去。”那人听问,叩头流泪道:“小的家中,离此有四十余里,地名张家庄。我父名张百万。小人名张桂英。只因我父家资殷富,称为员外。没有三男四女,单生小的一个。因为前日游春到此,偶遇两位大王,拿我到此,自分必死,此生不想还家。天遣得遇恩人垂救,解放回家,实系再造之恩,无异重生父母。小人今世不能补报,来生愿作犬马,报答大恩。”说罢,泪如雨下。

  匡胤道:“二位将军,今既饶了性命,必须要喽罗们送他下山,方见二位盛德,终始成全。”二人道:“不消主公费心,臣等自当差人送去。”于是拨了四个喽罗,着今护送桂英下山。那桂英复又说道:“蒙恩人释放,愿求大名,好使小人回家,焚香顶礼。”匡胤道:“你也不必问我姓名,快些去罢。”董龙道:“你要问恩主的尊名么?这就是东京都指挥老爷的公子,名叫赵匡胤便是。”桂英道:“恩人他日遇便到小庄光临,小人父子誓必补报。”匡胤道:“不必多言,趁此去罢。”桂英又磕了一个头,立起身来,跟着喽罗下山去了。正是:

  劈破玉笼飞彩凤,顿开金锁走蛟龙。

  且说那弟兄二人,当日分付整备筵席,款待匡胤。三人传杯送盏,谈论闲文,不觉饮至更阑时分,方才撤席。董龙就送匡胤安寝。一宵晚景体提。

  次日,弟兄二人陪了匡胤,往四处游玩了一番山景。回至厅上,重设酒筵,谈心畅饮,真是杯盘狼藉,直至酩酊方休。自此,匡胤在那山上,不知不觉住了半月有余。

  一日,心中想道:“我闻梁国虽好,不是久恋之乡。这山寨之中,我怎的可以久住?倘今贪恋纷华,误了终身事业,岂是大丈夫之所为?”主意定了,就请董氏兄弟出来,开言说道:“我赵匡胤幸遇二位将军相爱,在宝山打扰了多日,已领高情。但我一心要上关西,希图前程立命,趁此天气晴明,今日便当告辞,容图后会。”那二人十分苦留,见那匡胤坚执不肯,只得说道:“本欲款留主公再住几日,想主公前程万里,怎好羁留,有误大事?但今一别,未知何日相逢?专望主公得意之秋,某等二人,愿当执鞭随镫。”说罢,分付喽罗备酒送行。顷刻间,把酒席端好,摆在厅上,就请匡胤居中坐下,弟兄二人左右相陪,彼此殷勤相劝,畅饮多时。只见小喽罗捧着一盘金银,站立旁边。董龙说道:“主公,此处荒山穷谷,无可为敬,聊具菲仪,稍供前途打个栈儿,望乞笑留,以伸心敬。”匡胤道:“二位盛情,我赵匡胤感佩多多。但我盘缠尽可资度,所赐之物,决不敢领。留在寨中,以作军需之费,请自收了,不必费心。”董龙道:“主公虽是行囊颇厚,不该把这细微奉送,怎奈没甚念头,将这些须为敬,望主公权且收下,少表我弟兄二人这一点孝敬的真心。”一面说着,一面取了一个缠袋,把金银倾在里面,两头打了疙瘩,随手将来放在面前,匡胤见他二人恁般坚执,只得勉强收了,束在腰间,背上行李,顺手取了蟠龙棍,即时举步起身。弟兄二人亲自送下山来,直至山岔路口,两边各叮咛了几句,怏怏而别。有诗为证:

  虎踞昆明四远闻,威风凛凛鬼神钦。

  相逢倾盖归真主,千古传扬二董名。

  按下董氏兄弟回归山寨不提。单说赵匡胤离了昆明山,望着关西大路迤逦而行。一路上,见了些疏林村景,密竹山光,心下十分赞叹那弟兄二人恁般情分。此时正值暮春天气,又见那些桃红柳绿,草木芳华,鸟语莺啼,溪泉曲折。因贪观野景,信步而行,不觉顷刻间乌云四起,旭日蒙光,那天公变了陰晦。须臾微风阵阵,细雨——飘将下来,早把道路打得湿了,步履难行。向前一望,远远的见那林子里,显出一所庄院。即时奔至前面,到那广梁门首,看那雨时,渐渐的大了,只得就在庄门前,立地躲避。谁知这雨比前更觉大了,只是落个不住。偏偏的雨骤风狂,风吹雨过,把匡胤的周身上下,通打湿了。心中正有些烦恼,忽听那里面有人走将出来,把庄门开了一扇,探头往外打了一看。见了匡胤,仔细的看了一遍,也不言语,转身望里走了进去。不多一会,又走出一位老者,把着雨伞撑起,来至门首,与匡胤拱手道:“尊兄莫非东京来的赵公子么?”匡胤慌忙答道:“在下便是。长者怎么认得?”那老者便道:“既是赵公子,请到草堂献茶。”言罢,叫了手下人出来,把行李、棍棒接了进去。自己便与匡胤携手同行,打着雨伞,顶着了大雨,进了庄门,来至厅上。分付仆人取出一套新鲜衣服,把与匡胤换下了湿衣。又把那顶雨湿毡帽除去,换上了一顶秦巾。然后员外过来,重与匡胤施礼,分宾坐定。

