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红高粱家族 >> 第七章 狗队撤了

第七章 狗队撤了

时间:2013/12/28 12:05:34  点击:2643 次
  父亲瞄准了一条黑狗笨拙的头颅,啪啦一枪,子弹打破了一只狗耳朵,它叫着,跑回高粱地里去了。父亲看到一条白花狗的脑袋开了一个花,它往前一栽,口里叼着一截黑色的肠子,连一声也没吭。“倩儿,你打中了!”父亲高声喊。母亲说:“是我打中的吗?”母亲兴奋地说。父亲把准星和标尺找成一线,瞄准了我家那条红狗。它跑起来肚皮贴地,从一簇高粱棵子,闪电般蹿到另一簇高粱棵子。父亲开了一枪,子弹贴着红狗的脊背飞走了。红狗叼起一条白胖的女人腿,它的尖利的牙齿把骨头嚼得咯崩咯崩响。母亲开了一枪,子弹打在它面前的黑泥上,泥点溅了一狗脸,它甩动了几下头,然后叼起半截白腿,打着滚撤走了。王光和德治的准确射击使好几条狗受了伤,狗的鲜血,溅到人的尸体上,受伤的狗的凄厉嚎叫,让人胆战心惊。

    狗队撤了。父亲他们也集合起来,擦洗武器。他们的子弹已经不多了。父亲提醒大家要精确射击,尤其注意要击毙那三条狗头领。王光说:“滑得像泥鳅一样,不等套进枪口,它就溜走了。”

    德治眨动着黄色的眼珠说:“豆官,咱们偷袭一次怎么样?”

    父亲说:“怎么偷袭?”

    德治说:“这群狗一定有一个休息的地方,我估计,这地方就是墨水河河滩,狗们吃了人肉,一定去那儿喝水。”

    瘸子说:“德治说的有理。”

    父亲说:“走吧。”

    德治说:“别急,咱们回去带上手榴弹,就用手榴弹炸它们。”

    父亲、母亲、王光、德治,兵分两路,钻进了两条狗道。狗道上的泥巴被狗爪子踏得像橡皮一样柔韧。狗道果然通向墨水河,父亲和母亲听到了墨水河的喧哗和河边上狗的鸣叫。临近河堤时,三条狗道汇集在一起,狗道加宽了一倍。父亲母亲与王光和德治汇合。

    他们在临近河堤时,父亲看到,二百多条狗散在墨水河生满水草的滩地上,多数狗趴着,有的狗在啃着脚趾上粘着的坚硬光滑的黑土壳子,有的狗翘着腿往河里撒尿,有的狗站在河边,伸出长长的舌头舐着浑浊的河水。饱食人肉的狗打出一圈圈棕色的狗屁。草地上布满红色的和白色的狗屎,父亲他们从没闻到过这种气味的狗屎和狗屁。趴着的狗,都表现得相当安静。三条狗头领混在狗群里,但还是一眼就能辨别出。

    王光说:“扔吧,豆官?”

    父亲说:“准备好了,一齐扔。”

    他们每人摸出两颗花瓣小甜瓜手榴弹,拔掉销子,对着磕碰一下,父亲喊:“扔!”八颗手榴弹远远近近地落进狗群里,狗们好奇地望着从空中飞来的圆溜溜的黑家伙,不由自主地蹲起来。父亲发现我家那三条狗精灵非常,狡猾地把身体死贴在地面上。八颗质量一等的日本手榴弹几乎同时爆炸,巨大的气浪挟带着黑豆般的弹片四处飞溅,起码有十几条狗被炸碎了,起码有二十几条狗受了伤。狗血、狗肉,飞扬到河道上空,冰雹般打到河水里。墨水河里嗜血成性的白鳝鱼群集起来,吱吱地叫着,争夺狗肉和狗血,受了伤的狗一齐哭叫,令人心悸。没受伤的狗四散逃窜,有的沿着河道狂奔,有的跳进墨水河,挣命般地往河对岸游去。父亲很遗憾没有带枪。有几只被崩瞎了眼睛的狗,嗷嗷叫着在河滩上推磨转圈,狗血满脸,让人心中不忍。我家的三匹大狗都游到对岸去了,跟着它们泅水过河的有三十几条狗,它们夹着尾巴爬上河堤,一个个狗毛贴身,狼狈不堪。它们抖动着身子,尾巴尖上、肚皮上、下巴颏上,都淅淅沥沥地滴下水来。我家那条红狗对着我父亲恼怒地叫着,好象谴责着父亲他们破坏契约,一是侵入它们的宿营地,二是使用了这种凶狠的、不狗道的新式武器。

    父亲说:“再往对面扔!”

