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告慰真情 >> 第十一节 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第十一节 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时间:2013/12/17 11:55:08  点击:3062 次

  永和宫内,林木葱球,菊花怒放。 
  正是一个秋高气爽,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永溶烦内地在宫内的小花园逛来逛去,无心欣赏满园的花草。 
  永熔的心腹刘卫紧随其后。 
  刘卫低头哈腰道:“主子爷,现在正是菊花开放的时候,满园的花儿,怎么主子都没有心思瞧一眼呢?主子跟万岁爷下江南来之后就象变了一个人了。牌儿也不玩了,曲子也不听了,花也不赏了,成天唉声叹气了。小的看到眼里,痛在心里啊。” 
  永熔叹了一口气:“唉!你不知生在帝王之家的苦啊,本来见皇阿玛的机会就少,要得到皇阿玛的宠爱就更难了。” 
  刘卫听永熔一说,对永熔的心思也揣摸得差不多了。 
  “主子爷的心事,小的也明白,眼见万岁爷的年岁也大了,太子的事也还没定下来,各个皇子之间猜疑也重了,主子爷要抓紧行事啊。” 
  永熔愤愤然:“我也是从小就寒窗苦读,苦练武功,只是为什么皇阿玛却没看到我的才能,让永琪尔康成天伴随左右,苍天对我太不公平了。” 
  “是啊,主子,万岁爷现在对五阿哥、福二爷宠幸倍至,对还珠格格和紫薇格格百般宠爱。如果让事情这么发展下去的话,对主子的前途影响很大啊,主子爷要把握时机,抓紧行动。” 
  永熔一下子被刘卫的一番话提起了精神: 
  “刘卫,那你说说看,要怎么采取行动呢?” 
  刘卫平素就足智多谋,是个好狗头军师,就头头是道地说了起来: 
  “主子,奴才斗胆对主子说一说。孝贤皇后的爱子大阿哥早逝之后,太子一位一直空缺。现在成年皇子就只有主子爷,五阿哥永琪和三阿哥永涟。此外还有几个小阿哥,现今皇后不得宠,十二阿哥永基很难得宠,而令妃等妃子的阿哥还大小。现在主子要竞争的主要是五阿哥和三阿哥。” 
  永熔听他说得很得要领,不住地点头:“那你认为该怎么行动呢?” 
  “主子,奴才愚冗。三阿哥永涟和万岁爷的爱将福康安已结成一派,出兵缅甸,他们暂时不好对付。五阿哥永琪,心地善弱,容易受骗,又娶了还珠格格,好玩乐,他要好对付一些。” 
  “那,我们要怎么来对付永琪他们呢?他有尔康,令妃,支持势力也那么庞大。” 
  “五阿哥虽有尔康,令妃的支持,但与朝廷重臣没有多少往来。主子现在策略的第一步就是拉拢朝廷重臣,取得他们的支持。然后,先打败五阿哥,再对付三阿哥。” 
  永熔面上一喜,对刘卫说道:“说得好。在朝廷大臣中,我只是在随御驾下江南时跟和砷较熟悉。而且永琪对和坤态度冷淡,和坤肯定怀恨在心了,我们可以联合和砷先来对付永琪。只是,我们怎么去同和坤表示友好呢?” 
  刘卫答道:“主子,这好办,和坤这个人好奉承,而且很贪钱财,我们先送一份厚礼去,先试一试他的态度。” 
  永熔大喜,双手一拍,“好,就按你说的办,备好礼物,我们现在就去拜访和坤。” 
  永熔带着刘卫和三、四个随从,备了一份厚礼,悄悄地乘一乘软轿来到和坤府上。 
  和坤的府第修得雄伟气派,馏金的大门两旁立着两只大雄石狮子。 
  和坤一听六阿哥来了,亲自到府外迎接:“六阿哥亲临鄙舍,让小的如何担侍得起,快请入内。” 
  永熔吩咐刘卫捧上礼品,随和坤穿逗亭阁楼谢,穿过小桥流水的假山,来到会客厅内。’ 
  和砷见永熔微服密访,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奉上香茶之后,就让奴婢和随丛退下。 
  永熔说道:“和大人,随驾回来之后,一直没与和大人相见,甚是想念。和大人一路上对我的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永熔很感动,今天送上一点小小的礼物,不成敬意,望和大人笑纳。刘卫,把礼物给大人送上。” 
  刘卫答应一声,拿出一柄楼花嵌朱的玉如意,一技用红绞桑皮纸裹着的老山参,几瓶陈酿老窑酒和一大封的金条。 
  和坤是个八面玲咙的人,看到永熔主动和自己交好,马上明白了永熔的意思。连忙说到:“六阿哥,您太客气了,和坤真是三生有幸,以后有用得着和坤的地方尽管说。” 
  永熔对和坤的态度很满意,说到:“和大人太过谦虚了。大人办事精明。周到,得体,是皇阿玛倚重的大臣,永熔还希望得到大人的支持,共同创一份事业出来。包管大人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和坤眉棱一颤,眼中兴奋的火花闪烁了一下,忙说:“难得六阿哥看重和坤,和坤何德何能,六阿哥太过奖了。能为六阿哥服务,是小人的福份,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永熔听了和砷这番表白,心中暗喜:“和大人,来,为了我们共同的事业干杯。” 
  两人一饮而尽。 
  永熔起身道:“和大人,我们不宜久留,怕走漏风声,引来议论,对你我不利,就此告辞了,以后再叙。” 
