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天堂蒜薹之歌 >> 第二十章 张扣在县政府西侧斜街演唱

第二十章 张扣在县政府西侧斜街演唱

时间:2013/12/31 12:38:36  点击:2674 次
  唱的是八七年五月间

    天堂县发了大案件

    十路警察齐出动

    逮捕了百姓九十三

    死的死,判的判

    老百姓何日见青天

    ——张扣在县政府西侧斜街演唱

    一

    唱完了一个段子,他摸起搁在身边的铁皮水壶,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干燥痛疼的喉咙。他听到围在周围的人们噼噼啪啪地鼓起掌来。有几个年轻的嘶哑喉咙大声地吼叫着:张扣,唱得好啊!唱得过瘾!

    听着他们的声音,张扣仿佛看到了他们满身的灰土和他们灼灼的眼睛,仿佛嗅到了他们身上若有若无的蒜薹气味。时间已是深秋,天堂蒜薹案件经过一阵大呼小叫之后,早已风平浪静。以高马为首的二十几个农民到劳改农场去服刑。县长仲为民和县委书记项南城调到别的县去工作。新来的县长和县委书记在全县干部会上做了几个报告,并组织县委机关的干部搞了一次义务劳动,将腐烂发臭的蒜薹推到横贯县城白水河中。在盛夏季节里,河道中腐烂蒜薹臭气弥漫,熏得人恶心欲吐。但几场暴雨过后,臭味渐渐淡薄了。起初,老百姓还在为这件事情议论纷纷,随着农活的繁忙和话题的陈旧,百姓们的议论也与蒜薹的臭气一样,渐渐地消逝了。只有这个因为眼瞎而得到了宽大处理的张扣,还每天坐在县政府旁边的斜街上,弹着三弦,不知疲倦地演唱着天堂蒜薹之歌,并把这歌子越编越长。

    ……都说是当官的热爱人民,却为何将百姓当成仇人?催捐税要提留如狼似虎,逼得咱庄户人东躲西藏。老百姓满腹冤恨不敢说话,一开口就给咱戳上电棍……唱到此处,他感到自己的瞎眼窝里有热辣辣的感觉,仿佛有热泪涌了出来。在县拘留所里受过的苦难,一桩桩一件件涌上心头。他想到警察将高压电警棍捅到自己嘴里的情景:那个声音比蒜薹还要毒辣的警察骂着:臭瞎子,闭住你的嘴!然后便把哔哔作响的电警棍捅到我的嘴里。我感到那强大的电流似千万根钢针,扎着牙髓、舌头和咽喉,千头万绪的巨大痛楚,猛冲上头颅,并飞快地流遍全身。我发出了连我自己听了都感到毛骨悚然的号叫,两股腥血,从我干涸多年的眼窝里流出来。随即我便昏死过去……

    让我吃屎不困难,但让我闭嘴难上难,肚里有话就要说,俺张扣和乡亲们心相连……

    好啊,张扣大叔!几个小伙子又吼叫起来,天堂县六十万人,只有你一张嘴还敢说话!

    张扣,我们要选你做县长!一个小伙子起哄道。

    都说父母官民众推选,可为何干部们四处花钱?老百姓不过是辛苦牛马,用血汗养肥了污吏贪官!唱到此处,张扣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旁边的听众们情绪激奋,议论纷纷。

    屁!什么人民公仆?是吸血鬼!

    听说花上五万元就能买个乡长干干!

    招待所里天天摆大宴,一桌菜就够咱挣一年的。

    太腐败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说:年轻人们,少说几句吧!张扣兄弟,你也少说几句吧!那些砸县政府的人就是榜样哩!

    张扣晿道:好大哥你站好听我细言——

    一语未了,只听到人群外有几个人嚷叫着挤进来:都围在这儿干什么?妨碍交通,影响秩序,都散开,散开!

