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檀香刑 >> 第十一章 金枪

第十一章 金枪

时间:2013/12/26 21:37:06  点击:2644 次
  为了迎接进京向重新垂帘听政的慈禧皇太后敬献万寿贺礼归来的兵部侍郎、直隶按察使袁世凯大人,驻守在天津小站的武卫右军的高级军官们,率领着军乐队和骑兵营,一大早就来到了海河北岸的小码头。

    在这些迎候的将领中,有后来做过民国大总统的参谋营务处帮办徐世昌,有后来做过民国总统的督操营务处帮办冯国璋,有后来任长江巡阅使、发动过宣统复辟的"辫帅"中军官张勋,有后任民国陆军总长的步兵第二营统带段芝贵,有后任国务总理、民国执政的炮兵第三营统带段棋瑞,有后任民国总统府总指挥的步兵第三营统带徐邦杰,有后任国务总理的步兵第三营帮带王士珍……那时候,他们都是一些有野心但野心不大的青年军官,他们当时做梦也想不到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中国的命运竟然会掌握在他们这一帮哥儿们手里。

    在迎候的队伍里,还有一位人品、学识在整个的武卫右军中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他就是袁世凯的骑兵卫队长钱雄飞。钱是第一批去日本留学的中国留学生,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他身材颀长,浓眉大眼,牙齿整齐洁白。他不吸烟,不饮酒,不赌博,不嫖娼,律己甚严。他为人机警,枪法绝伦,深得袁世凯的器重。那天他骑着一匹雪青马,军装笔挺,马靴锃亮,腰间的牛皮腰带上,悬挂着两支金色的手枪。在他的马后,六十匹战马,燕翅般排开。马上的卫兵,都是百里挑一的杰出青年。他们肩荷着德国制造的十三响快枪,一个个挺胸收腹,目不斜视,虽然有点装模做样,但看上去还是十分威风。

    时间已近正午,袁大人乘坐的火轮船还是不见踪影。宽阔的海河上,没有一艘渔船,只有一些雪青色的海鸥,时而在河的上空翻飞,时而在水面上随波逐流。时令已是深秋,树木大都脱尽叶片,只有那些栎树、枫树上,尚存着一些鲜红或是金黄的残叶,点缀在海河两岸的滩地上,成为衰败中的亮丽风景。空中布满了一团团破烂的云絮,潮湿的风,从东北方向刮来,风里夹带着腥咸的渤海气息。马匹渐渐地暴躁起来,他们捌蹄子,甩尾巴,喷响鼻。钱雄飞胯下那匹雪青马,不时地低下头,啃咬主人的膝盖。钱雄飞偷眼观看着身旁那些高级军官们,见他们一个个脸色发青,阴历十月的潮湿寒冷的风,显然已经吹透了他们的军服,侵人了他们的骨髓。他看到徐世昌鼻子尖上挂着清鼻涕,张勋流着眼泪打哈欠,段棋瑞在马上前仰后合,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其他人的姿态,也都可以用狼狈不堪一言概之。钱从骨子里瞧不起这些同僚,羞于与他们为伍。尽管他也感到疲乏,但他自认为还是保持着良好的军人姿态。在麻木的等待过程中,最好的消磨时间的方式就是胡思乱想。他的眼睛似乎盯着辽阔的海河水面,但他的眼前却在晃动着一些过去的生活片段。