  和坤送永熔到门口后,便沉思着往回走,心中暗暗盘算。如今当今皇上虽信任自己,但毕竟年事已高。皇太子还没有确定,最有希望的三个皇子就是三阿哥、五阿哥和六阿哥。五阿哥永琪对自己冷淡,三阿哥永涟和福康安结成一派,对自己没多大兴趣,现在六阿哥主动表示了友好的信任,如果六阿哥能击败五阿哥和三阿哥的话,自己的前途就更加有保证了。和坤面带喜色,美滋滋地去清点永熔送来的礼物。 
  一大早,紫薇和尔康就从格格府来到景阳宫,紫薇教小燕子练字,尔康和永琪在后花园切磋武艺。 
  小燕子准备写一幅“万寿元疆”的字送给乾隆。 
  小燕子右手抓着大毛笔,左手在抹着额头上掉下的汗珠,手上沾着墨汁,抹到脸上左一条、右一条黑印。 
  小燕子叹气值:“紫薇,怎么这手不听使唤,要它往上,它偏要往下,收也收不住。” 
  紫薇拿着手绢替小燕子抹了抹额头的汗珠:“小燕子,不要着急,你的字比以前进步多了。现在要注意运笔,来,你先休息一下,我给你示范一下。” 
  紫薇接过小燕子的笔,换上一页纸。 
  “小燕子,我写这个‘疆’字来做示范。写字的时候,用笔要‘无垂不缩,尤往不收’,每一笔划都得有去有来,不可只去不回。起笔用‘折锋’,回笔用“回锋’,写得要有力。” 
  紫薇边说边写,一个工整有力的‘疆’字便出现在纸上了。 
  小燕子好崇拜地望着紫薇,拿着自己那歪歪扭扭的“疆”字对比了一下,心里好泄气,不禁眼泪出了眶,又气义急,“紫薇,我练来练去,还是写不好,练什么字嘛,不练了,小燕子要去练武了。”说着将毛笔一扔,摆出一个“怀中抱月”的姿势。 
  紫蔽急了,“小燕子,你不能说话不算数,你答应过皇阿玛,答应过紫永琪答应过萧剑,你还答应过我,要练好字,认真学习的,你有些耐心好不好。我们大家都对你有好高的期望,你天资聪明,多点耐心就好了,你是姐姐啊,你要拿出做姐姐的榜样来。” 
  小燕子跺脚:“好了啦,紫薇,我写就是了。” 
  说着大眼睛一转,狡黠一笑:“不过嘛,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紫薇奇怪地盯着小燕子。 
  小燕子说道:“你答不答应?你先答应了我再说。” 
  紫薇看着小燕子无奈地答道:“好吧,小燕子,我答应你。” 
  小燕子拍着手跳起来:“好啊,条件就是你要跟我去练武功,你太娇弱了,要练武功防身。你每天教我练字,我要教你练武功,好不好?” 
  一听到小燕子说到练武功,紫薇就有点泄气了。 
  “小燕子,我怕学不会。” 
  小燕子一个转身抓着紫薇“紫薇,你已经答应了我,你要我对自己有信心,你也要对自己有信心啊,我们要互相学习,互相促进。” 
  紫薇想了想,点了点头。 
  小燕子也坚定地点了点头。 
  “好了,我要继续练字了。” 
  小燕子右手紧握毛笔,口中念念有词地写了起来:“有去有来,有去有回、元垂不缩,无往不收……去去……回回……又缩……又回……皇阿玛……万……寿……无……疆……” 
  小燕子睁大着眼睛,握紧毛笔,口中念叨着,忙忙碌碌地写着。 
  紫薇微微地笑着,目不转晴地看着小燕子在挥毫书写。 
  终于,小燕子写出了完整的一幅“万寿无疆”。 
  “哦,终于写出来了,‘皇阿玛’,‘万寿无疆’,我要送给皇阿玛。” 
  “小燕子,朕在这里等了你好久了。” 
  忽然身后传来乾隆的说话声。 
  小燕子惊讶地跳了起来,一下子没有拿稳毛笔,笔掉下来,正好掉在刚写好的字上面。 
  紫薇一直在留心小燕子写字,也没注意到乾隆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也吓了一跳。 
  小燕子一转身对乾隆说到:“皇阿玛,你一声不响地进来,把小燕子吓坏了,我辛辛苦苦写了几个小时的字也弄脏了。” 
  小燕子心疼地看了看那幅染上了墨的“万寿无疆。” 
  乾隆饶有兴趣他说:“小燕子,把你的字拿来给朕看一看。” 
  小燕子过去把那幅字举起来,“皇阿玛,我准备写好了送给您的。” 
  只见小燕子写的“万”字和“无”字大小,“寿”字和“疆”字很大,一大一小地排列在那里。 
  乾隆哈哈大笑:“小燕子,你的字进步很大啊,虽然布局不够,但字已工整起来了。难为你一片孝心,就把它送给朕吧。” 
  “可是,可是已弄上一点墨在上面了啊。”小燕子不高兴地说道。 
  紫薇笑吟吟他说道:“没关系,小燕子,文人写字都要盖上图章的,你可以顺着这一小块墨,画上一只小燕子,代表是你送的啊。” 
  小燕子大喜“怎么我没想到呢?” 
  忙拿起笔,沾上墨,画了一只展翅飞翔的小燕子。然后恭恭敬敬地送给乾隆。乾隆命随着的小太监收好。 
  乾隆对小燕子说道:“小燕子,朕要出题目来考考你,如果答得好的话,朕明天就带你们去骑马、射箭。打枪。” 
  小燕子一听去骑马、射箭,一下子跳得老高: 
  “好啊,皇阿玛,从南巡回来之后,在宫里一次也没有好好地玩过。皇阿玛,你的题目可不要太难了。” 
  乾隆见桌上摆了茶果,就抓了一把糖莲子在手里,对小燕子说:“小燕子,莲字是平声还是厌声。” 
  小燕子对“平声”、“厌声”是没弄懂的,但是昨天紫薇才和她讲过《爱莲说》这一篇,这个问题倒难不住她。 
  小燕子假装思考,眼睛望天,骨碌碌地转了几圈,想好了,又有点不放心,就用眼角斜了紫薇一眼,见紫薇用手指向下指了指。就打定主意了。 
  “是下平声。” 
  “好,在哪一韵?” 
  小燕子摇头晃脑,眼珠子又转了几圈。见紫薇竖着一个手指头。 
  叫到“是一先。” 
  “莲跟荷是不是一个字?” 