    张扣听出,这喊叫着挤进来的几个人,就是那些给自己上过刑罚的警察。他手拨三弦,唱道:

    ……说的是一个大姐模样俏,鼓鼓的胸脯细细的腰,走起路来风摆柳,成群的小光棍跟着她瞧……

    张扣,又在说流氓段子!他听到一个警察问。

    政府,您可不能给俺戴大帽子,张扣说,俺一个瞎子,就靠这张嘴混点饭吃,担不起罪名。

    他听一个小伙子嚷着:张扣大叔说了一下午书,累了,让他歇会儿,大家凑几个钱,十元不嫌多,一元不嫌少,凑几个钱,让他去吃顿肉包子!

    他听到人们将硬币、纸票儿,乱纷纷地扔在自己面前。他连声说着:谢谢,谢谢各位老少爷们儿。

    警察叔叔,你们吃皇粮的,钱多,从指头缝里漏几个出来,可怜可怜瞎眼的人。

    屁,我们哪里有钱?那个警察愤愤地说,我们辛辛苦苦干一年,还不如你们种一亩蒜!

    还提蒜,明年让孙子种蒜去吧!一个青年道。

    你站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警察说。

    什么意思?没有意思!我不种蒜,栽巴豆种大烟!那青年恨恨地道。

    种大烟?你小子长了几颗脑袋?警察道。

    一颗。宁愿沿街讨饭,老子也不种蒜!青年人走了。

    你给我站住!你叫什么名字?哪村的?警察喊着追去。

    快跑啊,警察又要抓人啦!一个人大声吼叫起来,人群吵闹着,乱纷纷如一群蜂,往四下里散开去。

    张扣周围顿时变得静悄悄的,他侧耳倾听着,那些散去的人犹如游进深水的鱼,没有了声音,但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羼杂着蒜薹气的汗臭味还留在他的周围。远处传来军号的声音和一群孩子拥出校门的声音。他感觉到,西斜的秋天的夕阳温暖地照耀在自己身上。他收拾好三弦,摸索着捡起人们扔在地上的硬币和纸币。摸到一张十元面值的纸币。他的手指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心里洋溢着感激,感激那个慷慨施舍的人。

    他手持着探路的竹竿,沿着这条崎岖不平的斜街,往火车站附近走,那儿有一座废弃的旧库房,是流浪汉们的居所。张扣在那库房的角上,有一个固定的位置,自从他受尽酷刑被放出来后,便享受着小偷、乞丐、算命先生们——这些社会渣滓对他的特别优待。小偷们为他偷来了几张苇席和几包棉花短绒,为他打了一个柔软的地铺;乞丐们讨来饭食也分些给他吃。在养伤的日子里,就是这群人照顾了他,使他感到了人与人之间的温暖与真诚,就是这种下层人对下层人的热爱,变成了不畏强暴的力量,促使他不顾安危,继续高唱蒜薹之歌。

    当他走到斜街的中段那株散发着枯萎气息的老树下时,他警觉地嗅到一股金属和清冷的防锈油的味道,随即有一只坚硬的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他下意识地缩着脖子紧闭住嘴巴,等待着来自对方的沉重打击。那人却友善地笑笑,低声说:甭缩脖子,我不会打你。

    他惊恐地说:你想干什么?

    那人低声道:张扣,忘记电棍捅嘴的滋味了吧?

    他道:我什么也没说……

    那人道:真的吗?

    他道:我一个瞎子,唱几段荤话儿,混口饭吃罢了。

    那人道:我是为你好,记住,唱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唱天堂蒜薹之歌。是你的嘴硬还是电棍硬?

    他道:谢谢您的提醒,我明白了。

    那人道:明白了就好,千万别再犯糊涂。祸从口出,古来如此。

    那人转身走了。几分钟后,他听到一辆摩托车轰鸣着,沿着斜街,颠颠簸簸地驶去了。

    站在树下,他一动不动,好久好久。

    大树旁边那个水煎包铺子里的老板娘发现他走出来,热情地招呼着:这不是张扣大叔吗?站在这儿干什么?进屋,刚出炉的热包子,吃几个,不要您的钱。

    他苦笑一声,用竹竿敲打着老树,突然像发了疯一般高声叫着:你们这些人面兽心的畜生,想封了我的嘴?!我张扣活了六十六岁,早就活够了!

