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 第六章 我的声音走调走得一塌糊涂

第六章 我的声音走调走得一塌糊涂

时间:2014/1/5 9:35:26  点击:2546 次
  第二大早晨,我们从派出所放出来。我做的姿态还是起了一定作用,吴迪当着她的同学们面,公然挽着我一起走了。那个警官的问话使我知道亚红没有暴露我们。由于我把真实地址告诉了他,为了在可能接踵而来的调查中不至引起怀疑,我回了家。吴迪对我很温存,做了点吃的,安排我睡下,用“麝香风湿油”为我涂抹身上的几处瘀肿。我对她也很好,一方面是感激她在危急关头毫不犹豫地站在我一边,另一方面是受到粗暴对待后砺受到了屈辱而产生的悲天悯人以及对社会公正的渴望并短暂地愿以身作则。那些天,我们相处得很友爱,很和睦,很亲密。我认识到了我对韩劲那种殷勤的愚蠢,他对我失去冷静的一击,也使吴迪彻底和他离心离德。暑期考试临近了,吴迪天天带着功课到我这儿来温习,很多时候就住在我家。我也开始看“函大”寄来的法律教材,认真完成作业。从派出所回来的第二天,管片民警就由居委员会的积极分子领着来了一趟我家。名义是办理居民身份证事宜,实际是来明察暗访,我心里明白,外表不动声色。我这套房子是父母去世后,父亲机关给调的一套较小的房子,虽然在公共住宅区,但属于机关宿舍。而且这一带是新建住宅小区,派出所和居委会不完善,加上居民年龄平均较轻,老人又多有工作,“小脚侦缉队员”数量不够,尽管也勤勤恳恳地工作、巡逻,终不及老城区街道严密、可怕。我又一贯小心谨慎,自然居委会的老太大们反映不出什么情况,派出所的那位年轻民警我更是连见也没见过。房间已由吴迪整理过了。方方那天也在,整套公寓俭朴、雅洁,摆了很多法律、文艺书籍。我和吴迪眉目清秀,良民打扮,彬彬有礼,这一切都无法不给民警以好印象。他和和气气同我们聊了会儿,喝了吴迪沏的绿茶,得知我是个身患疾病,仍不断进取的“有志青年”(我正在函授学习法律课程给了他尤其深刻的印象)。吴迪是我的女朋友,一个前途无量,忠于爱清的大学生。

  我们靠微薄的收入和父母的一点遗产生活、相亲相爱,默默无闻。民警很有些感动、钦佩了。这简直是新时代的一曲凯歌,够上小报的了。最后,我们成了好朋友,当然他们还要去我的单位调查,去吧,我在那个单位就没上过几天班,很多人根本不认识我。领导也只知道我有慢性肝炎。长期休养,再过一个月,就该吃劳保了。一切都无懈可击。只是他们临走时,居委会的老太突然问:“老停在街角的那小轿车是你的吗?”

  “不……噢,是我的。”我很快镇静下来,否认是无济于事的,他们可以很快查到车牌照的主人。一辆汽车倒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我小心翼翼地补充回答:“那是我前年从大红门旧车场买的。”“多少钱?”民警仅仅是对一辆私车卖多少钱感兴趣。

  “四千。”“不贵呀。”“是啊,现在可没这么便宜了,大摩托都三千多,我捡了个便宜,但也把我爸爸留下的那点钱折腾得差不多了。”

  民警笑笑,没再说什么就走了,我很热情地邀他“有空来玩。”“会出事吗?”管片民警走后,吴迪忧虑地问我。

  “出什么事?没事。”我坐下来继续看法国人勒内、弗洛里奥著的《错案》。“别干了,好吗?”吴迪请求我。

  “不干什么?”我抬头看着吴迪,装糊涂。

  “我收拾房间,看见了那些军装、警服和证件。”

  “打算告发我吗?”“不,只是希望你今后别干了。你要缺钱,我给你。”

  “我不缺钱。”“那为什么?”吴迪嚷起来。

  “逗逗闷子呗,要不干吗?”