  小燕子下江南时,跟人去采过莲蓬,对荷已经很熟悉了。就朗朗答到:“它们是一个字,可也不是一个字。本来莲是表示莲蓬,是荷的一部分,荷包括荷叶、茎、花、根,果实就是莲,所以其实不是一个字。但我们北方人,就不分荷和莲,两个字是通用的。” 
  小燕子边答边望着紫薇,见紫薇边笑边点头,就摇头晃脑地,越说越得意,不等乾隆说话,就说道:“皇阿玛,你考了我这么多题目,我现在也要考考你了。” 
  小燕子把她从紫薇那里学来的对联,卖弄了一番。 
  “皇阿玛你听好了,上联是‘清水青,水青青,江河行地,清清青水,水青清清’,请对出下联。” 
  乾隆只见小燕子摇头晃脑地“水清”“清水”地念了一通。只是想不到怎么来对她的这付对子,不由得对着小燕子也睁大了眼睛。 
  紫薇盈盈一笑:“皇阿玛,让紫蔽来和小燕子对一对。” 
  紫薇也朗朗念道:“明日月,日月明,日月经天,明明日月,日月明明。” 
  乾隆深深地体会到紫蔽的善解人意,眼中满含笑意。 
  “好啊,鬼精灵的小燕子把朕给考倒了,小燕子的学习有很大进步了,朕准备带你们明天去箭场。” 
  小燕子大叫:“皇阿玛万岁万岁万万岁。” 
  永琪和尔康听见书房又叫又笑,赶紧跑回书房。 
  见乾隆在,忙跪下给乾隆请安。 
  乾隆笑道:“永琪、尔康起来,小燕子赢了朕,朕明天带你们去箭场射箭打枪。好了,你们继续练吧,朕回去了。” 
  乾隆带着小燕子的那幅“万寿无疆”起驾回宫去了。 
  小燕子又跳又叫地,好兴奋,好得意地把刚才的事讲给永琪,尔康听。 
  永琪满含深情地望着小燕子那热情地笑脸,大大的眼睛,听着小燕子夸张的笑声。这是他的小燕子,他一生的幸福。 
  景阳宫洋溢着四个人的笑声。 
  第二天,阳光明媚,乾隆带着小燕子一行人在箭场,小燕子还把萧剑,晴儿一起带了来,还带了小邓子、小桌子,明月、彩霞来助威。 
  箭亭是在大内奉先殿南面的一座独立的殿堂,乾隆在箭亭内射箭时,箭亭两旁列队的侍卫就摇旗擂鼓,呐喊助威。 
  今天,则由小燕子她们来助威呐喊了。 
  乾隆他们来时,亭南北两面的红墙前,已整齐地排列好了用虎豹。熊等兽皮制作的兽形靶。 
  箭亭的恃卫牵来了一匹高大的骏马到乾隆面前。 
  乾隆跨着大步走到箭亭的广场上,飞身一跃跨上马背,两腿一夹马肚,那马便在广场上驰骋起来。 
  乾隆动作滞洒,利索。 
  小燕子一行人大声拍手叫好。 
  稳坐在金鞍上的乾隆不慌不忙弯弓搭箭,“唆”地一声射去,射中了虎形靶的左眼。 
  “好!”箭亭脚下,小燕子等人情不自禁地又高声喝起彩来。 
  乾隆驰马又跑了一圈儿,弯弓搭箭,“嗖嗖”连发两箭,熊形靶的双眼又都被射中了。 
  叫好声又连连不断。 
  乾隆又策马一圈,翻身下马,稳稳落地。 
  小燕子她们围了上去,“皇阿玛,你太伟大了,身手潇洒,射得又准。” 
  乾隆哈哈大笑:“朕老了,永琪、尔康、萧剑你们上。” 
  他们三个已经心痒痒了。乾隆一声令下,三人齐声答应。 
  侍卫又牵来一匹骏马,永琪一个鹞子翻身,只见白衣一晃,就稳稳地坐到了马上,弯弓搭箭,收放自如,神情俊朗。 
  “嗖”地一箭出去,正中豹形箭靶靶心。 
  众人大声叫好。 
  永琪连发五箭出去,箭箭中靶心。 
  乾隆赞许地点着头,小燕子大声地叫好。 
  永琪翻身下马来。 
  尔康叫侍卫同时牵两匹马来。 
  尔康和萧剑两人点点头,同时一跃而起,翻身上马,两匹骏马在箭场奔驰。两人并行着,同时搭弓射箭,两支箭象闪电,同时射中一支靶的两只眼睛。 
  大家都看呆了。 
  转眼之间,几圈下来,没有漏掉一支靶。尔康、萧剑翻身下马时,箭场一片掌声雷动。 
  晴儿望着英姿飒爽的萧剑,眼中充满了爱意。 
  乾隆连声赞道:“好!好!自古英雄出少年,朕身边有这么好功夫的人才,朕感到好欣慰。” 
  小燕子早就忍不住了,一下子窜了出来,接过永琪那匹马,运了运轻功,一个翻身,也稳稳地坐上了马背。大声叫道:“下面,小燕子为大家表演。” 
  小邓子,小卓子见小燕子一窜就上马了,姿势潇洒,就大声地给小燕子助威: 
  “格格,好厉害!格格,加油!格格小心!” 
  永琪想起上次小燕子怄气骑马,掉下来把腿摔破了。心里好紧张,忙叫道:“小燕子,快下来,快下来。” 
  紫薇、萧剑,晴儿,乾隆见小燕子上马之后,就有点坐不稳,在马背上摇晃起来了,都一脸的着急,叫道:“小燕子,小心啊。” 
  小燕子又不会用手抓马的疆绳,一心想把箭搭在弓上,去射那些老虎。豹子。熊,就随着骏马的跑动,在马背上摇摇晃晃,颠来颠去。 
  永琪大叫道:“小燕子,快用脚踩住马蹬。” 
  小燕子两脚一蹬,踩上了,身子稳定一点了,就摇摇晃晃地在马背上瞄准,射箭,连着两只箭落空了,又搭上一支,用力地一射,谁知马已跑过来对着人群了,这支箭“唆”地直对着小邓子射过来,小邓子吓得脸色一白,大叫一声“妈呀!”抱着头,蹲到地上去了。萧剑眼疾手快,闪身过去,一把抓住了小燕子射过来的箭。 
  小邓子对小燕子叫道:“格格千岁,快下来吧,你差点射到小邓子了。” 
  小燕子大声叫道:“对不起,我还没射到一支老虎呢。”说着话,一分心,又在马背上摇晃起来,不由得脚用力一夹马肚,马跑得更快了。小燕子又急了:“永琪,快救我。”把手中的弓扔了,箭也撒了一地。 
  小燕子脸色苍白。 
  永琪翻身骑上一匹骏马,慢慢靠近小燕子,终于两匹马靠近了,永琪一跃而起,飞上小燕子的那匹马,坐在后面抱着她,一把抓过马的疆绳,马慢慢地停了下来。 
  小燕子见马停了下来,心跳也平静了下来,一运气,拉着永琪跳下马来。 
  小燕子看见大家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满不在乎他说:“没事,你们看我不是好好的嘛!” 