  献茶已毕,匡胤开言问道:“长者,素不相识,如何优礼相待?在下心实不安,望乞指教。”那员外道:“老汉姓张,名天禄,世居此地,颇有家资。老拙早年去世,不幸年过半百,并无子息,只生一女,名唤桂英,年方二八,尚未适人。只因前日改扮男装,踏青游玩,不料遇着强人掳去,一命悬丝。老汉无法可施,不过对天号泣而已。谁道命不该绝,逢凶化吉,得遇公子相救,才得放回。此恩此德,没齿难忘。故此老汉日日差人在门前候驾,不期今日相逢,足遂老汉想慕之心了。”匡胤闻言,大骇道:“原来被掳的不是令郎,却是令爱么?”员外道:“是小女。”遂分付丫鬟请将小姐出来。不多时,只见一位如花似玉的小姐出来。匡胤偷睛一看,只觉窈窕多姿,娇媚无匹,比在山男扮的时节,果然分外齐整。那小姐走到厅上,对了匡胤,叫一声:“恩人在上,贱妾张桂英,多蒙救命之恩,杀身难报。”说罢,倒身下拜。匡胤连忙答礼相还。员外把手扶住道:“恩人,你就是重生父母,今日受小女一礼,不足为过,怎的还礼起来?”那时桂英磕了四个头,立起身来,叫丫鬟看那鞍辔过来。匡胤道:“小姐要这鞍辔何用?”桂英道:“贱妾有言在先,愿投犬马相报,今日礼当如此。”匡胤满面赔笑道:“小姐讲这一句,俺赵某便是承当不起,怎么以空言翻作实事?窃恐矫情过礼,觉得太执了。”员外道:“不然,小女若非公子相救,焉能重转家乡,再居人世?今遇光临,礼该践言拜谢,何用多谦?况小女立愿如山,若不依他,此心终是不安。”说话之间,丫鬟早把鞍辔摆在跟前,与桂英搭在身上。匡胤连忙伸手过去,将鞍辔提过一边,说道:“小姐虽系有愿在前,方才已受重礼,若再如此,赵某断不敢当。请进香闺,无劳多礼。”那桂英再三坚请,匡胤只是不从,只得立起身来,说声:“从命了。”复道了万福。那员外也只得叫丫鬟扶了桂英进去。即命安排筵席,款待匡胤。宾主二人开怀畅饮,彼此谈论些家常之事,世俗之言。此时恰好雨住云开,风清景晚。当时又饮了一会,将及黄昏左侧,方才撤席。员外即着仆人打扫书房,端整了床帐铺陈,请了匡胤安置。然后自己进内去了。一宵晚景休提。

  到了次日,员外复命设席,就请匡胤在书房中谈心饮酒。当时酒过数巡,菜供几味,员外执杯在手,说道:“老汉有句不识进退之言,敢告公子,未知可肯相容否?”匡胤道:“长者有何指教,某当谛听。”员外道:“老汉只因年近桑榆,并无豚犬,寸心悬念,只此零丁弱女,为暮景收成之靠,因此急欲择婿,了毕终身。无奈遍观世俗,皆非德器。今观公子,仁礼素著,豪杰性成,意欲屈招公子在此,缔结姻亲,使小女所适得人,老汉亦承家有托。不知公子可肯见怜,一言相许么?”那匡胤听了此言,心下暗自忖道:“我今抛撇家乡,正无安身之处,既遇这个机会,何不应允了他,成就这头亲事,权住几时,然后再往关西,有何不可?”即便答道:“感承员外见爱,曲赐高情。但在下背井离乡,穷途落魄,又且聘礼不周,怎敢高扳?有辱令爱。”员外道:“公子不必推辞,这是老汉欲报大恩,有此相屈,那里敢望聘礼?”遂叫安童取将历书过来,揭开一看,说道:“妙哉,妙哉!喜得今日正遇黄道吉期,正是天遂人愿,宿世奇缘也。”就分付收拾新房,整理床帐桌椅等物,打扫后堂,张灯结彩。一面着人置备喜筵,又与匡胤换了一套新鲜的吉服,整备结亲。当日诸事停当,急忙着人唤齐了傧相、鼓乐人等到家。等至吉时,就将小姐打扮了,请出后堂,一对新人参拜了天地神明,祠堂灶户,请着员外当厅受礼,然后夫妻交拜,合卺花烛。礼数已毕,送入了洞房,成就了美事。彼此相敬相爱,甚是欢娱。正是:

  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自此,匡胤在张家庄,或时与员外厅堂谈论今古,或时与小姐房帏消遣琴棋;或以棍棒盘桓,演习武艺;或以杯酌酬酢,吐露心怀。倦时游玩园亭,寻趣花香鸟语;闲里往观原野,舒情水秀山明。

  正是有话即长,无事则短。匡胤在那庄间,不觉过了四月有余。这日在家独坐无聊,出门观玩,信步而行。一路间,见了些梧叶飘零,树木凋残了红绿;听了些蝉声断续,雁鸦啼遍了高低。值此金风透体,果然萧萧宜人。猛可抬头,只见那边半空中,腾起两朵祥云,云中现出两般物件。只因这一番所遇,有分教:陌路枝连,一代塌篪成大业;兰房弦断,千秋琴瑟启深愁。正是

  离合总然由天定,悲欢那许在人谋?

  毕竟现出什么物件,且看下回自见分明。
  
 

 
分享到:
吕布死得窝囊只为一个女人
乾隆皇帝是否为海宁汉人之子
本领超群的四兄弟1
长歌行
明朝皇帝如何对待与太监偷情的宫女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6
中国古代四大神兽2
圣比兹木乃伊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