    水煎包铺子的女老板吃了一惊,道:大叔,谁惹了您,值当的发这么大的火?

    俺张扣本是个瞎眼穷汉,一条命值不了五毛小钱,要想让俺不开口,除非把蒜薹大案彻底翻……他嘶哑着嗓子唱着,沿着斜街前去。老板娘看着这瞎眼老人单薄的背影,不由地长长叹息一声。

    三天之后,一场秋雨落下来,斜街上满是泥泞。老板娘站在门口,看着斜街尽头那盏昏黄的灯光,密密的雨丝在灯光下明亮地飞舞着。她心中充满落寞的感情,百无聊赖。正要关门回去睡觉,突然,幻觉般地听到瞎子张扣凄凉的歌唱声在半空中飘来飘去。她拉开门,探头出去张望,那歌声便消失;她关上门,那歌声便亲切地、撩人肺腑地在半空中响起来。

    第二天早晨,人们在斜街上发现了张扣的尸体。他侧着身子卧在泥泞中,嘴巴里塞满烂泥,在他的脑袋旁边,还横卧着一只没头的猫尸。

    因为天气阴沉,整个县城里弥漫着一股催人呕吐的腐烂蒜薹的味道。

    那群小偷、乞丐、下三滥们抬着张扣的尸首在斜街上又哭又笑地胡闹了整整一个白天,傍晚时,他们便在大树下挖了一个深坑,把张扣埋葬了。

    从此之后,水煎包铺子的老板娘,夜夜都听到张扣的歌唱声。于是这斜街便成了一条鬼街,居民纷纷搬走,那老板娘却在老树上吊死了。于是,斜街更成了鬼街,大白天,行人都不敢从这里路过。

    二

    四婶整夜喘息咳嗽,吵得整个监室的女犯们都睡不着觉。那个外号小野驴的女犯大声骂道:老东西,你要死就快点!

    四婶满怀歉疚地说:好闺女们,不是俺愿意咳嗽,也不是俺愿意喘……

    四婶头上双层床上的那个长眉毛咕哝着:造孽啊,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要来服刑……

    四婶听到姑娘的话,心中一阵酸楚,热泪便冒了出来。她越想心里越苦,忍不住便放了悲声。

    同室的十几个犯人都坐起来,好心的披衣下床过来相劝,心硬一点的嘟嘟哝哝地骂。小野驴道:别嚎了,早知道如此,当初逞什么好汉?火烧县政府,判你五年是便宜了你!

    四婶哽咽着,喘息着,道:闺女啊,俺注定要死在这劳改队里了……

    一个睡眼惺忪的女看守站在窗外,敲着铁窗栅问:怎么啦?半夜三更的,你们闹什么?

    长眉毛姑娘道:报告政府,三十八号病了。

    女看守问:什么病?

    长眉毛姑娘道:咳嗽,喘。

    女看守道:老毛病嘛!别吵了,快睡,明天一早还要跑操呢。

    女看守走了。长眉毛姑娘倒了半缸水,喂四婶喝了几口,然后,从自己枕头底下摸出几片药,道:大婶,这是消炎止痛片,您吃两片吧,兴许能管用。

    四婶道:闺女,俺不好意思吃你的药。

    长眉毛姑娘道:都到了这时候了,还客气什么呢!

    长眉毛姑娘服侍四婶吃了药。四婶眼泪汪汪地说:姑娘,让俺怎样报答你呢……

    小野驴插嘴道:让她给你做媳妇么!

    四婶道:俺那些儿子,哪里配得上……

    长眉毛姑娘骂道:东屋里卖骡子,西屋里伸进根鳖脖子!

    小野驴猛地坐起来,瞪着眼道:你骂谁?!

    长眉毛也不示弱,道:骂你了。骂你个卖屄的臭婊子!

