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后宋慈云走国全传 >> 第三十一回 疆场地妖道破敌 紫金山柴王会兵

第三十一回 疆场地妖道破敌 紫金山柴王会兵

时间:2014/1/7 20:50:56  点击:2454 次
  却说次日天明,营中唐元帅升帐。国师坐左,王纲坐右,众总兵副将军等参见已毕。唐元帅拨令二枝,点弟一路总兵刘登,第二路总兵韩坚出马;又点第九路总兵吴升掠阵。发精兵一万五千。“攻打头阵,须要取胜,小心为上。”三将军得令,各提械器上马,一万五千雄兵冲营而出,杀奔城下而来。只见潼关西城扯起天幡旗,“为国除奸”四字。刀枪剑戟交加,旗幡密布,杀气冲天,巍峨巩固。三将看罢,喊声:“讨战。”城中将士看见敌兵远远喊杀讨战。即报进帅府。

  高王爷闻报与范爷、国舅商议:“此番敌兵众多,又有妖道相助,五路藩王来到少不免开兵。且差一将出敌,二人掠阵,方才无碍。但逢妖术,一鸣金即要回军,不许恋战。”三帅议毕,拨令三枝,命侯拱出马,石俊、包英二将掠阵。分付:“闻金即要回兵,不得恋战。”三帅亲登城楼看战督率。三将军领令,一万雄兵炮响出关。侯拱手提大斧一马催前大喝:“杀不尽贼将通名,待汝祖宗送汝二贼归陰。”当时刘登韩坚二总兵只见关中炮响,冲一旗军马。为首一将,面色紫膛,身躯恢伟,恶恨恨喝骂。远远二员勇将掠阵。队伍分明,刀斧利锐,果觉提调得法。

  刘、韩二将喝声:“反贼听着:吾二人名刘登、韩坚。官居总兵。特奉唐元帅将令,擒拿汝叛逆之徒。倘知事者,将殿下献出,押交吾元帅带回朝中,以免一关生灵遭此糜烂之灾。量汝一座孤城,插翅也难逃遁。”侯拱闻言大怒,喝声:“贼将有多大本事,妄夸大言。休走,吃吾一斧。”双斧打下,刘登大刀架开。两边喝令军士杀上,杀得征云四起,喊战如雷。

  当时二将杀了二十合,韩坚拍马帮助,双战侯拱,胜负未分。有掠阵总兵吴升,看见关兵进退有方,自兵势弱将将败退,急忙拔出青虹宝剑,向东方一指,口念有词。顷刻狂风大作,日色无光。飞沙走石向敌兵打去。关兵被沙石打得头崩额破,双目难开,急退回。敌兵大杀一场,死者甚众。城上高王爷大惊曰:“不好了,又是邪术伤害众兵。”分付鸣金收军,放下吊桥。

  当时侯拱杀得性起,一斧砍死刘登。韩坚大惊,拍马而逃。吴升看见侯拱猛勇追来,怀中取出一石,照面打去,打着侯拱额角上,登时落马。石俊、包英二将飞马而出,一人挡住贼将,一人背负侯拱逃走回关。众兵尽逃回城中,扯起吊桥。敌兵连上,城上箭炮纷纷打下,反伤兵数百。韩坚分付退兵不赶,得胜回营。高王爷计点,伤了兵丁四千余,受伤者千余。侯拱被石打伤,一刻翻苏,往后厢安息。

  是夜君臣商议破敌。太子一心忧闷。刘迪曰:“今日须然败阵,杀死贼将一员。论兵不为弱劣,只因他用邪术伤去军兵数千。倘得山西人马到此,方能破此邪术。”

  住表关中军臣议敌,再说营中。唐元帅见韩、吴二总兵带兵回营得胜,计点军士伤去千余,折失刘总失。吴升曰:“潼关将兵猛勇,若非末将用些小术,也不能取胜。”韩坚曰:“果然他兵队纪分明,进退有方。若非吴将军法术利害,败之必矣。如今失去刘将军,贼将果也利害。”唐元帅曰:“他关中内有能人,军马久经训练,也称劲敌。且待明天出敌,务必杀他片甲不存,然后早日攻破城池,以免五路反王会合,难以抵敌了。况令全省闻知东宫太子,投降者十居其六、七。人心摇动,那时禁压不得了。”

  国师曰:“贫道想来,明早元帅点将出敌。贫道出阵,仗着法力,务必攻破,拿获太子回朝,国丈、太后好不生欢。”唐元帅曰:“他城池巩固,将勇兵雄,一朝难以攻激,破他关城。且明天出敌全仗国师法力施展。”