  永琪说道:“小燕子,你不要吓我们,差点把小邓子当作靶子了,你看小邓子脸色还是苍白的,大家都被你吓坏了。” 
  小燕子平安下了马来,不禁得意,一拍胸脯道:“我小燕子,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紫薇,晴儿,你们还没有上阵呢,快上去试一试。” 
  紫薇笑道:“小燕子,我和晴儿都不会骑马。刚才永琪了一个英雄救美人,我们可不敢向你学习。” 
  乾隆着急地问道:“小燕子,刚才吓着没有啊,以后可不能这么鲁莽啊。” 
  小燕子看到乾隆关切的眼神,心里一阵感动,对乾隆一笑:“皇阿玛,没关系,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头发都没有少一根,小燕子会飞的轻功还没有使出来呢。” 
  小燕子做了一个飞的动作,轻功一使,一下就窜到对面去了,一转眼又“飞”了回来。 
  这时,从乾清宫方向来了。一位太监,有大臣求见乾隆。 
  乾隆说:“今天朕还要会见大臣,朕就先走了,你们在这里骑马的骑马,射箭的射箭。” 
  说着乾隆离什射场,回乾宁宫去了。 
  永琪仍满脸紧张地拉着小燕子的手,上上下下地瞧了一遍,柔声说道:“上次你从马上摔下来,让我心痛不已,如果还有什么意外出现,又要让大家着急,心痛了。” 
  小燕子没把这个小意外放在心上,拉着永琪说:“永琪,我还要去骑马射箭,刚才一个猎物都没有射到。” 
  说完又要飞身上马了,永琪忙拉住小燕子:“等一等,我们先给紫薇,晴儿找两匹小马来。箭亭外有一片宽阔的空地,正好适合她们学骑马。” 
  永琪吩咐侍卫去牵来两匹个头小的川马来。 
  一会儿侍卫牵来两匹纯白的川马,个头比一般的马要矮小,两耳竹削,全身匀称,温驯地低着头。 
  小燕子,紫薇、晴儿等一下子围上来,抚摸着马儿闪亮的毛。 
  小燕子说道:“来来来,紫薇,晴儿上马。” 
  紫薇和晴儿都有些犹豫,紫薇说:“上次我都摔怕了。” 
  紫薇胆怯地看了看尔康,尔康鼓励地点点头说:“紫薇,我会保护你的。” 
  萧剑握着晴儿的手,说:“不用怕,有我在这里。” 
  小燕子看看尔康,又看看萧剑,说道:“我就把紫薇和晴儿交给你们了。永琪,我们去射箭。” 
  小燕子飞身上马,永琪紧跟其后上马,坐在小燕子的后面。教小燕子射箭:“首先,要坐稳了,上身要稳,不要摇动,然后瞄准目标,把弓拉满,很快地射出去。就是三个字‘稳、准、快’。” 
  小燕子深吸一口气,照着永琪的三字口决,“嗖”地一声,一箭射中了一只老虎靶的靶心。 
  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在下面欢呼。小燕子好得意,又搭上弓,一箭射出去,“嗖”地一声,这支箭朝小卓子的头顶飞过来。吓得四个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箭场外,尔康和萧剑正在做教练,晴儿对萧剑说:“都说骑马是一大快事,怎么我浑身紧张。直冒汗,一点都没有策马奔驰的快感。” 
  萧剑说道:“你坐好了,我们去寻找策马奔驰的感觉。”说完纵身上马,坐在晴儿后面,从后面抱住晴儿,抓住马缰,双腿一夹,马儿向树林里的小路驰去。 
  晴儿闭着眼睛,向后依着萧剑宽阔的肩膀。心儿飞翔,飞上蓝天,飞上白云。晴儿甜蜜地倚着萧剑,只想骑着马儿,走向那海角天涯。 
  马蹄声在身后响起,萧剑和晴儿回头一看,只见紫薇在尔康怀中,正甜甜地笑着。 
  四个人,两匹马儿并驾齐驱。 
  “等一等我们,喂,等一等。”身后,传来小燕子的呼声。 
  转眼间,一匹高大的骏马带着小燕子和永琪飞驰而来。小燕子大声说到:“我们围着箭场的树林跑上几圈吧。” 
  小燕子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响应。 
  三匹骏马在树林里飞驰。 
  从箭场回来。小燕子的玩兴又被提起来了,上午练字,下午拉着紫薇练武功。早上,紫薇和尔康刚到景阳宫,小燕了正在和永淇讨论事情。小燕子见到紫蔽来了,忙叫道:“紫薇尔康,快过来,我们来研究一下。” 
  紫薇愕然:“研究什么?小燕子,又在玩什么新花样?” 
  小燕子说:“我们好久没有回漱芳斋了,那里是我们的家,在那里发生了那么多的故事,今天我们就不学习了。因为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你们还记得吗?我就是在三年前的今天搬进漱芳斋的。我们要好好庆祝一下。所以,我决定,今天集体回漱芳斋去。” 
  四人一走进漱芳斋的大门。就看见庭院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小燕子他们一跨进门,小邓子,小卓子,明月、彩霞他们早站在那里迎接:“还珠格格,明珠格格、五阿哥、福少爷吉祥。” 
  小燕子瞪大了眼睛:“快起来,你们怎么全体都站在门口,知道我们今天回来吗?” 