    小野驴被揭到痛处,恼羞成怒,弯腰捡起一只破皮鞋,对准长眉毛投过来,嘴里嘈嘈着:我卖屄,你难道没卖?在老娘面前装什么正经,进了这里的,没有一个贞节淑女!

    长眉毛一闪身,破皮鞋打在三床那个犯有溺婴罪的泼妇头上。泼妇捡起破鞋,狠狠地砸在长眉毛姑娘的头上。

    一时间,房里乱了营,长眉毛和小野驴滚成一团,泼妇破口大骂,四婶放声大哭,其余的女犯们,有的敲铁窗,有的吼叫,有的帮打太平拳。

    两个女看守提着警棍冲进来,不问原由,对着长眉毛和小野驴各抡了十几棒,平息了动乱。

    女看守道:谁再敢出声,罚你们饿饭三天!

    另一个女看守道:二十九号,四十号,出来,跟我走!

    长眉毛姑娘道:不怨我!

    女看守捅了她一棒子,道:闭住你的嘴!

    小野驴嘻嘻地笑着,道:领导,我错了,再也不敢了,你让我睡觉吧。

    女看守道:少废话,穿衣服,跟我走。

    四婶折起身,求情道:领导,不怨姑娘们,都怨我这死老婆子不争气,又喘又咳,吵烦了她们的心……

    女看守道:行了,你也别来装慈母啦!

    女看守们把长眉毛和小野驴带走了。

    四婶捂着嘴,不敢哭出声响。

    这一夜,四婶又做了许多噩梦,她先是梦到金菊挺着大肚子来看她,待她往前一扑时,金菊的舌头突然伸了出来,眼珠子也凸了出来。四婶一声惊叫,满身冷汗,醒了,听到高墙外的田野里,秋风吹得电话线发出呜呜的声响。一缕月光斜射进来,照着四床下铺那个女贼的脸。这是个还没长成形的姑娘,小鼻子皱着,正在睡梦里咬牙切齿。四婶继续睡,刚一闭眼,又看到四叔顶着一个血头颅站在她床前,道:孩子他娘,你怎么还在这里?快跟我走吧……四叔伸手来拉四婶,四婶又一次惊醒,心脏怦怦地狂跳着,浑身都是冷汗。她听劳改农场伙房里的公鸡正在啼鸣。鸡叫三遍了,天就要亮了。

    起床哨吹响,四婶挣扎着起床。她突然感到一阵头晕,一头栽倒在地上。正在匆匆忙忙叠被子的女犯们一阵惊呼。女看守冲进来,看到了趴在地上的四婶。

    女看守命令道:把她抬到床上去!

    女犯们七手八脚地把四婶抬到床上。

    女看守叫来狱医。狱医给四婶打了一针。四婶醒来,嘴巴歪了几歪,混浊的眼泪涌了出来,狱医给她额头上流血的地方消了毒,蒙上了一块纱布。

    早饭后,女看守对四婶说:三十八号,你今天在家休息吧。

    四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女犯人们在院子里集合,排成队,到田野里劳动去了。

    监狱里一时十分安静。一群肥硕的大老鼠在院子里窜来窜去。正在觅食的麻雀被老鼠惊起来,落在监室的窗外,歪着头,用黑黑的小眼睛盯着四婶看。四婶一阵心酸,眼泪又滚了出来。她一个人低声哭着,哭够了,自言自语道:他爹,俺这就去找你……

    四婶解下裤腰带,挽了一个扣,拴在铁床的架子上,又一次嘟哝着:他爹,俺的罪,今日受到受到头了呀……

    四婶将脑袋伸进扣子,然后,把身子往下一扑……

    她没有死成,一个女看守救了她。

    女看守狠狠地扇了四婶一个耳光,骂道:老混蛋,你要干什么?