  住表此夜营中犒赏三军众将。再说关中是夜议敌。有张梦虎曰:“今天出阵失利,不免今夜偷劫他大营。杀个片甲不留,一战可成功矣。未知众元帅允准否?”李豹、赵彦龙、孟彪三将也愿同往。范元帅曰:“不可。汝三人休得逞强行险。汝等须然武勇,惟妖道邪术利害。黑夜中倘有疏失难以逃遁矣。”三将军曰:“元帅等畏妖道法术,如虎看来。何日得成功杀回汴京?吾等舍身报国,乃臣子职份当然,何须畏避妖术伤人。”刘迪曰:“不然。吾等非为畏敌,只因劫寨偷营之事,只可欺敌人无有准备,并督兵主帅愚躁者,方可行此之举。今妖道善察天机,占算灵警,并唐润虎老成持慎宿将,岂不准防敌人劫寨?汝三人领兵只枉送军人性命耳。”寇兵部曰:“如此三位将军且依军师之言,休得逞勇,明早开兵破敌为上。”三将闻军师一夕之言,方才畏服不敢再言。

  王昭曰:“妖道法术利害,山西段夫人未到。明日出敌,须要今夜预备犬马羊血、污秽了东西南北四城垛。”

  次日发令:“侯拱守东门,李豹守西门,石俊守南门,张梦虎守北门。四门多加火炮、灰石、滚木防,弓上弦、刀出鞘不可少懈,只防妖术冲城。”四将领命。此日高元帅亲自出马,带了精兵二万。左有高标公子,右有包英公子。上了银鬃白马,手执丈八梅花枪,三绺长须,面如圆月,目比流星,威风凛凛。前部孟家兄弟,随后寇杰公子。五将一声炮响,大开城门。

  是日两军对垒。唐元帅发令四路总兵护着国师出阵。西安总兵施烈,保宁总兵樊海,岳海总兵魏斌,赣州总兵马青。二万精兵排开阵势。妖道一见关兵冲出,为首一将威威武武,年纪五旬外。三绺长须,手执长枪,犹如天神下降。“如是高勇出阵。”即大呼:“来将可是高王爷否?”高王曰:“然也。”

  国师曰:“贤王乃世代忠良之辈,缘何今日挟太子为名,招集军马,杀害朝廷将兵。非反叛之行?世代忠良之名污矣。贫道今奉旨来征。贤王知己过者,送出太子回朝。贫道自然奏知太后,言王爷并无别意,只留下太子以待吾等到来迎请耳。贤王自然无事了。倘恃一城之险,欲挟太子为叛,贫道只不顾百万生灵,略施些小法术,寸草不留,那时悔之晚矣。”高王爷闻言怒气冲冠,大喝:“妖道妄言乱语,汝即云修真炼性清高之客也,该知夭命,分别善恶。今日庞妃父女专权,杀害忠良。贤良正宫惨死,今存下东宫殿下还不容住足,屡思捉获,回朝陷害。天子原有爱弟之心,皆被奸后、奸臣专主,至不得回朝叙会。今日阵前亏汝说此狂言惑众。反语本藩为反叛,汝无非仗着邪术从辅奸权。有日高人正法到此,不免身首分开,枉汝修真炼性,一朝前功尽弃矣。倘听本藩好言醒悟者,即日回山,潜修自悔,方保性命无虞,倘仍恃些小邪术伤人,难逃一命矣。”

  国师闻言骂声:“狗王老匹夫,此番贫道不攻破汝城池不算手段,那位将军往擒此贼?”有樊海、魏斌二将,飞马大呼:“吾来也。”有高标、包英两子拍马相迎,大喝:“贼将休得逞强。”四将一同动斗。高王挥兵杀上。是日将兵响喊如雷,杀得沙尘滚滚,日色无光。孟家兄弟催马上前,帮助高、包两位公子。有施烈、马青亦飞马出接。八将杀在一堆。有高公子长枪早已挑了樊海落马。魏斌一惊,手一慢,被包公子双枪刺于马下。单剩得马青、施烈敌住孟家兄弟。包、高两公于挥兵大杀一场,将敌兵犹如砍瓜切菜挥上千多。敌兵渐退,看看败下。高王催兵追杀。

  国师大惊,急忙将葫芦取出豆子一扼。口念念有词,空中一撒,化作无限豺狼虎豹,从半空飞落下,向关兵乱扑来。众兵大惊退后。国师挥兵追杀。城上陆公子、范爷看来不好,鸣金收军。众兵逃走不及者,各自相残踏踩死者甚多。高元帅急收军逃走,寇公子保护后队,元帅跑走入城。当时逃走不及者,人撞人死,马撞马亡,众将兵败入城中。有妖物一到城,上有污秽犬羊马血,其法立解。豺狼虎豹俱无,日复光明。伤将死尸满地。少不免开冢埋于荒郊。