  明月说道:“格格,你说过这里是我们大家的温馨的家,在三年前我们在一起进家门的,怎么会不记得了。你看,我们一早起来就把庭院打扫好了,把花摆好,等你们回来,我们相信格格今天一定会回来的。” 
  小燕子直点头:“是啊,是啊,我们今天回来大聚一次。” 
  “小骗子”在房檐下叫起来:“格格吉祥,格格吉祥。” 
  紫蔽道:“你们听‘小骗子’也在欢迎我们了。” 
  漱芳斋一下子充满了欢声笑语。 
  小邓子对着小燕子的耳朵神秘他说:“格格,我给你找来一件很好玩的东西。” 
  小邓子端来二个罐子,一个小罐,一个大罐。小罐是白色的,写着名字和重量,大罐通体是紫红色的,前面还绘着松梅纹,罐盖为菊瓣式的纽。 
  小邓子一打开小罐的盖子,只见两只蛐蛐被分开着装在里面。 
  小燕子大叫一声:“太好了,以前在大杂院的时候,我和狗旦他们经常斗蛐蛐玩,我还养了一只无敌大王呢。” 
  永琪一看是蛐蛐,拉了拉小燕子,说道:“要小心点,别让皇阿玛知道,皇阿玛最反对我们玩斗蛐蛐了。” 
  小燕子一边答应,一边拉着小邓子趴在地上斗起蛐蛐来。 
  “小邓子,我要褐色的无敌将军。” 
  “格格,小邓子就要这只黄色的金头老虎。” 
  小燕子用准备好的工具老鼠胡须,叫做鼠探子,探进斗蛐蛐的大罐子里,在两只蛐蛐头上使劲探起来,两只蛐蛐斗志昂然,很快就投入了咬斗。 
  小燕子和小邓子叫“无敌将军加油!”“金头老虎加油!” 
  气氛热烈,紫薇。尔康、永琪不由自主地参加到观,成的行列,小卓子,明月、彩霞也呐喊助威。 
  两只蛐蛐在罐内鸣叫着厮杀,难解难分。 
  小燕子望着罐内,忘情地叫:“无敌将军,咬它,咬金头老虎!” 
  小邓子也不示弱,喊道:“金头老虎,和它拼!” 
  忽然无敌将军咬住了金头老虎的脑壳。 
  小燕子高兴地叫道:“咬住了,咬住了!好,使劲!” 
  正当小燕子高兴得鼻子尖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时,局势陡然急转直下。金头老虎“嘈”地一跳,跳到无敌将军后边,一下子咬住了它的大腿,无敌将军拼命挣脱,总也挣脱不掉。 
  终于,一条大腿被金头老虎咬了下来。 
  小燕子见无敌将军的大腿被咬下来了,勃然大怒,伸手就到罐内去捉金头老虎。金头老虎鸣叫着蹦出了蛐蛐罐。小燕子三扑两扑抓住了这,一下揪掉它两条大腿,又将它摔死在地上。 
  小邓子气得蹬脚一跳:“格格,格格,你为什么要摔死我的金头老虎?” 
  小燕子气愤地说道:“谁叫他敢胜我的无敌将军,不要命啦!” 
  紫薇,尔康,永琪都被这个情况弄呆了。 
  紫薇见小燕子还沉迷在斗蛐蛐的紧张气氛中,就拉拉她的衣袖:“小燕子,你是在和小邓子做游戏,小邓子好不容易给你找了两只蛐蛐来,你竟然把他的金头老虎摔死了,这是你的错,要向小邓子道歉。” 
  小燕子冷静下来了,对在一旁生气的小邓子说过:“对不起,小邓子,是小燕子错了,不该摔死你的金头老虎。” 
  小邓子见小燕子主动向他道歉,气一下子就消了。说道:“格格,没关系,我们不斗蛐蛐了,你看,漱芳斋好多麻雀,明天我们捕麻雀玩吧。” 
  小燕子笑起来:“好啊,我最会捕麻雀了,以前在大杂院时,我们经常玩。明天你准备好工具,我们来玩。” 
  小燕子正说着,看见墙外有个人影一响,叫道:“哪个小贼在偷听?” 
  尔康、永琪追出去,墙外的人早就溜了。 
  紫薇沉思道:“宫里的风波已经平息了,难道又开始有人以我们为敌,监视我们了?” 
  尔康说道:“不管是什么情况,我们以后还是要小心行事。” 
  永琪心里有了一丝阴影。 
  小燕子说道:“好了,大家不要疑神疑鬼了,明月、彩霞准备了酒菜,我们要好好庆祝庆祝。” 
  永琪怕影响了小燕子的情绪,道:“小燕子说得对,今天是漱芳斋聚会的大好日子,‘酒逢知己千杯少’,有这么多好朋友在身边,不用‘举杯邀明月’,也不会‘对影成三人’。” 
  小燕子又听糊涂了:“为什么举杯时,不邀明月一起来呢?她也是漱芳斋的一员啊,我们这么多人怎么会变成三个人的影子呢?” 
  听小燕子一说,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紫薇笑着向小燕子解释:“永琪说的‘明月’是指天上的月亮,不是指漱芳斋里的明月。这是李白的一首诗的两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意思是:一个人喝酒很孤独,邀请天上的月亮来饮酒;可是只有自己的影子相随。” 
  小燕子总算明白了:“管它对影成几人,我们来干杯。” 
  笑声。歌声在漱芳斋回荡第二天一早,小燕子一进门,小邓子就迎了上来。 
  “格格,捕麻雀的东西我都找齐了。” 
  小燕子好高兴:“好,小邓子有赏。” 
  紫薇看到院子里又叫又跳的麻雀,觉得好可爱,就说:“小燕子,你看那些小麻雀自由自在地跳跃,飞翔,自由自在地生活,多好啊,你为什么要去捉他们呢?” 
  “紫薇,这种游戏你没有玩过,不知道其中的乐趣,把那些活蹦乱跳的小麻雀骗来吃食,然后把它们罩住,看着它们乖乖被捉,可好玩了。以前我们大杂院的小孩子就经常捉麻雀玩。” 
  “你们把麻雀捉回来怎么玩呢?” 