    四婶扑通一声跪在女看守面前,道:闺女,好闺女,您行行好,让俺死了吧……

    女看守犹豫着,脸上显出了女人的温存表情。她拉起四婶,低声道:大娘,今日你寻死的事,千万不要对人说起,我给你包住了。你别再哭哭啼啼,好好表现,我想法让你提前出去。

    四婶刚要下跪,就被女看守拉住了。

    四婶道:好心的闺女啊,俺老头子死得冤枉啊……

    女看守道:这事儿,你千万别再提起,你带头烧县政府,罪行很大!

    四婶道:俺一时糊涂,俺再也不敢了……

    一个月后,四婶被保外就医,终于回到了家乡。

    三

    一九八八年元旦那天,劳改队放假。几百个犯人们,有的躺在床上睡觉,有的坐在床上写家信,有的挤在院子里,从窗户外往里看那台放在队部桌上的黑白电视机里播放的歌舞节目。

    高马和高羊坐在院子里那块大青石上,脱下棉袄捉虱子。暖烘烘的太阳照耀着他们。院子里,三三两两的知己的犯人坐在那儿晒着太阳说悄悄话儿。二门外的炮楼上,哨兵抱着冲锋枪警惕地站着,头道门的大铁网门着,门鼻子上挂着大锁。

    几个劳改队的干部在为犯人们理发,并跟犯人们开着玩笑。

    成群的大老鼠在院内的露天厕所墙上穿梭般地跑动着。头道门和二道门之间,一只黑猫被一群老鼠追得蹿上了树。

    高羊叹道:耗子大了猫也怕哟。

    高马笑笑,没有吱声。

    高羊道:我跟你嫂子说了,过了年,让她给你送双鞋来。

    高马感动地说:不敢再麻烦大嫂子了。她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够不容易的了。我光棍一条怎么着也好办。

    高羊道:兄弟,慢慢熬吧,等熬够了年头,出去好好过日子,再娶个媳妇。

    高马淡淡一笑,没说什么。

    高羊道:你到底是复员军人,我看队领导都另眼看你,好好表现,肯定能给你减刑。没准儿你比我还要早出去呢。

    高马道:我早出去晚出去还不是一样?我倒想把你的刑替你服了,让你出去养家口。

    高羊道:兄弟,咱哥儿俩是命里该遭这一劫,男人么,遭点罪也就罢了,只可怜四婶……

    高马急问:她不是保外就医了吗?

    高羊吞吞吐吐地说:你嫂子反复叮嘱,不让我告诉你……

    高马抓住高羊的手,着急地问:她怎么啦?

    高羊道:嗨,怎么着她也算是你丈母娘呢,不让你知道也不好。

    高马道:大哥,你快告诉我吧,别让我着急。

    高羊道:你嫂子年前不是来探过监吗?都是她跟我唠叨的。

    高马道:她说什么?

    高羊道:方老大和方老二真是畜生,一点人性也没有!

    高马有点生气地说:高羊哥,你竹筒里倒豆子,痛快点,别这样说半句留半句让我着急。

    高羊道:嗨,跟你说了吧!乡里杨助理员也不是人种子,他不是有个外甥叫曹文吗?曹文不久前跳到机井里死了,曹家就张罗着给他结阴亲……

    高马道:什么阴亲?

    高羊道:你连什么是阴亲都不知道?

    高马摇摇头。

    高羊道:就是让两个死人在阴间结亲,曹文死了,曹家就想到了金菊……

    高马猛地站起来。

    高羊道:兄弟,你听我慢慢说。曹家让死去的金菊给他家死去的曹文做老婆,托杨助理员说媒。

    高马咬着牙骂道:我日他老祖宗!金菊活着是我的人,死了是我的鬼!

    高羊道:气人就在这里,村里谁不知道金菊是你高马的人?她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呢!可方家兄弟俩财迷心窍,硬让那杨助理员给说转了,将金菊的尸骨卖给了曹家,卖了八百块钱,方家兄弟收了钱,哥儿俩对半分了,曹家就派人挖开金菊的坟墓,将金菊的尸骨起走了!