  有太子看见元帅兵败,计点伤兵万余,太子惊惧心优。王参谋曰:“我兵非弱,一出阵高、包两公子杀他大将二员。众兵将将取胜。只有妖道施法杀败我军,幸得众将保全。吾兵须勇无如不及妖道法力,且待山西段夫人到来出敌。今不许开兵枉送军兵性命耳。”是日免战牌挂出。妖道天天骂战攻城。按下两军不举,再说山海关郑彪汝南王、居庸关靖山王呼延达、瓦桥关杨文广三位王爷。接得太子手诏,即日兴兵。未到潼关,不期来到紫金山会合柴王。各带兵五万,共同二十万大兵。一连行程八九天,杀奔潼关不远。惟有山西平西王狄龙一支兵马未到。有探子报启:“四位王爷,前面离关不远,只有五十里外,朝廷兵扎下大营,三十里之广。请今定夺,并有兵围城池。”有邓青公子看见敌兵围城,兵如蚁队,战马如云。远远观此,柴王发令于东北角安营。邓青曰:“王爷不用安营,吾等会兵初到,锐气正盛,不若杀他一阵,围城之兵定然瓦解矣。”柴王曰:“贤侄不可欺敌。他兵围城,岂有不提防准备?今且放炮扎营,待城里打探知吾会兵到来,内外夹攻,何愁敌兵不退,城围不解?”传令安扎大营,人不离甲,马不离鞍,择地开井汲水应用。军士领命。

  却说唐元帅闻报,“三王会兵到关,扎营在西北安营。”唐元帅分付:“前后营盘小心提防,免前后受敌。他札营于西北,乃鼓角之势。”国师曰:“元帅勿忧。趁他扎营来定,三军行程艰辛,即令带兵,贫道仗着法力,杀他一阵。即关中会同军心先乱,各无斗志矣。”唐元帅曰:“不可造次。未知他来帮忙我们抑或助他?须要探听明白,免使误伤和气。”到次日唐元帅点彭威总兵,带兵五千出马探听。来兵到营讨战,有柴王差邓青带兵三千出敌。彭威一见,一少年将军,白盔、银甲、白马,杀气腾腾排开军马。彭威大喝:“来者何人?吾乃朝廷总兵。汝小将军兵马来,助朝廷抑或与叛贼出力?须要明白说知,以免误伤和气。”

  邓青大怒骂声:“奸贼畜类不知,某乃先帝西宫国舅,威武柴王前部先锋邓青是也。汝一众奸党,忘却先帝东宫殿下,只知有奸妃父女耳。休走,待本将军挑汝一个透心窝。”银枪照面门划进来,彭威毕燕植急架相迎。二马相交,各逞英雄。两军对垒喊杀连天。

  有军士报进关中:“启禀殿下,众元帅城外喊杀之声不绝,未知何故?”是日君臣急登城楼一望。只见杀气冲霄,喧哗包杀。刘迪曰:“藩王救兵到了,速开城门接战。”是日高王爷炮响开关、众将杀出,将敌兵大杀一场。敌将纷纷落马,个个皆亡。众兵慌乱不能抵敌,四散奔逃。

  国师一闻彭总兵战败,即离围城,带兵一万杀上。一见关兵追赶,心头不怒喝声:“反王体得逞强,贫道在此。”将神沙撤起空中。霎时间昏天暗地,走石飞沙。有数万陰兵杀上,反将关兵冲倒无数,各自伤残,大败逃走入关。妖道追杀至城下,不敢近,只恐污秽了法宝。即刻收回神沙。有邓青一枪将彭威刺于马下。一见自兵败走,又见营中鸣金,只得召集兵马进营。被妖道阻挡,大兵不能入城。四王商议:“今夜修书,明晚约定三鼓时里外劫营,可破敌解围矣。”四人酌议定修书。未知劫得妖道大营否,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跑来了一只狐狸1
揭秘唐太宗晚年的荒淫生活
揭秘古代著名美女为何多是少妇
青蛙王子1
农夫和蛇的故事3
10 行佣供母      江革, 东汉时齐国临淄人,少年丧父,侍奉母亲极为孝顺。战乱中,江革背着母亲逃难,几次遇到匪盗,贼人欲杀死他,江革哭告:老母年迈,无人奉养,贼人见他孝顺,不忍杀他。后来,他迁居江苏下邳,做雇工供养母亲,自己贫穷赤脚,而母亲所需甚丰。明帝时被推举为孝廉,章帝时被推举为贤良方正,任五官中郎将。
一只美容的狐狸1
池中水妖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