  “用线把它们的脚绑起来,看着它们满屋子飞,又飞不出我们的手心。不想玩了就把它们放了。” 
  尔康对永琪笑道:“永琪,你去弄一些绳来吧,把小燕子的脚套住,牵着她,让她怎么飞啊飞,都飞不出永琪的手心。” 
  小燕子说道:“那可不行,你们任何人都不准欺负小燕子,不只是我这个不会飞的小燕子,还有天上飞的小燕子。好了,我们赶快行动吧,大家都来帮忙,紫薇,永琪、尔康,你们没有玩过,我来教你们。小邓子,把东西全搬出来。” 
  小邓子答应一声,把工具搬了出来。 
  一个硕大精巧的竹筛子,一条长长的黄绒绳,一盆谷粒。 
  小燕子不停地忙上忙下,紫薇她们集体来帮忙。 
  “小邓子,去空地那边把那几只麻雀赶走。” 
  小邓子跑过另一边空地,张开双臂,乱舞一阵,把几只在啄食的小麻雀赶走了。 
  “永琪,把这只大筛子搬到小邓子那边的空地去。” 
  永琪捧着大筛子,摇了摇头,把筛子搬到空地放好。 
  “尔康,去把这黄绳子系在大筛子上,要系牢固了。” 
  尔康马上行动。 
  紫薇抱着一盆谷粒,仔细地撒在筛子下面。 
  小卓子,明月,彩霞忙着搬出一些小凳子给大家坐。 
  小燕子跑过去把筛子用小木棍支好了。 
  全准备好了,小燕子把大家召集起来,坐在凳子上等着。 
  小燕子紧握着黄绒绳,调皮地向大家眨眨眼睛,轻轻地趴到了地下。嘴里念念有词:“快来啊,小麻雀,这里有好多谷子吃,快来,小麻雀。” 
  刚才被赶走的一只小麻雀又飞了回来,在地上跳来跳去,瞅着地上突然冒出来的一堆东西,有点疑惑,可是筛子下面的黄灿灿的谷子又是那么有诱惑力,小麻雀刚跳进去,又跳出来。吱吱喳喳地叫了几声,叫来了好多同伴。 
  小燕子见来了这么多麻雀好高兴。压低了兴奋的声音说:“谁也别说话,看这些小麻雀进筛子。”可是那些小麻雀好奇地望着趴在地上的小燕子的一双大眼睛,瞅了瞅坐在凳上的几个人,只是不进去吃食。 
  小燕子的神情越来越紧张,眼睛瞪得很大,念叨着:“快进去,快进去,快进去……” 
  有只小麻雀忍不住谷子的诱惑,小心地跳到筛子里去啄食。 
  小邓子忍不住小声叫道:“格格,快拉绳子。” 
  小燕子兴奋地用力一拉,筛子罩了下来。一群麻雀一下飞散了。 
  小燕子重新把筛子支好,垂头丧气地走回来,说道:“你们坐在那里,太暴露目标了,来,大家都照我这样趴下,趴下来。” 
  于是大家都趴到了地上,你看着我,我看看你,大眼瞪着小眼。 
  小燕子精神集中,屏住气息,瞪着眼睛,一心一意盯住前方的筛子——惊飞的那群麻雀又回来了。 
  小邓子小声叫道:“格格看哪,有一只麻雀几蹦到筛子底下吃食了。” 
  小燕子小声答道:“等一等,等它们全部进来,我们再拉绳子。” 
  其它的麻雀见那只麻雀在里面吃得津津有味,也慢慢地蹦了进去。 
  筛子里的麻雀越来越多。 
  小燕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眼睛越瞪越大,准备拉绳子。 
  突然,院子外“啪”地一声响,把麻雀全惊走了。 
  小燕子大叫一声:“谁在外面,把我的麻雀全吓跑了。”一下子窜到门外去了。 
  永琪,尔康飞身一窜冲出院外。院子外的人早就不见了。 
  紫薇、明月,彩霞、小邓子,小卓子喘着气赶出来。 
  小燕子奔到发出响声的地方一看,找到了被踩断的两截枯树枝。叫道:“你们快来看,这里还有个脚印,刚才肯定有人在这里偷看我们,不小心踩断了这根树枝,才会发出声音的。” 
  紫薇想了想:“真奇怪,昨天我们斗蛐蛐时,有人偷看我们,今天捉麻雀又有人偷看,到底是为什么?” 
  永琪说:“这太不寻常了,宫里才平安了几天,难道又要闹出什么事来?” 
  尔康说道:“我们以后的行动要小心,似乎又有人想抓我们什么把柄。” 
  小燕子和紫薇对宫廷的斗争已心有余悸,听尔康一说,两人一下子脸色苍白。小燕子一把抱住永琪,委屈他说到:“生活在宫里,到处都是规矩,从坐、站。行。到吃饭,穿衣,说话。小燕子好想象天上的鸟儿一样,自由自在,快快乐乐,只想和你一起高高兴兴地度过每一天。这宫廷里面好象到处都是陷井,随时都有可能陷下去。永琪,我好怕。” 
  永琪看着小燕子满脸的惊恐,心里好痛:“小燕子,不用怕,我会好好保护你的。这说不定是哪个宫里的太监觉得好玩,自己还不能玩,才来偷看我们的呢。” 
  紫薇见那个天不怕,地不怕,要头有一颗,要命有一条的小燕子也这么担忧。害惶地走过去劝到:“小燕子,这宫廷中让我们找到了真爱,找到了一生一世的依靠,找到了人间至爱,我们得到了好多好多一辈子都享用不尽的幸福。虽然我们遇到一些挫折、一些不适应,但比起我们得到的又算什么呢?小燕子,我们要振作起来,况且尔康只是一种猜想而已。” 
  小燕子在永琪怀中,觉得好踏实,好安全,又听紫薇一说,心情慢慢平静下来了。红着脸说:“这几天练字练得好烦,又好久没有出宫玩了,心里一直有点气。所以就……好啦,现在没事了。我们回漱芳斋去吧。如果有小贼敢跟踪我们的话,小燕子一定把他抓住,打个稀巴烂。” 
  尔康的怀疑是对的。 
  永容买通了宫里的一个太监,让他刺探永琅他们的行踪,搜集他们的把柄。 
  永熔听了那个太监的报告之后,心里暗喜:“永琪,好啊,你又让我抓到一些把柄了。” 
  晚上,永熔带着刘卫悄悄地来到和坤的府上。 
  和坤把熔迎到密室里,刘卫在门口把守。 
  永熔喜形于色:“和大人,我掌握了一些对我们有用的材料。” 
  “六阿哥,有什么秘密情报,请快说。” 
  “前几天,永琪,尔康带着两个格格在漱芳斋里斗蛐蛐,这是皇阿玛最反对的事,他们还在漱芳斋喝得醉醇醇。第二天,又在漱芳斋捉麻雀儿。如果皇阿玛听到这么荒唐的事肯定会大发雷霆的,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 
  和坤面带喜色:“好,我们如果能把五阿哥永琪整倒,或把他们逼出宫去,那就会去掉一个劲敌,然后一心一意来对付三阿哥永涟,这样六阿哥的大事就成了。哈哈!哈哈!” 