    二

    小喜子,小喜子!亲密无间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响着,时而远,时而近,仿佛捉迷藏。于是,幼年时与兄长在故乡的田埂上追逐打闹的情景就清晰地在眼前展开了。在天真无邪的追逐中,大哥的身体渐渐地变高变宽。他蹦跳着,想伸手扯住大哥脑后那条乌油油的大辫子,但总也扯不住。有时候,明明是指尖都碰到了他的辫梢,但刚要去抓,那条辫子就如乌龙摆尾一样潇洒地逃脱了。他焦躁,懊恼,跺着脚哭起来。大哥猛地转回身,一转身的工夫,已经由一个下巴光光的半大青年,变成了一个美须飘飘的朝廷命官了。随即他想起了自己东渡日本之前与大哥的一次争吵。大哥不同意他放弃科举道路。他却说:科举制度培养出来的,都是些行尸走肉。大哥猛拍桌子,震动得茶杯里的水都溅了出来。狂妄!大哥的胡须颤抖着,盛怒改变了他的堂皇仪表。但这盛怒很快就变成了凄凉的自嘲。大哥说,这么说,古往今来,多少圣贤豪杰都是行尸走肉了!连你崇拜的文天样、陆放翁也是行尸走向了!本朝的曾文正公、李鸿章、张之洞更是行尸走肉,而愚笨如兄,只能算做一具僵尸,连行走都不能的了!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中国要进步,必须废除科举,兴新式学校;废除八股,重视科学教育。必须往这一潭龌龊的死水里,注入新鲜的清流。中国必须变革,否则灭亡有期。而中国欲行变革之术,必须以夷为师。我去意已决,大哥勿再拦阻。大哥叹息道:人各有志,不能勉强,但愚兄还是认为,只有科场上拼出来的,才是堂堂正正地出身,其余都是旁门左道,纵然取得高位,也被人瞧不起……大哥,乱世尚武,治世重文,咱家出了你一个进土也就够了,就让小弟去习武吧。大哥感叹道:进士进土,徒有虚名而已。不过是夹衣包上班,坐清水衙门,吃大米干饭,挖半截鸭蛋……既然如此,大哥,你为何还要我去钻这条死胡同?大哥苦笑道:行尸走肉的见解嘛……

    风渐渐大起来,海河上兴起了灰色的波浪。他又想起了乘坐着釜山丸轮船渡海归国的情景,想起了怀揣着康有为先生的荐书求见袁世凯的情景……

    三

    秋天的小站,连绵的稻田里金穗飘香。在晋见袁大人之前,他已在小站的地盘上悄悄地转了两天,用行家的眼光暗中进行了考察。他看到,每天都在操场上演操的新军士兵,果然是军容整肃,武器先进,有格有式,气象非凡,与腐败昏聩的日军不可同日而语。见兵而知将,在没见到袁大人之前,他已经对袁大人深深地佩服了。

    袁大人的官邸,与兵营相距有两箭之遥。高大的门楼两侧,站立着四个黑铁塔似的高大卫兵。他们穿着皮鞋,打着绑腿,腰扎皮带,皮带上挂着牛皮弹匣,手持着德国造后膛钢枪,枪身呈蓝色,宛如燕子的羽毛。他把康有为的荐书递给门房,门房进去通报。

    袁大人正在用餐,两个美丽的侍妄在旁边伺候着。

    晚生向大人请安!他没有下跪,也没有作揖,而是立得笔挺,举起右手,行了一个日本式的军礼。

    他看到了袁大人脸上的微妙变化:先是一丝明显的不悦神情从脸上出现,然后就是一缕冷冷的眼光在他的身上扫了一遍,然后是欣赏的表情浮现在脸上,微微地点头。看座!袁大人说。

    他知道自己精心设计的见面方式给袁大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侍妾搬过一把椅子。椅子太沉了,侍妾行动吃力。他听到这个美丽的小女人娇喘微微,嗅到了从她的脖颈间散发出来的兰花香气。他笔直站立,说:在大人面前,晚生不敢坐。

    袁大人道:那你就站着吧。

    他看到,袁大人方面,大眼,浓眉,大嘴,隆鼻,巨耳,正是书上所说的贵人之相。袁大人乡音未改,声音醇厚,好像粘稠的老酒。袁大人开始进餐,似乎把他忘记了。他笔挺站立,一动不动,如一棵杨树。袁大人穿着睡袍,趿着拖鞋,辫子松散。桌子上摆着一盘红烧猪蹄,一只烤鸭,一碗红焖羊肉,一盘红烧鳜鱼,一盆煮鸡蛋,还有一笼雪白的馒头。袁大人好胃口,吃得香甜。袁大人吃饭聚精会神,旁若无人。两个小妾,一个负责给鸡蛋剥皮,一个负责给鱼去刺。袁大人一连吃了四个煮鸡蛋,啃了两只猪蹄,吃了烤鸭的全部焦皮,吃了十几块羊肉,吃了半条鱼,吃了两个馒头,喝了三杯酒。最后,他用茶水漱了口,用毛巾擦了手。然后,他仰靠在椅背上,打着饱嗝,闭着眼,剔着牙,好像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知道,大人物总是有一些古怪的脾气,都有考察、鉴别人才的独特方式,所以他把袁大人这些不拘礼节的行为都当做了对自己的考验。他笔直挺立,虽然已经过去了一点钟,但是他腿不抖,眼不花,耳不鸣,姿势不走样,表现出标准的军人姿态和良好的身体素质。

    袁大人不睁眼,两个美妾,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在前的帮他捶腿,在后的帮他揉肩。很响的呼噜声,从袁大人的喉咙里发出。两个侍妾,偷偷地瞥着钱雄飞,嘴角上不时浮现出善意的微笑。终于,袁大人停止打呼噜,睁开了眼睛,目光锐利,没有一丝一毫的倦怠和朦胧,突然地问话:

    "康南海说你满腹经纶、武艺超群,可是真的?"

