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乾隆下江南 >> 第六十六回 闻家信方快头垂泪 探消息马壮土逞能

第六十六回 闻家信方快头垂泪 探消息马壮土逞能

时间:2014/1/6 11:25:27  点击:2512 次
  话说方魁诸事已毕,正拟日内即与马雄回去广东,这夜在客寓安歇,忽然得了一梦,只见他妻子儿子,满身是血,站在床前。他妻子向他说道:“方魁你急公好义,要想为民除害,远离家乡,却害得妻儿,被胡惠乾惨杀,而今事已毕,还不及早回家,尚在这里耽搁什么呢?”说毕,望着他痛哭。方魁心中一急,醒来却是一梦,再仔细听,正交三更,复将所梦仔细详察,知道家中有祸,应了高铁嘴的话。登时暗自流泪,再也睡不着,好容易挨到天明,起来梳洗已毕,急急的去寻马雄。到了广慧寺,却好马雄才起来,他因将所梦再陈述一遍,乃说:“照此看来,小弟家中定然凶多吉少,还望兄长即日起行才好!”马雄心中也知他这梦甚是不祥,也就说道:“我与你回明师父,即与你同行便了。”当下即同到方丈,与白眉道人说明一切。

  白眉道人道:“既然如此,尔等两人可先前去,为师不日随后也来,大约下月半后也可到了,届时尔等可到西禅寺寻找。”方魁、马雄二人答应,即刻拜别了方丈。马雄便到自己房中,稍事料理,扎束了一个包裹,藏好兵刃,就与方魁出了寺门。回到客寓,方魁也就急急收拾,将包裹打好,算明房饭钱,即与马雄离了四川成都府,直奔广东省而去。正是归心似箭,晓夜兼行,在路行程不到一月,已至广东境界。方魁就沿途打听,稍有风闻。

  这日离省城还有六七十里,一个小镇上,二人腹中饥饿,就拣一座酒店,用些饮食。进得店门,只见里面走出一个人来,一见方魁便喊道:“方老板,你老人家回来了。”见有人招呼他,抬头一看,却是脸熟,可记不得他姓甚名谁,当下问道:“你是何人?素不相识。”那人道:“你老人家怎么不认得了?我叫徐三,现充番禺县东二班的早伙。”方魁听他说,才想起来,因道:“不错,不错,我实在是眼拙,记不起来,既是我们班中人,你谅该知道胡惠乾的事,现在究竟如何?”徐三道:“你老不问也就罢了,便问起来,真是一言难尽。”方魁见他如此说,又道:。我们站在这里,不便谈心,不若还进里面谈罢。”说着,就邀着马雄、徐三进了里面,自然,店小二前来招呼三人坐下。方魁因急欲问明各事,又挂念家中如何,急急问道:“徐三,你快快讲罢!”

  徐三就叹道:“自从你老动身之后,过了一个多月,胡惠乾这厮并不知道消息。不知怎样漏了风声,他便带了徒弟,先至白安福家寻仇,彼时我们及你老人家大哥皆在那里,当时见他去,就阻拦他,他不允,大哥便与他争论起来,被胡惠乾打得个落花流水,大哥实在抵敌不住。”方魁听到此处,急问道:“难道我那方德被打死了么?”徐三道:“德哥见势头不好,幸亏逃得快,不曾被他伤害。”方魁道:“莫非白安福被他害了?”徐三道:“大哥逃走之后,胡惠乾便进去搜寻,要找白安福。正在找寻之际,你家二哥忽然前来,因为见大哥逃回,怕白安福有伤,特来救护。哪里知道胡惠乾一见,就与那二哥动了手,杀了半时,并不分胜负,忽见胡惠乾改用了花刀,二哥被那花刀弄昏了。”

