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 第四章 尽管我被吓了一跳很恼火

第四章 尽管我被吓了一跳很恼火

时间:2014/1/5 9:31:53  点击:2731 次
  “好吧好吧,我去,你在门口等我吧。真要命。”我挂了电话,生气地点着一支烟,走回牌桌看亚红的牌。

  “又是吴迪?”方方看看自己的牌,打出一个“白板”。

  “简直是追杀。”我帮亚红打出一个“红中”:“这玩艺留着干嘛?”“你去吗?”方方抽了口烟,碰了另一个姑娘的“幺鸡”,问我。“不去,听哪门子音乐会呀。呆会儿,你替我跑一趟,跟她说我不能去,有事。”“你叫我去,我可不客气了。”

  “随便,你能勾搭上她,我谢你了。”

  “要不,我去吧。”亚红冲另一个姑娘挤了下眼,笑着说。

  “别起哄,起什么哄呀。”

  方方“和了”,我们推了牌,坐着说了会儿话。方方看看表:“你跟她约的几点?”我也看看表:“现在就可以去了,知道哪儿,海淀影剧院。”

  “车钥匙。”我把车钥匙扔给方方:“你可快去快回,别误了晚上的事。”“这种人。”方方接了车钥匙,站起来说,“放心,我不戗你。”“我才无所谓呢。”我笑着说,“你也没戏,她现在正是刀枪不入的时候。”方方走后,我和亚红她们下楼到行街小饭馆吃了点烧麦,又回到家里看电视。今晚有场亚洲杯足球赛的中国队比赛实况。皮球在绿茵茵的草地上滚来滚去,双方球员在屏幕上争抢,我靠着亚红斜眼看着电视。中国队一个著名中锋在中场拔脚怒射,球飞向观众台、“臭大粪。”我们齐声骂。

  方方走进来:“谁臭了?”

  “你回来了,这么快。”我坐直身子。

  “她也来了,非要跟我来。”

  我向门口看去,一个黑黝黝的人影迟疑地往前走了两步,在电视屏幕的荧光下,吴迪的脸雪青。亚红也回头看了看,站起来:“坐这儿吧。”“谢谢”吴迪冲亚红笑笑,亚红冷眼打量她。吴迪在我身旁坐下,一声不吭。“我不是让方方告诉你我有事吗。”

  “他跟我说了。”“我一会儿就得走。”“我也一会儿走。”我们不说话了,继续看电视。中国队大门被对方一脚射穿,看台上的外国观众立刻跳起来;五颜六色,旗帜挥舞的观众席象波涛一样涌动,欢呼震天;中国队门将从草地上沮丧地爬起。“妈的,”我骂,“一群废物。”

  “哎,我们得走了。”亚红叫起那个看得津津有味的姑娘跟我说。“好,一会儿见。”

  方方开门送她们出去,回来坐在吴迪旁边和她说话。我只顾闷头看电视,不理睬吴迪。中国队拼死拼活终于在终场前攻进一球,把比赛板成平局。比赛完了,方方关了电视,我的心情也好了一点,对吴迪说:

  “你该走了,过会儿没末班车了。”

  “我们宿舍一个人的妹妹来了,今晚睡在我床上。”

  “我这儿也没地方。”我不高兴地对她说,“晚上她们还要回来。”“我不在你这儿住。”吴迪把脸扭到一旁,盯着书架上一只造型活泼的熊猫。“我不是撵你……”电话铃响了,方方伸手去接,嗯哼了几声,放下电话,对我说:“该走了。”“我得走了。”吴迪拿起她的包,站起来,我望她。她看我一眼:“走啊。”

  我站起来,穿上西服外套,我们三个走出门,下了楼。街上已经人车稀少,很安静了,楼区大部分窗户也熄了灯。方方去发动车,我跟吴迪说:

  “明天我给你打电话。”

  “不打也可以。”方方把车开过来,停在我面前。

  “你去哪儿?”我问吴迪。

  “反正我有地方去。”“要不,”我哦吟片刻,觉得实在对她太恶劣了,“你就在这儿住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不用!”“送你一段?”“不用!”吴迪向灯火通明的街上走去,我注视着她的背影,方方催我,我拉开车门坐进去。汽车追上她、超过她开走了。

  “燕都”饭店的大厅很冷清,今天没有夜航班机。酒吧里正在播着最后一支曲子,喝酒消遣的外国客人已陆续散去,侍者在收拾桌子。一个经理模样的人在总服务台和卫宁交代着什么,卫宁看到我们进来,就分了神。

  “等会儿上去,卫宁好象有什么话要对咱们说。”

  我和方方坐在门厅能看到总服务台的沙发圈里。抽完一支烟,经理还没走,卫宁的样子已经很焦灼了,又不能跟我们明白地示意。这时,两个男人从降下来的电梯闪出来,经过沙发困时看了我们一眼,我吓了一跳,这两个人是饭店保卫科的干部。“坏了。”我小声对方方说:“今晚要出事,咱们得马上走。你去给亚红她们打电话,叫她们也赶快出来。”

  “好。”方方站起身去酒吧打电话。

  两个保卫科干部走到总服务台同经理小声说了些什么,总服务台的人都转脸看我。与此同时,我听见由远及近的警笛声。两辆警车闪着灯驶到饭店门口停下,关了警笛,跳下七、八名警察。他们逐个通过转门,进了门厅,保卫科的干部迎上去,和为首的警官握了握手,一个保卫干部领着警察去自我电梯上楼。方方打完电话回来,问我:“走不走?”“现在不能走。”我看着那个留下来的,不时用眼睛瞟着我们的保卫干部轻声说。一会儿,电梯间开了,亚红她们被警察带出来了,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姑娘。亚红走过我们身旁没看我们,径直上了警车。上楼去的那个保卫干部和留下来的这个嘀咕了几句,留下来的这个向酒吧走去。

  一会儿,领着一个女招待出来,指点我们,女招待点点头。他走过来问我们:“你们刚才往楼上房间打电话了?”