  “可这太危险了,早晚有一天了会被人抓住,犯法的人干到最后没有逃脱的。”“那是你的错觉。抓住了,大家都知道了,天网恢恢,恶有恶报。没抓住的人谁也不知道他干过什么,以为他一辈子奉公守法。只要干得小心点,艺术点。”

  “亚红不是已经被逮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霍然变色。

  “你那些事,我没不知道的。”

  我点起一支烟,没有说话。我实在是太粗心大意了,本来只想让她泛泛知道我坏,现在倒好,她连具体事情都握了。我最近怎么搞的?接二连三犯错误,过去我总是很有分寸的。

  看来,我们的关系不能这么暧昧地拖下去了。

  “好呗,我听你的,往后不干了。”我先稳住她。

  “真的?”吴迪笑逐颜开,搂着我脖子。

  “真的。”我亲亲她。“就是,干吗要干违法的事,你什么事不能干?又不笨。”

  “也不聪明。”我含笑说。

  “我们唱歌好吗?”我们缠绵了一会儿,吴迪松开我,拿来自己的单放机,戴上耳机,笑嘻嘻地说:“我特爱戴着耳机跟着磁带里的歌这么唱,自我感觉特好。”

  “不学习了?”“玩会儿再学。”“好吧,”我痛快地答应,“干脆我们俩录盘个人演唱会吧。刚有录音机我常录自己的歌,那会儿我以为自己也能当歌星,好久没这么玩了。”

  “找磁带找磁带。”吴迪听着耳机里的歌边哼边说,十分兴奋。我在磁带上找了找,没有空白带,就拿一盘已经不太听的音乐带放进桌上的大录音机里:“开录啦?”

  “你坐好你坐好。”吴迪连笑带说,煞有介事,迫不及待。

  方方进来时,我和吴迪笑得前仰后合。“什么事,笑成这样。”方方找了杯水喝。“我们录了盘个人演唱会,给你听听。”

  “谁?你,你们俩?饶了我吧。”

  “听听,挺地道。”吴迪把磁带倒回来,按下健子,磁带开始转动,我们笑着注视方方的反应。一阵节奏铿锵的老式爵士乐响过后,我的声音:“现在由著名的吴迪小姐为大家演唱,吴小姐是从埃塞俄比亚回国,她在非洲很受人民爱戴,曾荣获海尔,塞拉西勋章……唱啊!”

  “我……”吴迪的声音颤抖着出来,“我第一次遇见你,你放风筝在蓝天……”我的声音仍在里面混杂着:“吴小姐很激动,她第一次回到祖国,回来的蝙蝠。”“线儿依旧攥手里……”吴迪笑得唱不下去,“我不会唱这首歌,不会词儿……”“我唱,下面由青山他哥蓝天演唱:最大的人民币是十块,最小的人民币是一分的……不管是最大的还是最小的,都是我们人民群众最热爱的。”

  我的声音走调走得一塌糊涂,吴迪在录音机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长得跟人民币似的。”方方瞅我说。

  “谢谢。”我模仿广东话的声音,“多谢各位。”吴迪笑声不停又咯咯笑起来。“真寒碜,”方方笑着说,“快把这附近的公猫全招来了。”

  “他不懂艺术,别理他。”吴迪笑着跟我说,看方方。

  录音机还在转,叮咣的爵士乐奏着。

  “我找你是跟你说件事。”方方说:“我们那片的片警找我了。”我伸手啪地关了录音机:“你怎么应付的?”

  “装傻呗。没事,那片警是我哥哥的同学,就跟我说了说,以后注意点,别惹事。”

  “我们这儿的片警也来过,我给他糊弄了。吴迪装蒜也够会装的,吴迪。”我笑着转脸找她,“你干嘛呐?”

  “没事。”她把那盘磁带从录音机里取出来,冲我笑笑。
  
 

 
分享到: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