  永熔道:“那就全靠和大人费心思了。此地不宜久留,永熔就此告辞。” 
  第二天,和坤捧着一匹玉雕刻的骏马,去见乾隆。 
  马匹腾空跃起,栩栩如生,似乎在引劲长啸,奔驰而去。 
  乾隆见了不住赞叹:“不错,不错,雕刻这匹马的匠人,肯定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艺人,把这块和田玉充分用上了,用刀细腻,真是鬼斧神工啊。” 
  和砷说道:“皇上,古人说‘玉不雕琢不成器’……,”说着就停下来了。 
  乾隆见和砷说话吞吞吐吐,不禁有些怀疑。 
  “你今天怎么吞吞吐吐的,这么不痛快。” 
  和砷赶忙跪下:“皇上,臣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乾隆见和砷神色与以前大异,忙说道:“爱卿请起,你是朕信得过的大臣,就是朕的左右手,什么事让你这么慌张?” 
  和坤起身,恭敬地垂手立在乾隆座位旁边:“皇上,臣刚说:‘玉不琢不成器’,对阿哥的教育也要抓紧。” 
  乾隆神色一紧:“你听到什么不利的言辞了?” 
  和坤答道:“请皇上恕罪,小的听有人议论五阿哥、尔康同两位格格成天玩乐,前几天在漱芳斋斗蛐蛐,喝得大醉;还和小孩子一样去捕麻雀儿。沉涧于游乐,真不是阿哥的所为啊。臣对皇上忠心可鉴,如不禀告皇上,臣日难食,夜难眠。” 
  乾隆大怒:“永琪啊、永琪,你怎么这么荒唐,传永琪来见我!” 
  “是”和坤应声退下,嘴角泛起一丝得意的奸笑。 
  永琪正在景阳宫教小燕子怎样运笔写字。乾清宫的太监神色匆匆地来传永琪进舰。 
  永琪急忙赶去乾清宫。 
  乾隆正在震怒之中。 
  永琪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双膝跪地:“儿臣叩见皇阿玛。” 
  乾隆用力一拍桌子怒骂道:“你这一段时间,在于什么荒唐事,成天斗蛐蛐,捕麻雀;喝酒。你有何德何能,敢这样放纵自己?你心里还有没有关心过国家大事,还有没有去学治国平天下的策略?朕好后悔答应了你们的婚事,你不仅没把小燕子教好,反而跟着她学,朕好失望。” 
  乾隆又气又急,满脸涨得通红,咳起嗽来。 
  永琪望着乾隆又气又急的表情,心里一阵内疚。 
  听出这件事情已经非常严重了。永琪向前跪行了几步泪水涟涟硬咽道:“皇阿玛,儿臣知罪了,辜负了皇阿玛的期望,甘愿受罚。儿臣再也不敢这样放纵了,请皇阿玛息怒,保重龙体。” 
  乾隆见永琪已认错,而且言词恳切,心不由得一软,说道:“你起来吧。” 
  永淇仍跪在地上:“儿臣不孝,如果能得到皇阿玛的原谅,永琪跪一天一夜也心甘情愿。” 
  乾隆有些不忍,语重心长他说道:“朕一心想让你成为朕的好帮手,把国家治理好,你要理解朕的苦心。朕同意你和小燕子的婚事时,心里一直还有些担心。同时也期望你带着小燕子长进。谁知,倒闹出这样的事情,你叫皇阿玛怎么能放心?” 
  永琪好愧疚:“皇阿玛,永琪知罪,保证以后再也不犯这些错误,我会努力地教好小燕子的,请皇阿玛放心。” 
  乾隆发了一阵脾气,觉得有些累,叫永琪退下了。 
  永滇神色恍惚地回到景阳宫。 
  小燕子一直追问,永琪不忍伤小燕子的心。 
  “永琪,你说过我们心灵相通,什么事都不要互相隐瞒的,你现在不开心,为什么不告诉我?”小燕子好着急地说。 
  永琪把刚才在乾清宫的一幕告诉了小燕子。 
  小燕子震惊得把眼睛睁得好大,“为什么?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还被告密了,真的有人跟踪我们,到底是为什么?” 
  永琪握住她的手,给她支持:“小燕子,所以,我们不能辜负皇阿玛的期望,给那些小人以可乘之机。我相信你能做好的,是不是?” 