    他们每人拿出一颗手榴弹,用力往对岸撇,群狗一见黑物越过河道飞来,齐声哭着爹叫着娘,打滚翻觔斗,下了河堤,钻到了河南岸的高粱地里。父亲他们身单力薄,手榴弹都落到河水里,炸起了四根白色的水柱,河面翻腾一阵,潮上了一片肥滚滚的白鳝鱼。

    遭到突然袭击的狗群,两天没有光顾屠杀场。在这两天里,狗群和人群都没放松继续斗争的准备。

    父亲他们认识到手榴弹的巨大威力,聚到一起,商量如何进一步利用手榴弹的问题。他们派出王光到河边去侦察过,王光说,河边有几条死狗,有一片狗毛狗屎,有扑鼻的腥臭,不见一个活狗。狗们转移了阵地。

    德治判断,这群狗暂时被打散了,但是头领还在,短时间内就会重新聚合起来,前来争夺死尸。狗们的下一场反扑必定更加残忍,因为现在剩下来的狗,都具有丰富的斗争经验,一个顶一个。

    最后,母亲出了一招,建议把木柄手榴弹拉开弦,埋在狗道上。母亲的计谋获得赞赏,大家立刻分头行动,把四十三颗一触即发的木柄手榴弹埋在三条狗道上。花瓣小甜瓜手榴弹原有五十七颗,在墨水河偷袭时用了十二颗,还剩下四十五颗。父亲不偏不倚,每个战斗小组分给十五颗。

    这两天,狗群里发生分化瓦解,由于频繁战斗减员和大批动摇分子的逃跑,狗员总数降低到一百二十匹左右。队伍迫切需要整编,将原先三个大队,合并成一个精干的、团结一致的战斗集体。原先的宿营地被四个可恶的小杂种用屎克螂一样的怪物炸得乱七八糟,狗群沿着河堤,东行了三华里,在墨水河大石桥东侧河南边的滩地上,集中了起来。

    这是一个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上午,群狗心事重重,跃跃欲试,一路上进行着挑衅性的碰撞和嘶咬。各个队伍的狗,都偷偷地打量着自己的首领。我家的红狗、黑狗和绿狗都不动声色,互相用眼角瞥着,狭长的脸上挂着狡猾的笑容。

    在大桥东侧,狗们围成一个圆圈,用两条后腿坐着地、痉着脖子,对着阴沉沉的天空嗥叫。黑狗和绿狗浑身痉挛,脊背的毛像浪潮一样翻滚着。由于吞吃人肉,所有的狗的白眼球上都布满密密的血丝,几个月吞腥啖膻、腾挪闪跳的生活,唤醒了它们灵魂深处的被千万年的驯顺生活麻醉掉的记忆。现在它们都对人——这种直立行走的动物——充满了刻骨的仇恨。在吞吃他们的肉体时,它们不仅仅是满足着辘辘的饥肠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它们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它们是在向人的世界挑战。是对奴役了它们漫长岁月的统治者进行疯狂报复。当然,把这种原始的朦胧冲动上升到理论的高度的、能够对这一系列行动进行理性思维的,还是我家的三条狗。这是它们被群狗拥戴的主要原因。当然,这三条狗健壮庞大的身体、灵活矫健的运动能力和凶猛突击的牺牲精神,也是它们征服群狗成为领袖的必不可缺少的条件。

