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夜深沉 >> 第三十八回 献礼亲来登堂拜膝下 修函远遗拭泪忍人前

第三十八回 献礼亲来登堂拜膝下 修函远遗拭泪忍人前

时间:2013/12/25 12:43:36  点击:2903 次
  在这个席面上,只有宋子豪心里最为纳闷。他想:月容这个人,心高气傲,平常不但不肯应酬人,而且也不会应酬人。现在她在许多人当面,极力地恭维刘经理,这就透着奇怪。后来刘经理要说不敢说的,说了一句爷儿俩,她索性叫起干爹来,这真让宋子豪要喊出怪事来。他睁了两眼望着她,意思要等她回看过来,侦察她是什么意思。可是月容坦然坐在那里吃喝,就像不知道宋子豪的意思一般。

  刘经理是越发想不到另有问题,借了三分酒意,索性向月容问起戏学来。梨园行人和人谈戏学,当然也是一件正经事。因之,月容也放出很自然的态度来谈着。一餐饭吃完了,刘经理非常地高兴,因道:“月容,今天咱爷儿俩一谈,很是投机。这不是外人,就不用客气了,今天的事,一说就得。你现在还没有露演,可以说还没有收入,要破费许多钱,真的请酒磕头,算我这个人不知道你们年轻人艰难。再说,现在是什么年头,真那样做,也透俗套。”月容站在桌子边,两手捧了一只茶杯,慢慢的喝着茶,低了头细声道:“那总是应当的。”说完了,脸上又是一红。

  王四道:“对了,要不举行一个典礼,透着不恭敬。虽然说杨老板现在还没有登台,可是请干爹喝杯喜酒的钱,总可以凑合。”他在月容附近坐着的,说到这里,把身子起了一起,向月容笑着。宋子豪在桌子边坐着的,微微地向王四瞪了一眼,因笑道:“我和杨老板差不多是一家人了,杨老板有这样的正经事要办,当然我们不能让她为难。”刘经理斜靠在一张椅子上坐了,口向上,口角上斜插了一支雪茄,昕了这话,微微带着笑容。月容向宋王二人各瞪了一眼,低头想了一想,自己也微笑了。于是将一只空茶杯子,用茶洗荡了一下,提壶斟了一杯热茶,两手捧着,送到刘经理面前,低声笑道:“吃过饭后,干爹还没有喝口茶。”刘经理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两手抢着茶杯接住,笑道:“啊哟,不敢当,不敢当。”月容且不答复他这句话,站在他身边低声问道:“干爹,我干娘也爱听戏吗?”她说这话,眼睛向刘经理一溜,把眼皮立刻又垂了下来,红着脸皮,带了一点微笑。

  刘经理嘴里那根雪茄,已经因他一声啊哟,落到了地上,说话是利落得很。笑道:“不。”月容听了这个不字,向他又瞅了一眼。刘经理这个不字,是对着月容心里那番意思说出来的,看到月容误会了,因笑了接着道:“不对,不对。你干娘是一位极开通的人,我在外面的应酬事,她向来不说一个字的话来干涉的。”月容放大了声音道:“改天我到公馆里拜见干娘,可以吗?”刘经理见在座的人,都将眼睛向自己身上望着,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可是自己要充作大方,决不能说月容不能去拜干娘。便笑道:“你哪天到我家去玩玩呢?我事先通知内人一声,让她好预备招待。”月容笑道:“要是干娘预备招待,我就不能事先通知。事先通知,是我叫干娘招待我了。只要干爹回去说一声,收了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干姑娘,那就无论哪一天到公馆里去,干娘都不会说我是冒充的了。”刘经理笑道:“这样好的姑娘,欢迎也欢迎不到,就是冒充,我们内人也很欢迎呀。”

  月容低头微笑着,就没有接着向下说。但在这一低头之间,却看到刘经理口里衔的那半截雪茄落在地上,便弯腰在地面上拾了起来,在怀里掏出手绢来,将雪茄擦抹了一阵,然后送到刘经理面前来。刘经理接着烟衔在口里,她又擦了一根火柴,将烟点上。这样一来,刘经理只管高兴,把月容刚才说的话也忘记了。