    "康大人过奖之词,今晚生惶恐!"

    "你是满腹经纶还是满腹秕糠,俺并不在意。但俺很想知道,你在日本,都学了些什么?"

    "步兵操典、射击教范、野外勤务、战术学、兵器学、筑城学、地形学……"

    "你会不会使枪?"袁世凯突然地打断了他的话,挺直了身体问。

    "晚生精通各种步兵武器,尤善短枪,能双手射击,虽不敢说百步穿杨,但五十步之内,弹无虚发!"

    "如果有人敢在俺的面前吹牛,那他可就要倒霉了!"袁世凯冷冷地说,"本督平生最恨的就是言过其实之人。"

    "晚生愿在大人面前演示!"

    "好!"袁世凯拍了一下巴掌,爽朗地说,"用俺老家的话说,是骡子是马,拉出去遛遛,来人哪!"一个青年侍卫应声而进,等候袁的吩咐。袁说,"预备手枪,子弹,靶子。"

    射击场上,早摆好了藤椅,茶几,遮阳伞盖。袁世凯从一只精致的缎盒里,取出一对镀金的手枪,道:

    "这是德国朋友送给俺的礼物,还没试新呢!"

    "请大人试新!"

    卫兵装好子弹,把枪递给袁大人。袁接过枪,笑着问:

    "听说真正的军人,把枪看成自己的女人,决不允许旁人染指,是不是这样子?"

    "诚如大人所言,许多军人都把枪看做自己的女人,"他毫不怯弱地说,"但晚生认为,把枪看成自己的女人,实际上是对枪的亵渎和奴役。晚生认为,真正的军人,应该把枪看成自己的母亲。"

    袁世凯嘲讽地笑着说:"把枪比作女人,已经是奇谈怪论;把枪比作母亲,更是荒谬绝伦。你说把枪比作女人是亵渎了枪,但你把枪比作母亲,难道不怕亵渎了母亲?枪是可以随便换的,但母亲能换吗?枪是帮助你杀人的,但母亲能、或者说你能让母亲帮助你杀人吗?"

    在袁世凯锐利地逼问下,他感到局促不安起来。

    "你们这些年轻军人,受了一点东洋或是西洋教育,马上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出口即是狂言,张嘴就是怪论。"袁世凯漫不经心地,对着面前的土地,砰地开了一枪。硝烟从枪口飘出,香气弥漫在空气里。袁又举起另一支枪,对着空中射击,子弹打着响亮的呼哨,飞到云天里去了。放完了金枪,他冷冷地说,"其实,枪就是枪,既不是女人,更不是母亲。"

    他立正垂首道:"晚生感谢大人教诲,愿意修正自己的观点——诚如大人所言,枪就是枪,既不是女人,更不是母亲。"

    "你也不用顺着俺的竿儿往上爬,把枪比喻母亲,本督是不能接受的;但把枪比作女人,马虎还有几分道理。"袁世凯把一支枪扔了过来,说,"赏你一个女人。"他一伸手就逮住了,宛如逮住了一只生动的鹦鹉。袁世凯又把另一支枪扔过来,说,"再赏你一个女人,姊妹花哪!"他用另一只手逮住了,宛如逮住了另一只生动的鹦鹉。金枪在手,他感到周身血脉贲张。这两支金枪,被袁世凯粗暴蛮横地放了头响,就像目睹着两个妙龄的孪生姐妹被莽汉子粗暴了一样,令他心中痛楚,但又无可奈何。他握着金枪,感觉到了它们的颤栗,听到了它们的呻吟,更感觉到了它们对自己的依恋之情,他在内心里,实际上也推翻了把枪比喻母亲的掠人之语,那就把枪比喻美人吧。通过这一番以枪喻物的辩论,他感到袁世凯不仅仅是治军有方,而且肚子里还有很大的学问。