    人血和人肉,使所有的狗都改变了面貌,它们毛发灿灿,条状的腱子肉把皮肤绷得紧紧的,它们肌肉里血红蛋白含量大大提高,性情都变得凶猛、嗜杀、好斗;回想起当初被人类奴役时,靠吃锅巴刷锅水度日的凄惨生活,它们都感到耻辱。向人类进攻,已经形成了狗群中的一个集体潜意识。父亲他们的频频射杀,更增强了狗群中的仇人情绪。

    从十几天前开始,三队狗之间就开始发生一些不团结的现象。事情并不大,一次是因为黑狗队里一个嘴唇上豁了一个口子,鼻子也裂了半边的贪婪家伙,偷吃了绿狗队里一个小白狗叼来的人胳膊。小白狗去跟豁鼻子理论,竟被豁鼻子咬断了一条后腿。豁鼻子的强盗行径激怒了整个绿狗队,在绿狗的默许下,群狗一哄而上,把那个豁鼻子的家伙咬得千疮百孔,连肠子都拖出来撕得零零碎碎。黑狗队对绿狗队这种过左的报复行为感到不可忍受,于是两个队里的二百多条狗咬成了团,一撮撮的狗毛被撕下来,在小风的吹拂下,沿着河道翻滚。红狗队里的狗趁火打劫,借咬架的机会各报私怨。我家的三条狗,不动声色地对坐着,目光冰冷,眼里都汪着鲜红的血。

    这场激烈的战斗持续了有两个多小时,有七条狗永远也爬不起来了,有十几条狗受了重伤,躺在战场上,嘤嘤地哀鸣着。战后,几乎所有的狗,都坐在河道上,伸出沾着含有消毒生肌唾液的红舌头,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第二场战斗是昨天中午发生的。绿狗队里一个厚颜无耻、生着两片厚唇、鼓着两只鱼眼睛的公狗——它生着一身蓝黄夹杂的狗毛——竟然大胆调戏红狗队中与狗队长关系异常密切的一只漂亮的花脸小母狗。红狗怒不可遏,一膀子就把那只杂毛公狗撞到了河里。杂毛狗从水里跳上来抖擞着满身泥水,愤恨地叫骂着。红狗队里的狗们,嘲笑着这个既可厌又可怜的丑家伙。

    绿狗队里的首领对着红狗吠叫几声,红狗不理它,又一膀子,再次把杂毛公狗撞下水去。杂毛狗在河水中露着两个圆鼻孔,像匹大老鼠一样游上岸来。花脸小母狗站在红狗身后,驯良地摇晃着尾巴。

    绿狗对着红狗叫了一声,好象人类发出的一声冷笑。

    红狗对着绿狗叫了一声,好象人类对冷笑回报的冷笑

    黑狗站在它昔日的两个伙伴之间,和事佬般地叫了一声。

    狗群集合在新的休憩地点,有的舐水,有的舔伤口,缓缓流动的墨水河水面上跳动着古老的太阳光芒,一只半大的野兔子在河堤上露了露头,吓得魂飞魄散,悄悄地溜走了。

    狗群在暖和的深秋阳光下,都显出一些慵懒的态度。我家的三条狗坐成一个三角,半眯着眼,好象在回忆往昔岁月。

    红狗想起,在为烧酒锅主人看家护院时的安宁生活,那时两匹老黄狗还在,五条狗之间虽有矛盾,但基本上能团结一致。它当时最瘦最小,身上一度生过癞疮,被逐出狗窝。后来在东院的烧酒糠里打滚,治好了病,回去后就有些不合群,它讨厌黑狗和绿狗的欺贫爱富、诌肩摇尾的媚态,它知道今日有一场争夺霸主地位的战斗,群狗因矛盾转移到三巨头之间反而变得平和,那条杂毛公狗屡教不改,在狗群里制造着流氓骚乱。

    后来,终于有了契机,一条破耳朵的老母狗,用冰凉潮湿的鼻子嗅嗅黑狗的身子,然后转过身,对着黑狗摇尾巴。黑狗站起来,与它的老相好亲热。红狗和绿狗都看到这情形,红狗静静地卧着,拿眼角瞟着绿狗。绿狗用一个闪电般的蹿跳,把正在调情的黑狗压倒在河滩上。