  月容回转头来向宋子豪道:“大爷,我们吃也吃了,喝也喝了,该轮着我们了吧?”宋子豪点着头笑道:“是是是。”把挂在墙上的胡琴取下,就拉起来。大家叫好,说杨老板爽快。月容就站在刘经理身边,背转身去,唱了一段。唱完了,向刘经理笑道:“干爹,你指教指教。”刘经理坐在椅子上,摇头晃脑的笑道:“好,句句都好。”月容笑道:“你不应该说这样的话,我有什么不妥的所在,你应该说明白,让我好改正过来。尽说好,显着是外人了。”刘经理伸手搔着头皮道:“是的,是的,我应当向你贡献点意见。可是你唱得真好,难道叫我说那屈心话,愣说你唱的不好不成?”月容笑道:“那么,干爹,再让我唱一段试试瞧。”刘经理笑道:“可以,你就唱一段反二黄罢。”月容道:“这回要是唱得不好,干爹可是要说实话的呀。”说毕,向刘经理溜眼一望,鼓了两只腮帮子。刘经理点着头笑道:“就是那么说,我是豆腐里面挑刺,鸡子里挑骨头,一定要找出你一点错儿来的。”月容带了笑容,又接着唱了一段。

  唱完了,刘经理先一跳,由椅子上站起来,笑道:“我的姑娘,你打算怎么罚我,你就明说罢。你这一段,比先前唱得还好,我不叫好,已然是屈心,你还要我故意的说出不好儿来,那我怎能够办到?我要是胡批评一起,这儿有的是内行,人家不要说胡闹应当受罚吗?”他说了这一大串,弄得月容倒红了脸,勉强地带了笑容,只是低了头。刘经理以为是给了她钉子碰,她不好意思,又极力敷衍了一阵。月容这才告辞说回家去。

  刘经理这就叫伙计来,还要雇汽车送,月容笑道:“干爹,你在别件事上疼我一点罢。我们那大杂院,还是在小胡同里,汽车进不去的。”刘经理每听一声干爹,就要心里痛快一阵,现在索性叫干爹在别件事上疼她,更让他心痒难搔。无如月容已是穿上了大衣,已经走到房门口,不能再追问哪一件事是别件事。便笑道:“这就走了吗?没有吃好。”月容鞠躬笑道:“干爹,咱们明儿见罢。”交代了这句话,她已扭着身子出去了。

  刘经理听到她最后一句话,是明儿个见。以为是指着在清唱座上见,也就很干脆的答应了一句“好,明儿个见”,这五个字,也许比月容说得还要响亮些。月容同宋子豪去了,在座的人,又向刘经理夸赞了一阵,说是这位姑娘,真得人欢喜,将来一定可以藏之金屋。刘经理将手指点着大家笑道:“你们说的不是人话,有干爹娶干姑娘的吗?”赵二笑道:“多着呢。收梨园行的人作干姑娘,那也就是这么回事。”说完,大家又呵呵大笑一阵。

  月容去后,刘经理已是打了一个电话回去,叫汽车开了来。回家之后,见着刘太太,她问道:“你说下午不出门,陪我去听戏的,怎么又溜出去了?”刘经理笑道:“吴次长打着电话来了,要我到东兴楼去吃便饭。”刘太太一撇嘴道:“你又胡扯,刚才你打电话回来,说是你请客,这一会子,又变成吴次长请你吃便饭了?”刘经理道:“你想罢,东兴楼我那样熟的地方,我哪能够叫别人会东呢?也没吃多少钱,不过十块上下。”刘太太道:“我管你吃多少钱,不过我讨厌你撒谎就是了。”把话说到这里,这一回交涉可就过去。可是到了次日上午十点钟,刘经理这一句谎话可就戳穿了。

  那时,一个跑上房的老听差,脸上带了几分稀奇的意味直走到房门口,才低声道:“太太,外面有客来拜会。”刘太太道:“经理不在家,你不知道吗?告诉我干什么!”听差道:“我也知道经理不在家。可来的是位女客,她要见太太。”刘太太道:“是女客?请她进来就是了,鬼鬼祟祟地作什么!”听差道:“她还亲自送着好几样礼物来了呢,我没有敢让她进来。”