  “没有。”我说,问方方,“你打了吗?”

  “没有。”方方看着那个保卫干部说,“我给市里的一个出租车站打过电话要车,你们饭店的都出去了。”

  “你听见他电话里说什么了吗?”保卫干部问女招待。

  “没有。”女招待摇摇头:“就看见他打了个电话。”

  另一个保卫干部和那位警官远远地看着我们。这个保卫干部又问:“你们是在这儿等出租车?”

  “是的,怎么啦?”我反问他。

  “没什么。”他挥手叫女招待回去,自己也走回总服务台。那个警官叫上他的部下,一齐走出饭店。警车发动驶走,警笛声在街上响起。我们又坐了会儿,站起来走到总服台问仍站在那儿的保卫干部和经理:“你们的车有回来的没有?”

  “没有。”一个保卫干部冷冷地说。

  我和方方走出饭店,在门口站着,他们隔着玻璃墙看我俩,一辆出租车从街上驶过,我和方方叫着追出去,出租车靠路边停下,司机打开灯问:“去哪儿?”

  “哪也不去,错车了。”

  司机骂了一句,关了灯,呼地把车开走。我和方方走到停自己车的地方,摸黑坐进去,也很快开走了。

  “你说,亚红会不会把咱们抵出去?”路灯一盏盏闪过,方方问我。“我想不会,那样对她没好处。这种事弄好了也就抱留几天,弄不好,也不过劳教两年,要是加上团伙敲诈罪,那就是十年八年大刑。况且她也不是第一次进去。”

  “可警察已经看见咱俩了,他们不会傻到真相信咱们是等出租车的过路人。要是警察诈她——肯定得诈,逮着一个,没破的积案都拿出来诈一遍。”

  “我想信这段时间没人报过案。”

  “你怎么知道有没有别的笨蛋也在干这号买卖。”

  “起码今晚没事。”我把车拐进楼区,停下,“我只担心亚红送了劳教,咱们这挺带劲的买卖就干不下去。现找别的姑娘,又得费一大通劲。亚红人真不错,合伙干那么长时间,一点漏子没出。”“吴迪怎么样?我看她不赖,又有味又会外语。”

  “她不行。”我们下来锁了车,点上烟往我们住的那栋楼走,“她跟亚红不一样,你让她倒贴她都干,可叫她卖,打死她也不干。”“没那事,她有什么了不起,身上是不是人肉?”

  我们进了楼门,边上楼边说。

  “你得了吧,别打她的主意,我已经决定不理她了。”

  “你是不是,”方方说:“有点爱上她了。”

  “没有。”停了下,我承认:“我挺喜欢她。她一哭,我有点受不了。”“嗬嗬,就跟你肚子里还长了点良心什么的似的。”

  “嘘!”我一把抓住方方,僵立在楼梯上。楼道里没灯,黑漆漆的,我们住的单元门口站着一个人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警察,接着想到:跑!但我们离的是这么近,跑能跑几步?再说,也不可能只来一个警察蹩在门口。我真后悔没观察观察就冒然上楼。很快,我又感到怀疑,这个人看到我们并没动,而且好象是个女的。“谁?”我强作镇静走上最后几步楼梯,看清了,是吴迪。

  “你在这儿干嘛?”“我没地方去。”尽管我被吓了一跳很恼火,但不是警察,也松了口气,掏钥匙开门、拧亮灯。吴迪进了门,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往沙发上一坐,包一搁,不笑也不说。方方垂头丧气跟进来,看到吴迪的椎儿,倒给逗乐了,冲我挤下眼。我到厨房看有什么吃的,找出两袋方便面和几个鸡蛋。我把方便面撒开一锅煮了,支上平底锅准备煎鸡蛋。

  “吴迪吴迪。”我喊她。

  她悄没声地进来站在我身边看锅里渐渐化开的猪油。

  “会煎鸡蛋吗?”“会。”我把位置让给她,她默默地、麻利地磕了个鸡蛋放进油里,蛋清在热油里鼓起泡,变得雪白。

  “煎老点。”“嗯。”吃完夜宵,方方去睡觉,吴迪收拾碗盘。

  “搁这儿吧,明天再洗。”

  吴迪没理我,端着碗盘去厨房。

  我上了床,打开台灯,想了会儿亚红。吴迪擦干手进来,坐在一旁。“到这儿来。”我叫她。

  她不说话也不动地方。

  “赌什么气,你要在那儿坐一晚上?”

  我下床走过去,一把将她抱上床,她紧抱着我,嘤嘤哭起来,“我恨你。”“你呀,也是鸡屎拌面——假卤(鲁)。我的确有事,你也不是看不见,今晚差点回不来,让狗子兜进去……”我胡乱解释着,解着她的衣扣。

  我在床上躺了很久,似乎睡了一觉,看看表还不到三点,吴迪一点动静也没有,可能睡了,我凑过去看看她,吃了一惊,她在黑暗中大睁眼睛。

  “老流氓。”“什么?”“老流氓!”她一字一板地说。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