    "打给俺看看。"袁世凯说。

    他吹吹枪口,把它们平放在手掌中,端详了几秒钟。它们在阳光下金光闪烁,绝对是枪中之宝。他往前走了几步,根本不瞄准,随意挥洒似的,左右开弓,连放了六枪,只用了不到半分钟。卫兵跑过去,把靶子扛回来,放在袁世凯面前。只见那六个弹孔,在靶子的中央,排列成了一朵梅花形状。袁世凯周围的随从们,一齐鼓起掌来。

    "好枪法!"袁大人脸上终于出现了真诚的笑容,"想干点什么?"

    "我想做这两支金枪的主人!"他坚定不移地说。

    袁世凯愣了一下,直盯着他的脸,突然间,豪爽的大笑爆发出来,笑罢,说:

    "你还是做它们的丈夫吧!"

    四

    回想至此,他伸手模了摸腰间悬挂的金枪,冷风吹拂,它们冰凉。他用手抚摩着它们,鼓励着它们:伙计,别怕。乞求着它们:伙计,帮帮我!做完了这件事,我会被乱枪打死,但金枪的故事会千古流传。他感到它们的温度开始回升。这就对了,我的枪,咱们耐心等待,等待着咱们的大人归来,明年今日就是他的周年。他身后的马队更加骚动不安起来,马上的骑手又冻又饿,马也是又冻又饿。他冷眼扫视着两侧的军官们,看到他们一个个丑态百出,随时都会从马上栽下来似的。马焦躁不安,互相嘶咬,马队里骚乱不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天助我也,他想,所有的人精疲力尽、注意力涣散的时候,正是动手的大好时机。

    终于,从河的上游,传下来突突的马达声。最先听到了这声音的他,精神为之一振,双手不由自主地攥紧了金枪的枪柄,但他随即又把它们松开了。袁大人回来了,他表现出兴高采烈的样子,对着身后的卫队和身侧的同僚们说。军官们都振作起来,有赶紧地擤鼻涕的,有连忙地擦眼泪的,有清理嗓子的,总之,每个人都想用最佳的姿态迎接袁大人。

    那艘黑油油的小火轮,从河的拐弯处出现了。船顶的烟筒里冒着浓浓的黑烟。"波波"的声响越近越强,震动着人们的耳膜。尖锐的船头劈开水面,向两边分去连绵不绝的青白浪花。船后犁开一条深沟,两行浪涌一直滚动到岸边的滩涂上。他高声命令:

    "骑兵营,两边散开!"士兵们纯熟地驾驭着马匹,沿岸分散开去,隔十步留一骑。马首一律对着河面,士兵端坐马上,肩枪改为端枪,枪口对着青天。

    军乐队奏响了迎宾的乐曲。

    火轮船减了速,走着"之"字形,向码头靠拢。

    他的手抚摩着腰间的金枪,他感到它们在颤抖,宛如两只被逮住的小鸟,不,宛如两个女人。伙计们,别怕,真的别怕。

    火轮船靠上了码头,汽笛长鸣。两个水手,站在船头上抛出了缆绳。码头上有人接住绳子,固定在岸边的铁环上。火轮船上的机器声停止了。这时,从船舱里先钻出了几个随从,分布在舱门两侧,然后,袁大人圆溜溜的脑袋从船舱里钻了出来。

    他感到手中的枪又一次地颤抖起来。

    五

    十几天前,当戊戌六君子喋血京城的消息传到小站兵营时,他正在宿舍里擦拭着金枪。他的勤务兵急急忙忙地跑进来,道:

    "长官,袁大人来了!"

    他急忙安装枪支,不待完毕,袁世凯一步闯了进来。他张着两只沾满枪油的手站起来,心脏狂跳不止。他看到,袁世凯的身后,四个身材特别高大的贴身卫士都手按枪柄,目露凶光,随时都准备拔枪射击的样子。他虽然是骑兵卫队长,但却无权管辖这四个来自袁大人故乡的亲兵。他恭恭敬敬地立正,报告:

    "卑职不知大人驾到,有失远迎,请大人原谅!"

    袁世凯瞄了一眼案子上凌乱的枪零件,打了一个哈哈,道:

    "钱队长,你在忙什么呢?"