  刘太太一听这句话,觉得里面另有文章。这就迎了出来问道:“是怎么一个人?”听差道:“年纪很轻的,约摸有十七八来岁儿。有一个老头子跟着,提了七八样礼物儿。她说她姓杨,你一见就知道了。”刘太太昂着头道:“姓杨?姓杨的熟人可多了。她穿得可朴实?”听差道:“倒是很朴实的,不像是什么坏人。”刘太太道:“坐什么车子来的?是坐洋车来的吗?”听差道:“是的。虽不见得是什么贫寒人家的姑娘,可也不见得是阔主儿。”刘太太道:“那就请她进来罢。在内客厅里坐罢。”听差出去了,刘太太也就进房去,对着镜子扑了两扑粉,再到内客厅来。

  这时,地上堆着点心盒,和水果蒲包,占有桌面大一块地方。客厅门边,站着~位十七八岁姑娘,露出蓝布大褂,脚下连皮鞋都没有穿,只是踏着纱线袜子和青呢平底鞋。看她那一张没有擦胭脂的素脸,就看不出是位什么坏人。便点点头笑道:“这位是杨小姐吗?初次相见呵。”她鞠着一个躬道:“请你恕我来得冒昧。我叫杨月容,是个唱戏的,昨天蒙刘经理不弃,要收我作干闺女,我想怕攀交不上。就是攀交得上,当然姑娘是站在娘一边的,应当先拜干娘。你许我叫一声干娘吗?”说话时,向刘太太身上看去。见她穿了青湖绉的绒袍子,踏着紫绒平底鞋子,四十来岁年纪,扁扁的柿子脸儿,涂着严霜似的白粉,蒜头鼻子黑嘴唇,两只乌溜的眼睛。在她这份长相上,已经看出她是必有妒病的人,于是在说过话之后,更向她一鞠躬。

  刘太太虽然有几分不高兴,可是见了她带着满堆礼物来的,而且又非常谦恭,不好意思带着什么怒色,便点点头道:“是吗?我并没有听到守厚回来说呀。”月容笑道:“这是昨晚上在东兴楼的事。我就说,应当先来问问刘太太的意思,假如攀交不上,我也很愿来见刘太太问候问候。”刘太太见她有些胆怯的样子,便带了三分笑意道:“何必这样客气,带着这些东西来?”月容看到,就走向前两步,低声笑道:“初次来,我怎好空着两手,这不能说上礼物两个字。假使你肯收我这个无出息的孩子,今天先跟你磕头,改日请干爹干娘喝杯淡酒,再当着亲友正式行礼。照说,实在攀交不上,不过我一见到你,我心里头好像真有了这样一位母亲,说不出来的高兴。所以我不管能说不能说,我忍不住把我心里的话说出来了。”刘太太索性把那收藏着的七分笑容,也放了出来,点点头道:“那可不敢当呀。”月容一回头,看到站着一位女仆在旁边,便道:“劳驾,请你端一把椅子放在屋子正中。”女仆一看太太的脸色,并没有丝毫的怒容,这就笑嘻嘻地搬了一把椅子,在客厅中间放着。刘太太笑道:“你们别胡闹,不过这样说着罢了,哪里……”月容不管她同意与否,已是走到客厅中间站定,向刘太太笑道:“干娘,你请坐下来。”刘太太笑道:“说了就得,不必不必。”月容听了这话,认定了机会再也不能放过,立刻在地毯上跪着,正正端端,朝着摆椅子的所在磕下头去。

  刘太太这倒抢上前两步,奔到椅子边将她搀着。笑道:“起来,起来。说了就得。”月容被她搀住起来之后,站定了笑道:“干爹说的不错,干娘是个贤慧的人。这样,我才敢认干爹了。”

  刘太太一出门,就让月容一阵恭维,把人都弄糊涂了,来不及问这个干小姐怎么从天外飞来的了。现在受了人家的礼拜,作了干娘,算清醒过来,这就携了她的手,让她坐下,慢慢地追问着月容何以认识这位干爹的。