  小燕子懂事地点着头。 
  这时的永琪处于永熔、永涟的夹攻之下,处境非常困难。 
  冬天的紫禁城,一片银装素裹的景象。 
  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着,最后飘落在广阔的广场上。 
  这时,养心殿、太和殿。保和殿都沉浸在一片迷茫之中。沿着宫墙两排十六个大铜鼎都生了火,袅袅的烟雾缓缓地在风中弥漫。消失。 
  天上开始降落雪绒,连同轻盈的雪花盘旋转动着缓缓降落。混混茫茫之间,反衬出紫禁城里的红墙碧瓦格外的鲜明夺目,使这座百年老城呈现出一派神秘的气氛。 
  两三个老太监不停地跺着脚,呵着气,一边说着:“今年的冬天好象特别冷。” 
  守护着宫殿的侍卫们,一个个都成了雪人,然而在冰天雪地中屹立不动,仿佛是铁打一样,森严的宫殿经过冰雪的装点,更加给人一种冷峻壮美的感觉。 
  天地之间安静极了,仿佛睡着了一样。就在这时,一个太监急匆匆地跑向太和殿,一边喊:“报一!” 
  太和殿内,却是暖烘烘地,乾隆正在和永琪等人聊天,一幅天伦之乐的景象。“皇阿玛,今天的雪这么大,不如我们出去欣赏一下吧。”紫薇对冬天总是充满了诗情画意的感觉。 
  “好啊好啊!”小燕子开心地叫着,“还可以打一场雪仗呢!” 
  乾隆乐呵呵地准备说话,就被报事的太监打断了。 
  “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 
  “报……报,报告皇上!特大好,好消息:三阿哥和福将军经过最后一仗,抓住了叛军首领萨罗奔,叛军十万人全体投降,苗疆从,从此平定了!”小太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脸都兴奋得涨红了。 
  “好!想不到福康安可真有两下子!”乾隆高兴得从椅子上站起来,拍着桌子大声叫好,“从此,西南一带朕都可以高枕无忧了!” 
  大家纷纷议论起来,都替乾隆高兴。 
  “传朕的旨意!”乾隆下令了,“等永涟和福康安一进入京师境内,沿途地方官自督抚以下沿路欢迎,百姓沿街放鞭炮迎接,朕要重重地赏他们!” 
  “既然皇上今天心情这么好,我们就去御花园里看看吧?”尔康提议。 
  “好,虽然没有花,但我们可以看看雪花嘛。”乾隆难得心情这么好。 
  善解人意的晴儿连忙吩咐跟班的小太监把乾隆的厚披风带上。 
  御花园离大和殿不是很远,一行人一下子就到了。 
  这时雪停了,冬天里的阳光暖暖地照着。宫中的红砖金瓦都沐浴在一片灿烂耀目的阳光之中。花园中翠柏,苍松、万年青……都挂上了白绒绒的雪条。 
  “难得大家今天这么高兴,今天我们每人讲个笑话听听!”乾隆慈爱地看着这些儿女们。 
  永琪急速地在头脑中搜索了一番,然后说道:“不知皇上记不记得,前些时候,军机处的傅恒曾经写了一个奏折,保举原来的大理寺卿黄侍郎到工部?” 
  “有这回事,朕看过,这个黄侍郎在大臣中的口碑不错,是个好人。”乾隆有印象。 
  “人是好人,可就是名字有点问题,”永琪说道,“本来他娘给他取名‘侍郎’,是希望他能在仕途上有所发展,可以光宗耀祖,但是,他的同僚们常常拿他的名字开玩笑,叫他‘黄鼠狼’。” 
  听到这,大家忍不住笑了。 
  “更凑巧的是,傅恒又保举他到工部当尚书,所以大臣们都说他是‘黄鼠狼上树’了!” 
  话音未落,大家都“哄”地一声笑开了。 
  乾隆原来阅读奏章的时候还没想到这一层,这时才领会到了其中的乐趣,他看着旁边的树木,笑得前合后仰:“再说一个,再说一个!” 
  “我来说!我来说!”小燕子见乾隆如此开心,也恢复了顽皮的本性。 
  乾隆笑道:“好好好,就让朕的开心果来说。” 
  小燕子侃侃而谈:“从前哪,在西郊围场的外面有一户农家,家里有一个小孩。有一天,皇上来打猎,小孩子非常好奇呀,就不听大人的后,悄悄地跑去看了。谁知一下子就被侍卫抓住了,他怎么求侍卫都不肯放他,侍卫看他是个小孩,就逗他说:“你今天怎么能把我说动了,我就放了你。” 
  小孩子一转眼,说了一声:‘屁’! 
  那恃卫一楞:‘你说什么?’ 
  小孩说:‘放也由你,不放也由你,反正是留不住的了!’” 
  大家又是“哄”一声笑开了,柔弱的紫薇已经笑得捂着肚子,伏在尔康怀里了。 
  永琪笑着摇头说:“太俗太俗!” 
  “这屁也有不俗的笑话呀。”一直没有说话的萧剑笑着说。 
  乾隆更加感兴趣了,在大家的心目中,萧剑才华横溢,是个极雅的人,不知道他怎样能把这“屁”的笑话讲得很“雅”。 
  萧剑在大家的期待中说道:“从前有个秀才,文章写得不怎么样,但却爱附庸风雅。他死后去见阎王,阎王偶放一屁。这秀才于是就写了一篇《屁赋》:‘伏唯大王,高耸金臀,洪宣宝气,依稀乎丝竹之音,仿佛乎房兰之味。臣立下风,不胜馨香之至!’阎王非常高兴,于是加上一年阳寿给他。第二年秀才再见阎王时,想再活一年,但阎王却忘记他了,便问他是谁。秀才急忙答道:‘我就是那个做屁文章的秀才啊!” 
  这一下大家都狂笑了,乾隆笑得差点岔了气,弯着腰大声咳嗽。晴儿边笑边给他捶背。尔康笑得浑身颤抖,小燕子一手扶着胃,一手指着萧剑叫“妈哟”。尔康笑着说:“今天我算是开眼界了,这‘屁’笑话能做到雅俗共赏的,我看也就到此了,皇上,萧剑真是才高八斗啊!” 
  “是屁文章吧。”晴儿还是禁不住捂着嘴笑。 
 

 
分享到:
小乌龟和达找工作的故事1
宋江凭什么当上梁山的“大哥”
玉不琢 不成器 人不学 不知义 为人子 方少时 亲师友 习礼仪6
万事通大夫1
李耳(老子)的传说
1
森林中的幽灵——狼3
西游记中唯一被贼人玷污的女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