    所有的狗都站了起来,看着牙齿和牙齿的斗争。

    绿狗毫不迟缓利用发动突然袭击获得的优势,咬住了黑狗的脖颈、用力抖擞着,颈上绿毛戗立,喉咙里发出雷鸣般的咆哮。

    黑狗被咬得晕头转向,用力撕出头颈,不惜丢掉一块巴掌大的肉皮。它站起来,剧烈的痛楚使它浑身发颤。它气疯了,它认为绿狗发动的进攻完全违犯狗道。暗下毒口,算不得好汉,赢了也不光彩!黑狗狂叫着,低着脑袋,猛钻到绿狗的前膛里,侧嘴啃住了绿狗的胸皮。绿狗咬住黑狗的伤口,一边咬一边连连蚕食进去,黑狗的嘴松了。绿狗松开口,胸脯上被黑狗撕下来的皮肤像门帘一样耷拉着。红狗慢吞吞地站起来,冷冷地瞅着绿狗和黑狗。黑狗脖颈半断,脑袋抬起来垂下,又抬起来又垂下,血像泉水一样往外冒,它不中用了。绿狗凶狠地盯着败在它嘴下的黑狗,骄傲地龇出尖利的狗牙,呜呜地叫着,它一侧目,看到了凝结着六月冰霜的红狗的长脸,身体立刻哆嗦起来。红狗凝眸一笑,猛往前一冲,用它惯用的伎俩把负伤的绿狗撞翻在地。不待绿狗爬起,它早弯回头,咬住被黑狗撕开的绿狗皮,狠命地一扯,绿狗前胸上的肉都露了出来。绿狗站起来,狗皮绊在两腿间拖擦着地面,它发出了转节的叫声,它知道,一切都完了。红狗又一膀子,把勉强立住的绿狗撞得连翻了两个跟头,绿狗没等爬起来,就在群狗雨点般密集的撕咬下,变成了一堆狗破烂。

    这时,消灭了强劲敌手的红狗高扬起尾巴,对着血迹斑斑的黑狗咆哮。黑狗哦哦地叫着,尾巴紧缩在后腿里,绝望的绿眼睛盯着红狗,眼睛里流露出乞怜的光芒。急于结束战斗的群狗发疯般扑过去,黑狗一头扎到河里,自杀了。它的头在水面上抻了抻,便沉下去。从河水下翻起几朵气泡,咕噜咕噜响。

    群狗把红狗拥在中间,龇着雪白的牙齿对着难得晴朗的天上那个苍白太阳,发出庆典般的嗥叫。

    狗群的突然失踪,使父亲他们紧张而有秩序的生活全部乱了套。窸窸窣窣的秋雨打着天下万物,发出同样单调的声音。失去了与疯狗斗争的刺激,父亲他们就像大烟鬼犯了瘾一样,鼻涕呵欠瞌睡,一齐缠了身。

    狗群失踪的第四天早晨,父亲他们懒洋洋地集合在洼地边缘上,看着洼地上缭绕的雾气和臭气,七嘴八舌地议论。

    瘸子已经把枪缴出,退出了猎狗的队伍,他到远村他表弟的饭铺里帮忙混饭吃去了。瞎子单人无法干事,坐在窝棚里,陪着病中寂寞的爷爷聊天。只剩下父亲、母亲、王光、德治。

    母亲说:“豆官,狗不会来了,它们怕手榴弹。”母亲看着那三条神秘的狗道,她其实比谁都盼着狗来,暗藏在狗道上的四十三颗木柄手榴弹凝耀着她的智能。

    父亲说:“王光,你再去打探一下吧!”
 

 
分享到:
磨斧不误砍柴功1
古代历史上的跨国恋情:明成祖朱棣与“权妃”
穿着绿衣裳的太阳1
古代帝王如何用美女消夏解暑
难以启齿的宋史:男人不想打仗用女人抵押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九幅
中国历史上惟一曾做过两国皇后的女人
小马过河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