  等着月容把经过说明了,刘太太不觉眉毛一扬,在月容肩上连连拍两下,笑道:“好孩子,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们那个没出息的看上了你,你是一个卖艺的人,不敢得罪他,又不愿受他的糟踏,所以打算走我这条路,对我明说了,就可制服他。也许听到人家胡说,我是怎样的厉害,怕是瞒着我,将来有什么麻烦,不如走明的,便当得多,你说是不是?”月容道:“这些话,上半段是你猜着了的,下半段可让我受着冤枉。干娘猜着了的,我用不着再说,你没猜着的,我可以说一说。当坤角的,谁也有几位干爹,不见得这些干姑娘都是见过干娘的,也没听说过什么麻烦。我是听到人说,干娘为人贤良,与其找个靠得住的干爹,倒不如找位靠得住的干娘。我们这一行里面,就有好几个名角儿,是让干娘捧起来的。再说,我的情形,又和别人不同,我是个六亲无靠的人,能够得着好老人家照应我,指教我,那就是我得着一个亲娘一样。我就是怕攀交不上。”

  刘太太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为人呢?你干爹决不能乍见面,就夸我一阵罢?”月容道:“干爹也夸过的,此外公司里赵二爷也说过。”刘太太点点头道:“这差不多,赵二是我娘家哥哥介绍到公司里来的,他决不能引着你干爹作坏事。我为人,他自然也知道清楚一点。”月容笑道:“娘,你现在可以知道我这回事,是诚心诚意来的了。”刘太太眉开眼笑的承认了她这句话。刘家的男女佣人,打听到了一个女戏子上门来拜干娘,都以为有一台戏唱。现在看刘太太已经承认下来了,都跟着起哄,向太太道喜,向月容叫“小姐”。刘太太携着月容的手,引到自己屋子里去坐,留她吃午饭。取出二百二十元钞票,交给月容,说是这二百块钱,也不算什么见面礼,拿回去买一点衣料。另外二十块钱,叫月容赏给男女佣人。也别太给多了,给多了,下次不好出手。月容当然一一照着她的话答应。

  刘太太非常的高兴。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又打着电话把刘经理催回来,说家里有贵客,请他务必回来。刘经理匆匆回家,在大门口就问有什么客来?门房受了太太的嘱咐,只说是有一位女客在上房,并不认得。刘经理却也不介意,等自己直走入了太太屋子里的时候,见月容笑嘻嘻地站着,叫了一声干爹,这倒愣了一愣。刘太太口里衔着烟卷,靠了沙发斜坐着,冷笑道:“你在东兴楼请吴次长吃便饭?”刘经理红子脸向月容望道:“你怎么来了?”刘太太道:“是我把她找来的。我告诉你,这是我的好闺女,在外面遇事多照应点儿。”刘经理听了这话,才把飞入九霄云里的灵魂,又给它抓了回来,满脸带笑容道:“太太的干闺女,不像是我的闺女一样吗?”刘太太道:“只要你明白这一层就得。闺女就是闺女,要拿出一点作长辈的样子来。”刘经理笑着没有说什么。回头看看月容,她挨了太太坐着,脸上微微的带一点笑容,并不把眼睛斜看一下。便道:“你在我这里吃了便饭去。上市场不忙,我会把车子送你去。以后可以常到我家里来,我不在家,有干娘招待。”刘太太道:“我的姑娘,我自然会招待。你在家不在家,有什么关系?”刘经理伸了一伸舌头,也就退出去了。

