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生死疲劳 >> 结局与开端 二 做爱姿势

结局与开端 二 做爱姿势

时间:2013/12/30 22:34:14  点击:2400 次
  蓝开放用摩托车把我的朋友蓝解放载回天花胡同一号他的旧居。摩托车的挎斗里,放着一些他日常所用的东西。他坐在儿子身后。这次,他没有用手抓住摩托车后座上的铁把手,而是用双臂,紧紧地搂住儿子的腰。儿子还是很瘦,但腰杆子笔直坚硬,宛如一根不可摇撼的支柱。在从庞家至天花胡同一号的途中,我的朋友一直在流泪。他的泪水,湿了他儿子的警服后背好大的一片。

    重返旧居,蓝解放的心情自然难以平静。从那次在春苗的扶持下冒雨出走,这是他第一次踏人家门。院子里那四棵梧桐,树干已经粗大得贴近墙壁,枝杈也伸展到瓦顶与墙头上。正应了一句老话: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但我的朋友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感物伤怀,因为他一进院就看到,在正房最东边那间曾经是他书房的房间里,在敞开的窗户前,透过朦胧的窗纱,坐着一个既亲切又熟悉的身影。那是黄互助,她坐在那里,聚精会神地剪纸。

    这显然是蓝开放的精心安排。我的朋友能有这样一个胸怀宽广、善解人意的好儿子,真是他的福气。蓝开放不仅把自己的大姨和自己的父亲撮合在了一起,还把那落魄颓唐的常天红用摩托车载到了西门屯,与守寡多年的姑姑宝凤见了面。常天红曾是宝凤的梦中恋人。常天红对宝凤的感情也不是无动于衷。宝凤的儿子马改革胸无大志,是一个善良、正直、勤劳的农民,他赞成母亲与常天红的婚事,使这两个人,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我的朋友蓝解放最初恋上的就是黄互助——准确地说是恋上了黄互助的头发——度尽劫波之后,这两个人终于走在了一起。儿子蓝开放在单位有宿舍,平时很少回家,因为工作的性质周末也难得回来。这个大院落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他们各自住着自己的房问,只是吃饭时在一起。互助原本就是一个寡言的人,现在话更少。解放有话问她,能用惨然一笑代替的,她就不用语言。这样相处了半年之后,事情终于发生了变化。

    那是一个细雨霏霏的春天的黄昏,吃过晚饭后,收拾饭桌时,两人的手,无意中碰在了一起。他们的心情都感觉有些异样,目光便顺理成章地碰撞在一起。互助叹息了一声,我的朋友跟着叹息了一声。互助幽幽地说:

    “……那么,你就帮我梳梳头吧……”

    我的朋友跟随着互助进入她的房间,接过她递过来的桃木梳子,小心翼翼地解开了她背后那个沉甸甸的发囊,那些神奇的美妙的头发如同波浪翻滚而下,直垂到地上。这是我的朋友第一次触摸到他从少年时期就爱慕着的头发,那股犹如柠檬油般的清香扑进了他的鼻腔,渗人他的灵魂。

    为了使这长达数米的头发能够完全伸展,互助往前移动了几步,膝盖抵着床沿。我的朋友用臂弯揽住那些头发,极小心极温柔地把梳子插进去,一段一段地、一绺一绺地往后梳着。实际上她的头发根本无需梳理,它们根根粗壮、沉重、油滑,从不分权,与其说是梳理它们,不如说他是在抚摸它们,亲近它们,感悟它们。我的朋友的泪水落在她的头发上,就像水珠溅到鸳鸯的羽毛上,扑簌簌滚动着,然后便弹落在地。

    黄互助叹息一声,便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我的朋友托着她的头发,站在距她两米开外的地方,犹如替步人教堂的新娘托着长长裙裾的儿童,痴呆呆地看着前方的风景。

    “那么,我们就遂了你儿子的心愿吧……”互助轻声嘟哝着。

    我的朋友哭泣着,分拨开那些神发,仿佛一个在垂柳下行走的人,走啊,走啊,终于走到了终点。互助跪在床上,迎接着他的到来。

    这样做了几十次后,我的朋友希望能够与互助面对面做爱,她却冷冷地说:

    “不,狗都不是这样的姿势。”
 

 
分享到:
霍华德·舒尔茨书写的“星巴克传奇”1
凡正史 廿四部 益以清 成廿五80
三、王朝云
这也是一种幸福
10.心理变态的,只能做姐妹
我就这样孤独地生活着4
历史上背着皇帝与情人偷情的4名皇后
揭秘古代军妓的悲惨命运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