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九命奇冤 >> 第二十六回 杨巡捕勇擒大有 孔制台夜审喜来

第二十六回 杨巡捕勇擒大有 孔制台夜审喜来

时间:2014/1/8 12:20:46  点击:2837 次
  却说天来回到省城,将一切事情,告诉了君来,兄弟两个,暗暗欢喜。从此只留心打听消息,安排候审。

  孔制台回到衙门,马上拔了一枝令箭,委了本辕武巡捕杨福,带同千总苏安,率领刀牌手,飞速到谭村去拿人。交代说:"到了凌家,不论老少上下,是男子一概拿来,不许遗漏一名!"扬苏二人领命,不敢怠漫,即刻上了快艇,如飞而去。

  这里凌贵兴因为抚院里的官司已妥,满心欢喜,邀了一众强徒,同来谭村,在裕耕堂中,大摆筵席庆贺,还乐得不够,又叫了一班戏,来家演唱。此时人人在座,只有简勒先,因为肇庆帮有信来说,私盐近来易于得手,就往肇庆仍旧干他的勾当去了。还有尤阿美、熊阿七两个,不知又到哪里去盗窃,未曾来得。其余一众强徒,都在那里欢呼畅饮。

  到了掌灯时候,一个个都有了酒意了,忽看见喜来没命的跳了进来,口中说不出话,拿手向外面乱指。林大有最为机警,一见这个神情,知道事情不妙,推开酒席,走到天井,恰好倚着一根杠棒,顺手拿过来,在地上一点,借势跳起,一松手,丢了杠棒,早跳到二门头上,又双手按住门头,一翻身做个"蜻蜓点水"势,把双脚倒竖起来,钩住檐瓦,再一松手,倒翻一个筋斗,早到屋顶上,伏在檐边,观看动静。一众强徒,当时都吓的目瞪口呆。区爵兴忙问道:"到底是什么事?快说呀。"喜来道:"官……官兵!……"说声未了,只见一个武官,带领着二十多个刀牌手,直闯进来。爵兴情知不是路,连忙走入后面,要开后门门逃走。谁知开出门时,当面站着一个戴白石顶子的,说声"哪里去!"一手拿下,喝叫刀牌手绑了,仍旧叫人守了后门,把爵兴带到前面来。只见众刀牌手,把众强徒一个对一个的,都绑起来了。贵兴却是面如土色,跪在地下叩头,嘴里只说:"求大老爷饶命!"爵兴喝道,"蠢奴才!万事当官去讲,你对他叩什么头!"又冷笑道:"也不知是什么事,这里影子也不知道,也不给人家公事看,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来拿人!"说声未绝,苏安飞起一掌,照脸打去,喝道:"瞎眼贼!你不看见令箭么?"爵兴回眼一看,果然见杨福手里拿着一枝令箭,心中暗想道:"今番要死了!怎么动起令箭来?但不知是抚院那里始终瞒不紧呢?还是天来又到督署去上控呢?"因改了笑容道:"方才不知两位尊官,多有得罪。不知两位是奉了哪个衙门差委的,我们这里茶资还没有奉送。"贵兴此时,已被绑了,听了这话,忙道:"是呀,你们快点放了我,我到里面取些茶资奉送。"杨、苏两个,只是不理,一面指挥拿人,一面叫到里面去搜,是男子一概捉了来。只见一个刀牌手,绑着一个人,从书房里出来,笑道:"几乎叫他躲过,他躲到烟榻底下,我低下头去一看,那榻底是黑漆的,原看不见他,他却叫起’大王饶命来’。他自己便是强盗,却当我们是强盗呢!"贵兴看时,却是宗孔,闹的满面灰尘,一头蛛网。杨福便教再搜,是那看不见的地方,拿刀去搠。一时里里外外,都搜遍了,一共拿了七十多人。原来他们正在那里做戏,连戏子一并捉在里面,所以有这许多人。

  当下收抬要走,忽然一个刀牌大叫道:"这是哪里来的东西,好臭呀!"杨福问是什么事。那刀牌又叫道,"呀!房顶上还有人呢!"说声未绝,杨福早已撩起长衣,一跳上屋,果然见有一个人在那里逃走。原来正是林大有,他上屋之时,已是吃醉了的人,伏在那里,被风一吹,那酒性泛了上来,忍不住便吐,恰好吐在那刀牌身上,因此败露了。杨福飞身上屋去捉时,他才立起要走,杨福已走近身边,大有着慌,虚晃了一拳,杨福举手招架,招了个空,大有将身一闪,轻轻的一跳,已跳在三尺之外。杨福不敢怠慢,将身一纵,赶将过去。大有转身作一个"猛虎下山"之势,劈脸扑来,要想杨福一闪,他好乘势翻个筋斗,到杨福后面去。哪禁得杨福眼明手快,看见他扑来,连忙作一个"童子拜观音"之势,把身子一低,顺便伸出一脚,在大有腿上轻轻的搠了一下。大有是个被酒的人,饶你十分武艺,终有点脚跟浮动。被这一搠,不由倒栽葱的跌了下来。下面抬头看的人多,这一下恰好跌在众人头上,不曾把他跌伤。一拥上前绑了,连夜解到省城。孔制台吩咐严行收管。