  刘太太向月容笑道:“你瞧你干爹那副受窘的样子,看到你在这里,不能自圆自己的谎。可是,这样一来,更可以证明你今天来是诚心拜我,他没有知道的。”月容笑道:“干娘往后看罢。干爹公司里,不还有个丁二和吗?”刘太太道:“是有这么一个人。你干爹算作了一件好事,给他说了一个媳妇,还帮了不少的钱呢。你怎么知道这个人?”月容道:“我认得他的老太太。丁老太太人不坏,我就很相信的。你可以请干爹问丁二和,他可以把我为人向干爹报告。”刘太太道:“哦,你也认识他家的?是怎么样子认识的?”月容偷看她的颜色,却也很自然,嘴里衔着那支烟卷,还是被吸着缓缓的向外喷着烟。月容也起身斟了一杯茶喝,很自然的答道:“我的师傅和他们家作过邻居。”说完了,看到刘太太并没有什么诧异的样子,这话说过去,也就算是说过去了。在刘家吃过了午饭,带着胜利的喜色,坐着刘经理的汽车回家。

  刘经理为了省事,也坐着车子同走。和太太说明白了的,先把车子送自己到公司,然后让车子送月容回家。月容对于这种办法,也就没有怎样的介意。刘经理的车子到了公司里,向来是开了大门停在大院子里的。在这下半天开始办公的时候,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人,是牵连不断。刘经理下车的时候,恰好丁二和由汽车边经过,一个小职员见着了经理,自应当向他表示敬意,所以二和也就站定了脚,对刘经理深深地点个头。因为汽车并不停住,又转着轮子向外,这就引着二和身子闪开,向车里看去。车子上的月容,更是老早的看到了他,心里暗暗地叫糟了,一定会引起二和的误会,立刻把身子一缩,藏到车厢靠后的所在去。二和本已看得很清楚,正奇怪着她怎么会坐上刘经理的汽车,也许是看错了人,总还存着几分疑心。及至月容在车内向后一闪,这就十分明白。眼看汽车呜嘟一声,由院子里开出了大门去,将二和闪在院子里站着,只管发愣,说不出一个字的话来。

  当日下午,本要办完公事,就向市场去的。偏是今天经理特意多交下几件事来办,一直俄延到五点钟,方才办了,预计赶了去,月容也就唱完,只得罢休。第二日是个大风天;第三天呢,丁老太有了病,办完公就回家,理会不到月容头上去。一直耽搁了四五天,到第五天上午,实在忍不住了,就到经理室去请半天假。可是隔着门帘,就听到有人在里面说话,未便突然闯进去,打算等听差来了,请他进去先通知一声,不免在外面屋子里站了一会。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赵二的笑声,他道:“这是经理的面子,也是月容的面子。说到实惠,她究竟得不着多少。依着我的意见,另外开一张支票给她,无论多少,她倒是得着实惠。”又听到刘经理笑道:“我除了听到她叫几声干爹而外,什么好处也没有得着,可是钱真花得不少。”赵二笑道:“将来感情处得好了,她又常到宅里去,您有什么命令,她一定会孝敬您的,您性急哪儿成啦?”刘经理道:“我性急什么?”接着,呵呵一阵笑。这些话在捧角家口里说出来很是平常,可是二和听了,不免头发根根直竖,两眼向外冒火,以后说的是什么话,却是听不到了。这样痴立着有十分钟上下,方才发觉到自己有事不曾办。于是把衣服牵扯了两下,凝神了一会,这就平和了颜色,先在门外叫了一声经理,-然后掀着门帘子走了进去。

  刘经理衔雪茄,仰在写字椅子上,对了天花板望着,脸上不住的发出笑容来。二和隔了写字台,远远的站着,叫了一声经理。他似乎没有听到,还是向了天空,由幻想里发出笑意来。二和料想他没有听到,把声音提高一点,接着又叫了两声,刘经理才回转头来,向他笑着点了两点头道:“我正有事要找你来谈谈,请坐下罢。”刘经理一向是不大以部下来看待二和的,二和听着,也就在他对面小椅子上坐着。刘经理将写字台上的一听烟卷,向外推了一推道:“抽烟。”二和起身笑容:“不会抽烟。”刘经理道:“你现在有了家室,开销自然是大得多,拿着公司里这几个钱,怕是不够花的吧?”二和笑道:“人心是无足的,要说够花,挣多少钱也不会够花。好在我穷惯了,怎么着也不会放大了手来用,勉强勉强总让对付过去吧。”刘经理笑了一笑,点点头道:“你实在是个少年老成的人。但是我念起镇守使的好处,我不能不替你找一条出路。就算你愿意这样在公司里混下去,我干一天,你可以干一天;我要不干了,谁来替你保那个险?我早己就替你留下这个心,不过没有说出来。现在我得着一个机会,正要来的你商量商量。”