    高马脸色铁青,一声不吭。

    高羊道:你嫂子说曹家把这门阴亲办得比阳间的婚事还热闹,从外县请来吹鼓手班子,吹吹打打,设宴请客,将金菊的尸骨和曹文的尸骨装在一个大红棺材里,埋在了坟里。结婚那天,周围几十个村里的人都来看热闹,人们都在骂曹家,骂杨助理,骂方家兄弟,他们这事办得伤天害理!

    高马沉默着。

    高羊偷偷看他一眼,忙道:好兄弟,这事,你千万别往心里去,他们伤了天理,丧了良心,自有天老爷惩治他们……嗨,都怨我这张盛不住话的嘴,你嫂子千叮咛万嘱咐,不让我告诉你,可我这张臭嘴,硬是藏不住话……

    高马脸上浮起了古怪的笑容。

    高羊惊慌地说:好兄弟,千万别胡思乱想啊,你是当兵的出身,不信鬼神的……

    高马低声问:四婶呢?

    高羊吭哧了一会儿,说:曹家来掘金菊尸骨那天,四婶……上吊死了……

    高马哇地吼了一声,喷出了一股鲜血。

    四

    元旦过后,下了一场大雪。

    劳改队的犯人们把院子里的雪堆起来,装在平板车上,往监狱外边的麦田里送。

    高马抢先拉起了平板车,拖着一车雪,出了监狱大门。

    因为大批犯人没出院门,所以没设警戒哨。一个劳教干部站在大门口,袖着手,与炮楼上的哨兵聊着天。

    哨兵说:老李,你老婆生了没有?

    劳教干部忧心重重地说:还没有,比预产期超了一个多月了。

    哨兵在上头道:别着急,俗话说瓜熟自落嘛。

    劳教干部道:不急?让你老婆晚生一个月试试看,站着说话不腰痛!

    高马拉着空车,满头大汗地返回来。

    劳教干部满怀好感地看着高马,道:八十八号,你歇一会儿,让他们拉几趟。

    高马道:我不累。

    高马拉着车进人监狱院内。

    哨兵对劳教干部说:这个八十八号不错。

    劳教干部说:复员兵,火气太盛,嗨,这年头,什么事都有。

    哨兵道:天堂县那些混官们也太过分了,也别光怨老百姓不好。

    劳教干部道:所以,我早就跟头儿建议过,给这小伙子减刑,说真心话,这小伙子的罪,不该判这么重。

    哨兵道:这年头,都这样。

    高马又拉着一车雪过来。

    劳教干部道:不是让你歇一会儿吗?

    高马道:我拉完这车。

    高马拉着雪向麦田走去。

    哨兵道:老李,听说于副政委要调走?

    劳教干部道:谁不想调走?这算什么工作,年没年、节没节,钱也挣不着,我要有路子,我也调走。

    哨兵道:实在不行就辞职嘛,反正我打定主意要去当个体户啦。

    劳教干部道:这年头,能当官最好,当不上官,就去捞钱。

    ……

    哎,八十八号怎么还不回来?!哨兵惊叫道。

    劳教干部往前望去,在他的眼界里,展开了一片无边无际的原野,灿烂的阳光耀着皑皑白雪,反射出耀眼的美丽光芒。

    岗楼上的警报器尖利地鸣叫起来。

    哨兵高叫着:八十八号,站住!再不站住就开枪了!

    高马迎着太阳狂奔,强烈的光线剌着他的眼睛,雪的原野上,新鲜的自由的空气如浪潮一样翻滚着。他狂奔,他不顾一切,他想报仇,他感觉到自己在腾云驾雾。突然,他感到自己莫名其妙地栽在了雪地上。他的脸触到了冰凉的雪。他感到有股灼热的液体从背后喷出来。他低唤了一声:金菊……便将脸埋在了雪里。
 
 

 
分享到:
酷派董事长郭德英不一样的创业冒险1
古代皇帝如何管理自己的三宫六院
打火匣
盘点那些成功与和尚偷情私通过的皇宫女人
两个神秘的小鞋匠1
揭秘古代哪些妓女无需陪客人上床
白雪公主
唐代半娼女道士边做法事边供人玩弄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