  次日两司府县都来上辕,孔制台问起粱、凌一案,黄知县已吓得一言不发。刘太守便道:"据卑府看来,这是挟嫌诬告的。"孔制台点了点头,也不多说。等众官退去,孔制台便开堂亲自审讯。先把三四十名戏子,叫他班主来具结释放。又教提林大有上来,因为他登屋拒捕,先叫重重的打了三百大板,然后逐名审讯,也有略供一二的,也有全行抵赖的,孔制台也不过略略问了几句,就叫一个个的都上了镣铐、隔别收禁。

  到了晚上,却叫单带喜来一个。到花厅上去问,也不用差役,只带着一个贴身的家人伺候。孔制台和颜悦色地道:"你今天在堂上,供的是凌贵兴用的家人,这话确么?"喜来供:"是。"问:"他用了你几年了?"供:"六七年了。"问:"杀人放火,是犯法的,你知道么?"供:"知道!"问:"要杀头的,你知道么?"供:"知道。"孔制台忽然变了颜色,把桌子一拍道:"你既然知道,为甚又知法犯法?快点从实供来!"喜来战兢兢道:"小人没得供!"孔制台又道:"喜来,我看你年纪还轻,人又聪明,有心要出脱你的罪。本来你不过是他一个用人,不是同党,他出了工钱,用了你,你就不能不听他使唤,都不千你的事。你若是好好的从实供了,我一定设法替你出脱。你如果执迷不悟,你们这一伙人,总有一个供出来的,那时我把你当他盗伙,凌迟的凌迟,杀的杀,绞的绞,那时你可不要怨我!"喜来跪在地下,默默不言。旁边那家人便道:"你这小孩子,好没分晓!这是大人有心要出脱你的罪,你还不叩谢呢!"喜来便叩了一个头。孔制台道:"我不是就这样就可以代你出脱,要你供呀!你情愿杀头,还是情愿活着?随你的便!"喜来哭道:"青天大人,当真的出脱了小人,小人情愿实供。"孔制台道:"供了自然出脱你。"喜来又叩了个头。便从马半仙算命供起,中间如何看风水;如何要买天来的石室;如何宗孔来献计,画白虎,拆后墙,区爵兴又如何做假借票,拦路截抢,如何去劫夺花盆桌椅;如何荐了熊阿七、尤阿美、甘阿定、李阿添,又如何差遣简当、叶盛,简、叶两个,一去无踪。如何来省城寻觅,荐林大有、周赞先、黎阿二、简勒先、蔡顺、当夜如何杀牛羊,拜神,斩鸡头,发誓;如何行动;区爵兴如何调度、攻打石室不入,如何放火,搅烟入室,一一供出,喜来供时,孔公便亲自提起笔,等他说一句,写一句。

  供完了,孔制台还问以后行贿各事。喜来供道:"送番禹县的一千两金子,是小人也有份送去的,是区爵兴带着,送给简勒先经手,那里还有一个什么舅老爷,小人不认得他。以后多是区爵兴经手,小人不知道,单记得送过两回抚台衙门什么师爷的礼,那师爷姓什么,小人可忘记了。只有一个李老爷,是同小人的大爷时常往来的,还记得有一日,李老爷来说,抚台大人要看大爷的文章,大爷说做得不好,怎好拿去?李老爷教他请甚至’枪手’,他就去请了三个来,哪里是什么’枪手’,是三个斯斯文文的读书人,请来往在三德号里。往了五六夭,又另外请了一个人来,抄了一本书。小人的大爷,就叫小人送给李老爷去,说是给抚台大人看的。这书上是说些什么事情,小人就不知道了。"

  孔制合道:"送抚台衙门师爷的什么札?你记得么?一共送过几回?"喜来道:"几回是记不得了。送的礼也有绸缎衣料,也有珍珠玉器,也有古董,还有家里摆的一个西洋大自鸣钟,也拿去送了,还有两个大玻璃瓶,里面装的是黄黄黑黑的末子,还用紫檀匣子装了,也送了去。这是件什么东西,小人却不知道。"孔制台也拿笔来一一记了。叫人把喜来仍旧带下去。喜来哭道:"青天大人!你不说要出脱小人的罪么?"旁边那家人道:"蠢材!就是要出脱你,也要等结了案时,才能出脱你呀!"喜来只得跟着出去了。

  一夜无话。次日起来,众官又上辕来了。孔制台叫一概挡驾,只请臬台、首府、番禹县,到签押房相见。这三个人因为昨天问起过梁、凌一案,今日又单请他三人,不免暗暗担心。而且督抚见客,向来是两司同见,道府一班见,州县一班见,今日却不伦不类的,每班见一个人,又是同见,这三个又是经手这个案的人,不消说一定是为这个案的了。内中唯有黄知县格外提心吊胆,急得只恨没有地缝好钻。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分享到:
苏武牧羊
周总理
中国第一美女西施为何爱上她的仇人
狼和狐狸1
史上第一个被宫女曝性无能的皇帝
猫和老鼠合伙7
我还了解到另一件重要的事1
项羽不敌刘邦输掉楚汉战争的启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