    "卑职正在擦枪。"

    "不对了,"袁世凯嘻笑着说,"你应该说,正在为你的妻妾擦澡!"

    他想起了以枪为妻的话头,尴尬地笑了。

    "听说你跟谭嗣同有过交往?"

    "卑职在南海先生处与他有过一面之交。"

    "仅仅是一面之交?"

    "卑职在大人面前不敢撒谎。"

    "你对此人做何评价?"

    "大人,卑职认为,"他坚定地说,"谭浏阳是血性男儿,可以为诤友,也可以为死敌。"

    "此话怎么讲?"

    "谭浏阳是人中之龙,为友可以两肋插刀,为敌也会堂堂正正。杀死谭浏阳,可成一世威名;被谭浏阳所杀,也算死得其所!"

    "本官欣赏你的坦率,"袁世凯叹道,"可惜谭浏阳不能为我所用,他已经断头菜市口,你知道吗?"

    "卑职已经知道。"

    "你心里怎么想?"

    "卑职心中很悲痛。"

    "抬进来!"袁世凯一挥手,门外进来两个随从,抬进来一只黑漆描金的大食盒。袁说,"我为你准备了两份饭菜,你自选一份吧!"

    随从打开大食盒,显出了两个小食盒。随从把两个小食盒端到桌子上。

    "请吧!"袁世凯笑眯眯地说。

    他打开了一只食盒,看到盒中有一红花瓷碗,碗中盛着六只红烧大肉丸子。

    他打开了另一只食盒,看见盒中有一根骨头,骨头上残留着一些筋肉。

    他抬头看袁,袁正在对着他微笑。

    他垂下头,想了一会儿,把那根肉骨头抓了起来。

    袁世凯满意地点点头,走到他的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说:

    "你真聪明。这根骨头,是皇太后赏给我的,上边虽然肉不多,但味道很不错,你慢慢地享用吧!"

    六

    他的攥着枪柄的手微微地抖起来,怒火在他的心中燃烧。他看到,袁世凯在卫士们的搀扶下,走上了颤悠悠的艄板。军乐声中,军官们都下马跪在地上迎接,但他没有下马。袁世凯挥手向部下致意。袁的丰满的大脸上挂着雍容大度的微笑。袁的眼睛逐一地巡视着他的部下,终于与骑在马上的他目光相接。一瞬间,他知道袁世凯什么都明白了。这是他的计划之中的事,他不想让袁世凯不知道自己死在谁的手里。他纵马上前,同时拨出了金枪。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他的马头就触到了袁世凯的胸脯。他大声地喊叫着:

    "袁大人,我替六君子报仇了!"

    他把右手中的金枪挥出去,挥动的过程中同时扣了扳机。但并没有期待的震耳枪声、喷香的硝烟和袁世凯大头进裂的情景,而这情景,在他的脑海里,已经出现过了无数次。

    他把左手中的金枪也挥了出去,同样是在挥动的过程中扣动扳机,但同样没有出现他期待的震耳枪声、喷香的硝烟和袁世凯大头进裂的情景,尽管这情景在他的脑海里出现过了无数次。

    众军官被这突发的事件惊得目瞪口呆,如果不是金枪的原因,他完全来得及把身边这些未来的总统、总理们全部击毙——那样中国的近代历史就要重写一一但在最关键的时刻,金枪背叛了他。他把两只枪举到眼前看看,愤怒地把它们投进了海河。他骂道:

    "你们这些婊子!"

    袁世凯的卫士们从袁的身后跃过来,把他从马上拉了下来。跪在岸边的军官们也一拥而上,争相撕扯着他的肉体。

    袁世凯没有丝毫的惊慌,只是用靴子轻轻地踢了踢他的被卫士们的大手按在地上的脸,摇摇头说:

    "可惜啊,可惜!"他痛苦地说:

    "袁大人,你说得对,枪不是母亲!"袁世凯微笑着说:

    "枪也不是女人。"
 

 
分享到:
蜗牛背壳里的悲哀1
刘备牺牲老婆小孩感动老百姓
我想小王子大概是利用一群候鸟迁徙的机会跑出来的1
成吉思汗不可告人的秘密:行房时被咬掉生殖器
光绪皇帝宠爱的珍妃
八仙过海
中国古人为何把房事称为“云雨”
揭秘杨贵妃出逃日本的历史真相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