  方魁听到此处,又急问道:“莫非我那二儿子被他伤了么?”徐三道:“可不是么?说也可惨,竟被胡惠乾所害。”方魁听说,只见他怒目圆睁,咬牙说道:“胡惠乾,你杀了我儿子,我与你势不两立!”说时不免流下泪来。徐三道:“你老不必如此,你老但知二哥被害,还不知尚有下文呢!”方魁道:“你且说来。”徐三道:“二哥既死,胡惠乾复又跑到你老人家屋里。”方魁道:“到我家里又怎样?”徐三道:“那可更惨了,不到一会儿工夫,将你老人家的婶婶等人全行杀害。此时方德大哥,正在外面约了伙伴回来,一见如此,便与他拼命,彼此大斗了一回。接着众伙伴已成了众怒,大家一起上来,与他厮杀。胡惠乾见大家都上来拼命,他也寡不敌众,登时逃脱,大哥还要赶去与他拼命,我等再三阻拦,叫他先将那婶婶等人收殓起来,然后再慢慢报仇,大哥没法,也只得如此。一面前去报县,彼时白安福已经知道,那所有收殓各费,皆是白安福送来,诸事已毕,将柩寄在寺里,又去县里禀请拿获,当时两县即禀请抚台大人发兵,抚台大人也就允了,立派中军各营,带兵去围西禅寺。”

  方魁听到此处,又带泪说道:“难道又被他闻风逃走么?”徐三道:“不是,不是,抚台调兵往拿。却是十分机密,胡惠乾连影儿皆不知道,这个时节却从苏州来了一个人唤作高进忠,说是奉圣旨前来的。”方魁道:“高进忠此时到了,又怎么样?”徐三道:“高进忠到了此地,我们大家都不知道,后来还是抚台当晚密传中军、各营府县及大哥进去,说明原委,我们方才晓得。还是甚为机密,胡惠乾也还不知,于是当日夜间,将西禅寺围住,高进忠与大哥两人,首先进寺捉拿,胡惠乾与高进忠大杀一阵,胡惠乾敌不过高进忠,登时跳上屋面去。”方魁听说,咬牙切齿恨道:“到了这地步,还被他逃去,真是可愧。”徐三道:“你老不必着急,胡惠乾不会逃走得去。”方魁道:“这又是怎说?”徐三道:“胡惠乾上屋之后,急急就要奔逃,因为抚台大人预先预备到此,四周又伙定弓箭手,一见他上屋,就放乱箭,将他射住,不能逃脱,他又伤了两箭,复跳下来,又与高进忠死战,这一回,却被高进忠用个独劈华山的煞手,将他劈死。”方魁听了,心中才觉稍快。

  徐三又道:“此时大哥还与三德那个秃贼在那里死斗,复被高进忠跳过去,又将三德打死,所有那些徒弟,死的死,逃的逃,也死伤不少的,你老人屋里,虽然婶子、二哥等人被他伤害,他被高进忠这一场恶杀,不但自己丧命,连他的那些徒弟也死了好些,两边计算,还不止抵值呢,也算报了仇了。”方魁听说胡惠乾、三德和尚俱被高进忠与他的大儿子杀死,才算雪了这切齿之恨,然不免痛妻情深,伤子念切,悲恸难忘,当下又流了许多眼泪。经马雄等劝了一回,这才各用酒饭,方魁也还不能下咽,只得勉强吃了少许,算过了酒饭钱,三人一同进城而去。到了家中,见贤妻幼子俱不能再相见,免不得痛哭一番。

  此时方德因有公事尚未回来,方魁即命媳妇打扫了偏屋,请马雄在此往下。方德得知,即赶回来见了父亲,自然痛哭不已,又将各节说了一遍。当时马雄又将他父子二人劝了一回,他父子才算止住了哭。方魁因又问道:“现在高进忠在哪里?”方德便道:“抚台大人因他勇猛有功,现令他充任抚辕巡捕,并赏了千总职衔。”因又问道:“白眉师公可肯来否?”方魁也就告诉他一遍,然后方德进去,嘱令妻子即整备酒饭,饭毕,各自安歇。

  一宿无话,次日,即先去各衙门销差,并禀知马雄已来,又与马雄前往抚辕拜会高进忠。高进忠闻说马雄已到,他们本是师兄弟,即刻请见。方魁一见,便极口道谢,高进忠亦极口谦让,然后才与马雄叙了阔别,又将胡惠乾已死,并捉拿他的家属在逃未获的话,说了一遍。马雄道:“高贤弟,你这话却不错,现在我在此间,好在无事。我明日便往福建探听一番,看那里究竟有什么消息,如得有信息,好在福建离此不远,不过十日半月,就可往返的。我一经得信,立即回来,大家预备,那时师父也可到了,或是前去破少林寺,或是如何,悉听师父主裁,高贤弟、方贤弟你二位意下如何?”高进忠、方魁二人一齐称好。毕竟马雄探听消息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