  二和听了这话,有些愕然,呆了眼向刘经理望着,把来此请假的意思,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刘经理口里衔着雪茄烟,态度还是很从容的,拉开写字台中间抽屉,取出一封没封口的信来,放在桌子上。二和偷眼看时,上写着“面呈济南袁厅长勋启”,下面是印刷好的公司名称,另笔加了“刘拜”二字。刘经理指着信封上袁厅长三个字问道:“你知道他是谁吗?”二和道:“不知道。”刘经理道:“他是我的老同学,当年在镇守使手下当军法处长,现时在山东当民政厅长,红得不得了。他上次到北京来,我们天天在一块儿应酬。提到了旧事,我说你在这里,他很愿见见,有事一耽搁就忘记了。前几天我写信给他,请他替你想条出路,他回信来说,只要你去,决计给你想法。我想,你就到外县去弄个警佐当当,不比在公司里当个小伙计强吗?这是我替你回的信,你拿了这信到济南去见他。我和袁厅长是把兄弟,我写去的信,虽不能说有十二分力量,至少也有十一分半,因为他不好意思驳回我的介绍的。我已经对会计股说了,支给你两个月的薪水,那末,川资够了。家用你放心,我每月派人送三十块钱给老太太。当然,不是永久这样津贴下去,等你事情发表了,按月能向家里汇钱,我就把津贴停止。还有一层,让你放心,若是袁厅长不给你事情,你回北京来,我还是照样调你到公司里来。你对于这件事,还有什么考虑的吗?”他笑嘻嘻地说着这番话,脸上又表示很诚恳的样了。

  二和听一句,心里跳动一下,觉得他的话仁至义尽,不能再有可驳的言语。因道:“像经理这样面面俱到替我找出路,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无奈家母是个双目不明的人,只怕自我走后,要感到许多不便。”刘经理笑道:“孩子话!大丈夫四海为家,岂能为了儿女私情,老在家里看守着,丢了出路不去找?再说,你己娶了家眷,伺候老母正可以交给她。济南到北京只是一天的火车路程,有事你尽可以回来。若是你调到外县去作事,当然是个独立机关,你更可以把老太太接了去。你要知道,这是千载一时的机会,千万不可错过。你若埋没了我这番好意,我也不能不对你惋惜了。”说着,把脸面就板下来。

  二和倒没有什么话,很久很久,却汪汪地垂下两行眼泪来。他立刻低下头,在身上掏出手绢来,将眼泪擦摸着。刘经理虽然昂了头在沙发上抽雪茄,但是他的目光,还不住的向二和身上打量着。现在见他流出眼泪来,颇为诧异,回转身来,两手扶了桌子沿,向他望着道:“你怎么伤心起来了,这样舍不得老太太吗?”二和擦着眼泪道:“那倒不是。我觉得刘经理这样待我,就如自己的骨肉一样,实在让我感激不尽。我将来怎么报答你的恩惠呢?”刘经理笑道:“原来如此。我第一次见你们老太太的时候,我不就说了吗,是报当年镇守使待我那番恩惠。这样说起来,你是愿意到济南去的?”二和点点头道:“难得经理和我这样想得面面俱到,我哪时还有不去之理!”刘经理道:“那末,你把这封信拿去,马上可以到会计股去领薪,从明日起,你不必到公司里来了。”说着,手里取着那封信直伸过来,二和垂下手去,两只拳头暗里紧紧捏着,眼对了那封信,慢慢的站起身,且不接那信,眼泪又垂下来了。
 

 
分享到:
长歌行
杀人上瘾的皇帝:母亲和老婆都不放过
胆子小的小花猫1
揭秘中国历史上九大另类发明
寒燠均 霜露改 右高原 左大海15
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1
史上最夸张姐弟恋 明宪宗小宠妃万贞儿19岁
风流天子召妓入宫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